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21 章 直捣黄龙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十一章 直捣黄龙

一声轻“哦”,“九纹龙”连捷道:“原来宗盟主等数位,已知此事!”

宗元甲喟然道:“刀马寨这股盗匪,不但剪径掳掠,伤天害理,做下令人发指之事,远在二十二年前还干了一桩毁家灭门的暴行……”

“跨海虎”饶猛愕然问道:“遭到灭门之劫的苦主,可是武林人物?”

一指梅家姐弟,宗元甲点点头道:“不错,就是他姐弟二人的尊亲,当时武林中人称‘剑中影’梅铮,和‘飘雪’康颖夫妇俩,以及庄院中所有人……”

接着就将“彩鹰”梅香吟,和“铁翎”梅少琪姐弟两人坎坷的身世,简要的告诉了饶猛和连捷,又道:“我等要‘长门五煞’中首恶‘狼影客’卓云,二煞‘赤雷’易三春交出一个公道,是以此番来湘东‘百里亭’一行……”

“开碑手”尤杰接口问道:“您二位此去‘藏龙坳’‘刀马寨’,可曾见到‘赤雷’易三春其人?”

回忆了下,“九纹龙”连捷道:“‘狼影客’卓云,个子瘦长,身穿长袍,是个阴骘深沉,年纪六十多岁的老头儿,另外那个六十左右,粗壮威猛的老汉,卓云口称‘易三春’,看来就是‘赤雷’易三春了……”

宗元甲道:“你两位如何找上‘藏龙坳’‘刀马寨’的?”

“跨海虎”饶猛道:“我弟兄两人在九龙岗山麓,那一带非常荒僻,正是剪径盗匪出没之处,果然,响起一阵喊叫‘救命’之声,我两人循声奔去,正看到数名头扎巾布,手执鬼头刀的大汉正在洗劫两个过路客商……”

“九纹龙”连捷接口道:“我两人救下客商,斩了两名盗匪,其余那几名喽罗漏网逸去,逃进‘刀马寨’,我等衔尾追去时,见大伙盗匪从‘刀马寨’出来,带头的就是‘狼影客’卓云,和那个‘赤雷’易三春……饶大哥跟卓云交上手,这厮技艺不凡,饶大哥左臂受了伤,就在危急之际,连某只有撇下交手中的‘赤雷’易三春,救下饶大哥,技艺不如人,只得落荒脱身离去。”

宗元甲问道:“藏龙坳刀马寨形势如何?”

“九纹龙”连捷道:“十分险要——连某和饶大哥追踪脱身逃去的喽罗时,连某对那一带形势,曾加以注意……”

微微一顿,又道:“藏龙坳坐落九龙岗之麓,就像螃蟹两双钳爪,兜绕而合,中间一条通道出入口,‘刀马寨’就深纳在‘藏龙坳’之中……”

宗元甲接口道:“‘藏龙坳’背面山麓,或许有出入通道?!”

“九纹龙”连捷道:“这情形连某就不清楚了。”

缓缓一点头,宗元甲道:“不错,‘知彼知己,百战百胜’……”

目光投向“跨海虎”饶猛、“九纹龙”连捷两人,宗元甲又道:“您二位兄台,这里‘乐天楼’酒店午膳过后,是否尚有其他重要去处?”

连捷已听出弦外之音,道:“宗盟主,我兄弟两人如有效劳之处,不妨示下就是。”

“效劳不敢……依宗某之见,先一探‘刀马寨’虚实,再来个直捣黄龙……”

饶猛接口道:“咱弟兄两人,听凭宗盟主吩咐就是!”

略一思忖,宗元甲朝桌座众人回顾一匝,道:“我等午膳过后,在‘百里亭’镇上找家客店逗留下来,研讨应对之策……”

招招手把店伙叫了过来,会过帐后,宗元甲道:“店家,‘百里亭’镇上,是否有宽敞宁静的客栈?”

