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0 章 丐帮弟子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十章 丐帮弟子

宗元甲问道:“鲍弘,有关‘青冥会’在湘境一带的动静,你是否知道一二?”

微微一欠身,“入海龙”鲍弘道:“不知盟主所指是那一方面?”

举杯啜饮了口酒,宗元甲一副聊谈的神情道:“我是指‘大幻仙’姜冲,你是否知道此人?”

点点头,鲍弘道:“属下知道——‘大幻仙’姜冲是‘青冥会’会主‘霸山虎’狄平的师叔,行止诡秘,识不透真相……江湖传闻,‘大幻仙’姜冲在湘鄂交境的‘枫林湾’镇上,遇着扎手劲敌,铩羽受伤回至‘青冥会’总坛……”

掀掀鼻子“哼”了声,孟达接口道:“姜冲这老小子在‘枫林湾’镇郊‘草桥大寨’,蒙盟主手下留情,没有留下他的狗命,只是赏了他一剑。”

倏然有所会意,鲍弘点点头,道:“原来‘大幻仙’姜冲所遇上的劲敌,就是盟主!”

微微一点头,宗元甲接着问道:“姜冲回至‘青冥会’总坛后,可有其他动静?”

略一思忖,“入海龙”鲍弘道:“据江湖传闻,湘中‘青冥会’总坛最近来了几位高手。至于是否出于‘大幻仙’姜冲所邀请,属下这就不甚清楚了。”

听到“湘中青冥会总坛”这话,宗元甲殊感困惑道:“湘北洞庭湖边的常德,离湘中尚有一段路程,‘青冥会’如何会跟‘啸天盟’湘境总舵,发生争夺洞庭湖水路地盘之事?”

“入海龙”鲍弘道:“‘青冥会’总坛虽然在湘中牛头山‘铁翎谷’,但在湘北的洞庭湖畔,也有他们一个分坛……”

僧浩接口道:“‘青冥会’在洞庭湖附近,原来有分坛设下?!”

点点头,“入海龙”鲍弘道:“不错,‘青冥会”在洞庭湖东岸的’墨水岩‘,设有一个分坛……

剑眉微微一轩,宗元甲问道:“湘北这处分坛,是‘青冥会’谁负责的?”

“翠玉楼”酒店开设在洞庭湖边的“双凤桥”镇上,“入海龙”鲍弘眼前的身份是“翠玉楼”酒店的掌柜,显然对附近一带情形比较清楚……

鲍弘见宗元甲问出此话,就回道:“禀盟主,负责洞庭湖分坛的,是湘鄂江湖上有‘白狼’之称的巫勇……”

击鼓似的声音冒了出来,孟达道:“鲍掌柜的,这个‘白狼’巫勇在‘青冥会’中,算是老几?”

一笑,“入海龙”鲍弘道:“‘老几’鲍某就不清楚,孟护卫,不过无可否认的这个‘白狼’巫勇,是‘青冥会’中高手,不然不会调派来‘墨水岩’任分坛主之职了。”

目光移向宗元甲,鲍弘问道:“盟主,您和两位护卫,此行目的地是否常德东郊‘庙口集’的‘明湖庄院’?!”

宗元甲点点头,道:“不错,宗某和僧浩、孟达两人此去‘明湖庄院’,见到湘地总舵主‘金雕’晏兆雄后,对敌我双方情形,可以有个研判。”

“翠玉楼”楼上厅房雅座中的“赤麟”宗元甲,和僧浩、孟达两人,这顿酒菜吃得十分满意。

尤其后来店伙端上那几味名贵珍肴,更令人齿留余香,孟达狼吞虎咽,恨不得把桌上那几只盘底朝天的盆子,都吞下肚子里。

“赤麟”宗元甲替自己感到迷惑……

“啸天盟”所拥有的一系列生财系统中,居然还有这样一家巍峨富丽,手技超绝的酒楼菜馆……自己踏进“翠玉楼”大门还不知道。

这顿吃喝结束,那不是“入海龙”鲍弘摆下盛宴接待盟主……

“赤麟”宗元甲乃是真正这家“翠玉楼”酒店的大掌柜,大当家,也就是他自己请了自己;但宗元甲没有“白吃”一顿,抹嘴就走……

从腰袋一叠银票中,取出一张百两纹银的银票,吩咐“入海龙”鲍弘,赏给后面厨房,和前面接待客人的所有伙计。

酒醉饭饱,“赤麟”宗元甲在鲍弘恭送之下,带了僧浩、孟达两人,离开“双凤桥”镇上的这家“翠玉楼”酒店。

粼波皱皱,水色碧绿,湖面上点缀着几只翱翔翩舞的凫鸟,岸上烟笼林陌,隐约可见,就在背山面湖,景色绝佳的位置上有一座巍峨矗立的建筑——这里就是常德东郊洞庭湖畔的“明湖庄院”。

