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29 章 铁肩担义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十九章 铁肩担义

耳边一阵奇痒,把宗元甲“痒”醒过来,睁开眼看时,朝阳从客房纸窗透射进来……梅香吟纤手握着一撮长长的秀发,在捣自己耳朵。

梅香吟见他张开眼醒来,脆生生一笑,道:“你睡得好甜,宗大哥,我不把你弄醒,你会睡到晌午时分呢!”

把她纤手轻轻握住,宗元甲含笑道:“昨夜睡得太晚,早晨就起不来了!”

两人昨夜都是和衣而睡,一下床就不用再整理衣着……两颗星星般的眸子滴溜一转,梅香吟问道:“宗大哥,我们离开‘浣山塘’镇后,又去哪里?”

把昨夜躺在床上所想到的,宗元甲告诉了她,又道:“鄂中‘临泉湾’‘银虹山庄’相隔大洪山石旗峰‘啸天盟’总坛不远,我们取道‘银虹山庄’一访‘羽化金剑’吕彬。”

两人漱洗一番过后,离开“元升客栈”,向“浣山塘”镇郊方向而去……

突然想到一件事,梅香吟“咭”地一笑,道:“宗大哥,你答应替‘博望坡’镇上那家‘来顺酒店,掌柜的,找回他儿子陶森……你把这件事忘啦?!”

摇摇头,宗元甲道:“不是忘了,香妹……你上次这样说后,听来也有道理……既是‘两情相悦’,‘吹皱一池池水,干卿何事’,我们也就不必多此一举了!”

收起脸上笑容,又移转到另一个话题,梅香吟认真的问道:“我问你一件事,回不回答全在你,可是宗大哥,你不能生你香妹的气。”

微微怔了下,宗元甲一笑,道:“我不会生你气的,香妹,你说来听听看!”

两颗晶莹澄澈的眸子滴溜一转,梅香吟道:“如若那‘羽化金剑’吕彬,真有昨晚‘玉露春’饭店那两个江湖中人所说的这回事,宗大哥,你准备如何?”

一双眼珠,闪射出令人不敢正视的光芒,宗元甲并不替自己掩饰道:“我宗元甲铁肩担个‘义’字,香妹,相信你总该听过‘大义灭亲’四字,何况仅止于朋友之间……”

微微一顿,又道:“如果‘羽化金剑’吕彬,出于人家的阴谋,暗算,我宗元甲就要还他一个清白……”

脸上一副不解的神情,梅香吟接口道:“从昨晚‘玉露春’那两人谈话中听来,似乎已是十目所指,历历如绘的事……‘羽化金剑’吕彬如何又会遭人阴谋,暗算?”

宗元甲喟然道:“江湖上尔虞我诈,云诡波谲之事,层出不穷……香妹,任何一件事在未明真相之前,谁也无法逆料!”

两人边走边谈,已出了‘浣山塘’镇街……蓝天白云,一片暖阳……宗元甲移到一个轻松的话题上,笑了笑,道:“今日天气不错……”

梅香吟没有把话接上,似乎进入沉思中!

迎面走来一人,个子颀长,一袭锦袍,年纪有四十开外……步子渐渐接近,相隔宗元甲不到一丈处,那人殊感意外的“喔”了声,站下脚步,向宗元甲长揖一礼,道:“此地遇到宗盟主,真个‘人生何处不相逢’了!”

宗元甲愕然怔住……此中年人看来十分陌生,实在想不起对方是谁……拱手回过一礼,道:“你……尊驾是……”

中年人哈哈一笑,道:“这倒并非宗盟主‘贵人多忘’……去年乐某上大洪山石旗峰‘啸天盟’总坛,见我那位‘翔龙堂’堂主‘九天神龙’相云相大哥时,宗盟主正在总坛‘集义厅’接待嘉宾,我相大哥并未引见介绍,故而在下识得盟主,您宗盟主却不认识乐某……”

这一听,宗元甲已知道对方是总坛“翔龙堂”堂主“九天神龙”相云朋友……对方跟相云有“兄弟”之称,当然不是泛泛之交。

心念闪转,宗元甲问道:“尊驾您,不知如何称呼?”

中年人躬身道:“在下乐亭,蒙武林同道给了一个‘遁天飞虎’的称号。”

又施过一礼,宗元甲把“彩鹰”梅香吟替“遁天飞虎”乐亭引见介绍一番。

“遁天飞虎”乐亭问道:“宗盟主和梅姑娘两位此去何处?”

