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21 章 矮人奇人“三寸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二一章 矮人奇人“三寸丁”

南京,古名金陵,乃六朝古都,山川形股,物华汇集,为战国第一大城。

南京城的古迹名胜无数,最著名的有:水西门外的莫愁湖,城北江边的燕子矾,城东钟山南麓的明孝陵,波光明媚的玄武湖,以及城内的北极阁、清凉山等处,有的庄严伟大,有的幽美壮丽,任何一处均可使人流连忘返,

虽然时届仲秋,但天空骄阳如火,真可烁石流金。南京夏天之热是全国有名的,这“秋老虎”一发威,真比盛暑还热,因此城内一般仕女,多三五成群到城北江边燕子矾来纳凉。

燕子矾直立江边,状如飞燕,非常壮丽。附近并有岩山十二洞之胜,为夏日避暑胜地。

江风习习,柳荫处处。燕子肌旁岩山十二洞一带,有不少茶肆酒摊,依江而设,坐满了避暑乘凉的红男绿女,一个个衣御轻罗,手拿绢扇,指点山水之间,笑语随风播送,使人意会到江南富庶之乡,六朝金粉之胜,果然不比寻常。

此时庄江边踯躅来了一个落魄少年。只见他身穿一件黑缎披风,质料虽然不坏,但身上控破了数道裂口,缀下布条也未缝补,随风飘扬,而且楼上沾满了尘土,身上渍满了汗迹,叫人一看便知他—定跋涉长途,走了不少路了。

这落魄少年,脸上汗水冲流而下,遗留下一条条的汗渍,看样子是好多天没有洗脸了,但仍掩不佳他眉梢眼角之间的俊挺英秀之气!

而且,落魄少年虽然衣蔽形疲,背上却背了一柄古色斑烂的长剑。而且看那长剑绿鱼皮鞘黄金吞手,杏黄丝穗,显然是一柄上好宝剑。他低头茫然走着,微蹙眉头,似有无限心事,对于眼前山川景物,以及缘荫下乘凉谈笑的红男绿女恍如未见。

偏偏有人专找倒霉的晦气。落魄少年兀自低头走着,忽然飞来一块拇指大的卵石“叭”的一声,正打在少年的后脑壳上。

被打的少年一跳好高,猛然回头四顾,四周乘凉的红男绿女哗然齐笑,竟判断不出是谁打的。

这一枚石子,打来得怪,虽未使少年受伤,但却很痛。

落魄少年四顾,只见绿荫茶座上的游客,都面露揶揄的笑容望着自己,用手一摸,脑后竟被打起一个包来,但在群众之中,就是看不出是何人打的,当然也就无法发作。

可是,少年刚一回头“叭”的一声,又是一枚石子打在头

这一下打得比刚才更重,被打的少年跳起有三尺高,猛然回头,双目圆睁,满面怒容。

游客哄堂大笑……

但这一次,少中却看出了门道。原来有两个小孩,一男一女,男孩约七八岁,女孩也就是六七岁,男孩穿一身浅绸裤褂,女孩穿一身谈粉衣裙,一样长得粉装玉琢,俊美非凡。

两个小孩背着一个百子石榴花盆而立,都背着手,花盆里堆的正是打在少年头上的小块卵石。两个小孩望着少年尴尬的样于,小眼鼓得滚圆,抿紧嘴唇,看样子是强行忍住,使自己不发出笑声来。

在两个小孩站的附近,有一副高雅茶座,大圆桌面,白色台巾,桌上摆着一瓶鲜花,数样新鲜水果,几杯冷饮,四周数张高背藤椅,椅上闲散坐着五六个衣衫鲜明的男女,表面上看像是富贵人家的公子小姐之流,但细看一个个精神充足,太阳穴高高鼓起,双目炯删跳,分明是些身负高强武功的武林人物。

其中最扎眼的,是一个廿岁左右的少中,长得肤白如玉,貌比潘安,身穿一袭白纺绸长衫,稳坐在中上座,潇洒中带着高贵,高贵中又显得英气勃勃。有如当年“小乔初嫁,英姿勃发”,谈笑间使曹操八十三万大军烟消灰散的周公谨那样英俊的气概!

与这高贵俊美少年并肩坐着的,是一个容光照人的少女,年仅及筹,清新绝俗,犹如姑射仙子。蝉翼般的云罗羽衣,娇艳如花的面庞上,浮着微笑,飞瞥了腿她的落魄少年一眼,然后又以似怒含喧的眼光,瞪着两个小孩,那眼光的神情是责备两个小孩不该顽皮淘气。

落魄少年连着被石子打中两下,又被众游客汕笑,已激起了满腔怒火。但是,当他看出是两个孩子恶作剧时,心中暗想又何必跟两个小孩子一般见识,因此怒气消了一半。但嘴中仍道:“小朋友!不应该无故打人,打到我没有什么关系,若是脾气坏的人,一定不会饶过你们……”

那小男孩眼珠一转,带着顽皮的笑容,仰起小脸反问道:这样说,你不坏嘛?”

