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2 章 缩骨神功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章 缩骨神功

“白河桥”镇就在附近,不费脚程,五人三骑缓缓而行,边走边谈着时又移到那话题上——宗元甲道:“刚才我等所谈有关‘姜’姓老头之事,只是猜测而已,至于原委真相,还需要进一步求证……”

微微一顿,又道:“此姓‘姜’老者,在‘白河桥’镇上不知是何等样人物?他会暗中计算人家,但不知他身怀之学如何?”

双人一骑上的田敏问道:“宗兄,依你之计又如何?”

宗元甲道:“我等此去‘白河桥’镇上,向当地乡民探听出‘姜’姓老者落脚之处后,你二位暂且不必露面,由宗某带领僧浩、孟达两人,借口拜访,到时见机行事……”

岳申接口道:“宗兄说得不错,姓‘姜’的老小子贼胆心虚,知道我们兄弟两人找去,可能会藏头露尾,即使见到面,说话也不会说个清楚明白。”

五人来到“白河桥”镇上,宗元甲朝近围回头一匝,看到大街边上有家药材铺子,就道:“待宗某向那家药材铺子,探听一下……”

僧浩和孟达两人看到盟主下了坐骑,也跟着下马,衔尾跟在后面。

宗元甲走进那家药材铺子,看到柜台里端坐着一老一少,向那老者抱拳一礼,道:“这位老丈请了!”

老者一看是个器宇不凡的年轻相公,后面还跟着两个随从,急忙站起身回了一礼,问道:“不知公子有何赐教?”

宗元甲道:“在下探听一人,不知老丈是否知道?”

药材铺子里老掌柜道:“公子所要找的是何人?”

宗元甲刹那间心念不由暗暗打转起来……

只知其姓,不知其名,天下姓“姜”的不知凡几,这药材铺子掌柜的,不知是否知道田敏、岳申两人在“流河塘”镇街酒店里见到的“姜”姓老者?

宗元甲心念闪转,把话问了出来:“老丈,贵处‘白河桥’镇上,有位姓‘姜’的老先生,您是否知道此人?”

老掌柜轻轻念出“姓姜”两字,眼珠一转,道:“公子,此人名讳如何称呼?”

宗元甲一时回不出话,就把山坡地上田敏、岳申两人所说的搬了出来……

笑了笑,宗元甲道:“在下与‘姜’姓那位老先生在前面‘流河塘’镇上酒店见到,却是一见如故,酒中谈了不少话,那位老先生自称姓‘姜’,住这里‘白河桥’,就是忘了问他叫什么名字……”

旁边那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向老掌柜道:“爹,这位客人问的,可能是‘大幻仙’姜冲姜大夫……姜大夫常去前面‘流河塘’镇上喝酒的。”

老掌柜听他儿子这一提,似乎也想了起来,目注宗元甲,道:“公子,你问的‘姜’姓老先生,是不是一个瘦瘦高高的老者?”

宗元甲听到老掌柜问出这话,知道“盲人骑瞎马”误打误撞,自己找对人了……连连点头,道:“不错,这位‘姜’姓老先生个子瘦瘦高高,喜爱杯中之物……”

这位药材铺子的老掌柜,含笑道:“公子,你来自‘白河桥’镇上找‘大幻仙’姜冲姜大夫,别人可能不知道,问到老小儿身上,那是你问对人了……姜大夫照顾了这里药材铺子不少买卖,连咱少铭这孩子,也知道姜大夫是个酒仙……”

宗元甲这时才始知道这“姜”姓老者若干底细。

这老头儿姓“姜”叫“姜冲”,从这家药材铺父子两人所说听来,姜冲还有一个“大幻仙”的称号。

江湖中人称号,都有出典,来历,姜冲用了“大幻仙”三字,又是何种含意?

宗元甲边思忖边问道:“老丈,请你老人家示下,这位姜冲姜大夫住‘白河桥’镇何处?”

老掌柜指了指店铺大门外,不厌其详的道:“这里是‘白河桥’镇上西街,往东边走去有座‘娘娘庙’,一过‘娘娘庙’那边就是东街了……姜大夫住东街第三条巷子末尾一家,大门上边挂了一块‘妙手医庐’横匾,这就是啦!”

