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部 因梦 第 2 章 雅座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章 雅座

慕容秋水,男,二十六岁,未婚,世袭一等威灵侯。精剑击,有海量。别人在背地都称他为京都第一花花公子。

他听见了之后,非但连一点生气的意思都没有,反而好像觉得很高兴。

“三代为官,才懂得穿衣吃饭。”他说:“要作一个第一号的花花公子,可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到的。

虽然还没有到冬天,暖阁中已经升起了火,四面的窗户都关得严严的,连一丝风都吹不进来。

慕容秋水不喜欢吹风。

“有的人能吹风,有的人不能。”他说:“我就是个天生不能吹风的人,老天给我这一身皮肤就是不让我吹风的,那些好风都留给别人去吹吧!我最好还是待在屋子里,喝一盅醇酒,唱一曲新词,让一个漂漂亮亮的小女孩,把一瓢刚剥好的桔子,洒上一点洁白胜雪的吴盐,喂到我的嘴巴里去,这样子我才会活得长一些。”

这些都是慕容小侯的名言,没有人怀疑过他的话,因为他的确天生就是这样一个人。老天爷生下他,好橡就是为了要他来享受这人世间种种醇酒美人,荣华富贵,他天生就好橡要比别人的运气好得多。

铜炉上偎着一锅桂花莲子白果粥,清香弥漫了暖阁。

慕容秋水渐庸洒洒的穿件纯丝的长袍,赤着脚站在波斯国王送给他的羊毛地毯上,慢慢的缀饮着一杯唬琅色的葡萄酒,神思却已飞回到四年前一个美丽的仲夏之夜。

那一天晚上是他永远都忘不了的。

他永远也忘不了,那个独自泛舟在粼粼绿波上谜一样的白色女人。

他当然更忘不了那一夜的髓绪缠绵,万种柔情。

只可惜他醒来时,她已经走了。就橡是一场梦一样消失在他的心目中,带走了他贴身的一块玉牌,却留给他无穷的思念。

暖阁外的小院中响起了细碎的脚步声,秋风中的梧桐仿佛在低诉相思。

慕容秋水坐下来,坐在琴案前,“铮琮”一声,清音出户。暖阁的门开了,一个美如幽灵般的白色女人,随着门外的秋风飘了进来。

——就是她,她果然又出现了。

慕容秋水故意不去看她,可是心弦却已橡琴弦一样不停的颤动。

——偶然相逢,偶然相聚,聚散之间原本如梦。

因梦,因梦。

她也替自己用桌上的水晶夜光杯,倒了一杯波斯葡萄酒,静静的看着他。听着他弹,听着他唱。

——人世间万事万物,皆因梦而生,因梦而灭。梦如何?

“狰”的一声,琴弦忽然断了,琴声骤绝,满室寂寞。

过了很久很久,他才抬起头看看她。

“是你?是你来了。”他说。

“当然是我,当然是我来了。”

“可是我记得你已经走了。”

他说:“我记得你走的时候,好像连一个字都没有留,一句活都没有说。”

“既然要走,还有什么可说。”

慕容秋水好像要把自己的眼睛变成一把刀,直刺入她的心。

“既然已走,又何必要再来。”他问因梦。

“因为一句话。”

“什么话?”

“我还记得你曾经答应过我,以后只要我有事要来找你,你一定会为我做。”因梦问慕容:“你还记不记得?”

慕容秋水当然记得。

那一次他偶然游西湖,偶然遇见了她,偶然相聚。虽仅叫夕,这一夕间却有情无数梦无数愁无数。

“我记得。”他说:“我对你说过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得。”

“你是不是也说过,一个人如果答应了别人一件事,就好像欠下了一笔债?”她问慕容秋水。

“是的。”

“我记得你说过的话,我也相信,所以今天我才会来。”

慕容秋水用刀锋的眼睛瞪着她:“你今天是要我来还债的?”

他的回答简单而直接。

“是。”

“你要我怎么还?”

“我曾经听说这个世界上最黑暗最可怕的地方,就是一个叫做‘稚座’的小屋。”

慕容秋水笑了。

“稚座?稚座怎么会是黑暗恐怖的地方?有时候我也会到饭馆酒楼去,我坐的就是雅座。”他说:“据我所知,雅座通常都是为贵宾贵客准备的地方。”

因梦看着他,看了很久,才轻轻的叹了口气。

“你什么时候开始学会骗人?”她说:“据我所知,像你这样的贵公子,通常都不屑于骗人的。”

慕容秋水的笑容仿佛已经开始变得有点勉强:“难道你说的雅座还有什么别的意思?”

