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代沟与祸福沟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代沟与祸福沟

孝道是啥?孝道就是厚道。厚道是啥?厚道就是恕道。至少孝道的基础是厚道,厚道的基础是恕道。“换你心为我心,方知相忆深。”这是情人的缠绵,也就是厚道和恕道,用厚道和恕道对待老爹老娘,就是孝道。

自私是厚道和恕道的大敌,也是使我们中华民族几百年来都抬不起头,用尽方法复兴都复兴不起来的主要原因。天下没有一个人是不自私的,但我们中国人的自私却到了自杀的地步,就实在使人大汗淋淋。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一个具有悠久文明伟大民族,为啥在这一关上,硬是不能突破?问题太大,既然不得其解,也就不必逞能。我们只提出一点,那就是,自私正是不孝的根源。古人曰:“求忠臣于孝子之门”。这话井不能全称肯定,但至低可以肯定一点:一个自私的人,他那聪明的能干的心灵中,一定缺少厚道。因为缺少厚道,所以缺少恕道。因为缺少想道,也就缺少孝道。——自私的人而仍能大孝特孝的,恐怕跟继承权有关。我们也可以反转过来观察,凡是不孝父母的人,他对人绝不会厚道,更没有恕道。这可提供我们一个交友的推理参考。福尔摩斯先生在他的侦探案中,有一则故事:女主角跟甲先生恋爱恋得天昏地暗,眼看就要结婚,有一天,她看见甲先生把一只猫放到金丝雀笼子里,金丝雀当场被撕成血肉模糊。女主角立刻拍屁股而去,她告诉福尔摩斯先生曰:“从这件小事,我发现他残忍无情,不是一个好丈夫。”

在同一个逻辑基础上,我们能够从一个人的不孝行为,做出合理的观察,一个对父母不孝的朋友,你必须千万小心,可别当成刎颈之交,托妻付子。我跟你打赌一块钱,托妻付子的结果,包管妻也没啦,子也没啦。有一种干练之士,认为没关系,那么,你就不妨碰碰看也。《阅微草堂笔记》上有一则记载,老弟跟一位讼棍在灯下谋陷老哥,阴狠刻毒,天衣无缝。老弟高兴异常,拉住讼棍的手喊曰:“你我这份感情,跟亲兄弟一样。”于是,从桌子底下钻出一个小鬼,用一只脚团团跳,一面跳一面指着讼棍曰:“糟啦,糟啦,他把你当成亲兄弟啦。”

用孝不孝去观察一个人的性格,有很大的准确性。天下没有一个人是拿定主意不孝他父母的,只因自私心太重,把既得利益看得太重,以致心窍全都酱住。一个厚道恕道的人,用不着到处打听,他一定是一个孝顺的儿女,不容易下狠心背叛他的朋友,也不容易下狠心背叛他的国家。

儿女爱父母,是天生的,父母是孩子的唯一安慰、盼望、鼓励、保护所和避难港,所以依偎在父母怀里的孩子,是天下最大的幸福。可是,若干年后,孩子却忽然把父母当作陌生人,甚至连陌生人都不如,这过程是怎么转变的乎哉?我们常听老爹老娘抱怨儿女:“你翅膀长硬啦,不要爹妈啦。”一点也不错,柏杨先生就亲眼看到一幕,一个含辛茹苦的寡母,在儿子结婚之后,问儿子曰:“是娘好,还是媳妇好?”儿子曰:“当然是媳妇好。”而且不久就搬到一家高级公寓,把寡母丢到草蓬里。寡母逢人哭诉,其声断肠。这种情形很容易给人们对儿女下倾的爱,作新的评估。那就是,一个母亲或一个父亲,是不是值得为儿女把自己全部牺牲——人们越来眼界越远,似乎已远到看见被儿女遗弃后自己的晚景。有一天,柏杨先生跟一位朋友上街闲逛,只见对对夫妇,有的抱着孩子,有的牵着孩子的小手,亲密之状,可画出一幅感人的天伦行乐图。忽然间,朋友叹曰:“柏老,你可想到,二十年三十年后,他们是啥模样?”嗟夫,一旦人们都如此这般“看穿啦”,孩子们的幸福就告一段落。

所以,孝的教育必须赶紧拼命地推广——我可不是强调《孝经》,犹如国家整军经武,不是强调跑马射箭一样,而是主张推广现代社会上可行的孝道,这责任要父母子女,共同承担。且让柏老说出几点意见,贡献给各位读者老爷之前,如果你认为对,就灌我两调羹米汤,说我学问真大。如果你不同意,坚定地要玩一玩两头尖的利刃,也就悉听尊便。

