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8 章 龙飞凤舞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八章 龙飞凤舞

一指墓碑,宗元甲道:“墓碑上留有‘梅少琪’的姓名,时骥自己承认是梅少琪,这就不会错了。”

脸色一寒,“乾坤双飞”柳天鸣道:“即使时骥是梅铮夫妇俩之子,我时兄弟扶养他二十多年,也不该恩将仇报,落个块肉分尸下场!”

宗元甲慨然道:“梅少琪一旦发现自己二十多年来,认贼作父,可能在他愧恨交并之下,才在‘龙爪’时修身上,下此毒手!”

嘴里念出“认贼作父”四字,这位“寒川门”门主柳天鸣骤然震住。

僧浩和孟达两人,已走到后面那座大得出奇的墓冢……两人蹲下身,朝墓冢前的墓碑上看去,依稀模糊中,还可以看出上面刻出的字迹:“宁河轩庄院,男女殉难义士合葬之墓”……墓裤左下一列小字,是“开碑手”尤杰,立。

看到墓碑上这数字,孟达“哇”声吼叫,站了起来,转身朝向宗元甲,大声道:“盟主,这座大冢墓里,埋的是被灭门杀害,梅铮家里所有的人呢!”

向孟达缓缓一点头,宗元甲替代了回答——目光移向柳天鸣,道:“不错,梅少琪认贼作父——二十二年前梅门一家,除了剩下人海遗子的一对子女外,悉数丧命在‘龙爪’时修之手。”

脸色接连数变,“乾坤双飞”柳天鸣道:“老夫知道‘剑中影’梅铮此人,但并不清楚梅铮和时修之间的恩仇过节。”

宗元甲道:“您和‘龙爪’时修有数十年交情,但,柳门主,您不会完全清楚时修在江湖上的行径……”

微微一顿,宗元甲又道:“种豆得豆,种瓜得瓜,柳门主,任何一桩变故的发生,都有前因后果……我宗某人蒙您柳门主一见如故,不见外以‘老弟’相称,这件事就此作个了断,如何?”

沉思了下,“乾坤双飞”柳天鸣道:“您这份盛意,宗老弟,老夫心领,但我时兄弟死得太惨,不念二十余年养育之恩,这小畜生竟将时兄弟落个块肉分尸……老夫定要他交出一个公道!”

就在这时,山坡地边,离墓坟两三丈处的一片树林间,闪晃出来三人影……

头前那个一身疾服劲装,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他是前有“玉哪吒‘之称的时骥,此刻易名换号的”铁翎“梅少琪。

中间是个二十四五岁的姑娘,她是过去丐帮分舵主“星狐”贺刚喻作“比玉生香,比花解语”的“彩鹰”梅香吟——也就是梅少琪的胞姐。

殿后是个老者,身披一袭长袍,身材魁梧,背部微微隆起……他是这双姐弟俩的义伯“开碑手”尤杰,看来年岁已有七十开外。

三人从树林露脸出现……

这位“啸天盟”盟主“赤麟”宗元甲,似有所算,是以并不感到过份惊奇。

“乾坤双飞”柳天鸣,双目炯炯,利箭寒冰似朝三人游转看去……

视线落向“铁翎‘梅少琪身上时,”嘿“声一笑道:”逆伦弑亲的逆子,你终于露脸了?!“

气定神闲,没有半点火气,“铁翎”梅少琪道:“我梅少琪并未‘逆伦’,更无‘弑亲’,柳庄主,那是你错看了人……”

柳天鸣厉声道:“龙爪时修扶养你二十余年,小畜生,你竟将他块肉分尸,置于死地……”

不愠不火,梅少琪道:“龙爪时修死有余辜,死得活该……当初我梅少琪不知自己身世来历,认贼作父,才在‘卧龙庄’逗留了二十多年……”

一顿,又道:“现在我知道了……我姓‘梅’叫‘梅少琪’,时修是杀害我梅家一门,是我梅少琪不共戴天的仇人,我就不能让他再活下去……”

梅少琪话未落,“乾坤双飞”柳天鸣双目喷火,大喝一声,道:“小畜生,休在嘴上得逞,老夫要将你活口擒下,拿回‘溪口集’‘卧龙庄’,血祭灵堂,以慰我时兄弟在天之灵。”

冷然一笑,“铁翎”梅少琪道:“你能将我梅少琪拿下,柳庄主,梅某听你摆布就是!”

