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8 章 砸烂赌场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八章 砸烂赌场

孟达看得傻了眼……僧浩的脖子也直了起来!

两人在尚未投入“啸天盟”时,也算是江湖上一等一的人物,见闻阅历够,但眼前这等场面,那是“闺女上花轿”第一遭。

“赤麟”宗元甲进来这里后,才知道这是一家极具规模的大赌窟……不但有“赌”也有“色”,就像一锅烈火上沸腾的油,人掉进里面,不但皮肉炸脆,连所有骨头也炸酥了。

宗元甲视线缓缓游转,似乎在寻找他‘碰碰运气’的目标,嘴角一抿,微微一笑,已找到了——一处“押单双”的赌台。

宗元甲移步过去,僧浩、孟达两人,衔尾跟在后面……宗元甲落坐在一张“押单双”赌台边的空座上,两人就侍立后面左右。

坐下后,宗元甲并不马上下注,表情冷肃,凝神贯注摇宝主事的手法——武家有“听音辨位”的这一门功夫——他现在用上了。

摇宝主事执“宝盒”的姿势,掌指的按压,运力的轻重,方向的移转,上下的翻动,这一切都包涵在“宝盒”中骰子滚转的声音……

从骰子滚转的声音中,宗元甲才决定了下注的目标,取出一张银票,压了下去。

主事庄家拉开嗓门吆喝:“开啦!”

把“宝盒”盖子揭了开来,又是声吆喝:“一、三、六,十点,双赔!”

抿嘴微微一笑,把台面上银票和赢来的银子,移到自己这边。

围在“押单双”台面四周的客人,起先并未注意到,后来发现这位年轻客人,手气旺,每押必中,也就跟着他下……宗元甲押“单”,大伙儿跟着押“单”,宗元甲押“双”,也来个女口法炮制。

宗元甲面前的金元宝、银锞子、银锭、银票,已渐渐堆高起来。

站在后面左右两边的僧浩、孟达两人,脸上也起了不同的表情——僧浩似乎已意会到这是怎么回事,脸上带着笑意,像在欣赏一桩有趣的事。

孟达一双眼珠发直,嘴巴张得大大的,一副百思不解之状——盟主恁的手气这么旺,每押必中。

主事庄家“喊点”,原本是粗雄,悠长,又嘹亮,神气十足,充满着那种自信、骄傲、冷寂而又满不在乎的音韵!

宗元甲面前的财富渐渐堆高,这位主事庄家“喊点”的声音,也渐渐变了……

颤颤巍巍,抖索索,提心吊胆,沮丧疑惧,到了最后的尾音,更活像是喘不过气来似的。

这一来,“押单双”赌台上的客人,全跟着宗元甲“走”了,谁都想沾沾这位年轻客人的“福”。

宗元甲脸色肃穆,每当主事庄家摇过“宝盒”,他就移上一堆金锭银锞,押上“单”或“双”。

赌台四围的那些客人,也就跟着上,照着宗元甲押下的“单”、“双”把赌资押上。

“押单双”赌台的几名手下,不用说,也就成了“散财童子”,忙着把庄家边上铁箱里的金银,一锭一锭的散发出去。

十多个腰壮膀粗,七煞瘟神似的大汉,已围上“押单双”的赌台。

他们一个个形色不善,虽然尚未有任何行动,却不时以那种威胁似的眼光,狠狠地投向宗元甲。

宗元甲连眼皮也不撩一下……“啸天盟”盟主“赤麟”宗元甲,偶尔来个“逢场作戏”,还会把这些妖魔小丑,牛鬼蛇神放在眼里?

“散财童子”赔过钱后,那个主事“摇宝”的庄家,猛一挺胸,两只蒲扇似的手掌一伸,鼻子里“哼”了声,紧紧捧起那只“宝盒”,向宗元甲不友善的投过一瞥,才拉开嗓门吆喝:“下注,开啦!”