店伙想了下,才道:“不错,南街有家‘悦来客栈’,廊宇衔接,池水亭阁,就是县城里也少见这等宽敞的客栈……原来是当地富绅的府邸,后来举家北上,把住宅转让给人家,就成了现在的‘悦来客栈’。”

宗元甲向店伙道谢过后,偕同众人出“乐天楼”酒店,找来南街“悦来客栈”。

果然,这家“悦来客栈”建筑巍峨,占幅宽敞……宗元甲向客栈掌柜的要了有房有厅西厢整座的厅院,众人来到西厢客庭坐下后,又谈到那件事上……

宗元甲向“开碑手”尤杰等数人,道:“宗某拟与连兄、饶兄两位,往‘藏龙坳’背面,九龙岗山腰—带,—探动静……”

微微一顿,又道:“我等三人此去,并非正面交手,所以梅姑娘、梅兄弟,和僧浩、孟达两人,随同尤老丈逗留客栈,不必齐数前去……我等回返后,再决定应对之策。”

孟达点点头,道:“您这样吩咐,盟主,我和僧浩知道了。”

梅家姐弟两人,朝宗元甲看来……“开碑手”尤杰殊感不安的道:“为了梅家之事,宗大侠,可辛苦您三位了!”

“赤麟”宗元甲会同饶猛、连捷两人,出“悦来客栈”而去……这一去,直到倦鸟归林,夕阳西下的薄暮时分,三人才回返客栈。

“开碑手”尤杰急急问道:“宗大侠,您三位探得情形如何?”

三人坐下客厅,宗元甲缓缓一点头,道:“不错,‘刀马寨’纳入‘藏龙坳’中,形势十分险要——但以我等数人之力,不难直捣黄龙,踩平此一盗寨……”

将“藏龙坳”背面山坳,山腰,和峰顶一带的形势,宗元甲画了出来,又把应对之策,告诉了众人,接着道:“我等分拨行动,宗某明日‘拜山’刀马寨。”

“赤麟”宗元甲、“金戈双卫”、梅家姐弟,和“开碑手”尤杰等一行六人,出“百里亭”镇郊,往“藏龙坳”方向而来——六人徒步而行,并未骑马。

渐渐接近“藏龙坳”的山道上,秋雁掠空,行人稀绝……山道两侧,尽是高过人头的杂草,和块块峥嵘巨石,益见荒凉偏僻。

朝山这两边回顾一瞥,“开碑手”尤杰道:“这一带阴沉得紧,宗大侠,倒是个暗中埋伏人手的好地方!”

微微一点头,宗元甲旋首向后面梅家姐弟,道:“梅姑娘、梅兄弟,你两人要随时防患注意!”

敢情“彩鹰”梅香吟,虽然是当代异人“北江渔隐”池欣的入室女弟子,但跟她弟弟梅少琪却是江湖阅历尚欠不足。

梅香吟轻轻应了声,道:“是的,宗大哥,香吟知道。”

宗元甲迈步在前面,衔尾是“金戈双卫”僧浩、孟达两人。

山道无风,两边人头高的野草,微微起了波动——宗元甲朝两边投过一瞥,脚步缓慢下来。

丛草深处,响起一声薄叱:“打!”

