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5 章 “神驴铁胆”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第一五章“神驴铁胆”

跟前那么多武林高手,虽然都是走南闯北,经多识广,但也没有间过这样的打法 ,因此……

一个个目不转睛望着二人动手相搏,好像看热闹一般,竟忘了这是一场以性命为赌的生死搏斗。

但是“追魂铃”司马敬的确是称得上老好巨滑,他在众多高手之中抢先出手,眼看一招“掘魂夺魄”,即将慑服三剑一鸾,突然半路一个傻小子,一掌竟将他逼退,这无异在人前使他栽了一个大筋斗,老怪物在西北道上成名多年,从来无人敢惹,哪里忍得下这个折辱?

因此,在别人出神地望着“独脚电魔”与展白舍命相扑之际,他却在心中暗打挽回颜面的主意。

以“追魂铃”在江湖上的名望地位,当然不好意思与“独脚飞魔”合战展白,又看到展白与“独脚飞魔”竟缠斗了二三十招,仍然不分胜负插不进手去,便抢目四顾,看到“三剑一鸾”呆站在一边,四双眼睛瞪了个滚圆,面露惊诧之色,一齐注视着展白力战“独脚飞魔”,似乎是连置身何地都忘了。

“追魂铃”心想:“何不趁此机会,先把四个小辈收拾了,回头再设法处理那傻小子 !”

“追魂铃” 主意已定, 缓步欺近三剑一鸾身前,嘿嘿——阵冷笑,沉赐道:“你们四个鼠辈,还要等我老人家费事吗?”

说着“叮盯叮 !”一震手中“追魂铃”,脆音震耳。

三剑陡然一惊,立刻转过脸来,一看是“追魂铃”,不自禁地各自提起长剑,又见司马敬两截断眉耸立,一双怪目圆翻。

独臂高举“追魂铃”,样子好像凶神恶鬼一般,不由各自心中打了个冷颤,俱各后退了一步。

但樊素鸾一双明眸仍然盯着展白,对司马敬步到身边恍如未见。

司马敬却不管这些,陡然一震手中“追魂铃”,口中“哇 !”的一声闷吼,作势欲扑。

“樊氏三剑”面上一惊,被吓得又各自后退一步。

但司马敬却并未出手,只是虚声恐吓,见“樊氏三剑”被吓得那个样子,不由仰脸哈哈一阵狡笑,神态得意已极。

“樊氏三剑”见自己被老怪物如此戏弄,不由又羞又怒,想起自己弟兄三人以及父亲在武林中的名望地位,如今竟被人如此戏弄。

惧各愤怒填膺,弟兄三人一使眼色,趁着“追魂铃”仰天发笑的当儿。

三剑齐出,猛袭“追魂铃”喉下“璇玑”、胸前“三阳”、下腹“气海”三大要穴!

镇江“樊氏三剑”,以家传“迫风剑法”称雄武林,剑招神奇快速是其特长,尤其他弟兄三人合起手来“三剑交辉”。

当今武林很少有人能够抵挡他弟兄三人心与神会,动作默契,三支冷森长剑,分进合击,同时攻向司马敬上中下三盘要害。

“小辈 !尔是找死 !”

司马敬暴赐一声, 晃肩拾腿, 躲过上、下两剑,独臂一抡手中“追魂铃”,“叮 !”一声金铁交鸣……

老二“追风剑”樊杰被震得一路跟路,直冲出五六步去,身形尚未站稳,并觉得虎口如被火烧,长剑几乎脱手。

司马敬哈哈狂笑声中。

“追魂铃”摇起一串震慑心魂的锐畜,跟踪而至,猛砸踉跄欲倒的“追风剑”后脑。

眼见“追风剑”就要死在“追魂铃”下。

樊素鸾摹然回首,看到二哥危在旦夕,一声惊呼,奋不顾身,扬起一双玉掌,猛向“追魂铃”扑来。

同时“戳情剑”樊俊,与“摩云剑”樊英,看到老二失招遇险,大喝一声,两支长剑,一指司马敬左肋,一指司马敬后心,同时攻到。

司马敬“追魂铃”向下一按,“追风剑”闷哼一声,多亏他百忙中低头,躲过了要害,被司马敬“追魂铃”按在右肩之上,樊杰只觉右肩如受千斤重锤,痛彻心腑,一头栽倒在地,直滚出老还……

