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7 章 墓穴中人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七章 墓穴中人

突然想到一件事,宗元甲向僧浩、孟达两人道:“你们回‘松鹤园’庄院,在柳门主跟前,不必提到有关‘彩鹰’梅香吟的事……”

一点头,僧浩道:“是的,盟主,免得引起这位柳门主多余的怀疑……还有‘天香楼’酒店,邻桌那个‘石蛇’杜元说的那些……”

孟达接口道:“这话我孟达不知该说,不该说,盟主?”

笑了笑,宗元甲道:“你自己先酌量一下,孟达,该说的说,不该说的就免了。”

直了直颈子,孟达道:“关于‘卧龙庄’庄主‘龙爪’时修的事,盟主,有些地方那位柳门主好像瞒过我们一些。”

微微一掀眉,宗元甲道:“不错,孟达,我现在也有这想法……”

一顿,又道:“这也不是柳门主故意隐瞒,他把时修视作自己兄弟,不该说的话,就留下不谈了。”

僧浩道:“我有个主意,盟主,不知道您认为如何?”

投过一瞥,宗元甲道:“你说来听听,僧浩。”

僧浩道:“逆伦弑亲,给官家衙门抓到,不必再问其他原因,就是斩头的罪名……要想知道时骥为何犯下此等滔天大罪,就须先了解时骥当年是谁家的孩子……”

牛眼一瞪,孟达接口道:“废话,你这话说了也像没有说,别说盟主,就是我孟达也早就想到这上面……”

没有理会孟达,僧浩又道:“盟主,我们不妨找个人探听一下……”

宗元甲很注意的问道:“你说,僧浩,我们找谁去探听这件事?”

僧浩有条不紊道:“刚才‘天香楼’酒店邻桌那个‘石蛇’杜元说,十五门年前湘东‘石树湾’‘虬云庄’庄主‘海天飞鸿’石玉,以武会友,摆下擂台……后来台主‘银鞭’焦奎丧命在时修‘黑煞掌’之下……”

听到这里,宗元甲已理会过来,道:“你是说,僧浩,我们一访‘石树湾”虬云庄庄主石玉,当然他是地方上知名人士,对’龙爪‘时修的情形,可能会知道一些。“

沉思了下,宗元甲道;“这主意不错,僧浩……但我们仅知道‘石树湾’在湘东,不不知道确实地点在何方。”

僧浩接口道:“刚才‘天香楼’酒店那两个客人,可能也是附近一带的人……那‘石树湾’镇间相信也不会离此地很远,不妨找个本地乡民问问!”

宗元甲道:“如果‘石树湾’脚程不远,我们就不必回‘松鹤园’庄院,直接取道往‘虬云庄’去了……”

三人边走边谈着时,迎面过来一个肩扛两捆柴枝的老樵夫……僧浩抱拳一礼,道:“这位老丈请了!”

老樵夫忙不迭站停下来,道:“这位大哥,有什么事吗?”

僧浩道:“老丈,您可知去‘石树湾’的方向走哪一端?”

老樵夫轻轻念出“石树湾”三字,似乎要找出这个方向来,旋身缓缓回顾一匝,才一指不远处那条横岔的小径,道:“石树湾‘离此地有三十里路左右,你三位从前面那条横路,拐向左边,横路尽头又是一条大道,再朝东南方向走去,就是’石树湾‘镇上了。”

僧浩抱拳道谢,老樵夫扛了一担枯干枝离去。

虽然深秋落索的季节里,但林木依然苍翠欲滴,浓荫高张,两边树林的中间,是条宽敞的石板路……石板路尽头,一座巍峨矗立的巨宅。

孟达一指前面,道:“不错,盟主,那座高大的府邸,就是‘虬云庄’了。”

僧浩接口道:“我们不速之客前去,盟主,是不是冒昧了些?”

一笑,宗元甲道:“海天飞鸿石玉乃是地方上知名之士,我等慕名拜访,有何不可!”

