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65 章 大结局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六五章 大结局

金彩凤武功虽得乃父真传,但绝不是“龙神太子”的对手 !

她只觉劲风压体,蔽天指影已近面门,她自己无能躲闪,竞昂立不动,微微闭上眼帘,心中默祷:“展哥哥 !慢走,小妹跟你去了 !世间不能比翼,小妹愿在九泉之下跟哥哥并蒂连理……”

谁知她闭目等死,心中只默念着死后有知,追随展白于地下,但等了半天不见那沉重的一击打来,不由又睁开双眼一看 !

这一看不由使她又呆了 ! 原来此时“龙神太子”已退出数丈开外,而且满脸惊煌之色……

在她面前,不知何时又多了一个道装老者,及一个貌比天仙、美决不亚于自已的少女!

道装老者年约五旬,面如古月,额下蓄着五绺长须,像貌甚是清奇,身穿一袭灰布道袍,白袜云鞋,一副仙风道骨之态,令人一望便知,必是一道行高深世外高人!

那美丽少女穿了一件钟形衫,腹部微微隆起,看来似已怀孕 !

一张清水脸,脂粉未施,一头秀发,也末加梳拢,随其自然地飘垂双肩。但她的丽质天生,愈是末加人为的修饰,愈能显出其美!

但她秀美无比的脸上,却有一种哀怨忧伤之色。而她的剪水双瞳,正一眨不眨地望着倒毙在地的展白 !

金彩凤一眼看出,那无比美丽的少女,正是曾救过自己一命的柳翠翠 !

金彩凤暗暗纳罕:“莫非她怀孕了?……”

那道装老者突然发话道:“太子 !你快去吧,很多事要等你去做哩 !”

“龙神太子”收敛了一下惊煌之态,脸泛怒容道:“柳叔!你让我回去?怎么?柳叔刚才挡我那一掌,是什么意思?”

金彩凤此时才知道是那道装老者救了自己……

道装老者两道长眉一耸,道:“很多事非一言两语说得清楚,我只告诉太子一件事,教主乘丹过海,遇到飓风,船毁人亡,教主以下,全船二百余人无一幸免 !……”

不待道装老者把话说完,“龙神太子”已惊叫道:“此话当真?”

“你以为贫道会说假话吗?”

“龙神太子”与“南海龙女”对望了一眼,知道这道装老者绝不会谎言欺骗,不由得又惊又急,一言不发,双双飞身便走 !

“太仓之鼠”、“葱岭之鹰”望了望横尸地下的“三煞”、“二四”,自认已经无暇为他收尸,见“龙神太子”兄妹走得甚是慌急,二人也相互跟踪 !

“还有!”道装老者道:‘魔鬼岛’已为外敌乘虚侵占,希望太子早作准备!”

道装老者说这话时,“龙神太子”兄妹及残余“二凶”恐怕已在数十丈开外了。

但道装老者乃施用“千里传音”的功夫,相信他们四人必已清楚听到 !

此时,雷大叔上前两步,冲道装老者一抱拳道:“如果老夫的老眼不花,道长敢莫是‘银扇子’柳崇厚、柳贤弟吗?”

道装老者立刻笑颜随开,超前握使雷大叔的手道:“雷兄 !好眼力 !一眼便认出小弟,小弟数十中未临中士,故人无恙乎?”

雷大叔溉然长叹下用手一指满地横尸,道:“真是一言难尽!贤弟,你看眼前便死去这样多, 至于你们‘江南七侠’,恐怕资弟是硕果仅存,唯一的一人了 !……”

在雷大叔说话的当儿,柳翠翠已缓缓行至展白身前,她望着遍体鳞伤的展白尸体,呆呆发怔,既未说一句话,也未流一滴泪,凝站当场,犹如一座名家雕刻的女神塑像!

但任何人也可以看出她的伤心来!

深沉的悲伤,是使人欲哭无泪的 !

此时,众人已知道道装老者,就是当年“江南七侠”的老六“银扇子”柳祟厚,无不对其现出崇敬之色!

“银扇子”柳崇厚,嘴中与雷大叙说着话,跟睛却注意到爱女忧伤的神情。

他虽然学道有成,勘破红尘,但人非太上,孰能忘情? 对他这唯一的爱女,仍是非常关切的,见状他走了过来,也望了倒毙地下的展白一眼,向着爱女道:“翠儿,莫非这就是你委托终身的年轻人吗?”