她直视着他。

“你应该知道的,在刑部大牢某一个最幽秘阴暗的角落里,有三、两间很特别的雅室,是特别为了招待像你这样的大人物请去的贵宾贵客而准备的。”

“哦?”

“我也知道你们特别派到那里去接待宾客的韦好客先生,实在是好客极了,他接待客人的方法,常常令人连作梦都想不到。”

“哦?”

“据说,有一位已经练成金钟罩铁布衫十三太保横练的江湖好汉,到你们的雅座去作客三天后,出来的时候,想爬到他最喜欢的女人身上去都爬不上去。”

慕容秋水叹了口气:“看起来你知道的事还真不少。”

他说:“但是我却不知道,你这次来找我,是想要我把一位贵宾从雅座中请出来呢?还是要我替你把一位贵宾送到雅座里去?”

因梦眼睛立刻又充满怨毒。

“有一个人现在我还不想要他死,我至少也要让他再多活两年七个月一十三天。”

她忽然俯下身握住慕容秋水的手!“你一定要答应我,这。一段日子一定要在雅座里好好的款待他,让他每天都想死,却又死不了。”

慕容秋水静静的看着他面前的这个女人,很仔细的看着她表情中每一个变化,过了很久才问:“这个人是谁?为什么如此恨他?”他的声音带着种很难捕捉到的讥消之意,淡淡的接看问:“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

“知道什么?”

“花错。”慕容秋水说:“你这么样做,当然是为了花错。”

因梦的手忽然握紧,甚至连指节都已因用力而发白。

“花错,”她的眼睛直盯着他:“你怎么会知道花错?”

慕容秋水脸上忽然露出一种很孩子气的笑容:“我怎么会不知道花错,我从小就是个坏核子,他甚至比我还坏。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恐怕再也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了,如果不是为了他那种男人,你怎么舍得放弃我?”

花错,男,二十九岁,宽肩、细腰、窄臀。一双眼睛看起来就好像是碧绿色的,仿佛是翡翠沉入海底时那种颜色,一张脸却苍白如雪。

所以有人说他是胡人,是波斯胡贾到中土来贩卖珠宝缎绸时所遗下的后代。被他修理过的仇人甚至说他只不过是一个廉价娼妓生下来的杂种。

对于这种种传说,花锗完全不在乎。可是有一点是让他不能否认的,他一生下来就错了。

第一错,就错在他根本不应该错活到这个世界上来。

他根本就不知道他的父母是谁?他从来也没有看见过他们,甚至连他们的姓名都不知道,他只知道,他认识的第一个人就是他的干妈。

那时候他不到三岁。

第二错,是错在他根本就不应该有这么样的一个干妈。

他的于妈,长大,白皙,冶艳,明媚,双腿修长,双眼明亮。是一个江淮盐运道的遗蛹,所以也就顺理成章的成了一个家资巨万的寡妇。据说她每天吃的菜单里,都有一味是炒金丝雀的舌。

花错从来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会被这家人收养的?他只知道他在十四岁的时候,就已经不是个小孩了。

以后他错得更多,愈错愈深,对女人却愈来愈有经验。

到了他十六岁的时候,已经是一个非常有名的浪子。

一个浪子的声名,常常部会换取到很多极不平凡的经验。

一个有名的浪子所累积到的经验,能够换取到的代价就不是别人所能想象得到的了。

所以花错在未满二十岁之前,就已经成为江湖中所有富孀贵妇和一些寂寞的名女人们追逐的对象。

所以花错越来越错,因为他身不由己。

金钱、名望、享受、欲情,他都可以抗拒。可是如果有人要;用一种很隐密的武功绝技来交换他的服务,他就傻了。

尤其是刀法。

他从小就喜欢刀,也许是因为刀是和他生活的阶级层次是密切相关的。

花错从小就希望他的掌中能够握有一柄无坚不摧天下无双的快刀。

花错最错的就是这一点,因为世上根本就没有一把这么样的刀。

——“无敌”这两个字根本就不存在,那只不过是某些自大狂妄的人,心里的一种幻觉,他们迟早都必将死在自己的这种幻觉中。

花错也不例外。

他拼命要去找这根本不存在的刀,不辞辛劳,不择手段,不顾一切。

在江湖中他得罪过的人,甚至已经不比想跟他上床的女人少。

因梦是在“雪村”认得他的,雪村是一大片美透了的庭园,也是花雪夫人无数产业中之一。

花雪夫人当然就是花错的干妈。

她曾经警告过因梦:“我喜欢你,你是个迷死人的小女孩,可是我劝你现在还是赶快走的好。”

“为什么?”

