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61 章 力挫“排骨仙”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六一章 力挫“排骨仙”

想雷大叔火暴脾气,岂能一再被逼?当下仰天一阵狂笑!

笑罢,面色一沉,道:“老和尚,这可是你逼出来的,一切责任由你负担!老夫再问你一句:你可知道这《锁骨销魂天佛卷》,是怎样落在贵寺手中的吗?”

“智海禅师”也在火头上,闻言毫不考虑地答道:“老衲已经说过一遍了,乃‘只眼郎君’老前辈,感念本寺上代掌门‘苦水上人’援手之恩,赠与本寺的 !”

雷大叔道:那么,适才展小侠所说的呢?”

“智海禅师”道:“分明是颠倒黑自,一派胡言!”

展白从来未当众被人如此骂过,当时踏前两步,喝道:“住嘴!……”

雷大叔拦住展白,向“智海禅师”道:“老夫可以告诉你,展小侠所说,一点不假,那本《锁骨销魂天佛卷》确为武功平平、但心智过人的‘五爪灵狐’得去!”

“排骨仙”愕然动容……

“智海禅师”冷笑道:“一旬谎话,再加上阁下一人,便可以成真了吗?”

雷大叔忽道:“事实如此,由不得你不信!”

“智海掸师”面寒如冰,道:“照你说来,这本秘录,又怎么到了本寺前代掌门手中,又怎成了本寺历代相传镇山之宝? 难道以堂堂少林派,也会学那下五门的‘五爪灵狐’,从别人手中抢劫来不成?”

“智海禅师”怒极,以致口不择言,他没想到此言一出,崆峒掌门将做如何感想?

当时崆峒掌门“排骨仙” 面色立变, 回头以两道冷剑似的目光,狠狠地瞪住“智海禅师”,脸上抖露出无限杀机……

但未容他发作,雷大叔快嘴接过来,冷冷地道:“正是如此 !”

“智海禅师”面色立变……

雷大叔也末等他发作,接下去道:“就事论事,少林前代掌门‘苦水上人’劫夺此书出发点与‘五爪灵狐’不同。‘五爪灵狐’暗下毒手,劫夺此书,是想据为己有,练成绝世武功,以便称霸江湖;但‘苦水上人’劫夺此书,却是想消弥武林浩劫,秘录到手,连看都不看一眼,即束之高阁,这也就是少林历代相传这本秘录、少林弟子却从无一人习过秘录上之武功的原因,而且历代掌门交接时,都隆重宣誓,不许私阅秘录,如胆敢偷看,即为少林叛逆。所谓‘千劫一念,一念千劫’,少林前代掌门这一片侠心义肠,老夫决不抹杀!”

这乃是少林掌门之秘,只有独任掌门之人,在接任掌门时,方由上一代掌门告知,就算寺内最亲信弟子也不得与闻。

如今,由这寺外之人口中道出,“智海禅师”的震惊是可想而知的!

“智海禅师”既惊且怒,暴喝道:“大胆狂徒 !此事你如何得知?”

雷大叔面色一寒,道:“秃驴敢对老夫无礼!老夫再问你一句,你可知道你寺中上一代掌门人三位师兄怎么死的?”

这一问,把“智海禅师”问得膛目结舌,半晌无言以对!

但话挤在嘴口上,“智海禅师”岂甘缄默,当下残眉倒立,怒目圆睁,晚道:“本门三位师伯为什么死的,难道你会清楚?”

雷大叔哈哈一笑道:“我不清楚?老夫敢说,‘正心’一死,天下知道此事的,唯有老夫一人 !”

“智海禅师”怒极,叱道:“完全是一派胡言 !”

雷大叔一瞪眼,道:“看来你是非要逼着老夫把全部秘闻都抖露出来不可了 !我老实告诉你吧 ! 你三位师伯,就是因为偷看锁骨销魂天佛卷》,触犯了寺规,自行震碎天灵而死的!”

“智海禅师”面色一变再变,厉叱道:“老衲三位师伯,乃上代掌门人师兄,就是暗地里看了秘录,也不致于犯罪,你这狂徒,分明一派胡言乱语……”

雷大叔道:“假如你三位师伯偷看秘录,被掌门人发现喝止时,不但不听掌门人之命,反而突然出手,把掌门人制住,要置掌门人于死地时,以你们少林寺规来说,该当犯的何罪?”