宗元甲看了看自己面前堆起的“财富”,十分沉静的并没有动静。

围绕在赌台四周的赌客,也没有动静——都在等这位年轻客人押定“单”或“双”后,才跟着下注。

这种情形,是赌场“把舵”的最忌惮的事——他们不怕一人独赢,由于赢得再多,那也是一人份而已,到底是有限的。

怕的就是其他赌客跟进,众人跟着这个赢家下注,如果这人真是手气旺,或是“玩名堂”

的,别说每押必中,就算有六七成把握,庄家赔起来也够惨了……

这是个“无底洞”,直向下面扔,赌场掌舵的即使拥有金山银山,不需多久,也要赔个一干二净。

庄家在尚未揭开“宝盒”盖子前,客人可以下注,但看进“行家”眼里,就有前后不同的区别……

客人在庄家摇“宝盒”时下注,那是不折不扣,纯靠客人自己的手气。

但有些客人,要等庄家摇“宝盒”,把“宝盒”置于台面上后才下注,像这类客人,赌场里都会暗中加以注意。

眼前“赤麟”宗元甲就是如此——每次都等庄家,把“宝盒”放下台面后,他才押注,这一下注,每押必中,从不落空。

“格崩”一咬牙,庄家朝宗元甲狠狠瞪了眼,才高举“宝盒”,拉开嗓门吆喝起来。

“要下注的……开啦……”

这响声音,并未引起宗元甲的注意,游目四颐,似乎在观赏这家“福海饭店”,是否还欠缺了些什么……他没有动静,围着赌台的其他客人也都静止下来。

这位主事庄家的,嘴皮掀动,喃喃嘀咕。捧在手里的“宝盒”开始摇动起来……

手里的这只“宝盒”,先是上下摇,然后左右晃,接着一阵接一阵把“宝盒”抖动——一下高,一下低,跟着“砰”的声,四平八稳把“宝盒”放到台面上。

主事庄家—,开始摇“宝盒”时,宗元甲又恢复了他原有的那副神情……

全神贯注,仔细看,静静听,这一刹那问,完全注意在庄家手中那只“宝盒”上。

庄家把“宝盒”放下台面,宗元甲似乎已获得一个满意的答案……毫不犹疑地把自己跟前金银,拨出一部分移向台面上……

他押的是“单”!

宗元甲这一下注,很快的,争先恐后的,其他那些客人,将自己赌注也押了上去一—当然,他们所押注的跟宗元甲不会两样。

主事庄家头额上的汗水,一颗一颗直流下来,十分费劲的吼喝道:“快下注……‘宝盒’要开啦……”

其实不需要这位庄家的吆喝,这些赌客动作干净利落,快速得紧——台面上金银早已都放下。

庄家投向台面的两颗眼珠像要吐出来,又叫了声:“手离台面……开啦!”

庄家那只粗厚的手却是非常灵巧——食姆两指拈着盒盖顶端的那颗圆珠,往上就提——比眼皮眨动一下还快,他的小指点向盒沿……

也就在这火石电光之间,宗元甲脸色一寒,星眸闪芒,猝然朝庄家遥空一指!

只在刹那,那个主事似乎挨上了什么,身子僵直不动……就像庙里的一尊泥菩萨。

庄家的那张脸看来古怪——眼珠外凸,嘴巴歪斜,额上一条条青筋浮起……

那食姆两指,就停留在抬起盒盖的刹那,那只小指恰恰提提拈上“宝盒”边沿……就要触动“宝盒”中的骰子。

这短暂的过程中,先是一片冷寂,但随即爆起了惊诧的叫喊声,和沸腾的喧嚣声!

不错,这个“押单双”主事庄家的,想玩花样,捣鬼搞名堂。

“押单双”的赌徒行家,全知道这个规矩,也懂得这个窍门……

“宝盒”落到台面,谁也不能再去摆动一下,连台面也不能晃动,为的就是求个公平无私。骰子放在滑溜溜的瓷缸里,摇成什么点数就是什么点数……

随便一碰,轻轻一触,任何一颗骰子的翻动,就可以使整个已成“单”、“双”的是局起了变化,所以一等“宝盒”放下,谁也不能再去触动,不然,就是作弊作假,在玩花样。

眼前这个主事庄家,就在搞鬼!

