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将错就错   临进门时,李雅佯装左顾右盼,趁段治琪不备狠狠踩了他一脚。在段治琪抱着 脚痛得上下跳串时,夏菲儿并肩挨着柳瑞进了屋。   张雨望着李雅身边的柳瑞,眼睛瞪成了铜铃,“我没有看错吧,李大少尉旁边 这位真是当年的冷血格斯—柳大连长吗?”   李雅指了指柳瑞,“他还是比较喜欢别人叫他柳副参谋长。”   张雨趴在李雅耳朵边,似是说悄悄话,声音却并没有压低,“李雅,你可真有 本事呀,这么酷的帅哥都被你泡到手了。”   李雅得意间发现柳瑞的脸色已有些不好看,忙问张雨:“夏菲儿呢?”   “她呀,来不了啦,说是要值什么鬼夜班。”   李雅道:“这人怎么这么死老筋啊,换个班不就行了。”   “你还不知道她呀。”张雨扁扁嘴,“班里女孩子都是公主命,唯她一个丫环 命。”   这样的结果让柳瑞好不失望。   李雅说:“我有个办法,让她不来也得来。”   张雨问:“什么办法?”   李雅说:“我让唐晓辉去接她。”   张雨惊讶地问道:“唐晓辉?他跟夏菲儿有进展了?”   “何止啊。”李雅瞄了瞄边上的柳瑞,“人家现在好着呢。”   张雨还是有些不想信,“不可能啊,夏菲儿喜欢的不是一直是她的小桤哥吗?”   李雅说:“人总是会变的嘛,现在唐晓辉混得可好了,有房,有车,有事业, 还对夏菲儿那么痴情,贺桤呢,除了一张皮囊,他还有啥呀,要你你会选谁?”   夏菲儿与唐晓辉?柳瑞不由皱起了眉头,怎么可能?夏菲儿又不是什么拜金女 郎。   段治琪一瘸一捌地走了进来,“就是,唐晓辉是谁呀,曾经在你们话务连可是 所向披靡,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主!哪有他追不上的女孩子。”   张雨想了想,“也是哦,这个唐晓辉都追了夏菲儿三四年了,我要是夏菲儿也 会动心。哎?段治琪,你这是怎么啦?”   段治琪扫了李雅一眼,回道:“没什么,不小心被大象踩了一脚。”   李雅正要回嘴,汤本奎从厨房里端出了一盘水果沙拉,“来,来,大家伙尝尝 我的手艺。”   李雅第一个窜了过去,拿着牙签扎了小块火龙果,美滋滋地品尝完,夸道: “汤本奎你可以呀,这火龙果被你这么一调,比冰龙果还好吃了。”   汤本奎对着李雅笑道:“是不是后悔了?”   李雅甩了汤本奎一眼,“切!”   汤本奎一把搂过张雨,“你后悔也来不及了,我就凑合着跟这个野蛮丫头混吧, 好不容易装了两个月的淑女也不容易,小雨你说,你这辈子是不是就那两个月最斯 文呀?”   张雨对着汤本奎一粉拳砸了过去,“你找打呀,哪壶不开提哪壶。”   “哎呀,你可真野蛮呢。”汤本奎痛得哇哇叫,一脸苦笑地对柳瑞说,“人以 群分,物已类聚,是不是有同感啊?”   “我……”   不没等柳瑞说话,汤本奎拍了拍柳瑞的肩膀,“呵呵,你也不要觉得太委屈, 李雅呢,我也不敢幻想了,高高在上的公主当然得配你这样的王子,我呢,还是小 雨最合适。”   段治琪接过话,“就怕公主太野蛮,没这个福气。”   李雅为了装淑女,只能对段治琪干瞪眼。   柳瑞摇头,很是后悔此行。   汤本奎领着柳瑞和段治琪往客厅走,“来,我来给你介绍几个好哥们。”   客厅里坐着两对男女正对家庭影院唱着卡拉OK。一一打过招呼,段治琪很快加 入其中,柳瑞因为糟糕的心情,悄悄坐到了一边,不经意间瞥见了侧墙上挂着的一 把吉他。 