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35 章 花好月圆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三十五章 花好月圆

蹄声答答,一行五人——“赤麟”宗元甲、“彩鹰”梅香吟、“金戈双卫”、“羽化金剑”吕彬……取道往鄂中而来。

抬脸看去,前面炊烟袅袅升起,官道上行人渐渐稠密,孟达咧嘴一笑,道:“嗨,真巧,晌午时候来到一处闹镇,正好可以吃喝一顿……”

侧脸望了眼,僧造道:“我说孟达,你脑袋里除了‘吃、喝’两字外,还有些什么?”

眼皮一翻,颈子一直,孟达“嘿”了声,道:“我跟你打赌,僧浩,三天没有吃,没有喝,看你是还称得起一个英雄,还是成了一头狗熊?”

两人唇枪舌剑死抬杠,马鞍上的“彩鹰”梅香吟,展开春花般的笑靥,脆生生笑了起来。

推波助澜,宗元甲含笑道:“僧浩,你愿意做英雄,还是甘心做狗熊?”

前面洋溢着话声,笑声,落后三五尺外,坐骑上的“羽化金剑”吕彬,脸上却像戴了一张面具,脸肉凝得紧紧的……

没有说话,没有笑声,更没有任何表情,像戴上一张面具,也像一尊泥塑木雕的偶像,两眼直直地望着前面,像跌入深远的回忆中。

偏左的额头上,留下一点米粒大的疤痕,那是中着“玉蝶”凌玲“铜锥”暗器,伤口平复后所留下的。

不只是额头,在“羽化金剑”吕彬的心坎上,也留下这样一块疤痕——心坎上这颗疤痕,将随着岁月的消逝陪他进坟墓,一直陪他抵那无垠的永恒。

谈着,笑着,宗元甲不经意中旋过头来,怔了怔,问道:“吕兄弟,你不舒服?”

脸上勉强挤出一缕笑意来,吕彬这张戴上面具似的脸肉,抽动了下,道:“不,没有,宗大哥!”

五匹骏骑载着五人来到镇上——马鞍上的孟达翘首东张西望,遥手一指,道:“嗨,那边有块招牌,写着‘春阳楼酒店’五个大字……”

孟达这一指,众人都已看到……“彩鹰”梅香吟轻轻吟出“春阳楼”三字,彷佛离家的游子掠过一抹淡淡的愁思,侧过脸,道:“风尘仆仆,马不停蹄,元哥,已快到万象更新,大地春回的新年啦!”

宗元甲含笑点头道:“是的,香妹……回大洪山石旗峰‘啸天盟’总坛,过一个值得你回忆的第一个新年……”

轻轻吟出“第一个新年”,梅香吟甜甜的,羞涩的朝宗元甲一笑……又想到那回事上,道:“元哥,琪弟和尤伯父两人,他们过年不知道快不快乐?!”

问得出奇,宗元甲也就顺着她口气,道:“香妹,你过一个快快乐乐的新年,他们在湘中‘青岩坪’‘宁河轩’庄院,也会度过一个快乐的新年……”

嘴里谈着,马蹄并未停下,众人已来到“春阳楼”酒店大门,下了坐骑……店伙急急出来张罗,一个哈腰相迎,一个牵了牲口往后面马厩喂料。

进来店堂,坐下桌座,宗元甲吩咐店伙端上酒菜……不多时,一盘盘菜,两大壶酒已端上桌子。

孟达向店伙问道:“小二哥,贵处是甚么地方?”

店伙哈腰回道:“回客官,小地方已是鄂中地带,这里是‘马会坡’镇上。”

道谢过后,孟达朝宗元甲道:“这里已是鄂中地带,盟主,我孟达还未曾来过呢……”

僧浩接口道:“我说孟达,你没有到过的地方,可多呢?”

众人一边吃喝,一边聊谈……旁边一张桌座,坐下两位客人。

宗元甲侧目一瞥——一个身穿锦袍华服,年纪六十多岁,另外那个四十左右,身穿劲装,外披风衣,看来两人都是武林中人。

中年人解下风衣,向店伙要了酒菜,话题转向老者这边,道:“练大哥,这是多久的事?”