三人来到“虬云庄”大门前,宗元甲向孟达微微颔首示意。

孟达走前一步,轻叩闭上大门的门环……一响“格”的声起,旁边一扇小门张了开来,出来一个青衣服饰的中年家人。

抱拳一礼,孟达道:“烦请禀报‘虬云庄’庄主‘海天飞鸿’石庄主,鄂中大洪山石旗峰‘啸天盟’盟主‘赤麟”宗元甲,前来造访。“

那名家人听孟达报出此一名号,脸色愕然怔了下,朝向宗元甲这边注视了眼,连连点头,道:“是,是,请稍候片刻,等小的进里禀报庄主。”

话落,转身疾步进入小门……不多久,一阵“轧轧轧”声中,大门洞开,出来一位削瘦颀长身披一袭华服锦袍,年有六十开外的老者。

老者向三人游转一瞥,目光落向“赤麟”宗元甲身上,躬身一礼,道:“啸天盟,宗盟主光临,老夫石玉未曾远迎,当面谢罪。”

宗元甲上前一步,拱手一礼道:“宗某来得孟浪,请石庄主包涵……”

随即将“金戈双卫”引见了下。

“海天飞鸿”石玉肃客请入大厅,宾主坐下,欠身问道:“宗盟主专程来此,抑是路过‘虬云庄’?”

宗元甲含笑道:“宗某偕同‘金戈双卫’,自株州镇郊‘松鹤园’庄院专程来此拜访石庄主。”

“海天飞鸿”石玉哈哈一笑,道:“原来宗盟主是‘寒川门’柳门主座上嘉宾,难得屈驾光临小庄……”

宾主寒暄过后,“赤麟”宗元甲话题移转,问道:“‘溪口集’‘卧龙庄’‘龙爪’时修,遭其子‘玉哪吒’时骥杀害之事,石庄主是否知道?”

“海天飞鸿”石玉喟然道:“龙爪时修一身功夫了得,竟被块肉分尸,丧命他爱子时骥之手,端是震骇江湖,从江湖传闻,老夫已知此事。”

宗元甲坦诚的道:“宗某作客,‘寒川门’柳门主府邸,闻听‘溪口集’发生这桩震惊江湖之事,惊愕之余,却又百思不解……”

微微一顿,又道:“石树湾和‘溪口集’相隔不远,对‘玉哪吒’时骥逆伦弑亲之事,石庄主是否有独特的见解?”

沉思了下,“海天飞鸿”石玉才道:“逆伦弑亲,为天下武林所不齿,更是王法所难容,时骥在他父亲身上下此毒手,委实令人百思不解,更是疑团重重……”

听到“疑团重重”四字,这位“啸天盟”盟主宗元甲,欠身一礼,道:“敢问石庄主,昔年‘龙爪’时修江湖行止,您是否知道—二?”

石玉没有很快回答,两条浓眉微微轩动之余,这才道:“时修遭其独子时骥杀害,情形演变,可能并非想像中那般单纯——一桩事实的形成,由于前因,始有后果……”

缓缓颔首,宗元甲道:“不错,宗某就有如此想法!”

“海天飞鸿”石玉道:“时骥逆伦弑亲之事,暂且不谈,但以‘龙爪’时修昔年行止为人,也有他惹上杀身之祸的可能……”

一声轻“哦”,宗元甲问道:“此话怎讲,石庄主?”

“虬云庄”庄主石玉道:“远在二十二年前,湘中新化东南一处‘青岩评’镇间,发生一桩灭门血案,遇害的男女主人‘剑中影’梅铮,‘飘雪’康颖夫妇两人,俱是武林中知名之士……”

听到“剑中影”梅铮此一名号,宗元甲心头不禁为之暗暗一震……

据“南山耕夫”楚云九所说,“彩鹰”梅香吟一家遭到灭门之祸,时间就在二十二年前,这个“剑中影”梅铮姓“梅”,敢情就是梅香吟生身之父?!

石玉道:“这桩骇人听闻的灭门浩劫,当时震惊江湖,武林为之哗然。”

带着试探的口气,宗元甲问道:“灭门血劫中的‘剑中影’梅铮,‘飘雪’康颖夫妇两人,可有一脉后裔留下?”

喟然一叹,石玉道:“这件事迄今还是个‘谜’——灭门遇害的‘剑中影’梅铮一家身后之事,俱是梅铮义兄‘开碑手’尤杰所料理的……但梅铮和康颖所生,三个月大的幼儿男孩,却不知其去向……”

宗元甲内心连连闪转,接口道:“此三个月大的幼儿,未被仇家所杀害?”

“海天飞鸿”石玉道:“这幼儿若是丧命仇家刀剑,也该有尸体留下……但‘开碑手’尤杰,从义弟梅铮一家被害的男女尸体中,并未发现此幼儿尸体……”

宗元甲接口道:“此三月大的幼儿,敢情是给人救走?!”

