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6 章 七海穷神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六章 七海穷神

“铁翅苍鹰”云涛久久才吐出一缕低沉的声音,却是答非所问,道:“老夫阅人无数,此遭却是走了眼。”

带着慰劝的口气,宗元甲道:“不必自咎自责,云庄主,与人相交,只识其人难探其心,即使厮守数十年的夫妻,有不少还是同床异梦的呢,何况朋友之间……”

突然想到一件事,“云中鹏”田敏接口道:“‘大幻仙’姜冲不会知道我等来访云庄主,他既来‘枫林湾’镇上,可能会到‘石禾山庄’一访。”

云涛脸色神情接连数变,结果却是欲语还休。

“赤麟”宗元甲十分了解眼前这位云庄主的心情,缓缓一点头,道:“云庄主,你和姜冲见面时,还是跟往常一样,不必显于脸色……兄弟我说句不见外的话,您老不必卷入这是非漩涡中……”

原来不想说的,云涛还是把这句话说了出来:“这数十年来,老夫给姜冲牵着鼻子,耍了一出猴子戏……”

摇摇头,宗元甲道:“这也未必尽然……您老把姜冲看作对女人用情不二,洁身自爱的性情中人对姜冲来说,他也把您认作一个值得交往的朋友,是以才会将你给他的信,与他师侄‘青冥会’会主狄平给他的信,一起珍藏在他卧室床榻枕头的下面。”

“铁翅苍鹰”云涛有所感触的轻轻呼了口气。

宗元甲又道:“姜冲对女人用情不二,这并非代表了姜冲的整个人生观点也是磊落,诚实的……”

云涛摸摸索索找出一样东西来……那是刚才宗元甲烦他转交给“大幻仙”姜冲的一份秘图,现在又还给了宗元甲,不胜感慨的道:“宗老弟,老夫对姜冲此人,不必用‘绝交’两字,但此后也不想跟他多见面了!”

接过秘图,宗元甲却又迟疑不走,道:“这……云庄主……”

“铁翅苍鹰”云涛点点头,道:“不错,宗老弟,这件事还是由你等数位自己去处理才是……老夫不怕揽是非,趟混水,却不愿意再管这门子闲事!”

宗元甲听到此话,这才把秘图收了下来。

壮丁云富匆匆进来大厅,向云涛躬身一礼,道:“回禀庄主,有位‘七海穷神’曲挺曲爷来访。”

“铁翅苍鹰”云涛,殊感意外的微微一怔,道:“这位大爷之不速之客来此,敢情是有所为而来?”

“寒川门”中岳申、田敏两人,听到“七海穷神”曲挺此一称号,相对望了一眼。

宗元甲问道:“云庄主,此‘七海穷神”曲挺是丐帮帮主?!“

云涛一点头,道:“不错,这位老哥儿乃是江湖上的要饭头儿……”

跟着又向壮丁云富道:“云富,传话有请。”

云富哈腰一礼,出客厅而去……不多时,厅门一暗,进来一位看来年纪七十左右的老者。

这老者身高七尺以上,体格魁伟壮实,满头黑发高梳头顶,在头顶上绾结一只墨玉环,又任头发披垂下来,黑脸膛,浓眉巨眼,狮鼻海口,身上穿的一袭长袍,虽然洗得十分干净,但打了不少补钉。

“铁翅苍鹰”云涛从坐椅站起,拱手一礼,道:“大帮主,这些时候来您去了哪里,云涛却是十分挂念!”

“七海穷神”曲挺,含笑朝厅上回顾一匝……

“玉山秀士”贝中铭上前一礼,道:“中铭见过曲前辈。”

曲挺哈哈笑道:“贝公子,一年不见,你愈发英俊啦,不知哪家姑娘,有此福份……你爹可好?”

俊脸一红,贝中铭躬身答道:“托曲前辈福,爹一向安宁。”

指着宗元甲等五人,“七海穷神”曲挺问道:“云庄主,这五位何人,何不引见一番?”

云涛将岳申、田敏、僧浩、孟达四人引见过后,指着宗元甲含笑道:“老哥儿,这位是云涛敞开里外三进大门迎入的嘉宾,你说,他是谁?”

