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结尾   医院的化验报告出来了,贺桤却没有跟夏菲儿说结果。在贺桤办入院手术时候, 夏菲儿注意到了,那是血液病区,这个病区住着很多血癌病患者。夏菲儿怎么也不 愿相信那个已确定了的事实,一转身,正好看到贺桤红了的双眼。   贺桤知道已无法瞒住夏菲儿,“菲儿,没关系的,医生说了,只要能找到匹配 的骨髓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匹配的骨髓?”夏菲儿想起了那次去医院看张雨,李雅跟她说起过的血液病, “……骨髓配型成功的几率仅百万分之一,付诸捐献行动的志愿者仅占20% ……” 那些数据她是记得如此的清晰,绝望的泪水顿时如雨般落下,她还没有看到考试的 结果呢。   等哭累了,夏菲儿已变得平静,这样也许更好,不然一直犹豫在心间的事情怎 么做决定呢。   夏菲儿问:“小桤哥,能不能暂时不要办住院?”   贺桤道:“这怎么能行呢?就这会儿住,哥都嫌晚。”   “只要等连长回来就好,等他回来,我就可以来住院了。”夏菲儿小声企求着。   细如蚊的子的声音听在贺桤耳朵里却如雷轰顶般,他感觉似有什么东西狠狠撞 击在了心口上,疼痛得要差点窒息。   “为什么要等到柳瑞回来?”   “小桤哥,你就别问那么多了,你答应我好不好?”。   “菲儿,你告诉哥。”贺桤目不转睛地盯着夏菲儿,“你是不是爱上了柳瑞。”   夏菲儿低下头,泪水再一次滑落。   “菲儿,你跟哥说实话,哥……哥不会怪你。”贺桤也在尽量克制。   “小桤哥!”夏菲儿趴在贺桤肩头泣不成声,“小桤……哥,你帮帮我吧……”   夜,静极了。   柳瑞从书桌前站起身来伸了个长长的懒腰,刚放下胳膊,突然想起什么,火急 火燎地去收拾散落了一桌的专业技术书籍,一不上心差点碰落桌上的闹钟,待他拿 起护住的那只闹钟,不由自顾自地乐了,“今天可有点晚了,还是等明天去看她吧。”   打定好主意,柳瑞就不再手忙脚乱了,他从衣柜里取出要换洗的衣裤,再把毛 巾、沫浴露、洗发水一股脑儿丢进了洗漱脸,哼着《咱当兵的人》,打开了宿舍的 门。   “菲儿?!”   柳瑞握着门把,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视觉,心有灵犀到这份上,这也太神了!悄 悄拧了一下自己手背,哧——,真痛。   夏菲儿在柳瑞门口究竟已呆了多长时间,她自己也不知道,几次举起敲门的手, 几次又放下。那幅《池塘印像》在她越卷越小,她真的有资格跟他说那些话吗?还 是她静静地退出更合适?在他心目中她是否真的那么重要吗?也许他已经发现李雅 的优秀了吧……冷不丁打开的房门把她吓一跳。   “连……连长。”   “来多久了?怎么不敲门呢?”柳瑞咧着嘴把夏菲儿让进了屋。   虽说这是第一次来这间宿舍,夏菲儿感觉却是十分熟悉,简陋却容量超大的书 架,洁净大方的书桌,随时亮闪的电脑和赏景观天皆宜的窗户都与她想像中相差无 几,如果在这么一个安静的夜晚,两个人各拿一本喜欢的书,守在书桌前静静阅读, 应该是件世界上最美妙的事情吧。   “怎么样?还过得去吧?”柳瑞跟随着夏菲儿的目光四处打量自己的住所,幸 亏是刚回来,还没来得及制造垃圾,要是明天过来,情况就大大不妙了。   夏菲儿被惊醒,暗自责备自己,胡思乱想些什么呢,那张书桌前坐的人应该是 李雅和柳瑞才对呀。   望着一脸憔悴的夏菲儿,柳瑞有些心痛,“考完试就应该好好休息,怎么能这 么不爱惜自己呢,要是生病了怎么办?”   夏菲儿忍着眼泪,“我挺好的。”   “好什么好。”柳瑞板起了脸,“夏菲儿,我现在命令你,每天下完班后就到 我这儿来报到。”   心中的难过让夏菲儿把话哽在了喉间,眼泪开始在眼眶里打转,她怕柳瑞看出 点什么,忙别过脸去看窗外。窗外的月亮刚刚移过厚厚的云层,月光清淡而皎洁, 如同她苍白的面庞。   柳瑞以为夏菲儿是不好意思,笑着把她拉到了自己身边,“我告诉你,这次出 差有人教了我两招熬汤的秘方,正想练练手呢,你就每天来捧捧场吧。” mpanel(1);   “没这个必要,有人会给我熬的。”