老者浓眉轩动,道:“不多久,就是前些日子……恩仇过节固然须要有个了断,但出手未免过分了些……这件事若是落进我‘金刀耀虹’练川眼中,定要出手阻止……”

听到“金刀耀虹”练川此一名号,宗元甲又微微旋首一瞥——此名号似有所闻,想必是一位鄂中知名之士。

中年人接口道:“鄂中江湖已有此传闻,但人传人言,听来不甚真切……我‘飞虎’谢斌对他们双方虽并无渊源,但却也瞩目关心……练大哥,此事发生在何处?”

两人谈着时,店伙端上酒菜,谢斌提起酒壶在练川杯中斟下满杯,又替自己倒下酒,视线朝练川看来。

一口酒送进嘴里,“金刀耀虹”练川道:“就在离此地‘马会坡’东南五十里的‘鹤翅峰’山麓……这伙人群起围攻扑杀,父女两只有血溅七尺,横死就地……”

宗元甲等桌座与练川、谢斌桌座相隔咫尺之间,练川说出“父女俩”三字,这边桌座上众人,自然地意会到另外一件事上,原来谈话的声音停了下来。

“飞虎”谢斌问道:“练大哥,围攻他们父女俩的,有哪些人?”

“金刀耀虹”练川沉思了下,道:“不少,其中有‘玉面修罗’席景松、‘丹顶红’华琮、‘翻天手’姜风等人物……”

微微一顿,又道:“鄂中江湖对这件事,有不少流传……先是牵涉到鄂中‘临泉湾’‘银虹山庄’少庄主‘羽化金剑’吕彬身上,不但江湖流传,而且有人目击指出,少庄主吕彬带了两个身怀绝技的蒙面人,杀人越货,接连杀害‘太极剑’古云、‘金锥’常天九、‘擒龙手’桑奇等江湖高手,盗走明珠金银等财物……”

两眼一直,“飞虎”谢斌插嘴接上道:“‘银虹山庄’庄主‘游虹剑客’吕敖,有武林一代剑术宗师之称,乃是响当当侠义门中人物,他儿子吕彬岂会做此杀人越货勾当?”

缓缓一点头,“金刀耀虹”练川道:“不错……‘太极剑’古云等三人,前后遇害后,三人的江湖同道,遗属亲友,向‘银虹山庄’吕家父子兴师问罪讨回公道,但老庄主‘游虹剑客’吕敖指出,他儿子吕彬抱病在床,三个多月来未曾踏出庄门一步……”

一顿,又道:“少庄主吕彬与大洪山石旗峰‘啸天盟’盟主”赤麟‘宗元甲有义兄弟之谊,宗盟主插手其事,声言要追查此事真相……古云等三人江湖同道的愤怒,暂时平息下来……“

这边桌座上的“羽化金剑”吕彬,两眼直直地望着自己桌边半杯酒,若有所思。

“赤麟”宗元甲剑眉微微轩动……原来平静的心河,激起一阵浪花。

“飞虎”谢斌接口问道:“练大哥,‘玉面修罗’席景松等江湖高手,如何又会群起扑杀凌家父女?!”

“金刀耀虹”练川,慨然道:“江湖上一有风吹草动,就会流传开来……原来这是一桩骇人听闻的谋算,‘金驼’凌峰之女‘玉蝶’凌玲,跟‘银虹山庄’少庄主有过一段情,后来由爱成恨,牵出一个不谙武技,脸庞酷肖吕彬的年轻人,施了一手瞒天过海,借刀杀人之计,要嫁祸少庄主吕彬……”

谢斌摇头不已,道:“这谋算真够绝了!”

“金刀耀虹”练川又道:“这件事会泄漏内中底细,是由鄂北江湖传来的……‘啸天盟’盟主宗元甲,搜找出那个脸庞酷肖吕彬的年轻人,‘玉蝶’凌玲跟‘羽化金剑’吕彬,照面起了一场火并,两人身上皆受伤挂彩——‘玉面修罗’席景松等知道其中内委底细后,就在‘鹤翅峰’山麓追踪拦杀……”

谢斌接口问道:“凌家父女死得很惨?”

轻轻叹了口气,练川道:“‘玉面修罗’席景松一手‘快剑’剑法,称绝江湖,‘金驼’凌峰落个块肉分尸……

他女儿‘玉蝶’凌玲,丧命在‘丹顶红’华琮之手,这姑娘前辈子不知作了什么孽,给人破腹开膛,肠子都流了出来……“

两眼愣愣望着酒杯的“羽化金剑”吕彬,突然一响“哇”的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愕然一震,宗元甲急急问道:“吕兄弟,你……你怎么啦?”