就在这石光电火之间,两侧丛草堆中,互面镖、金钱镖、响铃镖、飞蝗石、袖箭,没羽箭、白虎钉、丧门钉、铁疾藜,各式各类的暗器,朝山道上漫天花雨似的打来。

迈步走在前面的宗元甲,霍地矮身塌腰,“绣带围腰”,出手“冷虹宝剑”,往回一削……

背后袭来的一支互面镖,就在“叮当”声中,激起两丈多高,落向丛草堆中。

几乎在这同一刹那,左边丛草堆,响起“叮叮叮”……右边丛草堆中又是“铮铮铮”之声……三枚丧门钉,一对金钱镖,分向左右,同时袭到。

“赤麟”宗元甲不慌不忙……

左腕轻举,骈伸三指,先把金钱镖接住……右手“冷虹剑”左右一挥,“叮叮叮”脆生生金铁相冲声中,三枚丧门钉立时打飞,满天银星飞舞。

就在这同一瞬间,两块飞蝗石,一支响铃箭,流星飞渡似的,直向宗元甲的前后心打来……

宗元甲此番不用手剑,也不用剑挡,霍地施展一式“铁板桥”……

上身仰后,头部几乎贴地,把这两门暗器,堪堪闪躲而过。

衔尾“金戈双卫”两人,将自丛草堆打出的暗器,也同时挡下。

后面梅家姐弟,和“开碑手”尤杰三人,分毫未曾受伤。

宗元甲朝向丛草堆,朗声道:“你等回‘刀马寨’通知‘狼影客’卓云,‘啸天盟’盟主‘赤麟’宗元甲,会同武林同道前来‘刀马寨’拜山。”

这响声音听来并不高,却是铿锵震耳,远播里外。

山道尽处,一块偌大的山坡空地,空地后面,即是“藏龙坳”的“刀马寨”的大铁门。

刚才发射暗器的喽罗,已向“刀马寨”禀报,这时已铁门洞开,门外一字排列数人……

这列人的当中一个,年纪六十多岁,个子颀长,身披一袭长袍,模样阴骘沉深……此人就是“长门五煞”之首,“狼影客”卓云。

卓云旁边是个一身短装,粗壮凶猛,年纪六十左右的老汉——二煞“赤雷”易三春。

“狼影客”卓云见拜山的这伙人,其中有老有少,还有一个年轻女子……令人瞩目注意的,是两个铁塔似的壮汉,左右簇拥着一位器宇轩朗,英姿飘然,年纪三十左右的年轻人。

卓云并未与“赤麟”宗元甲照面过,但从眼前这伙人中看来,当然这年轻人就是雄踞一方,陴睨武林的“啸天盟”盟主宗元甲。

宗元甲看到铁门前,一字排列的人中,那高矮两个老者,已知对方两人的身份。

“狼影客”卓云,“嘿嘿”一笑,目注宗元甲道:“‘刀马寨’与‘啸天盟’一向井水不犯河水,不知宗盟主带了武林朋友来此则甚?”

不愠不火,宗元甲微微一笑,道:“卓寨主,谅来不致贵人多忘——二十二年前,湘中新化城东南‘青岩坪’东郊‘宁河轩’庄院,梅家灭门之事…¨宗某此番前来拜山,卓朋友,请你交出一个公道来……”

凶睛一瞪,卓云嘿嘿又冷笑数声,道:“二十二年前‘剑中影’梅铮之事,宗朋友,与你‘啸天盟’风马牛各不相关,你是胳臂粗,还是颈子硬,踩下这淌浑水?!”

冷然一笑,宗元甲道:“倒施逆行,剪径掳掠,卓朋友,天下事天下人管,宗某此话是否过份?”

一指梅家姐弟,宗元甲又道:“昔年‘剑中影’梅铮、‘飘雪’康颖夫妇俩一双人海遗子在此,卓朋友,血债血还,这不共戴天之仇,是当有个了断……”

“狼影客”卓云一阵刺耳狂笑,戟指宗元甲道:“好个‘血债血还’,宗朋友,你能赢得老夫手中这根‘六合七星杖’,到时听凭你就是……”

正待跨步上前时,旁边“赤雷”易三春道:“大哥,且慢,待兄弟前去掂掂这位‘啸天盟’的盟主有多大份量……”

跃身一纵,像头硕大无比巨禽,已翩然落下前面山坡地。

宗元甲正要走向前面空地时,边上一缕脆生生的声音,道:“宗大哥,待香吟上前一会二煞‘赤雷’易三春……”

梅香吟话到此,裙衣飘飞,已若一头“彩鹰”似的飞落场地中央……

双方已知对方身份,但“赤雷”易三春却不按江湖照面交手的规矩,见梅香吟身形才始沾地,手中这把锐利无比的“九炼缅刀”扬空一闪,“倒贯长虹”,直向梅香吟砍来。

“彩鹰”梅香吟一声娇叱:“来得好!”