首先,也是最要紧的,老爹老娘再忙,至少每天或每隔一天,定要跟孩子们聚在一起,共进晚饭,一家人团团而坐,一面吃、一面东西南北地瞎聊(孔丘先生“食不语,寝不言”那一套传统文化,千万别搬出来,否则饭桌就成了殡仪馆,全砸)。孩子们吹吹孩子们的奇遇,老家伙们谈谈老家伙的见闻,父母子女间的感情虽是天性,也需要时间累积的培养,才能根深蒂固,发现孩子们的错误,千万别作一代宗师状,翘胡子瞪眼,一翘胡子瞪眼就把全部情调破坏,不但倒了胃口,而且孩子们以后再也不敢口吐真言。必须耐心兼细心地说服,一次不行,就一百次,尤其不要用讽刺或绝情的话,那只会激起严重的反应——甚至逼得儿女叛变。有些老家伙一天到晚忙得像没头苍蝇,跟儿女三年不照面,还干嚎曰:“老爹辛辛苦苦,全都是为了你们,供你们吃穿上学,又供你们放洋。”这种人应该打嘴,盖他只算尽到了“养”的本分,算不上啥功劳,必须更要尽到“育”的责任,才是完整的父母——值得儿女孝道的父母。孩子们有没有家教,就在这每天的一顿晚饭上,利用每一件孤立的事件,或鸡毛蒜皮的事件,提示孩子们忠厚宽恕,尊重别人的权利,尊重别人的意见,也就是处处要为别人想一想。每人都有自私的天性,所以对自私不必大惊小怪,每个人生下来像柏杨先生这种天纵英明的很少,差不多都缺少恢宏的气度和宽宏大量,但这些可以通过训练自己得到。自己训练自己,也训练儿女,并且教儿女训练自己。“处处为别人想一想”,说来稀松,谁都会哇啦哇啦讲两个小时还讲不完,但做起来真能把人憋死,也正因为如此,它才有价值。孩子们要练习去克制和削弱天性的自私小心眼,进一步培养出高尚的情操——待人要厚,要恕。这必须老爹老娘帮助他们。老爹老娘撒手不管,以致儿女们长歪啦或长斜啦,就不能怨天尤人。

其次,任何人都有感恩的情操。问题是,年轻人对别人的不孝事件,无不义愤填膺,但自己做为,却毫不动心。一旦读了中学堂,就对父母左瞧不顺眼、右瞧也不顺眼。一旦读了大学堂或当了留学生,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教老爹老娘当老妈子。读一读杜甫的洛阳白头翁诗:“此翁白头真可怜,伊着红颜美少年。”父母并不是天生龙种,终身为公子才女呼来喝去的奴才。父母对儿女的要求并不多,儿女只要说两句好听的话,就足够老爹老娘欢天喜地。不过儿女最吝啬的,却正是这种好听的话。卜商先生曾向孔丘先生问孝,孔老爷曰:“色难。”看样子纵使三千年前农业社会,儿女们的笑脸也很罕见,所以公子才女应该多想一想,既然对巷口那个卖担担面的老汉都谈笑风生,为啥不能对嫡亲爹娘,假以词色。吾友郭衣洞先生,前几天有点贵恙,柏老买了一副烧饼油条,前往探望,只见他阁下蓬头垢面,光脚丫穿着木拖板,活像一个小偷,正蹲在地下给他女儿洗衣服哩。看见柏老驾临,“哎哟”了半天才直起腰杆。正当此时,他的宝贝女儿回家,搂着老家伙的脖子,嗲曰:“你真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他阁下一听,嘴巴笑得足可塞下一个保龄球。我想此公真是一绝,前半辈子被大妇人“你真是世界上最好的丈夫”,嗲得走投无路,现在又为了同性质的一句话,死心塌地为小女人卖其残生。

不过,话又说回来,儿女实在应该训练自己,常常地安慰父母,鼓励父母,赞美父母,跟父母做一个好朋友,心平气和地谈谈心,交换交换意见。有些儿女吃爹娘、穿爹娘,全部薪饷都下了腰包,偶尔给老爹买一条劣质领带,或偶尔给老娘买一条一戳就透的小手帕,老爹老娘就坐不住,到处宣传啦。一本杂志上登过一位外交官的文章,这位外交官从埃及返国,途经印度,正在印度读书的儿子为老爹洗了一下头,老爹就感动得不可开支。于是柏杨先生终于发现,父母乃天下最可怜的动物。奉劝各路英雄好汉,佳人才子,趁着这两位可怜动物还在,善待他们,向他们笑一笑,听他们一句两句从痛苦中得来的血泪经验,也是一种善行。