三匹坐骑勒住缰绳,停了下来……骑在马上的是“赤麟”宗元甲,和他的两个护卫。

宗元甲向孟达缓缓一点头,眼色投过一瞥——孟达应了声“喳”,抛镫落地,来到庄院大门外,叩动门环,轻轻敲了几下。

一响“吱格”声,大门旁边一扇侧门张了开来,探出一个穿着护院庄丁衣衫的中年人,朝孟达打量了眼,问道:“尊驾来这里‘明湖庄院’,是找哪一位?”

一指坐骑上的宗元甲,孟达吐出一阵击鼓似的声音,道:“鄂中大洪山石旗峰‘啸天盟’盟主‘赤麟’宗元甲,来‘明湖庄院’访‘金雕’晏兆雄!”

这名护卫庄丁一震,一凛,朝坐骑上宗元甲望了眼,喉咙里吐出一响“哦”的声音,忘了向访客躬身施礼,转身拔腿往小门里奔了进去。

没有多久……

这座“明湖庄院”里,响出“轧轧轧!轧轧轧!”接连开门的声音……最后一响“格”

的声,外面这扇庄院大门分向两边张了开来!

从张开的外间那扇庄院墙门,纵目朝里端看去,成了一条直线,足足有十数丈之遥——张开的三进大门之内,从里面大厅走出一位老者。

老者身材颀长,颔留清髯,身穿一袭长袍,年纪看来有六十左右——他是“明湖庄院”

庄主“金雕”晏兆雄。

“赤麟”宗元甲见晏兆雄急步从屋里出来,立即下了坐骑。

旁边僧浩也跟着忙不迭从马背上下来。

“金雕”晏兆雄出来庄院墙门,向宗元甲恭身一礼,道:“‘啸天盟’湘境总舵,总舵主‘金雕’晏兆雄见过盟主!”

皱皱眉,笑了笑,宗元甲握住晏兆雄一双手,道:“晏老哥,您我老兄弟,干嘛婆婆妈妈的来这么一套礼节……你不叫人看腻!”

僧浩、孟达两人,上前向晏兆雄见过一礼。

“金雕”晏兆雄肃客迎宾,经过三扇张开的里外大门,来到大厅,宾主坐下后,晏兆雄道:“盟主,我算您也快要到‘明湖庄院’了……”

微微一怔,宗元甲道:“你知道,晏庄主?!”

“金雕”晏兆雄道:“‘白河桥’镇客店,断去‘南天一煞’麦夫手臂,‘枫林湾’揭开‘铅银’阴谋,伤了‘大幻仙’姜冲,又在‘浣花塘’镇郊,砸了那家‘福海饭店’赌场,‘青冥会’接连挨上几下闷棍——老天才知道盟主已离大洪山石旗峰总坛,‘御驾亲征’,亲自取道来湘北‘明湖庄院’晏某这里……”

笑笑,宗元甲道:“耳报神倒是灵通,晏庄主,宗某沿途的行踪你都知道了?!”

这位“明湖庄院”老庄主“金雕”晏兆雄,不加掩饰的道:“恭列‘啸天盟’中弟子,对自己盟主的行踪,岂能疏忽不关心?!”

听来有所感触,宗元甲轻轻呼了口气——却带来一份轻松的气氛,宗元甲含笑道:“晏庄主,您历历如绘指出宗某行踪所经之处,但漏了其中一桩……”

怔了怔,“金雕”晏兆雄道:“您又去了何处,盟主?”

宗元甲道:“洞庭湖浩瀚辽阔,占幅万顷,宗某经过之处也是洞庭湖畔,——处‘双凤桥’镇上……”

一声轻“哦”,“金雕”晏兆雄接口道:“不错,‘双凤桥’镇上有我们‘啸天盟’立下的一份基业,那是一家极为巍峨的‘翠玉楼’酒店,盟主,您去了那里?”