曲挺浓眉微微一掀,一声轻“喔”。

宗元甲十分谦恭,上前一礼道:“‘赤麟’宗元甲见过曲前辈!”

曲挺愕然一怔,倏然呵呵朗笑道:“原来‘啸天盟’盟主……宗盟主,您这声‘曲前辈’,要折掉我老要饭十年阳寿了……

江湖大豪,称主一方,我老要饭上大洪山石旗峰,怕也见不到您这位大盟主呢……“

“铁翅苍鹰”云涛,含笑接口道:“宗老弟,不必见外,这位老哥儿是丐帮帮主,不妨以‘帮主’相称便了!?

宗元甲躬身道:“恭敬不如从命,云庄主。”

宾主坐下,云涛向这位“七海穷神”曲挺问道:“老哥儿是途中经过,还是专程来此?”

“七海穷神”曲挺一双灼灼生光的巨目一睁,答非所问的道:“玉露峰之麓‘石禾山庄’,百里方圆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云庄主,你可知附近地方发生了些什么事?”

这位“石禾山庄”庄主云涛听到这些话,就若淋了一头雾水,无法会意过来。

微微一笑,宗元甲道:“曲帮主,敢情附近有了什么风吹草动?”

曲挺道:“丐帮子弟遍散江湖每一角落,大小事情都瞒不过这些苦哈哈要饭的……湘鄂一带近来灌铅假银时有发现,那些大老板,大掌柜不在乎,却是苦了小本买卖的生意人,有的投水,有的悬梁,一片叫苦不迭之声。”

“赤麟”宗元甲暗暗一怔——这位丐帮帮主“七海穷神”曲挺,不但来得巧,问得也正是时候。

心念闪转,宗元甲试探问道:“有关灌铅假银之事,曲帮主,丐帮弟子有没有探听出一些蛛丝马迹来?”

“七海穷神”曲挺道:“到目前为止,丐帮弟子虽然尚未探听出真相原委,但无可否认,此‘铅银’之事,出自‘枫林湾’闹镇百里方圆之内……”

一声轻笑,贝中铭道:“曲前辈,您跑得快,还是慢了人家一步……”

怔了怔,曲挺道:“小兄弟,此话怎讲?”

贝中铭就把有关“铅银‘的情形,说了一遍……指着孟达又道:”这位大哥,拿了一张百两银票,刚才从’枫林湾‘镇街一家’宏泰钱庄‘兑换纹银,换来的百两纹银,就是两锭’铅银‘的银元宝……“

话到这里,取出两锭刚才‘赤麟’宗元甲运用内家功力断成两截的灌铅银元宝。

曲挺接过细细查看,目光投向云涛,问道:“云庄主,将‘铅银’一折成二,出于谁之手?”

“铁翅苍鹰”云涛,把刚才宗元甲赤手裂铅银之事,也告诉了他。

微微一点头,宗元甲道:“曲帮主,从情形的演变看来,那家‘宏泰钱庄’是‘青冥会’所经营,铅银源流之处,是这家‘宏泰钱庄’了……”

把“大幻仙”姜冲与“青冥会”之间的渊源,也告诉了这位丐帮帮主,宗元甲又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现在设法探听那家‘宏泰钱庄’除了‘大幻仙’姜冲外,还匿藏了‘青冥会’中哪些人物?!”

浓眉微微轩动,“七海穷神”曲挺道:“宗老弟,现在有您一臂之力,事情就好办了……不错,‘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探听‘青冥会’卧伏‘宏泰钱庄’高手之事,丐帮弟子可尽绵薄之劳……”

朝云涛望了一眼,宗元甲道:“云庄主家学根基在此,我等不便在这里和‘大幻仙’姜冲照面,还是另外找个逗留之处吧……”

“铁翅苍鹰”云涛,想要接口说时,又把嘴里的话压了下去……

虽然这位“石禾山庄”庄主云涛,并不顾虑到这上面,但“赤麟”宗元甲却是考虑周密……不希望“石禾山庄”和“青冥会”结下梁子。

贝中铭接口道:“宗大哥,小弟寒舍就在‘枫林湾’镇上,您数位不如住在小弟那里如何?”

