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6 章 屠门之劫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六章 屠门之劫

看到时骥送回这袭长袍,又看到布包里留下一页写有“恩断义绝”四字的纸笺,“乾坤双飞”柳天鸣惊怒之余,不禁愕然道:“时骥送回长袍,又附上这四字的纸笺,宗老弟,这是何种含义?”

沉思了下,宗元甲道:“可能这是一桩血淋淋的谜,有人揭开这个谜底,但时骥认为你柳门主,知道这件事的内委真相,却并不据实告诉他,时骥才送回长袍,还附上这四个字。”

“血淋淋的谜”这句话,听得柳天鸣两条浓眉连连轩动,道:“老夫和‘龙爪”时修,不啻同胞手足,他将时骥扶养长大,爱若己出,照顾得无微不至,这是老夫目击的事——一此’谜‘又从何而来?“

微微一顿,柳天鸣又道:“此番血溅‘卧龙庄’,极可能为了儿女之间的婚事,时修并不同意,这畜生受了那年轻女子所怂恿,才下这逆伦弑亲的毒手……”

倏然想到一件事,宗元甲道:“柳门主,上次听您说来,时骥一身武技是‘龙爪’时修所传,当然并未至别处入门拜师——但即使父子之间,受到对方袭击时,自卫抗御,乃出自本能,时修又怎会遭时骥块肉分尸,置于死地?”

目注柳天鸣,宗元甲又道:“时修遇害,是丧命在一种威猛激厉,一招数式的‘快剑’剑法之下……柳门主,时骥曾学过这种剑法?”

脸色一怔,柳天鸣一时回不出话来。

宗元甲又道:“时骥犯下‘逆伦弑亲’大罪,固然天涯追踪也要他交出一个公道,但前后演变的情形无法连贯起来,其间可能尚有其他曲折的隐情。”

柳天鸣惑然问道:“其他曲折的隐情?”

静静听着的孟达,突然插上一句,道:“那时骥不会是穷苦人家的孩子……”

宗元甲缓缓一点头,接口道:“不错——柳门主,宗某就有此想法……”

微微一顿,宗元甲又道:“从时骥在时修身上下手的残酷、毒辣,宗某有了这样一个猜测——昔年‘龙爪’时修,可能有个夙仇死敌的仇家,为了要了断这桩公案,时修不惜溅血屠门……”

“溅血屠门”四字,听得柳天鸣脸色一凛,一寒,接口道:“杀害仇家的满门?!”

目注一瞥,宗元甲道:“目前真相未明,宗某只是猜测而已……‘龙爪’时修杀害仇家满门,最后看到一个襁褓中的幼儿,不忍心将此幼儿杀害……认为不曾有人发现这桩秘密,就将此幼儿抱回家……”

脸色神情接连数变,柳天鸣道:“此幼儿就是后来的时骥?”

微微一点头,宗元甲道:“不错,此幼儿就是后来的时骥……天理循环,因果不爽……这桩灭门惨案,还是在时骥手中了断!”

两眼直直的望着宗元甲,柳天鸣道:“会有这等事?!”

宗元甲慨然道:“还是刚才宗某那句话,目前真相未明,只是作如此的猜测……”

一顿,又道:“后来有人揭开昔年这桩灭门惨案的真相,时骥才知自己二十多年来,认贼作父,作了不共戴天之仇人的儿子,心头忿然之余,才将时修块肉分尸,置于死地!”

脸肉起一阵抽搐,半晌,柳天鸣问道:“宗老弟,丐帮弟子两次看到,跟时骥在一起的年轻女子又是谁?”

宗元甲道:“这年轻女子的身份,目前无法加以断定——可能是时骥后来邂逅结识的女伴,也可能牵涉到时修块肉分尸的惨案上面……”

怀着浓浓的感触,柳天鸣不胜缅怀的道:“老夫与‘龙爪’时修,何异同胞兄弟,想不到时兄弟先我而去,结束他生命的,竟是他自小扶养长大的儿子时骥……”

愤怒中满含着凄怆的音韵,又道:“天涯追踪,老夫定要搜找时骥的行踪下落,老夫要这小畜生交出一个公道!”

缓缓一点头,宗元甲道:“不错,柳门主……宗某虽然刚才作了那样的猜测,但还是要找出这桩逆伦弑亲的惨案的底细真相!”

