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49 章 “海外三煞”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四九章 “海外三煞”

婉儿直围着金彩凤绕了一个圈,才冷笑道:“展哥……小侠! 你跟我姐姐刚刚结婚,便在这里乱勾搭女人,不免有点吧?”

婉儿的一句话,使金彩凤与柳翠翠同时一震!

柳翠翠又走了回来,忘记了伤心哭泣;金彩凤也忘记了害羞,一齐睁大眼睛望定展白,张大嘴巴道:“你——”

差不多是同时,柳翠翠与金彩凤惊望着展白张口说出一个“你”字,但下边的话,一时之间再也接不下去!

想必两个少女听到这意外的消息,芳心已经碎了……

展白早已看出二女心意,心想“快刀斩乱麻,挥慧剑斩断三女情丝,此其时矣!”

想罢,正容说道:“婉儿妹妹说得不错,在明媒正娶之下,我已与婉儿的姐姐慕容红,正式结为夫妇……”

未等展白的话说完,柳翠翠凤目急睁,怒叱道:“此话当真?”

婉儿在一边插手冷笑道:“难道还骗你不成吗!”

柳翠翠只感头脑中“轰”的一声,娇躯摇摇欲倒,凤目中汩汩流下泪来,紧咬着嘴唇,向展自悲声道:“你……你这负心……的! 你说!你说!你把我怎么办……?”

展白见柳翠翠伤心至此,才明白柳翠翠对自已是一片真情,也不由深悔自已做得孟浪,一时气愤,答允了慕容红的婚事,看眼前情形,真要如自己所想“挥慧剑斩断情丝”,可说是谈何容易?

就在展白深感懊悔,无言以对,微一征神之际,突听一声惨嗥遥遥传来,声如野兽临死之前的悲鸣,令人听之,颤!

这一声惨嗥声音虽不大,但传至几人耳中,几人不由吓得一身冷汗,展白与金彩凤的脸上更是变了颜色!

金彩凤猛地扑至展白面前,悲声叫道:“展哥……小侠!请你帮忙,我的父亲恐怕凶多吉少!……”

展白对“青蚨神”金九的死活!并不关心,他耽心的是雷大叔、太白双逸、茹老镖头以及自己的未婚妻慕容红的安危。他此时吸入内腑的“龙涎香”毒已完全散去,周身功力已复,闻言顺手把自己的外衣脱下,丢给金彩凤,然后弯腰拾起地上的“无情碧剑”,道:“你父亲在何处我不知道,你自己去找吧!我还要去接应两个人1……” 说话声中,人已跃上假山顶,略为辨别一下惨嗥声传来的方向,立如脱弦急弩,向前扑去!

三个少女,各怀不同的心情,互相对望了一眼,谁也没理谁,金彩凤最急,把展白丢给她的外衣,胡乱穿在身上,当先向假山之外跑去!

柳翠翠白了婉儿一眼,道:“有胆吗?”

展婉儿鼻孔哼了一声,撇了撇嘴道:“怕什么?”

说罢,一跺脚人就如一缕轻烟一般,向前驰去。柳翠翠随后追来,四个人差不多是前后脚来到一所广大的庭院之中 ! 院子里灯笼火把,照耀得如同白昼,是以看得分外清!

这院子占地颇广,纵宽各有四十余文,地下完全是坚硬的三合土铺成,三面高,墙壁边地上放有石锁沙袋及刀枪剑朝等十八般兵器,看样子似是金府的练武场!

迎面一座高台,高约二文,四文见方,正当中摆了一张大长桌,桌后十数张高背金交椅,当中坐着“南海少君”及“南海龙女”兄妹二人,其余的椅子坐着“海外三煞”“桃花四仙”等人,椅背后站着高矮不等的十数个劲装大汉!

迎着看台的墙边上,埋着十数根高大的柱子,每根住子上都绑有一个人,有的已经死了,开肠破肚,断臂少腿,掺不忍睹!

活着的也都吓得面无人色!

在这些绑着犯人的校子两旁,各站有两名凶眉恶眼、打着赤膊、挺胸叠肚的刽子手,手中抱着明晃晃的鬼头刀,一个个犹如凶神恶鬼!