这次湘中之行,“乾坤双飞”柳天鸣随身携带一口“锯齿狼牙刀”……

嘿声一笑,铮铮两响,拔出肩背这把亮银似的狼牙刀……立刀一抱,厉声道:“小畜生,老夫即使不能活口将你擒回湘东,也要叫你血溅七尺,落个身首异处……”

微微一点头,梅少琪道:“柳庄主,不必手下留情,梅门人海遗子,就跟你手中见过高下……”

话未了,柳天鸣叱声道:“少说废话,看刀!”

狼牙刀一晃,宛若长蛇窜舞,“猿猴进果”,直向梅少琪当胸点进。

眼前,“彩鹰”梅香吟,“开碑手”尤杰,“赤麟”宗元甲和“金戈双卫”,及“寒川门”中的岳申、田敏纷纷作壁上观。

“铁翎”梅少琪长剑未出,只是向前一步,一个“寒蝉易枝”之势,这把狼牙刀业已剁空……

右臂一层,随着刀背一厉,旋身一扭,左掌一穿,使出一个“铁扫帚”,反向柳天鸣的面门标来……

五只手指锋利如剑,柳天鸣为势所迫,只得一仰面,退后三步!

“铁翎”梅少琪过去身怀之学如何,宗元甲没有照面见过,不清楚……但此刻看来,梅少琪的身法,步法,出手,都是干净利落,丝丝入扣……不错,确是出于高人指点,就在对方闪退三步的短暂间,“铁翎”梅少琪右手一搭剑柄,一响“铮锵”声中,一把长剑已执握在手……

剑花一起,剑气如虹,“毒蛇吐信”,剑光挥出莹莹寒光,直点柳天鸣左肋。

柳天鸣立即将身一扭,劲贯右臂,单刀一抡,“秋风扫叶”,向梅少琪眉头猛劈而下。

梅少琪一个“流水步”快似行云流水,柳天鸣的一刀,又扬了个空。

此刻,这位“寒川门”门主“乾坤双飞”柳天鸣,跟梅少琪照面交上手,心里已是暗暗惊疑不已……

曾几何时,当“铁翎”梅少琪还是“玉哪吒”时骥的时候,时骥来“松鹤园”庄院,向时事“旱地蛟”岳申,也曾向自己讨教剑法!

但,眼前,却是前后判若两人,由时骥而换了梅少琪的身份后,这梅少琪的剑法之精,近乎不可思议,令人无法想像。

“乾坤双飞”柳天鸣一声吼喝,一套“游电追虹刀”刀法旋展出来……

劈,砍,削,截,挑,拦,格……将手中狼牙刀,舞起一片寒光,一排刀山也似的上下挥舞,电光虹辉,熠熠耀目!

这位“寒川门”门主,眼前恨不得生吞活咽,把梅少琪吃进嘴里,更要在这年轻人身上,戳出几口血窟窿。

但,梅少琪却是不慌不忙……

手中这把长剑,看定对方所施展的刀法,随势封解,轻飘飘的,那是武家所指的“四两拨千斤”的手法,看来似乎并不费力。

“乾坤双飞”柳天鸣,手中狼牙刀上下翻飞,刀光如电,全是进手招数,没有一下,不向梅少琪身上要害砍来。

但,“铁翎”梅少琪却是沉如山岳……

手中长剑,柔如柳絮,慢若病鹤,看来虽然如此,但一招一式,却洗练异常……

不论柳天鸣的刀招,如何锐利威猛,刀锋只一近身,不是随手化解,却去劲力,就是轻轻一闪,刀光差了一二寸,就扎了个空。

双方照面四十余回合,柳天鸣乃是“寒川门”门主,既然身为一派掌门,显然经过不少大小场面……发现对方如此打法,是以逸待劳,以静制动,稍有疏神,就会使对方见机得逞,操了胜券,心念闪转,柳天鸣暗暗慌了起来。