“噗嗤!”小女孩忍不住笑出声来,但一笑出来又感觉不好意思,忙转身面向江水。

小女孩转过头去,一眼看见江边岩石上,爬着一只斗箕大的乌龟,正拱着盖子晒太阳。小女孩童心大发,小手指一屈一弹,把藏在掌心里的另一枚石子随指弹出,“叭”的一声,不偏不倚,正打在乌龟头上,把那乌龟打了一个翻身,真正是“王八翻身忙了爪”,那乌龟仰面向天,四脚一阵乱抓,却无个着力处,再也爬不起来……

“嘻!”小女孩拍手欢呼:“哥哥!我打中乌龟的头了 !”

坐在茶座上的高贵少年,与俊美少女同声喝止:“兰兰,不许淘气……”

“嗖——叭!”

但是高贵少年与俊美少女喝声未住,小男孩以相同的手法,小手指一屈一弹,把握在掌心的一枚石子,同样打在乌龟的头

小男孩这—下比小女孩手法重,四脚朝天的乌龟被打得四脚翻飞,一路滚向江水中,“噗通”一声,水花四溅,乌龟趁势潜入水中不见。

江边茶客,足有数百之众,见状哗然大笑。

“有什么新奇?”小男孩对小女孩说:我还不是一样打中乌龟的头!”

数百茶客更是哄堂大笑……

两小孩虽是童言无忌,但一语双关,又加上周遭茶客一阵大笑,只把落魄少年气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两只眼睛瞪得滚圆,要想发作,无奈对方仅是两个不懂事的孩子,又觉得不便发作。于是,他叹了一口气。心说:“命乖运又蹇,时被鬼揶揄!自己什么样的气都受过了,又何必跟两个孩子一般见识……”

落魄少年想到这里,头一低,加紧脚步,想赶快离开这尴尬之地……

谁知偏偏有人找他的麻烦,就在落魄少年快步离去之际,突听一个公羊嗓门叫道:“嗨!老二呀!你方才还说什么‘大丈夫头可断,血可流,决不可忍辱偷生,恬颜活在世上。’如今叫我老人家看来,世上多的是缩头乌龟,少年无志之人,受了人家侮辱,还不是屁都不敢放一个!”

这公羊嗓门又高又尖,分外刺耳,而且声音非常之大,叫得人人都听到了落魄少年离得很近,闻言身不由己地扭头望去。

江边树荫下有一个茶座,坐着二老一少,正在以极为卑视的眼光,望着落魄少年。

两个老人年纪都很大了,但像貌生得甚为奇特。一个长着满头红发,周身皮肤粗糙砌黑,唯有眼鼻紧长得鲜白柔嫩,一双精光四射的小圆眼,身穿一件百补钠衣,拱背缩肩,乍看真像一个马戏班的大马猴一般。

坐在貌似马猴的老人对面的那个老人,虽然不那么不堪入目,但瘦小枯干,头戴大毡帽,身穿厚长袍,在褥暑天气,光是这身穿着,就够使人觉得怪的了。

夏穿冬衣的瘦小老头,双手拢袖,皱眉挤眼望定落魄少年。这瘦小老头上唇蓄着两撇小胡子,一个大红酒糟鼻子,摇头晃脑,一边嘴中还文绉绉吟道:“吾兄言之不谬也!”生就一副三家村冬烘先生的模样。

落魄少年一口怒气,从肚子里直冲脑门,但他尚未发作,那冬烘先生摸样的老人招手叫道:过来!”

落魄少年强压住满腔怒火,假装不懂地问道:“老先生是叫我吗?”

“唉!真乃顽冥不灵!”冬烘先生脸孔一沉,叱道:老夫不是叫汝,难道是叫犬吗?”

冬烘先生把“你”叫成“汝”,把“狗”称做“犬”,惹得周遭茶客,又是一阵哄笑!

这一下于,落魄少中再也忍不住了,不由怒道:“老先生满嘴斯文,却出言不逊,想必也不是什么正经读书人,小可若不看你那么大年纪,哼!”

落魄少年话中之意虽未明说出来,但也可从那一声冷哼中听出来了。

谁知落魄少年此言一出,却把那一旁的赤发老人乐坏了。只见他笑得前仰后合,拍手跺脚,哈哈大笑声中,以他特有的公羊嗓门说道:“哈哈哈……文老二! 哈哈……你一天到晚感叹斯文扫地……哈哈哈……现在可真是斯文扫地了,哈哈……这小子说你不是正经读书人,哈哈……”

冬焕先生被赤发老人笑得吹胡子瞪服,鼓着腮帮,怒向落魄少年叱道:粪土之墙!粪土之墙!孺子真不可教也!老夫叫汝,汝不过来,还胆敢辱骂老夫!哼!”