看出名堂的赌客在短暂惊诧之后,立即愤怒起来,吼喝叫骂乱成一片!

原来那些迷迷糊糊不明内委的客人们,马上也清楚了是怎么回事,也跟着起哄,尖叫嚣喝。

活生生的证据就在眼前,那个正想做手脚的主事庄家,小手指头还点拨盒沿边上……

但却又令人百思不解的,这个庄家想搞鬼名堂,干啥自己成了泥塑木雕,一动不动,自己出来作证呢?

散立周围,那些“把场子”的人,起先也被愣住了,当他们看出情况后,业已来不及做任何掩饰,或是压制的工作……靠台面比较近的赌客,已经比他们更先揭开了这个弊端。

那些“把场子”的大汉,不禁慌了手脚,有的往人堆里硬挤,准备对付宗元甲……有的脸上露出一副不想笑的笑脸,向那些赌客们解释……

有的想抢救主事庄家,意图湮灭证据!

身形拔起,宗元甲站到“押单双”的赌台上……声音虽然柔和,却是慑人有力:“各位,你等不准挪动,哪个若是擅自移动,就别怪区区在下出手无情了!”

宗元甲这响声音发出,果然那些喧哗嘈杂的声音,暂时静止下来。

就在这时候,“把场子”大汉的其中两人,同时采取了行动……

一个抡臂一抖,三把银晃晃飞刀,向宗元甲暴射而至……另外那个……活的救不下,不如杀人灭口……野牛似的一头撞向仍然僵立在那里的主事庄家。

僧浩、孟达两人看得清清楚楚,有人飞刀袭向盟主,但距离远,相救已来不及。

站在台面上的宗元甲,反应敏锐——就在三把飞刀冷电似的闪射而至的刹那,腕掌闪翻,那口两尺六寸长的“昆吾金剑”已执握在手……

“铮!铮!铮!”三响金铁交击声中,三把飞刀朝两个方向反弹而回……

冷电似的“嗖!嗖”过处,那个投掷飞刀的大汉,发出一阵听来极不舒服的怪吼,被他自己打出的两把飞刀,拍进胸窝,“噔噔噔”跌退数步,仰天翻倒在地。

另外那把飞刀,却剁穿了仆向主事庄家“把场子”大汉的背心——一个踉跄扑倒前面,这辈子再别想爬起来了。

愣愣站在主事庄家身后的三个下手,敢情是活腻了,看到宗元甲站在台面上,就想来抢这个“便宜”……

三人三双手,猛施劲道,想要掀翻这张“押单双”的宽阔台子……

“昆吾金剑”剑身犹如金虹流荡,快得不能再快的刹那,三双人手,带起一蓬血雨,凌空飞起……

三人想叫还没有叫出口的短暂间,胸窝又喷出一蓬鲜血……三人联手袭击宗元甲,也联手走向黄泉路。

一声霹雳似的暴吼声响了起来,接着又是一阵“嘿嘿嘿”的冷笑,道:“居然有人来踢场子找碴,找来‘黑蝎子’刁二爷的地盘,那是‘老寿星上吊’嫌自己命长了……”

另外一个嘶哑嗓门的声音,跟着响起:“各位老主顾,老朋友,有人来这里找碴生非,你们别跟他起哄,不然刀剑无眼,镖矢无情,挨上了也是白挨……是不是?”

