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33 章 狠毒无常“青蚨神”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三三章 狠毒无常“青蚨神”

展白腾身探臂,适时扶住欲倒的金彩凤,暖玉温香,抱了个满怀,虽是煌急之中无心之举,展白也禁不住心头猛跳。

又见金彩凤花容惨自,双眉微皱,咬紧嘴唇,酥胸急遽地起伏着,似是受伤不轻。展白看到这如花似的美人伤在自己手中,心中不禁又生出一阵怜惜之情,呐呐地道:“金姑娘,我不是有心伤你……”

金彩凤星目微睁,见展白抱着自己,满脸惶恐之色,像小孩子做错了事,向自己认错,企求原谅,心中竞感到了说不出的温馨,樱口半张,娇喘道:“我——不怨你,展——只要你知道我的心就好了……”

展白头脑“轰”的一震,到底他所害怕的事发生了,这被他打伤了的千金小姐,竞毫不怨恨他,而且,这充满了柔情蜜意的两句话,不是她什么都明显吗?

她,爱上了他!而他呢,明知她是仇人的女儿,万万不能接受她的爱,可是,现在只有他自己的良知清醒,仇恨、理智,一切都不存在了,他不能欺骗自己,他也爱上她了 !

金彩风勉强张口说了那两句话,竞忍不住内腑翻涌的气血,话才说完,一股鲜血已从她那半张的樱口内流出 !一

展白惊呼一声,再也不顾一切,从拥抱着金彩凤的娇躯上抽出一只右手,连点金彩凤胸后三处要穴,然后以掌心抵住金彩凤胸前“期门”穴上!

只觉柔软的胸上,隆起的双乳,使他触之如受电击,周身血液如万马奔腾,几乎使他把持不住……

“喔……”不知是痛楚?还是满足了梦想?当展白手掌按在金彩凤的胸前来,她微微发出一声娇呼!

展白蓦然惊觉,强稳住心猿意马,以真力贯注掌心,并低声说道:“金姑娘,在下运功为姑娘疗伤,请姑娘以气相引……”

金彩凤送给他一个媚眼,不知是嗔是喜? 但却没说话,依言调均呼吸,暗暗与展白掌心贯注真力相合,立觉一般热流,由期门”直达空战”,又由“三焦”下沉丹田”,周身舒畅无比,而且,胸前痛楚立失。

又觉得展白一只贯满热流的手掌,在胸前游动起来,从上至下,将及小腹……她除了周身感到无比舒适之外,更有一种似痒似酥、从未经验过的感觉,使她禁不住整个娇躯一阵微颤,一张惨白无血色的娇美面孔,立刻布满了红云……“喔!”金彩凤闭着眼睛,梦幻般地说:“我不要你叫我金姑娘

展白也迷迷糊糊地道:“那么叫你什么呢?”

金彩凤答道:“叫我凤妹妹……”

展白心头一荡,完全忘记了仇恨,竞依言叫道:“凤妹妹

“喔!”金彩凤叹息一声,道:“展哥哥,你真好……”

突然,一声极细微的冷笑,起自月下花荫!

其实,金彩凤受伤并不重,在展白以天下奇学《锁骨销魂天佛卷》上所载之疗伤大法为之疗伤,可以说是“大方小用”,她那一点微伤早已痊愈了,而且,借展白“真气渡穴”,内功真力方面尚受惠不小,至于二人仍在拥抱抚慰,不过沉醉在爱情之中而不自觉罢了,

但这一声来自月下花荫的轻微冷笑,却惊醒了这沉醉于爱河的一对初恋情人!

展白首先惊觉,忙把偎在怀中的金彩凤扶起,沉声喝道:“什么人?”

一条黑影从花荫深处一闪而出,真比电还疾,猛然收势站在石亭台阶上,娇躯如迎风弱柳,玉颜如春花盛放,秀发随风,锦衣如云,正是那刁钻难缠、天真未凿的娇憨少女展婉儿!