说着冷哼一声,双手一按桌面,作势欲起……

“老师,且住! ”坐在二老对面的小僮,突然往起一长身,向冬烘先生说道:“有事弟子服其劳,杀鸡焉用宰中刀,收拾这小子,哪里还要您老人家亲自动手,让弟子来教训教训他。”

冬烘先生点了点头,又坐了下去。小僮从竹椅上滑了下来,哈吧着两条罗圈腿向落魄少年走近……

怎么说小僮是从竹椅上“滑”了下来呢? 原来小僮身形奇矮,坐在竹椅上两脚不着地,茶座的竹椅又离,因此这身形奇矮的小僮,离座时是身形一挺,屁股顺着椅面向下一滑,才双脚落地。

落魄少年一看这小僮,身高不满三尺,却长了一个超乎常人的大脑袋,大头大脸上,小鼻子小眼都挤在一块儿,尤其小僮生着两条罗圈腿,上唇接着两条鼻涕,多邋遢,而且奇丑无比!

四周茶客一看小撞这份长像,忍不住“噬嗡”发笑;那小僮却大模大样,哈吧着两条罗圈腿走近落魄少年面前,大马金刀地一站,用手一指落魄少年的鼻子,叫道:“呔!你小子得罪了我师父老太爷! 只要给我这小太爷磕个响头,那么,我小太爷便代你小子向师父老太爷求求情,师父老太爷也许会饶了你!如若不然,哼!别说师父老太爷会发脾气,就是小太爷也不饶你!”

这“三寸丁”似的小僮,大模大样地向落魄少年一叫阵,而且满嘴的老太爷、小太爷,还不住的用袖口抹鼻涕,这一来把四周茶容更是逗得哄堂大笑起来。

落魄少年这个气可就大了,看到这三分不像人的株儒,也向自己喝五骂六、耀武扬威起来,直气得半天说不上话来。

“小子为什么不说话?”小僮两只绿豆眼一瞪,吨道:“莫非是当真讨打!”

落魄少年只是嘿嘿冷笑,既未说话也未出手。事实上,他心中是想跟这样一个三分不像人的诛儒打起来,胜之不武,而且被茶客们像耍狗熊似地看热闹,那才真叫划不来。

小僮却不管落魄少年心中怎样想,见他不答话,以为落魄少年瞧不起他。突然左手一领落魄少年眼神,右手出手如风,身形随着出手之势,电射似地逼近落魄少年胸前,五指如钩,向着落魄少年腕部关节扣来,所用手法,竟是武林罕见的“大擒拿”手法之中的一式“卸关点元”,不仅出招快,而且招式奇,不亚于当今武林一流高手。

落魄少年陡然一惊,估不到这貌不惊人的“三寸丁”竞有这样的高强武功。见小僮招到,不敢怠慢,斜身挫步,甩臂曲肘,用出一招“断筋截脉”,也是“大擒拿手”中的绝招,五指箕张,由下向上,反扣小僮右手脉门。

“来得好!”小僮尖叫一声,身形如旋风般滴溜溜地一转,右手向侧一滑,躲过落魄少年五指,猛抓落魄少年胸腹要害;同时,左手如叉抓向落魄少年咽喉重穴,用的是“大擒拿手”中“抓袍擅带”绝招。

落魄少年见这不起眼的小撞,出手招式不同凡响,立刻收起了轻敌傲慢之心,右手五指并拢,“金丝缠腕”,反拿小幢叉向咽喉的左腕关节,左手横削小僮右臂“经渠”重穴。

小僮尖啸闪过,二人快攻快打,所用手法均是武林罕见的“大擒拿”手法,奇诡绝伦,晃眼之间,互拆了五七招。

燕子矾江边茶座之中,卧虎藏龙,有不少武林名家杂身其中,先前见落魄少年与毫不起眼的小僮起了冲突,以为不过是“狗打架”的把戏,均未加以重视;但等到二人一交上手,都不免睁大了眼睛,暗暗为二人的精奥手法,感到惊异起来。

其中最留心二人动手的,是那两个奇特的老头,以及那高贵的少年与俊美少女。

敢情这两个奇怪的老头子,竟是大江南岸黑白两道闻名丧胆的“江南二奇”。

那长着满头红发,周身肌肤漆黑,面白如猴为公羊嗓门老头,乃是“江南二奇”的老大,江湖人称“赤发老人”常去恶。那夏穿冬衣、酒糟鼻子、满嘴之乎者也、犹如三家村冬烘先生的干枯瘦小老头,是“江南二奇”的老二,姓文名正奇,江湖人称“鬼谷隐叟”。