微微一点头,“七海穷神”曲挺接口道:“宗老弟,中铭家在‘枫林湾’镇上,南七街明珠巷‘竹翠轩,府邸,他父亲’湖海金斗‘贝羽,也是武林一位知名之士……”

宗元甲道:“贝兄弟尊翁我等理当拜访,但也需要另外找个逗留落脚之处才是。”

“铁翅苍鹰”云涛接口道:“您数位既然不便在舍间,宗兄弟,‘枫林湾’镇街南端有家‘万盛客栈’,倒是十分宽敞、清静。”

宗元甲一点头,道:“这就行了,云庄主,我等住在‘万盛客栈”,如有风吹草动之事,您我随时可以联络……“

视线投向曲挺,宗元甲又道:“曲帮主,探听有关‘青冥会’卧伏‘宏泰钱庄’高手之事,偏劳贵帮弟子,我等就在那家‘万盛客栈’中会晤。”

“赤麟”宗元甲等五人,不愿在“石禾山庄”跟“大幻仙”姜冲照面,先告辞离去。

众人住进“万盛客栈”的第三天,“七海穷神”曲挺匆匆来访。

请曲挺坐下后,宗元甲问道:“曲帮主,情形探听得如何?”

“不负所望,宗老弟,我老要饭动员了丐帮中五名得力弟子,才探听出‘草桥大寨’庄院这个所在……”

“云中鹏”田敏诧异问道:“不是要探听‘枫林湾’镇上‘宏泰钱庄’的动态吗?曲帮主,‘草桥大寨’庄院和‘宏泰钱庄’又有什么关系?”

曲挺道:“‘草桥大寨’庄院离‘枫林湾’镇上不远,就在近郊一带……‘青冥会’卧伏在‘宏泰钱庄’的高手,有‘岭南五义’、”竹山双雄“等人物,夜晚,他们就止宿在‘草桥大寨’,白天才去‘宏泰钱庄’……”

朝宗元甲望了一眼,“铁背熊”孟达问道:“‘宏泰钱庄’有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儿,曲帮主,你知不知道?那老小子长了一副半斤骨头八两肉的身子,一张黄苍苍风干橘子皮的面孔……颔下还留着几根疏疏朗朗的山羊胡子……”

缓缓一点头,“七海穷神”曲挺道:“不错,有这样一个人物……据我老要饭手下弟子探得,这老头儿来‘枫林湾’钱庄不多久,虽然形相猥琐,还是一个藏锋不露的高手呢……”

目光移向宗元甲,又道:“此人就是你上次所说的‘大幻仙’姜冲……”

不厌其详的,曲挺又道:“‘岭南五义’是指‘萧平’、‘崔震’、‘邓昆’、‘鲁彬’、‘邵鸿’等五人……

‘竹山双雄’是‘范良雄’和‘谷守宇’两人。“

虽然早经“铁翅苍鹰”云涛指出这桩事实,宗元甲还是试探的问道:“曲帮主,您如何知道‘大幻仙’姜冲是个藏锋不露的高手?”

“七海穷神”曲挺一笑道:“说来也巧,这是我老要饭弟子无意中探听到的——那名弟子暗中注意‘草桥大寨’庄院动静。‘草桥大寨’四周并非砖墙,而是围上一堵人头高的竹篱笆,他听到篱笆内有‘呼!

呼!‘破空的劲风声……“

“云中鹏”田敏接口道:“里面在过招练武功?”

摇摇头,曲挺道:“里面空地上只有一个人,不是喂招练功夫——我那弟子探头朝篱笆里暗中看去,一个削瘦的老者,手中挥舞一条丈来长的布带,卷向矗立地上的一根四五尺高,盈碗粗的石柱……”

微微一顿,又道:“布带卷向石柱,一阵‘嗖嗖’声中,石柱就像触上一把锐利无比的利剑钢刀,不到盏茶时间,石柱削得片片零碎,成了—滩碎屑……”

牛眼一瞪,孟达怀疑的道:“竟有这等情事?这是什么功夫?”