视线移向宗元甲脸上,柳天鸣道:“您我一见如故,宗老弟……我时兄弟惨遭逆子所害。落个块肉分尸,希望您在这件事上,对老夫慨施一臂之助……”

慨然一点头,宗元甲接口道:“愿效绵薄之劳,柳门主,您我不妨结伴同行,搜找时骥的行踪下落……”

老门房柳忠进大厅来,向柳天鸣哈腰一礼,道:“柳爷,‘卧龙庄’的老门房时旺求见!”

柳天鸣道:“柳忠,快请他进来。”

时旺进来大厅,施过一礼后,道:“柳爷,我家庄主遗体,已由官家衙门查验过,官家行文缉捕弑亲逆子……庄主身后之事,尚希柳爷协助料理……”

柳天鸣连连点头,道:“好的,时旺,你先回去,老夫立刻就来‘卧龙庄’。”

时旺躬身一礼,出大厅而去,柳天鸣道:“宗老弟,您我再次往‘卧龙庄’一行如何?”

宗元甲一点头,道:“使得,柳门主……僧浩、孟达,你两个就留在‘松鹤园’庄院!”

两人来“卧龙庄”协助料理“龙爪”时修身后之事,一番折腾过后,柳天鸣吩咐时旺找来时修族中近亲,就便照顺“卧龙庄”。

有条不紊安排一番过后,柳天鸣偕同宗元甲回返“松鹤园”庄院……两人进入大厅,发现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原来是“星狐”贺刚。

贺刚向两人施过一礼后,又向宗元甲问道:“宗爷,小的听丐帮弟子传闻,‘溪口集’镇上‘卧龙庄’发生命案?”

宗元甲把经过情形概要的说出后,又道:“‘玉哪吒’时骥行方不明,离家一年,此番回来‘卧龙庄’,竟做下逆伦弑亲的暴行。”

贺刚听到这经过后,感慨之余,接口道:“宗爷,据小的看来,情形不会这样单纯,可能另有内委真相……”

缓缓一点头,宗元甲道:“不错,‘玉哪吒’时骥犯下‘逆伦弑亲’之罪,为天下武林所不容,但可能另有曲折隐情才下此毒手。”

这位丐帮分舵主贺刚,似乎有他的看法,又道:“宗爷,从前后经过的情形判来,与时骥结伴同行的那年轻女子,在‘卧龙庄’庄主遇害的命案中,可能是个很重要的角色。”

听来微微一怔,宗元甲试探问道:“何以见得,贺刚,你说来听听?”

“星狐”贺刚道:“丐帮中弟子两次看到那年轻女子跟时骥走在一起,一次是年前时骥行踪不明时,后来那一次,就是最近附近小镇上,接着就发生了‘卧龙庄’庄主‘龙爪’的命案……”

微微一顿,贺刚又道:“小的大胆放肆说出此话——一年前时骥失踪,就是那年轻女子把他带走的,一年后再度附近小镇出现,也是那年轻女子把时骥带回来的,可能出于她的授意,才使时骥犯下逆伦弑亲之罪。”

听到这些话,“乾坤双飞”柳天鸣缓缓一点头,道:“不错,贺刚,你这话说得有理——那年轻女子不知是何等样身份的人物?”

“星狐”贺刚道:“‘卧龙庄’庄主昨夜遇害,当然时骥和那年轻女子尚未远离,小的吩咐丐帮中弟子,探听他们两人行踪,一有风吹草动,小的立即前来‘松鹤园’庄院。”

宗元甲道:“如此就辛苦你了,贺刚。”

“星狐”贺刚告辞离去。

若有所思中,宗元甲道:“刚才贺刚所说的,柳门主,我等尚未想到那回事上……—不错,一年前时骥行踪不明,是那年轻女子带走的,一年后她又带了时骥回来,时骥才犯下逆伦之罪,将时修块肉分尸,置于死地……”

“乾坤双飞”柳天鸣又把这句话说出嘴来。

“宗老弟,据您看来,此年轻女子是何等样人物?”