宗元甲拱手道谢,带了僧浩、孟达两人离去;来到大街这边,田敏和岳申已下了坐骑,他便将刚才探听到的情形告诉了两人。

田敏不胜意外道:“原来这‘姜’姓老头儿还是个江湖郎中?”

岳申吼声道:“操他奶奶的,姜冲这老小子做了江湖郎中,不是救活人,是医死人的!”

宗元甲听到这话,倏然想了起来……

不错,姜冲精研岐黄之道,才能配制成一种迷失真性的药物;他借着医生大夫的名义,可能擅于那些诡秘离奇的名堂,才用了“大幻仙”这样一个称号。

宗元甲把如何对付“大幻仙”姜冲的步骤,说了一下,又道:“你两位在‘白河桥,镇街’娘娘庙‘的附近稍候,宗某带领僧浩、孟达找去’妙手医庐‘……”

宗元甲向两人说过后,带着僧浩、孟达,坐下三匹坐骑,一阵风也似的向东街那端找去,路上,向孟达又详细嘱咐了几句……不多时,找到东街第三条巷末一家。

宗元甲收缰勒马,向孟达微微颔首。

“铁背熊”孟达抛镫落地,他紧握醋钵也似的拳头,正要往那扇紧紧闭上的黑漆大门擂下,刚好门儿一响“伊呀”声张了开来……

一个瘦瘦长长,顶了一张黄苍苍风干橘皮似的脸孔老头儿,正要举步往外走。

他骤然见到一个彪形大汉拦门而立,巍巍然有如一个巨金刚似的,不由惊得他“哦”的一声,往后猛退……两只老鼠眼睛睁得滚圆,颔下一撮稀疏的山羊胡子倒翘起来。

打量着这老头儿的长相,又端详着他手抱的那只小木药箱,孟达立刻知道——不错,这位老先生正是盟主所要找的对象。

露齿一笑,孟达非常和气的问道:“请问,老丈可是姜大夫?”

老头儿暗中透了口气,翻了翻左边那只鼠眼,吐出一个想怒又不敢怒的声音,道:“干什么?你是干什么的?”

孟达还是和和气气的问道:“尊驾可是姜大夫么?”

老头儿哼了声,凛然的道:“我就是姜冲,怎么的?”

孟达搓搓手,笑了笑道:“是这样的,有一件事,我们想向你姜大夫请教一下,照顾你一项生意……”

姜冲不耐烦的,连连摇头道:“没有时间,我现在忙得很……如果你要叫我看病,至少要在半个月前预约,而且先缴诊金,随时找来,我没有这些闲功夫……”

孟达耸肩笑道:“姜大夫的生意很不错嘛……”

鼠眼一瞪,姜冲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一眼看出你就不是个玩意儿……我替人看病,爱不爱去,由我自己高兴……”

走近前一步,怒声道:“少说废话,你快快让开,别耽误了我正事。”

孟达双料身腿,铁塔也似的挡住大门,一笑,道:“姜大夫,我们照顾你一桩生意,也一样是正事呀……”

姜冲走不出大门,退向后面……抖索的指了指孟达,道:“你这是想干什么?光天化日之下,这可是有王法的地方……你别想打什么主意,吓唬我!”

孟达这一试探之下——不错,这个“大幻仙”姜冲,这副神情,说出这些话,显然是不谙武技的人。

一步踏进门来,孟达依然一脸和气,道:“先说我们的事,姜大夫……真抱歉,不能让你现在出诊去替人家看病!”

连连跺脚,姜冲又惊又怒,道:“不行,我不受要挟,你赶快让开,否则我就报官,以劫盗之罪,抓你去吃官司!”

孟达笑着道:“我并不怕,姜大夫。”

姜冲倒吸了一口冷气,呐呐又道:“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咧嘴笑了笑,孟达道:“抛掉你的药箱子,转身进屋子里坐下,然后,我们谈一桩生意买卖。”

姜冲又硬了下,道:“如……如果我不答应?”