壁上观的“赤麟”宗元甲,乃是一位剑术大行家,已看出打斗中双方利弊之处……

如果“乾坤双飞”柳天鸣败下阵来,一世英名就要砸在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人之手。

而柳天鸣跟梅少琪之间,并无弑父夺妻,不共戴天之仇,只是由于知友惨死,欲讨回这笔公道而已。

但在“铁翎”梅少琪来说,也并非是令人不齿、逆伦弑亲的逆子……

昔年梅少琪一家,遭“龙爪”时修灭门屠杀,最后梅少琪知道自己身世来历,在愧恨交加之下,才将时修块肉分尸,置于死地。

此刻壁上观的宗元甲,发觉眼前此一战役,哪一边都不能落败……

如果柳天鸣败在梅少琪之手,固然一生英名付之流水,但“寒川门”中人物,也不会轻易放过梅少琪……如此一来这年轻人在江湖道上就会世途艰辛,寸步难移。

若梅少琪败在柳天鸣之手……把梅少琪押回“卧龙庄”,再来个血祭灵堂,那也似乎太残忍了!

宗元甲心念游转,替自己决定下来……阻止这场厮杀的持续,让两人息手罢战。

走前两步,宗元甲朗声道;“柳门主,这位梅老弟,您二位势均力敌,旗鼓相当,但并无解不开的死结,为免造成流血场面,两位息手罢战如何?”

“赤麟”宗元甲这几句话出口,双方都感到十分意外。

“彩鹰”梅香吟一双澄澈如水,黑白分明的眸子,朝宗元甲游转看来。

此刻,“开碑手”尤杰看到梅少琪,和这位“寒川门”门主柳天鸣龙争虎斗的场面,在他估计中死伤各一……心中正值暗暗焦急之际!

听宗元甲说出此话,急步上前,大声道:“琪儿,宗盟主说得不错,柳庄主手下留情,你还不快快退下?”

敢情宗元甲已猜出老者的身份,来历,但“开碑手”尤杰这声“宗盟主”的称呼,却使他暗暗感到疑惑——对方如何认得自己?

但再一想,宗元甲已想了出来……

刚才他们三人,藏身坟墓边树林,当然已听到自己跟柳天鸣谈的话。

梅少琪听到宗元甲、尤杰两人前后说出这些话,虚晃一招,退向一边。

“乾坤双飞”柳天鸣发现梅少琪如乳虎出柙,锐不可挡;为免自己一生英名,砸在这初出茅庐的年轻人之手,是以见梅少琪闪身退下,并不进招赶上,也就收起狼牙刀站停下来。

怀着浓浓的人情味,“开碑手”尤杰向柳天鸣抱拳一礼,道:“刚才琪儿得罪柳庄主之处,小老儿尤杰代为向您告罪!”

铁拳不打笑脸人!

“铁翎”梅少琪这一套幻变莫测,威猛激厉的剑法,柳天鸣已领教过……现在见尤杰说出这些话,回过一礼,道:“不敢,尊驾敢情是昔年江湖上有‘开碑手’之称的尤杰尤道友?”

尤杰轻轻呼了口气,道:“惭愧,浪得虚名……”

转向宗元甲躬身施礼,道:“难得宗盟主莅临,排解此一纠纷,小老儿代表梅家姐弟向您致谢。”

出自由衷的,宗元甲道:“尤老丈,您两肋插刀,义薄云天,不愧侠义门中本色,宗某感佩之至。”

--

潇湘书院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