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4 章 师门把舵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四章 师门把舵

宗元甲漠然道:“这场厮杀是多余的,麦夫,你只是受了‘大幻仙’姜冲的唆使,授意……结果,你断了一条手臂!”

脸肉一阵抽搐着,麦夫艰涩的道:“宗元甲,我‘南天一煞’麦夫从不欠人的情……你方才那一击,只削落了我一条手臂,没有砍下我脑袋,这件事我会记着……你没有摘下我头颅,我还活着,我还会来找你!”

冷然一笑,宗元甲道:“听凭你,麦夫,姓宗的‘啸天盟’总坛,你不会不知道!”

从地上站了起来,麦夫的脸色愈发焦黄,一头赤发也变得暗涩无光……从牙缝中挤出声音,道:“你……你现在可以改变主意,把我宰了,宗元甲,这样才是一了百了!”

宗元甲冷然道:“我放你走,麦夫,你是留有另一条手臂——同时你把刚才情形告诉‘大幻仙’姜冲!”

嘿嘿嘿一阵怪笑,麦夫指了指,道:“你没有把我宰了,宗元甲,我还会来找你……看看下一次谁比谁强!”

“南天一煞”麦夫虽然断去一条左臂,但并未失去原有的内家功力——拔身纵起,翻过“大兴客栈”后院风火墙离去。

僧浩走近过来,从地上捡起“冷虹宝剑”,交给宗元甲……宗元甲朝庭院回顾一匝,道:“僧浩,你和孟达两人,把地上血渍除去,麦夫断去的那条左臂,找个隐僻处掩埋起来。”

宗元甲嘱咐过后,和岳申、田敏两人回到客房……经过这番折腾,虽然天色尚是黑黝黝的,两人已无一丝睡意,在宗元甲房中逗留下来。

前面“大兴客栈”的老掌柜,已听到后院传来金铁交鸣之声,客店掌柜的显然见识多,知道这是江湖上寻仇厮杀,不想踩入这淌混水,干脆来个不问不闻。

僧浩、孟达两人除去地上血渍,把麦夫断去的手臂掩埋后,进来宗元甲客房。

两人心里一直惦记着刚才那场厮杀,一脚踏进房里,孟达接到僧浩投来的眼色,躬身道:“盟主,刚才那老家伙哪里冒出来的?‘偷鸡不着蚀把米’,留下一条手臂离去!”

视线移向两人,宗元甲道:“从刚才那‘南天一煞’麦夫老头儿的话中判断,显然出于‘大幻仙’姜冲的授意。”

在灯光亮下,突然有所发现,僧浩“喔”了声,指了指道:“盟主,衣襟上裂了一条缝,您没有受伤吧?”

宗元甲摇摇头,道:“不碍事,刚才给麦夫长刀划破了外衣!”

刚才三人正在客房里谈着,僧浩、孟达进来,中断了话题……岳申击鼓似的大声又道:“操他奶奶的,‘来而不往非礼也’……咱们也来个直捣黄龙,把老小子姜冲的‘狗窝’踩个粉碎!”

点点头,宗元甲平静的道:“不错,宗某要估估‘大幻仙’姜冲份量,究竟有多重,不过不是现在,待天色放亮,再去找他那个‘妙手医庐’。”

一副不解之色,田敏道:“宗兄,这一点田某就想不通了……我等去‘妙手医庐’是下午的事,继后‘大幻仙’姜冲用了他那门‘缩骨神功’从卧房小窗逸去,前后时间算来,并不很久,这老小子又从何处找来这样一个高手?”

笑笑,宗元甲道:“田兄,天下就有不可思议的‘巧合’事……说不定我们离开‘妙手医庐’,躲在暗处的姜冲回到他住处,那个‘南天一煞’麦夫就找去他那里……”

微微一顿,宗元甲又道:“当然,也说不定是‘青冥会’会主狄平,布在他师叔附近的人物……姜冲挨上这记闷棍,从小窗逸去,就找去求助……”

眼珠一阵滚转,岳申道:“宗兄,这龟孙子如何知道,咱们五人是宿在这里‘大兴客栈’?”

