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场   时间 在古远时代的那么一天。   地点 青蛙骑手的家。   人物 母亲 蛙儿 父亲〔幕启:一片晴空,远山起伏。近处山坡上种着点青 稞。山凹避静处有两间破旧的小屋——青蛙骑手的家。母亲独自在屋外缝补旧衣。   母亲 如水光阴日夜流,二十载风霜,青年夫妇白了头!   怕只怕没有继世的好儿女,青山有柴谁去收?   我夫妇也曾日夜勤祷告,含着热泪呀向江山主宰虔心祈求:神哪,我们无贪心, 只求一件宝,有了这件宝,青山长在水长流!   神哪,赐给我们一个健壮的好儿子,能耕能种,能骑快马猎牦牛。   神知道:没有勤劳良善的下一代,山为谁来绿,水为何人流?   感谢神,听到了我们的虔诚祈祷,我年过四十啊昂起了头:谁敢再笑我是华而 不实的树?   五月的红花呀,结了石榴!   唉,可是呀,怀胎七月,受尽辛苦,生下了青蛙,圆胖的身上绿油油。   一对鼓鼓的眼,一张阔阔的口,没有柔软的黑发盖着头。   难怪老伴儿双眉皱,   我自己呀,也怎不满面羞!   神哪,我作过什么不公正的事,不给我们添喜只添忧!   老伴儿要将蛙儿弃到池塘里,清风明月任它独自水中游!   我不!不!莫说一条活生命,就是一块石头啊,娘也要紧紧搂在胸头!   自己的孩儿多么丑陋也不丑,我与它形影不离,七度春秋。   我不肯叫它出门去玩耍,唯恐啊,叫外人看见闲言碎语喋喋不休!   可是呀,哪个娃娃不爱玩耍?   哪个英雄成长在屋里头?   转眼不见,蛙儿又跑出去,儿去游山玩水母担忧!   (叫)蛙儿!蛙儿!   〔音乐奏《青蛙之曲》。蛙儿负着一大捆干柴,手持一束野花,上。   蛙儿 上山打柴是一个好游戏,顺手儿摘来几朵花;   有柴好生火,   野花献给亲爱的妈!(放下柴,献花)   妈,看我长得多么快!   母亲 七岁身高四尺五,我的好娃娃!   蛙儿 看我的力气多么大!   母亲 这些柴火本该两人抬,我的好娃娃!   蛙儿 我的头还没顶到天,我的力气还不能降野马!   我要天天越岭登高峰,天天游泳在龙潭下,   练成钢筋铁骨力拔山,天下第一个好娃娃!   母亲 可惜呀,你的心雄貌不美,哪个贤慧的姑娘肯配你成家?   可怜呀,你本该自由自在去玩耍,可怎奈外人会说闲言与歹话!   蛙儿 好妈妈,别再多说这样伤心的话;青蛙,青蛙,消灭害虫谁能比他!   他的功劳大,   他的品质佳,   千年万载都嘲笑他丑陋,莫非是人间轻视品质,只重貌如花?   谁敢与我为敌,笑我的琉璃眼;我怒目相视,瞪碎了他!   谁敢看我好欺侮,   我鼓起胸膛,准备厮杀!   放心吧,妈,我会越长越英俊,心是金的,眉宇自会露光华!   〔父亲垂头丧气地走来。   父亲 神明不佑寒苦人,头人的威风啊比天还大!   蛙儿 亲亲热热叫声爸,是头人吗?他又欺侮了老人家?   告诉我,告诉我,   我不忍看愁云在你的眉头挂!   快告诉我,快,   我不忍看耻辱、暴力在你的背上压!   都告诉我,告诉我!   我把耻辱、忧愁送还头人的家!   父亲 算了吧!少说话!   你呀,你就是祸根生出的芽!   蛙儿 啊!什么?   老父亲,你,你说什么?   母亲 父子且莫吵,先说心腹话!   头人怎么说?   你怎回复他?   父亲 那头人,头人……蛙 儿 说吧!头人不是神,是神也不怕!   