院子里正有数十人捉对儿厮杀,刀光剑影,掌拳呼呼破风,战况非常猛烈!

看“海外三煞”、“桃花四仙”等一流高手都坐在看台上看热闹,显见“南海门”仅是以二三流的角色应敌!

展白已看出与“南海门”下血战的,正是雷大叔、“太白双逸”茹老镖头及慕容红等人!

雷大叔与“太白双逸”完全凭一双肉掌,茹老镖头使一柄纯金吞手的紫背鱼鳞刀,慕容红用短剑,几个人如生龙活虎一般,力战“南海门”下数十人,仍然是从从容容,稳占上风!“南海门”下,不时有人被杀伤或是打倒!

“南海少君”高坐看台上,手摇银扇,见门下久战来人不下,耸了耸眉毛,向左右看了看。

“海外三煞”之一、白发婆婆冷艳红立刻干吼了一声,身形凌空而起,升至三丈余高,弹腿折腰,身形平射而出,快逾飘风闪电半空中挥出一掌,猛向雷大叔头上砍去!

雷大叔力战四五人,仍然游刃有余,突见白发婆婆挟疾风迅雷之势攻到,立刻挥左掌逼退四面之敌,右掌“天王托塔”,硬向白发婆婆重逾千钩的掌力迎去!

两股强烈掌风半空相遇,“嘭”的一声大震,雷大叔踉跄四五步,围住雷大叔的“南海门”下,也都哄然四撤,白发婆婆掌力惊人!

雷大叔拿桩站稳身形,暗惊白发婆婆内力惊人,心中微微一懔1

此时,白发婆婆身形已落下地来,于叫道:“再接我老婆子一掌!”

说着话,双掌平胸推出,一般狂飙,猛向雷大叔胸前卷至!

恰好雷大叔也是傲骨天生,见白发婆婆盛气凌人,他竞不躲不闪,也以右掌劈出,硬向白发婆婆强烈掌风接去!

“嘭!”又是一声暴响,白发婆婆身形连晃,雷大叔已被震退五步!

白发婆婆见雷大 掌, 更形激怒, 只见她满头白发无风自动, 嗔目厉叱道:“好小子1老婆子这第三掌,要不了你的狗命,此后名字倒着写!”

说罢,运足周身十二成的功力,弯背塌腰,双手颤巍巍地平胸推出!

雷大叔连接她两掌,已感双臂发麻,内腑血气翻涌,但他是个宁折不弯的性子,虽见白发婆婆这第三次出掌,威力前所未见,他仍然咬牙硬接,暗把“天佛掌”力运至颠峰,待强猛掌风格及身前之际,才双掌一挥,向前迎去!

展白站在墙顶,万没想到雷大叔再会硬接白发婆婆这第三掌,总以为雷大叔要躲过去,然后再还招,所以他未做准备接应!

今见雷大叔仍然硬接,不由脱口叫道:“不好……”

但未等他窜下墙来,雷大叔双掌已与白发婆婆双掌接在一起!

两股强烈掌风,半空相撞,恍如平地响起一声焦雷!

余力四激,尘沙飞扬!

雷大叔一路跟跪,直退出丈余远近,但身形晃了几晃,仍然站着未倒!

白发婆婆怪目圆睁,静等着雷大叔不支倒下……

但雷大叔不但未倒,竟张口说道:“老婆婆!你名字怎么写法?”

可是一张口说话,再也忍不住内腑翻滚的气血,竟顺着口角流下满嘴鲜血来!

白发婆婆狞笑道:“你到阎王老子面前,再去问我倒写的姓名吧!”

展白知道那是白发婆婆鬼神皆惊的“搜魂指”,不由惊叫道:“大叔,闪开!……”

可是,婉儿比他更快,就在展白惊呼出声之际,她娇小人影,已如惊鸿飞燕一般掠至当场,人未落地,半空中单指疾出,也是用的“搜魂指”,猛戳白发婆婆右臂“关元”重穴!