婉儿却一皱琼鼻,“吃”的一声笑道:“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没想到月已经半天高了,这约会的人还没有散呢!”

展白尴尬万分,但硬着头皮说道:“婉儿,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哟!”婉儿酸溜溜地道:“我来这里玩啦!反正我不会让人家抱着叫妹妹……”

一句话说恼了金彩凤,陡然抬头娇叱道:“你是哪里来的野丫头? 竟敢跑到南京金府来撤野!”

婉儿柳眉一立,道:你讲话最好客气一点,要不,可别说姑娘要你的好看!”

金彩凤在金府家中乃是千金之躯,即是她的父母兄长对她也不会有半句不敬之言,今被婉儿抢白了几句,只气得周身乱抖道:好! 你倒敢教训起我来了,你若是不立刻道歉就别再想活着离开金府!”

婉儿冷笑道:“说大话不怕折了舌头,凭你,还不见得能留得住你家姑娘!”

金彩凤怒气填膺,叱道:“好利口的丫头,接招!”

声出招到, 拿手骈指直点婉儿双目, 右掌平胸推出,横砍婉儿左肋,用的是“游蜂戏蕊”与“彩蝶恋花”,两招齐出,手法不凡!

但婉儿武功可要比金彩凤高多了,原因是她在岩山十二洞,巧遇“神猴”铁凌,百日传功,已使她蹬身当今武林一流高手之列。

金彩凤两招齐出,虽然凌厉无比,但她却面带轻蔑冷笑,脚下‘微微一滑,立刻脱出金彩凤两招之外,紧跟着左掌探出,猛抓金彩凤右腕“关元”!

金彩凤大吃一惊,想不到突然现身的这年纪轻轻的小姑娘,手法招式竟然如此精奇,不但漫不经心地便躲过了自己两大杀招,而且还抓向自己的左手,出招之巧,拿捏之淮,简直达到神化的境界 !

尤其那强劲指风,竟然刺肤生痛,可见其内功潜力之大,亦必惊人!

金彩凤懔然之中,右腕猛向下一沉,险些未被婉儿抓住,但指风扫过腕部,竟使她痛得差一点喊出声音来!

但婉儿并不容她抽身换招,右掌斜立如刃,已砍向金彩凤“肩井”重穴!

金彩凤虽然勉强躲过婉儿的左手一抓,但婉儿砍至的右掌,却再也无法躲闪,而且,她自己点向婉儿双目的一招用老,想收招回来格挡也不可能,眼看婉儿一掌便要砍在金彩风的项下!……

别看婉儿那柔若无骨的小小一只手掌,内力贯注之下,真不亚于锋利的刀剑,而且,劲疾破风生出锐啸,也可见其这一掌的威力,实在不小!

展白猛吃一惊,急喝道:“婉儿,住手!…”

但婉儿犹如未闻,如刃的掌锋,疾啸破空,照直向金彩风粉白玉颈上切下……

展白身形电射而出,左手抓住金彩凤顺势一带,把金彩凤甩出五六步去,右手由下向上往婉几掌势迎去!

“啪”的一声脆响,展白与婉儿硬对了一掌 !

婉儿娇躯微晃,被震得连退三步,方才站稳,粉脸气得煞白,一对明眸怒瞪着展白,几欲喷出火来……

金彩凤死里逃生,被展白一手甩出,也是玉颜似纸,又羞又怒.....’

展白掌心也感到火辣辣的一痛,心中暗赞婉儿武功内力之纯,但表面上却装得极其平静地说道:“婉儿,你与金小姐无仇无怨,为什么一见面便施杀手?”

被展白从掌下救走情敌,婉儿心中先已不快,如今,见展白说话又帮着金彩凤,不由满腹委屈,涌出满眶的眼泪来。

但她强忍住满眶的眼泪,不使它掉下来,猛一跺脚,咬着嘴唇发狠道:“我今生再也不愿看到你!……”

说罢,回头飞身而去。

“哪里走?看打!”