想了下,宗元甲道:“这情形可以作这样解释:也就是孟达在‘顺来酒店’所,说的——敌暗我明,‘大幻仙’姜冲就在后面衔尾跟踪,才知道我们落宿这家‘大兴客栈’……”

众人在房里谈着时,窗外晨曦初曙,天色放亮,已是黎明时分。

朝窗外看了看,岳申道:“宗兄,我等现在找去正好,老小子姜冲即使要打什么主意,现在还没有起床呢!”

听来有理,宗元甲点点头道:“也好,我们这就走吧!”

五人离开“大兴客栈”往“妙手医庐”而来,“白河桥”镇上这条大街,过了“娘娘庙”

就是西街了。

这时辰光尚早,除了赶早集买卖的外,街上行人稀少……五人过“娘娘庙”,一阵风迎面吹来,孟达掀掀鼻子道:“怪,这阵风顶面吹来,带着一股怪怪的味道!”

走在旁边的僧浩,似乎也有这样的感觉,微微一皱眉,道:“风中带着焦臭怪味,怕不是哪里失火啦?!”

宗元甲走在两人前面,接口道:“不错,火烧场中可以闻到这股味道,可能是哪里失火了!”

走在边上的田敏,抬脸朝天空环顾一匝,道:“没有看到焦烟、火舌,如果真是失火的话,这是夜晚的事,此刻火势可能已熄!”

五人往东街那端走去,焦臭怪味愈来愈浓,拐入东街第三条横巷时,虽然黎明清晨街上行人稀少,但第三条横巷尾端,却围住了不少人……

脱口“嗨”了声,“旱地蛟”岳申嚷叫的道:“入娘的,敢情昨夜老小子姜冲的‘妙手医庐’失火啦?”

众人走近跟前看去,末尾那家砖墙瓦房的“妙手医庐”,已是一堆焦土废墟,同时波及了左边邻居,也烧得残墙颓塌,面目全非。

房边围上了不少附近街坊邻居,比手划脚,窃窃私语。

其中有个蓬头散发四十左右的妇人,指着已成了一堆焦土的“妙手医庐”,呼天抢地的咒骂:“你是个千刀万剐的杀腿,你烧了自己房子,把老娘也害苦了……老娘只有这栋房子,一把火烧掉了,以后叫我住哪里去……哎啊……我好命苦呀……”

这个中年妇人说出这些话,显然就是“妙手医庐”左边的邻居住户。

宗元甲见中年妇人哭叫出这些话,听来似乎别有蹊跷……“你烧了自己房子”……那是纵火,并非不小心引起的灾祸。

向其中一个正在观望火场的老者,宗元甲抱拳一礼,问道:“这位老丈,昨夜‘妙手医庐’失火了?!”

这老者可能认为宗元甲是“白河桥”镇上的乡邻,没有转过头来,两眼望着前面烧成焦墟的“妙手医庐”,嘴里回答道:“有人说是姜大夫自己放的火……”

旁边那个二十多岁肥肥胖胖的年轻人,接口道:“不会错,章老爹,你看姚大妈哭得死去活来,在骂姜大夫……要是不小心失火的话,活的姜大夫找不到,烧成一堆焦土里,有姜大夫的尸体……”

另外一个声音嘶哑的汉子道:“咱李七就住这条巷子里,那是四更左右,出来撒泡尿,看到‘妙手医庐’冒起火舌,咱正在大声叫‘失火’的时候,巷口拐弯处有一匹坐骑,上面骑着两个人,一抽缰绳,飞也似的离去……”

章老爹一皱眉,问道:“在骑上两人是谁,李七,你有没有看清楚?”

李七道:“其中那个手执马缰的,很像姜大夫。”

章老爹百思不解,却又带了几份恼怒的口气,道:“一位仁心仁术,悬壶救世的大夫,竟忍心烧自己房子,这是怎么回事……这一来把旁边的邻居害惨了……唉,何苦来哉!”

宗元甲想要知道的情形,已都从这几个街坊邻居嘴里说了出来……眼色朝田敏等示意一瞥,五人离这条巷子而去。

走在街上,田敏喟然道:“从附近几个邻居话中听来,那是姜冲纵火烧了自己房子,策骑离去……”

孟达接口问道:“马背上另外那个,又是谁?”

僧浩回答道:“这还用问,当然是给盟主断下左臂的‘南天一煞’麦夫了!”

岳申“哼”了声,道:“操他奶奶的,老小子,溜得快,多活几天……早晚要把他脑袋从头上摘下来。”

目光移向田敏这边,宗元甲问道:“姜冲带了麦夫匆匆离去,田兄,据你看来,他们去往何处?”

