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28 章 “霹震剑”死于谁手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八章 “霹震剑”死于谁手

展白随着“神驴铁胆”至一隐秘石洞中,这位前辈异侠把一套得自西域的“雷音佛掌”传给了展白,并将展白之父“霹雳剑”展云天被害经过告诉了他。

原来展白的父亲“霹雷剑”展云天,不但武功离强,而且心胸光明,行为磊落,凭掌中一柄“无情碧剑”,行侠仗义,天下无敌。由于他公正无私,在江湖上侠名卓著,无论黑白两道的武林人物,对其均甚敬佩。可是由于他急公好义,守正不阿,固然救助过不少人,交了不少至交好友,但他也得罪了不少穷凶大恶,结了不少仇家。

出乎意外的是展云天并没有死在仇人之手,而是死于六位义结金兰的盟弟之暗算。

展云天原与“摘星手”慕容涵、“乾坤掌”云宗龙、“青蚨神”金九、“混元指”司空晋、“霸王鞭”樊非,以及“银扇子”柳崇厚等七人,合称为“江南七侠”,以展云天为首,在当时江湖道上乃是威名显赫的七弟兄。

但是展云天侠肝义胆,所作所为均是只见一义,不见生死。其余六人却各有自私的打算,常常随着展云天舍死忘生的奋斗一场,到头来却一点好处也得不到,心中暗暗不满。

又加上展云天艺高气傲,难免有些独断专行,凡事只问合不合武林道义,完全不顾六位盟弟心中所想,因此,这六人对他愈来愈感不忿,只不过畏惧展云天武功高强,不敢公然反抗,又加上展云天所作所为确是大义所在,他们六人自私自利的想法,也不敢公开说出来,而且“江南七侠”的名望,在江湖上愈来愈大,他们也不好意思与七侠之首的大哥闹翻。也是合该有合该有事“摘星手”慕容涵无意中在哀牢山绝顶秘窟中,得到一幅藏珍图,按图索骥,得知洞庭湖水底沉埋了一宗千年宝藏,得到这批宝藏,立可致敌国之富。慕容涵心中大喜,暗想自己闯荡江湖半生,仍是两手空空,如果能取出这笔宝藏,据为已有,那后半世便可丰衣足食,不必再在江湖上冒风险了。

可是,等到慕容涵赶至洞庭湖畔,已发现不少扎眼人物在湖边逗留,慕容涵先不去勘察宝藏,隐在暗中一探,才知道洞庭湖底宝藏已走漏了风声,不少武林高手均赶来洞庭湖寻宝, 而且传言千年宝藏中, 除了价值连城的珠宝之外,尚有一册《武学真经》,一方“避水玉壁”,及三粒“大罗金丹”三宗异宝!

“摘星手”慕容涵探知这些消息,心中又惊又喜,喜的是宝藏秘图在自已手中,惊的是宝藏消息不知如何泄漏。眼见洞庭湖畔高手如云,仅凭自己一人的力量,已无法取得宝藏。

而且,最重要的还是,他手中虽有藏宝秘图,却不会水功,无法进得水底秘道。

因此,慕容涵无法,只有向义结金兰的“江南七侠”商量。

当然,见到“江南七侠”之中的另六位,他又改了一个说法,绝不会透露自己想独吞宝藏,只说无意中获得秘图,不敢自珍,愿与六盟兄弟共享。

谁加“霹雳剑”展云天力主将宝藏取出,以救湖广一带的难民,因为湖广连年荒早,居民已经饿得到了互食人肉的悲惨地步,官府救济又办得不力,每日均有成千论万的人被活活饿死,因此,动了展云天的侠义心肠,想把这批宝藏取出,变卖换粮,以救济灾民。

慕容涵一听,心中凉了半截,以为又和往常一样,舍死忘生取得宝藏,又是只便宜他人,自己一点好处也落不到,但尚不死心,仍指望珠宝不要,只取其中三宗异宝……

但其他五侠,却认为在天下武林高手虎视鹰耽之下,下湖取宝,无异火中取栗,冒着如此大险,取出宝藏,自己一无好处,却去救济那些与自已毫无关连的远地灾民,实在不甘情愿,因之,一齐劝说展云天打消此念。

