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8 章 指掌双绝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八章 指掌双绝

雁门关原名西径关,汉置于山顶。两山夹峙,形势险要,古来俱为重要关障,和偏头、宁岁合称山西三关,亦为“外三关”。

这是兵家必争之地。一车三人迫近雁门关时,心里俱是一震,似要在这里必须有一个了断似的。

这时路险陕隘,车马巅簸,天象,严苍茫仗武功,反而易行,两人同时扑向车上。

两人因恐对方抢登,也同时攻向对方一掌,另一掌一杖,却攻向方歌吟。

方歌吟“惊天动地”,勉强守住两大高手台击,但严苍茫和天象,反被两人掌力迫住,而落下地去。

两人均知如此追赶下去,没有了期,于是不约而同把心一横,不管对方,全力登车。

这一下,两人没有互击,都决定先把血河车截下再说,方歌吟一连串急攻,但两大高手非同小可,方歌吟分心,便逼之不下,两人也未能登车,却在车两旁的小小立足点上,对方歌吟展开攻势。

山路崎岖,在不平、震荡之下,方歌吟勉力反击,大增压力,跟两人只要再迫一步,就入车中,方歌吟心中暗叫:我命休矣。

就在这时,突来两道急风,来自天象大师与严芳茫背后。

两大高手乍然遇袋,都是临危不乱,接了下来,方歌吟趁机一招“开天辟地”,把两人迫落下马车。

方歌吟歇得一口气,这时旭日初升,竟已激战、追逐、御敌了一夜未来会怎样?──方歌吟不敢想,也不能想。

□ □ □

天象大师、严苍茫被逼落车下,才知道是梅醒非、辛深巷的出手。

这时马车已慢了下来,山路越来越窄,梅醒非、辛深巷等趁机追到,而后面也隐约可见,随车痕追来有天龙大师等人的影子。

这时四人并列,一面追逐,又相互攻击。

如此追追打打,眼前已是雁门关口。

突然黑影一闪,八马入立,竟然刹住。

只见来人出掌无声,双手急而迅快地在八匹马眼前那一阵急晃,八马不敢冒进,登时止足。

方歌吟大吃一惊,只见来人黑眉粗目,满脸胡须,深沉冷傲,披风黑衣,便是“大漠仙掌”车占风。

严苍茫一见,心中吃了一大惊,怎么今天“三正四奇”,都会聚于此地了看来今天要夺血河,可要大费周章了。他虽遇强敌,心还是盘算如何抢夺血河车一事。

方歌吟见是车占风阻拦,未敢造次,肃然叫道:“车前辈。”

车占风抬头一望,见是口角溢血的方歇吟,倒是未意料得到,怔了一怔,道:

“是你?”

天象大师与车占风本私交极笃。在华山、黄山两役中,车占风始终未与天象大师交过手,天象见车占风拦住马车,大喜望过,道:“老车,截下这小子,我来对付严老怪。”

严苍茫知车占风嫉恶如仇,素不喜自己,二十年前黄山之战,自己与之打个五百回合,未分辕轩,十年前虽换上了雪峰神尼,但自己在一旁观战,其“大漠仙掌”,与中原绝大多数掌劲回异,而且另辟蹊径,是极端难惹的人物,当下闪身至方歌吟处,低声道:“点子扎手,我们应并肩作战。”

旋又呼道:“嘿嘿,我与这位方少侠是一道的,你们要单打,还是群殴┅┅”

岂知方歌吟毫不领情,道:“我跟你岂是一道。大丈夫可杀不可辱,我宁死也不跟你一道。”

车占风久经风霜,思路何等敏锐,目光更是锐利,稍留意一下,便看出了情形,大是为难,天象见之脸有难色,以为也是有意抢夺血河车,当下冷哼一声,脸色一沉,正待发话,忽然“嗖、嗖、嗖”三声,三道靖似的纤细急影,投入场中,正是“翰海青凤”旷湘霞,以及爱女车晶晶、车莹莹。

车晶晶一双妙目,仍瞟向方歌吟,车莹莹却头垂笑脸,连眼皮儿也不敢抬起。

旷湘霞穿一身鲜亮红衣,黑色大披风,身裁高大但曲线曼妙,她性子直,即道:

“我看这姓方的不是坏人。不能杀他。”