微微一点头,田敏道:“不会错,宗兄,从你在姜冲卧房所搜到的两封信上看来……麦夫可能已投入‘青冥会’,姜冲带了这断臂的麦夫亡命脱走,可能就此回‘青冥会’总坛……”

一顿,又道:“也可能……”

倏然想了起来,宗元甲道:“不错,这两人也可能去了湘鄂交境,‘枫林湾’的‘石禾山庄’‘铁翅苍鹰’云涛那里……”

困惑不已的,田敏道:“据田某所知,‘铁翅苍鹰’云涛是湘鄂一带侠义门中响当当的人物,怎么跟‘大幻仙’姜冲这等角色会有交往?”

笑笑,宗元甲道:“这话宗某也回答不出来,要问过‘铁翅苍鹰’云涛本人,才会知道其中真相。”

一侧脸,田敏道:“你是说我等往湘鄂交境,‘石禾山庄’一行?”

缓缓一点头,宗元甲道:“慕名拜访,有何不可……这里已是鄂南一带,去湘鄂交境的‘枫林湾’,并不必费很久脚程。”

众人回来“大兴客栈”,田敏、岳申两人,买了两匹雄伟骏骑,代步而行,五人五骑,取道往湘鄂交境的“枫林湾”而来。

“玉露峰”是一座并不雄伟险峻,但却清奇灵秀的小山——树林碧绿苍郁,峰角峦势相互匀称,极得恬静安详之趣。

山脚一带,在一片碧翠山色的掩映之下,露出一角巨宅飞檐,散发出一种特异的宁静气息……人没有住在那里,或旅途中经过而已,业已觉得涤尘净嚣,胸中块垒尽皆清除,飘飘然,有出世之感了。

这里是“石禾山庄”。

“石禾山庄”这间宽敞轩朗的大厅上,有个老者来回踱着步……方面大耳,身体魁梧,颔蓄黑髯,身穿一袭锦袍……是的,这就是“石禾山庄”庄主,江湖上有“铁翅苍鹰”之称的云涛。

一名壮丁匆匆进来大厅,躬身一礼,道:“回禀庄主,有五位客人来访!”

“从何处来的?可有报出姓名,称号?……云富,是不是武林中人?”

壮丁云富一哈腰,道:“其中两位是‘寒川门’中高手,一位是‘旱地蛟’岳申,另外那位是‘云中鹏’田敏……”

缓缓一点头,云涛问道:“另外那三人呢?”

回忆似的微微一顿,云富躬身道:“鄂中大洪山石旗峰‘啸天盟’中的‘金戈双卫’,‘燕子飞’僧浩,‘铁背熊’孟达……”

一声轻“哦”,“铁翅苍鹰”云涛轻声自语:“久闻‘啸天盟’盟主‘赤麟’宗元甲声誉,惜未谋面……此番派‘金戈双卫’来‘石禾山庄’,不知为的何事?”

目注云富问道:“云富,另外那个又是何人?”

云富躬身道:“另外那位是‘啸天盟’盟主‘赤麟’宗元甲,由‘金弋双卫’左右护卫,来访‘石禾山庄’。”

“铁翅苍鹰”云涛殊感意外,木立片刻,立即挥手示意,道:“云富,传话下去,恭迎‘啸天盟’盟主,敞开前后三进大门!”

云富连声:“是,庄主!”

退出大厅,吭嗓传出庄主吩咐——“轧轧轧”响起三进大门开启之声。

这是巨宅府邸极隆重的礼节,平时正门开启,闭上中、内二进大门,总是边上廊沿出入。

遇有贵宾莅临,或是新正过年,才开启中、内二进大门。

里端二进大门敞开,从正门不需绕行廊沿,可以直达里面大厅。

“铁翅苍鹰”云涛一整衣袍,步出厅门,来到正门石阶,拱手施礼,道:“老夫云涛,不知‘啸天盟’盟主,和‘寒川门’中两位嘉宾来此,未曾远迎,当面谢罪。”

“云中鹏”田敏心里当然很清楚,单凭自己义兄弟二人,庄主“铁翅苍鹰”云涛决不会用如此大礼接待……是以两人含笑站立一边。

“赤麟”宗元甲虽然不致受宠若惊,但却也感到几份意外……急步上前,长揖一礼,道:“元甲来得孟浪,望云庄主包涵!”