可是展云天却不考虑这些,他认为只要当为,却不顾什么本身利害,并主张把三宗异宝让给天下武林,只以其中金银珠宝作为救济灾民之用。想天下武林人物,只重视那三宗异宝,必不以金银珠宝为重,晓以大义,不但不会受到阻挠,而且还可得到助力,使“江南七侠”完成这一件义举。

慕容涵这一听,心中更凉了,也与其他五侠一齐主张不去取宝。但展云天所决定的事,从不会退步,不管六位盟弟怎样说,一定要去湖底取宝。

由于展云天乃是七侠之首,又加上他的个性是说一不二,其余六人也不敢反对他,随他一同来到湖边,对聚集在湖边的武林人物一宣称,果然受到了拥护,并由武当、少林、峨嵋……等数大门派掌门人议定,全体人员一致协助“江南七侠”下湖取宝,然后以金银珠宝去救济湖广灾民,那《武学真经》、“避水玉壁”、“大罗金丹”三宗异宝,则在君山顶上开一个武林大会以公平的比武,决定三宗异宝属谁,就连“江南七侠”也算在内,以免七侠吃亏。

这样一说,聚集在洞庭湖边的天下群雄,大多数均无异议,连心已冷了的慕容涵及另外五侠,也都重新燃起希望之火。虽然展云天一再诚恳表明,志不在夺宝,只在救人,但只要取出宝藏,天下武林各门各派必出手争夺,慕容涵想着以“江南七侠”的名义加上一手,任何一人也万无拒绝之理。因此,也很热心地把藏宝图取出来,与各门各派推举的代表,共同探勘下湖取宝之路线、地点……

但众人按图索骤,勘察的结果,那千年宝藏却沉埋在洞庭湖正中心的湖底。

“江南七侠”中只有出身在巢湖畔的“银扇子”柳祟厚精通水里功夫,但柳祟厚潜下湖底之后,两天两夜,才浮了上来,却已受了内伤,原来湖心中央水深数百丈,压力极大,而且水底暗流又急,以水功见长的柳祟厚,连湖底都未游到就差一点送了命。

之后,很多认为水里功夫不错的武林高手,相继下水一探,都与“银扇子”柳祟厚一样,不但身负重伤,连水底都未能到达,更不要说到水底去寻宝了。

而且,尚有不少水功内力较差,却自不量力的人,下水之后,即送了性命。因此,水底宝藏无法取出,聚集在湖边的武林高手,想尽了种种方法,又葬送了不少人命,到此知道已经无望,才陆续地走了,时间一久,聚集到湖边寻宝的武林高手,均已走散净尽,就连“江南七侠”也放弃打捞沉宝希望,离开洞庭湖。

事情过了五、六年,人人已渐渐把洞庭湖底宝藏的事淡忘了。展云天却探听出云南黎贡山“神猴”铁凌,收藏有一颗“避水神珠”,执此可以分水人海,衣履不湿。这一发现又触动了展云天的灵机,认为如借来“避水神珠”一用,不难把洞庭湖底千年宝藏取出。于是只身赴苗疆,到黎贡山借珠,和“神猴”铁凌苦战三日三夜,才胜了“神猴”一剑,借到“避水神珠”。又到江南,及六位盟弟前去湖底取宝。

没想到展云天竞因此被六位结义盟弟暗算杀死。

因为“江南七侠”这次在洞庭湖底取宝,是在极端秘密之下进行的,因此,展云天被六位盟弟杀死,江湖上很少人知道内情。又加上湖底藏宝之事,事过多年,人们早已忘记。在以后久年中,“江南七侠”纷纷结婚生子,觅地定居,很少在一起,故而展云天之死江湖上均以为是仇家所杀,任何人也想不到竟是因寻宝被六位结盟义弟所害。

仗着从湖底取出的无尽宝藏“摘星手”慕容涵、“乾坤掌”云宗龙、“青蚨神”金九、“混元指”司空晋,收买天下武林高手,开创霸业,已成为当今武林四大豪门。就是镇江“霸王鞭”樊非,虽然不喜罗集门客,也与四大豪门分庭抗札,势力不小。

只有“银扇子”柳崇厚,却亡命海外,不知所终,也许是害死结义盟兄,他良心感到不安吧?