天象气得哇哇乱叫,蹂足道:“好哇,原来你们是一道的“

车占风急欲分辩,天象已不及听,呼喝道:“天龙,你替我掠阵,我先取下这小子再说“

说,飞身而上。

方歌吟已在清凉山上,与天象一战,知不能敌,而今又欺上,即是无奈,欲催马前驶,车山风又挡在前路,不敢冒犯;严苍茫见车占风的立场显然跟天象又有所差误,心中暗喜。他欲夺得血河车,自然是希望场面愈乱愈好。

这时天龙大师与三十六僧等均已赶到,严浪羽及一干闻风而至的武林人物,也陆绩赶来:为了一部血河车,雁门关前塞满的人。

有人明知少林寺天象大师、东海劫余岛严苍茫、大漠派车占风等绝世高手在此,断讨不了好回去,但因想目观这一世间宝物,又想趁虚占点便宜,所以还是不顾一切,赶了过来,凑凑热闹。

天象一上得车,掌呼呼,白茫茫的罡气涌出,方歌吟受伤之身,那接得下,不一会使已败象毕露。

但方歌吟与天象闹了约莫一盏茶时间,武林中人认得天象,如其誉满江湖,但这无名少年居然与之一闹数十回合,纷纷诧愕不已,走问此人为谁,心下暗暗叹服,并窈窈私语。

这下为了信誉,天象更加力拼,又打出了“龙象般若禅功”。

别的功力,方歌吟仗“百日十龙丸”神功,尚可支特,但遇上这纯正菁华的少林正宗,便无法可制,一点微薄的内息,也抵挡不住排山倒海般的攻势,就在这时,破空忽传来“嘶嘶”之声。

严苍茫的脸色忽然变了。

天象大师也突然色变。

运车占风也变了神情。

破空“嘶嘶”之声,划碎了天象大师浑厚刚宏、无瑕可击的白茫茫内劲,直射了进去天象大喝,收掌,翻身,落于车前,单掌提胸,目光精闪,白须倒竖,不像出家人,而像一头精悍的豹子,他喝问:“长空神指“

只听一人淡淡笑道:“正是桑书云。”

青衫一闪,一人飘然而落,酒然拍拍方歌吟肩膊,深深的眼神望他,温厚地道:“一路辛苦了。”

方歌吟只听到这温暖的声音,温馨的手掌,温情的眼色,连眼眶都湿了,激动而说不出话来,桑书云转向天象大师,逸然笑问:“七年一别,大师可好?”

天象大师铁青脸,他看出方歌吟与桑书云关系匪浅,冷哼道:“托桑帮主的洪福,老衲没死,等得及桑帮主叫人到敝寺来闹事。”

桑书云哈哈一笑,道:“敝帮良莠不齐,管教无方,请大师见谅。三日内在下定必严惩误闯寺者,并向贵寺登门道歉。”

天象大师冷笑道:“道歉不必,只要现在桑帮主闪过一旁,莫庇护恶徒,老袖就感激不浅了。”

原来昔年华山一役,桑书云对上的就是“三正”中的天象大师,两人打得平分秋色,唯天象大师气度甚狭,故有“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之因。后来黄山之役,桑书云对决的是严苍茫,也是打得半斤八两,严苍茫恰好也是胸襟浅隘,所以也记仇记恨。

桑书云本性豁达,倒无所谓。

他“哦”了一声,说:“他是凶徒么?请问他那凶?那恶?”

天象怒道:“奶还要卫护他他从少林山下,直打到山上,闯入寺中,甚至打入殿中,好不容易伤得了他,还伤了天音、铁肩等,你们又将他救走,是什么意思,你说“

天象一口怒气,忿然说到这,却猛发觉自己如此说话,等于暴露了少林这次奇耻大辱,回首望去,只见三十六僧等神情甚是尴尬,而群豪在不远处议论纷纷,大多数人用惊羡或敬佩的眼光望向方歌吟,心想少林数百年来俨然宗师,谁敢闯乱,如今这少年出入自如,又出自方丈之口,那会有错,反而佩服起来了,其中站得最近的,是车晶晶、车莹莹而姊妹,目中也充满了好奇与仰慕。

天象大师此怒非同小可。他不知道这两个女孩子是车占风的女儿。心中很是不忿,双袖一激,两股狂澜,袭向车晶晶、车莹莹,自身却扑向方歌吟。

天象大师是一代宗师身份,自然不至于会对两个小女孩子下毒手,他虽年长,但性格冲动刚拗,那两股袖风,不过想震退这两名无知小女孩而已,并非歹念,可是他这一动手,车占风家族观念奇强,忽然变色,翰海青凤又是护短出名的,那按捺得住。