捋髯哈哈大笑,“铁翅苍鹰”云涛道:“别说客气话了,宗老弟,老夫想要请你来‘石禾山庄’,怕也请不到呢!”

宗元甲把岳申、田敏义兄弟二人替云涛引见一番,又叫“金戈双卫”上前见礼。

“铁翅苍鹰”云涛,迎宾客来到大厅,宾主一番寒暄过后,云涛目注宗元甲,道:“无事不登三宝殿,宗老弟,大洪山石旗峰‘啸天盟’总坛,相隔老夫这‘石禾山庄’说近也不算近……敢情有老夫效劳之处?”

宗元甲欠身一礼,道:“不敢,云庄主……元甲此番来‘石禾山庄’除了问候之外,还想向您老探听一人……”

一点头,“铁翅苍鹰”云涛道:“知无不言,言无不详,你说,宗老弟,是谁?”

目光移向岳申、田敏两人,宗元甲问道:“云庄主,您老可知‘大幻仙’姜冲此人?”

殊感意外的怔了怔,云涛道:“原来宗老弟向老夫探听的是这个江湖浪客……”

微微一顿,又道:“不错,老夫跟这个‘大幻仙’姜冲,江湖行止虽然各有所异,但已有数十年交往……”

这话听到宗元甲等耳里,一时无法会意过来……田敏试探问道:“云庄主,‘大幻仙’姜冲可曾来过这‘石禾山庄’?”

沉思了下,云涛道:“那是一年前的事了……‘大幻仙’姜冲虽然是昔年‘碧螺山人’向明的弟子,但自三十多年前发生一项变故后,虽未自废武功,却从不以武技炫人,你数位探听姜冲下落,难道与他发生了不愉快的事?”

宗元甲把“青冥会”找上“啸天盟”湘地总坛的经过,以及“大幻仙”姜冲以“忘我散”

药物,用“驱虎噬狼。之计加害岳申、田敏的情形,告诉了这位”石禾山庄“庄主云涛。

不厌其详的,宗元甲又道:“宗某知道‘大幻仙’姜冲和‘青冥会’渊源,揭开‘驱虎噬狼’的诡计后,我等找去‘白河桥’镇姜冲的‘妙手医庐’兴师问罪,姜冲却运用了武林少见的‘缩骨神功’脱身逸去……”

接着把姜冲授意,“南天一煞”麦夫夜袭“大兴客栈”的事,也说了一遍。

“云中鹏”田敏接口道:“后来我等清晨找去‘妙手医庐’,姜冲却已纵火焚烧自己屋子偕同麦夫悄悄离去……”

目光移向宗元甲,云涛问道:“宗老弟,你如何知道‘大幻仙’姜冲,跟老夫有所交往?”

笑了笑,宗元甲道:“姜冲从他医庐卧房小窗,用‘缩骨神功’脱身离去,身怀这等武功,跟他外形、举止却是极不配衬,对这样一个扑朔迷离的人物,不由感到奇怪——搜找他书房,卧室,找出一些东西——其中就有您老给姜冲的一封书信,元甲等孟浪之下,前来拜访您老……”

话题移转,宗元甲诧然道:“原来‘大幻仙’姜冲,是武林前辈‘碧螺山人’向明的弟子,显然身怀之学,绝非江湖等闲之流所能比拟——姜冲发生了何种变故,将自己一身所学,收敛不示于人?”

深怀感触,“铁翅苍鹰”云涛呼了口气,才道:“老夫与‘大幻仙’姜冲,志不同,道不合,但有数十年交往,此原因也在这里……”

微微一顿,云涛又道:“‘大幻仙’姜冲昔年虽然是武林中人物,但在男女之间却也用情专一……三十多年前留下一段凄艳,断肠的恋史,从此收敛武技,不以武林中人自居……”

怔了怔,宗元甲两眼直直地望着云涛,不期然的道:“‘大幻仙’姜冲原来是这样一个人物?!”

“铁翅苍鹰”云涛慨然道:“岁月催人老,三十多年前的姜冲,何尝不是一个玉树临风,英姿飘然的年轻人……虽然这不能说是‘千里姻缘一线牵’,但邂逅了一位清丽娟秀的巾帼女杰,也就成了他唯—的红粉知己……”

虽然时光难倒转,已是一页无法追回的往事,但“云中鹏”田敏不禁问道:“云庄主,此女子是谁?”