这是婉儿聪明的地方,她自己“搜魂指”的功夫,不如白发婆婆深厚,故此,她避开指锋,出招指向白发婆婆右臂要害!

白发婆婆此时若不收招后退,固然她的指风,可以要了雷大叔的命,但她自己的一条右臂,也得报销1

这叫“攻敌所必救”类似兵法中“围魏救赵”的方策,白发婆婆无奈,只有沉腕子,向一侧闪去!

只听“滋”的一声轻响,白发婆婆的指锋虽然让开雷大叔,因为撤功不及,指镑过处,竟在坚硬的地面上划了一道寸余深的沟1

再看婉儿那一指落空,也把地面上戳了一个深不见底的小洞!

二人的“搜魂指”都够惊人!

雷大叔惊魂初定,摇摇欲倒,婉儿赶上一步,忙扶住雷大叔,忙道:“大叔!你负伤了?……”

雷大叔在慕容府最疼爱婉儿,婉儿也最敬重雷大叔,是以见到雷大叔负伤,芳心甚感焦急……

此时,展白也跳落院中,见雷大叔有婉儿照顾,面孔一沉,对白发婆婆叱道:“你这么太年纪了,想不到还那么心黑手辣,对一个负伤之人,还下毒手,今晚,小爷倒要领教领教你有多少绝学?”

喝罢,双掌一翻,亮出“天佛降魔掌”架式,道:“小爷先让你动手,三招之内,照样要你的老命!”

白发婆婆一见展白出现,面露惊惧之色,先前的狂傲早已吓跑。因为她知眼前的小伙子,乃是她命中的克星,但一时之间,又不好意思掉头就跑,是以怔在那里……

突然人影一晃,长髯老人与“佛印法师”同时掠至展白面前!

长髯老人抖须笑道:“小哥儿!中原武林,就你一人,使我们‘海外三煞’心服口服! 但今夜我们三个老不死的要合起手来,跟小哥儿领教几招绝世武学,这话要跟别人说算我们欺侮人!但对你小哥儿说来,谅必小哥儿不会说我们以众欺寡……”

展白哈哈大笑道:“在下尊你一声老人家!你怎么不说是脸皮厚呢?”

长髯老人脸一红,瞬即放声笑道:“就算我老不死脸皮厚,但‘海外三煞’合战你一人,未尝不是小哥儿的大光荣呢! 我老不死斗胆说一旬,中原武林除了小哥儿一人,可荣获这份光荣之外。武林中找不出第二人!”

展白豪气干云地笑道:“这样说来,这份光荣展白是一定要拜领了谢请三位进招吧!”说着拉开“天佛降魔掌”的架式!

双方这一对答之间,连动着手的人都自动停止了下来,纷纷向四周退去,当中立刻现出一大片空地来,似是专为展白猛战三煞空出的场地!

因为大家心里明白,这四个人打起来,必是石破天惊!

连看台上那么镇静的“神龙太子” 与“南海龙女”,也不由双双站立了起 顶尖高手,合战一个少年胜负如何?

慕容红、金彩风不知“海外三煞”的实力如何,但见展白以一敌三,场中紧张的气氛,也料想到对方必是绝世高手,禁不住为展哥哥暗暗耽心。

婉儿却是深知“海外三煞”的厉害,见展哥哥答应了人家的挑战,只急得芳心无主一—

柳翠翠虽然亲身陪练,知道展哥哥此时的功力,足可睥睨天下,但听说他独战南海三大顶尖高手,也不由暗为展哥哥捏了一把冷汗……

雷大叔、“太白双逸”及茹老镖头,刚刚见识过白发婆婆的武功,一个人功力就有那么强,要是三个人合起手来,那威力不知要大多少倍? 更是为展白焦急万分…·

至于“南海门”的人,却个个心喜,虽然不少人曾领教过展白高强的武功,但以本门三张王牌,要打一个少年展白,那是稳操胜算,因此,一个个都怀了几分欣喜的心情,来参观这一场武林罕见的大战!