旷湘霞双手一展,格过天象大师的袖风,“嗖”地一声,两指并伸,点刺天象喉咳。

天象大师见旷湘霞扑来,心中暗暗叫苦,原来旷湘霞生性大方,也刁泼豁达,人又极美,天象毕竟是出家人,见一妇道人家如此拨打过来,实在成何体统,只得退避,“扑”地又跌下车去。

这时好事的群豪莫不失笑,都说少林平日威风八面,今日却教人一再折辱,连少林方丈也气得直跳脚,简直大快人心。

天象涨红了脸,似斗败了的公鸡,指车占风骂道:“老车,你这是什么意思?”

车占风知道再解释也没用,这和尚的火爆脾气他是知道的,当下冷冷地道:

“谁叫你先对小辈动手?”

天象气得哇哇叫:“你这是摆明了和我过不去?”

车占风论交谊,对桑书云实在深挚得多了,而且对方歌吟也有好感,当下便来个相应不理。

严苍茫知余众不足畏,但而今车占风显然是站在桑书云与方歌吟这边,自己非得与天象、天龙等合一不可,当下说:“我说大师丈,这些人是一夥的,吃定了咱们了。”

天象气得胡子直翘,虎跳上前,要攻击方歌吟,桑书云一拦,天象大师一出手,“大般若禅功”推出。

只见一道白茫茫罡气,直罩桑书云,桑书云吃了一惊,忙凝神以对。围观的人都纷纷大是兴奋,交头接耳道:“打起来了打起来了“

以“长空神指”桑书云及少林方丈天象大师两人名声、地位、势力、武功而论,确实是当世一场罕见的激战,当然令人引颈以待。

只见白气迷茫中青衣飘动,愈到后来,白茫愈盛,青影更稀。

天象大师虽先曾与方歌吟力拼一场,又再长途追逐,与严苍茫等交手,但老而弭坚,他的内力即是愈打愈盛。

桑书云开始是以小巧功夫腾、挪、纵、跃、避、闪、卸、脱等,但越打下去,越无退身余地,情知这老禅师武功非同小可,再躲闪下去,只要握上一掌,便吃不消,所以双掌一展,也拍了回去。

人道桑书霎轻身功夫与长空神指称绝武林,却不知他的内功修为,也出奇的凌利锐脱,四掌交击,各自“腾、腾、腾”地退了三步。

每步脚印深陷,都极之吃力地想不再退下一步,但依然把桩不住,退、再退、又退,一共退了三步。

各退了三步之后,天象立时出击。

他的“大般若禅功”,立时涨至八成,使出了“大般若神功”。

一字之分,但区别就大了。“禅功”尚是人为尚能达至的境界,“神功”却非人所能习。

桑书云一惊,再接一击,天象双肩微微一晃,桑书云却运返七步,脸色全白。

他的脸色白无血色,一只右手,已伸至左协下,尾指微微曲起,天象虽震退了他,却见桑书云如此,如其要施展名震天下的“长空神指”,那敢大意,心头更是沉重,“大般若神功”激至十成,排山倒海地推了出去。

只见茫茫劲气中,乍听“丝丝”之声,七缕指风,破劲气而入,原来“长空神指”,专破内外家罡气,“大般若神功”如天鼓擂山,但长空神指犹如针刺,依然划破制入两道劲气交错之下,空气纳闷、崩紧得如扯紧的布帛人人汗如雨下。

这交击之下,到桑昼云双肩微微一晃,天象罡气为“长空神指”所破,退出七步。

桑书云正想说几句佩服对方的圆场话,没料天象中气奇沛,人方立定,已打出十二成的“大般若神功”来。

这下山啸海撼,比任何一次都厉害,桑书云要说话的一口气,竟被迫了回去,连声音都不能出口,他知道救命要紧,长空神指猛震,漫天丝丝之声陡起,狂风落叶,七七四十九道指风弹出。

掌指交碰,天象又跌撞出三步,桑书云微微一震,但只不过刹那间,天象大师又全身骨骼拍拍作响,须根支支竖起,十四层境界的“龙象般若禅功”撞击这下是真正一流高手真力相拼,不但群雄触目惊心,见所末见,闻所未闻,连严苍茫、车占风等都为之色变,心念:万一这一招是对我而施,我该怎么办?自己拿手的绝技,是否接得下?