云涛道:“此女名‘梅九香’,昔年武林中有‘玉燕’之称……”

不愿意把话题移开,宗元甲接着问道:“这位梅九香姑娘与姜冲,如何又会写下一页凄艳、断肠的恋史?”

“铁翅苍鹰”云涛喟然道:“姜冲不愿意勾起这段伤心痛事,只在酒中说了个大概……‘玉燕’梅九香遭仇家所杀,落个身首异处……”

这位梅九香姑娘,会有这样一个惨厉的下场,听进宗元甲耳里,内心一紧,一声轻“哦”。

云涛又道:“姜冲虽然了断这桩血仇,但香消玉殒,伊人返魂乏术,姜冲捶胸悲啼,好事不能如愿——伊人魂归瑶池,姜冲为了追忆梦中人,出乎常情的把九香躯体掩埋入土,为了能朝夕厮守,把梅九香的这颗头颅收藏起来……”

这一听,宗元甲豁然会悟过来,心中暗暗叫了声:“原来是这回事!”

云涛轻轻呼了口气,道:“岁月匆匆,梅九香这颗血肉头颅,已成了骷髅,姜冲还是小心翼翼珍藏着……”

微微一顿,又道:“从此以后,姜冲洁身自爱,不再涉及男女之事……身列‘碧螺山人’入室弟子,竟无法护守身边的伊人,姜冲万念俱灰,扬弃身怀之学,不以武林中人自居……”

忘了与“大幻仙”姜冲结下的恩怨过节,这位“啸天盟”盟主“赤麟”宗元甲,轻轻叹了声,道:“大幻仙‘姜冲伤心人别有怀抱,原来有这样一页扣人心弦的往事!”

怀着深深的感触,云涛道:为了死去的‘玉燕’梅九香,姜冲矢不二色,洁身自爱,也是一位性情中人——虽然志不同,道不合,老夫跟他已有数十年的交往了。“

宗元甲道:“云庄主,据您看来,‘大幻仙’姜冲离‘白河桥’镇后,会往何处?”

云涛尚未回答,田敏接口道:“可能回湘中‘青冥会’总坛。”

沉思了一下,云涛道:“‘青冥会’会主‘霸山虎’狄平,深知师叔个性——姜冲虽身怀技艺,但在任何情况之下,决不以技艺炫人,是以派下高手往‘白河桥’暗中护卫……”

一顿,又道:“姜冲送‘南天一煞’麦夫回‘青冥会’总坛,不会逗留很久,他会来老夫这里一次,然后往赣西奇寒山‘秋雨谷’,继后再往湘北‘麻角峰’……”

听到上面那些话后,宗元甲已知“南天一煞”麦夫,出现“白河桥”镇的由来,但对下面那两句话,却迷惑不解……

微微一锁眉,宗元甲问道:“云庄主,奇寒山‘秋雨谷’,和湘北‘麻角峰’,这两处地方又是何等样所在?”

撩起一丝感触,云涛缓缓点头道:“姜冲跟老夫无话不谈,就是他师侄‘霸山虎’狄平也不会知道那么清楚——赣西奇寒山‘秋雨谷’,姜冲埋藏了一笔数目不大的财富……”

静静听着的“旱地蛟”岳申,插嘴问道:“云庄主,这笔财富姜冲从哪里来的?”

目注岳申,云涛道:“扬弃武技后,姜冲专心精研岐黄之道,历年来所得的酬金诊金,藏在奇寒山‘秋雨谷’……据姜冲说,‘秋雨谷’地点隐僻荒凉,他去恐迷失了方向、位置,还绘了一张地图……”

宗元甲听到这话,心头暗暗一怔,目光移向田敏,田敏也正朝他这边看来。

“铁翅苍鹰”云涛又道:“至于湘西‘麻角峰’山麓,昔年‘玉燕’梅九香的墓冢就筑在那里——姜冲曾在老夫面前数次提过这件事,他既不愿以武林中人自居,积起一笔足够暮年生活的费用后,要在梅九香墓地旁边,筑起一屋,就在那里结庐隐居,以度晚年……”

视线游转到宗元甲这边,又道:“宗老弟,老夫再恭称你一声‘宗盟主’,既非不共戴天之仇,冤家宜解不宜结;有关姜冲情形老夫都已说了,实在来讲,姜冲虽然受他师侄狄平怂恿,在岳申、田敏两位身上施了手脚,他并非是‘青冥会’中人物……”

一笑,又道:“宗老弟,你我虽然今日才始见面,但神交已久,就买我‘铁翅苍鹰’云涛薄面,放过姜冲一马,如何?”

