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1 章 龙争虎斗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一章 龙争虎斗

听到驼背老者这话,宗元甲不禁为之暗暗一窒……但并未消失友善的音韵,问道:“尊驾如何称呼?”

驼背老者道:“江湖上有‘千面浪客’之称的莫真,就是我……”

“金雕”晏兆雄朝他看来——武林传闻,江湖上有一异人,幻变千相,精擅于易容化装之技,有“千面浪客”之称,原来找来“明湖庄院”的就是他。

“千面浪客”莫真一挺胸,背上驼峰消失,不想笑的笑了笑,又道:“我不是‘驼子’,也不是七老八十岁的老头儿……”

手掌朝自己脸上抹了一把——原来是个身材魁梧,长方脸形,看来四十出头的中年人。

并非责怪,而是一份迷惑不解的神情,这位“明湖庄院”庄主“金雕”晏兆雄问道:“你我素昧生平,莫朋友,你因何替我送来一杯饮后七孔流血的毒水?”

没有回答,目光移向宗元甲,“千面浪客”莫真才道:“这就是刚才这位宗盟主所说的,晏庄主,莫某‘受人之托’,不得不如此……”

宗元甲接口问道:“受何人之托,莫朋友?”

并不作任何掩饰,隐瞒,“千面浪客”莫真坦直地道:“‘青冥会’会主狄平的师叔‘大幻仙’姜冲……”

听到这话,宗元甲心头一沉……原来是姜冲唆使来的不速之客。

牛眼一瞪,孟达大骂道:“操他奶奶的熊,又是这个半死不活的老小子,耍出来的鬼名堂!”

心平气和的,宗元甲问道:“饮下玉杯中水,会七孔流血而死,莫朋友,‘大幻仙’姜冲玩的是什么花样?”

莫真道:“这只‘白玉环龙杯’一点不假,是项价值连城的古玩珍品……‘大幻仙’姜冲配制成一种药物,放入水中熬煮,继后这只玉杯也放进这锅沸腾的水中,熬煮一段时间,这锅水中毒质,渗入这只玉杯……”

听来不禁感叹不已,宗元甲道:“‘大幻仙’姜冲脑袋里害人的名堂可真不少,以前是配制成一种服后迷失真性的药粉,此番又给他想出这种古里古怪的名堂来……”

莫真又道:“据姜冲说,锅中熬煮的这锅子毒水,必须用玉质的杯子,换了普通瓷质杯子,水中毒质无法渗入,就不管用了……”

微微一顿,又道:“这只玉杯在毒水中熬煮过后,依然晶莹剔透,并无一丝异状——但杯中盛入水后,毒质从杯子身上散发出来,溶入杯中水里,先是呈澄黄色,继后转成紫红色后,其水已剧毒无比,此水饮入人体之内,无药可救,立即七孔流血而死……”

激灵灵猛打了个冷颤,“金雕”晏兆雄忿然道;“可恶,晏某与‘大幻仙’姜冲,并无杀父夺妻不共戴天之仇,竟在晏某身上使出这等歹毒手腕!”

带着解释似的口气,“千面浪客”莫真道:“并非‘大幻仙’姜冲跟你晏庄主过不去——姜冲曾在莫某跟前说过这话,凡是‘啸天盟’中人均可格杀毋论……”

朝宗元甲歉然一瞥,莫真又道:“‘大幻仙,姜冲曾提到你宗盟主,要啖你肉,啃你骨,摘下你脑袋,奈何技不如人!”

笑笑,宗元甲道:“你揽下这桩买卖,莫朋友,‘皇帝不差饿兵’,‘大幻仙’姜冲如何酬劳你?”

脸一红,莫真道:“涓滴之恩,涌泉相报‘,宗盟主,姜冲师兄’七尾鹞‘宫奇,亦就是’青冥会‘会主’霸山虎‘狄平的师父,昔年救过莫某性命,莫某曾许下诺言,日后有所差遣,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微微一顿,莫真又道:“这次‘大幻仙’姜冲找上莫某,莫某也就卖命卯上,报答乃师兄昔年救命之恩,但想不到宗盟主机智卓绝,识破真相……”

带着一份关怀的口气,宗元甲问道:“你又如何回去交差,莫朋友?”