宗元甲含笑道;“宗某回鄂中大洪山总坛,偕同梅姑娘顺便途中游历一番……”

听这位宗盟主回去鄂中大洪山总坛,“遁天飞虎”乐亭倏然想到一件事,道:“宗盟主,鄂中‘临泉湾’发生了一桩腥风血雨的变故,‘银虹山庄’庄主‘游虹剑客’吕敖,虽然是侠义门中知名之士,但‘啸天盟’总坛近在咫尺之间,却也爱莫能助……”

宗元甲心头暗暗一沉……

“游虹剑客”吕敖即是“羽化金剑”吕彬之父,“银虹山庄”发生变故,难道跟“玉露春”饭店,那两个江湖中人,所说之事有关?

宗元甲接口问道:“乐兄,‘游虹剑客,吕敖他老人家乃是侠义门中一代剑术宗师,’游虹山庄,发生变故,‘啸天盟’总坛为何爱莫能助?”

乐亭慨然道:“‘游虹剑客’吕敖之子‘羽化金剑’吕彬,遭人历历指证是杀人越货的盗匪,此事真相尚未澄清之前,不但‘啸天盟’总坛,就算鄂中一带侠义门中人物,也都不敢贸然采取行动……”

从“玉露春”饭店那两个江湖中人谈话中,宗元甲已知道其中若干情形,但此番见到这“遁天飞虎”乐亭,同时又说出这样一段经过来,相信知道的情形,要比那两个江湖人物更真切,是以宗元甲问道:“银虹山庄‘少庄主’羽化金剑”吕彬,怎会成了杀人越货的盗匪?“

“遁天飞虎”乐亭喟然道:“此事确是令人百思不解……但丧命吕彬剑下,‘太极剑’古云、‘金锥’常天九、‘太极手’桑奇的江湖朋友,武林同道,却是历历指证……”

微微一顿,又道:“其中有不少目击厮杀打斗的,说出‘羽化金剑’吕彬,自己作壁上观,指挥两个身怀绝技的蒙面人出手厮杀,并且劫走金银明珠等财物……”

不期然中,宗元甲这句话问了出来:“乐兄,真有此事?!”

“遁天飞虎”乐亭道:“这就是刚才乐某所说,百思不解之处——据‘游虹剑客,吕敖指出,他儿子吕彬两脚的脚底心,生了两个’怪疮‘,伤势虽然并不严重,但最近三个多月来,无法下地行走……外间所发生杀人越货之事,也就在这三个多月的期中。”

听到“三个多月”此话,宗元甲心里暗暗一怔,似乎有谁也曾说过这样的话……倏然一转念,想了起来……

不错,“博望坡”镇上“来顺酒店”老掌柜陶振川,曾指出他儿子陶森行踪不明,已有三个多月。

心念闪转之际,宗元甲问道;“刚才乐兄所说,腥风血雨的变故……难道‘银虹山庄’也罹上一劫?”

呼了口气,“遁天飞虎”乐亭道:“‘银虹山庄’遭那些江湖中人围攻扑杀,少庄主‘羽化金剑’吕彬两脚不能下地走动,庄主‘游虹剑客’吕敖带领一批护院、庄丁——虽然吕庄主宝刀未老,雄风犹在,但对方有为数二十多名高手,显然顾此失彼,一场浴血苦战,吕庄主虽然将敌人挡退,‘银虹山庄’中已死伤无数……”

静静听着的“彩鹰”梅香吟,接口道:“虽然挡退,但此事并未了断?”

乐亭点点头,道:“不错,梅姑娘……那些高手临走时,曾留下话来——不将‘银虹山庄’玉石俱焚,夷成平地,决不甘休!”

视线移向宗元甲,乐亭又道:“宗盟主,这件事不无可疑之处——‘羽化金剑’吕彬两脚脚底心同时出现两口‘怪疮’,使他无法下地走动,这固然是一回事,但一桩凶杀命案的起因,不外是仇杀、情杀、财杀,也可能出于误杀……”

点点头,宗元甲道:“不错,乐兄。”

“遁天飞虎”乐亭又道:“三个多月来,丧命‘羽化金剑’吕彬之手的江湖中人,不但吕彬跟他们并无恩仇过节,连丝毫关系也扯不上,也不可能会有男女之事,纠缠在内……‘银虹山庄’金银盈库,‘羽化金剑’吕彬再是没有骨气,也不会犯下令人不齿的杀人越货勾当——至于误杀,更不可能接连‘误杀’数人……”

“彩鹰”梅香吟接口道:“但围攻扑杀‘银虹山庄’的江湖高手,却都指出是‘羽化金剑’吕彬下的毒手?”

