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亲人嘱托

柳瑞在汤本奎家等了贺桤将近一个晚上,贺桤最终还是没有出现。柳瑞明显地感觉贺桤有意让李素贞避开他的朋友圈,柳瑞不明白贺桤为什么要这样做,可他必须要贺桤给他一个交待,一个有关夏菲儿的交待。

星期天,柳瑞早饭都没来得及吃就找到了贺桤的宿舍,他怕稍一晚点,贺桤就去了李素贞那儿。

贺桤对柳瑞这么早就来“登门拜访”有些意外,“你小子还没睡醒吧,是不是走错了方向啊?”

柳瑞也不答话,一屁股坐到了贺桤床上,床头有个小小的礼品盒,那是贺桤上次生日夏菲儿送的。

柳瑞问:“为什么不把礼品盒拆了?”

贺桤笑道:“小女孩家能送什么好东西。”

澳俏野锬悴鸢伞!绷鹚底啪腿ゲ鹉歉隼衿泛小

贺桤急了,“不要动!”

可惜已经晚了,柳瑞已经解开了礼品盒的丝带。

礼品盒里装一只可爱的用水晶打磨的小动物。

柳瑞把礼品盒递给了贺桤,“是一只小水晶狮子!”

跋姆贫滴沂鞘羰ㄗ幼模腋悴磺逅桥⒓夷切┦裁囱笸嬉舛俏蚁不妒ㄗ樱拗型趼铩!焙罔缧⌒囊硪淼匕牙裎锱趿顺隼矗⑾值鬃褂懈霭磁ィ阌檬种赴瘟艘幌拢鬃⒊隽思甘豆猓孀判∈ㄗ有牛缱友葑嗟纳湛炖种枨岽嘞炱稹

贺桤笑起来,“这女孩子就是跟大男人不一样,要在平时,这小玩意儿打死我也不会去碰。”

柳瑞说:“你要不喜欢,转送给我好了。”

氨鹁∠朊朗拢饪墒窍姆贫透业牡谝环萆绽裎铩!焙罔绾孟裾娴P牧鸹崆雷吡怂频模话鸦ぷ×诵∈ㄗ印

柳瑞问道:“你们从小玩到大,夏菲儿怎么可能就送过你这一回生日礼物呢?”

翱龋∥依爰业氖焙颍故切∑ê⒁桓觯南盟褪裁瓷绽裎铩!

澳阏婢醯孟姆贫鞘焙蚴且桓鍪裁炊疾欢男∑ê⒙穑克敲匆览的悖敲垂匦哪悖阏婢醯盟话涯愕背筛绺缒敲醇虻ヂ穑俊

贺桤望着柳瑞,“你一大清早过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个?”

柳瑞点头,“你有没有想过,也许在那么一个时期,你作为一个形象的存在,曾是夏菲儿少女情感里的一切,但是也只是那么一个时期,后来等她慢慢长大,慢慢成熟,她有了一定理解能力和认知能力,有了真正爱的对象,我是说这个对象并不是你,你会怎么想,你会不会觉得心里一下子轻松了很多呢?”

贺桤对着柳瑞摇头,“听不清你这家伙在胡说些什么。”

柳瑞并没有放过贺桤,“你为什么跟大家一直满着李素贞的存在,为什么回避着夏菲儿的情感,又不敢公开自己的恋情?如果你真的是夏菲儿的亲哥哥,我不会有这么多问题,可你姓贺,夏菲儿姓夏。”

贺桤叼上一支烟,到处找打火机,“兄弟,你今天有点反常呢。”

柳瑞盯着贺桤,“你爱那个李素贞吗?也许你更爱她们家的权贵吧?”

傲穑」至伺叮 焙罔绺障敕⒆鳎郎系氖只炝恕

电话是贺桤的妈妈张云芝打来的,张云芝告诉了贺桤,夏菲儿的奶奶快不行了,让贺桤带着夏菲儿一起赶回老家。

望着贺桤,夏菲儿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发生什么事情了?我奶奶她怎么啦?”

澳隳棠獭衷谡诩本仁壹本龋咛迩榭龌共磺宄衣枞梦掖慊厝ヒ惶耍颐窍然厝タ纯窗桑残硎虑椴⒚挥邢胂竦哪敲丛愀狻!

一下子,夏菲儿如遭雷击般,她知道,如果情况不严重,干妈不会让贺桤和她都赶回去。

夏菲儿向连里请完假,贺桤领着她直奔飞机场。

三个小时的路程无比漫长,夏菲儿的泪水一次又一次打湿了眼眶。哦,奶奶,不管发生了什么,你都不要扔下菲儿,菲儿陪你的日子太少了,你就给菲儿一次机会吧,求求你了,奶奶!