这二人享誉武林数十年,武功自成一格,内、外、轻三功均至登峰造极地步,生性怪异,不喜和人打交道,常年隐身“鬼谷”,但无人知道“鬼谷”确实的地点,也很少人去过,只听传言在雁荡山中。这二人轻易不出谷,可是他二人要走出谷来,在江湖上一露面,必定阔出几件轰动武林的大事来。

那与落魄少中动手的奇矮小僮,是三人唯一无二独传弟子,乃是二人在山路上检到的一个弃婴,“江南二奇”本来不喜陌生人,不知怎么一来,竞大发善心,把这拾来的弃婴扶养长大,且招以武艺。因他生得奇矮,又无名少姓,因此叫做“三寸丁”,又有个外号,名叫“小丧门”。

别看“小丧门三寸丁”长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却得到“江南二奇”的亲传,具有了二奇四五成的功力,虽不敢说天下无敌,但也可挤身武林一流高手之列。

如今这落魄少年,竞与“三寸丁”打了个棋逢对手,这还不使“江南二奇”大感奇怪吗?

“江南二奇” 四只眼睛瞪得滚圆, 注视着落魄少年的一招一式,见其运用的“大擒拿”手法,竟与二哥“鬼谷隐里文正奇”所传授“三寸丁”的“屠龙十八手”有些类似,二人心中不仅奇怪,而且感到说不出的诧异。

至于另一茶座上那高贵少年,更是当今武林响当当的人物,叫起名号来,可说是天下武林无人不知。当今武林威名最显赫的,便是“武林四公子”。所谓“安乐风流,飘零端方,凌风无情,祥麟热肠”。

“武林四公子”名重武林,为当今武林势力最浩大的四大豪门,俱各网罗天下武林高手,门下食客,奇人异士,上百论千。前面提到的,已有“安乐公子”云铮,“凌风公子”慕容青,而当前茶座上坐着的这高贵无比的少年,正是被江湖上恭称为古道热肠的“祥磷公子”金彩焕。

“祥麟公子”金彩焕,世居南京,家资巨万,又加上他幼得异人传授,武功高强,门下食客上千,不乏武林中第一流高手,与另外三公子,在武林齐名,可以说是站在南京城—跺脚,整个中原武林都会乱颤的人物。

与“祥麟公子”坐在一起的纯美少女,乃是“祥麟公子”的嫡亲胞妹,闺名金彩凤,因喜在鬓旁斜替一枝梅花,人又生得清新脱俗,俊美无伦,故此有个外号叫“一枝梅”。

这一天,天气实在懊热难挨,“祥麟公子”兄妹带着几个门客,及已出嫁姐姐的一对儿女,明明和兰兰,到燕子矾茶座来吃茶乘凉,没想到却遇到那极为扎眼的“江南二奇”及“三寸丁”小丧门。

“江南三奇”这一次带着独—的弟子离谷下山,还真是来找“祥麟公子”的碴儿的。

看到“祥麟公子”一露面,两个老怪物便冷言冷语地在一边敲山门,偏偏“祥麟公子”势可盖天,涵养功夫却极好,在未摸清“江南二奇”门路之前,尽管“江南二奇”冷言冷语,就是不接碴。甚至他的门下忍不住气,几次想起身应对,也被“祥麟公子”暗中制止住。

“江南二奇”难得到谷外一次,并不详细了解“祥麟公子”在中原武林的势力,这次出谷来找“祥麟公子”一较短长,也是受了小人的挑拨离间,见冷嘲热讽“祥麟公子”均不为所动,一时之间倒不好意思无端寻仇,因此,双方的人,一时之间僵持在那里。

恰巧此时落魄少年低头行来,他满腹心思,,茫然走着,无心中把兰兰手中牵着玩的一只蚱蜢踏死了。

“喂!”兰兰大声急呼,并拉起捆蚱蜢的细线,一看蚱蜢已被落魄少年踏死,高叫道:“看你把我的蚱蜢踏死了,要你赔!”

