加书签

言语浓于血

——新马港之行,我见我闻我思我写之二

人类的肤色和长相不一样,已是一大奇事,而又各说各话,更是奇上加奇。以柏杨先生之尊,就弄不明白当初是怎么搞成这种样子的。我于五○年代第一次去日本时,一下船就大吃一惊,盖到处哇啦,全是日本话,不但老头老太婆说日本话,连三岁娃儿也说日本话,倾盆而出,字正腔圆,搞得我无法插嘴。这次我老人家在马来西亚联邦首都吉隆坡飞机场,等候前往槟城班机时,就曾热闹一阵。盖尊肚忽然作怪,去了趟毛坑,公事办毕,回到候机室一瞧,大事不好,柏杨夫人影踪全无,准是时间已到,上了飞机,先行走他娘啦。当下一个箭步,就要夺门而出,被一位黑脸的马来人官员一把捉住,开始唇枪舌剑。他说的马来话我不懂,我说的中华话他也不懂,狗急跳墙,英语出笼,说了半天,他不懂如故——这也不能怪他,盖我的英语,不但他不懂,连我也不懂。然而不懂没关系,教我过去就行,偏偏他既要看护照,又要看机票,那玩艺都在柏杨夫人身上,我怎能掏得出来乎哉。唾沫横飞既无效果,眼看就要比划几拳,死婆娘这时候姗姗露面,把我救出重围,咬牙曰:“你打架打到外国来啦,还差半个小时,慌张些啥?”我吼她不该走开的,她曰:“这倒稀奇,连去洗手间也要你批准?”我还要发疯,她泣曰:“老头,求求你,不要再土头土脑好不好?”

呜呼,这不是土头土脑的问题,而是言语不通问题,谁教世界上有那么多乱转弯的舌头乎哉。我老人家当时就定下宏愿,如果那么一天,当选上帝之职,法力无边,我就吹口仙气,教全体人类都说一种言语。

——不过,人类所以各说各话,好像就是现任上帝决定的,《旧约·创世纪》曰:“那时(开天辟地后不久),天下人的口音口语。都是一样的,耶和华说:‘看啦,他们是一个强大集团,用同一言语,团结起来,以后无论做什么事,都会成功的了。我们下去,变乱他们口音,使他们的言语,彼此不通。’”如果这是真的,柏杨先生一旦继任宝座,包管他对阁下这项古老决定,全盘推翻。

——问题是,不要说统一人类千万种言语啦,就是想统一世间两种行车方式,都不容易。各国现行行车规则,共分两类,一类靠右一类靠左,柏杨先生打算先办一件事,就是建议由两边各派一个代表,抽签决定,再不然来一块决斗,也很轰轰烈烈,靠右朋友胜啦,大家车行都靠右,靠左朋友胜,大家车行都靠左。现在这种各凭高兴的两分法,既无道理,更乱视听。

华语里的不同方言,造成中华民族内部隔阂的程度,不亚于各国不同语言造成各国间的的隔阂。吾友丘吉尔先生曰:“血浓于水”。柏杨先生认为仅靠“血”恐怕“浓”不起来,应该是“言语浓于血”。即令是父母子女,老爹老娘说的匈牙利话,儿子女儿说阿比西尼亚话,“血”的功能也要大大减低。

人人皆知有关筷子的一项寓言,这寓言出自吐谷浑汗国一项真实史实:老可汗把儿子们唤到跟前,教他们折断一根筷子,再折断两根筷子,都易如反掌,但当他们折断一把筷子时,却眼如铜铃,盖一把筷子坚硬得好像一块铁桩也。方言足以使中华民族血谈于水,不但成不了铁桩,反而成为一根根游离的脆弱的筷子。