望着伤心的夏菲儿,贺桤心疼极了,却找不到一句可以来安慰的话。

来接他们的是赵雅兰,直到出机场夏菲儿也没见到爸爸。有种强力的不祥之感笼罩着夏菲儿,可夏菲儿不愿意那是真的,她从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来问赵雅兰:“赵阿姨,我奶奶没事吧?”

赵雅兰安慰道:“别想得太多,老人嘛,总是有些病痛的。说不定她见到你,一高兴就好了呢。”

夏菲儿将信将疑,“会吗?”

赵雅兰只是点头,没说话。

医院对夏菲儿来说,是个既可怕又伤心的地方,就是在这里,年幼的夏菲儿和爸爸送走了亲爱的妈妈,当时爸爸悲痛愈绝的情景,至今夏菲儿还历历在目。而现在慈爱的奶奶也躺进了这个地方的某间病房里,夏菲儿不敢再迈动自己的脚步,她实在害怕看到她不愿看到的结果。赵雅兰望着夏菲儿,心里无比难过,这份债她已经背负整整十三年,也整整偿还了十三年,老人仍没有原谅她,她不知道这个沉重的包袱还要背负到什么时候,可她并没有怨言,只要夏建国不赶她走,她就会在他身边呆上一辈子,哪怕是没名没份。她觉得最对不住的还是夏菲儿,如果不是当年自己的任性,夏菲儿肯定要比现在过得幸福,可是事情已经于事无补了。赵雅兰比谁都明白老人在这个已失去了妈妈的孩子心目中的分量,尽管不忍心看到夏菲儿将要面临的伤心,可时间已不允许她再作片刻犹豫。赵雅兰揽过夏菲儿的肩,语调轻而急促,“我们得快点。”

夏菲儿紧紧地抓着赵雅兰的手,机械地移动着自己的脚步。贺桤一时也被这种沉重的气氛压得喘不过气来,只是默默地紧跟她们身后。

在一间重症监护病房,夏菲儿看见了气弱游丝的奶奶。

夏菲儿从来没觉得奶奶像现在这般瘦小,瘦小得让人心口发疼,鼻子发酸,她很想抱抱慈爱的奶奶,可是奶奶浑身插满了管子让她无从下手;想让慈爱的奶奶亲亲自己,可是氧气罩挡住了奶奶的嘴唇。夏菲儿跪在奶奶面前,让自己的脸紧紧地贴住了奶奶的脸……,夏奶奶慢慢睁开了眼睛,一时间,祖孙俩的泪水汇聚在了一起。

见到自己的孙女,夏奶奶突然精神起来,她伸手拿掉了脸上的氧气罩,把手放在孙女娇嫩的脸蛋上,“我的乖乖,心肝,让奶奶好好看看你,我的乖乖,奶奶好想你呀,奶奶怎么能放心得下你呢,你还……那么小。”

澳棠獭恪岷玫模欢ā帷闷鹄吹摹!

吧岛⒆樱棠獭蚕胙剑业墓怨浴趺茨苊挥心棠棠亍!毕哪棠烫鹧劬υ诓》坷镎已白攀裁矗靶¤缒兀业墓怨裕阈¤绺纭慌隳阋黄鸹乩绰穑俊

贺桤赶紧走到了老人床头的另一边。

夏奶奶转过脸,拉住了贺桤的手,“好,好,孩子,你回来了就好。”

夏菲儿急急地打量着奶奶,“奶奶,你这到底是怎么啦,是不是不小心摔哪儿了?我不是告诉你上楼下楼的时候要小心吗?”

肮怨裕恪灰蚨夏棠蹋棠獭小耙阅闼担愕靡患鹩δ棠獭!毕哪棠掏糯餐返亩樱劾锿形尴薜牧澳阋惶焯斓爻ご螅墒恰惆职忠惶焯斓乩狭恕愕锰婺棠陶展撕盟愫托¤缁褂心阏砸獭黄鸷煤谜展撕盟衷谛¤缫苍冢馓昧耍挥兴人媚棠谈判模挥兴呕嶂涝趺葱奶邸业墓怨裕棠痰摹傲寺穑俊

老人的话让站一旁的赵雅兰百感交接,心里头什么滋味都了。

夏菲儿拿着奶奶的手已哭成了泪人,“奶奶……你不会有事的,不会的……你会好起来的。”

靶¤绨 !蹦棠潭读硕蹲プ藕罔绲哪侵皇帧

拔以谀兀哪棠獭!焙罔绲谋亲右彩撬崴岬摹

拔揖桶盐摇羌曳贫桓懔耍憧梢煤谩!