孟达把这张脸压到他鼻尖上,道:“恐怕由不得你答应不答应了,姜大夫……你若不乖乖回房坐下,你这条鸡脖似的头颈,我怀疑在我手里经不经得起这么—扭……”

他那只蒲扇似的巨掌,在姜冲面前作势扭动,虽然在吓唬对方,但指骨关节上,依然有“格格”的声音发出……这位姜大夫的脸色,一片惨白。

孟达哈哈大笑,道:“姜大夫,只要这么一扭,你一定知道你这条颈子顶着脑袋,会滚落地上了!”

姜冲一阵哆嗦,结结巴巴的道:“你……你别来这一手,我……我进去房里就是……”

孟达这才“嗯”了声,道:“‘识时务者为俊杰’,你早说这话,我们可不就皆大欢喜么?”

姜冲哆哆嗦嗦的走向里面,孟达走到大门口,向鞍上的宗元甲躬身道:“盟主,请进屋里来问话。”

宗元甲飘然落地,微微一皱眉,道:“费了这么久时间!”

孟达笑道:“这老小子赖皮得紧!”

宗元甲昂然进门——姜冲转身一瞥,震了下,道:“你……你们是—伙的?”

微微一笑,宗元甲道:“不错,姜大夫,是一伙的……请吧!”

走进这间房似的屋子,地上放着一堆堆的草药、干果兽皮、骨赂和等东西……一股腥膻,糅合着草药怪味,闻之令人欲呕。

宗元甲微微一皱眉,他反客为主,拖过一张椅子叫姜冲坐下,他自己在另一张椅子落坐……僧浩和孟达两人,分左右当门而立。

抖抖索索的姜冲问道:“到……到底是怎么回事?”

宗元甲目光朝房里回顾一匝,笑了笑,答非所问道:“嗯,像个郎中大夫的家,姜大夫,这些兽皮、兽骨,好像都是牛羊鹿身上的骨头……

你是拿来作钻研之用的么?“

一对鼠目朝宗元甲脸上滴溜滚转一眼,姜冲又把这话问了出来:“你……你们找来这里,究竟是怎么回事?”

心平气和的一笑,宗元甲道:“姜大夫,我们找来这里,想跟你谈一桩生意,买你一样东西……至于代价嘛,你开出多少,我们付多少,决不讨价还价……”

两颗黄豆大的眼珠,睁得又圆又大,舌尖舔舔嘴唇,姜冲道:“我是替人看病治病,不是买卖生意人,你……你要向我买些什么?”

笑笑,宗元甲道:“‘只此一家,别无分号’,我们所要买的东西,别处无法买到,只有你姜大夫这里有。”

姜冲朝自己这间书房似的屋子,缓缓环顾一匝,问道:“你说,是什么?”

宗元甲道:“是一种你所配制的药,吃了这种药,可以把自己忘掉……说得实际一点,就是一种迷失‘真性’的药!”

风干橘皮似的脸上突然起了一阵痉挛,姜冲惶急不安的道:“没有,绝对没有……我姜冲从来没有配制过这样的药物,我是个正当善良的大夫,救人活命是我的职司,怎么会配制这种害人的药物……”

宗元甲还是笑了笑,道:“嘴里说的,两手做的,这完全是搭不上边的两码子事,姜大夫,你说对不对?”

话到这里,眼色朝边上的僧浩示意一瞥——僧浩已会意过来,转身出门离去。

闲闲的,用闲聊的口气,宗元甲道:“如果我没有猜错?姜大夫,今天中午你去了前面不远的‘流河塘’镇上……”

姜冲眼皮一翻,怔了怔,问道:“你……怎么知道?”

宗元甲一笑道:“不但去了‘流河塘’,你还在镇街一家‘元利酒店’干了两杯……”

姜冲喉咙里“咕”的响了声,朝宗元甲直直看来……原来不想说的这句话,从嘴里说了出来。

“你看到我?”

摇摇头,宗元甲道:“不是我,是我两个朋友——你跟我两个朋友,酒中有伴,成了酒友,你们坐在一张桌上,还干了两杯呢!”