宗元甲摇摇头——至少眼前来说,他无法找出一个明确的答案来。

“乾坤双飞”柳天鸣,邀集包括“旱地蛟”岳申、“云中鹏”田敏在内的所有“寒川门”

中弟子,搜找“玉哪吒”时骥,和那年轻女子的行踪下落。

分拨而行,向“寒川门”中弟子嘱咐一番后,柳天鸣道:“宗老弟,现在有丐帮弟子,和”寒川门“中人,二批人手四出搜找,如果还未有时骥和那年轻女子行踪出现,我等再向偏远处找去。”

宗元甲点点头道:“不错,柳门主,看来他们两人,行踪不会远离。”

舌尖舐了舐嘴唇,孟达道:“我说僧浩,‘松鹤园’庄院里的酒,你喝下后感觉如何?”

听来出奇,僧浩道:“不错啊,又醇又香,不下于玉露琼浆!”

笑了笑,宗元甲道:“如果跟株州镇西街那家‘天香楼’酒店一比,就相差远了,是不是,孟达?”

咧嘴一笑,孟达道:“如果说不是,盟主,那是我孟达骗您了!”

朝窗外天色看了看,宗元甲道:“孟达,你若想松松筋骨,我们就走吧!”

三人来到外面大厅,宗元甲向柳天鸣打个招呼,带了僧浩、孟达两人出来,三人徒步来到株州镇街——现在虽然离午膳时分尚早了些,但开酒肆、饭馆的,不会关上门,不做买卖。

似乎已有了这个习惯,三人进来“天香楼”酒店,还是坐在靠花窗那张桌座。

宗元甲吩咐店主,端上吃喝酒菜……店堂里空荡荡的,只有他们这张桌座上三个客人。

一掀鼻子,孟达重重“哼”了声,道:“时骥这小子也够歹毒了,入娘的,怎么狠得起这心肠,一剑把他二十多年来扶养长大的老爷,斩成数块?!”

僧浩接口道:“人心不古,世风日下,就是这年头……”

微微一笑,宗元甲道:“我说僧浩、孟达,尚未知道真相底细前,你两人别妄加断语——任何一件事的发生,都有它前因后果,所谓‘种豆得豆,种瓜得瓜’……”

三人正在谈着时,一响洪亮的声音在道:“杜兄,就是这张桌座吧,一边吃喝,一边可以看看窗外街上景色。”

侧目一瞥,宗元甲见邻桌坐下了一胖一瘦,四十左右的两个中年人。

两人坐下,那个杜元向店伙叫了酒菜后,问道:“周胖子,真有这回事?!”

那个周胖子回答道:“假的不能真,真的假不了……咱‘肥龙’周冲几时说过不着边际的话?!”

瘦个子杜元道:“‘银谷修罗’沙风黑道上赫赫有名,就是凭我‘石蛇’杜元,也不敢碰他一下,竟被这么一个小娘儿撂倒?!”

“肥龙”周冲“嗤”的一笑,道:“你‘石蛇’杜元算得上老儿……人家这个小娘儿才是货真价实的高手……”

宗元甲等三人,听到邻桌胖瘦两人,提到“银谷修罗”沙风此一名号,不期然都注意起来……

“银谷修罗”沙风,在湘鄂两地黑道绿林中开山立柜,称得上是个响当当的人物,是以此刻听进三人耳中并不生疏。

眼前“天香楼”酒店,客人不多,店伙很快把两人酒菜端上桌来。

“肥龙”周冲又道:“那小娘儿仗着一套‘子母风雷剑’剑法,照面不过三五回合,就把‘银谷修罗’沙风撂倒在地!”

“石蛇”杜元在桌上两只空杯里斟下酒后,接口问道:“这是多久的事,周胖子,这小娘儿在哪里栽下‘银谷修罗’沙风的?”

“肥龙”周冲道:“没有多久的事,就在湘鄂交境的那一带……”

一口酒送进嘴里,这个“石蛇”杜元又问道:“这个小娘子有多大,周胖子,你知不知道她的来历?”

喝了口酒,“肥龙”周冲道:“当时有人目击,这小娘子年纪不过二十四五岁,江湖传闻,这年轻女子来头可不小,据说是‘北江渔隐’池欣的入堂女弟子。”

听到“北江渔隐”池欣这一名号,宗元甲立即想到另一个人身上——那是“丫角峰”背山,“蒲云茅庐”中跟“北江渔隐”池欣齐名的“南山耕夫”楚云九。

“石蛇”杜元殊感兴趣的问道:“周胖子,这小娘儿叫什么名字?”

