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60 章 群雄夺宝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六○章 群雄夺宝

激战的人影倏然分开,一人捧着腕子,惨呼后退,直踉跄退出个数步去 !

再一看受伤后退的不是慕容红,而是“赤发灵猴”常去恶 !

慕容红娇喘无力,粉脸煞白 !

但脸上却抹过一片欣喜之色!

原来此时场中已多了一人 ! 来人丰神如玉,态度从容,一个十足的美男子,年纪甚轻,但眉宇间英气迫人,伊然有一代宗师的风度,望着“赤发灵猴”的狼狈像,嘴角上接着一抹淡淡嘲笑!

正是隐身树后的展白,见慕容红势危,适时出面抢救,只一掌便把狂傲不可一世的“赤发灵猴”震出了二丈开外!

婉儿一见展白出现,心中一喜,接连两掌把“鬼谷隐叟”逼迟,娇躯一晃扑向展白,同时口中急呼道:白哥哥……”她积压在心底的热情一下子爆发出来,但叫了一声白哥哥,突想起答应姐姐共嫁展白的事,不能当着人说出,不由娇届羞红,千言万语,一时倒说不出话来!

但从她那激动的神情,以及因为内心欣喜而在眼中放射出来的光辉,亦可知道她心中是多么高兴了。

展白还给她一个会心的微笑,然后对“鬼谷二奇”道:“二位有事找在下,为什么不直接来找,却向两个女孩子狠下辣手,难道这也是英雄行径吗?”

“赤发灵猴”正在运功疗伤,无法答话。“鬼谷隐叟”翻了个白眼,道:“姓展的 !‘亡魂谷’让你死里逃生,今夜相遇,说不得要你的死命!”

展白淡淡一笑,道:“亡魂谷’展白也没有输给二位,这次二位想要展白的命,恐怕也没有那么容易!”

“鬼谷隐叟”偷眼望了望师兄,见“赤发灵猴”仍在闭目跌坐,运功疗伤。他心中明白,就凭自己一人不一定是展白的对手,但嘴中不甘示弱,阴森一阵冷笑,道:“如果你小子把那本天下第一奇书《锁骨销魂天佛卷》给交出来,老夫便可放过那段过节,甚至杀死老夫爱徒‘三寸丁’那件事,也从此不提了!”

展白道: “尊驾放弃前仇, 这份宽大心胸,展白感激不尽。但想要在下交出《锁骨销魂天佛眷》,二位可是来晚了一步!”

“鬼谷隐叟”冷冷地道:“这样说,你小子还是不想把书交出来?”

展白道:信不信由你,在下实在是当着天下群雄之面,把那本书撕毁了! ”…赤发灵猴”已运功完毕,晃晃悠悠走上前来,恶狠狠地道:“这点鬼计谋,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了我老人家。现在老哥俩只问一句,你是交?还是不交?”

气势汹汹,咄咄逼人 !

“鬼谷隐叟”见师兄伤好,胆气为之一壮,也跨前两步,蓄满周身功力,同时嘴中喝道:“莫非一定要等我两位老人家动手吗!”

展白见他二人蛮不讲理的凶狠之态,心中一气,道:“别说这本秘录已毁,就是还在,展白也不会把它交给欺师灭祖之人 !……”

这句话可以说是挖了二人的疮疤,二人同时暴喝了一声:“小子找死!”

暴喝声中,一个“黑煞手”,一个“阴风掌”,两种不同的力道,同时向展白攻到!

展白以“千幻飘香步”法,略一回旋,即已脱出二人招式之外,但并未出手还击,冷冷笑道:“真的要动手,展白不见得惧怕二位,还是那句老话,展白退出江湖,不愿再与二位结梁子!”

二人同时暴怒,大奇“赤发灵猴”叱道:“谁管你退出江湖不退出江湖 !”

二奇“鬼谷隐叟”也叱道:“不交出《锁骨销魂天佛卷》便水与你没完 !”

说着“阴风掌”、“黑煞手”又同时攻到 !