含笑点头,宗元甲道:“是的,宗某去了‘翠玉楼’酒店,但事前并不知道此酒店是‘啸天盟’所有,后来掌柜的‘入海龙’鲍弘前来问候,才知道自己捧自己场,照顾了这家‘翠玉楼’酒店的生意……”

谈话中话题渐渐移转……“金雕”晏兆雄道:“盟主,您是接到属下‘明湖庄院’所发‘箭书’,知道‘青冥会’借口洞庭湖水路地盘这事,找上‘啸天盟’湘境总舵的碴子,才取道来湘北……”

微微一点头,宗元甲接口道:“不错……”

一副不解的神情,晏兆雄道:“如何又会在途中跟‘青晏会’结下梁子,截下‘大幻仙’姜冲的?”

“赤麟”宗元甲把当时那段经过说了出来,接着又道:“‘寒川门’中‘旱地蛟’岳申,‘云中鹏’田敏两名弟子,中了人家圈套,误食迷失真性的‘忘我散’药物,互相厮杀激斗,后来才知道是‘青冥会’中‘大幻仙’施的手脚……”

静静听着的孟达,冒出一句道:“姜冲那老小了,那副半死不活的窝囊相,装得真像……”

目光移向孟达,晏兆雄无法会意,问道:“那个‘大幻仙’姜冲,如何又是‘半死不活窝囊相’,孟护卫?”

孟达就将当时姜冲在“白河桥”镇“妙手医庐”的情景说了出来,又道:“这老小子,一张黄苍苍风干橘子皮的脸孔,瘦得半斤骨头八两肉,风也可以吹倒似的……”

宗元甲道:“‘大幻仙’姜冲从‘妙手医庐’后面卧房,一扇不到尺来见方的小窗逸去,宗某推断他施展了一门传闻江湖的‘缩骨神功’,是个藏锋不露的高手……”

“金雕”晏兆雄慨然道:“‘寒川门’与‘青冥会’之间,盟主,这两个江湖门派,有水火不相容的夙仇……”

宗元甲问道:“晏庄主,双方如何会结成死仇的?”

“金雕”晏兆雄道:“‘寒川门”总坛设于湘东株州,’青冥会‘的总坛在湘中牛头山,双方都在湖南境内打天下……就像此番’青冥会‘找上’啸天盟‘湘境总坛一样,’青冥会‘排除异己,吞噬同道,野心勃勃,要做他称主武林的春秋大梦……“

已理会过来,宗元甲接口道:“那是‘青冥会’寻衅找上‘寒川门’的晦气……”

缓缓一点头,晏兆雄道:“不错,盟主,‘寒川门’虽然实力不厚,但又岂肯乖乖雌伏……”

厅上正在谈着时,一名庄丁匆匆进来,向“金雕”晏兆雄躬身一礼,道:“庄主,外面有位客人求见……”

微微一怔,晏兆雄道:“晏平,是何等样人物?过去可曾来过这里?”

庄丁晏平道:“那位客人操北地口音,年纪七十左右,是个弓腰隆背的驼子……自称‘洛水驼丐’江胜……”

轻轻念出“洛水驼丐”江胜这名号,晏兆雄问道:“晏平,此‘洛水驼丐’江胜,可曾说出来访老夫是为了何事?”

哈腰一点头,晏平道:“回庄主,那个客人说了……说是久闻湘北‘明湖庄院’‘金雕’晏庄主,前来慕名拜访。”

缓缓侧过脸,目光投向宗元甲……似乎在问,此“洛水驼丐”江胜又是何等样人物?!

接触到晏兆雄投来视线,宗元甲道:“丐帮帮主‘七海穷神’曲挺与宗某一见如故,晏庄主,此‘洛水驼丐’江胜既是丐帮中人物,此番前来‘明湖庄院’,除了慕名拜访之外,不妨问问是否尚有其他事情。”

点点头,晏兆雄向那名庄丁道:“晏平,传话有请!”

应了一声“喳”,庄丁晏平退出大厅,不多时,陪同一位驼背老人进来。

老者身穿一袭长袍,虽然穿得很整齐,长袍上留有不少补钉……体态原来可能很魁梧,由于弓腰凸背的缘故,看去比常人矮了半截。

“洛水驼丐”江胜由庄丁晏平陪同进来大厅,带着询问的眼光,朝庄丁晏平看来。

晏平一指主座“金雕”晏兆雄,道:“这位就是我们‘明湖庄院’庄主。”

“洛水驼丐”江胜长揖一礼,道:“‘洛水驼丐’江胜见过晏庄主,江某来得孟浪,犹希勿罪!”