姜冲脸色接连数变,欲语还休,想要说出口的话又吞回肚子里。

朝姜冲眯眯眼一笑,宗元甲又道:“你这一手玩得干净利落,天衣无缝,可把我两个朋友害苦——一个动刀一个动枪,就像七世冤家,八世对头似的大打出手……”

姜冲从嘴里冒出几个字来:“他……他们……”

宗元甲点点头,道:“不错,你这手‘驱虎噬狼’之计,可以把我两个朋友落个一死一伤……幸亏我及时赶到,阻止了这场不愉快的事……”

姜冲找不到该说的话,把脑袋垂了下来。

不温不火的,宗元甲问道:“姜大夫,你是‘青冥会’中老几?”

姜冲猛把头抬了起来——那张黄苍苍风干橘子皮似的脸,起了一阵抽搐。

两人在屋子里谈着时,门外一阵“哇啦啦”吼喝,一个高大的人影闯了进来,看到椅子上的姜冲时,一手指到他鼻尖上,道:“操你奶奶的,老小子,老王八蛋,果然是你……”

后面跟着进屋子来的是田敏、僧浩两人。

姜冲看到岳申、田敏俩出现,就像耗子见到猫似的,一阵子的抖索,打颤。

一阵晴空焦雷似的声音,“旱地蛟”岳申又道:“老小子,咱岳申跟你前无怨,今无仇,你干嘛玩出这一门子花样,害咱岳申亲手把咱兄弟杀了!”

姜冲嘴唇蠕蠕在动,但听不到他的声音……“云中鹏”田敏道:“姜冲,你是‘青冥会’中人物?”

姜冲低着脑袋没有开腔。

岳申吼了声,道:“老小子,你不说个清楚明白,你奶奶的熊,老子把你身上肉一块块割下来,喂河里大王八,再把你脑袋摘下来,作咱岳申的尿壶。”

姜冲不敢不开腔了,点点头应了声,道:“是的,我是‘青冥会’中人。”

见姜冲承认下来,田敏又问道:“姜冲,你给我大哥吃下什么药物,他连他自己也忘了?”

虽然极不情愿,但又不敢不说,姜冲轻轻道:“是一种‘忘我散’的药粉……”

宗元甲听到“忘我散”三字,便想到姜冲这个“大幻仙‘的称号上。

两道剑眉微微一轩,田敏百思不解地道:“姜冲,你在什么时候给我大哥吃下‘忘我散’药粉的……当时我们三人围桌而坐,不但我大哥,连我也没有发现到你异样的动作……你如何使这手脚的?”

姜冲朝这个“七煞瘟神”似的岳申望了眼,忙不迭把目光收回……轻轻道:“这是一种落进水酒即溶的粉末……”

翘起自己左手,那只留着长长指甲的小指:“一撮‘忘我散’放在指甲缝里,就在你们不注意时,把这粉末弹进他杯中酒里……”

岳申指了指,道:“老小子,咱兄弟两人,还是在‘流河塘’镇上那家‘元利酒店’第一次见到你,你他妈的,莫名其妙玩出这手花样来,你是嫌自己命长!?”

姜冲畏畏缩缩的道:“这……这不能怪我姜冲……”

两颗铜铃似的眼珠直瞪出来,手指戟到他额头,岳申气呼呼道:“操你奶奶的,老小子,你在咱酒中做了手脚,不怪你这老王八蛋,难道还是我们兄弟俩的错?”

姜冲替自己辩白道:“我坐的桌子,就在你们两人座头旁边,你……你们酒中在谈‘寒川门’和‘青冥会’的梁子过节……我才知道你们是‘寒川门’中人……”

“啪”的结结实实一响肤肉相撞声,姜冲这张风干橘子皮的削瘦脸上,挨上一记大耳光,岳申有如擂鼓似的声音问道:“胡说,老王八蛋……难道江湖上‘寒川门’中弟子,就该死,就该杀?”

