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结尾

医院的化验报告出来了,贺桤却没有跟夏菲儿说结果。在贺桤办入院手术时候,夏菲儿注意到了,那是血液病区,这个病区住着很多血癌病患者。夏菲儿怎么也不愿相信那个已确定了的事实,一转身,正好看到贺桤红了的双眼。

贺桤知道已无法瞒住夏菲儿,“菲儿,没关系的,医生说了,只要能找到匹配的骨髓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捌ヅ涞墓撬瑁俊毕姆贫肫鹆四谴稳ヒ皆嚎凑庞辏钛鸥灯鸸难翰。啊撬枧湫统晒Φ募嘎式霭偻蚍种唬吨罹柘仔卸闹驹刚呓稣20% ……”那些数据她是记得如此的清晰,绝望的泪水顿时如雨般落下,她还没有看到考试的结果呢。

等哭累了,夏菲儿已变得平静,这样也许更好,不然一直犹豫在心间的事情怎么做决定呢。

夏菲儿问:“小桤哥,能不能暂时不要办住院?”

贺桤道:“这怎么能行呢?就这会儿住,哥都嫌晚。”

爸灰攘せ乩淳秃茫人乩矗揖涂梢岳醋≡毫恕!毕姆贫∩笄笞拧

细如蚊的子的声音听在贺桤耳朵里却如雷轰顶般,他感觉似有什么东西狠狠撞击在了心口上,疼痛得要差点窒息。

拔裁匆鹊搅鸹乩矗俊

靶¤绺纾憔捅鹞誓敲炊嗔耍愦鹩ξ液貌缓茫俊薄

胺贫愀嫠吒纭!焙罔缒坎蛔Φ囟⒆畔姆贫澳闶遣皇前狭肆稹!

夏菲儿低下头,泪水再一次滑落。

胺贫愀缢凳祷埃纭绮换峁帜恪!焙罔缫苍诰×靠酥啤

靶¤绺纾 毕姆贫吭诤罔缂缤菲怀缮靶¤纭纾惆锇镂野伞

夜,静极了。

柳瑞从书桌前站起身来伸了个长长的懒腰,刚放下胳膊,突然想起什么,火急火燎地去收拾散落了一桌的专业技术书籍,一不上心差点碰落桌上的闹钟,待他拿起护住的那只闹钟,不由自顾自地乐了,“今天可有点晚了,还是等明天去看她吧。”

打定好主意,柳瑞就不再手忙脚乱了,他从衣柜里取出要换洗的衣裤,再把毛巾、沫浴露、洗发水一股脑儿丢进了洗漱脸,哼着《咱当兵的人》,打开了宿舍的门。

胺贫浚 

柳瑞握着门把,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视觉,心有灵犀到这份上,这也太神了!悄悄拧了一下自己手背,哧——,真痛。

夏菲儿在柳瑞门口究竟已呆了多长时间,她自己也不知道,几次举起敲门的手,几次又放下。那幅《池塘印像》在她越卷越小,她真的有资格跟他说那些话吗?还是她静静地退出更合适?在他心目中她是否真的那么重要吗?也许他已经发现李雅的优秀了吧……冷不丁打开的房门把她吓一跳。

傲ぁ!

袄炊嗑昧耍吭趺床磺妹拍兀俊绷疬肿抛彀严姆贫媒宋荨

虽说这是第一次来这间宿舍,夏菲儿感觉却是十分熟悉,简陋却容量超大的书架,洁净大方的书桌,随时亮闪的电脑和赏景观天皆宜的窗户都与她想像中相差无几,如果在这么一个安静的夜晚,两个人各拿一本喜欢的书,守在书桌前静静阅读,应该是件世界上最美妙的事情吧。

霸趺囱炕构萌グ桑俊绷鸶孀畔姆贫哪抗馑拇Υ蛄孔约旱淖∷铱魇歉栈乩矗姑焕吹眉爸圃炖敲魈旃矗榭鼍痛蟠蟛幻盍恕

夏菲儿被惊醒,暗自责备自己,胡思乱想些什么呢,那张书桌前坐的人应该是李雅和柳瑞才对呀。

望着一脸憔悴的夏菲儿,柳瑞有些心痛,“考完试就应该好好休息,怎么能这么不爱惜自己呢,要是生病了怎么办?”

夏菲儿忍着眼泪,“我挺好的。”

昂檬裁春谩!绷鸢迤鹆肆常跋姆贫蚁衷诿钅悖刻煜峦臧嗪缶偷轿艺舛幢ǖ健!