展白旋身闪开,只不还手,“江南二奇”倏忽之间,同时抢攻了五六招!

招招都是致命杀招 !

在这两大高手全 终末还手, 这份身法的轻灵曼妙,确旷古末闻,但也被“江南二奇”逼退了十数步出去 !

展白已被迫得非要出手自卫不可了,婉儿与慕容红也同时赶上前来,准备随时接应展白……

突然——

远处传来一声豪笑,一声厉吼,交杂了一声令人毛发竖立的惨嗥 !

几人同时一愕,连“江南二奇”也禁不住同时住手,掠退一丈开外,转脸向发出声响之处望去……

因这些声音,显示出恐怖,似乎有什么重大的祸害,就要发生在眼前似的 !

就在众人一愕之间,一条黑影疾射而来!

黑影飞射疾掠,脚不沾地,人未至先发声叫道:“展哥……小侠!有人找你!”

展白已听出来人是有着“江南第一美人”之称的金彩凤,但他听出金彩凤语调中充满了惊骇, 似乎是遇到了什么重大的祸事,当即一摆,答道:“什么人找我?使得姑娘这样惊惶?”

金彩凤俊美无比的脸上一片惊容,娇喘吁吁,道:“九大门派,还有……其他很多人,以及‘南海门’的许多高手,都要找展小侠!”

展白一楞,道:“这么多人,都是找我的吗?”

金彩风咽了口口水,连连点头,又道:“他们似乎是约集齐了来找展小侠,雷大叙说展小侠不在,他们不情,要挨屋搜查,‘穷家帮’的人出面拦阻,他们已出手伤了人,而且声言不寻出展小侠,要把在场所有之人,一一杀死!……”

金彩凤一口气说到这里,展白已急道:有这等事,我去看看!”

说罢飞身向来路掠回 !

“江南二奇”陡喝一声:“哪里走 !”

喝声中随后追去 !

婉儿、慕容红、金彩凤也先后脚紧跟着追上!

尚距离院墙有十数丈之远,展白迫不及待,一式“直上青云”,飞身跃起,半空中双臂一抖,中间末借任何垫脚之力,已跃上了高墙!

放眼向院中一看,广大院落里足有二、三百人混战在一起[

掌风指影,刀剑光寒,不时传出受伤之人的闷哼惨嗥!

地下已倒有十数具断头残胶的尸体!

战况十分惨烈!

展白陡喝一声:“住手!”

这一声大喝,声如雷震,院落中混战之人,同时收招停身,跃步退出圈外!

噗 !噗 !噗 !……先后六条人影纵落院中 !

当先俊美少年,风度高雅,玉面生成,正是展白 !

后边跟着的是“江南二奇”、婉儿、慕容红及金彩凤。

展白俊目一扫地下的横尸,心中一阵激越。昂声道:“何方高人寻找在下? 为什么一言不合即开这么大的杀劫,难道这值得么?”

一声宏亮佛号,人群中走出一位身躯高大、着灰色架裟、白发白眉,但面色红润的老僧。

高大老僧向展白单掌问讯,道:“小施主想必就是当年侠名满四海‘霹雳剑’展云天展大侠的后人了?”

展白点头称是。

高大老僧又道:“老袖乃当今少林寺拿门万丈‘智海’,现在借重九大掌门的面子,想向展小侠讨要一件东西,不知展小侠肯赏脸否?”

少林掌门“智海”话末说完,峨嵋、崆峒、武当、昆仑、点苍、华山、长白、法华八大掌门人,同时跨前两步,在“智海”身后一字并肩排 望定展白 !

展白见这少林掌门话中含意,满是强索硬讨口吻,又见八大掌门虎视耽既的情形,显然有点仗势欺人的味道,暗忖:“怨不得掌武林牛耳达数百年的九大门派,会忽然消沉不振,凭这些掌门人的嘴脸,很难成就大事……”

因为九大掌门言谈举止威胁性甚大,引起展白不快,当下瞥了九大掌门一眼,冷冷笑道:“有什么需求,大师请说就是!只要不违背武林正义,展白能力所及,一定照办!”