再其次,我们想,古时候孝的教育未免太多,而现代孝的教育又未免太少。不知道是谁发明“代沟”一词的,确实道出两代间心理上的差距,值得我们正视。可是,这种学术名词,却被有些年轻人当做专门对付老爹老娘的法宝,既然有学理根据,老爹老娘就招架不住,这种副作用,恐怕是哪位学者做梦都梦不到的也。嗟夫,在某些事件上,其实是代沟,但是另外某些事件上,则不是代沟,而是祸福沟。“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我们的学术、小说、诗、电视、电影、绘画、音乐各方面的当权派,和作家老爷,不知道能不能多创造和多传播一些孝道,用艺术的方法(可不是用流行感冒的方法),为上一代,更为下一代,提示一条应走的道路,使脑筋沸腾的年轻人,能稍微静一静,为别人,也为老爹老娘多想一想。古老的“二十四孝”巨著,千万不要提它,全是屁话。我们需要新的赞美孝道的作品。对孝的淡漠,是人类开始堕入畜生道的预告片,再不打住,正片就要出场。写到这里,抄上一段报上的消息:

一块约一公尺平方的木板,在廿岁的高秀娥眼里,就是她一双不良于行的腿。她没有足够的钱,装置一副能助她便于行动的义肢架。

高秀娥表示,她这一生恐怕是站立不起来了,除非善心人士帮助,不然永远坐在小木板上,用自己的双手抬着,东磨西拐地在地上爬。

高小姐说,十几年来不知道磨坏了多少木板,也积存了很多别人丢弃的木料,准备着做自己的一双“腿”。

她又说:有一次,一位面带慈祥的好心人,双手赠送她一副义肢架,她好高兴,但那在床上做的梦。回忆着梦境,希望总有那么一天,梦会真的实现,自那次幻梦后,就经常跪在床前祷告。

高小姐的家境清寒,父亲阿春(五十八岁,住苗栗造桥乡大西村十四号)原业杂工维生,不幸于七年前困车祸成了半身不遂,失业在家。为了生活,其母陈英妹(五十三岁),虽身体不佳,也只得做些杂务或手工来持家。

高秀娥小姐说,三岁那年,因病发高烧,病愈后,背部形状弯曲,而双腿肌肉萎缩,一直没法站立与常人般步行。从那时起,就用木板来爬,十几年都是矮了别人半截。

心存孝道的高小姐说,父母生我抚育,又使我小学毕业,可幸的尚有一双手,如今已廿岁了,做女儿的总不能眼看父亲的病无医治疗,一方面为了减轻妈妈的工作,所以必须自力自强,出外谋生,要好好侍奉双亲。

高秀娥从苗栗到新竹,请求平时热心帮助残障者的顾孚佑神父相助,并经介绍到新竹市宝山路一一九巷四号艺海玻璃艺品社工作。

艺品社老板林福南闻讯,非常同情高秀娥,也敬佩她一片孝心,于是给她在社里做工艺品。

初习手工艺品的高小姐,月薪不多,她将每月的薪水寄给父母,每月只留廿元,这不是零花,她想积存起来,作为安装义肢架之需。当高秀娥获知一副义肢的钱很贵时,她流着泪说:天啊!我今生今世恐怕是永远站立不起来了。她木然坐在厂房角落抽泣。

柏杨先生把这段报道,拿给孙女看,盼望她能说出帮助高小姐的话,万万料不到,孙女看了一半,就一甩而去。我踉跄地追上间曰:“阿囡,你看完啦?”她曰:“看完啦。”又问:“有啥感想?”她曰:“天下受苦的人多的是,也不是我害的,管不了那么多。”天乎,天乎,柏杨先生的命运已经注定,各位不必操心。但我向读者老爷哀求,你是不是可以帮助这个可怜的孝女。你如果肯的话,那么,我建议你不要自己做,而要鼓励你的儿女们去做。

假如你阁下的孩子跟柏杨先生的孩子一样,只想到自己,我看,你跟柏杨先生,活着都没啥意思。

黄金书屋 扫描校对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