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 10 章 二月洛阳春仍早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二月洛阳春仍早

二月二十二日。

洛阳。

晨。

一骑快马冒着风雪冲入了洛阳,马上人穿一件藏青斗篷,戴一顶范阳毡笠,把笠帽低低的压在眉毛上,挡住了半边脸。

这个人的骑求精绝,可是一入洛阳境内就下了马,好像非但不愿让人看见他的真面目,也不愿被人看到他矫健的身手。

可是这一次还是他第一次到洛阳来,洛阳城里还没有人见过他。

同年同月同日。

长安。

二月长安的清晨也和洛阳同样寒冷,大多数人还留恋在被窝里的时候,卓东来已经起来了。

他的精神虽然很好,脸色却很沉重。

司马超群已经病了好几天,病情毫无起色,他的心情自然不会好的。

这几天他一直没有见到过司马,每次他要去探病时,都被吴婉挡住了驾。

病房内外部充满了药香,吴婉的神情也显得很憔悴,可是态度却很坚决,除了她自己和看病的大夫外,谁也不能进去,连卓东来也不例外。

注视她生平第一次时卓东来如此无礼。

卓东来却一点都不在乎,反而告诉别人:“一个女人为自己丈夫的安危,不管做出什么样的事来都值得原谅。”

虽然这是清晨,花园里已经有两位客人在等着卓先生了。

两个人一位姓简,一位姓施,都是长安的世代名医,平时养尊处优。在这么冷的天气里,几乎从来没有离开过被窝和火盆。

可是今天他们一大早就被卓东来派人去请来了,而且不把他们迎入暖厅,却要他们在一个四面通风的小亭里苦等。

如果现在是六月,亭外荷红柳绿,四面清风徐来,那种情况就十分令人愉快了。

可是现在冷风刮在身上就好像刀子一样,两位先生身上虽然穿着重裘,手里虽然捂着暖炉,还是被冻得脸色发青,恨不得马上就开两帖泻药给卓东来吃吃。

这种想法当然是连一点影子都不能表露出来的,得罪了卓先生的人会有什么样的下场,长安城里每个人都知道得很清楚。

所以卓东来穿着紫绍裘,带着随从从石径上施施然走过来的时候,两个人都显得很愉快的样子,长揖到地,赔笑问好。

卓东来对他们也很客气。

“如此严寒,我没有请两位到暖阁相坐,却把两位招呼到这里来,两位心里是不是觉得很奇怪?”

心里当然是奇怪的,嘴里的说法却不同了。

“快雪初晴,梅花也开得正好。”比较会说话的施大夫抢着道:“东翁一向是位雅人,莫非要我们到这里来看花赏雪?”

“我倒是确实要请两位到这里来看样东西,只不过看的并不是花,也不是雪。”

看的不是花是什么?

“施大夫城外别馆里的雪夫人肌肤如雪,简先生昨夜供养的花蕊姑娘也比这里的梅花好看得多。”卓东来微笑:“要看花赏雪,又何必请两位到这里未?”

两位名医手心里好像都在冒汗了,这些事连他们的妻子都不知道。卓东来却轻描淡写的说了出来。

在一个随随便便就能把你的秘密隐私说出来的人面前,他们还敢说什么?

“两位请跟我来。”

卓东来笑得虽然有点不怀好意,施大夫和简大夫也只有乖乖的跟着他走。

走到花径旁一条用白石砌成的水沟前面,卓东来先叫人掀起上面盖着的石板,回过头来间他们:“两位请看,这是什么?”

这是条水沟,无论谁都看得出这是条水沟,卓东来一大早把他们找来,难道就是为了要他们来看水沟的?

一条水沟有什么好看?

施大夫和简大夫部怔住了。

卓东来个直站在那里,看着这条水沟,看得出了神。就好像世界上再也没有比这条水沟更值得他们来看的东西。

简大夫的脾气比较急,忍不住问道:“看起来这好像只不过是条水沟而已。”

“一点也不错,看起来这好像只不过是条水沟而已。”卓东来淡谈的说,“因为这本来就只不过是条水沟,看起来怎么会像别的?”