展白这话说得义正词严,不卑不亢,不少人心中暗暗钦佩:“凭这点子年纪,当着九大门派掌门,不谈武功,光是这份谈吐和风度,便令人心折……”

但展白话中之意,对少林掌门无札的言词,也隐含讽刺味温。

“智海”身为少林掌门,当然不会听不出来,但因为此举关系重大,仅老脸一红,仍继续言道:“其实老钠也不会有什么额外的苛求,只希望小侠把那本《锁骨销魂天佛卷》,交回老钠,老袖连同八大掌门转脸就走,绝不多说半句废话 !”

展白淡淡一笑道:“假如那本秘录还在本人身上,就凭掌门人一句话,展白即当双手奉上。可是,大师来晚了一步,那本秘录在数日之前,即已当众撕毁,此来恐怕要使九大掌门之尊空跑—趟了!”

展白实话实说,推卸少林掌门“智海掸师”脸色不变,仍向展白道:“老衲不妨实话实说,那本秘录,乃是本寺前代掌门‘苦水大师’会同武当前代掌门‘铁心道长’,对二百余年之前一代奇人‘只眼朗君’加了一次授手之恩,‘只眼郎君’为感恩图报,将耗尽终生心血所著的一本《锁骨销魂天佛卷》赠与本寺‘苦水大师’及武当‘铁心道长’,因为这本秘录于武林关系甚大,两位前代掌门商议的结果,将这本秘录交与本寺保管,本寺历代掌门均将这本秘录珍藏于本寺‘藏经楼’佛龛中,如今,江湖轰传本秘录在小施主手中,老钠一查藏经楼的藏珍,果然这本秘录失踪!”

“智海掸师”说到这里叹了一口气,似是惋惜寺中历代镇寺之宝的失窃,竟是轮在他担任掌门之任时发生。

众人也为这从未听说过的二百余年中的秘闻,听得入了神,都大睁双眼,望着少林掌门说下去。

“智海掸师”继续道:“老衲虽然从未与小施主会过面,但从门下弟子之报告,及闻听江湖传言, 知 一代大侠‘霹雷剑’展云天之子,而且光明磊落大义凛然,丝毫不会是潜入本寺偷窃秘录之人,想是小施主从别人手中辗转得到,老衲为了取信于人,故约集八大门派掌门人,特赶来向小施主索回本寺历代相传之藏珍,尚祈小施主网开一面,将该秘录交还老衲,不但老衲感恩不尽,即少林寺历代弟子,必不忘小施主的大恩大德!”

“智海弹师”说完这长长的一大段话,双眼神光暴射,一瞬不瞬地望定展白,似是等着展白立刻给一个满意的答复!

展白微微一笑,道:“事实的真相,恐怕不是如此吧 !”

“智海掸师”面色一寒,长眉一耸动,似是颇为不悦地道:“此事乃本寺秘密,事非得已,绝不会与外人道及,难道小施主以为老衲会说谎吗?”

展白整容道:“大师身任少林掌门,当然不会说谎。但据展白所知,此事的经过,确与大师所说微有出入!”

展白十分敬仰雷大叔,据雷大叔在秘洞内告诉他的有关《锁骨销魂天佛卷》的秘闻,与这少林掌门所说不同,他当然还是相信雷大叔说的。

“智海禅师”却被展白这几句话激起了怒火,只见他须眉无风自动,沉声道:“请道其详 !”

展白道:当初‘只眼郎君’修炼一门高强内功,正在紧要关头,被天下第一尤物‘天仙魔女’以‘姹女迷魂大法’所扰,走火人魔,确曾为贵寺前代掌门‘苦水上人’及武当‘铁心道长’施救。”

展白继续道:“但‘只眼郎君’前辈异人,伤好之后,耗费半生心血,绘制的这本秘录,却并未赠给贵寺前代掌门 !”