这些赌客目光回转……

赫然发现在大厅四周,以及大门进口处,已布满了刀剑出鞘,张弓搭矢的黑衣大汉。

这些黑衣汉子,一个个目露凶光,杀气腾腾——一副欲待大开杀戒的架势。

刚才那响焦雷似的声音来处,已站立一个身腿魁梧,一脸凶相的中年人,他又“嘿嘿”

几声冷笑,道:“各位顾客,相信你们心里都有数,不必踩进这窝是非……眼前发生这点小小的误会,我们自会有个解决,不会牵连到各位身上……”

那个嗓门嘶哑的人,五短身材,削瘦脸膛,一双蛇眼,阴阴的又道:“各位老主顾,今天买卖我们就做到现在为止,请各位收起自己的银钱,尽快离开这里。”

眼前这种场面,当然无法继续下去,这些赌客们,各个怀着惊疑而又惴惴不安的心情离去……就这样,一窝子人很快走了一空。

这间轩朗的大厅,刚才还是热闹非凡,这时已显得冷清清的,却又一片零乱。

站在“押单双”台面上的宗元甲,双肩微微一晃,飘然而下。

那个身材魁梧,一脸凶相的大汉,正待示意关上厅门,目光瞥处,却赫然发现尚有两个人没有离去……这两人似乎在谈着些什么。

走近前,那大汉凶眼一瞪,道:“你们这两个不知死活的蠢材,不滚出去,还逗留在这里干吗?”

两人不理不睬……孟达鼻子里重重“哼”了声,向僧浩道:“‘武大郎戴纱帽,不知自己高矮’,我说僧浩,这龟孙王八在吆喝些啥啊?”

“嗯”了声,僧浩道:“闻到一股骚臭怪味,这小子嘴巴很不干净呢!”

缓缓转过身来,翻翻眼皮,孟达一副不耐烦的神情,道:“喂,你是谁?”

这人颈子一直,胸膛一挺,道:“小子,你听着,你家大爷‘大角龙’项雷……”

指着走向这边,五短身材,长了一对蛇眼的伙伴,嘿声一笑,又道:“这位是‘石狐’贺飞,我二人乃是‘黑蝎子’刁炳刁爷麾下大将……小子,你又是谁?”

“嗤”声一笑,孟达道:“你不认识我?”

怔了怔,这个“大角龙”项雷朝孟达上下打量了眼,才摇摇头道:“从未见过!”

吼了声,孟达道:“入娘的,你这个大逆不孝的灰孙子,连你家祖爷也不认识啦。”

“大角龙”项雷一声暴吼:“小子,你是嫌自己命长了,待老子扯破你这张臭嘴皮,看你还敢不敢在你家爷爷身上占便宜!”

“呼”的声,油钵大的拳头,直朝孟达兜头兜脸一记砸来。

长了一副铁金钢,巨无霸的身躯,但孟达却是灵活得紧,不架不挡,轻轻一闪,身形已挪向一边。

指着“石狐”贺飞,僧浩招招手道:“来,来,咱哥儿俩松松筋骨,亲热亲热……”

“石狐”贺飞一声吼叱:“王八小子,谁跟你是‘哥儿’?!”

呼呼呼一连八拳,分向僧浩上中下三盘劈去。

僧浩一声:“来得好……”

身形一错,闪过对方,接着一个“龙翻九天”已探到“石狐”贺飞面前,左手一晃,右掌中、食中两指如戟,“双龙争珠”,直向“石狐”贺飞双眼点来。

这个“石狐”贺飞,手上功夫还不含糊,似乎还有几下子……。

不接不架,双肩一晃,左足向外一滑,身子已若风车似的闪出五尺。

僧浩一个旋身,双手一伸一探,“金龙现爪”、“探步捋阴”,一连两招。

贺飞一式“白鹤展翅”,身游如风,又自到了僧浩的身后。

僧浩一声长啸,身子一个闪纵,拳影挥霍,狂风暴雨似的向对方袭来……

这边孟达和项雷照面交上手,不慌不忙,已展出三十二路“巧打擒拿”,夹着二十四路“八卦行功”。

孟达和僧浩投入“啸天盟”,厕身盟主“赤麟”宗元甲护卫,但两人一身所学,却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此刻孟达和这个“大角龙”项雷照面交上手,但见他沉如山岳,动若怒狮,进如游龙翩云,退若猛虎出柙,一招一式,攻多守少,犀利无匹,吞吐如电。