娇躯一挪,退左脚,进右步,右手翻腕一扬,“玄鸟划沙”,反向易三春右肋刺了回去。

“赤雷”易三春手执这把“九炼缅刀”,一手刀法可不含糊……

衣袖拂处,身形一晃,“敲山震虎”,向梅香吟肩上,快逾闪电,横劈而至。

梅香吟连忙塌身一个“流水步”,一个“寒蝉易枝”之势,避过了这一刀。

易三春一声吼喝:“小娘儿,再接一招!”

一式“流星飞坠”,又向梅香吟中盘标到。

梅香吟不慌不忙,一立剑身,“回山环水”,让过对方一招——肘臂一抡,腕把一翻,顺势平扫,向易三春右颈削来。

易三春矮身塌腰,手中缅刀势作“铁扫帚”之式,架上对方长剑。

以“锋”易“脊”,梅香吟知道对方是把上好缅刀,一记硬招架上,生怕自己长剑剑锋受损,倏即以剑脊迎架。

一响“当”的金铁交击声,刀剑迎个正着,溅出一蓬火星。

这一幕看进壁上观的宗元甲眼里,心里暗暗赞佩……梅香吟虽然是个弱质姑娘,但腕劲却远在须眉男儿之上。

“赤雷”易三春闪退数步,一看缅刀锋口并未受损,一声吼喝,又向梅香吟,揉身扑来。

“彩鹰”梅香吟柳腰一扭,一个风车似的旋转,身形滑出三步,“子母风雷剑”出手——“子母风雷剑”参入“白猿剑”剑法……“老猿登枝”,“青猱扑蝶”,一招紧似一招,连绵而出……

剑走如电,剑气若虹!

双方这一照面将交上手,眨眼间已走了二十余回合,旗鼓相当,未见胜负。

“赤雷”易三春手上这口“九炼缅刀”又锋又利,又沉又辣,梅香吟却也不敢稍有疏忽,怠慢。

双方走到三十余合时,两人刀剑化作一团银光冷电,裹着两条闪跃中的人影,在山坡地上纵跃蹿腾,相互扑杀。

“赤麟”宗元甲等众人,屏息静气,作壁上观。

“刀马寨”这边除了“狼影客”卓云外,尚有不少头目,喽罗。

“狼影客”卓云,凝视刀剑厮杀中的场子,脸色神情接连数变,心念一阵打转……

据刚才“啸天盟”盟主宗元甲所指,此年轻女子是昔年“剑中影”梅铮之女,想不到一身武技有这等造诣。

对方前来“拜山”计有六人,梅铮之女剑法有如此修为,其他众人身怀之学,也可想而知。

“狼影客”卓云心念游转之际,场子中“彩鹰”梅香吟脆生生一声:“着!”

运剑如风,剑走如电,点咽喉,扫胸膛,挂双肋,一招三式,其锐如矢,疾驰而出。

“赤雷”易三春想要闪避,已是不及……

一响不像出自人嘴的嘶吼,梅香吟剑尖挑起一蓬血雾,易三春双臂脱体飞起……

“彩鹰”梅香吟是个善良的姑娘家,但昔年毁家灭门之仇,眼前此人就是不共戴天的仇家之一——岂能容得了他!

“嗖嗖跟”剑锋破风声中,“赤雷”易三春胸口又被剜出一口血窟窿!

就在这同一石火电光之间,易三春六阳魁首的脑袋已被砍了下来。

这一幕落进“狼影客”卓云眼里,脸肉起了一阵抽搐。

不相信会有这回事,自己结义兄弟的老二,会惨死在这年轻女子之手,但,眼前块块血淋淋的尸体,摆明了这是铁铮铮的事实。

这种血腥味的场面,在“赤麟”宗元甲来说,见过太多了,微微一笑,向梅香吟道:“梅姑娘,你且请退下,待宗某来一会‘刀马寨’寨主,昔年五煞之首的‘狼影客’卓云……”

一指边上磨拳擦掌,准备亡命相搏的“刀马寨”中那些头目、喽罗,宗元甲向“金戈双卫”、“开碑手”尤杰等三人道:“僧浩、孟达,你两人和尤老丈,守住这些么魔小鬼,他们既想玩命送死,你等便格杀勿论,下手不必留情!”