“叮 !叮 !”两声脆响,司马敬铃伤“追风剑”后及时回手,荡开了身后袭来的两柄长剑。

“戳情剑”与“摩云剑”,兄弟二人被“追魂铃”震得身形乱晃……

司马敬身形如朋风闪电,铃伤樊氏三剑之老二,反手摇铃,震开三剑中老大,老三身后袭来的两支长剑,身形毫不滞留,就地一旋,避开模素蛮的双掌,“追魂铃”抡起一环金芒。

“叮叮叮……”锐音盈耳,猛向樊素鸾酥胸上砸来。

司马敬不愧是西北道上一大高手,力战四人,招式连环而出,深如一气呵成。

樊素鸾武功不及三兄,她三个哥哥合起手来,还挡不住“追魂铃”的全力一击,如今她两个哥哥被震退,一个哥哥被打伤,对司马敬威猛绝伦、迅逾阴风闪电的招式更加无法招架。

她双掌落空,立感面前一花,劲风压体,“追魂铃”挟着震摄人心的锐音,如泰山压顶般向着自己胸前罩来,不由粉脸惨白,娇呼出声…。·

突然,远处传来一声沉喝,声音虽然不大,却如水银泻地,一个字一个字很清晰地灌进司马敬耳中:“司马小儿 !胆敢逞凶杀人?还不给我住手 !”

司马敬闻声心惊,焕然收手停身,扭头一看……

“托!托 !托!……”

一个庞大身影跌跌撞撞冲近司马敬身前,司马敬急用“追魂铃”一挡,把那人挡住,定睛一看,原来是他自己的老搭挡“独脚飞魔”李举。

这一来可把“追魂铃”司马敬给弄傻了,再一看“独脚飞魔”脸色惨白,牙关紧咬,看样子竟似受了极重的内伤。

“莫非我这伙伴,竟被那不脱乳臭的少年打败了?”

司马敬心中吃惊,抬头一看,展白正站立在那里,一双明澈的大眼睛望着他炯炯放光,这眼光使司马敬吃了一惊,此时他才算看出来,眼前这个不起眼的少年,内功竟是精湛无比,若不然不会有这种充足的眼神。不过,要说凭他这点年纪,能把成名多年的“独脚飞魔”打败,这是司马敬无论如何不会相信的。

事实上,这横行西北道上无人敢惹的武林顶尖人物“独脚飞魔”李举,还真是被展白一掌震伤的。

原来展白醉心“独脚飞魔”的招式奇奥,触发了见习武功的浓厚兴趣,动手中间,只顾贪着“独脚飞魔”的一招一式,施法步位,反而把与敌人搏斗、出招伤敌的事给忘了。

一味随着“独脚飞魔”转,瞪大眼睛看着“独脚飞魔”发招变招,“独脚飞魔”怎会知道展白是在向他偷学武功? 但展白跟他这种打法,却是他闯荡江湖四五十年来从未遇到的怪事。

老怪物见展白只是不还手,而自已连施杀招,竞被这少年傻傻呵呵地躲过了,不由越打心中越感奇怪。老怪物江湖经验固然老到,但一时也不明白展白用意。后来动手的时间一长,可就看出来,面前少年只注定他出手发招,分明是偷习他的手法招式。

“独脚飞魔”心中暗道:“小子 !倒跑到我老人家面前来捡便宜了 !哼 !哼 !我要不给你小子一个厉害,还让你小于把我老人家当冤大头呢 !”

“独脚飞魔”思至此处,“开门见山”,双掌向展白面门按来。

因是近身搏斗,“独脚飞魔”双掌奇快无比,展白晃肩急躲,险些被老魔双掌按在面门之上。

掌缘劲风,把展白左颊扫得生痛,展白微然一楞,岂不知这一招还是老魔的虚招,就在展白晃肩向左,老魔身形一旋,真比闪电还痰,单掌接风,猛扣展白左耳根“藏血”重穴。

这一招变化得突然而快速,展白几乎无法躲过,百忙中缩颈藏头……

“哈哈哈……”独脚飞魔刚嘴一笑,喝道:“小子,躺……”