“智海禅师”面色陡变……

但尚未等到他有何举动,展白又道:“而是放置在:罗浮山’一个秘洞内,在死前并故意透露消息,于是引起二百余年之前,江湖上一场争夺此一秘录的流血惨剧!”

这无异证明“智海禅师”所言不实,“智海禅师”冲冲大怒,猛然上前一步,吨道:“照小施主所说,难道这本秘录,还是本寺前代掌门参与群雄夺宝,争夺到手的不成吗?”

‘‘智海禅师”此时功贯双掌,眺目喝问,如果展白说一个“是”字,或微一点头,他这力可开山破石的一掌,便要全力击出 !

“智海禅师”激怒得如一只被斗败的雄鸡,展白却极为轻松地道:大师先别急,当时贵寺前代掌门是否参与这争夺秘录之战,在下没听说起,不敢武断。倒是这中秘录落在‘法华南宗’弟子手内,确是事实!”

此言一出,众雄—阵骚动:“法华南宗”及“法华北宗”两位掌门人,同时挺身而出 !

“法华南宗”掌门人“弹筝客”张强哈哈大笑道:“说来说去,《锁骨销魂天佛卷》真正的主人,应该是属于敝宗所有!”

“法华北宗”掌门人“铁琵琶手”范丹向展白一拱手道:“就请展小侠把二百余年的失物,交还原主如何?”

展白微微一笑,道:“可是这本秘录,‘法华南宗’的弟子并未能保住,略一过手,即死在当场,而且死得很惨,那本秘录,却又被武功不高的‘五爪灵狐’得去!”

群雄又是一愕,“铁琵琶手”范丹道:“我们虽未亲跟目睹,但参与夺宝之战的,想必俱是当时武功高手,怎会被一个武功不高的人得去?”

展白道:“这还不简单,武功高强的抢先出手,最后死伤殆尽,‘五爪灵狐’却始终隐身一边末出手, 这叫‘坐山观虎斗’,‘卞庄刺虎’的故事你该听过吧?卞庄力不能敌一虎,但隐身一边,等到两虎恶斗,两败惧伤,他却一拳猎了两虎。‘五爪灵狐’用了同一的方法,所以他得了《锁骨销魂天佛卷》。”

突听一阵桀桀怪笑,人群中飞快掠出一个瘦骨嶙峋的老者,大声叫道:“想不到 ! 想不到 !这天下第一奇书,还是我们‘崆峒派’的 !”说着双掌一摊,对展白道:真主人在此,交出来吧!”

众人一看,这瘦如排骨的老者,正是当今“崆峒掌门”‘排骨仙”王之道』

至此,众人恍然大悟,原来展白口中的“五爪灵狐”是属于“崆峒派”!心中也均感不忿!

少林掌门“智海禅师”深恐被展白三言两语,不但剥夺了本门对秘录的主权,而且会分散了以自己为首的九大门派之团结,当时念珠一捻,强忍住满腔怒火,向展自道:“小施主,照你所知继续说下去,想那《锁骨销魂天佛卷》,既是高手环伺, 以当时武功平平的‘五爪灵狐’,就是暂时得手,也不见得能保住此书 !后来又落入何派手中?”

展白道: 以后的事,便不知道了 !在下所知,仅仅如此!”智海禅师”冷笑一声,道:孙施主说话,有头无尾,分明是捏造事实,妄想抵赖,以图私吞秘录归为已有!”

关于《锁骨销魂天佛卷》之秘闻,展白本来只听到雷大叔句句实言说至此为止,现在听少林掌门语含谩骂,当时怒道:“大师要顾虑自己的身份,不要含血喷人!”

“智海愕师”也怒道:“江湖传言小施主光明磊落,肝胆照人,今日老衲一见,真所谓江湖传言不可尽情!”

展白道:“此话怎讲?”

“智海”道:“小施主徒有侠名,事实上是虚妄奸诈之辈,当年‘霹雳剑’展大侠的一世英名,都被小施主沾污了 !……”

展白大怒,暴喝道:“住口!”