沉思了下,“肥龙”周冲道:“对了,名叫‘梅香吟’,外号是‘彩鹰’两字……”

轻轻“哦”了声,杜元道:“师门来历不小,这名号却少有听闻,看来这个‘彩鹰’梅香吟,混在江湖上没有多久……”

酒中聊谈,天南地北没有固定话题——溪口集离株州镇没有多远,这一胖一瘦来“天香楼”酒店的客人,可能也是附近一带的人。

话题移转,“肥龙”周冲道:“前些日子,‘溪口集’镇上发生了一桩命案……”

眼前这两人,显然也是打滚在江湖上的角色……到处都有命案发生,但他们现在谈的,是江湖上风吹动之事,是以杜元见周冲说到这里,就接口道:“你是指‘溪口集’镇上,‘卧龙庄’庄主‘龙爪’时修?”

周冲点点头,道:“不错,就是那位时庄主……‘龙爪’时修竟丧命在他儿子‘玉哪吒’时骥剑下,不但震惊江湖,更令人百思不解……”

石蛇“杜元”接口道:“这情形看来并不单纯——逆伦弑亲,是江湖上令人不齿的,凶手如被衙门官家抓到,六阳魁首必定被斩落地上,这情形‘卧龙庄’少庄主‘玉哪吒’时骥,相信他不会不知道……”

醉眼一瞪,“肥龙”周冲接口道:“照你这么说来,他们父子两人,难道还有解不开的死仇?!”

他们吃喝谈着时,这家“天香楼”酒店店堂里的客人渐渐加多,已占八九成座头……两人酒中谈着,不会注意到“隔墙有耳”。

这边桌座上的宗元甲等三人,并非有意窃听别人谈话,但相隔咫尺之间,邻桌的谈话声,自然地传进三人耳中。

听到周冲问出这话,“石蛇”杜元“嘿”的一笑,才道:“他们父子俩是不是有解不开的死仇这是另外一回事,但‘卧龙庄’庄主‘龙爪’时修,却不是一盏省油的灯……偷天换日,瞒天过海,看来道貌岸然,骨子里可不是那回事……”

这边桌座上的宗元甲,这些话听进耳里,不禁为之暗暗一怔……“龙爪”时修难道有不可告人之事?!

“肥龙”周冲把杯中剩下的酒,一口气送进嘴里,提起酒壶斟下满杯,两眼一直,道:“杜元,你倒说来听听。”

“石蛇”杜元一抹嘴边酒渍,道:“毋道人之短,毋说人之长,周胖子,咱杜元话先说个清楚,咱们是酒中谈话,打发时间,可不是暗中在批评人家……”

“肥龙”周冲一笑,道:“酒中聊谈,酒醒也就忘个一干二净,谁还会牢牢记在心头……你说,‘龙爪’时修又是怎么回事?”

一口酒送进嘴里,“石蛇”杜元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任何一件事到了最后,没有不被人知道的……周胖子,有个‘焦奎’此人,你知不知道?”

嘴里念出“焦奎”两字,周冲缓缓一点头,道:“那是一二十年前了,湘鄂江湖上传闻有‘焦奎’此人,使用一条银晃晃的软鞭,是以又有‘银鞭’焦奎之称,后来就不知所终,没有再听到他的名号了……”

“石蛇”杜元道:“那个‘银鞭’焦奎,就丧命在‘龙爪’时修之手……”

微微一怔,周冲接口问道:“时修跟那焦奎有夙仇新恨?”

杜元摇摇头道:“没有一丝纠葛,更谈不上夙仇新恨……”

周冲诧然道:“并无过节恩怨,时修因何要将‘银鞭’焦奎置于死地?”

“石蛇”杜元道:“这件事说来有十五六年,湘东‘石树湾’‘虬云庄’庄主‘海天飞鹏’石玉,以武会友摆下擂台,请‘银鞭’焦奎任擂台主……‘银鞭’焦奎果然有西下子,可以用上‘所向无敌’四字,没有人能赢得焦奎一拳一脚,都给焦奎败下擂台……”

听到这里,“肥龙”周冲已意会到怎么回事,接口问道:“后来败在‘龙爪’时修之手?!”