“下”宇尚未出口,独脚飞魔右掌掌立如刀,猛向展白前胸按

不但是“独脚飞魔”本人,就连那么多的武林高手,也看得很清楚,眼前少年,定然无法再躲过这一掌。

展白心头一栗,才一低头,“呼”的一声,上盘一掌擦顶而过,当胸一掌,紧跟着狂啸而至。

展白也是急劲,百忙中双掌一封,《天佛卷》的绝学无心之中让他用对了,正是一招“佛祖参掸” 。 “嘭”的一声大震,展白身形晃了两晃,竟把横行西北的“独脚飞魔”,震退了六、七大步开外。

因“独脚飞魔”只有一条独腿,老魔生性怪癣,虽是独腿,既不用拐也不用杖,行走是以独腿点地向前跳跃。

因此,被展白双掌一封震退出去,独腿竞收脚不住,一直退至司马敬身边,才被司马敬一掌追鬼铃挡住。

当着这么多武林高手,尤其是在庄主面前,“独腿飞魔”脸上如何能挂得住,暴吼一声,情急想跟展白拼命……

“追鬼铃”却横臂把他拦住,眼向十丈余外密林之处望去,脸色惨变,满是惊恐之色。

“独脚飞魔”不由自主地也随着司马敬的目光望去,只见在密林中走出一个骑着毛驴的丝帛贩子。

这丝帛贩子年纪很老了。白发白眉,颊下留着一撮雪白的山羊胡子,看样子足有八九十岁,瘦小枯干,脸上皱纹很深,但双目伸光充足,开阔之间精芒慑人。

他身穿白纺绸裤褂,缎鞍白袜,裤腿扎着藕荷色丝带,苍苍白发在脑后用红绳扎了一个小辫子。

稳坐在小毛驴上,毛驴背上驮着十数匹绸缎,他手挥小皮鞭,嘴里“得儿 !得儿!……”催骑快走。

可是那小毛驴就是不肯向前走,而且四蹄抢地向后倒挣着,也许是它见到山坡上人多陌生,老头催得急了,竞“呜……哇 !呜……哇 !”嘶喊起来。

别看这小毛驴身形奇小,比大一点的狗大不了许多,但叫起来嗓门还真大,只震得四野轰鸣。

“畜牲! 你见了人多就害怕是不是?”丝帛贩子在驴上喝道:“但 有急事,不快走可就赶不上了。”

说着,扬起小皮鞭在小毛驴的后腿上,“劈劈 !拍拍!”一阵乱抽……

这年老的丝帛贩子一露面,“塞外双残”,那西北道上两大顶尖高手,竟是颜色惨变,脸上流露出惊恐已极的神态……

“追魂铃”吓得额上渗出冷汗,心中暗慷:“我说那说话的声音怎么很熟,果然是这位主儿!唉!今天我司马敬可真是倒了大霉,怎么会碰上他……”

“独脚飞魔”内心的惊骇,比“追魂铃”更甚,心神皆颤,暗想:“完了! 今天真丢大人现大眼……”

不但“塞外双残”心惊胆怕,豹突山庄”十大高手,甚至连庄主本人——“摘星手”慕容涵,看到这老年丝帛贩子突然出现,也不由脸上微微变色,尤其“摘星手”乃中原武林一大豪门,门下高手上千论百,自己本身武功也高至绝顶,高贵的地位,威严的仪表,伊然一代宗主的身份,如今见了这瘦小枯干的老年丝帛贩子,神情之间竞有了畏惧之色,这真是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怪事。

展白心中纳罕,暗想:“这贩卖绸缎的老头,由自己在镖局押镖上路开始,几次和他碰面,他贩卖绸缎常走到武林人物出没聚会的场所,好像不是单纯为了做生意吧?……”

就在展白微一忖度之间, 那丝帛贩子的小毛驴忽然四蹄腾开, 泼风似地向着“豹突山庄”众武林高手停身之处奔来。

“唷 !唷!”