这个“救”字,宗元甲原来是想用“劫”字,倏然一转念,才将“劫”字换了个“救”

字。

但宗元甲却又有一个百思不解之处……

灭门遇害的梅家夫妇后裔,该是目前武林有“彩鹰”之称的梅香吟……那时梅香吟已三岁,如何又会是一个三月大的男娃儿。

此幼童,迄今行踪不明,难道就是……

疑窦重重,宗元甲百思不解,朝“海天飞鸿”石玉看来。

石玉慨然又道:“这桩令人发指的灭门暴行,后来经各方查证,就是最近丧命自己儿子之手,被尸分八块的‘龙爪’时修所下的毒手。”

宗元甲问道:“石庄主,梅铮和康颖夫妇俩膝下,是否尚有女儿?”

听来感到有点突然,但却又找不出突然的地方……“海天飞鸿。石玉微微怔了下,才道:”宗盟主,老夫刚才说的,都是从江湖传闻中听来,梅铮和康颖夫妇俩,是否尚有女儿,老夫对此事就不甚清楚了!“

微微一顿,又道:“江湖传闻,‘龙爪’时修和‘寒川门’门主柳天鸣十分知己,此番时修发生此一骇人变故,这位‘寒川门’门主是否已采取行动?”

点点头,宗元甲道:“不错,柳门主吩咐‘寒川门’中所有弟子,搜找逆伦弑亲的时骥下落!”

这位“虬云庄”庄主“海天飞鸿”石玉,怀着浓浓的感触,道:“龙爪时修昔年江湖行止不谈,但此番遭其生身骨肉所杀,此子天理难容,国法难恕,需要有个交待。”

听到“生身骨肉”此话,宗元甲知道“海天飞鸿”石玉,对昔年“龙爪”时修收养时骥之事,也并不十分清楚。

宗元甲想到中午株州镇上“天香楼”酒店,客人杜元聊谈中的话,试探问道:“石庄主,这位‘龙爪’时修,跟您交往如何?”

沉思了下,石玉才摇摇头,道:“谈不上——‘龙爪’时修胸襟狭小,虽然‘溪口集’和此地‘石树湾’相隔不远,过去也少有往来……”

一副聊谈中的神情,宗元甲问道:“石庄主,‘胸襟狭小’四字,您是指‘龙爪’时修哪一方面而言?”

“海天飞鸿”石玉道:“这件事说来已有十五六年,老夫‘以武会友’,在‘石树湾’近郊设下擂台,礼聘一位湘鄂武林中高手‘银鞭’焦奎作台主……”

微微一顿,又道:“银鞭焦奎手上果然有两下子,擂台接连数天,未逢敌手……这件事传进时修耳里,却引起他的妒忌,上台与‘银鞭’焦奎交手,暗中使用一种歹毒无伦的‘黑煞掌’功夫……焦奎回到‘虬云庄’正要用膳时,一声吼叫鲜血直吐,仆倒地上立即死去……”

这虽然已是一桩十五六年前的事,但此刻听进宗元甲耳里,犹是暗暗感慨不已……

从这一件事上,可以看出“龙爪”时修,昔年在江湖上的行止。

石玉接着道:“石某为要揭开焦奎暴毙身亡之谜,请来数位跌打损伤的拳骨名医,细细研判之下,才找出‘银鞭’焦奎乃遭了时修‘黑煞掌’的暗算……”

宗元甲接口问道:“事后又如何,石庄主?”

虽然事隔已有十五六年,“海天飞鸿”石玉还是一副又是莫可奈何,又是愤怒的口气,道:“擂台上交手,生死各认命——但‘龙爪’时修,并无夙仇新恨,却向台主焦奎暗中施下毒手,真是令人不齿。”

这次宗元甲带了“金戈双卫”来访“虬云庄”,是想对“龙爪”时修生前的事有更多的了解,经过这阵子交谈,当然已有了满意收获。

向“海天飞鸿”石玉道过后会有期,带了僧浩、孟达告辞离去。

三人走在路上,宗元甲缓缓一点头,十分肯定的道:“不错,‘玉哪吒’时骥,就是二十二年前,湘中新化城东南端‘青岩坪’‘剑中影’梅铮‘飘雪’康颖夫妇俩的后裔……”

两颗圆滚滚的牛眼一转,孟达道:“这么说来,盟主,那不能算是逆伦弑亲了?”