姜冲一手捂住挨打的半边脸孔,再也吐不出半个字来。

缓缓一点头,宗元甲道:“姜冲,你将‘忘我散’拿出来,给我们看看。”

姜冲听到这话,两颗黄豆大的眼珠连连滚转,似乎想到一件事上——连连滚转,跟着又连连点头,道:“是……是的……”

突然,前后连不上的问出一句,道:“你也是‘寒川门’中的人?”

侍立后面的孟达,见姜冲问出这话,似乎使盟主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大声道:“龟孙,老王八,你有几颗脑袋敢向盟主问出这话……这位是‘啸天盟’盟主‘赤麟’宗元甲!”

姜冲脸色一怔,直直望了宗元甲一眼,接着从座椅站了起来,走向房门。

宗元甲不解地问道:“姜冲,我要你取出‘忘我散’一看,你要去往何处?”

姜冲喑哑的道:“大盟主,‘忘我散’放在后面卧室,待我前去取来!”

宗元甲朝孟达一瞥,没有阻止……像姜冲这样一流角色,孟达足够可以监视他任何行动。

孟达接触到盟主投来的视线,业已理会过来……姜冲出书房走向卧室,孟达衔尾紧随。

来到卧室前,姜冲推开房门,孟达探头看去,是个晦暗阴潮的屋子,在齐腰高外,仅有一扇尺来见方的窗子,透进一抹光亮。

姜冲走进屋子,孟达衔尾跟了进来。

姜冲苦下脸,不胜委屈的道:“大个子,我姜冲栽在你们手中,只有认了……谁都有不可告人的事,这间屋子四周都是砖墙,只有那扇尺来见方的小窗,咱插翅也难飞出,你别紧紧跟着,在门外稍等,待我取了‘忘我散’出来,行不行?”

孟达见姜冲委委屈屈的说出这些,同时对方又是不谙武技之流……

哼了声,孟达道:“老小子,你要打什么鬼主意,小心咱孟达一拳把你砸扁了!”

话落,走出门外,里面的姜冲,轻轻把房门掩上。

孟达在闭上的房门外这一等,等了有盏茶时间,一推房门,里面已上了扣……“笃笃笃”

弹指敲门,道:“老小子,‘不可告人的事’你办好没有?”

房里寂然无声,并无回答,孟达吼道:“老小子,你想打主意‘掘壁洞’逸出,那是你看错人了!”

牯牛似的身子,朝木板门上撞去,“哗啦啦”声房门塌下。

里面吼喝,破门声,外面书房众人业已听到,急急前来一看动静。

孟达撞破木板门,追入房里看去,这个“大幻仙”姜冲形影杳然,已不知去向。

宗元甲会同众人进来这间卧房,问道:“怎么了,孟达?”

孟达把刚才情形说出,搔了搔后颈,道:“这老小子说得可怜兮兮的,说是谁都有不可告人之事,要我门外稍候片刻,久久未见动静,他妈的,我撞破门进来一看,这老小子已不见了!”

宗元甲剑眉微微轩动,目光在这间两三丈见方的卧室内游视。

“云中鹏”田敏道:“宗兄,敢情这姜冲在这间房中,设下暗桩机关、‘翻板’之类的东西?”

宗元甲尚未回答,孟达接口道:“我站在门外,仅是间隔一堵木板,没有传出房中一丝声响……”

用“昆吾金剑”剑柄,顺着墙上沿壁敲去,响出“笃笃笃”结实的声音,宗元甲若有所思道:“从刚才孟达所说判断,房中并元一点声息……扭动暗桩机关,难免会有声响……”

探头到地上每一角落搜着,是否有“翻板”装置的僧浩,一声轻“唔”,道:“盟主,这里有—只鞋子……”

孟达接口道:“卧房里看到鞋子,也值得大惊小怪!?”

僧浩道:“只是一只,不是一双,薄底靴子……刚才登在姜冲脚上,就是这样的靴子……”

宗元甲捡起那只靴子,从他回忆中正是姜冲脚上的其中一只——喃喃轻语道:“大幻仙‘姜冲脱身逸去,留下这只靴子该作如何解释?”