谁知落魄少年正在想心事,根本未听到兰兰呼叫,依然低头向前走着……

兰兰虽是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但生于武学世家,武功已有相当根底,见落魄少年踏死她的蚱蜢,任凭她叫连头也不回,竞气起来,回手从花盆内抓起一枚卵石,小手指一屈一弹,竞以“弹指银丸”打暗器的手法,向着落魄少年后脑打去。

一是落魄少年满怀心事,在人烟稠密之处,未防有人暗算,二是兰兰“弹指银丸”虽然手法奇准,但力道究竟是差,出手后不带丝毫破空之声。

因此,竞打了个正着。小孩脸薄,待落魄少年被打回头,她却闷着气不敢开腔了。

落魄少年回头看了半天,看不出是谁打来的,再转头走去时,兰兰向着明明吐舌一笑。明明误以为兰兰是向他挑战比赛,故即也在花盆中取了一枚卵石,第二次打中落魄少年的头。

没想到就因为这一闹,又给“江南二奇”抓住弱点,“鬼谷隐叟”文正奇首先招呼落魄少年,借机煽动,要落魄少年找“样鳞公子”算帐那么,他“江南二奇”师徒,也可借机和“祥麟公子”动

谁知话不投机,“江南二奇”自己竟跟落魄少年起了冲突。等到“小丧门三寸丁”与落魄少年打起来,江南二奇”才知道看走了眼,这落魄少年竟身负绝世武功。

“祥麟公子”兄妹比江南二奇更感惊奇。暗想:在自己势力范围以内,居然有人敢来寻衅? 已是天大的出人意外如今又见一个落魄少年,竞有如许高强武功,而且在自己居地内出现,门下人竞毫无所悉,更是令人匪夷所思。

因此,祥麟公子”兄妹,以及门下食客中的武林高手,也俱都睁大了眼睛,望定场中二人相搏。

落魄少年与“三寸丁小丧门”,快攻快打,晃眼又是十余招过去了。

“三寸丁”别看人矮,身法的确灵活无比,翻、腾、纵、跃、奇快如电,而且,“屠龙十八手”出招之准,拿捏之妙,处处攻敌之必救,见招打招,见式打式,波诡云谲,奇奥绝伦。

落魄少年出手招式,亦是精奇神妙,且掌出霍然生风,显见内功要比“三寸丁小丧门”深厚,只是身法不如“三寸丁”灵活,出手招式也显得生疏迟滞,因此,二人竟打了个旗鼓相当,难分轩轾。

时间一久,落魄少年吃了招式生疏的亏。

在“三寸丁”跃起身形,施出一招“云龙三现”,左手凌空两抓,虚按落魄少年面门,右掌抡了个半圆,猛拍落魄少年前胸“三阳”要害时,落魄少年应该是用“横云断峰”招式,崩腿横身,避招进招。

可是,落魄少年招式不纯,横身却未崩腿,抓向面门的两掌是躲过了,拍向前胸的一掌,却再也化解不开。

“三寸丁”外号人称“小丧门”,自是心狠手辣,打了半天未得手,又是当着二位恩师的面,脸上早觉挂不住了,如今见一掌得手,立刻又加了二成力道,贯注在右掌之上,吐气开声,“着! ”暴喝声中,攀挟劲风,猛向落魄少年前胸要害拍至。

这一事要被打实,落魄少年不死,也得被打成重伤。

“呀! ”不少人惊呼出声,尤其那“一枝梅”金彩风,粉脸上竞流过一丝惋惜的神色,似是不愿见落魄少年横尸当场,但又不好意思贸然出手援救……

就在这千钩一发之际,突听落魄少年大喝一声:“嘿!”……

“澎” 的一声大震, 在别人看来万难躲闪的一招,落魄少年竟能吸胸运掌和“三寸丁”硬对一掌。

“三寸丁”人小体轻,被落魄少年掌力震得如断线纸鸢般平直飞了出去,飞去的方向无巧不巧的,正是“江南二奇”坐的那茶座上。

“江南二奇”脸色立变,大奇“红发老人”常去恶一举双手,接住了平飞而至的“三寸丁”,往竹椅上一放,“三寸丁”却一挺身又从竹椅上站起来,用手摸了摸脑袋,小眼一翻,尖声尖气地说道:“师父,你放心! 挨这么一下两下的,徒儿还不在乎!”

说着又想纵身向前再战。

众人都想不透“三寸丁”被落魄少中一掌震飞及丈,竟丝毫未负伤,不知是何道理?

可是,二奇“鬼谷隐里”文正奇却“呼”的一声,从座位上站起来,挥舞着大袖,摇摇摆援地走近落魄少年面前,双眼一瞪,向落魄少年厉声叱道:尔姓甚名谁?何人门下?”

落魄少年昂然答道:“夜下展白,出身师门,却无可奉告!”

“鬼谷隐里”扬脸想了一会,好像没听过“展白”这么一号人物。瞬即摇头晃脑地说:“这就奇了! 尔既是说不出师门来历,所用擒拿手法,竟和老夫所创手法相同?”

展白和“三寸丁”动手时,心里一直感到奇怪,见那侏儒似的小人,施展手法,竟是熟悉得很。如今又经这冬烘先生般的老人一问,猛然记起“三寸丁”的擒拿招式,跟“独脚飞魔”李举的擒拿手法如出一辙。以为眼前这侏儒冬烘,跟“独脚它魔”师出一门,于是冷笑道:“缺腿少脚之人,老先生可认识?”