乐亭点点头,道:“不错,梅姑娘,其中有不少人是当时目击打斗厮杀的……据称,‘羽化金剑’吕彬自己不屑出手,站立一边作壁上观,指挥两个身怀绝技的蒙面人……”

宗元甲听到“遁天飞虎”乐亭这些话后,当然要比“玉露春”饭店那两个江湖中人,说得更逼真,更清楚,已知道这件事的来龙去脉……

“羽化金剑”吕彬,中着人家阴谋,暗算,跌进这淌浑水中。

“银虹山庄”已处于强敌四伺,杀机四伏的境地。

吕彬负着“杀人越货”的罪状,在尚未澄清真相之前,鄂中侠义门中人物,不敢贸然插手助拳。

心念游转,暗暗已有了个主意,宗元甲问道:“乐兄此去何处?”

“遁天飞虎”乐亭道:“乐某去湘地访友……宗盟主回去大洪山总坛,我那位相大哥跟前,请代为问候!”

“乐兄不必嘱咐,宗某知道。”

双方道了后会有期,分袂离去。

目光投向梅香吟春花般的脸蛋上,宗元甲带着歉意的笑容,道:“香妹,好在我们来日方长,刚才‘遁天飞龙’乐亭说出这些话后,我无法再陪你游山玩水了!”

听到“来日方长”这四个字,梅香吟芳心像敷上一层甜甜的糖蜜……点点头,轻声道:“我知道,宗大哥,我们赶快找去‘银虹山庄’,那‘游虹剑客’吕敖父子两人,可正危险得紧呢!”

脸色凝重,宗元甲道:“大洪山石旗峰相隔‘银虹山庄’不远,我们先回‘啸天盟’总坛,然后再往‘临泉湾’的‘银虹山庄’一行……”

鄂中大洪山石旗峰“啸天盟”总坛,百里方圆之内,分设“哨防”,如有不速之客,或是警变,每一哨防用“箭书”分站投递,直达总坛。

是以,不速不客尚未抵达,或是警变尚未面临,总部已获得通知,已有了必要的准备。

但,若并非不速之客,或是某种警变,而是他们盟主,偕同一位国色天香,绝世丽姝回来呢……

石旗峰,一片翠郁蓊绿的森森林木,形成了一片盈碧幽爽的景色,一倏宽敞的山道,拾阶迤逦而上。

此刻,山道上有一对年轻男女,攀登而上……“啸天盟”盟主“赤麟”宗元甲,和他的“香妹”彩鹰梅香吟。

梅香吟抬脸看去,峰腰一片巍峨精舍,星罗棋布,随尾衔接……好大气魄,好大声势……指了指,脆生生一笑道:“宗大哥,那边就是啦?!”

含笑一点头,宗元甲道:“是的,香妹,那里就是‘啸天盟’总坛!”

两人拾阶而上,峰腰一块硕大无比的山坡空地上,矗立一座“啸天凌云”的牌坊……经过牌坊,前面就是“啸天盟”总坛大门。

一阵“轧轧轧”声,大门分向两边张开——由“啸天盟”掌法“木笛金环”卜青导前,衔尾是五位堂主——“翔龙堂”“九天神龙”相云、“黑虎堂”“玄雷”海天威、“金鹫堂”“古竹客”萧进、“花豹堂”“开碑手”鲍奎、“白鹤堂”“玉山儒生”石晶。

五位堂主后面,是“石旗四杰”——“铁剑”蒲雄、“闪刀”邵中、“飞斧”马森、“金枪”吕鸣……

“彩鹰”梅香吟一双秋水般的明眸,睁得又圆又大,望着从大门中出来的“啸天盟”众英豪,最后看到两张热悉面孔,那是“金戈双卫”的“燕子飞”僧浩,和“铁背熊”孟达。

“木笛金环”卜青长揖一礼,道:“卜青率领‘啸天盟’兄弟,恭迎盟主回返总坛!”

急急走前两步,宗元甲伸手把卜青双手紧紧握住,道:“卜兄,你我兄弟们还来这门子繁文缛礼!”

接着把衔尾走近跟前的“彩鹰”梅香吟,向卜青引见介绍。

继后五堂堂主,“石旗四杰”上前见过盟主,宗元甲将梅香吟也引见一番,最后才是“金戈双卫”……

脆生生一笑,梅香吟问道:“僧护卫、孟护卫,你们两位回来总坛多久啦?”