心中的难过让夏菲儿把话哽在了喉间,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转,她怕柳瑞看出点什么,忙别过脸去看窗外。窗外的月亮刚刚移过厚厚的云层,月光清淡而皎洁,如同她苍白的面庞。

柳瑞以为夏菲儿是不好意思,笑着把她拉到了自己身边,“我告诉你,这次出差有人教了我两招熬汤的秘方,正想练练手呢,你就每天来捧捧场吧。”

懊徽飧霰匾腥嘶岣野镜摹!毕姆贫妥磐罚坏窝劾崆那幕洹

八剑渴悄忝谴妒掳嗟陌桑烤湍忝悄谴笤畹乃桨。铱椿故撬懔恕N颐堑姆贫净拐媸巧碓诟V胁恢0。鸶绺绮皇亲钥洌馐郎匣姑挥兴Р换岬氖履兀憔涂窗桑饶翘腊境隼, 就光闻那气味就会你让垂延三尺。”

这样语调让夏菲儿想起了奶奶,以前奶奶给她做好吃的时候,总是要先夸自己一翻,然后再等着夏菲儿夸她。可是奶奶说走就走了,而自己……夏菲儿喉头哽咽着,要说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

柳瑞终于觉查出夏菲儿的异样,“菲儿,你怎么啦,啊?你别只低着头,说话呀。”

傲ぃ恪阍乱桑闶且幻耍诵⒕锤改傅娜兆硬⒉欢啵退隳阌辛耸奔洹且膊灰欢ɡ础吹眉案慊帷!

柳瑞心疼地把夏菲儿拥时怀中,“菲儿,想奶奶了吧?”

夏菲儿从柳瑞怀中挣脱出来,“瑞……哥哥,今天我来是要告诉你一件事……”

八蛋桑贫!绷鹁膊灰眩饣故窍姆贫胨胤暌岳吹谝淮握饷唇兴

夏菲儿道:“我跟小桤哥要定婚了。”

岸ɑ椋俊绷鹣帕艘惶澳悖扛罔纾俊

笆堑模¤绺缫丫卣杲惴质至耍龆ㄈ⑽摇!

笑容僵在柳瑞脸上,仿佛有千百万只蜜蜂在耳边飞过,让他的思维在嗡嗡声中变成一片空白。

该说的话终于说出,夏菲儿不但没有如释重负,反而让她痛入骨髓。

澳悴淮蛩憧季樟寺穑俊绷鹫一亓俗约旱纳簟

岸嘶橐惨谎梢钥季铡!毕姆贫芟敕鲎〉闶裁础

澳阏娴摹阏娴南不逗罔缏穑俊

暗比唬姆贫有【拖不端男¤绺纾馐羌负醮蠹叶枷玫氖率怠!

拔沂俏誓惆话罔纾 绷鸲⒆畔姆贫澳闼倒模谀掣鑫恢谩白乓桓鼋欣溲袼沟摹!

夏菲儿咬着嘴皮没有吭声,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坚持到离开这间屋子。

柳瑞再次问道:“喜欢是喜欢,爱是爱,你分清楚了吗?”

鞍野罔纭!毕姆贫缏劭舻睦崴沼诨洹

柳瑞像是明白了什么,原来真实情况是这样。如果当初离开凌云镇的不是他,而是贺桤,那么今天的选择是不是会不一样呢?柳瑞背过了身,良久才转过来,向夏菲儿伸出了一只手,“我……我是不是该祝福你们。”

夏菲儿望着那只伸向自己的手,把《池塘印象》慢慢递了过去。如果某一天,她真的离开了这人世界,但愿他还记得有一个小女孩曾经叫过他一声瑞哥哥。待那只手接过画,她踉跄着冲出了门外。

柳瑞机械般展开了《池塘印象》。淡蓝的,深蓝的池水中倒映着白云飘浮的天空,几朵绯红、鲜红、嫣红的荷花,含着笑,沐浴微风……在那绿肥肥的莲叶间,柳瑞看见了自己那双充满深情的眼睛……捧画的双臂无力垂下,门外一阵风吹过,《池塘印像》被刮起,在空中飘了一个小小的弧度,反扣着在柳瑞的脚边静静躺下,画的背面几行铅字若隐若现。

霸谀闵铄涞牡难酆 

我微小的心沉溺且柔化了

在这爱情与疯癫的湖水

我被击溃 



柳瑞拿着画疯了般追出门去,门外早已不见夏菲儿的身影。

氨鹱妨耍换岫故悄愦ヒ皆喊伞!

柳瑞茫然转过头,婆娑树影下立着一个人影,那是贺桤。

写在结尾的话:亲爱读者不要惋惜,也不要难过,其实柳瑞与夏菲儿结局小说的题目早已揭晓——“灰姑娘和王子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美丽的童话在结尾时不都是这么说的吗?

(全文完)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