翠翠点头,珍珠般的泪珠,滴滴滑下她白玉似的双颊 !

雷大叔随后走上前来,忧伤逾恒地道:“柳贤弟,此子便是你大盟兄‘霹雳剑’展云天唯一的后人!”

出乎意外的,“银扇子”柳祟厚并没有现出悲痛之色,两只精光深浚的眸子上下注视着展白尸体, 嘴中却冷冷地道:“此子骨格果然不凡 !”随又转头对女儿道:“他已死了,难道你还非要嫁他不成吗?”

柳翠翠肯定地点头,她虽没有说话,但从她坚毅的神色上,任何人亦可看得出她的决心非常坚定。

柳祟厚又道:“孩子,你年纪太轻 !一辈子的活寡,可不是容易熬的 !依爸爸的意见,还是……”

翠翠黛眉一颦,粉面铁青,未等父亲把话说完,即毅然决然地道:“爸爸,这是什么话? 女儿既已许身于他,终身便无更改,何况,孩儿、孩儿肚中还有了他的孩子!”

翠翠此言一出,慕容红、金彩凤、樊素鸾脸色同时一愕 !

她们不知展白与翠翠,在秦淮河的舟中春风一度的那件事,只奇怪翠翠肚里怎会有了展白的孩子?

柳崇厚干咳了一声,叹道:“痴鬼 !……”

可是,柳崇厚老脸究竟有些挂不住,随顾左右而言他道:“听说还有几位少女钟情于这展姓少年,不知在不在此地?”

慕容红移动莲步上前,盈盈向柳崇厚施了一礼,道:侄女乃是展小侠的末亡人!”

柳崇厚刚一愕,雷大叔已补充道:“她叫慕容红,是老三‘摘星手’慕容涵的大女公子!”

柳祟厚“哦” 了一声,忙道:“贤侄女兔扎 !”又转问雷大叔道:“她与展兄之子结过婚了?”

雷大叔黯然道:“还没有举行过婚礼,但已与展贤侄订过婚了,是愚兄我做的大媒 !”

慕容红接口道:并且,我妹妹也许配了展小侠,媒人是侄女自己作的 !”

柳祟厚一愕,道:“有这等事?你妹妹现在哪里?”

慕容红眼圈一红,眼泪泉涌而出,道:“她已战死 !就躺在那里!”

说着用手一指倒在地上的婉儿 !

柳崇厚走至婉儿身前, 扒开婉儿眼皮看了看, 又探手模了摸婉儿脉门,道:“她还没有死,不过因急怒攻心,内腑又受了严重内伤,是以一时背了气 !”

慕容红、雷大叔急趋而前,同时急问道:“她还有救吗?”

柳崇厚也不答言,举掌朝婉几顶门拍了一掌 !

婉儿一震,樱口微张,柳崇厚以极快的动作从怀内掏出一只玉色长颈小瓶,拔开瓶塞,连在婉儿口内点了三滴仙露,不大一会儿,婉儿竞“嘤”然一声,张开了眼睛!

顶门一掌、三滴仙露竞使死人复活,真是令人不可思议!雷大叔、慕容红,同时探手把婉儿扶了起来!

柳崇厚道:不要扶她站起,要她静坐调治一会就好了!。。”

慕容红帮助婉儿坐好调息。 雷大叔道:“柳贤弟医道越发通神了 !不知这瓶内仙露是何药物,能有如此灵效?”

柳崇厚道:此乃千年‘灵芝仙液’,功可白骨生肉,起死回生!”

不等柳崇厚把话说完,雷大叔急道:“那么,也可把展贤侄救活了!”

柳祟厚走到展白身边,同样扒开眼皮看了看,又用手摸了摸展白脉搏,摇摇头道:他受伤太重,心脉已断,无法施救了 !”

此言一出,“哇”的一声,同时有四个少女哭出声来 !

翠翠、慕容红、金彩凤及樊素鸾都掩面失声痛哭,婉儿刚从死亡中苏醒,睁着一双大眼睛东看西看,一时不知四女因何痛哭?

柳崇厚奇异地望了望金彩凤与樊素鸾,道:“她们俩又是谁家千金? 莫非也是钟情展贤侄的吗?”