眼皮一翻,咧嘴一笑,孟达道:“我和僧浩路上没有逗留,直接回鄂中大洪山石旗峰总坛的……”

“啸天盟”中兄弟,簇拥着宗元甲、梅香吟两人,进来总坛“集义厅”。

“彩鹰”梅香吟见宗元甲在他现在这样年纪,已拥有如此声势,如此权威,芳心暗暗钦慕不已。

敢情“彩鹰”梅香吟,虽然在三岁幼龄父母亲遇害,由尤杰尤伯父扶养到八岁,送去落雁峰玉甸岩武林一代前辈“北江渔隐”池欣处学技,但耳闻目濡,所见所闻,都是武林人物的事迹。

“啸天盟”雄踞大江南北,睥睨江湖,傲视天下武林,盟主便是“赤麟”宗元甲……

梅香吟想到自己意中人宗大哥,竟有这等辉煌事业,愈想愈甜,“咭”地笑出声来。

孟达不会知道,梅香吟肚子里笑些什么,见她视线环顾“集义厅”一匝,脆生生笑出声来,牛眼一直,道:“梅姑娘,你先请坐下,慢慢发笑,我孟达在掌法跟前想出一个主意,不知道是不是称了您的心意?”

眼皮眨动,梅香吟问道:“孟护卫,你替我想出一个什么主意啊?”

众人在“集义厅”坐下后——掌法“木笛金环”卜青,向宗元甲含笑接口道:“盟主,‘金戈双卫’回返总坛,孟达说了有关梅姑娘情形,我等听来十分高兴……”

一指孟达,卜青又道:“孟达就出了个主意,在‘啸天盟’总坛替梅姑娘布置了一间香闺卧室,有房有厅有花园,还找来两个小女孩,专门侍候梅姑娘……”

梅香吟朝宗元甲这边瞥了眼,脸蛋一红,缓缓把头低了下来。

虽然带了责备口气,宗元甲脸上满是笑容,向孟达道:“我说孟达,你一天到晚想出些古古怪怪的主意,怎么不替自己出个主意,找个婆娘来呢?”

孟达听到这些话,那张脸又白又红像块半生不熟的猪肝,摇摇头,费劲的道:“我……我孟达才不要呢……”

僧浩“哼”了声,迢:“废话……不是你不要,是人家不要你!”

“集义厅”上爆出一阵笑声来。

“木笛金环”卜青站起身,道:“盟主,我们陪同梅姑娘去看看那个香闺卧室,不知梅姑娘是否满意?!”

宗元甲含笑站了起来,梅香吟垂着脸跟在后面……

“啸天盟”总坛经悉心布置,有房有厅有花园的梅香吟香闺,更是独具匠心……花树扶疏的花园中,暖阳映照着露珠,露珠凝结在紫酡翠绿的花叶上,犹如一颗颗的明珠。

花香,草香,泥土的芬芳,淡淡地缭绕在四周,这座花园虽然不大,但有假山池水,还有一轩小小的红亭。

“木笛金环”卜青,向进深处一指,道:“那边是梅姑娘起居之处!。

宗元甲点头微微一笑,不期然中目光投向梅香吟……梅香吟那两颗晶莹澄澈,孕含着像儿童攫获一件喜爱的玩具似的神情,也正朝自己看来……

轻轻,柔和的,宗元甲向梅香吟道:“那边是你起居的卧室……”

点点头,梅香吟替代了回答。

众人踏过花园,走向起居卧室,蓦地里像两支花蝴蝶似的,穿着一红、一绿的裙衣,两个稚气未脱,却又显得乖巧伶俐,年纪十五六岁的小女孩从里面出来……

这两个小女孩站停下来,各个睁大了一双圆滚滚,黑白分明的眸子,朝众人看来。

“木笛金环”卜青微微一笑道:“小莺,小燕,快来见过这位梅姑娘!”

两人上前向梅香吟跪拜一礼。

卜青转向梅香吟道:“梅姑娘,小莺、小燕,是侍候你的——你有时单独一人在闺房,也好有个伴儿!”

梅香吟含笑道:“谢谢您,卜掌法!”