回过一礼,晏兆雄含笑道:“区区‘金雕’晏兆雄,辱蒙江朋友移驾来访,不胜欢迎……”

眼前这个“洛水驼丐”江胜,不速来访,来意不明,晏兆雄并没有替旁边的宗元甲等三人,引见介绍。

请江胜坐下后,晏兆雄问道:“敢问江朋友来自何处?”

“洛水驼丐”江胜,欠身一礼,道:“江某来自河南信阳城郊,一处叫‘马家店’集镇……”

一顿,又道:“晏庄主声誉远播湘鄂两地,仗义疏财,英名震耳,是以冒昧来访……”

听到“仗义疏财”四字,“金雕‘晏兆雄已十有七八理会过意来。

江胜取下背负囊袋,从囊袋中取出一只五六寸见方的锦盒,揭开盒盖,里面是一只杯子……

这只杯子用白玉雕琢而成,通体晶莹剔透,没有一丝杂纹,玉杯外围雕出一条栩栩如生的盘龙,这条雕出的小龙,从杯底沿环围而上,直到杯盖。

“金雕”晏兆雄虽然称不上富堪敌国,但除了武林中声誉外,亦是地方上一位富绅,此刻看到锦盒中这只玉杯,已知是一项稀世珍物。

此刻,这个“洛水驼丐”江胜,从袋囊取出这只藏玉杯的锦盒,却不知对方用意何在。

一指锦盒中玉杯,江胜问道,“晏庄主,这只玉杯您看来如何?”

缓缓一点头,晏兆雄照实的道:“不错,稀世珍物,价值连城!”

庄丁晏平尚留在大厅,未曾离去,江胜转过身微微一笑,向晏平道:“这位小哥儿,麻烦你取一杯干净,可以入嘴饮的清水来……”

晏平一点头进入里间,不多时,捧了一杯开水出来。

江胜接过这杯开水,揭开白玉杯盖子,把开水倒入白玉杯中,掩上盖子后,把玉杯放到桌上。

一指桌上这杯子,江胜向晏兆雄道:“此杯称作‘白玉环龙杯’,昔年江某踪游塞外草原,从当地部落酋长获得此杯……”

“金雕”晏兆雄还不知这个“洛水驼丐”江胜,取出这只“白玉环龙杯”的用意,是以缓缓颔首,替代了回答。

边上“赤麟”宗元甲,虽然有过人的阅历,但眼前除了知道此“洛水驼丐”江胜是丐帮中人物外,却也无法猜出此人来访“明湖庄院”用意何在。

这位“洛水驼丐”江胜,指着“白玉环龙杯”,又道:“刚才‘白玉环龙杯’中倒下干净清水,不需多久,杯中之水呈澄黄色……经过两个时辰左右,水色由橙黄成紫红色,也就成了一杯醇口美酒……”

听了暗暗称奇,晏兆雄顺着对方口气,道:“有这回事,江朋友?!”

含笑一点头,江胜道:“一点不假,晏庄主,‘白玉环龙杯’中水成了紫红色美酒,此酒饮下能延年益寿——经常饮服此杯中之酒,功能驻颜不衰,强精固元……”

站立边上的孟达听到这些话,嘴里没有开腔出声,两颗牛眼直瞪出来。

江胜揭开桌上“白玉环龙杯”盖子,微微一笑,指着杯中道:“晏庄主,请过目一看!”

“金雕”晏兆雄站起身,朝桌上杯中水看来,果然里面显出一泓悦目的澄黄色……隐隐中有缕缕闻来十分舒服的清香,从澄黄色的水中飘浮起来。

宗元甲等朝桌上杯中水看去,暗暗称奇不已。

“洛水驼丐”江胜又把“白玉环龙杯”的杯盖盖上,拱手一礼,向晏兆雄道:“江某一番诚意,请晏庄主将此‘白玉环龙杯’收下!”