不提双方观战之人的忧喜参半,单说长髯老人见展白接受了他的挑战,满脸欣喜之情,向展白挑起大拇指来,赞道:“小哥儿,了不起!你可称为近百年来,天下第一奇人1”

展白见长髯老人出于真心地恭维自己,反而有点不好意思,收了招式,一抱拳,道:“老先生过奖了。”

白发婆婆呀呀干笑道:“小哥儿不必客气,我们老头子说的是实话! 老实告诉你吧,我们三个老不死自认为天下无敌,连我们的主子‘南海一君’,也不敢说是我们三个人的对手……”

白发婆婆说到这里,长髯老人直打眼色,在看台上站着的“龙神太子”与“南海龙女”更是颜色憎变!

但老婆子心直口快,不管众人的反应如何,仍照直说下去道:“今夜小哥儿一人独战我们三人,岂不是前无古人?”

展白颇为诧异道:“你们三位,既是武功盖世,又何必甘心受别人驱使……”

“佛印法师”急插口道:“臭老婆子,就会信口开河……”

长髯老人微微一叹道:“贼秃,今夜我们三人遇到绝代奇人要说老实话!”

接着又对展白道:“我们三个老不死的自有不得已的苦衷,现在没有时间多说……”

忽然面色一整,道:“过去的不谈!我们三个老不死的合起手来,打你一个小娃娃!可说是千载难遇的盛会,盛会难逢,咱们今夜的胜败,要有个赌注 ”

展白见他们三个言语率直诙谐,心中减少了几分敌意,闻言道;“不知老前辈要赌些什么?”

长髯老人听展白尊称他为老前辈,一时喜得抓耳搔腮,摸了半天胡子,才说道:“我们三个老不死的要败了,从此退出南海门,不问江湖是非。如果小哥儿败了,也要和我们一样,退出中原武林,不问江湖是非。这样公平罢?”

展白本是忠厚诚实的青年,有点傻里傻气,今天不知怎么突然聪明起来,乍一听长髯老人所提的赌注,似乎微不足道,但仔细一想,可又不是那么回事!

于是问道:“这还要多加说明,你们三位退出‘南海门’,是否还可以在中原立足?在下退出中原武林,是否连在中原立足都不可以了呢?”

长髯老人一听,青年人不简单,于是笑道:不管在哪里立足,总以‘不问江湖是非’为重点就好了。也就是说凡是武林中的事,不许插手过问,至于安身立脚的地点,不限于中原还是海外,总以避免与武林人物见面为准。怎么样?”

此时“南海龙女”飞快掠了“龙神太子”一眼,“龙神太子”脸色惨变,刚要跃身下地……

不过,众人都注意展白与“海外三煞”的谈判上,对他兄妹二人的动作,无人看到!

就在“龙神太子”将要跃下之际。

展白道:“老前辈办法虽好,但在下歉难照办!”

长髯老人一愕,道:“小哥儿,还有什么话说?”

展自道:“在下父仇末报,除非展白已死,只要留展白三寸气在,这杀父之仇,非报不可!”

长髯老人一抖长髯, 道:“父仇不共戴天,理应当报1但不知小哥儿杀父仇人是谁?”

展白一字一顿,斩钉截铁地道:“青蚨神’金九!”

白发婆婆突然咧嘴大笑,笑得满头白发乱颤!

展白见白发婆婆笑得突兀,颇不高兴地道:“不知老前辈有什么好笑的?”

白发婆婆手指墙边绑人柱那边,却一时止不住笑声,说不出话来。

长髯老人道:“青蚨神’金九已死,小哥儿这桩心愿是算了啦!”

展白顺着白发婆婆手指方向看去,墙边地下一辆破碎了的轮椅,绑人柱上绑着血淋淋的一段残肢,双臂双腿以及项上人头,均已被刀砍落,正是“南海门”“五刀分尸”的残酷刑法!

再一看绑在柱子上的那一段血淋淋的肢体,团花套肩锦缎袍,哑然而悟,那正是“青蚨神”金九的衣饰!

突听一声悲惨的哭号,接着一条人影,飞扑至“青蚨神”金九的残躯断肢之前,扑地号掏大哭起来!