“鬼谷隐奥”闻言脸色惨变,盛气凌人的态度,一变而为畏缩难安的样子,嘶声说道:“怎么?你是他——的弟子?”

“赤发老人”也晃身驰近,愕然动容,挨着“鬼谷隐叟”的肩膀问道:“这少年是他的传人?他——还活着?”

展白看这两个奇特的老人如此紧张,莫明所以。但自已跟“独脚飞魔”动手时偷学了两招,无论如何也不能承认是那老怪物的弟子,于是抗声说道:‘二位别紧张!在下可没有那样的师父……”

“我老人家也没有那样的弟子!”突然远处有人接了腔。

“我老人家一生之中,只收了两个徒弟,就掉了两条腿,如果再收徒弟,岂不是项上这颗人头也保不住了吗!”

展白闻言转头一看,沿着江边走来一个老人,那老人齐大腿以下,双脚全无,却接装了上粗下细的木棒,承接住肢体,架着双拐悠悠荡荡地飘了过来。

展白再回头一看, “江南二奇” 早已不见。原来这断去双腿的老人一出现,“江南二奇”便吓跑了。

茶座上也失了“三寸丁”的影子。

“孽徒! ”断去双腿的老人,口中喝骂:“我老人家找了三四十年,今天让我找到,还想跑吗?”

说着,双拐一撑地面,身形虽然平射而起,别看这老人断去双腿,借着双拐的支撑,跑起来疾侠如飞,只见他一跃就二三十文远,双拐连点,人已疾如飞鸟般向前追去。

展白顺着老人追去的方向看去,在那岩山十二洞的崎岖山路上,有三个黑点,正如疾矢般向深山密林中逸去。不用问,那正是“江南二奇”与“三寸丁”了。

展白莫名其妙,一时怔在那儿……

突然面前一花,现出一条人影,横阻在展白面前,展白抬头一看,见是一个卅余岁的壮汉,自己并不认识,微微一怔,那壮汉却发话了:“朋友慢走! 我家公子爷找你有话说!”

“恕在下没有时间! ”展白自从得知“武林四公子”是杀父的仇人,对公子”一词,极端厌恶,剑眉一皱说道:“而且在下也不认识你们什么公子爷!”说罢,闪过那壮汉,仍向前走去。

那壮汉冷笑一声,又晃身挡在展白面前,双眼一瞪,向展白喝道:“朋友! 别不识抬举,公子爷想见你是瞧得起你,如果不是公子爷指明会你,你想见公子爷还见不到……”

展白见他挡在面前罗嗦没完, 心中早已不耐烦, 不等他说完,即大声说道:“笑话!纵然你们公子爷是什么土皇帝、地头蛇,在下说不愿见,便不愿见!……”

壮汉见展白出言不逊,骂到他们公子头上,大喝一声:“不愿见,你也得见!”喝声中单臂一晃,“探领取珠”直向展白胸前抓来。

展白见他出招迅速,劲风破空,知道这壮汉武功不弱,但他正在气头上,见壮汉招到,不愿躲闪,用一招“缚虎擒龙”,左掌向壮汉打来的右臂搭去,右掌平胸推出,猛劈壮汉前胸要害。

像这种“以攻还攻”的打法,武林少见,不但大出壮汉的意外,就连坐在茶座上的“祥麟公子”兄妹及属下高手,也莫不耸然动容……

可是,二人都是攻势,出手实在太快,“祥麟公子”一干人来不及出声阻止,“嘭”的一声,那壮汉已被展白一掌震飞两丈开”外,半空中喷出一口鲜血,颀长身形“叭哒”一声摔落地上,动也没动,显然是毙命了。四周茶客一看打死人了,纷纷离座而起,刹时一阵大乱…..

一声厉啸,别空而起,一条身影平射而至,身形未落地,招已先出,犹如一头大鹰一般,十指箕张,凌空向展白头顶击下。

这一招威势奇猛,迅如星火,展自想躲也没法躲,霸王举鼎”,双掌过顶猛向来势迎去。

“嘭!”又是硬打硬,展白自觉如万斤铁锤砸在双臂上,一阵气翻血涌,双眼金星乱进,踉跄五、六步,仍然站不稳,一屁股坐在地上。来人凌空一击,把展白打坐落地,身形泻地,不等展白翻身坐起,双掌一挫,又向展自胸前推出一掌。

来人下了狠心,想一掌把展白击毙,以代死去的属下报仇,这一掌用出了全力,只见掌风如飘卷至,展白这一次想躲也来不及了。眼看要伤夜来人掌势之下,突听一声喝吨:“巴兄!且慢——”