吕彬苍白的脸上浮出一缕笑意,道:“没有怎么,宗大哥,一口酒呛进喉咙!”

当然不是这回事……为情所苦,爱恨交并,又愧又怒之下,气血攻心,才吐出这口鲜血。

邻桌“金刀耀虹”练川,和“飞虎”谢斌,当然不会知道,这边桌座的其中之一,就是他们刚才所指的“啸天盟”盟主“赤麟”宗元甲。

宗元甲等都静静听着,谁都没有举杯动筷,直到邻桌两人付帐离去。

憋不住这口气,孟达吼了声道:“操他奶奶的,果真有这回事?”

僧浩半冷不热的道:“我说孟达,以后你最好免开尊口,少说废话——坏事都是从你嘴里出来的。”

牛眼直瞪,孟达替自己抱屈不迭,道:“入娘的,凌家父女横尸地上,又不是我孟达下的手,管我屁事!”

转脸望着吕彬,宗元甲关切的道:“吕兄弟,你刚才吐了一口鲜血,体内是否感到有何不适之处?”

脸上带着一缕笑意,吕彬摇摇头,道:“多谢大哥的关注,兄弟我并无不适之处!”

众人“春阳楼”酒店这顿午膳,由于听到凌家父女遭受到这样变故,虽然除了“羽化金剑”吕彬外,其他人都扯不上一丝渊源,但各人心中似乎都壅塞着一团喘不过气来的感受,也就匆匆了事,走出“春阳楼”。

各人登上坐鞍,继续取道鄂中石旗峰……“彩鹰”梅香吟策马挨近宗元甲,道:“元哥,刚才‘春阳楼’酒店两个客人,所指的‘玉面修罗’席景松,和‘丹顶红’华琮,都是些何等样人物?”

宗元甲道:“此两人都是湘鄂一带高手——但以身怀之学来说,凌家父女不会栽在两人之手,可能‘玉面修罗’席景松,和‘丹顶红’华琮会同‘太极剑’古云等三人的亲朋遗属,江湖同道,不按一挑一的江湖规例,群起围攻扑杀,才会使凌家父女血溅七尺,横尸地上……”

朝僧浩望了眼,孟达哼了声,接口道:“可不是我孟达多嘴说废话,‘既有今日,何必当初’,凌家父女为了玩出一套祸嫁江东,借刀杀人之计,把三个毫无瓜葛,并无一点怨仇的人宰了,嘿,这才使人寒透了心,恨之蚀骨,来个群起围攻扑杀,把这父女两人打下阎王路!”

缓缓一点头,宗元甲道:“不错,凌家父女不计日后可能造成的后果,才会罹上如此浩劫!”

蹄声答答,行程匆匆,一行人来到石旗峰山麓的“界牌口”镇上……

宗元甲侧过脸,道:“吕兄弟,是否要上石旗峰总坛一坐?”

摇摇头,“羽化金剑”吕彬道:“不必了,宗大哥,兄弟要赶回‘临泉湾’‘银虹山庄’……”

吕彬这一说,宗元甲也想了起来——不错,离家多日,“银虹山庄”老庄主吕敖,翘首等着爱子归来,共同团圆过年。

宗元甲这一想,就即含笑道:“也好,吕兄弟,新年过后我等再聚聚。”

坐骑上“羽化金剑”吕彬,向宗元甲等告辞,往“临泉湾”方向而去。

“赤麟”宗元甲带了“金戈双卫”,偕同“彩鹰”梅香吟攀登石旗峰……来到峰腰,过“啸天凌云”牌坊,总坛大门张开——掌法“木笛金环”卜肯,经山麓哨岗弟子“响玲箭书”

传报,知盟主回返,率领总坛五堂堂主,“石旗四杰”等,一字并列,在总坛大门外恭迎。

四人下来马鞍,宗元甲箭步上前,握住“木笛金环”卜青双手,含笑道:“卜兄,你我兄弟,不是外人,哪来这么多的繁文缛礼!”

“木笛金环”卜青躬身一礼,道:“盟主旅途辛劳,请里面休息!”