进来闺房,这是一间大房子划分成小厅、卧室……四周是乳黄色的粉墙,地面却是用小块红木,拼成一朵朵线条整齐的牡丹图案。

自上而下,垂挂着一重似梦如真的纱幔,就把这间大房子划分成两半……

外间摆设着极为均称的高几盘案,壁上悬着山水直条数幅,一支黄铜小鼎,尚未燃香,那是置盛檀香的香炉,靠墙沿处,一张雕琢成兽腿的香桌,桌上置放着文房四宝。

隔着纱幔的那一半间,是闺房中佳人梦游之处……罗帐半挽,丝衾叠折……隐隐中孕蕴着一缕旖旎娇慵,幽柔的情调。

这间闺房,是集雅致,清淡,绮丽,高贵,恬静的大成……但,却出于大男人之手。

微微一笑,“木笛金环”卜青道:“梅姑娘,这间闺房你可满意?”

绽出甜甜的笑意,梅香吟道:“卜掌法,为了香吟,可多偏劳你啦!”

笑了笑,卜青道:“卜某只是指挥匠人而已……”

一指旁边牛眼直愣的孟达,又道:“这些摆设,布置,都是出于这位孟护卫的主意……他说盟主能把梅姑娘请来,那是一桩天大的喜事,绝不能含糊,马虎!”

听到“天大的喜事”这话,梅香吟脸蛋一红,朝宗元甲这边望了眼。

但听进宗元甲耳里,却是殊感意外的怔了怔……

这么些年来,自己知道“铁背熊”孟达,人粗心细,会出些古古怪怪的主意——但却想不到这个浑浑噩噩的孟达,居然有条不紊,精密入微,布置出这样一间姑娘家的香闺卧室……

但,他自己身边,还没有一个婆娘呢!

心念游转,宗元甲投过一瞥,道:“孟达,又是出于你的主意?”

咧嘴一笑,孟达道:“盟主,只要梅姑娘称心满意就行啦!”

咭地一笑,梅香吟道:“这房间太好了,孟护卫,谢谢你!”

孟达“嘻嘻嘻”笑了起来。

出来外面“集义厅”,宗元甲移转到一个话题上……朝众人回顾一匝,视线落向卜青,道:“卜兄,‘临泉湾’‘银虹山庄’之事,总坛是否知道?”

缓缓一点头,“木笛金环”卜青道:“是的,盟主……您不在总坛,敢情也已知道此事?”

宗元甲把途中听闻到有关“银虹山庄”之事说出……接着向“翔龙堂”堂主“九天神龙”相云道:“相堂主,宗某和梅姑娘出鄂南‘浣山塘,镇郊,巧遇令友’遁天飞虎‘乐亭,这位乐兄托宗某带个口讯,向你问候……”

微微怔了下,“九天神龙”相云殊感意外,道:“盟主遇到我乐兄弟?”

宗元甲将“遁天飞虎”乐亭所说“银虹山庄”之事,也说了出来,接着道:“从‘遁天飞虎’乐亭所说情形判来,当然‘银虹山庄’是遭人嫁祸江东……”

浓眉轩动,“木笛金环”卜青道:“嫁祸江东,设下此阴谋暗算的又是何人?”

宗元甲慨然道:“这要问过‘游虹剑客’吕敖、”羽化金剑“吕彬父子两人,才知道其中内委真相……”

卜青接口道:“盟主欲往‘银虹山庄’一行?”

微微一点头,宗元甲道:“不错……卜兄,依你之见又如何?”

沉思了下,“木笛金环”卜青道:“据你刚才所说,盟主,‘银虹山庄”羽化金剑’吕彬,可能是中着人家祸嫁江东的阴谋暗算……既然有些端倪出现,我等就不能坐视不理了!“

宗元甲道:“‘银虹山庄’与‘啸天盟’总坛,近在咫尺,宗某和梅姑娘先向吕彬问清内委底细……”

话题移向“白鹤堂”堂主“玉山儒生”石晶,又道:“石堂主精湛岐黄之术,据‘遁天飞虎’乐亭所说,‘银虹山庄,少庄主吕彬,南脚脚底心,生了两个’怪疮‘,你随同宗某往’银虹山庄‘一行如何?”

“玉山儒生”石晶欠身一礼,道:“是的,盟主,石某尾随您两位就是!”

僧浩向孟达施个眼色……孟达已理会对方含意,呐呐道:“盟……盟主,上次您和梅姑娘同行,那……那是由于您两人要游山玩水,我孟达和僧浩既有‘金戈双卫’之称,理该跟您寸步不离才是?!”