两人脸色俱阵青阵白,方歌吟则一腔心意,尽在关怀为自己而战的“长空帮”

帮主桑书云,天龙大师等关心掌门大师兄天象的安危。

“龙象般若禅功”一出,桑书云飞腾起来,他身在半空,在狂澜之下,愈似一叶无根浮萍,但他愈是无处力,所弹射的“长空神指”也愈频,竟激出九十八指,凌空而出这下相接,两人俱是一晃,没有退后半步。

天象大师脸色绷红,眼球里已失神,且涨满了血丝。

桑书云脸色煞白,白中隐青,鼻孔人中处却有一道血痕。

两人如此力拼,实犯兵家之大忌,很容易耗脱而死,但彼此都没占便宜。

桑书云月前曾与严苍茫一战,内伤未完全复原;天象大师也一连数战,内力有所折损在先。现今专破内外家罡气的“长空神指”,竟破不了天象大师“龙象般若禅功”之气墙。但“龙象般若禅功”的一龙一象合击之力,也为“长空神指”所分解钻裂天象奋起神力,又运起第十六层境界的“龙象般若禅功”,一掌拍出这下白茫茫的是气,如同厚墙一般,向桑书云直逼过来,桑书云微叹一声,情知这是生死相拼,但已无法,“丝丝”之声漫天而起,竟弹出一百九十六指这下两人平分秋色,却已到了强弩之末,天象大师生性倔强,竟猛运第十八层亦是“龙象般若禅功”最后一幢境界,就要拍出,忽然人影一闪,车占风挡在中间。

车占风大喝道:“你们无怨无仇,十年一届比武之约未至,你们如此生死相搏,却是为何?”

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群豪,见车占风在如此要紧关头,阻挡了分晓生死的一刻,莫不胡吹起来,陡见红黑影子一闪,劈劈啪啪,嚷嚷的几人,脸颊已肿起了老高的一块,忙抚住脸不敢吵闹。

“瀚海青凤”旷湘霞冷哼了一声,“嗖”地回到了原地,拍了拍手掌,不再多看他们一眼。

车占风朗声道:“你们指掌双绝,天下莫及,又何苦在这分出生死,叫人笑话“

天象真气充足,虽发力过多,元气游走,犹如万针刺戮,却忍痛叫道:“滚开一旁老衲今日要降魔伏妖“

桑书云的“长空神指”,抑是最耗真元的,他一口气几接不上来,但却无天象犹如针刺之苦,油然笑说:“出家人杀人,却说降魔伏妖,只不知降的是什么魔?

伏的是什么妖?”

天象怒叱,指方歌吟道:“此人到少林┅┅惹事生非,不除此害,江湖永无宁日“

桑书云却心平气和,笑道:“我只知道方少侠上少林,乃因有人冒铁肩之名,为祸江湖,他是要查证此事,唯由山下至山上,寺中到庙外,都是少林僧人不由分说,先行动手,而且群殴滥攻,不容人分辩余地,你们放冒充少林僧人为患武林的人不抓,却来整治他┅┅这是什么为民除害?”

桑昼云一番话说下来,天象听得一怔,他虽刚愎自用,但也是个秉正刚烈的人,只知道方歌吟上山闹事,却不知原来如此,呆了半晌,返头问道:“可有此事?”

众僧人心知肚明,这是事实,也不敢打证,当下期期艾艾,不知如何是好,天象一看,他毕竟坐镇少林数十年,观言察色,已知七分,少林虽倨傲天下,但毕竟是名门正派,不至于捏造事情,天象这下气得几乎七孔生烟,愣了半晌,萎然而起,竟然向方歌吟长揖道:“这位少侠,老衲┅┅咳咳,老衲实在┅┅实在不知如何说好,老衲┅┅老眼昏花,不知事情原来咳咳原来如此,咱们的梁子,便此一笔勾消,尚请少侠这个┅┅这个”

他想说请方歌吟“见谅恕罪”,但无论怎样,均说不出口,急得涨红了脸,比刚才以真气拼闹,还要难过。

方歌吟见德高望重的少林方丈,居然向自己低声下气陪罪,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想到自己近日来因死期将近,作了不少狂妄尊大之事,也甚是惭愧,更猛念及桑小娥,更不应酿此大错,于是心中大急,道:“大师切莫如此说。大师是前辈,末学冒昧闯寺,冒犯大师处,实已罪该万死┅┅”