众人来到“集义厅”,依次向盟主问候过后,“赤麟”宗元甲就将此番偕同梅香吟、“金戈双卫”,和吕彬鄂北之行的经过,告诉了“啸天盟”中众兄弟。

“翔龙堂”堂主“九天神龙”相云感慨不已,道:“‘玉蝶’凌玲这位姑娘,仅是为了些许儿女间的事,竟想出这样的主意来,结果不但赔上自己性命,连她老父也落上—场浩劫……”

掌法“木笛金环”卜青把话题转了过来,含笑道:“相堂主,谈谈我们‘啸天盟’总坛自己的事吧——新年就将来临,盟主陪伴梅姑娘来总坛,新年固然一喜,接下还有一喜,双喜临门,我们该热闹热闹才是!”

“彩鹰”梅香吟听出弦外之音,脸蛋一红,羞涩地低下头来。

目光投向“金戈双卫”,宗元甲道:“僧浩、孟达,过了新年后,你两人就代表我宗元甲去湘中‘青岩坪’一行,接梅姑娘的弟弟‘铁翎’梅少琪,和那位‘开碑手’尤杰来石旗峰总坛。”

咧嘴一笑,孟达道:“盟主,您这样交待下来,我孟达和僧浩都知道啦!”

“彩鹰”梅香吟抬起脸,一双星星般的眸子,朝宗元甲脉脉看来。

“啸天盟”总坛上上下下忙着准备过新年,却把“正主儿”的宗元甲闲了下来……但也并不“闲”,他时常来“月眉轩”梅香吟的闺房,花前并肩,丽影成双,陪伴这位未来的终身伴侣。

花园中两人喁喁细语时,孟达闯了进来……

牛眼一直,张大嘴巴,好一阵子才吐出声音,道:“盟……盟主,‘银虹山庄’老庄主‘游虹剑客’吕敖来总坛拜访您……”

一点头,宗元甲道:“我马上来‘集义厅’……”

孟达呐呐又接上一句,道:“盟主,那……那位老庄主,看来有点不对劲?!”

怔了怔,宗元甲问道:“有哪些不对劲,孟达?”

舌尖舐了舐嘴唇,孟达道:“我说不出来,看来就有些不对劲。”

宗元甲走向“集义厅”,梅香吟衔尾也跟了进来。

“集义厅”坐着一个老者,那是“游虹剑客”吕敖,宗元甲抬脸目注的一刹那,简直怀疑自己看错了人……

已失去往年纵横江湖,叱咤风云的英姿雄风,仅仅相隔并不多久,眼前所看到的“游虹剑客”吕敖,已成了一个风烛残年中的老人。

宗元甲上前招呼,道:“吕庄主,我那吕兄弟没有来?!”

失神的眼珠,浮上一层薄薄的泪光,吕敖轻轻道:“唉,彬儿这孩子……”

欲语还休,滴下两颗泪珠。

心头一凛一寒,宗元甲接口道:“吕兄弟怎么啦,吕庄主……难道……”

一双震颤哆嗦的手,从腰袋掏出一封信来,交给宗元甲,吕敖用手背抹去眼角的泪渍,喑哑的道:“宗……宗盟主,您……您看这封信……”

“集义厅”上,除了“彩鹰”梅香吟,还有掌法“木笛金环”卜青、五堂堂主、“石旗四杰”、“金戈双卫”等也都已悄悄坐在一边。

宗元甲打开信封,抽出里面纸笺,上面只有寥寥数字,就朗声念了出来:爹,孩儿不孝,撇下您老人家而去,养育之恩,来生报答,您老人家找个近亲中孩子,作为吕家香烟后代……彬儿跪拜。

宗元甲念出这封书信,“集义厅”中没有一丝声息……各个心头壅塞着一股喘不过气来的感受。

抹去两眼流下的泪水,吕敖道:“宗盟主,彬儿跟您不啻同胞手足,您……您可知道他去了哪里?”

突然想到一回事,宗元甲浑身一寒,暗暗打了个冷颤……

那是在鄂北“清河坊”镇上的“惠安客栈”,“玉蝶”凌玲曾说过这话:“我凌玲丧命你剑,是我自求解脱,万一留此残身,也要遁入空门,削发为尼。”

“羽化金剑”吕彬的回答是:“我吕彬血溅七尺,死在你剑下,你我之事就此有了个结束,不然,便结庐青山,了此一生。”

此番回来鄂中“啸天盟”总坛,途经“马会坡”,在镇上“春阳楼”酒店用膳,曾听到邻桌一位武林中人“金刀耀虹”练川所说,“玉蝶”凌玲被破腹开膛,丧命在“丹顶红”华琮之手。

“玉蝶”凌玲魂归离恨,吕兄弟为了要实践自己向凌玲许下的诺言——不错,定是结庐青山,了此一生。

心念游转,宗元甲道:“吕庄主,我吕兄弟回家,可有跟您谈些什么?”