孟达轰雷似的一声应诺,走前一步,向那些头目、喽罗道:“你们这些龟孙,兔崽子听了,谁想松松筋骨,你家祖爷爷就来侍候他……”

这阵击鼓似的声音,孟达已把这些牛鬼蛇神,虾兵蟹将震慑住。

“彩鹰”梅香吟退落边上,“赤麟”宗元甲这话过后,目注卓云。

“狼影客”卓云嘿嘿一笑,手执“六合七星杖”,走来场子中央,道:“宗朋友有此雅兴,老夫恭敬不如从命,奉陪就是!”

“狼影客”卓云走来场子中央,梅家姐弟二人,已配合宗元甲站立的位置,成了“品”

字形,已遥遥围住“狼影客”卓云。

卓云四下一看,知道今日“啸天盟”盟主宗元甲插手来此,已不仅是桩单纯的事,即使栽下“赤麟”宗元甲,对方人手众多,这等严密监视,也别想占到便宜。

但大敌当前,拼掉一个就是一个,继后如何演变,看情形再说了。

“狼影客”卓云心念游转,把心一横,左手“六合七星杖”胸前一竖,右手做了个江湖上照面动手的礼,道:“宗盟主,放马过来吧!”

“赤麟”宗元甲,双眉微微一扬,右手“冷虹宝剑”,左手捏着剑诀,按着江湖亮招之礼,前进三步,后退两步,就在这短暂间的细节上,已显出“赤麟”宗元甲的真功夫来……

两边肩头水似一般平,凝神绝虑,进如流水,静若泰山。

两人在山坡地上,走马灯似连走三四圈——“狼影客”卓云一声吼喝,踏中宫,走洪门,杖杆一立,杖头寒光闪处,直向宗元甲肩头砸下。

宗元甲不慌不忙,掌中剑向杖头一架,身形旋风似的一闪一转,连人带剑,卷起一泓剑芒,使个“苍鹰搏兔”之势,反向卓云肋下刺进。

这手“以攻应攻”之势,用来十分凶险,剑术不到炉火纯青之境,不敢轻易使用。

“狼影客”卓云不由暗暗一惊,急急把身子一横,杖尾怒龙似的一个舒卷,电光石火似的抽了回来——“当”的声,敲上宗元甲剑脊。

宗元甲给对方杖尖这一架,骤觉掌心发热,剑光荡开半尺。

敢情“狼影客”卓云,纵横黑道绿林数十年,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宗元甲退后半步,腕把翻处,一式“子路问津”,直向对方“中封穴”点来。

此刻“狼影客”卓云,何尝不知道“赤麟”宗元甲,是何等样人物……

雄踞一方,睥睨天下武林,一位江湖大豪,岂能与沽名钓誉之流比拟?

若稍有疏忽,立即血溅七尺,横尸在地。

“狼影客”卓云心念闪转,避过对方一招,奋起神威,施展出八八六十四路“开山杖”

杖法——这一展开,威力惊人,“六合七星杖”上下翻飞,杖头杖尾掠起嗖嗖破风锐响……

吞、吐、撤、放、迎、送、舒、卷……进若蛟龙捣海,退如怒虎霸山。

“赤麟”宗元甲手上这把“冷虹宝剑”,亦展开“摩云须弥剑”剑法字诀……

这十三路字诀是:粘、击、闪、劈、躲、踩、提、扑、速、耘、抹、撩、刺……力战“狼影客”卓云手上这根“六合七星杖”