僧浩接口道:“浑人说浑话,一个姓‘时’,一个姓‘梅’,沾不上这个‘伦’字的边缘……”

说到这里,僧浩向宗元甲问道:“这孩子如何会知道自己身世、来历的,盟主?”

沉思了下,宗元甲道:“这就要推溯到一年前,丐帮一名弟子在株州镇街上,看到时骥跟一个年轻女子走在一起的那回事上……”

孟达接口问道:“盟主,那年轻女子又是谁?”

“照前后经过情形来推断,年轻女子该是‘北江渔隐’池欣的入室女弟子‘彩鹰’梅香吟,也就是这男孩的同胞姐姐……”

微微一顿,宗元甲又道:“二十多年来,这孩子认贼作父的经过,就是梅香吟告诉自己胞弟的。”

僧浩一副不解的神情,道:“这就怪了,盟主,那个‘彩鹰’梅香吟,不找张三,不找李四,偏偏会找上时骥,认作自己的胞弟?”

缓缓一点头,宗元甲道:“不错,这是个百思不解的‘谜’,这要问过‘彩鹰’梅香吟,或是那男孩子自己,才能揭开这个‘谜’……”

剑眉微微一轩,宗元甲又道:“彩鹰‘梅香吟离师父池欣鄂北落雁峰玉甸岩洞府,来湘东株州,不是偶然的,那是专程来寻访劫后余生,分别二十多年的胞弟下落……”

孟达接口问道:“时骥一年来行踪不明,盟主,他又去了哪里?”

宛若墨玉似的两颗眸子连连闪转,宗元甲道:“这男孩离‘溪口集”卧龙庄’一年,回来艺技突然驾凌‘龙爪’时修之上,以凌厉,威猛的‘快剑’击杀时修,将其块肉分尸……“

僧浩道:“这一年来,盟主,敢情是有高人指点?!”

宗元甲点点头,道:“不错,僧浩,这‘高人’不会是别人,就是他胞姐‘彩鹰’梅香吟的师父‘北江渔隐’池欣……”

一笑,宗元甲又道:“这门剑法,可能就是‘南山耕夫’楚云九所说的‘子母风雷剑’。”

直了直颈子,孟达道:“现在已知道这档子事的来龙去脉,盟主,我们是不是再踩进这淌混水里?”

宗元甲道:“我说孟达,‘踩’要看如何踩法……帮人家动刀动剑也是‘踩’,揭开内委底细,让人家知道一清二楚这也是‘踩’……”

听出弦外之音,僧浩道:“把这件事的真相,告诉‘寒川门’门主柳天鸣?!”

摇摇头,宗元甲道:“现在还不是时候,僧浩……”

人浑也有开窍的时候,孟达插嘴道:“现在如果这一说,僧浩,那个柳门主会认为我们脑袋龟缩硬壳里,打‘退堂鼓’了。”

宗元甲道:“不错,眼前毫无具体凭证之下,我们说了,这位柳门主也不会相信。”

三人回来“松鹤园”庄院,进入大厅,柳天鸣正跟两个人谈着……那是“旱地蛟”岳申和“云中鹏”田敏两人。

柳天鸣看到三人进来大厅,道:“宗老弟,我等已发现逆子时骥的行踪……”

一声轻“哦”,宗元甲问道:“时骥行踪出没何处?”

吼了声,“旱地蛟”岳申道:“操他奶奶的,这小杂种过去常去‘松鹤园’庄院,就是烧成一堆灰,咱岳申也认得出来……他居然不承认自己是‘玉哪吒’时骥……”

旁边“云中鹏”田敏,接口道:“我和岳大哥找去湘中,在新化东南端‘青岩坪’镇郊的一块墓地前,看到一对年轻男女……”

听到湘中新化“青岩坪”这一地点,宗元甲不由暗暗一怔……

“石树湾”“虬云庄”庄主“海天飞鸿”石玉曾提到过,那是二十二年前“剑中影”梅铮一家,惨遭灭门之处。

墓地……又是谁的墓地?