突然,亭外一棵大树后,传出一声暴喝,接着一蓬青影,猛向凌空飞驰的婉儿迎头射去!

婉儿“蹑空幻影”身法,已到出神入化境地,虽然事起仓粹,来人又是以满把暗器速施偷袭,可以说是阴毒而惊险万状,但婉儿仍能临危不乱,半空中,一个巧妙的“云里翻身” ,娇躯候然提高五尺,一蓬青影的暗器 下打过……险些伤着婉儿,连展白都替她捏了一把冷汗!

婉儿爱展白爱得发疯,突然发现展白与别的女人幽会,已是气得不得了。此时,她那温柔和顺的少女心,早已被妒火、仇恨、愤怒,燃烧的变了样,临空一翻,躲过如满空流萤的暗器之后,她身在半空中,忽叱一声,头下脚上地猛向暗袭她的人扑去!

同时,借下扑之势,运足了十成功力,双掌猛向来人迎头劈

下!

来人似也估不到婉儿身形凌空,躇能临空换步,躲过他的独门暗器,又见婉儿凌空下击来势甚猛,不由脚步微挫,探手从背上袖出一支精光耀目的长剑来!……

但就在此时,在另一个角落里无声无息地又打出一蓬青色暗器!

这一把暗器,为数更多,而且似乎也眨刚才那一把暗器来得势猛,显见这第二次打出暗器之人,要比第一次的人武功手劲要高强得多!

但见满空青影,如群萤齐飞,疾啸着向婉几周身罩下!

展白大吃一惊,急喝道:婉儿小心!身后又有暗器到了!”

展白知道光是提醒,婉儿也无法第二次躲过这满空暗器,在喝声中已然腾身连劈两掌,向婉儿身后的暗器打击!

有不少暗器, 被展白掌力震飞,但因为 ,掌力不能完全把满空暗器挡落,因此,尚有十数枚劲力特足的青影,仍然向着婉儿射去 !

婉儿身形下扑,也发觉身后又有暗器打至,但由于她心恨第一次暗袭他的人,以致半空歹扑出招用力过猛,待发觉又有人在身后暗袭时,欲想再次凌空换式,已是力不从心,但求生的本能,仍使她尽量躲避,猛打“千斤坠”,身形急速下坠,同时,双掌也更加用力,猛向身下之人打去!

第一次现身之人,虽已亮出宝剑,但见婉儿掌势甚猛,不敢硬接,横飘八尺,以躲婉儿势如惊雷的凌空一击!

“砰”的一声巨响,沙石横飞,婉儿掌力落空,竟然把地下打‘了两个大深坑!

如此年轻的小姑娘,能有如此雄厚的掌力,真是令人咋舌!

但婉儿掌力击下,人也落下地来,脚步踉跄,玉容惨白,而且摇摇欲倒,!

那第一次现身之人,哈哈狂笑,却缺少左臂,只用一只右手,举起寒光森森的长剑,恶狠狠地向婉儿胸前刺来 !

婉儿在空中,已然被那破空而至的暗器打中两处,一在大腿上,一在左肋骨,只感到奇痛钻心,奇寒入骨,连打了几个寒颤,落下地来已经站不住脚步,能够勉强不例,已是她过人的忍耐力了,哪里还有为

不要说挡架,婉儿此时痛得跟前直冒金星,四肢发软,微想躲开刺来的长剑,也无能为力了,不由暗叹一声道:“唉 !想不到我会死在变了心的情人之前,早知如此,不如早一点死了倒好!还可以留下一个完美的印象,如今,如今……”

婉儿喃喃自语,对迎面刺来的长剑,已无力躲避,但使她伤心的不是死亡,而是亲眼看到梦中情郎与别的女人幽会,打破了她青春少女初恋的美梦……

突听展白一声大喝:“孟如萍 !住手 !”