行家交上手,便知有没有。

到目前为止,这个“大角龙”项雷还不知道年轻人和那两个中年汉子的底细、来历,但手上几个回合一过,不但不敢轻敌,反而心头暗暗一寒,已知对方是个扎手劲敌。

“大角龙”项雷,练有一手“螳螂拳”……

扎手强敌当前,就把“螳螂拳”的招数,尽量施展开来……抓,拉,据、挂、腾,闪,挡,掷……运用八个字诀,十指如钩,臂似风环!

双方经有三十余回合,以目前来说,两人尚未分出高下。

但“大角龙”项雷,自己心里很清楚……

自己出尽功力,使尽“螳螂拳”神妙招数,仍然无法克敌制胜,显然对方所怀之学,还在自己之上。

三十余回合过后,“大角龙”项雷已渐渐感觉到,对方两臂其硬如铁,拳脚马步十分沉稳,简直无懈可击,那是少有遇到的劲敌。

“大角龙”项雷除了“螳螂拳”外,还研练一门“螳螂爪”绝技……

如把全身劲力,运用到十只手指头上,坚如铁石也得洞穿,但偏偏遇上个自称“祖爷爷”

的劲敌,竟然无法奏效……

每当“大角龙”项雷铁指弹出,向对方要害穴道下手时,手指尚未沾到对方身上,他自己“关尺脉”或是“曲池穴”等处,已遭对方三指用“铁扫帚”之式扫来,或是用“金龙手”

砍上。

项雷出手“螳螂爪”制敌未成,他自己立时觉得手臂一麻,真气一懈,原来“铁指”已毫无劲道展出。

边上壁上观的“赤麟”宗元甲,对这两个自己贴身护卫施展之学,也不禁暗暗为之赞赏。

“大角龙”项雷,“石狐”贺飞激战僧浩、孟达两个,赌场中原来那些杀气腾腾,目中无人的“把场子”大汉,看到眼前这一幕时,不但脸上那层“杀气”已消失得一干二净,一个个反都似成了“偎灶猫”。

凝神观战的“赤麟”宗元甲,不经意中朝大厅回顾一匝之际,不由轻轻“哦”了一声……

就在那些手执兵器,一列“把场子”大汉前,已站立一个老者……

这老者年纪看来说“老”不算老,约莫在六十左右,身材略见矮小,面容瘦削,深目隆准,豹头虎项,手上捧了一口“九耳八环厚背紫金刀”。

这老者露脸睹场大厅,显然并无人引见介绍,但“赤麟”宗元甲从对方那份气魄、神态看来,不会错,这就是“主”了……

依宗元甲估计,这老者应该就是以“福海饭店”作名义开设赌场,“青冥会”中高手,这家赌场把舵当家的“黑蝎子”刁炳了。

不错,这老者就是“黑蝎子”刁炳!

“黑蝎子”刁炳来大厅作壁上观,并非才始来到,而是已来了一段时间,由于宗元甲凝神观战,就没有注意到刁炳身上。

双方打斗的情景,已尽入“黑蝎子”刁炳的眼中……谁输谁赢,虽然尚未完全表露出来,但看进刁炳眼中已成定局……

冷然,而又含着慑人的声威,“黑蝎子”刁炳向大厅打斗场子,道:“项雷、贺飞,不必再丢人现眼,还不替我快快退下……”

这话听进正在舍命苦战中的项雷、贺飞两入耳里,不但并无“不好受”的感觉,反觉“如蒙大赦”,不然就要血溅七尺,丧命对方之手了。

两人听到“黑蝎子”刁炳这话,虚晃一招,闪退到边上。

“黑蝎子”刁炳走来场子中央,目光投向壁上观的宗元甲,冷然一笑道:“不错,‘不是猛龙不过江’,年轻朋友,你带了贵仆二人,来刁某地盘露了一手……”

笑了笑,宗元甲缓步行来,道:“好说,好说,刁朋友,那是你夸奖了……”

双目熠熠如电,刁炳目注问道:“请示下名号,年轻朋友,刁某可以有个称呼!”