缓缓一点头,宗元甲接口道:“不错,武家有‘束湿成棍’、‘飞花却敌’、‘摘叶伤人’等内家绝技……以本身内家功力贯输入湿布,飞花,或是树叶上,就成了一件威猛,锐利的御敌兵器……”

“七海穷神”曲挺又道:“那名弟子回来,说出那老者形相,老夫已知道就是您宗老弟所说的‘大幻仙’姜冲此人了。”

宗元甲不禁喟然道:“我等过去所见到的‘大幻仙’姜冲,那才是真正真人不露相……”

气呼呼吼了声,“旱地蛟”岳申道:“入娘的,这老小子挨上一记大耳光,还扮出那副畏畏缩缩的窝囊相!”

朝房里众人回顾一匝,宗元甲道:“据此看来,‘大幻仙’姜冲一身功夫,果然不含糊!”

“七海穷神”曲挺道:“老夫派出帮中弟子,已探得有关‘宏泰钱庄’的内情底细,您数位准备如何处置?”

“寒川门”中岳申、田敏两人,见曲挺问出此话,不约而同的朝宗元甲看来。

沉思了下,宗元甲缓缓一点头,道:“这件事迟早须要有个了断……不妨就在今晚,我等一探‘草桥大寨’庄院……”

目光投向曲挺,宗元甲又道:“丐帮弟子遍散江湖各地,曲帮主,宗某说句不见外的话,除非不得已时,丐帮不必与‘青冥会’结下梁子!”

有所感触的微微一点头,“七海穷神”曲挺道:“这是您的关怀,宗老弟,我老要饭的谢了……”

一笑,又道:“宝剑赠烈士,红粉赠佳人……宗老弟,您我神交已久,此番难得有此机缘见面,老夫赠您一件东西,也算是我老要饭的—份心意……”

听了微微一怔,不知对方所赠何物……宗元甲既无法道谢,也无从推辞,含笑朝这位老人家看来。

“七海穷神”曲挺解下背负囊袋,探取出一支精致玲珑,晶莹剔透,有五六寸长的绿玉“玉如意”。微微一笑,又道:“此‘如意令’赠您‘啸天盟’盟主‘赤麟’宗元甲,倒是再合适不过!”

宗元甲见这位丐帮帮主“七海穷神”曲挺取出这样一件名贵珍物赠予自己,感到十分意外……

自己并非幽居深闺的姑娘家,也非无所事事的富家弟子,而是个闯龙潭虎穴,踏刀山剑林的武林中人,以这支“玉如意”古玩相赠,似乎有点……正要措辞婉拒。

“七海穷神”曲挺,收起脸上笑意,肃穆地又道:“随身携带这支‘如意令’,宗老弟,您跨游江湖,游往各地时,必要时会给你一个小小的帮助……这是丐帮帮主‘信符’,天下丐帮弟子,见到此‘如意令’,就如见到帮主本人……”

听到这些话,这位“啸天盟”盟主宗元甲,不由暗暗一怔。

原来这支五六寸长的“玉如意”,竟是如此郑重,有如此威信。

展出一缕笑意,曲挺又道:“丐帮弟子见到这支‘如意令’,如见老夫本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您宗老弟跨游各地,若是要捎上一个口信,丐帮弟子也会替你跑腿!”

这一听,知道这是出于丐帮老帮主的一份心意,无法推辞,也不能推辞……

双手接过“如意令”,宗元甲施了一礼,道:“多蒙曲帮主厚赐,元甲由衷感激。”

“七海穷神”曲挺又道:“萍踪天涯,宗老弟,你从这支‘如意令’上,也会知道老夫行踪去处。”

宗元甲已理会过来……以这支“如意令”为凭,从江湖各地丐帮弟子身上,可以探听出他们帮主行踪下落。

话到此,这位丐帮帮主“七海穷神”曲挺,向众人告辞离去。

原来高挂夜空的圆月,给浓云掩去,使周遭的景物全都融进了一堆稠墨里……风吹向树梢,丛草,发出“嗖嗖嗖”的轻声,偶尔也有“啾啾”虫鸣声传了过来,四下里一片冷清清的……

压低了嗓音,孟达轻轻道:“前面就是‘草桥大寨’啦,盟主。”