夏菲儿低着头,一滴眼泪悄悄滑落。   “谁呀?是你们炊事班的吧?就你们那大灶的水平啊,我看还是算了。我们的 菲儿同志还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瑞哥哥不是自夸,这世上还没有他学不会的事 呢,你就看吧,等那汤熬出来, 就光闻那气味就会你让垂延三尺。”   这样语调让夏菲儿想起了奶奶,以前奶奶给她做好吃的时候,总是要先夸自己 一翻,然后再等着夏菲儿夸她。可是奶奶说走就走了,而自己……夏菲儿喉头哽咽 着,要说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   柳瑞终于觉查出夏菲儿的异样,“菲儿,你怎么啦,啊?你别只低着头,说话 呀。”   “连长,你……你原谅尹伯伯吧,你是一名军人,军人孝敬父母的日子并不多, 就算你有了时间……他们也不一定来……来得及给你机会。”   柳瑞心疼地把夏菲儿拥时怀中,“菲儿,想奶奶了吧?”   夏菲儿从柳瑞怀中挣脱出来,“瑞……哥哥,今天我来是要告诉你一件事……”   “说吧,菲儿。”柳瑞惊喜不已,这还是夏菲儿与他重逢以来第一次这么叫他。   夏菲儿道:“我跟小桤哥要定婚了。”   “定婚?”柳瑞吓了一跳,“你?跟贺桤?”   “是的,小桤哥已经跟素贞姐分手了,他……决定娶我。”   笑容僵在柳瑞脸上,仿佛有千百万只蜜蜂在耳边飞过,让他的思维在嗡嗡声中 变成一片空白。   该说的话终于说出,夏菲儿不但没有如释重负,反而让她痛入骨髓。   “你不打算考军艺了吗?”柳瑞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定了婚也一样可以考军艺。”夏菲儿很想扶住点什么。   “你真的……你真的喜欢贺桤吗?”   “当然,夏菲儿从小就喜欢她的小桤哥,这是几乎大家都晓得的事实。”   “我是问你爱不爱贺桤!”柳瑞盯着夏菲儿,“你说过的,在某个位置……装 着一个叫冷血格斯的。”   夏菲儿咬着嘴皮没有吭声,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坚持到离开这间屋子。   柳瑞再次问道:“喜欢是喜欢,爱是爱,你分清楚了吗?”   “爱,我爱贺桤。”夏菲儿溢满眼眶的泪水终于滑落。   柳瑞像是明白了什么,原来真实情况是这样。如果当初离开凌云镇的不是他, 而是贺桤,那么今天的选择是不是会不一样呢?柳瑞背过了身,良久才转过来,向 夏菲儿伸出了一只手,“我……我是不是该祝福你们。”   夏菲儿望着那只伸向自己的手,把《池塘印象》慢慢递了过去。如果某一天, 她真的离开了这人世界,但愿他还记得有一个小女孩曾经叫过他一声瑞哥哥。待那 只手接过画,她踉跄着冲出了门外。   柳瑞机械般展开了《池塘印象》。淡蓝的,深蓝的池水中倒映着白云飘浮的天 空,几朵绯红、鲜红、嫣红的荷花,含着笑,沐浴微风……在那绿肥肥的莲叶间, 柳瑞看见了自己那双充满深情的眼睛……捧画的双臂无力垂下,门外一阵风吹过, 《池塘印像》被刮起,在空中飘了一个小小的弧度,反扣着在柳瑞的脚边静静躺下, 画的背面几行铅字若隐若现。   “在你深邃的的眼湖里    我微小的心沉溺且柔化了   在这爱情与疯癫的湖水   我被击溃    ……”   柳瑞拿着画疯了般追出门去,门外早已不见夏菲儿的身影。   “别追了,一会儿,还是你带她去医院吧。”   柳瑞茫然转过头,婆娑树影下立着一个人影,那是贺桤。   写在结尾的话:亲爱读者不要惋惜,也不要难过,其实柳瑞与夏菲儿结局小说 的题目早已揭晓——“灰姑娘和王子从此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美丽的童话在 结尾时不都是这么说的吗? (全文完)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