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亲人嘱托   柳瑞在汤本奎家等了贺桤将近一个晚上,贺桤最终还是没有出现。柳瑞明显地 感觉贺桤有意让李素贞避开他的朋友圈,柳瑞不明白贺桤为什么要这样做,可他必 须要贺桤给他一个交待,一个有关夏菲儿的交待。   星期天,柳瑞早饭都没来得及吃就找到了贺桤的宿舍,他怕稍一晚点,贺桤就 去了李素贞那儿。   贺桤对柳瑞这么早就来“登门拜访”有些意外,“你小子还没睡醒吧,是不是 走错了方向啊?”   柳瑞也不答话,一屁股坐到了贺桤床上,床头有个小小的礼品盒,那是贺桤上 次生日夏菲儿送的。   柳瑞问:“为什么不把礼品盒拆了?”   贺桤笑道:“小女孩家能送什么好东西。”   “那我帮你拆吧。”柳瑞说着就去拆那个礼品盒。   贺桤急了,“不要动!”   可惜已经晚了,柳瑞已经解开了礼品盒的丝带。   礼品盒里装一只可爱的用水晶打磨的小动物。   柳瑞把礼品盒递给了贺桤,“是一只小水晶狮子!”   “夏菲儿说我是属狮子座的,我搞不清她们女孩家那些什么洋玩意儿,但是我 喜欢狮子,兽中王嘛。”贺桤小心翼翼地把礼物捧了出来,发现底座还有个按钮, 便用手指拔了一下,底座发出了几束蓝光,随着小狮子旋转着,电子演奏的生日快 乐之歌轻脆响起。   贺桤笑起来,“这女孩子就是跟大男人不一样,要在平时,这小玩意儿打死我 也不会去碰。”   柳瑞说:“你要不喜欢,转送给我好了。”   “别尽想美事,这可是夏菲儿送给我的第一份生日礼物。”贺桤好像真担心柳 瑞会抢走了似的,一把护住了小狮子。   柳瑞问道:“你们从小玩到大,夏菲儿怎么可能就送过你这一回生日礼物呢?”   “咳!我离家的时候,她还是小屁孩一个,哪晓得送什么生日礼物。”   “你真觉得夏菲儿那时候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吗?她那么依赖你,那么 关心你,你真觉得她只把你当成哥哥那么简单吗?”   贺桤望着柳瑞,“你一大清早过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   柳瑞点头,“你有没有想过,也许在那么一个时期,你作为一个形象的存在, 曾是夏菲儿少女情感里的一切,但是也只是那么一个时期,后来等她慢慢长大,慢 慢成熟,她有了一定理解能力和认知能力,有了真正爱的对象,我是说这个对象并 不是你,你会怎么想,你会不会觉得心里一下子轻松了很多呢?”   贺桤对着柳瑞摇头,“听不清你这家伙在胡说些什么。”   柳瑞并没有放过贺桤,“你为什么跟大家一直满着李素贞的存在,为什么回避 着夏菲儿的情感,又不敢公开自己的恋情?如果你真的是夏菲儿的亲哥哥,我不会 有这么多问题,可你姓贺,夏菲儿姓夏。”   贺桤叼上一支烟,到处找打火机,“兄弟,你今天有点反常呢。”   柳瑞盯着贺桤,“你爱那个李素贞吗?也许你更爱她们家的权贵吧?”   “柳瑞!过分了哦!”贺桤刚想发作,桌上的手机响了。   电话是贺桤的妈妈张云芝打来的,张云芝告诉了贺桤,夏菲儿的奶奶快不行了, 让贺桤带着夏菲儿一起赶回老家。   望着贺桤,夏菲儿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发生什么事情了?我奶奶她怎么 啦?”   “你奶奶……现在正在急救室急救,具体情况还不清楚,我妈让我带你回去一 趟,我们先回去看看吧,也许事情并没有想像的那么糟糕。”   一下子,夏菲儿如遭雷击般,她知道,如果情况不严重,干妈不会让贺桤和她 都赶回去。   夏菲儿向连里请完假,贺桤领着她直奔飞机场。   