“因为我那个宝贝儿子就快要回来了,你最好还是不要见到他。”

“我为什么不能见他?”因梦带着挑战性的甜笑:“难道他会咬我一口?”

“他不会咬你,他只会把你连皮带骨都吞下。”花雪夫人说:“你一定要相信我,这个野孩子天生就有一种吸引女孩子的魅力,甚至在他三岁的时候就已经显露出来了。”

她明亮锐利的双眼忽然变得非常温柔。

“那时候他正在街上玩泥巴,正好挡住了我的路,我本来想一脚把这个脏孩子踢开的,可是他忽然抬起头来对我笑了笑。”花雪夫人的声音更温柔:“就在那一瞬间,这个脏小孩身上的烂泥,好像一下子就忽然不见了,忽然就变成了一个可爱的白玉娃娃,”

“所以你立刻就决定要收养他?”

“是的。”花夫人说:“对于这件事,我从来都没有后悔过。”

“我做事也从来不会后悔的。”因梦说:“如果我遇到一个男人,不管他是谁,被吞下去的,通常都不会是我。”她笑得极甜,可是施笑容中的挑战之意却更明显更强烈,因为这时侯她已经看见有一个男人走了过来。

一个高大瘦削挺拔的男人,轮廓分明的脸上,有一对猫一样的绿眼,眼中也带着种挑战的意思在看着她。

就在他们互相微笑凝视的这一刹那,花雪夫人就已经发现悲剧要发生了。

这两个人竟是如此相像,简直可以说完全是同一类型的人,要避免这么样两个人互相被对方吸引,简直比要把一对连体婴分割还要困难。

如果无法避免,那么这两个人又势必要被他们的情欲所引起的火焰燃烧。四

“是的!我是为了花错。”因梦说:“从我第一眼看到他开始,我就知道我这一生已经属于他了,后来我才知道,当时他也有那种感觉。”

她的声音仿佛来自远方:“可是就在那一瞬间,我心里也”隐约有了一种不祥的预兆,当然我也说不出为了什么,后来我才发现我们的仇敌实在太多了,他的仇敌和我的仇敌。“

慕容秋水打断她的话。

“你也会有仇敌?”他看着她,眼中带笑:“我记得你一直都能把每个人都对付得很好的,不管男人女人都一样。”

“可是我嫁给他以后就下一样了。”因梦说:“这一点你该明白。”

“是的,我完全明白。”慕容轻叹:“老实说,当我知道你们两个人已经在一起的时候,甚至连我都有一点恨你。”

“现在呢?”因梦问他:“现在你是不是还有一点恨我?”

“现在没有了,现在我好像已经什么都没有了,好像已经老的可以做祖父的人。”慕容故意叹着气的说:“一个已经做了祖父的人,是不会再吃醋的。”

“你根本就不会吃醋的,没有人会为一个死人吃醋。”

慕容的眼睛睁大,瞳孔却在收缩。

“难道花错死了?”

“每个人都会死。”因梦的声音冰冷:“花错至少也是个人。”

“他怎么死的?”

“死在刀下。”。

“慕容秋水黯然叹息:”为什么喜欢刀的人,通常都会死在刀下,为什么让你伤心的人总是你喜欢的人。“

“这大概是因为只有你喜欢的人才能伤害到你。”因梦说。

这本来是一句非常令人伤感的话,可是慕容秋水听到之后反而笑了,而且笑得很孩子气。

“谁说你不喜欢的人就不能伤害你?”他问因梦:“难道你喜欢杀死花错的那个人,难道他没有伤害到你?”

他站起来,拍拍因梦的肩。

“你一定要记住,有些听起来很有学问的话,其实全都是放屁,而且是很臭很臭的屁。

慕容秋水说:“所以我们不如开始说一点比较实际的事。”

“什么事?”

“如果我答应了你的要求,你准备怎么样来报答我?”

因梦开始迟疑,却没有逃避,因为她知道这个问题是逃避不了的。

所以她挺起胸,直视慕容,一个字一个字的问:“你准备要我怎么报答你?”

“我只要你的一句话。”

“一句什么样的话?”