雷大叔眼含痛泪道:“说起来她们也不是外人。”说着一指金彩凤道:“她就是老二‘青蚨镖’ 金九的掌上明珠,名叫金彩凤 !”随又一指樊素鸾道:“这位是老么‘霸王鞭’樊非的女儿:名叫樊素鸾!”

金彩凤与樊素鸾,此时都已知道柳崇厚乃是她们父亲的结拜兄弟,同时施了一札,道:“侄女拜见世叔 !”

“银扇子”柳祟厚眼放奇光,看看这一个,望望那一个,见金彩凤与樊素密,同是貌比天仙,丝毫不亚于自己的爱女,不由点头道:“二位贤侄女免札!”转又对雷大叙道,“难得这几位弟兄,都有这样漂亮的女儿。我听说他们的儿子,不也都在武林中很有名望了吗?有没有在此地……”

不等他把话说完,“武林四公子”都超前见札,雷大叔在一旁,一一为其引见。

柳祟厚见“武林四公子”个个仪表堂堂,人品出众,不由点点头,赞不绝口地道: “难得!难得!贤侄们免礼了 !”随又转问雷大叔道:“贤世侄们,个个人中龙风,贤侄女们,人人貌比天仙,他,她们,为什么不互配良缘?这么多女孩子,单单都看中了展兄之子一人,这其中莫非有什么特别的缘?”

雷大叔摇头苦笑道: “对这儿女私情,我是一窍不通 !这还得问问他们自己了 !”“武林四公子”个个面现愧色——

婉儿此时人已清醒,也听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她爱展白的心最专,所以才不理会“端方公子”的苦苦追求,宁愿与姊姊同事展自。同时,她年龄幼小,口也最无遮拦,闻言走上来,道:“大叔!有什么不通的!谁能勉强自己的感情? 谁能勉强别人爱、还是不爱?”

雷大叔最疼爱婉儿,闻言不但不为件,反而对柳崇厚笑道:“这可能就是最好的答案!”

柳崇厚摇了摇头, 抡指点着五个少女道:“你!你!你!你!你 !难道你们都要嫁给展贤侄?”

婉儿、慕容红、翠翠、金彩凤等四女一齐点头,独有樊素鸾默默无语,也没有点头 !

点头的算是承认了,抓住一个没点头的,柳崇厚道:“还是樊姑娘明白,哪有这么多女孩子,同嫁一个丈夫的道理?”

谁知樊素鸾忽然一抬头,微红着小脸说道:“世叔!您错会了侄女的意了。侄女虽然不一定要与展小侠结婚,但却要跟展小侠做个朋友 !”

在这悲伤的场合,樊素鸾此言一出,柳崇厚忍不住笑了,道:“如果不是有洞庭湖之变,你们都是通家之好,不但是朋友,还是亲戚呢!……”

未等柳祟厚说完,樊素鸾却接口道:“侄女不是这个意思。侄女是说,要与展小侠做一个知己朋友,朝夕相处,永不分离 !……”

樊素鸾说至最后,声音已很低,秀脸更是映上一抹红云。

柳祟厚一怔,道:“男女之间,除了做成夫妻之外,恐怕还没有做这样的朋友的 !”

樊素鸾点了点头,道:“侄女与展小侠就是要做这样的朋友 !”

铆祟厚望着这玉体修长、面如冠玉、两眼生辉、秀眉入鬓,颇有几分男儿风的美女子,心中似有所悟 !

男女之间,超越情爱之外的友爱,那是至高无上的 !那是纯洁无比的 !柳崇厚在未出道之前,原本也是个多情种,这种至高无上、纯洁无比的友情,乃是基于一种莫逆于心的知已之交。他焕然明白了樊素鸾所说“朋友”二字的含意 !

同时这种超乎爱情的自私肉欲的庸俗,只把“红粉酬知己”,不占有、不嫉妒的知己之交,他在心中也曾向往过 !

但那是可遇不可求的。而且世俗上也不容许青年男女有这样友谊的存在!于是,他摇头苦笑,道:“贤侄女!你还忘了一件事,展贤侄已经死了,恐怕你的理想,再也无法实现!”

樊素鸾泪珠几在眼眶里打转,但她却毫不犹豫地道:“我要把他荧葬,然后,在他墓前结一茅庐,伴他一生 !”