轻轻“嗯”了声,宗元甲运用一对宛若鹰隼般的夜眼,凝目看去……

一抹黑影夜耗子似的掠了过来,那是“云中鹏”田敏,指着黑黝黝的前面,也已看得一清二楚,道:“宗兄,‘草桥大寨’占地面积不小,但都是矮平房,看来是临时盖搭起来的……”

一对墨玉似的眸子,缓缓游转,宗元甲道:“前面围上一堵竹篱笆,篱笆里端,可能就是白天曲挺所说,那个丐帮弟子看到‘大幻仙’姜冲,研练内家功力的广场了!”

又是一抹身形窜了过来……“旱地蛟”岳申本来声音就像击鼓敲锣似的,硬生生压低下来,现在听来有点沙沙的韵味:“宗兄,我们扑过去,把那些龟孙,兔崽子,杀个鸡飞狗跳……”

稳沉的,宗元甲轻缓地道:“我们所知道有关‘草桥大寨’的情形,就是白天曲帮主说的那些,是不是还有其他名堂,还不清楚……不能鲁莽,要小心才是,免得踩了他们暗桩……”

“燕子飞”僧浩一声轻“哦”,道:“现在已是三更过后了,盟主,前面黑乌乌中有一丝光亮闪了起来。”

两眼还是望着前面,宗元甲回答道:“可能有人起床出来撒尿解手……”

嘴上在回答僧浩,心里已有了决定,宗元甲向岳申、田敏两人道:“岳兄,田兄,我们推开篱笆门进去,不必鬼鬼祟祟,偷偷摸摸,把他们叫醒过来……”

一点头,岳申道:“有道理,宗兄,入娘的,这些龟孙王八,还不够看的!”

这里十分荒僻……山大王不怕小偷上门,篱笆门没有上闩,轻轻一推就推了开来。

篱笆后面是一片广场,在前面是鳞次栉比的一列矮平房——五人走下广场中央,宗元甲劲提内家一股真力,朗声道:“‘大幻仙’姜冲,几位老朋友来‘草桥大寨’拜访你,你不理不睬就不是待客之道了!”

夜沉人静,万籁俱寂的当儿,宗元甲这阵劲提真力的话声,别说‘草桥大寨’,三五里方圆都可以听到。

就在眨眼间,原来一间间黑朦朦的屋子,纸窗上都有灯光亮了起来。

还是那副调调儿——一副半斤骨头八两肉的身子,一张黄苍苍风干橘子皮似的脸孔,颔下留着一撮疏疏朗朗的山羊胡子!

虽然还是那副调调儿,但“大幻仙”姜冲已不像“白河桥”镇上“妙手医庐”时那副半死不活、邋里邋遢的窝囊相了!

一字列开,后面是五个高矮不一,煞气腾腾的中年汉子,前面中央站立的就是“大幻仙”

姜冲。

“嘿嘿嘿!”从鼻子里发出一阵极难听的怪笑,“大幻仙”姜冲道:“看来你真是一个有心人呢,宗元甲,你怎么会找来这里?”

平静的,宗元甲一笑道:“‘南天一煞’麦夫断去一条手臂,‘大幻仙’姜冲,我实在替他叫屈……你假装不谙武技,简直是存心‘坑人’嘛!”

两颗黄豆大的眼珠一瞪,“大幻仙”姜冲道:“没有人陪你磨蹭,宗元甲,你不要来这里使强逞能,我打开天窗说亮话,今天你来‘草桥大寨’,只怕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淡淡一笑,宗元甲道:“那是以后的事,姜冲,是谁‘兜着走’,现在谁也不知道!”

哼了声,“大幻仙”姜冲道:“你带了人来这里正好,宗元甲,我已替自己‘开禁’,我要领教领教你手里有几把刷子!”

还是不愠不火,宗元甲道:“放心,不会使你失望,姜冲……你用什么兵器?”

嘿嘿一笑,姜冲道:“就是这个……”

袍袖轻翻,“大幻仙”姜冲的双手中,已各执一枝怪异的兵器……

这双兵器有两丈来长,通体蓝光闪闪,呈弯曲波纹状——“夺魂软枪”。

一扬手中兵器,姜冲嘿嘿笑道:“宗元甲,我这对‘夺魂软枪’陪你过几招,够不够份量?”