施大夫和简大夫又闭上了嘴。

卓东来悠然道:“这是条砌得非常好的水沟,光滑干整,从不淤塞。从司马夫妇的居处一直通到花园外,一直畅通无阻。”

两位大夫虽然熟读医书,这次却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这时候风中居然好像真的有一阵药香传来了。

石径上一大早就被打扫干净,连水沟里的积雪都已被消除。

就在他们嗅到药香的时候,水沟里已经有一股暗褐色的污水,从上面流了下来。

卓东来挥了挥手,他的随从中就有人把这道污才浅浅的按住了小半碗,双手捧到两位大夫面前。

“两位请看看,这是什么?”

两位大夫连看都不用看,就已经知道这是什么了。这当然不是污水,污水里绝不会有药。

卓东来冷冷的盯着他们。

“我想两位大概都不会知道这是什么吧?”

简大夫想说话,可是嘴唇动了两下后,连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

施大大的嘴更好像被人用针线缝住了。

“这就是两位昨天替我们老总开的药,自从昨天半夜开始,用文火煎了两个多时辰,一直到现在才煎好。”卓东来说:“据我所知道,这一帖药最少也要值五十两。”

两位大夫的脸色都变了。

卓东来道:“这碗药现在本来应该已经流入司马的肠胃里,怎么会流到水沟里来了,我实在不明白。”

他眼中忽然射出亮光:“幸好我知道有人一定明自的。”

“谁?”施大夫颞颥着问:“谁明自?”

“你。”

施大夫就像是忽然被人用力抽了一鞭子,连站都站不稳了。

“如果你也不明白,那一定是因为这里太热了。”卓东来的口气又变得很温和:“一个人太热的时候,总是会有很多事想不起来的。”

于是他立刻吩咐他的随从:“你们还不快为施大夫宽衣?”

施大夫用力拉紧了身上的皮裘,结结巴巴的说:“不必客气,千万不必客气,这衣服是万万宽不得的。”

穿着皮裘已经快要冻死,如要脱下来,只有冻死为止。

随从中有两条大汉站在施大大左右,卓东来又用很温和的口气间他:“你真的不热?”

施大夫拼命摇头。

“那么你一定已经想起来了,本来应该喝下去的药,怎么会被倒在水沟里?”卓东来间:“是不是因为那位病人根本没有病?”

“我不知道。”

卓东来冷笑,两条大汉的巨掌已经搭上施大夫的肩,施大大终于忍不住叫了起来。

“我真的不知道,我根本就没有见过他。”

卓东来的瞳孔骤然收缩。

“你没有见过他?你没有见过司马超群?”

“我没有,真的没有。”

“他的夫人请你来为他看病,可是你居然没有见过他?”

“我连他的影子部没有见到过。”施大夫已经急了:“那间屋子里跟本连他的人影子都没有。”

卓东来静静的站在那里,面对着灰暗冷漠的天空,静静的站了很久,才慢慢的回过头,凝视着简大夫,一个字一个字的问:

“你呢?你也没有看见他?”

“我也没有,”简大夫已经比较镇静了一点:“司马大侠根本不在那屋子里,司马夫人请我们来,只不过要我们替一间空屋子看病而已。”

然后他们就听见了吴婉的声音。

“如果有人肯出五百两黄金,有很多大夫都肯替空屋子看病的。”她淡淡的说:“下次我如果还要去找,一定会去找比较不怕冷的。”

如果说这地方有人真的生病了,那么这个人一定是吴婉。

她的脸色枯黄而憔悴,本来很明朗的眼睛里现在已充满血丝。

她盯着这两位怕冷的大夫。

“我只不过是个女人,当然没有卓先生这么大的本事,我也不会要两位脱衣服,”她的声音冷得像冰:“可是我劝两位以后睡觉前要多小心门户,莫要等到半夜醒来,忽然发现自己已经睡在雪地上。”

两位大大的脸都绿了。

如果一个人的眼光可以杀人,现在他们恐怕就已经死在雪地上。

“现在两位是不是已经可以请滚了?”吴婉说:“请、滚。”

她一向是个很温柔的女人,温柔而优雅,说话的时候通常会先说一个“请”字。

“卓先生,”等到两位大夫走了后,她又说:“我实在很想请你做一件事。”

“什么事?”