莫某慨然道:“并非莫某不尽力,乃是心有余力不足……宗盟主不愧睥睨江湖,雄踞一方的‘啸天盟’之主,仁者无敌,放过莫某一马,此番离开‘明湖庄院’,莫某跟‘青冥会’就不辞而别了!”

宗元甲从这些话中听来,这个“千面浪客”莫真,不失为一个个性中人……

昔年受“七尾鹞”宫奇救命之恩,莫真曾许下诺言,日后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此番才替“青冥会”来“明湖庄院”放毒“,卖命出了一次力。

但此事给自己识破真相,且不加追究放过一马,莫真认为力已尽到,对“明湖庄院”这边感到愧疚,只有向“青冥会”不辞而别。

微微一笑,宗元甲道:“莫朋友,你离开‘明湖庄院’后,不去湘中牛头山铁翎谷,向‘青冥会’辞别?”

摇摇头,“千面浪客”莫真道:“莫某并非来自湘中牛头山‘青冥会’总坛……”

“金雕”晏兆雄听来感到有点意外,接口问道:“莫真,你不是从‘青冥会’总坛来此?!”

“千面浪客”莫真,摇摇头道:“莫某由‘大幻仙’姜冲陪同,自湘中总坛抵洞庭湖东岸‘墨水岩’青冥会分坛后,再来这里‘明湖庄院’的……”

提到“大幻仙”姜冲身上,宗元甲不由注意起来,问道:“姜冲现在何处,莫朋友?”

莫真道:“姜冲将‘白玉环龙杯’交于莫某后,就在‘墨水岩’等候莫某,想知道这件事进行的结果如何……”

指着桌上那只“白玉环龙杯”,莫真话题移转,又道:“这只玉杯已非稀世珍品,留下也是一件祸患,宗盟主,不如将其毁去?!”

宗元甲一点头道:“说得有理,莫朋友。”

宗元甲坐的座椅,相隔桌上“白玉环龙杯”约有四五尺,他遥空戟指疾吐……一股锐利劲风落处,几声“嗖嗖”细细轻响,桌上这只“白玉环龙杯”,业已片片凌碎。

宗元甲这手“铁指神功”,看得大厅上众人,莫不暗暗点头。

“千面浪客”莫真,向众人抱拳一礼,道:“莫某就此告辞!”

话落,出大厅而去。

宗元甲慨然道:“千面浪客‘莫真来这里做了一桩骇人听闻之事,但还不失是个个性中人!”

“金雕”晏兆雄浓眉微微轩动,道:“姜冲这厮实在可恶,竟想出这等诡秘离奇的杀人玩意儿来……”

这时庄丁晏平将裂碎的玉杯,和水渍打扫干净后,退出大厅。

宗元甲接口道:“‘大幻仙’姜冲真是一头披上人皮的豺狼,阴险歹毒,无所不用其极——他识得岐黄医理之术,但并无仁心仁术,作悬壶济世之举,先是配制成一种迷失真性‘忘我散’的药物,此番又给他想出这样一个闻所未闻的杀人名堂,用来加害于人。”

晏兆雄喟然道:“武林毛贼,江湖败类,撇开‘青冥会’过节,盟主,这种人也不能留他在世上。”

牛眼一瞪,孟达道:“操他奶奶的,这老小子,满肚子都是龌龊名堂……盟主,刚才那莫真说,这老小子现在洞庭湖东岸的‘墨水岩’,我们去把他宰了。”

缓缓一点头,宗元甲目光移向晏兆雄,道:“晏庄主,‘青冥会’中秋前设下擂台之事,地点何处?”

“金雕”晏兆雄道:“盟主问到此事,晏某也百思不解——为了洞庭湖水路地盘之事,‘青冥会’派人来‘明湖庄院’投下一封书函,指出中秋前三日,双方擂台中解决此事,但并无指出明确地点,亦无作详细交待。”

缓缓一点头,宗元甲道:“这是‘青冥会’虚虚实实,故作玄虚,显然借口‘擂台’打的是另外主意……”

微微一顿,又道:“就如你刚才说的,不错,晏庄主,撇开‘啸天盟’和‘青冥会’之间的过节不论,‘大幻仙’姜冲此人,也必须要将其除去……”

听出弦外之音,晏兆雄道:“盟主准备往‘墨水岩’一行?!”