贺桤一时愣住了,他当然知道如果点头就意味着什么。

一旁的张云芝和贺勇急了,推了儿子一把。

夏奶奶问:“小桤呀,是不是……我们家菲儿配……配不上你呀。”

贺桤忙回答道:“不是,夏奶奶,菲儿是我贺桤见过的最好的女孩儿了。”

一丝欣慰的笑容在老人的脸上展开来,她慢慢地转过脸,眼里满是慈爱和不舍。

拔业墓怨裕棠讨馈愦蛐【拖不缎¤绺纭馐悄棠獭詈竽芪恪龅牧恕!

夏菲儿对夏奶奶一个劲的摇头,“奶奶,菲儿一直只是把小桤哥当亲哥哥,真的,你就不要为难小桤哥了……。”

拔业墓怨浴鹩δ獭毕哪棠躺ぷ永锟ń耸裁炊鳎胩烀挥猩侠雌

澳棠蹋∧棠蹋∥掖鹩δ悖∧悴灰肟液桶职郑∏笄竽懔耍棠蹋∧棠獭

夏奶奶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她只能睁大眼睛无限留恋地望着她的孙女,尽可能地多看几眼,可就这样的愿望已成奢侈,她的视线已始变得模糊,儿子和孙女都需要她,她真舍不走啊,可是她太困了,太困了……

澳棠獭 彼孀畔姆贫盒牡囊簧艋剑哪棠痰氖致卮酉姆贫纳砩匣洹

一切都太突然,突然得让人感觉不到真实。夏菲儿怎么也不能相信,前些天还在跟自己说要来部队看她的奶奶,怎么今天就躺在这里跟自己告别了呢,不,这不是真的,这一定是一场噩梦……

家还是以前的家,夏菲儿卧室里的被子还有股太阳的味道,那是奶奶去医院前刚拿出去晒过的。是的,太阳的味道,夏奶奶总喜欢在晴朗的天气里晾晒东西,因为孙女说那会有太阳的味道。夏菲儿紧紧贴着被子,仿佛那里还有奶奶的温暖。夏菲儿仍然感觉不到奶奶真的已经离开,厨房里,客厅里,阳台上,随时都会响起奶奶的声音,我的乖乖,吃饭了!我的乖乖,有好节目了,快陪奶奶一块看啦!乖乖,你在哪?快来帮帮奶奶!乖乖,太阳晒到屁股喽!可是奶奶你在哪呀?菲儿怎么找不到你呢,太阳升得这么高了,你怎么还不叫菲儿起床呢,是不是因为菲儿不乖,惹你生气了,你一直盼着菲儿带上军衔当上女军官,可是菲儿却没有做到……

恍惚中夏菲儿好像突然看见了妈妈,满脸慈爱的妈妈就坐在夏菲儿的身边,她用手温柔地帮夏菲儿掠过额前的头发,然后轻轻地对夏菲儿说,“好孩子,吃点东西吧。”

奥杪琛

笆堑模院⒆樱院笪揖褪悄愕穆杪瑁饶棠袒固鄯贫那茁杪琛!

坐在夏菲儿床边的当然不可能是夏菲儿的妈妈,她是贺桤的妈妈张云芝,夏菲儿的干妈,夏菲儿是她看着长大的,她疼夏菲儿跟疼自己的女儿一样。夏菲儿从奶奶离开那一刻整个人就傻掉了,不会哭也不会说话,就这么静静地躺在自己的卧房里已经一天一夜了。

昂⒆樱棠滩辉诹耍墒腔褂邪职郑褂懈陕琛⒏傻托¤绺缒亍!

案陕瑁俊

笆堑模贫歉陕瑁阒沼诳谒祷傲耍陕瓒伎旒彼懒恕!

夏菲儿望着张云芝,心里好不酸憷,要真的是妈妈该有多好,可是妈妈早就不在了,现在奶奶也不在了,也像妈妈一样永远离开了她。“爸爸呢?”夏菲儿想起来了,奶奶让她要照顾好爸爸,她答应了奶奶的,爸爸现在在哪儿呢?夏菲儿从床上迅速爬了起来,她要去看爸爸,她已没有了妈妈,没有了奶奶,她不能再没有爸爸。

夏菲儿的脚步在爸爸房门口停住了,里面传来赵雅兰的哭喊声,“你骂我两句吧,哪怕是打我两巴掌也行!不管怎么样,你也不能这么不吃不喝什么话也不说呀。你以为我心里就好受吗?别人是这辈子欠了债下辈子还,可我呢,我这辈子欠下的只能这辈子还。夏建国,你能不能对我公平点,是一块石头也该捂热了,你怎么就从来不站在我立场下想想呢,这些年你想过我是怎么过来的吗?这些我都认了,谁叫我当年那么任性呢,死缠着你这个有妇之夫呢,可那都是因为我爱你呀,爱一个人有错吗?是,你嘴里是从来没有怪过我,你说要怨只能怨自己,可我还不如你全来怨恨我呢,建国,你就骂骂我吧,良姐就是我害死的,是我害死了良姐,建国你骂我吧,求你了……”