“请你也跟他们一起滚。”

卓东来没有反应,连一点反应都没有,甚至连脸上都没有一点表情。

“可惜我也知道你是一定不会滚的。”吴婉叹了口气:“你是司马超群的好朋友、好兄弟,我遍天下都再也找不到你们这么好的兄弟朋友了!”

她的声音里也充满了讥消,就像是蝶舞跟卓东来说话时一样。

“而且司马超群全都是靠你起家的,他只不过是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傀儡而已,没有你,他怎么会有今天。”吴婉冷笑:“最少你心里是这么想的,是不是?”

卓东未还是全无反应,就好像听一个戏子在台上唱戏。

“你当然是个了不起的人,了不起的好朋友,因为你替他牺牲了一切,你这一辈子活着也都是为了他,让他成名露脸,让他做大骠局的总瓢把子,让他成为天下人心目中的大英雄。”

吴婉的冷笑声忽然变得很疯狂。

“可是你知不知道他这位大英雄的日子怎么过的? ” 她的笑声中充满怨毒:“他有妻子儿女,有自己的家,可是他根本就好像不是这个家里的人,根本没有过一天他自己愿意过的日子,因为每件事你都替他安排好了,你要他怎么做,他就得怎么做,甚至连喝点酒都要偷偷的喝。”

卓东来突然打断她的话。

“够了。”他告诉吴婉:“你已经说够了。”

“对,我已经说够了。”吴婉垂下头,眼泪已流满面颊,“你是不是也有什么话要说?”

“我只有几句话问你。”

“我会说的,”吴婉道:“我绝不让你有机会像对别人那么样时我。”

她的口音虽然还是很硬,其实已经软了:“江猢中谁不知道‘紫气东来,卓东来最少有一百种法子能够逼人说实话?”

“你能够了解这一点那就再好也没有了。”卓东来冷冷的说:“司马是不是已经离开了长安?”

“是。”

“你为什么要替他瞒住我?”

“因为我要他去做一些他自己想做的事。”吴婉说:“我是他的妻子。我相信每个做妻子的人都希望她的丈夫是条独立自主的男子汉。”

“他是什么时候走的?”

“十七的晚上。”吴婉说:“算起来现在他已经应该到了洛阳。”

“洛阳?”

卓东来狼一般的灰眼中忽然迸出血丝:“你让他一个人到洛阳去?你是不是想耍他去送死?”

“我们是夫妻,我为什么要让他去送死?”

卓东来盯着她,过了很久,才用他那种比刀锋还尖锐、比蛇蝎还恶毒的独特口气一个字一个字的说:

“因为郭庄。”

每当卓东来用这种口气说话时,这个世界上就最少有一个人要受到他致命的伤害和打击。

“因为郭庄。”

这句话在别人听来虽然毫无意义,可是吴婉听了却好像忽然被毒蝎所螫利刃所伤,就好像忽然从万丈高楼上失足落下,连站都站不住了,枯黄礁粹的脸上,也起了种无法形容的可怕变化。

卓东来当然不会错过她这些变化的。

“这些年来司马一直都跟你分房而睡,连碰都有没碰过你。”卓东来的声音冷漠而残酷:“你正在狼虎之年,身边刚好有郭庄那么样一个年轻力壮的漂亮小伙子,而且很懂得对女人献殷勤。只可惜现在他已经死在红花集,死在朱猛的刀下,连头颅……”

吴婉忽然嘶声大喊:“够了,你已经说够了。”

“这些事我本来不想说的,因为我不想让司马伤心,”卓东来说:“现在我说出来,只不过要让你知道,你做的事没有一件能瞒得过我,所以你以后不管要做什么事,都要特别小心谨慎。”

吴婉的身子已经开始在发抖。

“现在我才明白了,”她眼中充满仇恨怨毒:“你派郭庄到红花集去,为的就是要他去送死,因为你早就知道了我跟他的秘密。”

她忽然扑过去,抓住卓东来的衣襟,嘶声间:“你说是不是?是不是这样子的?”