卖绸缎的老人一脸惊煌之容,翘着山羊白胡,一边手忙脚乱地勒缰绳,一边嘴中急声喝止。并叫道:诸位老乡亲 !帮帮忙 !哎哟!不好!我的小驴子受惊啦 !快帮忙拦一拦 !哎!哎 !不好不好 !我老人家要完蛋……”

他就这样一路上胡嚷乱叫,张手舞脚,还真是像要从惊奔的毛驴背上摔下来。

“呼拉拉! ”这小毛驴不跑是不跑,跑起来还是真快,四蹄翻飞,踢沙扬尘,十数丈的距离,飘风闪电般地晃眼冲至众人面

前。

那么多武林顶尖高手,竟无人敢出手拦阻,并纷纷向四边闪开……

“哎哟 !”老人惊叫道:你们怎么不帮忙呀?难道见死不救吗?哎!哎!这年头人心大坏!人心大坏……”

说着,又是“哎”的一声惊呼,在飞奔的毛驴背上,身形一溜歪斜,看情形炭炭可危,真要摔下来的样子。

“摘星手”慕容庄主,忽然上前两步躬身抱拳,满脸谦恭之色,说道:“你老人家便是‘神驴铁胆’董老前辈吧?晚辈慕容涵这厢有礼啦!”

“摘星手”这一说,老人忽然嘻嘻一笑,说也奇怪,那惊奔的小毛驴立刻收势站住,不远不近,恰恰停在“摘星手”面前五尺之处,老人稳坐驴背,根本像没有刚才那么回事一样。

可是“摘星手”此言一出,在场众人无不慷然变色。

先前这看似丝帛贩子的老人一露面,还只有老一辈的武林高手蓦然心惊。但年纪比较轻一点的,还都懵然不识。

如今听慕容庄主这一称呼,来的这老人竟是四五十年以前名震天下的“神驴铁胆”董千里,不由个个悚然色变。

想那“神驴铁胆”董千里,乃是四五十年以前武林中闻名丧胆的人物。

他的事迹充满了传奇色彩,武功之高更是神鬼难测。关于他的奇事铁闻,武林中只当神话来传说,因为四五十年以前,江湖上便失去了他的踪迹,武林中很少人见过。

“塞外双残”司马敬的左臂,李举的右腿,听说便是被“神驴铁胆”废了的。

当时“追魂铃”司马敬与“独脚飞魔”李举,二人各自返回师门向掌门师父哭诉被“神驴铁胆”伤残肢体的经过。

当然,他们绝不说出自已在西北道上恃强凌弱的残暴。只是说如何被“神驴铁胆”杀伤,“神驴铁胆”又怎样污辱师父,二人加油加醋一渲染,立把二人的师父激怒,当时联抉进关找“神驴铁胆”为徒弟报仇。

固然,那时他二人的师父,已经是当时武林中屈指可数的头号人物。但也知道单凭二人要想胜过“神驴铁胆”,那是毫无把握。于是又约集了当时几个黑道上的顶尖高手,一共是十数个武林巨手,九九重阳,在太行山吉高峰上,约会“神驴铁胆”比武。

这吉高峰上的比武大会,是当年武林一大胜举,差不多中原武林道上的高手,以及四海八荒的奇人异士全到了。

但是,“追魂铃”与“独脚飞魔”的恩师,与十数位当时黑道上的顶尖高手,一个个都败在“神驴铁胆”的三枚铁胆、八八六十四式“奇形掌”下,非死即伤,而且竞没有一人能走出十招!

这一来“神驴铁胆”威名大震,可是,从此江湖上也就失去了“神驴铁胆”的踪迹。

如今,这神话般的人物,“神驴铁胆”董千里,又在此处现身,怎不使众人吃惊?

“哈哈哈!……”

卖绸缎的老人一声长笑,两只细目一睁,奇光四射,向“摘星手”说道:“你这可是认错人了!不要看到老朽骑驴,就把老朽当做‘神驴’!老朽更不是什么‘铁胆’!哈哈!老朽是‘豆腐胆’,最怕看到打架斗殴……”

老人说着,一圈毛驴,又走至“樊氏三剑一鸾”身旁,这时“樊氏三剑”中的老大、 老三, 以及樊素鸾兄妹三人,正在救治被司马敬“追魂铃”打伤的老二,“追风剑客”樊杰!

老三“摩云剑”樊荚扶住樊杰,老大“戳情剑”正为樊杰推宫活穴,樊素弯拿出樊家秘传的跌打圣药正喂樊杰吞服。

“你们看可怕不可怕?这不是打架又打伤人了!”老人在驴背上看了看樊杰,然后抢目四顾,扫视了司马敬、李举二人一眼,说道:“这是谁动手打的?”