门口的夏菲儿一下子懵了,妈妈是赵阿姨害死的,这怎么可能呢……本来已快虚脱了的夏菲儿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有人在哭泣,夏菲儿睁开眼睛看到了一头银发,银发下是一张憔悴的脸,脸上还有未干的泪迹。

鞍职帧毕姆贫桓蚁嘈牛馐前职致穑裁词焙颍职掷铣烧飧鲅恿恕

夏菲儿挣扎着坐了起来,抱住了伤心的爸爸,“爸爸,我们不要难过了,奶奶肯定不高兴我们这个样子。”夏建国像个孩子似的抱着女儿呜呜哭开了。夏菲儿对自己说,要坚强,不要难过,要照顾好爸爸。

贺桤有条不紊地料理了夏奶奶的后事,他帮着夏建国按着老家的习俗请来道家法事,布置了夏奶奶的灵堂,给夏家的亲朋戚友发了丧讯,俨然像个孙女婿的样子接待着过来凭吊的人们。

贺桤花了整整一晚上清理了自己的思绪。都说有个聪明的脑子不如有个有钱的老子,如果他选择李素贞,毫无疑问,在人生的路上他肯定要少奋斗十年,甚至二十年,他和李素贞都已是比较现实、成熟的成年人,他们彼此有好感,也很清楚彼此的需要,婚姻对他们来说是水到渠成的事,大家都是为了结婚而结婚。而夏菲儿呢,贺桤是在意的,是的,在他那颗现实的心里一直装着这么个小小的人,这是他一个人的秘密,也是他的一份无奈。他一个没钱没背景,却偏偏有着一翻雄心的部队小军官,他要的夏菲儿给不了,夏菲儿想要的他未必给得了,除了把这份感情封锁起来,别无他法。夏奶奶的离开,夏菲儿的无助和悲伤,顷刻间让贺桤的柔情如山洪暴发般喷涌而出,在权位和富贵面前,他决定选择一份真挚的感情,他要保护好夏菲儿,爱护好夏菲儿,夏菲儿幸福才是他贺桤真正值得去做的一件事。贺桤在夏奶奶的遗像前起誓,他贺桤这辈子要拿生命来守护夏菲儿。

夏菲儿已经从干妈那里得知了赵阿姨和爸爸之间的事,她不怪赵阿姨,真正爱一个人是没错的,爸爸和妈妈之间的争吵不应该全算在赵阿姨的头上,再说爸爸当时并没有背叛妈妈,是妈妈没有好好听爸爸的解释,是……那场车祸来得太突然。

回部队那一天,贺桤陪夏菲儿去了一趟赵雅兰家。

罢园⒁蹋野寻职窒劝萃懈耍次一嵯蟊ù鹎咨杪枰谎ù鹉!毕姆贫低辏钌畹馗匝爬季狭艘还

赵雅兰含着热泪拉起了夏菲儿。

夏菲儿想,奶奶如果要是在天堂遇见了妈妈,她们也一定会跟她一样祝福爸爸和赵阿姨的。

临上火车前,张云芝对儿子说:“妈知道这些年你在部队也不容易,妈也年轻过,知道感情是怎么回事,过日子还得靠感情,好好待菲儿,有什么事记得跟妈妈通通气,妈会帮你们拿主意。”张云芝又红着眼睛搂过夏菲儿,“孩子,不要再难过了,奶奶有你妈妈陪着,在天堂里会生活得很好,现在你又有了赵妈妈,还有我这个干妈,你该知足了。”

夏菲儿趴在张云芝怀里又哭成了个泪人,离别的感觉总是让她异常伤感,她对张云芝说:“干妈,菲儿已经很知足了,我把我爸就拜托你们了。”

昂⒆樱置挥惺裁慈媚悴环判模阕约涸诓慷雍煤玫木托辛恕!毕慕ü矶院罔缢档溃骸胺贫棠痰幕澳憔筒灰旁谛纳希先思矣行┗暗辈坏谜妫忝悄昵崛说氖虑榛故悄忝亲约鹤髦鳎皇堑绞北鹜烁依锿ㄍㄆ托辛恕!

贺桤对着夏建国点了点头,“夏叔,你就放心把菲儿交给我吧,我会好好待她。”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