“智海禅师”又是一楞 !

掌门人职权高于一切,不要说是同辈的师兄,就是高一辈的师伯,师叔,如果侵害到掌门人,也是死律一条 !

“智海禅师”楞了一会,突然念珠一转,道:“事关本寺隐秘,连本掌门都不知道,你这狂徒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不是胡言乱语,企图混淆视听是什么?”

雷大叔不紧不慢地答道:“当时老夫在场,怎会不清楚?”

“智海禅师”震声道:什么,你在场?”

雷大叔沉着地点了点头,道:“一点不错!若不是老夫在场,‘正心方丈’早已没命了 ! 就是因为老夫救了他一命,他才能以大义斥责你的三位师伯,使你三位师伯羞愧难当,自碎天灵而死 !”

此时,“智海禅师”已震惊得透不过气来!……

群雄更是眼睛睁得滚圆,鸦雀无声地惊视着雷大叙 !

雷大叔接下去道:“也就是为此,你师父‘正心方丈’也看到了翻开靡页的秘录,觉得此书太艳,不宜在寺中保存,又感念老夫援手之恩,使少林寺数百年命脉不致中断,才把此书转赠老夫,并且赠送了少林寺三颗价值连城的秘制丹药‘龙虎续命丹’!”

听至此处,‘智海禅师’已如冷水浇头,全身凉了 !

因为少林寺已落于“南海门”掌握之中,他率领门下潜出少林寺,与门下商议的结果,想从“南海门”手中夺回数百年的基业,以少林寺秘传的“七十二种绝艺”已不敷应用,非要把这中武功奇奥、别走蹊径的秘录夺回来不可!

他探听出这中秘录,落于少年剑容展自之手,又风闻展白武功高强,独战“三煞”、“四凶”几至天下无敌,是以费了不少唇舌,并答应了不少好处,才约集了八大门派掌门人,共来索回《锁骨销魂天佛卷》!

如今听雷大叔一说,无异是把少林寺对这本秘录的主权给否决了!

听雷大叙说完这段连他本人也不知道的少林寺前代秘闻,“智海禅师”怒火中烧,惊魂甫定,深觉少林寺数百年基业,成败在此一举。不由怒叱道:“尔是何人?”

雷大叔微微一笑,道:“江湖无名小卒,‘天佛掌’雷震远!”

“智海禅师”面色立变,由狞恶之态倏然变成惶恐与崇敬,连忙弯下腰去,深施了一礼, 恭谨言道:“阿弥陀佛!善裁!善哉!原来是雷恩公 !老僧不知,多有冒犯……”

雷大叔见报出自已名字,当今少林掌门态度立刻变得恭敬,反有点不好意思,连忙伸手搀扶,但尚未等他说出:“大师免礼,不知者不罪……”之话时,“智海禅师”突地脑筋一转,觉得不对,如果自己当众向雷大叔一认罪,那么《锁骨销魂天佛卷》少林派就算是没有资格问鼎了 !

这样一来,少林寺各门武功,均不能胜过“南海门”,少林寺数百中基业,岂不就从自已手上断送了吗?

千古罪人,他自承担当不起 !

想到此处,“智海禅师”脸色倏地一变,挺身叱道:“不过,就凭你一面之词,本掌门怎能轻信,你可有个凭证拿来给老衲过目吗?”

雷大叔也一楞,想不到少林掌门态度变得这样快!

于是愕道:“什么凭证?”

“智海大师”道:“你说本寺上代掌门,送了你三粒少林独门秘药‘龙虎续命丹’,又说《锁骨销魂天佛卷》也转赠了你,这两样东西,你能拿出来,给老衲过过目, 你所说一切,老衲便都情以为真 !如若拿不出来,哼!哼!便是阁下信口开河,戏弄老衲,那时,别说老衲对不起你!”

雷大叔心中转念:“龙虎续命丹”三粒,二粒在早年救了人,一粒在“豹突山庄”送给展白时,展白不接受,已被自己摔破地下,如今是一粒不存了;《锁骨销魂天佛卷》已被展白撕毁,两桩信物一件也没有!

但雷大叔心里明白,就是这两桩信物都还存在,“智海掸师”也不会就此罢手。雷大叔为了寻访盟兄展云天,夜入少林寺,适逢凑巧,挽救了少林寺一场浩劫,这件事除了当时少林掌门“正心方丈”以外,没有第二个人知道,以眼前情势来看,就算他拿出这两桩信物来,“智海禅师”也不会认账!