听到这喝声,来人掌势一缓,展白却已单足一点地面,翻身而起,横身飘跃八尺。

七打量来人,却是一个面目黎黑的瘦小老者,一身闪闪发光的黑衣,双掌乎伸着叉在胸前,两掌的小指上各套着一个钢环,钢环的另一端系着下襟两摆衣角,正瞪着一只棱芒刺人的三角眼,望定展白。

展白死里逃生,惊魂甫定,望着这黑瘦老头的怪异装束,却是面生得紧,他这指套钢环连系衣襟的形装,也从未听人提起过。

再一看喝止黑瘦老人下毒手的,正是茶座上那气度高贵的“祥麟公子”。

“天赫兄! ”祥麟公子”飘逸走来,神情溅洒已极,先向黑瘦老头说道:小弟是想和这位兄台交个朋友,并不是要打架。”

说着又转向展白一笑,说道:兄台好俊的功夫,在下金焕彩,世居南京,想请兄台到寒舍盘桓几天,不知兄台肯赏光否?”

未等展白答话,那黑瘦老头部面带不愤,抢先说道:“难道公子一名属下就白白死了!……”

说着话双臂在胸前一张一盒,两只三角形的厉目更是凌茫四射,看那样子仍想向展白出手。

“打无好手,骂无好口。”“祥麟公子”拦住黑瘦老者,说道:“想我武林中人,双方一言不合,互相交手,伤残死亡是免不了的,这只能怨自己学艺不精,不能怨人家,‘混江龙’梁朋死了,我给他买一副最好棺木,重殖厚葬,再厚恤遗族就是了。”

“祥麟公子”说到这里,回头唤道:梁珏!你过来!”

一名年轻壮汉,应声而至,满腔悲愤之色,狠狠盯了展白——眼,然后向“祥麟公子”一躬身,说道:“公子爷有什么吩咐?”

少支领三千两银子,厚葬你的兄长!”

“谢谢公子爷!”

年轻壮汉又是躬身一礼,转身自去收硷他哥哥的尸身去了,但在临走之前,恨毒地望了展白一眼。

展白也没想到一掌竞把“混江龙”梁朋打死,看到梁朋弟弟的悲愤眼色,自己心里也在暗暗后悔,不该出手太重,但又看到这被称做“公子爷”的华贵少年颐指气使的气概。

开口就是三千银子,又听他自称姓金,使已猜溯到必是“祥麟公子”了。展白暗在心中付道:“哼!还不是仗着几个臭钱,来收买人心,替他卖命!……”

那黑座老者见“祥麟公子”当众赏了他一个面子,怒气略平,撤去了双掌集运的功力,交叉在胸前的两臂也缓缓垂了下来,但仍向展白狠狠说道:“看在公子爷的面上,暂时饶你不死!”

展白看黑瘦老者卑夷他的神色,不由冷哼一声,傲道:未必! ……”黑瘦老者刚放松的神色,立时又紧张起来。……

但“祥麟公子”不等展白再说下去。

哈哈一笑,说道:天大的事情,一过去就算了啦!这位兄台,我还没请教你贵姓大名呐。”

展自突然起了一个念头,暗想,“这‘祥麟公子’之父,乃是我杀父的大仇人,自己早晚要找到他父子清算这笔帐,如今当着这么多人,何不显露自己的姓名,以后也让江湖道上知道,展家还有这么一条不畏强权、为父报仇的后代根苗……”

展白想至此处,立刻说道:“在下展白,阁下想必就是闻名天下的‘祥麟公子’了!”

“承蒙谬奖!”

“祥麟公子”俊美的面容上,带着高贵无比的笑容说道:“祥麟一生好客,如蒙展小侠不弃,请展小挟至寒舍,容样鳞一尽地主之谊!”

此时金乌西坠,夕阳霞影投射在江面上,闪烁一片金鳞。

展白正待推辞不去,忽觉眼前一亮,原来是“祥麟公子”的胞妹金彩风在几人说话时,也走了过来,她就站在她胞兄的身后,只以一双明如秋水的眼睛望定展白,并未发言。

金释凤有江南第一美人之称,其美艳如春华秋实,明丽如明月秋水,简直不是任何笔墨可以形容的,尤其她的性格,脱略形骸,既不腼腆见人,又不心高气傲,在任何场合都是大大方方地露面,任万人欣赏,任万人赞叹,决不藏藏躲躲,自自然然,没有一丝矫揉造作,真好像碧空蜡月,被头名花一般。

展白虽然纯朴如玉,胸不点尘,尤其最近几天绝色美女见过好几个,像慕容红、展婉儿、樊素鸾……但无法和眼前的金彩凤相比拟,只觉她明丽照人,尤其她嘴角上那——对浅浅的梨涡,没有笑也似乎带着甜蜜的笑容,展白与她目光相触,不由微微一果,在心中暗暗喝彩:“好美!……”

见展白未再推辞,“祥麟公子”以为展白答应了,立即吩咐手下带车、备马、抬轿,候时车、马、轿都到,“祥麟公子”向展白一抱拳,说道:“请吧!”