这一大喝,声如雷震,可见展白已经怒极!

“智海禅师”当场退了一步,以为展白要出手,双掌提起,蓄势以待 !

展白孝心特重,最忌别人辱及先父,当时还是真想动手,但他功聚双掌,陡然记起自己答应“南海门”的约言,不再过问江湖是非,立刻又把聚至顶峰的功力撤了回去,提起的双掌又缓缓垂了下来,狠狠地道:“在下尊敬大师乃一代掌门,但大师辱及先父,若不足展白与人有约,不再过问江湖是非,哼!对大师便要不客气了 !现在展白不再多说,你们走吧 !”

“智海禅师”身为少林掌门,身份何等尊贵? 如今,当着天下群雄,被展白像斥比下人般一喝,竞当时怔了 !

展白说完,毫不理会地转身而去 !

突然“排骨仙”一声暴喝:“对九大掌门,竟敢这般无礼? 小子别走,先接老夫一掌!”

暴喝声中,腾身而起,半空中挥掌,猛向展白后心要害撞舌 !

展白听到身后掌风狂啸,猛一转身,斜跨两步,“排骨仙”势若排山倒海的一掌,已经落空:

“轰”的一声,尘沙四溅,“排骨仙”这一掌竟把三合士的地面,硬砸了一个大坑!

“崆峒掌门”“排骨仙”掌力不弱 !

“法华南宗”掌门人“弹筝客”、“法华北宗”掌门人“铁琵琶手”,同时飞身掠至,喝道:“要想走,没那么容易 !除非阁下把《锁骨销魂天佛卷》交出来 !”

接着,“智海禅师”及另几位掌门人同时掠上前来,把展白围在核心!

“智海禅师”道:“小施主如果不把《锁骨销魂天佛卷》交出来,可别说我们九大门派要出手得罪了 !”

展白冷笑不语!

事实所迫,他非出手应敌不可,但他又不愿当着群雄自坏诺言。

是以左右为难,一时之间不知怎样才好……

突然——

雷大叔急掠而前,在展白身前一站,面向“智海禅师”道:“少林掌门,可认得老夫否?”

“智海禅师”上下打量雷大叔两眼,见雷大叔满头乱发,神态威猛,双目奇光如电,看来内力精湛,但确实没见过。当时正气头上,也末深思,随即冷冷地道:“老袖眼拙,不认得贵施主 !”

雷大叔道:“难道你接任掌门时,上一代掌门,没有交代吗?”

这话说得没头没脑,“智海禅师”一楞,又狠狠地看了雷大叔两眼,道:“难道少林寺交代掌门重任,跟贵施主还有什么牵连不成?”

雷大叔微微一笑,道:“恐怕有一点 !”

这涉及武林门派派内隐秘算是干涉内政,乃一派之中绝大的耻辱,“智海掸师”冲冲大怒,道:“老钠与施主素不相识,如果施主不把此话交代清楚,老衲必然以性命相搏 !”

跟着又加上了一句:“少林寺所有僧众,也绝不会饶过施主,就是少林寺世世代代也与施主没完!”

雷大叔又笑道:“这话说得有点过火,真要逼着老夫说出实话,恐怕对少林数百年清修有些不便!”

这话更激起了“智海禅师”的怒火,沉声道:“请道其详 !”

雷大叔道:“事关贵寺数百中清誉,不要当着天下群雄说出,还是咱们二位找个无人所在,私下里谈谈比较妥当 !”

“智海禅师”已经怒不可遏,晚道:“看贵施主也像个人物,怎么这般吞吞吐吐?有话快说就是,”

事实上,雷大叔介入少林寺上代掌门人门户之争,且对整个少林寺有过大恩,还是真不可当众吐露。但二人僵上了,在这种情况下,“智海禅师”决不会接受雷大叔的提议,两个人真到一边去说,而雷大叔在一连声催促之下,势也不能不说出来。

(王家铺子提供)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