雷大叔想到这里,仰天一阵豪笑,道:“雷震远虽是一名江湖小率,但平生所为,大凡江湖上的朋友也有个耳闻,是否惯打诳语之人?想必老和尚也该知道 !话,到此为止。信不信,全在老和尚自己了 !”

“智海禅师”尚未答言,崆峒掌门“排骨仙”踏前两步,横眉冷目地道:“禅师,我们不必跟他说那多,问《锁骨销魂天佛卷》在何人身上?”

雷大叔冷笑一声道:“凭你也配 !”

“排骨仙”性好渔色,夜不虚度,离开女子便夜不成眠,旦旦而伐,不但弄得一副身子骨瘦如柴,赢来了“排骨仙”的雅号,而且声名狼藉,素为江湖正派人士所不齿。

雷大叔正义凛然,最是瞧不起这些鸡鸣狗盗之辈,是以见“排骨仙”一出面,便气愤填胸,说话也就毫不客气了。

但,雷大叔这一句话却激怒了“排骨仙”!

只见“排骨仙”惨白寡绿的脸上,一阵扭曲,两只死鱼眼一瞪,怒叱道:“雷疯子,少狂 !你先接本掌门一掌试试 !”

怒叱声中,把运至颠峰的掌功,平胸向雷大叔推来!

掌出,就地卷起一阵狂飘,向雷大叔呼啸而至 !

“排骨仙”掌力不弱 !

雷大叔冷晒一声,道:“像阁下这等脚色,十掌,百掌,老夫也接着你的 !”

说话声中,右掌一挥,一般劲流,直向来势迎去 !

两股力道在半空相接,“轰”的一声,尘沙四溅,“排骨仙”当场被震退三步!雷大叔却纹丝末动。

“排骨仙”人前受挫,暴怒如雷,虎吼了一声,猛扑面上,施出“崆峒派”看家本领,换忽之间,接连攻出三掌两脚 !

只见掌影如山,夹着条条腿影,如狂风骤雨一般向雷大叔周身罩厂!

“你这是找死!”

雷大叔也被激起真火,怒吨一声,施出“天佛绝学乡土险狂风骤雨的招式,不躲不闪,反而掌指齐出,见招打招,见式打式,硬碰硬,和“排骨仙”对折了三招!

众人只见两条人影往上一凑,掌风腿影续纷交错,“啪!啪!”传出几声气爆,缠斗在一起的两条人影,又佼然分开 !

雷大叔傲然而立,乱发在夜风飘拂下,飘飞如蓬!“排骨仙”脸色惨白,瘦长条的身躯摇了两摇,双目愤怒得几乎喷出火来,瞪视着雷大叔,像是亟欲再次扑上前来拼命的样

待二人乍合即分,众人还未看出个所以然来,可是,激斗的二人胜负己分,强弱已判 !

就在众人惊视着双方、还不知二人谁占了上风之际,只见“排骨仙”身形又摇了两播,突然张口喷出一口鲜血,人,也跟着倒下去……

少林掌门“智海禅师”急掠而至,适时伸手扶住摇摇欲倒的“排骨仙”,一边从怀中掏出一粒丸药放进“排骨仙”口中,一边回头怒视着雷大叔喝道:“雷震远! 好狠的手段 !王掌门乃是老衲请来的,如今伤在你的掌下,这段梁子,九大门派是跟你结定了 ”

末等“智海禅师”的话说完,“法华南宗”掌门人“弹筝客”张强,及“法华北宗”掌门人“铁琵琶手”范丹同时暴怒,不约而同,怒叱了一声。一个用“弹筝指”一个用“琵琶手”,分左右同时向雷大叔攻至 !

雷大叔照样不闪不避,硬接两大掌门一招,同时,冷笑一声,道:“想不到堂堂九大门派之尊,也是以多为胜之辈!”

这话显然有点伤众 !

“法华”南、北两大掌门微微一挫,欺身又进!

其他七大掌门人,一齐晃身欺上前来,个个脸露杀视 !

少林掌门把“排骨仙”安顿坐在地下,令其静坐调息,也晃身扑上前来,满面怒容地道:“事关整个中原武林,如果不把《锁骨销魂天佛卷》献出来,说不得九大掌门要全力以赴 !”