顺着捡起靴子的地点,缓缓抬脸往上头看去——那是一扇齐腰高,不到一尺见方的小窗。

旁边“旱地蛟”岳申顺着宗元甲的视线落到这扇小窗上,道:“这个龟孙老王八,该不会从这样一扇不到尺来见方的小窗脱走吧?”

这扇小窗业已敞开,断裂的木格,窗纸,洒在窗外泥地上,窗外是一座荒芜的院落,围上院落的篱笆,就在小窗的正前方,裂开一个缺口。

目光移向岳申,宗元甲微微点头,道:“不错,岳兄……这个‘大幻仙’姜冲就从这扇小窗脱身逸去的……”

岳申一脸愕然之色,道:“这扇小窗只能探出一颗脑袋,老小子虽然瘦得半斤骨头八两肉,但他这副‘人架子’还在,如何从这扇小窗脱身离去?”

把这薄底靴扔落地上,宗元甲喟然道:“这次宗某看走眼了……真人不露相,一只煮熟的鸭子给他飞走了……”

一脸疑惑之色,“云中鹏”田敏道:“宗兄,你是说老小子姜冲,是个身怀绝技之流?”

宗元甲道:“大幻仙‘姜冲身怀武技如何,宗某还不敢下断语,但无可否认的,他练得传闻江湖的一门’缩骨神功‘……”

在场都是武家,对“缩骨神功”四字听来不会感到陌生……但这个半斤骨头八两肉,黄苍苍一张风干橘子皮脸的老头儿,竟然怀有传闻江湖的“缩骨神功”,听来感到十分意外。

一指地上那只靴子,宗元甲又道:“施展‘缩骨神功’,除了六阳魁首的头颅无法缩之外,周身骨骆,从其所练火候如何,可以缩小到何种程度……这只薄底靴就是‘大幻仙’姜冲,施展‘缩骨神功’不小心掉下的。”

孟达道:“盟主,刚才老小子姜冲那窝囊劲儿,看了叫人呕心!”

笑笑,宗元甲道:“做人嘛,孟达,要做什么就要像什么……”

田敏接口道:“不错,人生就是演戏,一个成了名的角色,演什么像什么!”

点点头,宗元甲道:“‘大幻仙’姜冲该是个演戏成了名的角色。”

众人回到前面那间屋子,岳申抱屈不迭道:“入娘的,竟让这个龟孙老王八逃跑了……”

田敏道:“别慌,岳大哥,‘走了和尚,走不了庙’,他这座破窑子无法逃跑,我们仔细搜找一下,说不定还可以找出些蛛丝马迹……”

宗元甲接口道:“宗某也有如此想法……‘大幻仙’姜冲单身一人,借口行医,落居‘白河桥’镇上这栋砖墙之房,连使唤的小厮也没有一个,推其原因,可能是生怕他自己底细、秘密外泄……”

岳申道:“现在姜冲这老王八,夹了尾巴一走了事,他倒舍得抛下这些破铜烂铁?!”

笑了笑,宗元甲道:“岳兄,‘大幻仙’姜冲再是笨,也知道自己这条命比什么都值钱,他要不是借着‘缩骨神功’逸去,别想活着离开这里了……”

微微一顿,又道:“所以我等把这栋房子细细搜找一番,可以找出他娘家底细,和‘青冥会’之间的渊源关系,以及他江湖上交结的情形……”

岳申“哼”了声,道:“这老小子把‘忘我散’药物,放在后面房中,我等也要把它找出来!”

田敏一笑道:“岳大哥,姜冲身怀‘缩骨神功’,已有脱身逸去的打算,才用了寻找‘忘我散’的借口,去后面房间……这药物可能并不置放后面房中……”

宗元甲缓缓一点头道:“田兄说得有理,这是‘大幻仙’姜冲的借口,不过后面那间屋子说不定也有其他发现,我们不妨也仔细搜找一番。”

敢情这是“大幻仙”姜冲始所未料的……“流河塘”镇街“元利酒店”在“旱地蛟”岳申酒中,轻而易举使了手脚,想不到这位“啸天盟”盟主“赤麟”宗元甲,中途插手进来,捅出这么大一个纰漏。

--

潇湘书院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