“就是我曾经对你说过的那句话。

“你是不是要我答应你,以后只要你有事来找我,我一寇都要替你做。”

“是的。”慕容秋水说:“就是这样子的。”

因梦看着他,眼中露出了一抹恐怖之意,但是很快就被仇恨与怨毒所代替。

“好,我答应你。”因梦说得非常肯定:“只要是我答应过别人的事,我也从来不会忘记的。”

“那就好极了。”

慕容秋水笑得非常愉快:“你要交给我的那位贵宾,现在在哪里?”

因梦反问:“你要招待他的雅座,什么时候才能准备好?”

“三天。”慕容秋水也说得很肯定:“最多只要三天。”

“称有把握?”

“我有。”慕容秋水:“我们雅座的主人韦好客先生,一向是个办事很快的人。”

“那就好极了。”

因梦喝于了她杯中的酒:“三天之内,我就会把那位贵宾交给你。”

她已经站起来准备走出去,他却又将她唤住。

“你那位贵宾叫什么名字?”

“你用不着知道他的名字。”因梦说:“你只要记住,他是一位很特别的贵宾就够了。”

她说:“我希望你也让韦好客先生牢记在心。”五

韦好客,男,五十一岁,未婚。面容清秀,手脚纤细如少女,驼背鸡胸,身高不满五尺。是一个让人只要看过一眼后,就很不容易忘记的人。

他是淮南“鹰爪门”传人中最成功的一个,武功和成就都最高,他的鹰爪功和七十二路小擒拿手,多年前就已被公认为武林中的一绝。

他的手,看来虽然纤细柔弱,而且留着很长的指甲,可是只要他一出手,就会都变成了杀人的利器。

他吃素,绝对不沾荤腥,他用的厨子却是以前四大丛林中,最有名的香积厨。

戒绝烟酒,从来不赌,对于女人更没有兴趣,他认为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女人是干净的,他通常都把女人称作“垃圾”。

但他却偏偏又是一个非常讲究享受的人,对于文字训沽和音律的造诣之深,甚至连翰林苑中都很少有人能比得上。

无论在什么样的标准之下,他绝对可以算是个怪物。

令人想不到的是,在这个怪物的心目中,也有一个他崇拜的偶像,他崇拜这个人,就好像一个多情的少女崇拜她梦中的白马王子一样。

这个人就是慕容秋水。

韦好客穿着他的一身在京城第一流裁缝那里订制的纯黑丝衫,坐在位称“天牢”的刑部大牢后,一个阴暗的小院里,坐在一张颜色已变得深褐的竹椅上。

已经将近是冬天了,深秋的晚风已经很冷。

韦好客不怕冷。

尤其是在此时此刻,他非但不觉得冷,反而觉得有一股热意,从他的心里散开,散入四肢,散入指间,散入鼻端,散入眼中。

甚至连他的眼都已因热而发红。

每当他将要做一件他自己知道可以刺激他的事情时,他。会感觉到他自己的身体里有一股这种热意升起。

今天他又有这种感觉,是因为慕容秋水告诉他又有一位很特别的贵宾要来到他的雅座了。

就在这时候,她看见慕容秋水陪伴着一个面蒙黑纱的女人走了进来。

她的身材相当高,穿着件很长很长的黑色风衣,所以韦好客非但看不见他的脸,也看不见她身上任何其他部份,甚至连她的手都看不见。

但是他却已感觉到她那种慑人的美丽。

她显然也在黑纱后注视着他面前这个矮小而畸形的人。

韦好客知道,甚至可以想象到她在用一种什么样的眼光注视着他。

每个人第一次看见他的时候,都会用这种眼色看他的。——一个如此温和善良的侏儒,为什么能让江湖中最凶暴强悍的恶徒都对他如此俱怕。

这个问题也许只有他自己能够回答,因为只有他自己知道,他身体里仿佛总会有一股恶魔般的力量催使着他,做出一些连他自己都想不到他会做出来的事,这种力量就仿佛是来自地狱某一种神秘的诅咒。

面蒙黑纱的女人当然就是因梦,一直等到她把他观察的非常仔细后,慕容秋水才为她引见。

“这位就是雅座的主人韦好客先生。”慕容秋水很高兴的笑着说:“我可以保证他好客的声名绝不假。”

韦好客也笑了,笑容谦卑而诚恳,在慕容秋水面前他总是这佯子的。

“我只不过尽力去做而已,只不过希望我的客人们能对我的服务满意。”

慕容秋水大笑:“只可惜他们好像还是不太喜欢你。”

“韦先生。”

因梦冰冷的声音像刀锋般切断了慕容的笑:“我相信廊现在一寇已经知道:这里又有一位贵宾要来了,而且恐怕会在这里侍很久。”

“是的。”韦好客说:“我知道。”

“我相信你一定也知道,这位客人是我请来的,我对他当然特别关心。”

“当然。”

“那么我就想请教你几件事了。”因梦问韦好客:“他到了这里之后有没有机会逃出去?”