卓东来冷冷的看着她,用两根手指轻轻一划她双手的脉门。

吴婉的手松开,人也倒下,却还在问:“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这样子的?”

她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件事的真相,因为卓东来已经走了,再也没有回头,也没有看她一眼,就好像把她当作了一只刚被他从衣襟上抖落的虫蚁,对她再也不屑一顾。

一条长绳。

长绳在吴婉手里,吴婉在房里的横粱下,有风从窗外吹进来,好冷好冷的风。

“今天是什么日子?我想一定是个好日子。”她痴痴的自语,慢慢的将长绳打了结。

一个死结。

同日。洛阳。

这条街本来是条很热闹的街,有菜场,有茶馆,有早集,还有花市。

可是现在忽然什么都没有了。

就像是一个一向十分健康强壮的人忽然暴毙了一样,这杀街也死了,变成了一条死街。

茶馆的门板已经有好几天没有拿下来,菜场里屠夫的肉案上只剩下一些斑驳交错的乱刀痕迹,街上几乎看不见一个人。

谁也不愿意再到这条街上来。这条街上发生的悲惨祸事实在大多了。

只有一条夹着尾巴的野狗,伸长了舌头在抵着石板缝里还没有被洗干净的血迹。

野狗永远也下会知道这里的血是些什么人的血。

野狗不知道,牛皮知道。

在另外一条小街上,一家叫“老张馒头店”的小馆里,牛皮正在吹牛。

“牛皮”是一个人的外号,因为这个好酒贪杯的小伙子不但会吹牛,而且脸皮真厚,比牛皮还厚。

他正在向一个从远地来的陌生人吹牛,因为这个陌生人已经请了他喝下不少酒。

他吹的就是那天在铜驼巷外那条街上发生的那个悲壮惨烈的故事。

“那个小子真他娘的是个好小子,俺牛皮真的打心眼儿里佩服他。”牛皮说:“那小子真他娘的够种,真他娘的不怕死。”

陌生人默默的听着,默默的为他倒酒。

“后来俺才听说那小子姓高,是老狮子的朋友。”牛皮说:“龙交龙,凤交风,老鼠交的朋友会打洞,这句话真他娘的一点也不错,也只有老狮子那样的好汉,才能交得到他那种朋友。”

陌生人眼中仿佛有精光一闪,可是很快的就低下了头。

“那天你也在那条街上?”

“俺怎么会不在,这种事俺怎么会错过?”牛皮兴高采烈:“那天俺正想到老胡的茶馆里去喝盅早酒,就看见那小子一个人大摇大摆的去了,二月天他身上居然只穿着身短布褂,却把大褂子搭在于里,后来俺才知道,那件大褂子下面原来藏着把宝剑。”

牛皮忽然站起来,用筷子一比划:“就这么一下子,那把剑就刺进了蔡老大的心口,快得让人连瞧都瞧不清楚。”他摇着头叹气:“谁都没想到那小子真的那么有种,连俺牛皮都被吓傻了。”

“后来呢?”

“大家都认定那小子准要被人大卸八块了,想不到就在那节骨眼上,半空里忽然掉下个人来,就好像……就好像飞将军自天而降。”

这么好的一句“词儿”居然是从自己嘴里说出未的,牛皮实在得意极了,所以赶紧喝了一大碗酒,故意问那陌生人:

“你猜猜看,从天上掉下来的那个人是谁?”

“是老狮子?”

牛皮用力一拍大腿:“一点也不错,就是他。”牛皮越说越起劲。

“老狮于到底是老狮子,最近运气虽然不怎么好,人也瘦得多了,可是一站出来,还是条雄狮的模样。”

牛皮挺起胸,拍着胸脯,学着朱猛的口气说:“他是我的朋友,你们谁敢动他,就得先杀了我。”

“后来呢?”陌生人冷冷淡淡的问:“蔡老大的兄弟们难道就没有人敢去动他?”