雷大叔晃身出掌,抵住“法华”南、北宗两大掌门的攻势,同时一阵狂笑,道:“雷某人形将就木之年,能领教九大掌门的绝艺,实乃三生有幸,你们九大门派一齐上吧 !”

说话之间,倏忽劈出七掌,分袭另外七大掌门 !

雷大叔是怒极了,已忘记眼前局面的严重性,连环劈出七掌,掌掌劲风狂啸,分向七大掌门卷至 !

七大掌门齐声怒叱,纷纷出掌应敌 !

只见人影晃动,掌指漫天,齐向雷大叔攻到 !

这时,雷大叔已是力敌八大掌门,八大拿门功力均非等闲之辈,如今一齐出手,威力更是大得出奇 !

雷大叔乱发飞蓬,怪目厉睁,身形电转屋飞,长袍大袖被凌厉掌风吹得猎猎作响,但他在八大掌门围攻之下,竟然是有攻有守,昂然不惧 !

但任何人都可看得出来,雷大叔一人力敌八大掌门,完全是凭一口真气,假如时间长了,决不是八大掌门的放手!

突见一条人影,疾如闪电,直向激斗的人影中射去!

这时,八大掌门联手合战雷大叔一人,每个人的功力都在一个甲子以上,而且都是施的致命杀招,每一掌每一指,均可开碑裂石!

激斗场中,掌风山涌,劲风狂啸,九个顶尖高手的掌风劲流激荡在一起,犹如一个巨形的龙卷风 !

危险之状,可说是间不容发!

是谁有这么大的胆量,竟敢合身扑向激斗场中?

就在众人纷纷嫁诧声中,突见那条人影以肉眼难见的速度,疾射至激斗场中,只一个急旋 !

也没有看出他是用什么招式,只见围攻雷大叔的八大掌门,—。个个如触蛇蝎,纷纷惊呛,分向四方窜出圈外 !

场中央与雷大叔并肩而立的正是少年展白 !

众人暗暗吃惊!

也有不少人在心中暗暗喝彩 !

雷大叔独战八大掌门,已属惊人,但雷大叔还是成名江湖多年的武功高手!

而且,力战八大掌门,也不过是勉强支持不败 !

如今,展白一个年仅二十余岁的少中,竟能一招把八大掌门一齐逼出圈外,实是出乎众人想象之外 !

现存算是开了眼啦,少年展白,当真是一掌震八方 !

展白一招“佛光普照”,逼退八大掌门,在雷大叔身前一站,侠胆英风,俊美的仪表,真如玉树琪花,神采照人 !

他用俊目一扫满脸惊容的八大掌门,朗声说道:“数百年来九大门派一直掌中原武林之牛耳,设想到轮到几位掌门头上,竟这般是非不分,善恶不明 !”

这话俨然有教训口吻!

“智海禅师”有鉴于展白适才的一招,威力大得惊人,闻言虽然暴怒,但并末敢轻易出手,只满脸怒容地叱道:“此话怎讲?”

展白道:“方才在下事先已经说明,《锁骨销魂天佛卷》是由在下毁去,与雷大叔毫不相干,因何九大掌门不问青红皂白,竟然冒昧向雷大叔出手? ……”展白此言一出,尚未等“智海禅师”答话,突见两条人影疾射而至!

两条人影脚未落地, 半空中即发言道:“姓展的小子 !《锁骨销魂天佛卷》既是在你手中,那就赶紧拿出来,交给我老人家!”

话落人至,正是“江南二奇”!

大奇“赤发灵猴” 常去恶, 二奇“鬼谷隐叟”文正奇,衣着刺眼,而且在江乖张,是令人闻名丧胆的两魔头!

如今联挟出现,场中不少人暗暗心惊!

少林掌门“智海禅师”心中也微微一懔,道:“《锁骨销魂天佛卷》乃本寺之物,不希望二位再插上一手 !”

“赤发灵猴”常去恶嘿然一阵冷笑,道:“少林寺徒具虚名,自己的寺院都保持不住,有什么资格大言不惭,敢说天下第一奇书是你们寺中所有?”

“鬼谷隐叟”文正奇也冷森森地道:“我们老哥俩势在必得,谁要不服,这就是榜样!”

话未说完,只见他单掌一挥,一般凛骨寒飘,随掌发出,狂啸着卷向武当掌门“玄清子”!