展白此时再想推辞也说不出口来了,只有走到哪里算哪里,跨上一匹马去,众人骑马的骑马,上轿的上轿。

“祥麟公子”与展白并留而行,一路上高谈阔论,显得既热情,又诚恳,展白心存仇视,但也不得不暗暗佩服,“祥麟热肠”,江湖传言不虚。

尤其那金彩凤, 也弃轿不坐, 骑了一匹雪白的骏马,随在胞兄身侧。,隔着“祥麟公子”,不时以她那美得不能再美的俏目,瞥望展白两眼她自始至终一句话也没有说,但她的娇美双眼,似是会说话一般,展白只觉有无限情意,从那两只美得不能再美的大眼睛里传了过来,使得他心中一阵迷惘,又是一阵迷惘……

“看他兄妹这般神俊清秀的人品,假如有一天自己正式向他兄妹的父亲寻仇时,不知能不能下狠心跟他兄妹翻脸动手?

届白心中感概万千,沿途所经毫未留意,转眼间来到一座高大府第之前。

只见高门府第,门前上马石下马石分列左右,汉白玉的高石台阶,高达数十级,广有十数文,气派之大从未见过。

每隔五层台阶,左右即站定两个金盔金甲、佩剑执矛的卫士,由低至高,选题两列,足有五、六十名之多,展自看得暗暗咋舌,心说:“想不到武林豪门,竞有这等气派,即是王侯府第也不过如此了……”

众人到了府前,下车下马。

“祥麟公子”满脸春风,丝毫不带骄矜之色,很热诚地握着展白的手,当先迈步登阶。

金甲卫士逐个地收矛致敬,展白不由心中暗叹,看“祥麟公子”富甲王侯,势可盖天,对自己一个落魄少年,竞如此热情,真不愧“祥麟热肠”之名!……

门楼檐牙耸云,廊檐下接满了金字大匾,“状元及第”、“进士”、“榜眼”、“御前一品”等等……不胜枚举,当中一块匾,斗大的四个金字“建业金府”,看样子这“祥麟公子”不但是武林豪门,而且是官宦世家了。

黑漆大门的右侧,接着“千顷脾”、“万顷牌”的牌子,另有一块金底红字的牌子,上书“江南第一家”,分外刺眼。

“哼!”展白心说:“好大的口气!”

展白一路观望、思索着,被“祥麟公子”让进一座大厅,此时天已昏黑,大厅内燃起了上百盏的灯烛,把一座宽敞豪华的大厅,照耀得金碧辉煌。

“展兄想必尚未用餐。”“祥麟公子”含笑说道:“小弟聊尽地主之谊,请展兄便饭,千万别客气!”

“祥麟公子”说罢,也不等展白答应药即回头吩咐属下摆饭。

“哥哥! 你真是——”始终未开口说话的金彩风,忽然美目流转,眼光往“祥麟公子”转到展白身上,吐声如呖呖莺鸣,说道:“看展小侠——”

这有着“江南第一美人”之称的金彩凤,当真是眼睛会说话,就她这么两句不完整话一说,祥麟公子”已经明白,哈哈一笑,说道:“不是妹妹提起我倒忘了。”

说着提高声音说道:“来人呐!”

应声从一座翠玉屏风后面,转出四个青衣小婢,袅袅走至“祥麟公子”面前,齐身敛衽行礼,齐叫了一声:“公子爷——”

“伺候贵宾沐浴更衣! ”‘祥麟公子”一挥手,四个青衣小婢一齐来到展白面前,敛衽为礼说道:“贵宾,请来吧!”

说罢当先走去,展白略一犹豫,看到自已一身汗垢,也真该梳洗一番了,也不客气,即随着那四个青衣小婢行去。

走过几道铺着华贵地毡的甭道,青衣小婢推开一扇高大琉璃门,已进入一间豪华宽敞的浴室。

只见浴室中央一个两文见方的浴池,池中水情见底,池中央一座白玉雕塑的半裸女像,女像肩上负着一个花瓶似的水颐,一缕清泉由瓶中倾入池内,水声溅殊泼玉,令人人浴之前,先有一种清新洁净、尘俗皆消之感。

四个青衣小婢姆一进浴室,即自行宽衣解带,把展白吓了一跳,急问道;“怎么!你们也要洗澡呀?”

(王家铺子提供)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