一点头,宗元甲道:“是的,宗某已有此打算……‘明湖庄院’和‘墨水岩’虽然同在洞庭湖之滨,但洞庭湖面积辽阔,占幅万顷,此去‘墨水岩’需得一番脚程——继后我等尚得往湘中‘青冥会’总坛一行,就不能再耽误时间了。”

孟达“哼”了声,道:“姜冲这个老小子,装腔作势一副窝囊相,肚子里尽是坏点子,入娘的,这次撞进我孟达手中,一拳把他砸成肉饼!”

笑了笑,宗元甲道:“我说孟达,嘴跟手是两回事,嘴里说的和手上做的,有时会相差一段距离——‘大幻仙’姜冲在‘草桥大寨’露过一手,你又不是没看到!”

脸一红,孟达不再吭气了。

“金雕”晏兆雄道:“准备何时起程,盟主?”

沉思了下,宗元甲道:“此去洞庭湖东岸‘墨水岩’,需数日脚程,在这里逗留一宿,明日带僧浩、孟达两人起行便了……”

众人正在谈着时,方才离去的庄丁晏平,又匆匆忙忙进来大厅,向晏兆雄躬身一礼,道:“回庄主,‘寒川门’门主‘乾坤双飞’柳天鸣柳爷,偕同两位门中弟子来访。”

听到此话,这位“明湖庄院”庄主晏兆雄骤然一怔,目光朝宗元甲看来,殊感意外的道:“盟主,‘寒川门’门主‘乾坤双飞’柳天鸣来访,又是为了何事?”

宗元甲亦感到十分意外——此刻“金雕”晏兆雄问出这话,显然他也回不出话来。

缓缓一蹙眉,宗元甲道:“可能有不寻常之事发生,晏庄主,将这位嘉宾迎进大厅,双方谈过后,就会知道这位柳门主来访的原委真相了!”

听来有理,晏兆雄一点头,向庄丁晏平道:“晏平,传话,嘉宾光临,‘明湖庄院’庄主晏兆雄出门恭迎。”

晏平一声“喳”,疾步离去。

“金雕”晏兆雄一整衣衫,步出大厅。

大厅上的僧浩道:“盟主,陪同‘寒川门’门主来‘明湖庄院’的,可能是‘旱地蛟’岳申,和‘云中鹏’田敏二人!”

宗元甲尚未回答,孟达摇摇头,道:“不会是他们两人——岳申、田敏跟盟主约在中秋前十日,在湘中新化东门外一处‘柳塘集’镇上见面呢!”

心念游转,宗元甲道:“岳申、田敏两人,不会知道我们来了‘明湖庄院’……”

一阵笑声掺杂着话声,渐渐接近大厅,厅门一暗,前后踏进四人……

头前一个,身穿长袍,年纪七十左右,文质彬彬,不像武林中人,倒似一位饱学儒者。

衔尾两人一眼看到大厅上“赤麟”宗元甲时,不约而同一声惊“噫”……这两人正是约在中秋前十日“柳塘集”见面的岳申和田敏。

最后殿尾进大厅来的,是“明湖庄院”庄主“金雕”晏兆雄。

宾主进入大厅尚未坐下,“旱地蛟”岳申指着宗元甲向长袍老者哈哈大笑道:“就是他,门主……”

“寒川门”门主“乾坤双飞”柳天鸣听来淋了一头雾水……这位英姿轩昂,看来年纪不到三十的年轻人,又是谁?

“赤麟”宗元甲,脸带笑容,从座椅长身站起……

“云中鹏”田敏接口道:“门主,这位就是大洪山石旗峰‘啸天盟’盟主‘赤麟’宗元甲……”

近前一步,宗元甲抱拳一礼,向柳天鸣含笑道:“柳门主,您我神交已久,难得今日在此晤面……”

哈哈哈笑了起来,柳天鸣握住宗元甲双手,道:“不错,神交已久,您我不必繁文缛礼,老夫叨长几岁,称您——声‘宗老弟’便了……”

指着岳申、田敏两人,柳天鸣又道:“这次他二人回来株州,就提到您宗老弟,在‘流河塘’镇郊,岳申误食‘大幻仙’姜冲‘忘我散’药物,您解了他们兄弟两人之危……”

宗元甲将“金戈双卫”的僧浩、孟达两人,替这位“寒川门”门主引见了下。

“金雕”晏兆雄含笑道:“柳门主,如此一来,就不必晏某替敝上宗盟主引见介绍了。”

宾主坐下,“旱地蛟”岳申嘴没遮拦,向“金雕”晏兆雄冒出一句,道:“晏……晏庄主,您可没有遭到意外吧?”