三个小时的路程无比漫长,夏菲儿的泪水一次又一次打湿了眼眶。哦,奶奶, 不管发生了什么,你都不要扔下菲儿,菲儿陪你的日子太少了,你就给菲儿一次机 会吧,求求你了,奶奶! mpanel(1);   望着伤心的夏菲儿,贺桤心疼极了,却找不到一句可以来安慰的话。   来接他们的是赵雅兰,直到出机场夏菲儿也没见到爸爸。有种强力的不祥之感 笼罩着夏菲儿,可夏菲儿不愿意那是真的,她从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来问赵雅兰: “赵阿姨,我奶奶没事吧?”   赵雅兰安慰道:“别想得太多,老人嘛,总是有些病痛的。说不定她见到你, 一高兴就好了呢。”   夏菲儿将信将疑,“会吗?”   赵雅兰只是点头,没说话。   医院对夏菲儿来说,是个既可怕又伤心的地方,就是在这里,年幼的夏菲儿和 爸爸送走了亲爱的妈妈,当时爸爸悲痛愈绝的情景,至今夏菲儿还历历在目。而现 在慈爱的奶奶也躺进了这个地方的某间病房里,夏菲儿不敢再迈动自己的脚步,她 实在害怕看到她不愿看到的结果。赵雅兰望着夏菲儿,心里无比难过,这份债她已 经背负整整十三年,也整整偿还了十三年,老人仍没有原谅她,她不知道这个沉重 的包袱还要背负到什么时候,可她并没有怨言,只要夏建国不赶她走,她就会在他 身边呆上一辈子,哪怕是没名没份。她觉得最对不住的还是夏菲儿,如果不是当年 自己的任性,夏菲儿肯定要比现在过得幸福,可是事情已经于事无补了。赵雅兰比 谁都明白老人在这个已失去了妈妈的孩子心目中的分量,尽管不忍心看到夏菲儿将 要面临的伤心,可时间已不允许她再作片刻犹豫。赵雅兰揽过夏菲儿的肩,语调轻 而急促,“我们得快点。”   夏菲儿紧紧地抓着赵雅兰的手,机械地移动着自己的脚步。贺桤一时也被这种 沉重的气氛压得喘不过气来,只是默默地紧跟她们身后。   在一间重症监护病房,夏菲儿看见了气弱游丝的奶奶。   夏菲儿从来没觉得奶奶像现在这般瘦小,瘦小得让人心口发疼,鼻子发酸,她 很想抱抱慈爱的奶奶,可是奶奶浑身插满了管子让她无从下手;想让慈爱的奶奶亲 亲自己,可是氧气罩挡住了奶奶的嘴唇。夏菲儿跪在奶奶面前,让自己的脸紧紧地 贴住了奶奶的脸……,夏奶奶慢慢睁开了眼睛,一时间,祖孙俩的泪水汇聚在了一 起。   见到自己的孙女,夏奶奶突然精神起来,她伸手拿掉了脸上的氧气罩,把手放 在孙女娇嫩的脸蛋上,“我的乖乖,心肝,让奶奶好好看看你,我的乖乖,奶奶好 想你呀,奶奶怎么能放心得下你呢,你还……那么小。”   “奶奶……你……会好的,一定……会……好起来的。”   “傻孩子,奶奶……也想呀,我的乖乖……怎么能没有奶奶呢。”夏奶奶抬起 眼睛在病房里找寻着什么,“小桤呢,我的乖乖,你小桤哥……没陪你一起回来吗?”   贺桤赶紧走到了老人床头的另一边。   夏奶奶转过脸,拉住了贺桤的手,“好,好,孩子,你回来了就好。”   夏菲儿急急地打量着奶奶,“奶奶,你这到底是怎么啦,是不是不小心摔哪儿 了?我不是告诉你上楼下楼的时候要小心吗?”   “乖乖,你……不要打断奶奶,奶奶……有……话要对你说,你得一件件答应 奶奶。”夏奶奶望着床头的儿子,眼里同样有无限的怜爱,“你一天天地长大,可 是……你爸爸一天天地老了……你得替奶奶照顾好他,你和小桤还有你赵姨……一 起好好照顾好他……,现在小桤也在,这太好了,没有谁……比他让奶奶更放心, 只有他……才会知道怎么心疼……我的乖乖,听懂奶奶的……话了吗?”   老人的话让站一旁的赵雅兰百感交接,心里头什么滋味都了。   夏菲儿拿着奶奶的手已哭成了泪人,“奶奶……你不会有事的,不会的……你 会好起来的。”   “小桤啊。”奶奶抖了抖抓着贺桤的那只手。   “我在呢,夏奶奶。”贺桤的鼻子也是酸酸的。   “我就把我……们家菲儿交给……你了,你可要好好……待她。”   贺桤一时愣住了,他当然知道如果点头就意味着什么。   一旁的张云芝和贺勇急了,推了儿子一把。   夏奶奶问:“小桤呀,是不是……我们家菲儿配……配不上你呀。”   贺桤忙回答道:“不是,夏奶奶,菲儿是我贺桤见过的最好的女孩儿了。”   一丝欣慰的笑容在老人的脸上展开来,她慢慢地转过脸,眼里满是慈爱和不舍。   “我的乖乖,奶奶知道……你打小就喜欢小桤哥……这是奶奶……最后能为你 ……做的了。”   夏菲儿对夏奶奶一个劲的摇头,“奶奶,菲儿一直只是把小桤哥当亲哥哥,真 的,你就不要为难小桤哥了……。”   “我的乖乖……答应奶……”夏奶奶嗓子里卡进了什么东西,半天没有上来气。   “奶奶!奶奶!我答应你!你不要离开我和爸爸!求求你了,奶奶!奶奶……”   夏奶奶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她只能睁大眼睛无限留恋地望着她的孙女,尽可 能地多看几眼,可就这样的愿望已成奢侈,她的视线已始变得模糊,儿子和孙女都 需要她,她真舍不走啊,可是她太困了,太困了……   “奶奶——!”随着夏菲儿撕心的一声呼唤,夏奶奶的手慢慢地从夏菲儿的身 上划落……   一切都太突然,突然得让人感觉不到真实。夏菲儿怎么也不能相信,前些天还 在跟自己说要来部队看她的奶奶,怎么今天就躺在这里跟自己告别了呢,不,这不 是真的,这一定是一场噩梦……   家还是以前的家,夏菲儿卧室里的被子还有股太阳的味道,那是奶奶去医院前 刚拿出去晒过的。是的,太阳的味道,夏奶奶总喜欢在晴朗的天气里晾晒东西,因 为孙女说那会有太阳的味道。夏菲儿紧紧贴着被子,仿佛那里还有奶奶的温暖。夏 菲儿仍然感觉不到奶奶真的已经离开,厨房里,客厅里,阳台上,随时都会响起奶 奶的声音,我的乖乖,吃饭了!我的乖乖,有好节目了,快陪奶奶一块看啦!乖乖, 你在哪?快来帮帮奶奶!乖乖,太阳晒到屁股喽!可是奶奶你在哪呀?菲儿怎么找 不到你呢,太阳升得这么高了,你怎么还不叫菲儿起床呢,是不是因为菲儿不乖, 惹你生气了,你一直盼着菲儿带上军衔当上女军官,可是菲儿却没有做到……   恍惚中夏菲儿好像突然看见了妈妈,满脸慈爱的妈妈就坐在夏菲儿的身边,她 用手温柔地帮夏菲儿掠过额前的头发,然后轻轻地对夏菲儿说,“好孩子,吃点东 西吧。”   “妈妈……”   “是的,乖孩子,以后我就是你的妈妈,比奶奶还疼菲儿的亲妈妈。”   坐在夏菲儿床边的当然不可能是夏菲儿的妈妈,她是贺桤的妈妈张云芝,夏菲 儿的干妈,夏菲儿是她看着长大的,她疼夏菲儿跟疼自己的女儿一样。夏菲儿从奶 奶离开那一刻整个人就傻掉了,不会哭也不会说话,就这么静静地躺在自己的卧房 里已经一天一夜了。   “孩子,奶奶不在了,可是还有爸爸,还有干妈、干爹和小桤哥呢。”   “干妈?”   “是的,菲儿,是干妈,你终于开口说话了,干妈都快急死了。”   夏菲儿望着张云芝,心里好不酸憷,要真的是妈妈该有多好,可是妈妈早就不 在了,现在奶奶也不在了,也像妈妈一样永远离开了她。“爸爸呢?”夏菲儿想起 来了,奶奶让她要照顾好爸爸,她答应了奶奶的,爸爸现在在哪儿呢?夏菲儿从床 上迅速爬了起来,她要去看爸爸,她已没有了妈妈,没有了奶奶,她不能再没有爸 爸。   夏菲儿的脚步在爸爸房门口停住了,里面传来赵雅兰的哭喊声,“你骂我两句 吧,哪怕是打我两巴掌也行!不管怎么样,你也不能这么不吃不喝什么话也不说呀。 你以为我心里就好受吗?别人是这辈子欠了债下辈子还,可我呢,我这辈子欠下的 只能这辈子还。夏建国,你能不能对我公平点,是一块石头也该捂热了,你怎么就 从来不站在我立场下想想呢,这些年你想过我是怎么过来的吗?