摇摇头,吕敖道:“彬儿只说‘很累’,就回自己房去……老夫虽然急需知道你数位陪同彬儿去鄂北的经过,但彬儿脸色苍白,身子疲累,老夫本想待他休息过后再问——第二天久久未见出来,老夫进他房里一看,彬儿桌上留下此信,人已不知去向……

轻轻叹了口气,吕敖问道:“宗盟主,您等数位和彬儿去鄂北,当时经过情形如何?”

听这位“银虹山庄”吕庄主问此话,宗元甲就把所有经过情形,详详细细说出,接着道:“‘玉蝶’凌玲在‘马会坡’东南五十里鹤翅峰山麓遇害,吕兄弟要履行当时许下的诺言,可能……”

话到半截,宗元甲顿了下来。

两行老泪簌簌流了下来,吕敖道:“彬儿,你为了些许儿女之情所苦,竟忍心撇下你年迈苍苍的老父?”

宗元甲听到此话,忍不住鼻子一酸,几乎流下泪来……抑下自己心头钓激荡,安慰道:“吕庄主,这是吕兄弟暂时想不开,我相信他会回来的……”

微微一顿,又道:“宗某策动‘啸天盟’各地分舵,再邀请天下武林同道,寻访我吕兄弟的行踪下落……

吕庄主,‘百善孝为先’,吕兄弟不会不想到这五个字!“

轻轻叹了口气,吕敖从座椅站起,道:“宗盟主,老夫告辞!”

跟着站起,宗元甲道:“吕庄主,我送您一段路……”

宗元甲陪伴吕敖,跨出“集义厅”门槛——他已分担了这位老人家心头的沉重。

宗元甲送“游虹剑客”吕敖出“啸天盟”总坛回来,就即吩咐“石旗四杰”铁剑“蒲雄、”闪刀“邵中、”飞斧“马森,和”金枪“吕鸣四人,写下”箭书“,用”响铃飞箭“分驿投递,送往”啸天盟“各地分舵,谕示寻访”银虹山庄“少庄主”羽化金剑“吕彬的下落。

清清喉咙,孟达干咳了声,道:“盟主,这话不知道我孟达该不该说?”

侧过脸,宗元甲道:“你说来听听,孟达!”

耸耸肩,摊摊手,孟达道:“其实不必去寻找……”

怔了怔,宗元甲接口道:“孟达,你是说不必去寻访‘羽化金剑’吕彬的行踪下落?!”

舌尖舐舐嘴唇,孟达道:“这位少庄主既然已有离家的打算,能不能找到是个问题,找到了肯不肯回家,也是个问题……”

一声轻“哦”,宗元甲进入沉思中。

孟达又道:“即使找到少庄主,用‘八人大轿’硬把他抬回来,他已不是‘银虹山庄’庄主‘游虹剑客’吕敖的儿子……也不是您‘啸天盟’宗盟主的兄弟了……”

微微一掀眉,宗元甲接口问道:“此话怎讲,孟达?”

孟达有条有理道:“就是您刚才那句话,盟主,‘百善孝为先’,接下还有一句是‘万恶淫为首’,这是谁都知道的处世准则……”

微微一点头,宗元甲目注孟达。

朝宗元甲边上的“彩鹰”梅香吟,弯弯腰施了个礼,孟达道:“梅姑娘,我孟达向盟主直话直说,您听了可别见怪……”

梅香吟摇摇头,含笑道:“不会的,孟护卫。”

话题移向宗元甲这边,孟达又道:“这位‘银虹山庄’少庄主吕彬,没有将一桩儿女之事好好交待清楚,结果,三个江湖高手莫名其妙进了枉死城,怨冤相报,凌家父女也走上阎王路——这位少庄主不把前因后果自己想了想,扔下他年迈苍苍的老爸,一走了事,这……实在不像是侠义门中人的行径……”

皱皱眉,宗元甲道:“据你看来又如何呢?”