笑了笑,宗元甲道:“我说孟达,你又闷得发慌,要出去松松筋骨了……”

指了指僧浩,孟达替自己抱屈不单,道:“这……这是他……盟主,不是我……”

站起身,宗元甲道:“别你我他了,孟达,你和僧浩跟我一起走吧!”

“赤麟”宗元甲、“彩鹰”梅香吟、“金戈双卫”,和“玉山儒生”石晶等五人,离石旗峰“啸天盟”总坛,往“临泉湾”的“银虹山庄”而来……

虽然光天化日之下,但“临泉湾”镇郊的这座“银虹山庄”,却呈现出一股晦暗,森寒的感受。

众人来到庄院前,宗元甲向孟达示意一瞥——孟达大步迈前,走来大门处,门边两名护院庄丁正向这边张望,孟达已吐出一阵擂鼓似的声音,道:“大洪山石旗峰‘啸天盟’盟主‘赤麟’宗元甲来访,快去报知你们庄主、少庄主……”

两名护院听到“啸天盟”盟主来访,连声应诺,其中一个转身疾步进入门内……不多时,一阵大门张开声中,出来一位身穿长袍,魁伟高大,七十左右的老者……

宗元甲急急走前数步,拱手一礼,道:“宗某怎敢有劳吕庄主前来相迎——吕兄弟双脚病疮,可曾痊愈?”

这老者正是“银虹山庄”庄主“游虹剑客”吕敖,听到宗元甲问出后面那句话,脸色微微一怔……宗盟主已将半年未来“银虹山庄”,如何知道此事?

回过一礼,吕敖道:“有劳宗盟主动问,彬儿躺卧床榻,还无法下地走动!”

来访“银虹山庄”一行五人中,只有“彩鹰”梅香吟是初次见面,宗元甲替吕敖引见。

吕敖肃客请入大厅,宗元甲指着“玉山儒生”石晶,道:“吕庄主,这位是‘啸天盟’‘白鹤堂’堂主‘玉山儒生’石晶,他擅长岐黄之术,吕兄弟卧病在床,不妨先请这位石堂主诊治看看!”

吕敖连连应声道:“是的,宗盟主,待老夫带领你等数位去彬儿房中……”

进来吕彬卧室……告坐床头的“羽化金剑”吕彬,脸色憔悴,过去英姿轩朗之色,已完全消失,看到老父带领宗元甲等进房来,感到十分意外……

视线投向宗元甲,吕彬就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似的,颓然道:“宗大哥,你到现在才来看我?!”

怔了怔,完元甲一时回不出话来,走近床榻边,才道:“我刚从湘地回大洪山总坛,旋即就来‘银虹山庄’拜访吕庄主,并来看你吕兄弟……”脸上一副捕捉到奇迹似的神情,“羽化金剑”吕彬直直地望着宗元甲,问道:“关于‘银虹山庄,情形,宗大哥,你都已知道?!”

点点头,宗元甲坐在床边,道:“我知道‘银虹山庄,遭江湖高手围攻,但内委情形还不甚清楚……”

于是把在“浣山塘”镇街饭店听到两名江湖中人谈的,和遇到“遁天飞虎”乐亭,提到“银虹山庄”的经过,告诉了吕彬……

一指“玉山儒生”石晶,宗元甲又道:“啸天盟‘白鹤堂’石堂主,擅于岐黄之术,我知道吕兄弟双脚患上‘怪疮’,特地请他前来诊治。”

靠坐床头处,吕彬拱手一礼,道:“为了吕彬之事,石堂主,多麻烦你了!”

微微一笑,“玉山儒生”石晶道:“不必客气,少庄主,你把两脚伸出棉被外,待石某细细一看……”

吕彬两脚伸出棉被外……老庄主吕敖走近前,道:“石堂主,彬儿三个多月来患了这种‘怪疮,,老夫延请不少名医大夫,都找不出病因。”

“玉山儒生”石晶,将吕彬两脚脚底心细细看过后,才道:“少庄主脚底心所长的,并非一般‘疮疖’,如若以疮疖来诊治,即使仙丹良药,也无法奏效……”

听到这些话,宗元甲不禁问道:“石堂主,吕兄弟脚心这两颗又红又肿的瘰疬,不是‘疮疖’是什么?”

“玉山儒生”石晶道:“回盟主,少庄主‘涌泉穴’筋血受阻,血气逆涌,才有这等病状出现,待卑职用金针替少庄主扎下几处穴道,筋血通畅,脚心‘疮疖’立即消失……”

--

潇湘书院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