柳祟厚又一怔!这样的纯情出自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孩儿之口,实使他大大感动,他暗地里开始羡慕起展白来,是什么理由能使这女孩子对他这般倾心?

柳崇厚慨叹之余, 突然灵机一动,回身对另外四个少女道:“好了 !展资侄的后事,已有樊姑娘料理,你们都可以回去了 !”

谁知他的爱女翠翠首先提出异议, 只见她粉脸一指道:“爹,这是什么话 !展哥哥的后事,当然应该由女儿处理!……”

翠翠的话尚未说完,慕容红、婉儿同时上前一步道:“我姊妹已三媒六证嫁给展小侠,这荧墓收葬的事,当然是我梓妹二人的事 !”

柳崇厚心中暗暗称奇,一个男子死后,还有这么多少女钟情于他……这展白不知究竟有怎样吸引人的魅力?但他胸有成竹,随又问道:“把展贤侄埋葬以后呢?”

翠翠、慕容红、婉儿,差不多是同时说道:“也学樊姊姊的样于,墓前结庐,伴以终生!”

柳崇厚仰头苦笑了一声,道:“四女守坟? 世界再大,恐怕也不会有这等新鲜事吧 !……”

谁知他的话尚未说完,金彩凤也上前一步,道:“愚侄女也愿与四位姊妹作伴!”

这一下, 不但柳崇厚楞了, 所有在场之人。 莫不愕然 !一个个心中纳罕:“世上真会有这种事 !五个美女,终生不嫁,愿为一个死去的男子守一辈子坟墓 !……”

柳崇厚眼放奇光,把金彩凤、婉儿、慕容红、樊素鸾,以及自已的女儿,五个美艳尘寰的少女,挨个儿看了一遍。忽然掉头道:“这事情贫道无法处理,还是叫展贤侄自己来吧!”

死人还能管事?这事透着玄虚!

就在众人齐感惊异的当儿,柳祟厚走至展白跟前,伸手向着展白顶门连拍三掌!

柳崇厚医术神通,未出家以前在“江南七侠”之中,即以医道与泅水术,名享江湖。出家证道之后,怀抱济世之旨,苦研歧黄,医道更是精进,但他与一般内家高手疗伤之法却大是不同 !

武林一家高手,大多是用“推官活穴”,或是“内功疗伤”。这柳崇厚抬手向伤者顶上拍掌,可说是从未有人见过 !

事实上,在他这一掌拍出,内含道家无上玄功真器,已从伤者顶门“华盖”穴贯注入伤者体内,“天灵”过“紫府”,直达“泥丸”“返魂’’,伤者穴脉一通,气血也就活了,放不论多么严重的伤势,都可以醒转 !再喂以千年“灵芝仙液”,是以起死回生灵验无比,较之一般内家高手的疗伤方法高明多了 !

他救婉儿的高强手法,众人已见识过。此时,见他又去施救早已宣布死亡的展白,不仅都围拢上来观看。

这时, 柳崇厚三掌拍出,道家至高无上的玄功真5,已从展自“华盖穴”通过周身要脉!

展白周身一震,紧闭的牙关自然张开 !

柳祟厚即刻以瓶中“灵芝仙液”,一滴、二滴、三滴……滴入展白口中。

直滴到第九滴,展白竟呻吟出声,缓缓张开了眼睛 !

众人齐声惊呼!

雷大叔竖起拇指,由衷地赞道:“柳贤弟,真神人也!”

柳祟厚哈哈笑道: “雷兄过奖了 !如果不是前几天,我在一座秘洞,巧获千年‘灵芝’,制成这一瓶功可起死回生的‘灵芝仙露’,恐怕就是真有神仙下凡,也难救展贤侄一命了 !”

雷大叔灵机一动,道:“说来说去,柳贤弟早就有救活展贤侄之法,方才说不能救,只是故作姿态了 !”

这回柳祟厚没有笑, 回头望了望展白,点了点头道:“雷兄猜对了 !我所以宣布展贤侄无救,只是希望为他解脱情孽纠缠,但是,看情形就是展贤侄真的死了,这一身情孽也解脱不开了 !”

此时,五个绝美少女正在围拥着展白,有的为展白抚拭身上的血污,有的为展白包扎身上的伤口,有的为展白推宫活穴…...