这句话虽然听来使人无法会意,但却孕含了极重的份量……“金雕”晏兆雄脸色微微一怔,道:“岳兄弟,你指的‘意外’,是指何事而言?”

“云中鹏”田敏接口道:“在下田敏和我岳大哥,取道湘中探听‘青冥会’中动静时,无意中探得一份意外的资料……”

脸色凝重,晏兆雄接口问道:“是有关老夫之事,田兄弟?”

一点头,田敏道:“不错,‘青冥会’设计要加害晏庄主——晏庄主若不幸遭之所害,‘青冥会’将以倾巢之力,直捣‘明湖庄院’,到时不留活口,使‘明湖庄院’玉石俱焚……”

“金雕”晏兆雄听到这话,不禁暗暗吸了一口冷气。

一指宗元甲,田敏又道:“田敏和我岳大哥,跟宗盟主中秋前十日之约,算来时间尚早,知道这回事后,就即转道湘东株州‘寒川门’总坛,邀门主前来,欲解‘明湖庄院’之危……”

“金雕”晏兆雄,听来暗暗感动不已——并无所求,并无相邀,却来暗中解人之危。

带了一份关注的口气,“乾坤双飞”柳天鸣接口道:“晏庄主,我等三人取道洞庭湖南岸‘明湖庄院’,从湘东株州匆匆来此时间算来并不多久,‘青冥会’中如若对‘明湖庄院’真有某种谋算的话,也就在这一两天之内了……”

“金雕”晏兆雄浓眉微轩,道:“‘青冥会’中这些牛鬼蛇神,又玩出哪些云诡波谲的名堂,找来‘明湖庄院’?”

牛眼一瞪,眼皮一翻,孟达人粗心细突然想了起来,向宗元甲道:“会不会就是那回事,盟主,他三位和那个‘假驼子’来‘明湖庄院’,前后相隔没有多久呢?”

缓缓一点头,宗元甲道:“不错,孟达,我也想到那回事上……”

视线投向晏兆雄,宗元甲又道:“晏庄主,柳门主和岳兄、田兄两位所说的,可能就是‘千面浪客’莫真借‘白玉环龙杯’放毒的那一回事……”

“金雕”晏兆雄似有所思中,道:“从时间上算来,盟主,就是玉杯放毒的这件事了……”

“云中鹏”田敏问道:“宗兄,‘白玉环龙杯’放毒又是怎么一回事?”

宗元甲把“千面浪客”莫真易容扮装,送“白玉环龙杯”来“明湖庄院”的前后经过告诉了三人。

“金雕”晏兆雄接口道:“莫真扮装成一个自称‘洛水驼丐’江胜的丐帮弟子,给盟主识破真相……最后莫真说出来‘明湖庄院’的前后经过……”

田敏道:“那莫真指出受‘青冥会’所唆使?!”

“金雕”晏兆雄把莫真昔年受“七尾鹞”宫奇救命之恩的那段经过也说了出来,又道:“莫真临走时,并未提到‘青冥会’中其他人,只指出‘大幻仙’姜冲,尚逗留在洞庭湖东岸的‘墨水岩’‘青冥会’分坛……”

“乾坤双飞”柳天鸣道:“晏庄主,据柳某看来,此‘千面浪客’莫真并非实话实说,还有一部分的保留……”

眨动一双墨玉似的眸子,宗元甲道:“柳门主,您是指除了‘大幻仙’姜冲外,‘青冥会’会主‘霸山虎’狄平,和他师父‘七尾鹞’宫奇等,都已来‘墨水岩’分坛?”

这位“寒川门”门主一点头,道:“不错,宗老弟,老夫是有此推断……”

微微一顿,又道:“‘青冥会’唆使‘千面浪客’莫真,那只是一个开端,试探,也像我等三人一样,‘青冥会’不会想到您‘啸天盟’盟主宗老弟,也在这里‘明湖庄院’……这是他们百密一疏,疏忽之处。”

眉宇轩动,“金雕”晏兆雄道:“为了洞庭湖水路地盘之事,‘青冥会’借口摆下擂台双方作个交待——却又鬼鬼祟祟,云诡波谲,照此看来,‘青冥会’所玩的把戏,就是这一手!”