接着听到“轰!砰!”一阵巨响,婉儿睁开将要昏花的双眼,朦胧中只见拿剑刺向自己的断臂少年, 脸色惨白,目 光狞厉,但他的长剑已经脱手,而嘴角上挂着殷红的血迹,看样子他不但没有杀了自己,而且他还受伤不轻 !

婉儿转头又见使自己爱得发狂、又恨得发疯的展哥哥,已经渊停岳峙地站在自己身旁。

婉儿伤痛欲绝的心灵,突然又感到一阵狂喜,嘴中喃喃地道:“是白哥哥救了我! 哦!白哥哥还是爱我的!哦 !这该多好!这该多好!白哥哥,白哥哥,妹妹就是现在死了,也会感到幸福了……”婉儿喃喃自语着,一阵巨痛钻心,当真昏死了过去……

展白一掌震飞孟如萍刺向婉儿的长剑, 并把孟如萍震伤,突见 跨前—步,扶住了差点栽倒地上的婉儿,见到婉儿奄奄一息的惨状,不由怒道:“对一个无辜的少女,竟也连施暗算,你们金府在江湖上还称什么字号?简直叫人齿冷!……”

突然一阵阴森冷笑,从花荫中转出一座轮椅来,轮椅上端坐着的赫然竟是威名显赫的“青蚨神”金九!

在“青蚨神”金九背后,站定十数个劲装大汉,六名手执银剑的白衣小童,一个个虎视耽耽地望定展白!

“青蚨神”金九冷笑道:“股者王侯败者贼! 江湖上争强斗胜,谁能不倒下谁是英维,又何谓是明打?何渭是暗算?”

展白一见“青蚨神”露面,双目尽赤,咬牙切齿道;“恶贼! 老匹夫 !你冒充伪善 !你以杀害结义盟兄,抢掠来的金银财宝,收录天下亡命之徒,以广树你的恶势力 !今日碰上小爷,算是你的恶贯满盈,寿数该尽了!”

展白说至此处,“呛琅”一声清越龙吟,亮出“无情碧剑”,咬牙切齿地说道:“金九 !你就纳命来吧 !”

展白一顿恶骂,竞把这性情怪僻的“青蚨神”金九给骂楞了,他瞳视着展白,好大一会,才道:“你小子竟敢当面如此辱骂老夫,非要把你碎尸万段不行 !可是,看你小小年纪,对老夫竞有如此深仇大恨,老夫倒非要问个是非黑白不可! 你说说看,老夫十数年不出江湖,只因被奸人计算,才落了个双腿残废,脾气是暴躁一点,但从未与人结仇,你小子因何与老夫竞有血海深仇似的,凭你这点年纪,莫非你一出娘胎便与老夫有仇?还是受了别人的教唆来与老夫作对?说罢 !老夫都听着你的。”

展自悲愤莫名,仰天一阵狂笑,道:“叫你一说,你‘青蚨神’倒成了好人了。我且问你,当年‘江南七侠’之首、‘霹雷剑’展云天,你可认识?”

不但“青蚨神”金九听到展白提“霹雷剑”之名,大大吃了一惊,就是在场之人,也莫不感到一惊。金九狠瞪了展白一会,才道:听说你姓展,莫非你是展云天之后?”

展白道:“令你惊奇吧? 你也许认为先父不会有后,而你杀害结义盟兄的事,便可以无人找你报仇了 !哈哈 !谁知道苍天有眼,当年‘霹雷剑’展云天之子,竟然找你老儿索命来了 !哈哈……”

展白说完,一阵震天的哈哈狂笑,只笑得“青蚨神”金九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不知是惊还是惧,半天做声不得……

“爹 !”突然金彩凤满眼痛泪,扑到“青蚨神”金九身旁,哭声说道:“展小侠说的是真的吗? 爹 !女儿想这一定是误会,一定是有人从中挑拨离间,女儿相信爹是好人,不会害死结义盟兄! 爹 !您快当着展小侠的面把话说明白,解释开这误会,爹,您说,您说啊!”