“谁敢动,老狮子的狮威一发,还有谁敢动?”

牛皮忽然叹了口气:“本来真的是没人敢动的,想不到居然有。一批从外地来的王八蛋居然不知道死活好歹,居然硬要在狮子头上动土。”

“从外地来的人?”

牛皮点头:“后来我才知道,那群王八蛋都是蔡老大花钱请来的。”

“可是蔡老大已经死了,他们就算宰了老狮子,也没人付钱请他们了。”陌生人问:“他们为什么还要替死人拼命?”

“他们当然有他们的打算。”牛皮得意洋洋:“你老哥虽然想不通,俺心里却有数。”

“哦?”

“你老哥虽然不知道老狮子是个什么样的人,可是俺知道,那群王八蛋一定也知道。”

“知道什么?”

“知道老狮子绝不会放过他们的。”

“为什么?”

“那群王八蛋见钱就杀人,两只手上都是血腥,又不是雄狮堂的兄弟,要是老狮子重新登上堂主的宝座,还能让他们的脑袋长在脖子上吗?”

“有理。”陌生人承认:“你说得有理。”

“可是他们如果真的把老狮子宰了,多少总能从蔡老大的手下那里榨出点油本来的。”牛皮说:“所以他门就干上了。”

对于这么复杂的事他居然也能分析得这么这么清楚,牛皮实在不能不佩服自己,所以立刻又喝了一大碗:“这就叫先下手的为强,后下手的遭殃。”

“遭殃的是谁?”

“本来俺也看不出来的。”牛皮说:“那一战打得是惊天动地,鬼哭神号,街上的人十个里面最少有八个被吓得连尿都尿了出来。”

牛皮自己眼中也露出了恐惧之色,仿佛又看见了一大块一大块的血肉横飞而起,又听见了刀烽砍在骨头上的声音。

“俺牛皮也不是脓包,可是自从看过那一战之后,俺最少也有两三天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他的声音已经发哑,好像已经不起再说下去了,可是陌生人又及时替他添了一大碗酒。

这碗酒立刻把他的兴致提了起来。

“一开始的时候,本来是老狮子和那姓高的小子占上风的,可是后来就不对了。”

“为什么?”

“常言说得好,双拳抵不过四手,好汉架不住人多,老狮子虽然雄风不减,可是到底只有两个人,就算别人伸出脖子来让他们砍,他们的手迟早也会砍酸的。”

牛皮又说:“看到这种情况,本来已经被老狮子威风震住的那些雄狮堂的弟兄,好像也想动了,想乘机未打一打这头落水狮子。”

陌生人在点头。

他的想法也如此,当时的情况一定会演变成这样子的。

“只要那些人一动,老狮子和那姓高的恐怕就要被剁成肉酱。”

牛皮又叹了口气,“那时候俺已希望他们能赶快跑掉,他们也不是没有机会跑,要是换了俺牛皮,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老狮子没有跑?”

“当然没有跑。”牛皮又挺起胸:“老狮子是什么样的人,他又不是俺牛皮这样的无名小卒,以他的身份和脾气,杀了他他也下会跑的。”

“所以他没有跑?”

“没有。”

“可是我知道他也没有死。”

“他当然没有死,老狮子怎么会死得了。”牛皮叹息:“可是钉鞋死了。”

“钉鞋?”陌生人问:“钉鞋是谁?”