用手揉了揉鼻子,孟达道:“盟主,我孟达粗人浑话,是不是该这么说……那位少庄主吕彬想透了,自己会回家的,如果他还是想不透,就是揪他回来也没有用。”

缓缓一点头,宗元甲又进入沉思中。

“年”来得快,去得也快……“啸天盟”总坛的众家兄弟,过完年后,又开始忙第二桩“喜事”,那是他们盟主“赤麟”宗元甲和“彩鹰”梅香吟的结婚大典。

新年一过,“金戈双卫”两人,衔了盟主宗元甲的谕示,取道湘中“青岩坪”“宁河轩”

庄院,接梅少琪、尤杰来“啸天盟。总坛。

忙碌中的时间,过得特别快——似乎眨眨眼间,已是鸟语花香,春到人间的时候。

“铁翎”梅少琪在尤伯父尤杰,和“金戈双卫”陪伴下,来“啸天盟”总坛见到姊姊梅香吟。

宗元甲对梅少琪,原来“梅兄弟”,现在已改口为“琪弟”的称呼;而那位义薄云天的“开碑手”尤杰,他也跟着梅家姊弟,恭称一声“尤伯父”。

“赤麟”宗元甲和“彩鹰”梅香吟的结婚大典,真正接到邀宴观礼请柬的来宾并不多,绝大多数是慕名而来的武林人物……他们参与这项盛典,谁都想一睹这位陴睨江湖,君临天下,称雄武林的“赤麟”宗元甲庐山真面目。

“啸天盟”富堪敌国,金银盈库,为了接待这些观礼嘉宾,早在婚礼正日的前十天,已包下“界牌口”,和附近镇甸,县城的大酒店、大客栈,并派下总坛兄弟,凡往石旗峰。啸天盟“总坛贺礼的宾客,打尖止宿,都不必支付金银。

婚礼正日渐渐接近,只剩下三天,就是宗元甲和他香妹花好月圆的佳期。

孟达闯进后面“月眉轩”香闺,捣捣嘴,脸上带着出自由衷的笑意,指了指“月眉轩”

圆形拱门,向宗元甲道:“盟……盟主,他来啦,还有他老爸……”

淋了一头雾水,宗元甲道:“我说孟达,你指的‘他’是哪个‘他’啊?”

衣袖抹了抹嘴唇咧裂嘴一笑,孟达道:“就……就是那个想不透的‘银虹山庄’少庄主吕少侠,嗯,现在想透啦,他老爷陪了他来‘啸天盟’总坛拜访您,和梅姑娘……”

敢情“赤麟。宗元甲对这位吕兄弟着实关心,虽然孟达说出一番似通非通的大道理,但心里还是暗暗惦念……希望这位吕兄弟早日平安回来。

听到孟达这些话,宗元甲脸上展出欣慰的笑意,道;“香妹,我们去外面‘集义厅’!”

两人来到“集义厅”,“羽化金剑”吕彬从座椅长身站起,恭恭敬敬一礼,道:“兄弟吕彬见过大哥,见过未来嫂子!”

梅香吟含羞一笑,回了个礼。

微微一皱眉,宗元甲以长兄的口气,道:“家里留下一封信,不辞而别,吕兄弟,这些时候来你去了哪里?”

一声“宗大哥”,欲语还休,吕彬缓缓低下头来。

座椅上的“游虹剑客”吕敖,替爱子解释似的道:“宗盟主,你吕兄弟自鄂北归来,心里闷得发慌,去外面溜达走走,但怕家里的爹惦念,就回来‘银虹山庄”了!“

宾主坐下,宗元甲道:“过去的事业已过去,别再魂牵梦萦结在心头,吕兄弟,吕庄主膝下就只你一个孩子,朝夕侍奉,除了你外,还有谁?”

欠身点点头,吕彬道:“是的,宗大哥,兄弟知道。”

目光投向梅香吟,“游虹剑客”吕敖含笑道:“梅姑娘,再过三天,就是你和宗盟主大喜的日子啦!”

梅香吟脸一红,轻轻一笑!

孟达比手划脚道:“盟……盟主,再过三天就是您和梅姑娘大喜日子,我……我孟达看来,吕庄主和少庄主别再回‘临泉湾’‘银虹山庄’,就留在‘啸天盟’总坛行啦!”

僧浩接口道:“我说孟达,这话该是盟主说的,有你插嘴的份?”

微微一点头,宗元甲含笑道:“吕兄弟,你和吕庄主不如留在‘啸天盟’总坛,大哥有不少事想偏劳你!”

“游虹剑客”吕敖接口道:“彬儿,你大哥大喜之日,有不少琐碎的事,咱爷儿俩可以张罗张罗。”

吕彬一点头,道:“是的,爹。”

(全书完)

--

潇湘书院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