这事很少人知道,虽有展云天生前故交,如“太白双逸”雷震远、“无影神偷”华清泉等众人日夜查访,也未知端倪。

最后“神驴铁胆”道:“这件事只有老夫一人,经过多年明查暗访,才略知真像,但如果不是今夜遇到‘神猴,说出你父强借‘避水神珠’一节,还不知道你父如何在洞庭湖底取出千年宝藏……”

展白静静听着“神驴铁胆”说完父亲被害经过,竞一滴眼泪未流,却双目忽眺皆裂,顺着眼脸汩汩流下两行鲜血来。

“神驴铁胆”见展白悲痛愤怒到如此地步,不由叹道:“可惜老夫逞一时之勇,与老猴子落了个两败俱伤,无法助你报仇,而且老夫活日无多,也无法再多传你武功,我看你还是忍住悲伤,就着老夫尚有一口气在,收摄心神,听老夫绘你讲解几门缝世武功的诀窍吧!”

展白道:“老前辈,你说得对,英雄有泪不轻弹,晚辈决不徒悲伤,只有满腔愤怒!现在请老前辈讲吧!晚辈洗耳恭听!”

于是,“神驴铁胆”为展自讲述各种高深要诀,各种招式章法,以及临敌致胜之道……

好在展白武功已有良好根基,又加上修习《锁骨绍魂天佛卷》,内功大增,对“神驴铁胆”所传,虽然武功博大精深,竟能一一领会,学习极速。

展白可以说有学必会,这使“神驴铁胆”喜出望外,提高了兴致,不顾伤重命危,将终生精研的高强武功诀窍倾囊相授。

可惜时间太短了,不到百日的时间,转瞬即届,这天已是“神驴铁胆”在石洞中传授展白武功的第九十天了,恰好三个月期满,但“神驴铁服”以伤残之身,昼夜不息传绘展白武功,既不能调养生患,精神耗费又巨,竞油尽灯枯,到了弥留状态。

展白醉心习武,却从未遇到过明师。虽有一代怪杰雷震远概然相赠世间第一奇书,他却是蒙然无知。

如今遇到“神驴铁阻”这样武功高强的明师,言言金玉,字字玄玑,所传他的武功诀窍均是精妙无比,展白全副心神都放在学习武功上面,可以说到了发愤忘食的地步,除了饥食渴饮之外,再也不顾其他,对“神驴铁胆”愈来愈衰弱的情形,竟未注意到6

洞中又有“神驴铁胆”预先储存的黄精肉脯,水果甘泉,数量极多,饮食无缺,三个月的时间,展白足不出洞,把“神驴铁胆”所授的高深武功诀窍,已领会了十之八九。到了这一天,“神驴铁胆”生命已到了极限,讲出最后一句话来时,已是上气不接下气,闭目休息了一下,才睁眼道:“我传你武功,到此为止,好在你有那册天下第一奇书《锁骨销瑰天佛卷》,只要持之以恒,不断地练下去,你将来的成就,实可超出老夫之上,好了,我们缘尽于此,你出洞去吧……”

“神驴铁胆”说至最后,气息衰弱,几至语不成声,展白闻言一愕,他这才注意到“神驴铁胆”双目神光已散,面如自纸,胸前不住急剧起伏着,看样子已离大限不远。

展白吃惊道:“老前辈,你……”

“神驴铁胆”突又睁开眼睛道:“你不用管我,只紧记报父仇不可鲁莽从事,加紧修练武功,多多结交天下英雄好汉,再把他父亲被害真相公布武林周知,至于……”

“神驴铁胆”刚刚说至此处,突听洞外人声瞪杂,有一人高声叫道:“在这里了!看这洞口,分明有人进去!”

接着众人七嘴八舌地嚷道:“进去搜搜!进去!走……”

脚步杂沓,听声音判断,已有数人向洞中定来。

展白看出“神驴铁胆”命在旦夕,恐怕来人惊扰了“神驴铁胆”,当即迎出数步,叫道:“洞外什么人?少往里闯——”

谁知展白话未说完,洞外猛喝一声:“打!”