哈哈一笑,宗元甲道:“够不够份量,现在言之过早……”

那蓝汪汪的光芒,本来在“大幻仙”姜冲手里闪烁,当这个“早”尚在宗元甲舌尖打转,犹未吐出,宛若流虹一抹,已暴泻到宗元甲面门之前!

“冷虹宝剑”电飞而出,璨璨毫光如雪,“嗖”声锐响,“赤麟”宗元甲已上前一步,抢到前头……

在“夺魂软枪”的攻击,尚未够上位置之前,陡然将姜冲逼出三步……

宗元甲身形飞旋,漫天的剑影,交织成炫目的光芒,在呼啸中暴卷敌人。

姜冲一双“夺魂软枪”萎缩了,变得那样渺小……尽管奋力冲突……

但,就是越不出宗元甲手中三尺八寸“冷虹宝剑”所布成的流芒光圈!

于是……

站在后面一列的“岭南五义”萧平、崔震、邓昆、鲁彬、邵鸣等五人半声不响,向“赤麟”宗元甲猝而包围!

五件兵器,便从五个不同的角度,带着五种不同的招式攻向宗元甲!

“冷虹宝剑”突然扩展,尖锐的破空之声,就像鬼魂的泣叫,在一溜溜冷电的射扬中,那么准,那么狠的弹向“岭南五义”……来势之急之快,无可言喻。

“岭南五义”喊叫纷乱,又是在一刹那间,分成五个不一样的角度,狼狈跃开!

“铁背熊”孟达一声焦雷似的吼喝,身形拔起,利矢般的冲了过来……

手中一双短矛伸缩挑戳,照面迎上,接下“岭南五义”中萧平、崔震两人。

“岭南五义”另外那三个,正在犹疑采用哪种行动来辅助“大幻仙”姜冲时,“金戈双卫”之一的“燕子飞”僧浩,一个箭步掠了过来。

嘿嘿一笑,僧浩道:“朋友,我僧浩来陪你们亲热亲热,松松筋骨……”

“岭南五义”中邓昆,已扑向僧浩,另外鲁彬、邵鸣两人,跟“寒川门”中岳申、田敏也交上手。

此刻……

这位“啸天盟”盟主“赤麟”宗元甲,已完全将他的对手“大幻仙”姜冲,罩在蓬飞飘闪的剑芒之下。

“大幻仙”姜冲虽然过去一段时间藏锋不露,装成一副半死不活的窝囊相,但以他身怀之学来说,称得上武林一等一的好手。

可是现在他和这位“啸天盟”盟主宗元甲照面交上手,两相比拟之下,却使他一筹莫展,缚手缚脚,看来毫无胜算。

在“大幻仙”姜冲的感受中,此刻跟“赤麟”宗元甲交上手,对方不像是个“人”,而是一片浩瀚的大海,也像是摩云矗立的大山。

在这种浩大的气势之下,顿时使姜冲有了一种“压迫”,“拘束”的感受。

也由于在这种感受之下,使他原有锐利、威猛的招式,施展不开……简直无从下手。

跟敌人厮杀,决斗,就在这“劲”和“气”两字上,这两个字消失,取而代之的,就是“恐惧”,“绝望”了。

“赤麟”宗元甲手中这把“冷虹宝剑”,剑花如芒,剑气似虹,向“大幻仙”姜冲指来。

姜冲招架中,却是连连往后闪退……

就在姜冲“闪退”中的一刹那,“冷虹宝剑”冷电游虹似的掠过……

快得比眨动一下眼皮还快,宗元甲变招易式,剑光指向跟孟达卯上的“岭南五义”之一的萧平身上。

萧平骤觉寒芒炫目,一抹光束逼来……就在他目光一瞥之下的刹那,萧平一响狂号声起……

一个跟头翻出五尺,倒地的瞬息,这个萧平已再也叫不出声,爬不起来……胸窝给“冷虹宝剑”戳了三个血窟窿。

另外那个心胆俱裂,贴地翻滚,“铁背熊”孟达追招扑上……

手中一双短矛,势若电掣,崔震手中长剑想要挡架,就是相差那么发丝之间,孟达左手短矛,已插进了他的胸口。

崔震手掌扪着胸口,鲜血从他指缝中喷了出来,晃摇了几下,仰天翻倒地上。

看了看地上两具血尸,“铁背熊”孟达猛一抬头,目注“大幻仙”姜冲道:“你这猪生狗养的老小子,过去装‘孙子’装得那么像,现在落进咱盟主手里,你再想装‘孙子’,也装不成了!”