倏然也想了起来,宗元甲道:“宗某那次在‘草桥大寨’跟‘大幻仙’照面交手,并未提到赴这里‘明湖庄院’之事——后来在‘浣花塘’镇郊,以‘福海饭店’为不义的赌场中,宗某在‘黑蝎子’刁炳前,也只说要往湘中牛头山铁翎谷,赴‘青冥会’总坛拜山一会……”

缓缓一点头,“云中鹏”田敏道:“这就是了,宗兄,‘青冥会’不会料着你来洞庭湖南岸的晏庄主这里,他们准备‘以大吃小’,先把‘明湖庄院’放倒后,再作进一步的打算。”

沉思中的这位“寒川门”门主“乾坤双飞”柳天鸣,想到那回事上,道:“据您数位刚才说来,那个‘千面浪客’莫真,离开这里不久,显然‘青冥会’中尚未知道‘明湖庄院’这里的动静,我等不妨来个先发制人,找去‘墨水岩’,给‘青冥会’一个迎头痛击……”

宗元甲接口道:“不错,柳门主,宗某就有这样打算!”

“墨水岩”在洞庭湖东岸,那是块外形奇特,硕大无比的山岩……这块“岩”如果切合实际一点来说,那是一座体型较小的峰岭。

“墨水岩”两侧伸展,中间凹了进去,就在凹进部分贴近山麓处,有数十幢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石砌房屋,正中央矗起一根高高的旗杆,旗杆顶端迎风摆摇一面旗帜——旗帜上有“青冥扬威”四个大字。

数匹骏骑向这边策马而来……

马鞍上是“赤麟”宗元甲,“金戈双卫”的僧浩、孟达,“明湖庄院”庄主“金雕”晏兆雄,“寒川门”门主“乾坤双飞”柳天鸣,另外是“旱地蛟”岳申,和“云中鹏”田敏两人。

看到这面凌空矗立“青冥扬威”的旗帜,宗元甲一勒缰绳停了下来……

一指旗帜,宗元甲侧过脸道:“不错,就是这里了,柳门主!”

众人坐骑纷纷停下,“乾坤双飞”柳天鸣微微一轩眉,道:“看来气魄还不小呢,宗老弟!”

笑了笑,宗元甲道:“光看房屋不管用,还要看里面的人,手上是不是有两下子,柳门主,您说是不?”

转向后面的孟达,宗元甲道:“又偏劳你了,孟达,你前去通知他们,让里面的牛鬼蛇神知道,‘寒川门’‘乾坤双飞’柳门主,偕同‘啸天盟’‘赤麟’宗元甲,前来拜山!”

他们人马就停在房屋前数十丈方圆的山坡地上,大门边沿的几位壮汉早已看到。

孟达躬身应了声“喳”,两腿一夹马肚,直往大门前来……来到大门前,击鼓似的“嗨”

了声,道:“小子,你们听着,‘啸天盟’盟主‘赤麟’宗元甲和‘寒川门,门主’乾坤双飞‘柳天鸣前来拜山,快进去告诉你们山大王,出来恭迎!”

“青冥会”分坛大门前的数名壮汉,听到孟达这阵吆喝声,各个颈子都直了起来……

尤其“啸天盟”盟主“赤麟”宗元甲这几个字,更令他们不敢吭出一声,疾步奔进大门!

转过缰绳,孟达回到宗元甲等身旁。

不多久,大门里直奔出数人……

头前两个,是过去留守在“枫林湾”镇街“宏泰钱庄”的范良雄、谷守宇“竹山双雄”。

衔尾是“福海饭店”大赌场中,那个当家把舵的“黑蝎子”刁炳。

刁炳后面是个五短身材,骠悍的中年人……这人就是这里“墨水岩”“青冥会”分坛的分坛主,有“白狼”之称的巫勇。

这四人的后面,一字排列而行的,是三个年岁悬殊的人物……

中间那个,浓眉巨目,狮鼻海口,看来有七十左右的老者……此人就是“青冥会”会主“霸山虎”狄平之师,“大幻仙”姜冲的师兄“七尾鹞”宫奇。

走在左边那个,一副半斤骨头八两肉的身子,一张黄苍苍风干橘皮似的脸孔——他,就是掀风作浪,无所不用其极的“大幻仙”姜冲。

右边那个中年人,就是“青冥会”会主,有“霸山虎”之称的狄平。

这几个人在“墨水岩”青冥会“分坛露脸出现,果然不出宗元甲等数人之料——结集”青冥会“之力,要使”明湖庄院“玉石俱焚。

“七尾鹞”宫奇一指“金雕”晏兆雄,哈哈笑道:“晏庄主,你‘耳报神’果然灵活,老夫等正要赴‘明湖庄院’一会,你倒来个先发制人,带了武林朋友找来这里‘青冥会’分坛……”