狂傲的“塞外双残”,脸色吓得变成死灰一般,畏惧地望着老人,既不敢承认,又不敢否认,变得就似聋哑一般…。·

这时,老人的眼光望见展白,向展白毗牙笑了一笑。

展白不知道买绸缎的老人,为什么老是向自己发笑? 在押镖的路上,每遇到老人,老人总要向自已毗牙笑笑,展白也茫然地跟他笑了笑。

“小哥!”老人竞对展白开口说话了:“咱们老小二人倒是很有缘,又碰上了 !”

“真是巧遇!”展白含着深意地答道:“小可走到哪里,老先生也走到哪里!”

“吃……”老人笑了。跟着一抬腿从小毛驴上下来,走至“樊氏三剑一鸾”近前,用手一指樊杰的右肩,说道:“右肩秉风穴挫伤,如不快治,便要落个半身不遂!”

“戳情剑”累得满头大汗,用推宫活穴手法,就是解不开二弟受伤的穴道。正在心急,突然老人用手一指,“戳情剑”离得最近,微感老人指处一丝微风吹过,樊俊蓦然惊悟:这分明是江湖上只闻传说,未曾见过的“凌空拂穴”手法。

“戳情剑”不明骑驴老人的用意,恐怕老二负伤后再被暗算,愕然一惊……

“追风剑”却汀了一寸冷颤,人已苏醒过来,缓缓睁开眼睛……

“戳情剑”这才知道老人是帮忙自已,为二弟解开了穴道。而自己却费了半天劲,手揉掌推,用尽了周身真力仍然解不开,而人家只那么虚空用手一指,便解开了,自己还差一点要出手阻拦,不由暗道了一声:惭愧!”

但,老人下得驴来,展自一眼看出小毛驴的鞍留铜环上,斜挂着一口宝剑,只因为老人刚才骑在驴背上,正好用腿把那宝剑挡住了。老人这一下驴,那宝剑便霍然入目。

宝剑的形象一触及展白的眼帘,展白不由心头狂震……

原来那柄宝剑,绿鱼皮鞘,黄金吞口,剑柄上嵌镶着一块晶莹透明的碧玉,杏黄丝穗随风微拂。那不正是在“安乐公子”手上遗失,父亲在临死之前交给自己,并遗命自己要以此剑为父报仇的“无情碧剑”吗?

展白乍睹失而复得的故物,心情大为激动,身形猛蹿面前,仲手去抓驴背上的“无情碧剑”。

同时嘴中大声喝道:“这不是我的宝剑吗?老先生……”

要说展白在心情激动之下,身形不能说不够快;但他快,老人比他更快,展白身形尚未扑至驴前,老人后脚却先至,一晃身跃上驴背,嘴中连忙叫道:“呃! 这位小哥,你是怎么啦?要抢我老人家的宝剑吗?”

“哼!”展白怒极,冷哼一声喝道:“不知是谁抢了谁的宝剑?咱们光棍眼里不揉沙子!你一路跟着我,抢了我的宝剑,还到我跟前来显光吗?……”

展白一边怒喝一边紧赶,此时老人已骑驴跑出两丈开外。

展白怕被他再跑了,“八步赶蝉”身形急跃,随后追去,同时,身形跃起半空,猛然向老人后心劈出一掌。

“哎哟!”老人尖声急呼,同时骑在驴背上身形乱晃。

展白劈出的一掌落了空,老人死自叫道:“小哥见财起意,要想拦路抢劫! 你们那么多人,谁来帮忙拦住他呀!”

“老儿!用不着装疯卖傻!”展白在后边气得骂起来,一边急赶,一边又劈出两掌,同时嘴里说道:“你要不把小爷的宝剑留下,你就是逃到天边,小爷也追上你把宝剑要回来!”

“哎呀!……哎哟!……”老人骑在驴上头也不回,一边如风驰电掣向前跑去,一边嘴中“哎呀!哎哟!”地乱叫。

但展白接连朝老人后心要害劈出的数掌,均在老人身形乱晃乱动之下落了空。就是展白向小毛驴腹背上劈了一掌两拳,也被小毛驴乱蹦乱跳之间躲过!

一人一骑,都是跑得飞快,晃眼之间,已跑出十数丈之外,眼看将要隐没于密林之中。

“豹突山庄” 上的高手, 见展白追踪老人跑了,有数人跃跃欲追,却被庄主“摘星手”阻止住——

眼看着一人一骑,愈跑愈远,身影渐次隐没于密林树丛之中。叱咤声、蹄声,也渐渐不闻……

(王家铺子提供)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