随着数道寒芒,挟着被空劲风,直向展白面门打来。

展白见来人不问青红皂白,骤然施出暗器,心中大怒,举掌一挥,把袭来暗器震飞,叮当几声,三支亮银镖一齐打进洞内石壁上,火星四溅,展白接受“神驴铁胆”传功,内功神力运用随心,已发挥了莫大威力,就这一手“挥金入石”,已可震惊江湖。

展白一掌把袭来暗器震飞,暗恨来人心狠手辣,随手向洞外推出两掌,狂飘骤起,展白的人也随着自己强大掌风窜出洞外。

掌风山涌,由洞内汹涌而出,同时两声惨嗷,三条人影,已从洞内飞出洞来。

“砰砰”两声,先飞出洞来的两条人影,摔落地上,倒地不起,不知死活。落后出来的第三条人影正是展白。

原来那进洞的二人,已被展白掌力震出洞外重伤倒地。

展白纵出洞外,右掌蓄势待敌,左掌护胸,举目一看,洞外站定卜数个武林人物,当中一人,正是那俊美无比的“祥麟公子”。

与“祥麟公子”并肩站定的是那俊美如花的“江南第一美人”、“祥麟公子”之妹金彩凤。

站在他兄妹二人身后的是“金府双铁卫”、“铁背驼龙”公孙楚、“铁翼飞鹏”巴天赫,再者就是金府中的武林高手。但展白一时之间已叫不出他们的名字。

“祥麟公子”兄妹及金府众多武林高手,见从洞中纵出来的竟是展白不由均自一怔。

又见进洞搜索的两大高手,从洞内直跌出来,立刻倒地不起,就是不死也负了重伤,简直不知是怎么伤的? 万也想不到是被展白一掌震出洞外,还以为洞中另藏有什么武林异士。

“祥麟公子”楞了一下,立刻又恢复了镇定,从容问道:“原来展兄在洞中,但不知洞中还有何位武林高人?何不请出一见!”

展白也想不到不按江湖规矩,见面施暗器的人,竟是鼎鼎大名的“样麟公子”率领而来,闻言冷笑道:洞内之人,不愿见不懂江湖规矩、见面就施暗算的高人,贵公子有何赐教,由展白接住就是了!”

语气相当不客气。

金彩凤一见展白注此地出现,芳心一阵乱跳,星眼流波,樱唇启动,但未等她发言,“祥麟公子”却苦笑一声道:“展兄不必误会,祥麟不知道展兄隐身洞内……”

展白依然冷笑道:“那么,若是别人在洞中,以贵公子的身份地位,便可以骤施暗算了吗?这么说来,我展白还要感谢公子的盛情呐!”’

金彩凤插嘴道:“你不要误会我哥哥,因为我们丢了重要的东西,已有两拨人在岩山十二洞来寻时吃了亏,所以……”

金府来人中,以“钱翼飞鹏”脾性最为怪异,加上他武功高强,眼高于顶,金府失物,数拨人马,都在岩山十二洞吃了亏,如今见展白从洞内冒出来,又有两名高手送命,金氏兄妹对展白一再容让,而展自却表现得非常冷傲,不由心中大怒,因此,不等金彩凤的话说完,大刺刺地跑前两步叱道:“狗胆小辈! 给脸不要脸,难道堂堂金府,还怕了谁不成!你如再不说藏在洞中豹危什么人,别说二爷对你不客气!”

展白依然冷笑道:“不客气,你又能怎么样?”

“先把你这小子拿下再说!”

“铁翼飞鹏”怒叱一声,身形电闪而出,探臂直向展白迎面抓来。

“铣翼飞鹏”不愧为南京金府的头号高手,身法侠,招式奇,虽然这随随便便一伸手,竞然指风疲啸破风,指未到,展白就感到力劲如刀,刺肤生痛。

但展白此时已今非昔比,“神驴铁胆”三个月的悉心教导,诡奇招式学了不少,而且心随意会,已能完全发挥本身所具潜在的神力,就在“铁翼飞鹏”凌厉无比的指风将及面门之际,身不移,脚不动,只双肩微微一晃,躲过迎面指风,反而探手向“铁器飞鹏”臂上关元锁来。

展白也是随随便便一伸手,妙到毫巅,正好破了“铁翼飞鹏”这看似平淡、实际却奥妙无比的“锁龙手”杀招,铁翼飞鹏”微微一懔,见展白以招破招,神奇难测,立刻变招,伸出去的左手腕一沉,双指如钳,猛扣展白喉下“璇玑”穴,同时上步出右掌,掌缘如刀,猛削展白左肋软骨。