“金雕”晏兆雄,原来已有这样的想法,是以并不感到十分意外……

敢情形形色色的江湖上,就有这一类人,找去颇负声誉的武林中人俯仰,借口慕名拜访,暗中已有弦外之音,继后以珍物相赠——其实就是一笔交易买卖。

这些“相赠”的珍物,有的确是价值连城的珍物,但也有不少却是虚晃一招,只此一遭下不为例,那是“卖野人头”的。

眼前这只“白玉环龙杯”,宛若玩魔术,耍把戏的演了一套,看来令人不可思议——当然,可能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稀世珍物,也可能是江湖中人虚晃一招,反正下不为例,可以捞到一笔钱。

微微一笑,这位“明湖庄院”晏庄主,道:“无功不受禄,江朋友,你不妨开出一个数目来,晏某才受之无愧!”

笑了笑,又沉思了下,这个“洛水驼丐”江胜才道:“不拘数目,晏庄主,您赏下多少就多少——这是江某一份诚意!”

“赤麟”宗元甲乃是“啸天盟”盟主,一代江湖大豪,有他过人的见识及阅历……“金雕”晏兆雄所想到的地方,他也早想到了。

但,宗元甲更想到另外一件事……

这只“白玉环龙杯”,真真假假,暂且撇开不谈……丐帮弟子包括帮主在内,谋求生活唯一的途径,是挨家挨户乞求布施。

眼前这个“洛水驼丐”江胜,是丐帮弟子,他又如何“改行”做起别的买卖来了……以稀古珍物,来换取别人袋囊里的金银。

心念游转,宗元甲问道:“江朋友,你可识得‘七海穷神’曲挺此人?”

向丐帮弟子问出这话,听来含有嘲弄、侮辱的韵味——那就像向人间出这句话:“喂,朋友,你认不认识你父亲?”

天下哪一个做儿子的,不认识自己老爸?

这话问出口,就在这刹那间,宗元甲替自己感到后悔了。

但情形并非宗元甲想像中那回事……

“洛水驼丐”江胜轻轻念出“七海穷神”四字——似乎发现在这四个字意味中,并未带上一个“丐”字,虽然“穷神”,也不像是“要饭”的……

若有所闻的缓缓一点头,江胜道:“不错,江某似有所闻这个武林同道!”

宗元甲听到这样一个回答,大出意料之外——这个“洛水驼丐”江胜,看来不但不像是丐帮中弟子,尚且连上台面的资格,也没有他“份”。

武林中稍有知名度的人物,谁都知道江湖上有“七海穷神”曲挺此人。

剑眉微微一蹙,从袋囊取出那枚精致珍藏,晶莹剔透,有五六寸长,绿玉雕成的“如意令”,宗元甲抿抿嘴唇一笑,道:“江朋友,你看这枚绿玉如意如何?”

接过手来,“洛水驼丐”江胜细细看去,叹为观止,大为赞赏,道:“不错,不错,这是一件少见的玉琢珍品,不在江某‘白玉环龙杯’之下。”

话落,双手捧了“如意令”,还给宗元甲。

“洛水驼丐”江胜看到这枚“如意令”,嘴里说“不错”,宗元甲心中在说:“错了……”

“如意令”乃是丐帮帮主的信符,见到“如意令”如见帮主本人,不应嘴里赞赏,而是应来个跪拜大礼。

微微一笑,宗元甲接上两句道:“嗯,不错,真个不错……”

这话听进“金雕”晏兆雄耳里,一脸愕然之然,无法会意过来。

但,“金戈双卫”的僧浩、孟达两人,已知道其中有了蹊跷……

此“洛水驼丐”江胜,身列丐帮中弟子,如何不知“七海穷神”曲挺是何许人?

“如意令”乃是丐帮帮主的信符,却不知其来历,只知道是玉琢珍品。

目注“洛水驼丐”江胜,宗元甲道:“你不知‘七海穷神’曲挺是何等样人,在下现在不妨告诉你——这位‘七海穷神’曲挺,乃是当今武林,江湖丐帮中帮主……”

洛水驼丐嘴角抽搐了下,不自觉中轻轻“哦”了声。

指着手中“如意令”,宗元甲又道:“不错,这是玉琢珍品,但另外还有它的来历,这枚绿玉如意是丐帮帮主的信符,天下丐帮弟子见此‘如意令’,如见帮主本人,应行跪拜之礼……江朋友,你说‘不错’,那是你错了!”

脸肉起了一阵痉挛,“洛水驼丐”江胜很费劲的把这话问了出来:“你……你是谁?”

旁边孟达吼了声,道:“操你奶奶的老家伙,你敢不知轻重的向我们盟主问出此话……”

一指宗元甲,击鼓似的又道:“鄂中大洪山石旗峰,‘啸天盟’盟主‘赤麟’宗元甲!”