目光落向“乾坤双飞”柳天鸣,宫奇又道:“柳门主,这里‘墨水岩’你我又照面了……那一位想必是大名鼎鼎,称雄一方的‘啸天盟’盟主‘赤麟’宗元甲?”

不等柳天鸣开口,宗元甲微微一笑,道:“宫朋友,区区宗元甲前来拜山。”

嘿嘿冷笑数声,“七尾鹞”宫奇道:“宗盟主,来时可任你等来,去时却由不得你等自己去了……”

冷然一笑,宗元甲接口道:“宫朋友这话,也未免把‘青冥会’‘墨水岩’分坛估得太高了些,多行不义,势必自毙,饶是铜墙铁壁,又岂能阻止区区在下等数人。”

冷冷哼了声,宫奇道:“宗盟主,闲话少说,你等数位既然来此,必有惊人技艺,现在正好领教一番……”

宗元甲接口道:“宫朋友此话,正合我等一行人之心,但不知如何见个高下?”

“七尾鹞”宫奇道:“天下武技,殊流同源,大同小异……宫某有一项玩意,称作‘金刀罗汉阵’,现在摆上此阵,与各位阵上较量一下……”

话到这里,不等众人是否同意,已吩咐“竹山双雄”,和“黑蝎子”刁炳三人,道:“你等进去屋里,取出‘金刀罗汉阵’来!”

三人应诺一声,进大门而入,不多时,各个背上背了一只麻袋出来。

就在“青冥会”分坛前这块偌大的空地上,划下方圆十丈一幅地面,三人把麻袋一抖,“哗啦啦”声中,倒出无数五寸来长,金光耀目,尖头扁尾的狼牙铁钉来。

“赤麟”宗元甲见闻广博,目光投向这些金钉,已知是钢铁精英,混合铸成,锋利无比。

宗元甲心自暗暗诧异之际,“竹山双雄”和“黑蝎子”刁炳等三人,似乎驾轻就熟,就在地上把金钉,一枚接一枚,插入泥地中。

不多时间,方圆十丈的地面上,已是密密麻麻,插满金钉,远远看去,宛若一座金山。

三人把金钉插入地面,“七尾鹞”宫奇用手一指,嘿嘿一笑,道:“此是‘青冥会’中‘金刀罗汉阵’……如果跟‘金刀换掌’、‘罗汉东香’等绝技比来,显然有云泥之隔,不可同日而语……各位俱是名家高手,若是不嫌粗浅,就在阵上交手如何?”

眼前众人,“赤麟”宗元甲,“乾坤双飞”柳天鸣两人,固然皆属一派掌门,就算“燕子飞”僧浩,“铁背熊”孟达,“旱地蛟”岳申,“云中鹏”田敏,以及这位“明湖庄院”

庄主“金雕”晏兆雄等,也都是名家高手,一看之下,知道“七尾鹞”宫奇摆下这“金刀罗汉阵”,用心异常险恶。

原来此一“金刀罗汉阵”插入泥地的金钉,粗细不一,长短有异——有些入土寸许,有的入土及半,参差不齐,有如狼牙密布。

敢情武家练功夫,最重要的是在一个“平”字,和一个“稳”字。无论“梅花桩”,或是“刀光桩”诸类绝技,桩与桩之间,都有一定度数及划一的步眼,才能在桩上施展出功夫。

就以“梅花桩”来说,木桩必须摆成梅花形状,而且每根规格长短齐一。

但“七尾鹞”宫奇摆出此一“金刀罗汉阵”,却是并无度数,步眼——东一丛,西一簇,一排高,一排低,长短高低参差不一。

即使练得一身如何到家的“梅花桩”,甚至深谙“金刀换掌”之法,到了这“金刀罗汉阵”上,显然也要大减成色。

这个“青冥会”中的“太上皇”七尾鹞“宫奇,就想运用此一”金刀罗汉阵“,把今日来”墨水岩“的异己武林高手,都收在这上面。

“七尾鹞”宫奇见对方众人,望着自己摆下的“金刀罗汉阵”,各个脸色犹疑不决,以为诡计得逞,于是冷冷一笑,道:“各位如果脚下功夫不便,老夫可以把‘金刀罗汉阵’撤去,另由各位想出一个较量之法,如何?”