他答说:“大概没有。”

韦好客的态度仍然同样谦卑:“能够被请到我这里来的贵客,通常都是非常有身份有地位的人,我在这里已经有十一年了,被请来的贵客已经有一百三十多位,我可以保证如果我把他们任何一个人的名字说出去,都会在江湖中引起一场很不小的动乱。”

“他们有没有人能逃得出去?”

“没有。”韦好客微笑:“连一个都没有。”

“如果他们想死呢?是不是能够死得了?”

“夫人,你一定要相信我,死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越想要死的人,往往都越死不了。”

韦好客的笑容更温和:“夫人,如果你要一个人在我的雅座里待两年七月零一十三天,我绝不会让他少活一个时辰:”

“你保证?”

“是的。”

慕容秋水脸上又露出了他独有的那种优雅的微笑:“你现在是不是已经对我们这位好客的主人完全满意?”他问因梦。“是的。”

“那么你是不是已经可以把我们那位客人请进来了?”

“是。”六

韦好客常常喜欢自己是个“没有”的人,这个称呼对他的确很适当,他确实可以称为一个“没有的人”,因为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事情他都没有。

他没有父母,没有妻子,没有兄弟,没有姐妹,也没有朋友。

最主要的是他没有情感,什么样的情感都没有,当然更不会有同情和怜悯这一类的爱心。

可是,当他看到面蒙黑纱的女人带来的这位贵客时,他心里居然隐隐约约的感觉到可怜他。

这个人根本已经不能算是一个人,他的样子看起来简直比一堆垃圾还糟糕。

这个人是装在。一个帆布袋里面,被人抬进来的。只看了他一眼之后,慕容秋水就已经转过头,不忍再看。

如果说韦好客是个“没有”的人,那么这个人就可以算为一个“消失”的人了。

因为他脸上有很多部份都已消失。

他的头发和眉毛都已被剃光,他眼睛已经变成了两个微微突起的半圆体,上面只有一条缝,永远都不会再张开的两条缝。

他还有嘴唇,可是你如果扳开他的嘴,就会发现他的舌头已经从他的嘴里消失了。

韦好客没有再看下去,转过身向因梦很温和有礼的鞠躬。

“夫人,请恕我直言。”

“什么话?你说。”

“其实你根本不用把这位贵宾请到我这雅座里来,你对他的招待和服务已经是够周到了。”

因梦似乎完全没有感觉到他话中那一抹几乎可以算是很有风度的讥嘲之意,只是淡淡的说:“我承认你说的有理,我把他送到这里,只不过因为我根本没法子招待他那么久,因此我希望他在这里能受到更好的待遇。”

“夫人,你知道我一定会尽力去做。”韦好客说:“还有一件事我也想请教夫人。”

“什么事?”

“我看得出我们这位贵宾的脸已经被改造过,我已经有多年没有看见过如此精密的手艺,我实在很想知道是哪一位大师的杰作?”

“你真的很想知道?”

“真的。”

因梦冷冷的说:“其实你不间也应该知道,除了诸葛大夫之外还有谁?”

慕容秋水霍然回头,眼中带着惊讶之色:“诸葛大夫?”他间因梦:“你说的是诸葛仙?”

“不错,我说的就是他。”

慕容秋水笑了,微笑摇头。

“才一个像你这么高贵美丽的女士表示怀疑,实在是件很不礼貌的事,只可惜对你说的话,我想不怀疑都不行。

“为什么?”

“因为我很了解诸葛先生的为人。”慕容秋水用非常厌恶:的表情看了看那贵宾的脸:“像这一类的事,他大概是不会做的。”

因梦直视着他,眼色冰冷。

“我也很了解你的为人,以你的身份和地位,本来也绝不会做我要你做的这一类事,只可惜你偏偏做了。”

她的声音更冷,一个字一个字的接着说。

“你们为我做这一类的事,只因为你们都亏欠过我,现在已经到了你们必须偿还的时候了。”七

夜已深。

站在窗前,面对窗外无边无际的清冷和黑暗,因梦可以感觉到两行比晚风更冷的眼泪慢漫的流下面颊。

她知道她已经变了。

因为她的心中已不再有爱与感激,只剩下索讨与报复。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