掌风末至,先感一股寒气沁人,武当掌门“玄清子”突然受袭,又见掌势来得厉害,惊呼一声,晃身躲过 !

“玄清子”横飘三尺,凛冽寒飙擦身而过,他不由机伶伶打了一个寒战 !

但在他身后二丈开外的两名“穷家帮”弟子,却未能躲开,掌风过处,只见二人发出二声惨嗥,脸色变成纸一般惨白,周身一阵袖搐,竟然萎顿倒地死去!

这是“鬼谷隐叟”不久之前才修练成的“阴风掌”,隔着二丈余远,竞能一掌连毙二人!

掌功之歹毒厉害,实在惊人!

谁知武当掌门“玄清子”并不是浪得虚名之辈,身任一派掌门,确实有些不弱的艺业,就在冷不防的暗袭之下,仍能及时施展独门身法,在危机一瞬间躲过了,鬼谷隐叟”—记杀招 !

“穷家帮”两名帮众,棚里糊涂做了替死鬼!

“鬼谷隐叟! 一掌击毙“穷家帮”两名弟子,“穷家帮”的三大长老“风尘三丐”冲冲大怒,不约而同,暴叱了一声,同时腾身扑上,半空中各自劈出一掌 !

三股掌风,合而为一,狂卷“鬼谷隐叟”!

未等“鬼谷隐叟” 出手,“赤发灵猴”大袖一挥,叱道:“穷要饭的 !你们给我退下 !”

“赤发灵猴”这随手一挥,看来轻飘飘的末施出实力,事实上却是他鬼神皆惊的“黑煞手”一大杀招“冤鬼挡路”,竞把“风尘三丐”合力攻出的三股力道,化于无形 !

“风尘三丐”为“穷家帮”盖世高手,就是江湖上声名也甚显著,三人武功不弱,如今三人合手攻出一掌,被“赤发灵猴”挥袖一挡,三人只觉像是遇到一面无形的钢墙,不要说掌力发不出去,连腾空的身形,也被阻挡落下地来!

“风尘三丐”不由一愕!

心说:这看来形状奇特的猴像老人,武功之高,实在前所未见 !……

也就在“风尘三丐”一怔的当儿,“南海门”的高手,排成一线,缓步走了上来!

当中是潇洒无比的白衣银扇“龙神太子”及貌如天仙的羽衣丽人“南海龙女”!

左侧“海外三煞”右翼“黑道四凶”,七个“南海门”顶尖高手,在“龙神太子”兄妹两旁雁翅排开 !

这九个人向前一迈步,隐然有一般震慑人心的威势!

“龙神太子”用手中银扇一指“江南二奇”,旁若无人地道:“你们两个闪开!”

“江南二奇”乃江湖黑道上有名的两大怪物,素常狂傲透顶,从未被人如此呼喝过,闻言忽道:“你小子是对谁说话?”

“海外三煞”之中的白发婆婆上前—步,道:“就是冲你们两个老猴崽子说的,怎么,还不服气吗?”

“赤发灵猴”再不答言,“黑煞手”一招“黑手夺魂”,猛向白发婆婆面门抓去 !

“你找死 !”白发婆婆怒叱一声,单指如锥,疾点“赤发灵猴”掌心穴 !

“陈!”一声微响,“赤发灵猴”如被蛇咬,惨嗥一声,飞身跃出二文开外 !

一看掌心,已红肿如挑,原来是被白发婆婆“搜魂指”所伤 !

“赤发灵猴”又惊又怒,赶紧从杯里掏出疗伤圣药,放在嘴里嚼了嚼,含着口水吐在掌心上,一边赶忙运功调息……

接着“嘭”的一声,一条人影踉跄退出,跌跌撞撞,直向“赤发灵猴”怀里撞来 !

“赤发灵猴”举起未负伤的左掌,就要向来人劈下!

突然,他看清了那是他的师弟“鬼谷隐叟”,急急收住劈出的攀势,变打为扶,一手扶住“鬼谷隐叟”!

“鬼谷隐叟”面色惨白,被“赤发灵猴”扶住,虽末栽倒,却张口喷出一口鲜血 !

“赤发灵猴”大惊,谁能有如此高强武功,举手投足把自己师兄弟二人先后打伤?

但他顾不得多加思索,赶紧又掏出一颖疗伤圣药,给“鬼谷隐叟”服了下去……

(王家铺子提供)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