展白也自一惊,觉得这“铁翼飞鹏”变招之疾,出手之快,简直是无与伦比,幸亏受了前辈异人神驴铁胆三月传功,若不然就这出手连环两招,自己非落败不可。

展白心中这样警惕,手严可不敢怠慢,身形微晃,双掌齐出,施出刚向“神驴铁胆”学来的杀手“捕风捉影”,仍然是不守不退,见招打招的招式,双掌猛打袭来双掌的要穴。

二人近身肉搏,身法手法都是侠得出奇,眨眼之间互换了六、七招,只把金府来的众尖高手,看了个眼花缭乱! 尤其“铁翼飞鹏”的武功,神奇难测,素为金府众高手所钦仰,如今展白竟与之战了个平手不由使金府随来的武林高手震惊得目瞪口呆。

展白力战江湖上闻名丧胆、在金府中列名为项尖高手的“铁翼飞鹏”,毫无怯色, 见招打招, 见式打式,完全是以攻止攻,身形微移稍晃之间,双掌如飞,和“铁翼飞鹏”打了个难解难分。

“铁翼飞鹏”成名江湖数十年,从未遇过敌手,在杀招连出之下,战不过一个少年展白,心中既惊且怒,出手更加毒辣,掌指如风,恨不得一掌把展白打死以出胸间一口闷气。

二人身形缠绕在一起,快如飙风闪电,几至敌我难分,倏忽间只听几声“啪啪”气爆之声传来,二人身形傍然左右分开两丈!“铣翼飞鹏”怒睛突出眶外,黑脸铁青。

展白俊面带煞,星目如炬。

二人各自怒视着对方,瞪了好大一会双方均未出手。“祥麟公子”天生有“爱才之癖”,见展白年纪轻轻竞能跟自己视为左股右臂的“双铁卫”之一战了个平手,心中喜爱展白已极,才要出声喝止,谁知他两人互相蹬视了一会,突然大喝一声,又双双猛扑而上。

“啪 !啪 !啪 !……”

接连数声爆响,二人在空中又互换了数掌,依然左右分开,飘落地上互相怒视着,既未分出胜败,也不发出一言。这种打法,倒是前所末见。

“铁背驼龙”公孙楚哈哈大笑道:“小兄弟 !真有你的,竞跟我们老鹏打了个平手!”

“铁背驼龙”此言一出,“铁翼飞鹏”脸上更感挂不住,大喝一声,施出了十成功力,双掌猛向展自淮出。掌风山涌,如狂风巨浪般向展白汹涌而至。

展自凛然不惧,身躯一躬,运足了周身功劲,以双掌直向袭来掌风迎去。

“轰”然一声大震,两股强大掌风撞击在一起,劲风四射,卷抄扬尘。

尘沙宽扬中,只见一条人影冲天而起,宛如一头巨大飞鸟,凌空三丈,又猛扑而下,半空中双掌又自猛劈下来。

原来是“铁翼飞鹏”全力一击,未能打倒展白,已仗着铁翼伸衣之助,凌空向展白施出威力更大的一掌。展白“霸王举鼎”,双掌高举过肩,已向“铁翼飞鹏”重逾山岳的掌势迎去。

又是一声轰然巨震,直如石破天惊,劲风四激竟广达两丈开外,金府高手纷纷惊呼四退。

“铁翼飞鹏”凌空下扑的身形,焕然又升高三尺,临空一折,翩然落于地下。

“铁翼飞鹏” 两只怪服圆睁,瞪视着展白,静等着展白倒下 因为他这临空—掌,已施出了全力,无人能挡“铁翼神功”凌空全力一击。

侯知展白依然完好无恙地站在那里,稳如山岳,气定神闲,而且一双大眼睛神光突变,更显出了无比神威。

这一来不但“铁翼飞鹏”楞了,连在一旁观战的“祥麟公子”兄妹、“铁背驼龙”以及金府高手,无不大出意外。“铁背驼龙”与“铁翼飞鹏”功力在伯仲之间,又素知“铁翼飞鹏”“铁翼神功”的厉害,尤其那凌空下击的千钩之势,就连自己也不一定有把握安然接下,如今见展白竞能接住了,连豪迈风趣的话都忘了说,只手捻颚下纵须,环眼圆睁,望着展白呆呆发怔,心说:“这娃儿,这点子年纪,这功夫是怎么练的……”展白却突然大喝一声:“你也接小爷一掌试试!”

喝罢,沉腰塌肩,气贯丹田,双臂—圈一揉,双掌缓缓推出,正是学自“神驴铁胆”的西域绝学“雷音佛掌”之中的一招“西天雷音”。

(王家铺子提供)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