这些我都认了,谁 叫我当年那么任性呢,死缠着你这个有妇之夫呢,可那都是因为我爱你呀,爱一个 人有错吗?是,你嘴里是从来没有怪过我,你说要怨只能怨自己,可我还不如你全 来怨恨我呢,建国,你就骂骂我吧,良姐就是我害死的,是我害死了良姐,建国你 骂我吧,求你了……”   门口的夏菲儿一下子懵了,妈妈是赵阿姨害死的,这怎么可能呢……本来已快 虚脱了的夏菲儿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有人在哭泣,夏菲儿睁开眼睛看到了一头银发,银发下是一张憔悴的脸,脸上 还有未干的泪迹。   “爸爸……”夏菲儿不敢相信,这是爸爸吗,什么时候,爸爸老成这个样子了。   夏菲儿挣扎着坐了起来,抱住了伤心的爸爸,“爸爸,我们不要难过了,奶奶 肯定不高兴我们这个样子。”夏建国像个孩子似的抱着女儿呜呜哭开了。夏菲儿对 自己说,要坚强,不要难过,要照顾好爸爸。   贺桤有条不紊地料理了夏奶奶的后事,他帮着夏建国按着老家的习俗请来道家 法事,布置了夏奶奶的灵堂,给夏家的亲朋戚友发了丧讯,俨然像个孙女婿的样子 接待着过来凭吊的人们。   贺桤花了整整一晚上清理了自己的思绪。都说有个聪明的脑子不如有个有钱的 老子,如果他选择李素贞,毫无疑问,在人生的路上他肯定要少奋斗十年,甚至二 十年,他和李素贞都已是比较现实、成熟的成年人,他们彼此有好感,也很清楚彼 此的需要,婚姻对他们来说是水到渠成的事,大家都是为了结婚而结婚。而夏菲儿 呢,贺桤是在意的,是的,在他那颗现实的心里一直装着这么个小小的人,这是他 一个人的秘密,也是他的一份无奈。他一个没钱没背景,却偏偏有着一翻雄心的部 队小军官,他要的夏菲儿给不了,夏菲儿想要的他未必给得了,除了把这份感情封 锁起来,别无他法。夏奶奶的离开,夏菲儿的无助和悲伤,顷刻间让贺桤的柔情如 山洪暴发般喷涌而出,在权位和富贵面前,他决定选择一份真挚的感情,他要保护 好夏菲儿,爱护好夏菲儿,夏菲儿幸福才是他贺桤真正值得去做的一件事。贺桤在 夏奶奶的遗像前起誓,他贺桤这辈子要拿生命来守护夏菲儿。   夏菲儿已经从干妈那里得知了赵阿姨和爸爸之间的事,她不怪赵阿姨,真正爱 一个人是没错的,爸爸和妈妈之间的争吵不应该全算在赵阿姨的头上,再说爸爸当 时并没有背叛妈妈,是妈妈没有好好听爸爸的解释,是……那场车祸来得太突然。   回部队那一天,贺桤陪夏菲儿去了一趟赵雅兰家。   “赵阿姨,我把爸爸先拜托给您了,将来我会象报答亲生妈妈一样报答您。” 夏菲儿说完,深深地给赵雅兰鞠了一躬。   赵雅兰含着热泪拉起了夏菲儿。   夏菲儿想,奶奶如果要是在天堂遇见了妈妈,她们也一定会跟她一样祝福爸爸 和赵阿姨的。   临上火车前,张云芝对儿子说:“妈知道这些年你在部队也不容易,妈也年轻 过,知道感情是怎么回事,过日子还得靠感情,好好待菲儿,有什么事记得跟妈妈 通通气,妈会帮你们拿主意。”张云芝又红着眼睛搂过夏菲儿,“孩子,不要再难 过了,奶奶有你妈妈陪着,在天堂里会生活得很好,现在你又有了赵妈妈,还有我 这个干妈,你该知足了。”   夏菲儿趴在张云芝怀里又哭成了个泪人,离别的感觉总是让她异常伤感,她对 张云芝说:“干妈,菲儿已经很知足了,我把我爸就拜托你们了。”   “孩子,爸没有什么让你不放心,你自己在部队好好的就行了。”夏建国转身 对贺桤说道:“菲儿她奶奶的话你就不要放在心上,老人家有些话当不得真,你们 年轻人的事情还是你们自己作主,只是到时别忘了跟家里通通气就行了。”   贺桤对着夏建国点了点头,“夏叔,你就放心把菲儿交给我吧,我会好好待她。”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