展白却像一个刚从睡梦中醒来的幸福王子,在五个如花似玉的少女服侍之下,跃坐在地,脸上都是一片茫然的神色 !

不要说展白,就是任何人从死亡的黑谷中返魂醒来,睁眼看到五个美如天仙的少女服侍在四周,也会瞠目不解,以为身在梦中 !

展白神智渐渐清醒,逐个望了望五个少女,然后,俊脸一红,显然当着眼前这么多人,身受五个少女服侍,过多的艳福,使他有点发窘 !

他微微挪动了一下身躯,皱了皱两道长眉!

婉儿道:“展哥哥 !你身上还痛吧?”

慕容红道:“白哥!你感觉内腑怎么样?”

金彩凤道:“展哥……小侠 !你的伤好了 !”

樊素鸾一时没有说出话来,一对明睁脉脉含情地望定展白,脸上笑容如花,在眼帘中还汪着晶莹泪珠……

翠翠扶着展白臂膀,细声道:“你还是多调息一下吧 !你此番受伤不轻……”

五个少女,一样的细心体贴,一样的柔情蜜意 !

展白摇了摇头道:“我已经好了!”

说着,在五个少女扶持之下,缓缓战了起来!

抬头看见一个仙风道骨的道长,与雷大叔并肩而立,正在双双含笑望着他!

他感到一阵难为情, 同时也醒悟到一定是这位道长救了自已,才想上前拜谢!

雷大叔已经说道: “展贤侄 !快来见过这位道长,他就是你父亲结义弟兄,当中‘江南七侠’的老六‘银扇子’柳祟厚,乃是贤侄的六叔 !”

柳祟厚忙道:“他伤势尚未复原,不宜起来行动,还是多调息一会儿……”

但未等柳祟厚说完, 展白已抢先数步,探身跪倒叩称:“六叔 !小侄展白叩见 !”

柳崇厚忙道:“贤侄免札 !贤侄免礼 !”

但嘴中如此说,心中却暗暗地热爱展白 !

一样是故人之子,一样是参见第一次见面的长辈,“武林四公子”只是微微一抱拳,展白却是大礼参拜。这虽然是小节,但也可看出“武林四公子”是狂傲无礼,恃才傲物,最低限度对长辈不大恭敬,展白却是忠厚诚朴,尊敬长上,从此一端,柳祟厚对五个少女一齐钟情展白的原因,有了部份的了解!

展白道:“听说先父遇害,六叔是对先父唯一施以援手之人,小侄理应大礼参拜 !”

说着推金山、倒玉柱,接连磕了三个头,才站起身形。

“武林四公子”现在大都已知悉当年‘江南七侠”、也就是他们父亲辈的事情,闻言不由个个面有惭色……

九大掌门见“银扇子”柳崇厚真有起死回生之能,各派下有伤残之人,一齐上前请求救治。

柳崇厚也不推辞,一一为其施救。

在这救治伤患同时,雷大叔问起“南海门’教主遇风覆舟之事,是否有假?

柳祟厚道:“这事倒是真的 !所幸小弟未与之同来,否则,也要葬身海底了 !”

说着,即把“魔鬼岛”上所发生的事,从头说了一遍。

原来“海龙神”龙啸天,先遣一子一女率领门下高手,分两批侵入中原,得到“龙神太子”回报,中原武林大部份已入掌握,只待“九九重阳”在嵩山少林寺召开英雄大会,把少数未曾降伏的武林人物一网打尽,便可独霸天下,“海龙神”得信,亲率全部徒众二百余人,分乘三艘大船,第三批倾巢而出,柳崇厚因与“海龙神”事前有默契,只在岛上修道,不问江湖是非,故而末与同行。

但“海龙神”率众出发后不久,柳崇厚突感心神不宁,自以为思念已到中原的女儿翠翠所致,随也掉舟过海,但在海上遇到数艘大船扬帆而至,竟是大股海贼,早就觊觎“魔鬼岛” , 想取之为海上劫掠的根据地,以前也曾有几次进犯,均被“海龙伸”击疆,这次想是乘虚前来。柳祟厚见他们势力众多,而且也不愿多造杀孽,随告诫贼众,小心“海龙神”回来报复。海贼们大笑道:“海龙神’早落海喂王八了 !还会回来?别做梦吧!”