车占风展颜笑道:“既然前隙尽释,便就好啦,少侠你也是一代掌门,不必客气”

桑书云也笑了,怀有倦意地站了起来,拍拍衣衫上的沙尘,道:“大师神功盖世,再打下去,我可没几根骨头可奉陪啦。”

天象大师蔽然道:“桑帮主的指功,如今老袖实见识了。”

严苍茫见这几人愈谈愈好,把自己孤立在一旁,满不是味儿,见天龙大师在一旁,犹有余怒,使插口道:“血河车呢?难道便宜了这小子不成?”

群众当然舍不得,为之附和哄然。旷湘霞锐目一瞪,众人自喋不敢言。

天龙大师也以为然,趋近对天象说:“禀告大师兄,方歌吟闹寺一事,我们虽也有理亏,总不成把血河车拱手让他呀。”

天象沉吟起来。天龙大声道:“方歌吟闯山一事,大师兄说既往不究,便是不究,但血河车为世间奇宝,见者有份,不应由方歌吟独占“

众人见有天龙大师出头,唯恐不乱,纷纷喝采。

车占风常处大漠,行事说一不二,不喜迂回说话,当下冷笑道:“天龙,你有几个脑袋?”

严苍茫越前一步,嘿嘿笑道:“车占风,你唬不倒我的。”

桑书云倦意地笑道:“我虽力竭,但这严老怪,还是可以交给我处理。”

天龙大师知情势恶劣,就算大师兄出手,恐也不易胜桑书云,严苍茫也不见得能蠃车占风,剩下自己,也难敌方歌吟,当下长声吆喝:“少林三十六僧何在?”

三十六僧立即站了出来,围成了“铁桶大阵”,才一下子,原来渐趋平和的空气,又呈剑拨弩张起来。

车占风冷笑道:“想趁人多么?”

一拨手,打出一支响尾箭,冲入半空,啪地爆开一道星花。

隔不到半晌,共闻一阵急蹄,沙尘滚滚。

东、东南、东北、南、南东、南西、西、西北、西南、北、东北、西北各有一黑披风飞骑,急奔而至。

一到“铁桶大阵”前,勒马而止,马上人齐向车占风拱手,腰间一柄无硝利剑,群豪动容赫然叫:“追风十二骑“

这下“追风十二骑”已反包围住“铁桶大阵”,桑书云笑道:“车占风把大漠高手都带过来了?”

车占风道:“近日武林中盛门大派离奇被歼,生恐中原有事,所以把人也多带些来。”

严苍茫脸色阴晴不定,现刻却一笑道:“老车以为这一点人就移应付了么?”

车占风扳脸孔道:“对别的可能不够,今日却至少可以确保你严老怪动不了血河车。”

严苍茫咭咭一笑:“恐怕未必。”

以杖击石,连续三击。

远处的严浪羽趾高气扬,连拍三下手掌。

只见雁门关上,一连涌出四五十名黑衣大汉,弯弓搭箭,对准“追风十二骑”

等,而关口也跃出数十劲汉,手持长钩、钟枪、铁索,呼呼舞动,“追风十二骑”

神色大变,车占风双手一分,十二骑勉强按捺下来。

严苍茫哈哈大笑,仰脸直脖,好一会才道:“论实力,现今血河车,还不是老夫的了。”

桑书云冷笑道:“没想到严老怪把东海的实力都带到长城来了。”

严苍茫得意至极,说:“不带来,焉制得你们住“

狂妄地笑道:“我早知有此一会,所以追逐血河车时,早已放出旗花箭,召集大部人马到此伏袭了。”

桑书云淡笑道:“这也可算作神机妙算了。”

严苍茫大笑道:“那,那,比桑帮主,却似周密了那么一点。”

天象大师也看不惯严苍茫傲慢无礼,道:“奶以为血河车就是你的了?”

严苍茫怪眼一翻道:“至少不是你老和尚的。”

天象大师被气得胡子直吹,忽然闭目调神,朗朗哄哄地念了一声:“阿弭陀佛。”

众人一呆,没想到这冲动的老和尚会在此时此地念起经来,严苍茫又干笑几声,正想讽嘲几句,随不远处也有人滚滚地传了过来一声:“阿弭陀佛。”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