方言是一种言语的浪费,也是一种生命的浪费。学会一种言语,而且能用该言语思考,最聪明的人也需要五年或六年的苦苦修炼,不幸遇到言语白痴柏杨先生者流,即令寒窗十载,也等于读到大象肚子里。去年时节,我随柏杨夫人回她母校所在地宜兰,一位本地朋友,酒醋耳热之际,厉声问曰:“我且考你,你会不会闽南话?”闽南话,在新加坡共和国、马来西亚联邦称为福建话。我急忙顾左右而言它,他曰:“别打太极拳,说两句听听。”刚说一句,就露出马脚,他喝曰:“好老头,你来台湾三十年,怎么不会闽南话?准是瞧我们不起!”嗟夫,这真是天大冤枉,会不会本地方言,只跟方便不方便有关,眼瞧不起有啥关也,硬罩帽子,我就一百个不服加一千个不服。我老人家在甘肃、四川、湖南、辽宁都住过些时日的,如果到一个地方都要猛学一个地方的方言,那就啥事都不要干啦,仅学方言就得活活累死。我如果不会普通话,而坚持我的家乡话,把“袜子”念“窝”,把“梯子”念“丢”,把“棍子”念“格栏”,贵阁下耳朵恐怕能冒出烟来。

方言的负担能把中华人压得吐血。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中华人除了要学自己所属的方言外,还要学其他各种方言,同时还得学马来语、英语、泰米尔语。嗟夫,一个中华人孩子,仅在言语上,就得“三更灯火五更鸡”,断送不少大好光阴。环境逼他们不得不成为“言语天才”,可是正因为人的精力有限,除了少数头脑特别灵光的朋友,大多数只能通而不精。尤其中华文难以书写,遂使中华语跟着没落。新加坡虽然中华人占绝大多数,但即令中华人之间,中华语也不能通行无阻。一天傍晚,柏杨先生及夫人,乘坐特别为观光客而设的三轮车,前往中国城一游,那位车夫老爷就只会福建活(闽南话),别的啥都不会,跟老妻有说有笑,我却呆若木狗,而我们固同是中华儿女也。

新加坡政府正推行华语运动——请注意一点,推行华语运动,可不是推行华语,而只是推行华语标准发音,弃绝方言。这项运动如果成功,当使中华人生命不再被糟蹋,从多如牛毛的方言中解脱出来,喘一口气,同时建立起来中华语的可靠性和权威性,使它更有资格成为世界上重要言语之一。新加坡政府毫无顾忌地公开向方言挑战,使我们充满了感谢和敬意。我们最大的愿望是,世界上每一个中华人,都能用中华语文,沟通心灵。

面对着英语和马来语强大的对手,标准华语——北京话,在受过教育的中华人中,还可以通行的缘故,在于他们的华人学堂,都用北京话授课。我们向当初作这项正确决定的先贤,致无限追思。只有香港呈现特殊风光,香港百分之百是中华人,柏杨先生到了香港,自以为可以通行无阻,料不到那里竟是清一色的方言天下,除了广东话,还是广东话。恰巧老妻出了车祸,躺在床上哼哼,没有担任翻译,害得我老人家寸步难行,连计程车都不敢坐。据说若干年前,还要精彩,盖全世界只有香港一地,中华人学堂仍用方言授课,可谓中华民族发展史上,一大奇观。广东朋友比英国佬还要牛,认为不会广东话的家伙,简直是化外之民,以致连英国尖头鳗,都得认输,跟着“谋蛮台”起来。可是,无论怎么说,广东话只是一种方言,必须居于次要地位,中华人才能完整。在我当选上帝,法力无边之前,盼望有一天能看到香港华人学堂也用北京话授课,那才是中华人千秋万世之福。

不过,广东朋友这种执著、强硬、像韧带一样的坚持精神——抗战之前,日本人称之为“广东精神”——我们虽誓死反对广东话第一,却由衷佩服这种精神,每个中华人都用这种精神保护标准中华语,中华人才不致沦落为林立的筷子,才有可能成为永折不断的铁桩。

血浓于水,言语更浓于血,八亿人口说同样的话,诚如耶和华所说:“他们成为一个强大集团,用同一言语,无论做什么事,都会成功。”我们祝福我们自己。

一鸣扫描,雪儿校对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