眼皮一翻,两眼一直,“洛水驼丐”江胜呐呐道:“你……你就是……”

“不错,正是区区在下——现在是我问你了,你是谁?”

浑粗的手臂一挥,孟达接口道:“老家伙,你狐狸已露了尾巴,还不说个清楚明白!”

突然脸色一转,“洛水驼丐”江胜嘿嘿嘿笑了起来,道:“丐帮弟子原是一些街头巷尾伸手要饭的,借用丐帮中人名义,该不致会有砍头的罪名吧?!”

缓缓一点头,宗元甲道:“不错,‘丐帮’两字并不值钱,但,江朋友,你用了丐帮中人称号,借口拜访,拿了这只玉杯来‘明湖庄院’求见庄主‘金雕’晏兆雄,这段来龙去脉的经过,你可要说来听听。”

“金雕”晏兆雄对眼前所有演变,先是像淋了一头雾水,现在宗元甲说出这些话,已有所会意过来……

眼前这个自称“洛水驼丐”江胜的驼子,不速来访“明湖庄院”,看来不似一桩单纯的事。

也不像有些江湖中人,借口慕名拜访,以珍物相赠,来完成一项买卖交易。

宗元甲说出这些话,“洛水驼丐”江胜嘿嘿笑了笑,道:“我说‘啸天盟’的宗盟主,这件事也不值得你大惊小怪的,我江胜江湖上混混,为了要打发日子,就不得不想出些名堂来……”

一顿,又道:“我江胜来‘明湖庄院’不受欢迎,很简单,拿了这只‘白玉环龙杯’就此告辞。”

孟达吼声接口道:“娘的皮,老家伙,这里‘明湖庄院’不是酒肆客栈,由你来任你去?”

眼皮一翻,这个“洛水驼丐”江胜敢情还是一只久混江湖的“老龟”,嘿声一笑,道:“朋友,照你这么说来,是想把我这条命留在这里了?”

笑笑,宗元甲道:“‘光棍眼里不入砂子’,江朋友,这里‘明湖庄院’由你来得也由你去得,不过你总得有个交待……”

眼珠一转,哼了一声,江胜道:“如何交待?”

不愠不火,宗元甲指着桌上“白玉环龙杯”道:“玉杯中水在两个时辰之内,由澄黄变成紫红色美酒,这是你自己说的,江朋友,你要离开这里‘明湖庄院’,不必留下这份人情,干下杯中美酒再走……”

脸色骤变,江胜直直朝宗元甲看来。

还是有条不紊的,宗元甲又道:“你如不想饮下玉杯中美酒,江朋友,掌剑听凭你,就在宗某手中走上三招……能架住宗某三招,这里‘明湖庄院’任你离去,不然……”

脸色接连数变,江胜接口道:“不然又如何?”

不带半点火气,宗元甲就像跟朋友聊天的道:“不然,江朋友,大丈夫做事敢作敢当,光明磊落,你把找来‘明湖庄院’的来龙去脉,说来听听!”

两条浓眉连连轩动,敢情这个自称“洛水驼丐”江胜的驼子,已知道自己眼前的处境……

现在的“点子”已非“明湖庄院”庄主“金雕”晏兆雄,而是落在这个江湖大豪,称主一方的“啸天盟”盟主“赤麟”宗元甲的身上,如果不给对方一个满意的交待,不但占不到便宜,反而要血溅七尺,挺尸就地。

艰涩地顿了顿,江胜道:“我说出内委经过后,宗盟主,又如何?”

十分友善的笑了笑,宗元甲道:“若是‘受人之托,思人于事’,你不是正主,只是替人跑跑腿而已,江朋友,说出经过后,牵赘不到你身上,你请便!”

沉思了下,替自己有了决定,指着桌上那只“白玉环龙杯”,“洛水驼丐”江胜道:“两个时辰后,杯中变成紫红色带有酒味的水,不能进入嘴里……”

脸色微微一怔,“金雕。晏兆雄接口问道:”饮下又如何,江朋友?“

音韵很轻,“洛水驼丐”江胜道:“饮下杯中紫红色带酒味的水,立时七孔冒血,即使扁鹊重生,华佗再世,也无法将这条命治救过来……”

微微一顿,又道:“我并非姓‘江’,‘洛水驼丐’此一称号,也是临时编出的……”

--

潇湘书院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