宗元甲欠身一礼,道:“敢不从命,云庄主,元甲遵嘱就是……”

从衣袋取出一份折成四五寸见方的文件,双手递给云涛,又道:“云庄主,这项文件烦您转交给‘大幻仙’姜冲……”

愕然怔了怔,云涛问道:“这是什么,宗老弟?”

宗元甲道:“姜冲在赣西奇寒山‘秋雨谷’埋藏一笔财富……这就是姜冲埋藏财富,方向、位置的地图……”

诧然愣了下,却又无法完全理会过来,这位“铁翅苍鹰”云涛问道:“姜冲埋藏财富的秘图,又如何到您手中,宗老弟?”

笑笑,宗元甲道:“元甲刚才说了上半截,下面半截尚未说……‘大幻仙’姜冲运用‘缩骨神功’,从卧房小窗逸去,我等为了找出他的来龙去脉,就在姜冲的卧室、书房搜找一番,结果找出两封书信——并在书房橱柜后面墙洞中,发现一颗骷髅,和这份地图……”

云涛一声轻“哦”,道:“那颗骷髅就是昔年梅九香头颅,现在何处?”

“云中鹏”田敏道:“我等取出秘图,那颗骷髅还留在墙洞中。”

“铁翅苍鹰”云涛接过秘图,一副不解的神情,道:“宗老弟,你等有此一份秘图,可以获得一笔财富,何不留下身边……反而要老夫交还给姜冲?”

笑了笑,宗元甲道:“恩怨过节,那是另扑一回事,但绝不敢取非份之财,云庄主,你说是不?”

缓缓一点头,云涛道:“说的也有道理,宗老弟。”

宗元甲又道:“从‘大幻仙’姜冲的‘妙手医庐’,我等还找出一种药物——就是用来‘驱虎噬狼’迷失真性的‘忘我散’粉末……”

微微一蹙眉,云涛道:“姜冲不该配制这种药物……”

指了指岳申、田敏两人,宗元甲道:“他两位要把盛入悬胆瓶中的‘忘我散’砸碎了,但宗某却有另外一种想法——锋剑利刃,固然能将敌人置于死地,但也能加害到自己身上,端看人如何运用,是以宗某把这瓶‘忘我散’收了起来!”

点点头,云涛道:“不错,任何一样东西,都看其如何运用。”

视线投向云涛,“云中鹏”田敏问道:“云庄主,‘大幻仙’姜冲是‘青冥会’会主狄平的师叔,狄平的师门是谁?”

“铁翅苍鹰”云涛道:“当年‘碧螺山人’向明门下,有两个入室弟子,一个是‘大幻仙’姜冲,另外那个是‘七尾鹞’宫奇……”

宗元甲接口道:“照此说来,‘霸山虎’狄平的师父,就是‘七尾鹞’宫奇了!?”

一点头,云涛道:“不错……”

突然想到另外一件事上,云涛目注宗元甲道:“宗老弟,刚才听你所说‘青冥会’找上湘境的‘啸天盟’总舵,兵家所谓‘知己知彼’,‘青冥会’该不会如此不自量力?”

已听出弦外之音,宗元甲道:“不错,云庄主,宗某正有这种想法——‘青冥会’是否有所倚仗?”

微一沉思,云涛道:“如果有所倚仗的话,那是在姜冲师兄,也就是狄平的师父‘七尾鹞’宫奇的身上了……”

脸色微微一怔,田敏接口道:“云庄主,你是说‘七尾鹞’宫奇出来替弟子把舵?!”

“铁翅苍鹰”云涛道:“师从不啻父子——‘恩怨’两字撇开不谈,‘啸天盟’称雄江湖,睥睨天下武林,‘青冥会’如能将‘啸天盟’放倒,趁势崛起,才能做他称主武林的春秋大梦……所以狄平就请他师父出来把舵!”

--

潇湘书院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