“是条好汉,了不起的好汉,”牛皮的脸因兴奋而发红:“俺牛皮这一辈子都没有见过他那样的好汉,要是他不死,俺牛皮情愿每天替他洗脚。”

“不但俺佩服他,只要是个人,就不能不佩服他。”牛皮说。

“为什么?”陌生人又问。

“他本来只不过是老狮子的一个跟班而已,平常看起来就像是个孙子一样,老是被人欺负。”牛皮涨红了脸:“可是到现在俺才知道,平时在他面前充英雄的那些个人才是龟孙子,他才是真正的英雄好汉。”

说到这个人,牛皮全身的血好像全都热了起来,一把扯开了身上那件破棉袄的衣襟,大声说:“那天俺看得清清楚楚,他全身上下一共被人砍了十九刀,连鼻子部被砍掉一大半,只剩下一层皮搭拉着挂在脸上,只要他一动,挂在脸上的那大半个鼻子就跟着他直晃。”

“他怎么样?”

“他就索性把鼻子连皮带肉扯了下来,一口吞下了肚子。反手一刀。又拼掉一个。”

听到这里,一直表现得很冷淡的陌生人也不禁喝了一碗酒,大声赞道:“好汉,果然是好汉。”

牛皮用力一拍桌子:“可惜这么样一条好汉后来还是力竭战死了,直到两条手臂一条腿都已被砍断的时候才倒了下去,倒下去的时候嘴里还含着从别人身上咬下未的一块肉。”

“后来怎么样?”

“看到他这么英勇惨烈苦战死战,俺们这些人都看得忍不住要哭出来,就连那些本来还想作乱的雄狮堂兄弟,也被他感动得掉下眼泪。”

牛皮又说。“老狮子没有流泪,老狮子流的是血,他的眼角都迸裂了,鲜血像眼泪一样不停的住下掉,虽然也已经快要支持不住了,但是奋起最后的神力,杀出一条血路冲到钉鞋身边,抱起了他这个一直像狗一样跟着他的朋友。”

他用力擤了一大把鼻涕,擦干了脸上的泪痕,眼泪汪汪的接着道:“那时候钉鞋还没有死,还剩下最后一口气。”

血洗长街,小高仍在苦战。

朱猛抱起了钉鞋,想说话,却连一个字都说不出,从眼角进出的鲜血一滴滴掉在钉鞋脸上。

钉鞋忽然睁开了已经被鲜血模糊了的一只眼睛,说出了临死前最后一句活,

“报告堂主,小人不能再侍侯堂主了。”钉鞋说:“小人要死了。”

冷风一直吹个不停,把馒头店外屋檐上的积雪一大片一大片的吹下来,牛皮脸上的眼泪也一直一大滴一大滴的往下掉。

陌生人没有流泪,也没有说话,可是双拳也已握紧,仿佛在尽力控制他自己,生怕自己有泪流下。

过了很久很久,牛皮才能开口。

“钉鞋说完了这句话就断气了,可是那来街忽然响起了一阵雷一样的大吼声,非但雄狮堂的兄弟们再也憋不住,连俺也憋不住了。”牛皮大声说:“忽然间大家全都一下子冲了上去,把那群满手血腥的王八蛋宰了个干净,连俺牛皮都宰了他们几刀。”

这时陌生人忽然也用力一拍桌子: “好, 宰得好。”他满满倒了一大碗酒:“我司马超群妥敬你一杯。”

“当”的一声响,牛皮手里的一碗酒淖在地上,砸得粉碎。

“什么?”他吃惊的看看这个陌主人:“你……你说什么?”

“我说我要敬你一杯。”

“你是谁?你刚才说是谁要敬我一杯?”

“是个叫司马超群的小子。”

“你就是司马超群?”

“我就是。”

牛皮整个人忽然变软了,好像已经快要软在地上,结结巴巴的说:“人不知道大爷就是天下第一条好汉司马大爷,小人不敢要大爷敬酒。”

“我要敬你,一定要敬你,因为你也是条有血性的好汉。”司马说:“其实我敬你一杯还不够,我要敬你一坛。”

他真的用双手捧起一坛, 坛口对着嘴, 仰起脖子喝了下去,仰天长长叹息:“天下江湖朋友都说我是当世无双的英雄,其实我怎么比得上钉鞋,怎么比得上未猛?”

外面的风吹得更急、更冷。

现在虽然已经是二月,可是春天距离洛阳仿佛仍然很远。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