由于自己闪躲,而给了“赤麟”宗元甲分身猝袭的空隙,“大幻仙”姜冲又惊又怒之下,目眦欲裂,体内血流沸腾……

姜冲目视“岭南五义”中萧平、崔震两人死状之惨,他吐出一阵“嘿嘿嘿!嘿嘿嘿!”

比哭还难听的冷笑声来……指着宗元甲道:“宗元甲,你暗中下手,残害‘岭南五义’中萧平,你算哪一门子英雄!”

“嗖嗖!嗖嗖!”两响锐利风声中,姜冲手中一双“夺魂软枪”回身砸下。

“冷虹宝剑”猝然反截,宗元甲冷然一笑道:“对付你等‘青冥会’中人物,宗某就不必讲究‘手段’、‘方式’!”

侧施回捅,“大幻仙”的两枝“夺魂软枪”,划映出一抹光流,疾如狂风,卷向宗元甲……

嘴里“格崩”一咬牙,姜冲红了眼,道:“我跟你拼了,宗元甲!”

冷然一笑,宗元甲道:“你拼‘死’还是拼‘活’?”

“冷虹宝剑”猝然斜举,刹那间,抖成一蓬剑芒,往四周并散!

“大幻仙”姜冲手中一双“夺魂软枪”,顿时被震得连连歪斜!

快得不能再快的短暂间,青光飞掠,宗元甲左手两尺六寸长的“昆吾金剑”暴现而出,姜冲一个踉跄往后退去……肩上留下一条血槽。

腕肘一翻,“昆吾金剑”又已插回胸前鞘内……宗元甲屹立如山!冷然道:“姜冲,你如果不替自己‘开禁’,还可以多活些时候……”

喘着气,“大幻仙”姜冲的脸孔,由于过度的怨恨、忿怒,已变了形……

这张黄苍苍,风干橘子皮似的脸上,呈了扭曲,额上青筋浮突,浑身汗透衣衫,流着血……一阵接一阵粗浊的呼吸……

这位“青冥会”会主狄平的师叔“大幻仙”姜冲,替自己“开禁”,重新披上武林中人的外衣,却在这位“啸天盟”盟主“赤麟”宗元甲手下,尝到了败绩。

宗元甲收起“冷虹宝剑”向姜冲说话时,“岭南五义”中的邓昆、鲁彬、邵鸣三人,不敢再向“寒川门”的岳申、田敏,和“燕子飞”僧浩三人缠战,各个虚晃一招,闪退边上。

笑了笑,宗元甲又道:“姜冲,我现在还不想把你这条命留下来……你回湘中牛头山铁翎谷,告诉你师兄‘九尾鹞’宫奇,和你师侄‘青冥会’会主狄平,宗某定会前往拜山。”

吼了声,“铁背熊”孟达接口道:“娘的皮,你这个半死不活的老小子,利用‘枫林湾’镇街那家‘宏泰钱庄’私营‘铅银’,把老百姓害得鸡飞狗跳,叫苦不迭……你们不把‘宏泰钱庄’这个烂铺子收起,咱孟达把你老小子脑袋算在内,都把他砸烂了……你相不相信?”

提到这件事,“大幻仙”姜冲脸色微微一怔,似乎感到很意外……

他没有把话接下——一对黄豆大的鼠眼,狠狠朝孟达瞪了一眼。

宗元甲朝岳申、田敏,和僧浩、孟达两人,眼色示意一瞥,他们撇下死的死,败的败的“青冥会”中人,离开“草桥大寨”庄院……

--

潇湘书院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