“石蛇”杜元道:“上擂台本来生死认命,谁也怨不得谁,但‘龙爪’时修出手,有欠光明磊落……双方在擂台上拳掌交手几十回合,彼此未见胜负,时修突然跳出圈外,哈哈一笑,向焦奎拱拱手,说:”‘焦朋友拳掌功夫,时某已经领教,果然高明,你我后会有期了!’“

“话落,就下了擂台,当时‘银鞭’焦奎,并未有所异状,经有一二时辰,已回‘虬云庄’正待用膳时,焦奎突然吼叫一声,口吐鲜血,倒地死去……”

心头一震,“肥龙”周冲酒意醒了几分,眼皮一翻,道:“中了‘龙爪’时修的暗器?!”

“石蛇”杜元道:“‘虬云庄’发生这一变故,连庄主‘海天飞鹏’石玉在内,都感到十分奇怪,后来请来湘东几位著名拳师,将焦奎尸体,细细一番研究察查,才知道‘龙爪’时修在擂台上,暗中使用了一手‘黑煞掌’功夫……”

怔了怔,“肥龙”周冲问道:“黑煞掌又是哪门功夫?”

“石蛇”杜元道:“据当时江湖传闻,‘黑煞掌’乃是属于密宗内家功力绝技之一,练到精微之处,可在对方不知不觉之中,将其置于死地——焦奎在擂台上跟时修交手时,被时修用‘黑煞掌’击中,结果丧命对方之手。”

胖瘦两人,边喝边谈……话是谈不完的,但酒喝多会醉。

“肥龙”周冲,连打酒嗝,“石蛇”杜元挥手叫来店伙付了帐后,两人踉踉跄跄离去。

两人刚才酒中谈话,都是“隔墙有耳”,一字不漏,进入宗元甲等三人耳里。

带着一份感慨的口气,僧浩道:“擂台上照面交手,固然生死认命,但全凭真力真枪真功夫,盟主,‘龙爪’时修在台主‘银鞭’焦奎身上,暗中下了毒手,真是有欠光明磊落……”

孟达接口道:“入娘的,那个‘银鞭’焦奎,死得可冤枉!”

“赤麟”宗元甲,却进入一片沉思中……

“寒川门”门主“乾坤双飞”柳天鸣,曾经说过这样的话——‘龙爪’时修磊落厚道,从不轻易得罪于人。

但,这位将“龙爪”时修视作不啻同胞兄弟的“寒川门”门主,显然尚未透切的了解时修的另一面。

这“了解”,可能还包括了“逆伦弑亲”,时骥杀害时修的这一页。

心念游转,宗元甲目注孟达,道:“我说孟达,肚子里酒虫杀了没有?”

咧嘴一笑,孟达道:“酒醉饭饱啦,盟主。”

含笑一点头,宗元甲道:“你酒醉饭饱,这就行了,我们走吧!”

付了帐,宗元甲带着僧浩、孟达两人,离开株州镇西街的这家“天香楼”酒店,往镇郊方向而来。

又想到那回事上,僧浩道:“盟主,‘乾坤双飞’柳庄主,派出‘寒川门’所属,搜找‘玉哪吒’时骥的行踪下落……能不能将时骥找着?”

宗元甲道:“这次搜找时骥,跟过去一年寻找时骥下落,虽然情形有点不一样,但据我看来,结果还是一样!”

出株州镇,走来镇郊,孟达遥手一指,道:“嗨,前面已是‘山脚桥’了,盟主!”

听到“山脚桥”三字,宗元甲想到刚才“天香楼”酒店,那个“肥龙”周冲所说的话上……他自言自语道:“那位楚老丈会不会仍在河岸钓鱼?”

走在边上的僧浩道:“可能会在,盟主,前两次我们都是现在这时候见到那位楚老丈的……”

走上这座宽敞的“山脚桥”,孟达朝桥墩的那边一端看去,啊哈笑了声,道:“不错,盟主,那个老渔翁正在钓鱼呢!”

宗元甲走近跟前,抱拳一礼,道:“宗某见过楚老丈……”

“南山耕夫”楚云九,抬头朝桥堍的栏杆上看来,含笑道:“你三位从株州镇上回来,宗盟主?”