田敏接着道:“其中那个年轻男子,正是逆伦弑亲的‘玉哪吒’时骥,我们上前招呼,时骥浑然不理,旁边那年轻女子说:”你们找错人啦,他是‘铁翎’梅少琪,不是什么‘玉哪吒’‘金哪吒’……“

听到“铁翎‘梅少琪此一名号……宗元甲对”铁翎“两字十分生疏,但”梅少琪“中这个”梅“姓,已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田敏又道:“田某听来出奇,相信不会是看错了人……这弑亲逆子既然连自己‘根’也忘了,我和岳大哥也就不客气,要把他扭回‘松鹤园’庄院……”

“旱地蛟”岳申接口道:“操他娘的,这就叫人百思不解……这小杂种过去曾讨教过咱岳申几手剑法招数,墓地前这一交上手,三招两式,就把咱岳申连连击退……”

听来想笑不敢笑,宗元甲接口问道:“旁边那个年轻女子呢,岳兄?”

“云中鹏”田敏接上道:“那年轻女子似乎知道时骥稳操胜算,并未上前助阵,只是脸带笑容,作壁上观——田某见岳大哥连连败退,也就不顾江湖惯例,上前助战……”

两眼直直的,孟达接上问道:“那年轻女子也上阵了?”

摇摇头,田敏道:“那年轻女子始终没有出手——逆子时骥以一战二,不但无惧色,反而愈战愈勇,把我和岳大哥打个落荒败退……”

视线落向宗元甲脸上,柳天鸣一副迷惑不解之色,道:“时骥身怀之学,老夫十分清楚……宗老弟,这又是怎么回事?”

宗元甲简短的道:“这孩子离开‘卧龙庄’一年,可能已经高人指点……”

柳天鸣接上又问道:“宗老弟,你所指的‘高人’又是谁?!”

宗元甲沉默下来……并未作进一步的解释,把话题转了过来,带着试探的口气,道:“柳门主,龙爪时修已入土安葬,您准备将这孩子如何处置?”

柳天鸣感慨之余,却又激起一股怒火,恨恨地道:“老夫与‘龙爪,时修,何异同胞兄弟!时修遭此惨变,岂容这逆子逍遥法外?!”

顺着对方的口气,宗元甲道:“要将这孩子置于死地?”

脸色凝重,“乾坤双飞”柳天鸣道:“不错,把这逆子活口擒来,血祭灵堂,以慰时兄弟在天之灵!”

用了婉转的口气,宗元甲道:“柳门主,这孩子自称‘铁翎’梅少琪,不承认是‘玉哪吒’时骥,这情形又该作何解释?”

脸上微微抽动,柳天鸣道:“这是逆子时骥,畏罪的借口,以此摆脱逆伦弑亲的的罪状。”

还是用了试探的口气,宗元甲问道:“时骥冠上‘梅’字此姓,柳门主,是否有他特殊的意义?”

微微一蹙眉,换上个话题,“乾坤双飞”柳天鸣道:“时兄弟惨遭逆子所杀之事,不能没有一个交待,宗老弟,您陪同老夫湘中一行,如何?”

微微一顿,又道:“到时活擒逆子时骥,姓‘梅’姓‘桃’让他自己亲口解释。”

没有拒绝,也未作应诺,宗元甲目光移向岳申、田敏两人,问道:“岳兄、田兄,您两位发现时骥,和那年轻女子在墓地前……他们前往墓地您二位是否看出是为的何事?”

回忆了下,田敏道:“墓碑前放着纸钱、香烛,敢情是祭拜墓中人……”

“旱地蛟”岳申接口道:“这是官道边一块平坦的山坡地,时骥和那年轻女子祭拜的坟墓后面,还有一座大得出奇的半球型坟墓。”

似乎这一细节使宗元甲注意起来,又道:“时骥和那年轻女子祭拜的坟墓,您二位可注意到墓碑上刻着的是何等样的姓名?”

岳申怔了怔,朝田敏看来。

摇摇头,田敏道:“我和岳大哥发现到‘玉哪吒’时骥行踪,就没有注意到墓碑上刻着的是谁的姓名。”

缓缓一点头,宗元甲目光投向柳天鸣,道:“柳门主,宗某带了僧浩、孟达,陪您赶湘中一行,搜访时骥行踪下落,但尚希岳兄、田兄两位结伴同行……”

微微一怔,柳天鸣道:“湘中一带老夫十分熟悉,既知逆子时骥出没湘中,不需他两人同行,老夫自会找着……”

一笑,宗元甲道:“宗某请岳兄、田兄结伴同行,乃是请他们两位带路,看看时骥和那年轻女子所祭拜墓地,墓碑上留下的是何等样人物的姓名。”

殊感诧异,柳天鸣道:“这有何值得您注意之处?”