“青蚨神”金九望着悲哭倾诉的女儿,脸色瞬息数变,突然双睛一瞪,眼露凶光,望着展白哈哈大笑道:“你小子说的一点不错! 展云天的确是被老夫杀死 !但并不像你小子所想的那样,因为你爸爸是一个恶魔,欺侮压迫我们兄弟六人,使我们兄弟六人忍无可忍,才合手把他杀死,是他先无盟兄之情,我六人才无盟弟之义,而且公平决斗,胜存败完,毫不为过 !”

展白听至此处,目眺皆裂,但仍咬牙强忍着,不使怒火爆发,因为他心中明白,能不能为父报仇,全在今夜一战,决不能因冲动暴躁,而致功败垂成……

但金彩凤却已悲呼一声:“不 !这不是真的 !……”

她昏倒在“青蚨神”轮椅之前。有人说“男人是为事业活着,而女人却是为爱活着”,金彩凤幼失慈母,父亲在她心目中是一座“慈爱之神”的偶像,这偶像在她少女的心中一直被祟拜着,是信托的象征,也是荣誉的标帜。

如今,这座偶像,一齐在她少女心之圣殿中倒塌了 !

一个慈父,不是她想像中的完美无理,如是其他的错误,她还能自己找出理由来原谅他。

但那慈父却一下子变成摧毁她“恋爱之神”的刽子手,这无论如何是使她无法原谅的,而且,她也看清了辩淡的远景。

但“青蚨神”金九不愧是铁石心肠,竟不瞥爱女的悲痛昏厥,仍然阴森地对展白说道:“本来这件事已隐没了十数年,也无人知道展云天尚有一个儿子留在世上,今天,话已说明,你如深明大体,老夫也不为已甚,可以任你一走了之,如果你小子自不量力,那也随你!”

“青蚨神”金九说至此处,又嘿嘿冷笑两声,接着:“和过老夫可以明白告诉你,自寻死路而已!”

展自双眼忽睁,毗裂流血,咬牙切齿道:“父仇不报,何为人子? 老匹夫,你既有胆量敢自承罪短,展白今日要你老儿的鲜血,以祭先父在天之灵!”

说罢,丢下婉儿,一挺手中“无情碧剑”,腾身就向“青蚨神”金九刺去 !

展白挟怒施展,第一剑”!

“风雷八剑”不愧为剑法中之至尊,一招“风震雷鸣”,只见森森剑气,弥天而起,当真是风起云涌,挟着隆隆雷鸣之声,“无情碧剑”寒光如练,数道飞虹一般,猛向“青族神”金九前胸要害罩下 !

“青蚨神’’金九一见展白剑招威势,竟然超乎想象地高强,几乎不下于当年“霹雷剑”展云天威震大江南北的“霹雷剑法”,心中不由一懔,慌忙手掣轮椅转盘,向一侧疾滑而出 !

“青蚨神”金九只顾自己躲招避敌,可把昏厥在轮椅边的女儿忘了,他轮椅制作精巧,灵活非常,固然闪过展白挟雷霆万钧之势一击,但金彩凤却自然倒在地上!

而展白心切父仇,出招太狠,“青蚨神”金九闪开,仍然向前冲去,风迅疾雷似的剑光却已向倒在地下的金彩凤刺去!

“青蚨神”金九心肠纵是铁打的,见到唯一爱女将要伤在展白剑下,也不由高声急呼:“不要伤了我的女儿 !……”

展自似也惊觉,见自己招疲力猛,吞吐剑尖将要划及伏倒在地的金彩凤身上,下意识地心觉不忍,急打千斤坠,撤剑收招

但站在“青蚨神”金九身后的六名白衣小童,却经过严格的训练,且年幼心地单纯,难以判断江湖上是是非非,一心忠于主人,见展白剑到,竞不约而同地,银剑出鞘,抛剑招起,六柄银剑,形成一招“弥放六合”,几如一片银色剑墙,齐向展白来势封去!