他努力摒除了心中杂乱的感想,仍昂然道:“青镖神’固然已死,但在下杀父仇人,还有‘乾坤掌’云宗龙!”

长髯老人面含漏诡笑容,道:“看来小哥儿杀父仇人还不少,不知还有哪一个?”

展白接着道:“混元指’司空晋1”

长髯老人道:接着说下去1”

展白道:“霸王鞭’樊非1”

长髯老人哈哈大笑道/小哥儿杀父仇人,都是中原武林豪门巨霸,但不知还有没有?”

展白道:“没有了!”

白发婆婆挤着堆满皱纹的脸道:“那小哥儿,你尽可以跟我们三个老不死的放手一拼,中原武林,再也没有什么事可令你放心不下的了!”

展白不信的道:“莫非中原四大豪门,镇江樊非,都被你们‘南海门’斩尽杀绝了?”

“佛印法师”道:“难道我们三个老不死的,还会骗你一个娃娃吗?”

展白道:“此话当真?”

长髯老人面容一整,道:“小哥儿你也在江湖上定动过,当知江湖上的人一言九鼎,‘海外三煞’不是没没无闻之辈!……”

展白突然向三人一抱拳,深施一札,道:“那么,在下杀父之仇已报,要谢谢三位了 !”

白发婆婆道:“小哥儿,不要先谢我们三个老不死的,真正代你诛却杀父仇人的,应该是我们少主,小哥儿应该谢她!”

展白掉头一看,白发婆婆手指的是“南海龙女”,而“南海龙女”一对亮如晨星的大眼睛也正盯着望他。

他情孽纠缠,已有数个少女对他钟情,使他无法应付,因此,一看到“南海龙女”用这种眼光看他,吓得忙转回头来,对“海外三煞”道:“谢一不谢二!”

“展白此时父仇已报,倒真无牵无挂,这个赌是打定了,就请三位前辈赐招吧!”

说罢,“呛啷”一声,抽出背上“无情碧剑”,左手藏剑,稳压肘后,右手捏剑侠,斜指齐眉,剑招亮式,仍只他那一套不大高明的“三才剑”法!

“海外三煞”一见,各自移身错步,成三角形把展白围在中央。长髯老人身形直立,双掌一反一正平置胸前,乃是“怀抱日用”的姿势;白发婆婆塌肩跨步,右手单指坚立如锥,摆在右耳下方;佛印法师,却是双掌扶地其踞蹲坐,状如青蛙,看样子长髯老人要以“大手印”应敌,白发婆婆亮的架式已是“搜魂指”,佛印法师”是用的“蛤蟆功”,三老均要以平生绝艺来合战展白 !

“海外三煞”单打独斗,都吃过展白的亏,此时三人合战展白,一亮式便把各人惊世的功夫摆了出来,看样子并不像“龙神太子”所耽心的那样会“放水\相反的,三人是有把展白折辱在手下的决心。

展白见三人徒手摆开架式,朗声道:“请三位老前辈亮兵器!”

“海外三煞”同时说道:我们三个老不死的,从来不带兵器,而且我们三敌一,徒手也罢……”

本来展白仗剑独战三大绝世高手, 也算难能, 但展白天生傲骨,他一回手,“呛”的一声,又把“无情碧剑”还鞘。

当时双掌一挫,摆出了“天佛降魔掌”的招式,道:“那么,在下也就空手奉陪了,请!”

雷大叔与“太白双逸”暗暗摇摇头,心说:“当真是跟他父亲‘霹雳剑’展云天,一个样的脾气!…”

不由得更为他多耽了一份心。但此时此际,局外人又无法出面阻止,只有站在一旁暗暗为展白焦急…。·

长髯老人笑道:“小哥儿先请!”

“我们三个老不死,以三敌一,已经占了便宜了!”

展白道:“幼不欺长!还是三位老人家先请!”

白发婆婆呀呀笑道:“尽客气个什么劲?老婆子先出手!”

说罢,“授魂指”神功,运至巅峰,猛然划出!

失风狂啸,猛向展白劈面点来!

(王家铺子提供)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