宗元甲慨然道:“一个细节上的疏忽,很可能会造成一件无法挽转的误会……柳门主,您认为宗某说的对否?”

柳天鸣轻轻“嗯”了声……但并不把对方话意,完全会意过来。

静静听着的孟达,不期然中冒出一句,道:“按理说,时骥的老家在湘东‘溪口集’,湘中新化郊外,就不会再有他祭拜的祖坟了,”

已听出弦外之音,宗元甲点点头,道:“说的也是,孟达……不过我们先看看墓碑上留下的姓名是谁,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听到孟达和宗元甲的对话,这位“寒川门”门主柳天鸣无法理会,直直朝两人看来。

官道左边,一大片迤逦而上,坡势平坦的山坡地……山坡地上有大小两座冢墓。

前面那座,跟一般看到的墓地一样大小,后面那座却大得出奇,敢情还是大堆尸体合葬的墓坟——这里是湘中新化东南端,“青岩坪”镇间的东郊。

六匹骏骑,在山坡地下端的官道边,勒住缰绳,停了下来。

他们是来自湘东株州的“赤麟”宗元甲,“金戈双卫”僧浩、孟达,“寒川门”门主柳天鸣,“旱地蛟”岳申,和“云中鹏”田敏等六人。

田敏一指山坡地上前面那座墓地,道:“时骥和那年轻女子祭拜的,就是前面那一座坟墓……”

宗元甲翻身下马,道:“我等前去墓碑一看,便知道墓中人,到底是何等样的人物!”

僧浩、孟达也跟着下马——岳申、田敏下了坐骑后,这位“寒川门”,门主柳天鸣,却是一脸迷惑不解之色,跨下马背。

宗元甲领前走在前面,衔尾而行的是僧浩、孟达、岳申、田敏,“乾坤双飞”柳天鸣殿后。

来到墓碑前,宗元甲蹲下身,伸手向旁边泥地上撷下一束草,在墓碑上拭了几下,然后,细细朝矗立泥地已成灰黑色的墓碑看去……

墓碑中央骈列两行字,左边是先妣康颖,右边是先考梅铮,这两列字的下端,是“合穴之墓”数字。

墓碑左侧下方,是子“梅少琪”女“梅香吟”两列字。

宗元甲细观墓碑时,众人已站立后面。

僧浩问道:“盟主,墓穴中埋的是谁?”

视线投向“乾坤双飞”柳天鸣,宗元甲嘴里在回答僧浩,道:“梅香吟和梅少琪姐弟俩的父母亲,梅铮和康颖合葬的墓穴。”

接触到宗元甲投来视线,“乾坤双飞”柳天鸣一副不解的神情,道:“逆子‘玉哪吒’时骥祭拜外姓人墓地,宗老弟,这又是怎么回事?”

指着岳申、田敏两人,宗元甲道:“那年轻女子指时骥是‘铁翎’梅少琪,不是‘玉哪吒’、‘金哪吒’……”

“乾坤双飞”柳天鸣蹲下腰,朝墓碑上看去,嘴里轻轻念出“梅香吟”、“梅少琪”两个名字,脸色微微一凛,道:“时兄弟扶养二十多年的时骥,难道是墓中人梅铮、康颖夫妇俩的儿子?!”

宗元甲并没有顺着对方话题回答,他虽然已推断出其中内委细节,仍试探着问道:“柳门主,你可知道墓中合穴埋葬的这对夫妇,是何等样人物?”

一指墓碑,“乾坤双飞”柳天鸣道:“梅铮昔年江湖上有‘剑中影’之称,其妻子康颖,有‘飘雪’的称号,乃是当年一对‘管鲍双修’的神仙剑侣……”

听到这些话,已知这位“寒川门”门主柳天鸣,对梅铮、康颖夫妇俩的渊源底细十分清楚。

“乾坤双飞”柳天鸣,喟然又道:“二十多年来少闻他们夫妇俩动静,想不到已埋骨此地!”

宗元甲从这两句话意中听来,似乎柳天鸣并不知道“剑中影”梅铮一家,遭人屠门惨害之事。

又移转到刚才那话题上,道:“时骥怎么会是他们夫妇俩之子?”

--

潇湘书院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