宗元甲投向孟达一瞥……孟达吐出一阵击鼓、鸣锣似的声音,道:“鄂中大洪山石旗峰——‘啸天盟’盟主‘赤麟’宗元甲!”

不错,真是“击鼓鸣锣”的声音,这话听进。黑蝎子“刁炳耳里,震得耳膜”嗡嗡“直响!

“大角龙”项雷走前一步,不想问的却把这句话问了出来——指了指孟达问道:“你又是谁,朋友?”

孟达咧嘴一笑,指着僧浩,又指向自己鼻尖道:“他是‘燕子飞’僧浩,我是‘铁背熊’孟达,我们‘金戈双卫’是盟主贴身护卫——朋友,不会感到太意外吧?!”

人个名,树个影……“啸天盟”盟主“赤麟”宗元甲,会来这里踹场子找碴,使“黑蝎子”刁炳感到十分意外,但江湖上混混的,把自己名号,看得比自己老命还重。

既然找来“福海饭店”,自己就是把命赌上,好歹总得有个交待。

嘿嘿一笑,刁炳道:“久闻尊驾剑法睥睨江湖,称雄天下武林,宗元甲,长话短说,刁某手中这把‘九耳八环厚背紫金刀’陪你走上几招,如何?”

点头一笑,宗元甲道:“倒也干脆,刁朋友,你开设的这赌场,你我除了手中见个高下之外,不妨也来一赌!

你是否有此雅兴?“

听来出奇,也感到有点意外,“黑蝎子”刁炳不由问道:“赌些什么?如何赌法?”

宗元甲道:“就在你我刀剑上见个输赢,宗某技不如人,若败在你‘黑蝎子’刁炳之手,天下武林从此不再有‘啸天盟’这三个字……”

脸色一怔,孟达两眼直愣愣朝他盟主看来;僧浩却是微微一笑。

刁炳接口问道:“你赢了又如何,宗元甲?”

微微一笑,宗元甲道:“若宗某技艺胜你一筹,刁朋友,你就收起这家赌场,不再作此杀人不见血,噬人不吐骨的勾当。”

嘿嘿嘿笑了起来,刁炳道:“天下武林赫赫有名的‘啸天盟’门派,与我这个赌场‘烂摊子’作赌注,宗元甲,你未免太不划算了!”

宗元甲道:“划算不划算在我,答不答应是你——”

微微一顿,又道:“不过,宗某来这里目的,就是为了这件事,在江湖道义上以此作为赌注,刁朋友,即使你不答应,宗某人没有一个交待,也不会‘空手’离去!”

“嘿嘿嘿!”又纵声笑了起来,“黑蝎子”刁炳道:“好一个‘江湖道义’,宗元甲,区区刁炳舍命陪君子就是。”

话到此一晃身,走中锋,迈大步,“厚背紫金刀”扬空一闪,“流星飞坠”,直向宗元甲眉心点来。

宗元甲“冷虹宝剑”出鞘,这一照面,已看出这“黑蝎子”刁炳施展的是“罗汉刀”刀法,身手不俗……

一声薄叱:“来得好……”

略一仰面,退左脚,进右脚,右手剑光一扬,“海鸥掠波”,反向“黑蝎子”刁炳左肋刺了过去。

这个“黑蝎子”刁炳果然绝非沽名钓誉之流,手上硬有两把刷子……衣袖拂处,身形一晃,一式“月挂林梢”,向宗元甲肩膀横劈过去。

宗元甲倏然一个退步,身子一缩,“卧虎挡门”,避过了这一刀。

刁炳喝声:“好快身法……”