身形矫捷,宛若游龙,翩然之处亦如惊凤,轻巧如燕,沉稳若山……

“冷虹宝剑”随着对方这根“六合七星杖”,见招破招,见式拆式。

这门“摩云须弥剑”剑法一展开来,招数中还夹着大擒拿点穴功夫,认准对方全身三十六处穴道,着着点来……三十六处穴道,即二十重穴,十二轻穴,和十二处痹麻穴。

“赤麟”宗元甲这套剑法看进“彩鹰”梅香吟眼中,行家识行家,为之神往。

除非“啸天盟”盟主,如换了等闲之辈,岂能施展这等幻变莫测,深奥诡秘的剑术来。

“赤麟”宗元甲这套剑中点穴功夫,自成一门,剑光落处,除剁敌人死伤之外,还可作为“判官笔”,“鸡心铁”等闭穴兵器使用。

宗元甲平素妒恶如仇,二十二年前梅家灭门暴行固然令人不齿,但像“狼影客”卓云之流,留在世上也只有祸害天下苍生,是以今日施展绝技,一心要制“狼影客”卓云于死命。

两下这一照面交上手,真个与众不同——双方各个:起,伏,进,退,逼,吸,跳,窜,你攻我守,盘旋转折,如影随形剑杖两宗兵器,犹若磁石吸针,始终粘吸不舍……由此可见两人武功造诣,俱已抵达炉火纯青之境。

双方这一照面交上手,走到五十余回合,时间一久,卓云渐渐居落下风……

“狼影客”卓云,知道长此缠战下去,对方剑术深奥离奇,自己必将败落敌人之手。

心念闪转,卓云决定使险招,来个险中求胜——“开山杖”杖法中,一招“西崩铜山”