“叮 !叮 !……”

几声悦耳金音,几如轻摇的银铃,六支银剑,齐被展白一剑荡开,六名白衣小童只感虎口发热,手中银剑几乎一齐脱手飞去!

但展白并未跟踪进招,而是飘身后退,展白心地忠厚,虽心切父仇,急怒攻心之下,仍不失仁慈之风,他既不愿伤着倒地昏厥的金彩凤,也不愿杀害六个积年幼童 !

可是,他的敌人并没有像他一般仁慈,在他飘身后退之际,“青蚨神”金九一扬手,打出一蓬“青蚨镖”来!

“青蚨神”金九一生仗着“青蚨镖”成名,晚年因误服药物,练功岔气,双腿变成残废,对“青蚨镖”更是加紧苦练,可以说到了独步天下的境界,满把“青蚨镖”出手,虽然同是用的“瞒天过海”手法,却要比他的儿子“祥麟公子”以及他的徒弟“小青蚨”孟如萍要高出多多了!

展白身形末稳,只见满空青影,疾啸破空,向着自己周身罩来,大喝一声,把“无情碧剑”舞成一面剑墙,护住周身要害 !

“镣 !挣 !……”如鸣琴乱弹,“青蚨镖”满空横飞,均被展白磕出圈外 !

但“青蚨神”不愧是“青蚨镖”的行家,在展白挥剑把满空的“青蚨镖”磕飞之际,他又在椅边的皮兜中抓出一把“青蚨镖”来,用手指弹出一枚,直向地下弹去 !

展白正不知他是何用意,“铮”的一声,如黄蜂离巢,那一枚“青蚨镖”已由地上弹起,划半个圆弦飞旋着向展白下腹跳至!

展白心想:你满把金钱,尚不能奈何我,一枚金钱又有何用……

谁知他念头尚未转完,那从地下弹起的一枚“青蚨镖”,已跳近他的小腹前,他本能地用剑一挡 !

“叮 !”

一声脆鸣,那枚“青蚨镖”绕了一个圈子,又向他的腿上打到 !

展白吓了一跳,急忙收腿转身,躲得再快,那枚“青蚨镖”仍然“随”的一声微响,把他的裤管割破了一条口子!

所幸未伤到肌肉,但已把展白吓出一把冷汗来,因为他知道这“青蚨镖”都喂有剧毒,见血封喉,子不见午,便可致人于死,上次他被孟如萍打中了一枚,多亏金彩凤适时给他服下解药,才保无差,如今自己身份已明,可不能再大意,如果再受伤可就得不到解药了。

“青蚨神”哈哈大笑道:“这是老夫的‘青蚨拜寿’,施展之下,你小子已应付不了,如果老夫更厉害的杀手‘青蚨满塘’施出来,那就是你小子寿终正寝之时!”

说罢“挣”的一声,又屈指弹在地下一枚“青蚨镖”,展白已知道厉害,不敢再用剑去接,待一道青影飘旋而至时,只有闪身躲过。

可是,不等他躲过第一枚,“青蚨神”第二枚已出手,接着一枚一枚地连串弹来,都是由地下反跳而至,像这种从地面上反射—亡来的暗器,乱飞乱进,而且横飘斜掠,要比直接打来的难躲多了,刹时把展白闹了个手忙脚乱 !

展白一边连蹦带跳躲闪那些横飞斜掠的“青蚨镖”,一边心中暗暗焦急,暗付这样长久下去,自己不被打死,也要累死,莫不如拼命冲近老贼身边,好互也要跟老贼一拼,纵然落个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

展白决心已定,立刻进跳着向“青蚨神”接近,但“青蚨神”金九炬目一转,阴森笑道:“用不到枉费心机,连你父亲都逃不过老夫的手法,你小子还想活吗?”

说着满把“青蚨镖”向地下一摔,只见满地青影四射横飞,直向展白周身重穴袭至,展白大惊“青蚨神”狂笑道:“这就是‘青蚨满塘’来为你小子送终了……”

(王家铺子提供)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