跟着又踏进一步,“肩挑夕阳”,进招递上,又向宗元甲胸间砍到。

不慌不忙,长啸一声,宗元甲一立剑身,“回山环水”,让过一刀,“冷虹宝剑”交于左手,顺势向后平扫,直向刁炳右颈削下。

刁炳急急向下一煞腰背,“当”的金铁交击声中,“厚背紫金刀”和“冷虹宝剑”迎个正着,溅出一溜火星,一双刀剑硬招架上,响出一片龙吟之声。

两人心中一惊,急忙各自跳开……

宗元甲一看手中“冷虹宝剑”,依然似一汪秋水,分毫无损。

“黑蝎子”刁炳一看手中“厚背紫金刀”,近刀尖处,已崩了麦粒一般大小的裂口。

武家交手,兵刃损折,正是大忌——刁炳一声怒吼,跃身一纵,疾若飞鸟,又向宗元甲扑了过来。

宗元甲一闪身,一套“摩云须弥剑”剑法施展出来……

“斜掠拍翼”、“独钓寒江”、“步步生莲”——一招紧似一招,向刁炳递来。

刁炳一声沉喝:“来得好!”

“厚背紫金刀”过处,刀芒似电,风雨不透。

瞬眼之间,已走了二十余回合……两人刀剑,化作一团银光冷电,宗元甲趁虚透隙,剑光一绕,一式石火掠芒,“嗖”的向刁炳当胸点进。

此番“黑蝎子”刁炳与“啸天盟”盟主宗元甲照面交上手,他不敢有一丝一毫的疏忽,怠慢——对方步法迅疾,剑招诡秘,见中盘一招递来,急忙吸胸凹腹,身形霍的向左一层……

“厚背紫金刀”招走“力贯长虹”,迎向对方攻来的一式,向剑脊横戳而下。

如果刁炳这一记撞个正着,任何人手中兵刃,也都会给崩飞脱手。

壁上观的孟达,两眼发直,暗叫一声“不好”。

这位“啸天盟”盟主“赤麟”宗元甲,却是不慌不忙一一沉腕,“翔云滑啄”,剑尖一垂,剑身一划,易上为下,反向刁炳手腕截斩过来。

这一式,连消带打,乃是精湛剑术的行家“赤麟”宗元甲的精萃绝技,攻敌所必救。

咧嘴一笑,孟达向旁边僧浩道:“僧浩,盟主这一手真行……”

转脸投过一瞥,僧浩抿抿嘴唇道:“不行还成么?”

刁炳大吃一惊,霍地向下一挫腰,“怪蟒翻身”,窜出五六步,跟着单臂一抡,“厚背紫金刀”势挟劲风,招走“立地狂飚”,直向对方斜肩带背砍了下来。

宗元甲塌身转腰,“凤凰展翅”,一标身,贴地如流,待“紫金刀”锋口如电一般掠了过去后……连人带剑,“玉女投梭”,直刺刁炳软肋。

“黑蝎子”刁炳急忙扭身回刀……刀背砸上对方剑脊,“当”声交击声中,把“冷虹宝剑”架住。

“福海饭店”赌场中的“大角龙”项雷,“石狐”贺飞,以及那些“把场子”的汉子,各个屏息凝气,朝刀剑打斗中的刁炳、宗元甲看来……

这些人,生怕他们把舵当家的落败,若是这一“败”,刁炳就得收起赌场这个“烂摊子”,这些牛鬼蛇神,妖魔小丑的“窝”也就没有了。

两人蝴蝶穿花似的斗到四十余回合……

蓦地里人影一分,寒光一闪,跟着一声冷叱:“朋友,撤手!”

衔尾又是“当”的一响……那把“厚背紫金刀”,飞出两丈外,坠落地上。

“黑蝎子”刁炳赤手空拳向后一纵……立即吐气开声道:“宗盟主,且慢!”

就这石火电光之间的演变下……

“赤麟”宗元甲手执“冷虹宝剑”,嘴角噙着一缕笑意,目注刁炳。

“黑蝎子”刁炳抱拳施礼,心悦诚服。

--

潇湘书院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