出手……

撤杖头,坐杖尾,横扫宗元甲下盘。

宗元甲奋身向左一纵,跟着“冷虹剑”一式“九幽踏步”,剑尖向对方杖头一点,用四两拨千斤之法,肖除对方劲力。

卓云这一招原是可虚可实——倏然左手一提,右掌往上一穿,左手按着杖尾,“敲山震虎”——杖头斜着,照准宗元甲头顶敲下。

宗元甲“冷虹剑”向上一翻,“稚燕投枝”倏然往右封去……

用粘字诀,猛横身,倏探指,照准卓云“曲池穴”点下。

“狼影客”卓云急把左脚向外一滑,身子向左一横,“六合七星杖”借对方向外一封之力,杖身猛向地上拍下,叭叭声中,石火星飞,身子趁这一杖之力,腾出一丈之外。

宗元甲一个“流水步”,剑走“银河摘星”,剑尖向对方“华盖穴”点来。

“狼影客”卓云突然左臂一振,杖杆翻起,离地不过半尺,直敲宗元甲足胫。

这一招数,杖棍中称作“铺地锦”,在出家人所使用的方便铲招式上,称作“藏龙现尾”,这是一式十分霸道的招数。

走势恍如电光石火,出其不意,对方挨上这一招,非死即伤。把风掠阵的梅家姐弟两人,不由惊叫起来。

但,宗元甲却是不慌不忙……

脚下微一垫步,双掌往起一合,“童子拜佛”,旋风似的一闪一转,已迫到卓云左肩后……手中“冷虹剑”宛若长蛇吐信,寒光闪处,照准“狼影客”卓云的“伏兔穴”点来……

若这一点着,左腿立即废去。

“狼影客”卓云,当然也是一位行家,知道对方这一式厉害之处……

一杖走空之后,疾忙矮身塌腰,腕肘一坐,手中“六合七星杖”旋转过来,“泼风盘打”,反向宗元甲的右腿打来。

宗元甲左脚微提,身如风飘,滴溜溜的一个转身,又闪到卓云的右肩后,掌中“冷虹剑”,“斜掠拍翼”,朝向对方杖头砸来……

双方一记硬招架上,“铿锵”声中,杖头倒震回去……

宗元甲趁势一提剑,“海鸥掠波”,直向卓云面门划来。

“狼影客”卓云的“六合七星杖”,已经震了回去,门户大开,想要抽招换式,业已来不及……

于是,左掌一翻,力贯左臂,连足一股内家真力,全身坚硬如铁,左手五指横掌如刃,贴向对方剑脊往外一推,正要把“六合七星杖”圈回……

但宗元甲这门“摩云须弥剑”剑法,虚虚实实,幻变莫测塌身挫腕,剑光闪处,“倒崩山河”,又向卓云胸窝点到。

“狼影客”卓云慌忙一卸肩,正要用“蜻蜓抄水”之势,直跳过去……

宗元甲的这门“摩云须弥剑”剑法,一招套一招,一式接一式,倏然剑身往下一沉,向外一推一抹,“惊虹走空”,如此一宋,卓云再也躲闪不及!

“嘶”的一响裂肤声中,左肩背处,这袭锦缎长袍已挨上一剑,划出一条血槽,皮破血出,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幸而刚才卓云连用内家一口真气,全身坚如铁石,是以损伤不大。

不然,单是这一条左臂,就要被整个割下,和身体分家了,“狼影客”卓云,惊出一身冷汗,急忙闪身一边,虚晃杖头,腾身一跃,闪向山坡地的上端……但并非“刀马寨”入口处大铁门方向。

宗元甲看到这情形,心里暗暗思忖:“果然不出昨天自己所料,黔驴技穷,卓云想脱身逸去,但并不进入‘刀马寨’,而逸向‘藏龙坳’的上端九龙岗山腰!”

心念闪转,宗元甲冷然一笑,道:“狼影客卓云既已势穷力绌,还不留下命来?”

“狼影客”卓云身形荡空激飞,直向九龙岗峰腰腾飞而去。

把阵掠风的梅家姐弟两人,切记二十二年毁家灭门之仇,见卓云身形闪转奔向九龙岗峰腰,银剑出鞘,衔尾急迫。

宗元甲被撇在六七丈外,姐弟两人离“狼影客”卓云却只有一两三丈。

卓云腰间豹皮囊中,藏有二十多枚“铁菩提子”暗器,看到梅家姐弟前后如飞赶来,宗元甲尚抛后六七丈外,骤然恶从胆边生。

“不错,把这两个男女小狗除去再说!”

心念闪转,急一探臂,把“六合七星杖”挂在肩后,大喝一声,道:“小狗,你等嫌自己命长,照打!”

这个“打”字才始出口,三颗菩提子照准走在前数步的梅少琪打来。

梅少琪见卓云肩头一晃,已知对方要发射暗器,一扬利剑封住面门。

卓云三颗铁菩提,寒光闪闪,一颗直取梅少琪面门,两颗分取左右两肋……

“铁翎”梅少琪虽然入“北江渔隐”池欣门墙,仅一年时间,但剑术已扎下根基……使个垂风摆“柳”身法,微微向左一偏身,奔向面门的这颗铁菩提,就即走空,由头顶掠过。

梅少琪手中剑左右一挥,一阵“叮当”金铁击撞声中,奔向中路的两颗铁菩提,也齐给打飞。

梅少琪躲闪暗器,步子并未停下,身形一拔,使个“海燕掠波”之势,窜了过去。

“狼影客”卓云见梅少琪衔尾扑来,嘿嘿几声冷笑,掌中又扣了四颗铁菩提……

腕把一扬,用了发射暗器的“反臂阴手”手法,打出第一颗——这种“反臂阴手”手法,即是中食两指扣住铁菩提,就在一个转背之际,由左肋向后打出,这种打法出其不意,极是难挡。

“嗖”声破风锐响,铁菩提如流星掠空,直奔梅少琪胸前。

梅少琪脚尖点在一块凸出的山岩上,急促之间,无可闪躲,只得努力向后一摆身,使个“游峰卧蕊”之势,身子几乎整个倾倒下来,才把这颗铁菩提避过。

这个五煞之首“狼影客”卓去,对暗器这一门,具有独特的手法……

--

潇湘书院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