宗元甲点点头,道:“是的,楚老丈……今天收获如何?”

把手中渔杆放到一边,楚云九含笑道:“老夫钓鱼,并非旨在鱼儿收获多少,正似过去‘北江渔隐’池道友所说,钓鱼是桩乐趣之事,可以修心养神,排除心胸杂思……”

听这位老人家提到“北江渔隐”池欣,宗元甲接口问道:“楚老丈,那位‘北江渔隐’池前辈,门下有位女弟子?”

“南山耕夫”楚云九,见宗元甲问到这件事上,微感诧异的问道:“池道友门下有女弟子之事,你如何知道?”

宗元甲就把刚才在“天香楼”酒店,听到邻桌两位客人,谈到“彩鹰”梅香吟的经过说了下,接着又道:“宗某碰巧听到两位客人酒中谈到此事,池前辈又是您老人家昔年武林知己,宗某才问及此事。”

“南山耕夫”楚云九慨然道:“不错,池道友有一入室女弟子梅香吟,香吟八岁上鄂北落雁峰‘玉甸岩’,池道友修禅养真之处,迄今算来已有十六七年了……”

听到鄂北落雁峰‘玉甸岩’,宗元甲才知与“南山耕夫”楚云九昔年享誉武林的这位风尘侠隐,他的洞府所在。

楚云九微微一笑,又道:“香吟确是一个聪明乖巧,令人疼爱的好女孩子……老夫数次上落雁峰,看到香吟渐渐长大,现在已是一个二十四五岁的姑娘家了……这孩子一套‘子母风雷剑’剑法,尽得乃师‘北江渔隐’池道友所传……”

这一听,宗元甲才始发现“彩鹰”梅香吟,能在照面三五招之下,将一个黑道巨煞“银谷修罗”沙风,毙于剑下,那个“肥龙”周冲,并非言过其实!

心念游转之际,宗元甲问道:“楚老丈,那位梅香吟姑娘,也是武林中人的后裔?”

见宗元甲问出此话,楚云九脸上浮起一抹黯然之色,轻轻呼了口气,道:“香吟身世很惨,远在二十二年前,一家遭江湖仇人所杀,幸亏香吟当时寄居在一位义伯家,才侥幸逃过此劫……”

牛眼一直,孟达接口道:“一家遭人所害,那是满门遭人屠杀了?”

楚云九点点头,道:“不错,孟护卫……”

视线移向宗元甲,楚云九又道:“香吟那位义伯,知道自己绝非梅家仇人的敌手,那时香吟才是一个三岁的幼儿,他把香吟扶养到八岁,把这孩子带上落雁峰玉甸岩,说出香吟惨痛的身世,求‘北江渔隐’池道友收列门墙,日后让这孩子自己了断此一公案……”

微微一顿,又道:“池道友本不想收入室女弟子,但听香吟那位义伯说后,激动侠胆义肠,破例将这孩子收入自己门下。”

宗元甲听到梅香吟的这段身世,自然地联想到逆伦弑亲的“玉哪吒”时骥身上,是以不期然中问道:“楚老丈,香吟姑娘的仇家,是何等样人物?”

楚云九喟然道:“这是有关日后武林一场腥风血雨之劫,池道友并未提到香吟昔年仇家是谁,老夫就不便动问!”

话到这里,楚云九把话题转了过来,含笑道:“宗盟主,你三位到‘丫角峰’老夫‘蒲云茅庐’一乐如何?!”

宗元甲拱手道谢,道:“多谢楚老丈盛意,改日宗某再去拜访!”

话到此,带了僧浩、孟达两人,向“南山耕夫”楚云九告辞离去。

走在路上,孟达突然吼了声,道:“入娘的,‘玉哪吒’时骥逆伦弑亲之事犹未了断,又听到这样一桩血淋淋的惨事!”

走近宗元甲,僧浩道:“盟主,昔年梅香吟一家灭门惨案,会不会跟‘卧龙庄’庄主‘龙爪’时修块肉分尸,遭逆子时骥所害之事,有所联系?”

剑眉微微轩动,宗元甲沉思了下,道:“江湖上冤怨相报,时有所闻,昔年梅香吟一家灭门惨案,可能又是一回事了!”

--

潇湘书院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