柳祟厚当时尚不相信,到船行海上,才见不少浮尸及敬破船板,又听当地人说前几天海上曾有飓风,不少海船翻覆,至此才知不假!

群雄闻言, 面现喜色, 纷纷道:“这样说来,我中原武林还有希望,只要把‘龙神太子’再赶出中原,便可天下太平了 !”

柳崇厚道:“无需再赶了,‘龙神太子’顾虑老巢安危,必定率众连夜回岛去了!”

众人没想到一场弥天大劫,竞这样容易就化解了,莫不额手称庆。

柳崇厚转对展白道:“从此中原武林可能有一段时期的平静,贤侄,你做何打算?”

展白一想,自己父仇已报,孑然一身,无牵无挂,且经过一场生死惨杀,把荣辱已经看破,又见柳崇厚仙风道骨,飘然出世之态,闻盲道:“小侄一切看穿,也想学六叔的样,出家修道 !”

柳祟厚哈哈大笑,一指五女,道:“任何人出家可以,唯有贤侄你办不到,你看,你这一身情孽 !”

五女听展白说要出家, 均自一怔 !现在又听柳祟厚这一说,不由个个粉面通红 !

展白一看五女,心中已经了然,不由一皱眉 !

五女十道眼光, 都脉脉含情地望着他,他心中一阵迷惘 !暗暗思量,突觉无法应付 !

柳翠翠己怀身孕,脂粉不施,发也未梳,显得楚楚可怜;慕容红体态如柳,显得弱不胜衣;婉儿一派天真,真情跃然脸上;金彩风柔情万种;樊素鸾明睁含笑,似是与他无逆于心……

五个少女,一样的柔情蜜意,千万缕情丝一齐缠在他的身上 !

展白左思右想,看看这个,望望那个,实在难定取舍,不由一狠心,“呛”的一声龙吟,竞把背上的“无情碧剑”抽出鞘来 !

一道碧光耀眼, 众人齐皆一怔!刚才对敌都未取兵器 ,此时不知他把剑亮出来是何用意?

柳祟厚道:“贤侄你要如何?”

展白道:“古人云‘慧剑斩情丝’,小侄也想学学先贤,拔慧剑斩断情丝 !”

说罢,把手中“无情碧剑”在身前虚空一划,道,“五位小姐的盛情,展白心领!从此咱们一刀两断 !各行其是 !”

说完之后,掉头就走 !

柳翠翠“嘤”然一声轻啼,飞身挡住展白去路,道:“别人不管,只有我你不能抛下!因为我身上已有了你的孩子 !”

展白一楞,道:“我的孩子 !……”

慕容红、婉儿双双掠至,同时道:“我们姊妹是你明媒正娶,也不能抛下!”

樊素鸾也飞掠上来,道:“出家可以不要妻子,我这知己朋友随行总无妨吧 !”

金彩凤缓缓走了上来,侧着头道:“不管天边海角,小妹永远追随左右 !”

愣了 !展白真的愣了 !

柳祟厚哈哈笑道:“剑虽无情,却斩不断柔丝万种 !”

展白一跺脚道:“随你们的便吧!”

说罢,强忍着周身伤势,急掠而去 !五女如影随形,一齐跟在他身后 !

“小恩公 ! ……”“太白双逸”刚想追去,柳崇厚一手一个拉住二人,道:怎么?你们两人也想凑数呀 !……”

说得群雄哈哈大笑起来!

群雄急于回各地料理后事,纷纷告辞,雷大叔拉住柳祟厚道:“我们弟兄多年未见,要好好喝一杯去!”

柳祟厚笑道:“可惜,小弟已吃斋了!”

雷大叔道:“素酒,也跟你干三大坛!”

太阳升了半天,众人已走了个一干二净 !

事过数年,江湖上真是一波未兴。在洞庭湖附近的居民,常常看到一个俊美少年,携带着五个如花似玉的少妇,在湖中荡舟行乐!

一个人能有五个这么美的妻子,实在是不可想象,就是天上神仙,恐怕也无此绝福 !

更使人惊羡的是,五个绝美少妇,每个人怀中都抱着一个粉装玉琢的婴儿,互相调笑,好不羡煞人也!

当然,这便是展白,携着五位娇妻隐居洞庭湖畔!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