母亲 说吧,我家不欠他的粮,没有借过他的盐与茶!   父亲 都是你,你,不听我的话,不将蛙儿好好藏在家!   头人看见了他,   听见了他说的话!   他问我:为什么刚刚生下不就杀掉,敢将妖怪当作好娃娃?   他问我:为什么不早些去禀告?   他有七星宝剑把妖怪杀!   他说呀:妖魔长大必成患,惹起天怒啊,殃及千万家!   母亲 头人要怎样?   怎样处置神赐的小娃娃?   父亲 头人说,三天内,三天内结果了小青蛙!   不然,不然哪,   他会杀净我们全家!   母亲 拉住我的心上肉,儿呀,不要伤心不要怕!   为娘的迟早有一死,   我情愿一死救娃娃!   蛙儿 妈妈莫惊慌,爸爸不要怕!   紫紧腰间的带,   拿起一枝山上的花,   辞别好双亲。   母亲 儿呀,难道就这样逃出了家?   父亲 老婆子!刀在顶上还不逃走?   难道你愿亲眼看着杀了他?   他走后,头人必来细追问,儿呀,为保全你呀,苦了爹妈!   母亲 儿呀,逃命吧!   不必管我们如何受惩罚!   娘去作些干粮儿带上,好好藏在深山古洞莫思家!   蛙儿 好爸爸,好妈妈,请听我的话:我要啊,谁想杀我,我去寻他!   父亲 傻娃娃,闭上你的嘴,放下你的花!   那头人的厉害你能不知道?   刀枪如林,毒箭暗中发!   你远走高飞还怕难逃命,怎可以找上门去请他杀?   蛙儿 他既要杀我,躲避不如面见他!   他的威风大,   别人怕他我不怕!   丑陋的模样不是罪!   父亲 他还听见了你的话!   母亲 什么话?什么话?   童言无忌,头人干吗害了怕?   父亲 遇见耕田的老夫妇,或是山中放牛的小娃娃,他就乱说:世人不应分贫 富,百姓不受官欺压!   他还说,修一条大道通北京,来来往往,汉藏成一家!   蛙儿,回答我,你说过没有这些梦话?   蛙儿 说过!说过!   一点儿也不假!   母亲 蛙儿,宝贝,谁教给你的这些话?   为什么不先告诉老爹妈?   蛙儿 我时常梦见慈悲“地母”,告诉我这三条的就是“地母”老人家!   怕爹妈不信,不敢在家中讲,先去试试老人与牛娃。   父亲 这些话就惹下杀身的祸!   母亲 头人愿千年万代把百姓欺压!   蛙儿 头人难道比“地母”大?   难道说他不愿听的就是假话?   叫声亲爱的爸,   叫声亲爱的妈,   你们难道愿意受欺压,不肯相信“地母”的话?   母亲 “地母”慈悲爱世人,可是呀,千年的冰河何日得融化?   蛙儿 “地母”的语言是蟠桃的芽,百年千年,一代几代,终必会开花!   我们要生儿养女一代传一代,源远流长,流到那东海呀万水之家!   那头人有三个美闺女,天上降落的三朵花。   三朵花中我去要一朵,烧茶作饭伺候老人家。   她生儿,她养女,   代代传说“地母”的话!   父亲 娃娃!红日当空,休再说梦话,哪朵鲜花肯到这苦山洼?   快,快,快去逃活命,我的儿,我的小冤家!   蛙儿孩儿不是说梦话,父子情深不是冤家!   锅儿不漏因有底,   根深的树木开满了花!   我辨阴晴,识冬夏,   我知道,要战胜头人先别怕!   二老休担心,   相信儿的话,   明早青天绣锦霞,   回来的是儿和媳妇并蒂的花!   (边唱边走)我唱着歌儿去,明天,我唱着歌儿回到家!(下)   父   母亲 (追叫)蛙儿!蛙儿!(蛙儿已走远)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