此话虽然有轻视对方之意,“赤麟”宗元甲冷然一笑,道:“宫朋友,别说区区‘金刀罗汉阵’,就是摆下刀山油锅,我等也无畏缩之理,现在请宫朋友派人上阵交手就是。”

缓缓一点头,宫奇目光投向“黑蝎子”刁炳道:“刁炳,现在由你上‘金刀罗汉阵’打头一阵,向对方众人领教一番!”

“黑蝎子”刁炳答应一声,微提袍袂,一掠身,已经跃到“金刀罗汉阵”上……使个“金鸡独立”之势,一抖手中“蛇头杖”,目注宗元甲众人,道:“哪位朋友上来领教!?”

宗元甲尚未回答,“乾坤双飞”柳天鸣背后人影一闪,一响“嗖”的掠风声中,“旱地蛟”岳申已跃上“金刀罗汉阵”

手中横着一口长剑,岳申喝声道:“臭蛋,混球,爷爷来教训你这不孝灰孙子……”

嘿声一笑,刁炳道:“小子,你还不够看的……”

这个“的”字出口,刁炳手中“蛇头杖”一提,一个“蛟龙入海”之势,直向岳申当胸捣来。

岳申一声吼喝:“来得好!”

不慌不忙,略一晃身,长剑一沉,压住对方杖头,猛的一削,顺着杖把一个“顺水推舟”

之势,朝向对方前锋手指削去。

“黑蝎子”刁炳大吃一惊,急展“怪蟒翻身”身法,退后半步……

就在同一刹那间,就势一沉“蛇头杖”,“乌龙掠地”,呼的劲风声中朝岳申的下三路,横扫过来。

岳申猛提一口真气,在“金刀罗汉阵”上,两腿一挫,嗖的居然纵起丈来高,让过对方一杖……

嘴中一声冷叱:“看!”

长剑向前一送,“金针引线”,直向“黑蝎子”刁炳咽喉刺来。

刁炳一杖扫空,顿知不妙,正要用“倒栽垂柳”,回过杖把用力一对对方剑身,准备就这一荡之势,直窜开去!

但“旱地蛟”手上这把长剑可不含糊,幻变莫测,刚才出手一招,其实可虚可实……

刁炳才扬起“蛇头杖”,岳申倏然腕把一沉,一招“反脱罪衣”——剑锋一划,横里一洗,“嗤”的一响裂肌声,已把刁炳左肩背后,连衣带肉,削下一大片来。

“黑蝎子”刁炳再也不会料到,对方剑法变化如此神速……“哇哇”几声怪叫,撤手抛杖,正要向“金刀罗汉阵”外窜去。

“旱地蛟”岳申自从上次误食“大幻仙”姜冲“忘我散”,真性迷失,险些害了自己义弟田敏后,已把“青冥会”恨之蚀骨……

见刁炳拔身要逃,大喝声道:“灰孙子,爷爷送你—程……”

飞起一腿,朝“黑蝎子”刁炳臀部踢去!

“咚!”的一声,刁炳身子像断线纸鸢似的凌空飞起,又是“叭”的一响,结结实实摔落地上,摔个口鼻鲜血直流,当堂晕了过去。

岳申微微一晃身,翩然掠回自己这边。

两下照面交手,不过三五回合,“不是猛龙不过江”,岳申把“黑蝎子”刁炳,败落在“金刀罗汉阵”外。

“七尾鹞”宫奇,摆下“青冥会”独门功夫“金刀罗汉阵”,认为一定可以出奇制胜,把对方一网打尽,想不到头一阵,就败个灰头土脸。

显然,这是这位“青冥会”中“太上皇”,始所未料的。

对方出手干净利落,就在三五回合之间,把“青冥会”中一员大将,结结实实摔了个大跟斗!

这份难受,也就像在“七尾鹞”宫奇脸上,结结实实赏下了一记大耳光。

--

潇湘书院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