mpanel(1);   汤本奎把吉他取了过来,“呵,对这个感兴趣吗?”   柳瑞笑笑,“有时候也摸摸。”   汤本奎说:“几乎所有的男孩子都做过类似的吉他少年梦,我也不例外,只可 惜现在早过了做梦的年龄,不过这把吉他倒是把好家伙,是我哥从国外带回来的。”   柳瑞试了试琴玄,回声果然不凡。   李雅见柳瑞与汤本奎一帮人聊得开心,便走到阳台开始打电话,她知道唐晓辉 是不可能把夏菲儿请动的,她只有让徐轶群帮着做工作。徐轶群很爽快地答应了, 她对李雅说道:“我就算推也会把她推到车上去的,这傻丫头,连队又不是法西斯 集中营。”   张雨给李雅拿来一个新西兰大红果,“喂,老实交待,冷血格斯是怎么到手的。”   李雅忙挂了电话,咬了一口张雨递过来的红果,靠在阳台上故意不理张雨。   张雨气得去挠李雅的痒,李雅笑着躲到了一边。   “怕你了,哪那么容易到手啊,正追着呢。”   “你骗谁呀,没到手,他能陪你来?”   “这不是野蛮人有野蛮人的手段么。”   “在这方面我还真服你了,你教我有那几招管用得很,现在汤本奎待我不知有 多好。”   “你可别太知足了哦。”李雅交待张雨,“汤本奎这种人哪,你给多了好脸色, 他就没多少好脸色给你了。”   张雨一脸的冤枉,“我没有,我还不吸取前面的教训啊,我都快成他们家老妈 子了,也没见到他有多感动。”   李雅说:“你知道就好,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千万别失了自我,没了特色。”   “喂!”张雨伸过脑袋望了望客厅里的两个人,碰了碰李雅,“你这么高的道 行,就追了这么一个,可不可惜呀?”   “你这小蹄子,咋这么坏呢。”李雅不理张雨,靠在阳台的护栏上佯装欣赏起 景色来,头一回对感情这么认真,却遇到了一个已枪不入的家伙,自己真的比不过 夏菲儿吗?没理由啊。   楼下停车坪,一辆刚停好的奥迪车内走出来两个人。   李雅指着那俩人对张雨说道:“看,他们来了。”   张雨问:“谁呀?”   李雅笑道:“还有谁,夏菲儿和唐晓辉呗。”   张雨趴在阳台前朝下看,“这唐晓辉还真有本事呢,我请了半天都没请动的人, 他居然不费吹灰之力就给带过来了。不行,我一会儿非要好好审问一下菲儿,这家 伙越来越不像话,这重色轻友也作得太明显了。”   李雅道:“省省吧,你还不知道夏菲儿呀,她面子那么溥,被你一说,还不得 从汤本奎家的蚂蚁洞里钻进去。”   “好吧,都听你的。”张雨决定不为难夏菲儿了,“从新兵连开始你就一直护 着夏菲儿,我都妒忌死了,你什么时候也这么护着我就好了。”   李雅说:“我怎么不护着你了,汤本奎还不是我帮你追回来的呀。”   张雨说:“是是是!”   李雅说:“知道就好,去开门吧。”   张雨没有直接去开门,而是跑到了柳瑞一干人跟前准备宣布她的重大发现, “喂,问大家一个常识问题,知道达佛妮是谁吗?”   “我知道!”汤本奎积极配合着张雨,“不就是为了拒绝太阳神阿波罗最后成 桂枝的那个吗。”   坐汤本奎旁边的一女孩感慨道:“这达佛妮可真傻,阿波罗可是希腊众神中最 多才多艺、最英俊的男神呢,为了自己的纯洁居然情愿变成一棵月桂树。”   张雨嘿嘿笑着,“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纯情的达佛妮仙女已改变她的初衷了, 她虽然拒绝了俊美的太阳神,却接受了凡间的一位护花使者。”   “达佛妮仙女也被邀请到了吗?”有人问。   门铃响起。   “请诸位欣赏军营版达佛妮仙女与护花使者。”张雨跑到门边,随及把门打开。   望着出现在门口的夏菲儿与唐晓辉,柳瑞的脸变了颜色。   夏菲儿没想到迎接她的场面会是如此的热闹,齐刷刷的眼睛对着她忽闪闪地亮 成一片,其中一双还加快了她的心跳,为了掩饰自己的不安,夏菲儿把注意力转到 了张雨身上,“你这个家伙,真是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又是恐吓,又是绑架,又 是讹诈,早知道你有这么多花样,我还不如干干脆脆地答应了呢。”   尽管没听懂夏菲儿说的话,张雨还是一脸高兴地把夏菲儿拉到了进来,“什么 恐吓、绑架、讹诈的,我都成什么了,就算我最阴险,也没有唐晓辉一句话管用啊。” 张雨笑着跟夏菲身后的唐晓辉打招呼,“唐晓辉,我佩服的人没几个,你算一个。”   汤本奎走了过来打招呼,“呵,我的恩人到了啊,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唐 晓辉你还真不是盖的,原来骑白马的除了王子和唐僧,还有你唐晓辉呀。”   唐晓辉笑着给了汤本奎一拳:“不愧是记者,夸人夸得和跟骂人一样。”   “我这哪是骂你呢,夏菲儿可不是一般的女孩子,能追得上这样的女孩子做女 朋友是你的福气。”   夏菲儿忙摆手,“不是,不是,汤本奎,你误会了。”   李雅站在柳瑞边上,像是自言自语道:“这菲儿害什么臊啊,男朋友就男朋友 呗,还说是误会,这让唐晓辉多难做啊。”   唐晓辉笑着朝柳瑞点了下头,打趣李雅,“我说李雅,你也看得太紧了吧,连 好姐妹过来了都不舍得离开男朋友身边。”   柳瑞回道:“她可能怕我飞了。”   唐晓辉听了羡慕不已,“柳副参谋长,你可真幸福。”   “彼此彼此。”   李雅对柳瑞突然地改变惊喜万分,那份瞬间的陶醉已经让她失去了真假的辨别 能力。   夏菲儿迎着那道射来的让她心跳加速的目光,无端地打了个寒颤,温暖的眼神 也会结冰吗?   唐晓辉说:“老汤,你行啊,把张雨所有好姐妹网罗到了,过关的时候心里就 有底了。”   “呵,你还真说对了,今天呀一个也不能落下。”汤本奎说着,啪啪几下就把 电话拨到了贺桤手机上,“呵,臭小子,过来吧,都到齐了,就差你们两个了…… 能是哪两个呀,你说来不来吧……。”汤本奎在电话里跟贺桤斗了会儿嘴皮子功, 就把电话挂了。   夏菲儿问:“我哥说来吗?”   汤本奎道:“你哥就算不看我面子,看他妹妹的面子也会来呀。”   柳瑞望着夏菲儿,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菲儿啊菲儿,你那小脑袋瓜里到底在 想什么呀?身边已有了一个了,心里还用惦着另一个么?   李雅扎了一块沙拉递给柳瑞,柳瑞没抬手,用嘴接了过去。   汤本奎对着张雨抗议,“小雨,你看看人家,啊?你怎么就不学着点呢。”   “那你怎么不学点呢,嗯?”张雨张着嘴等待着。   汤本奎乖乖扎起一块沙拉递到了张雨嘴边。   李雅望着张雨直咂嘴,这小蹄子,学得还真是快,都成狐狸精了。   张雨朝唐晓辉喊:“唐晓辉,轮到你了。”   唐晓辉一脸不自,问夏菲儿,“给你挑块沙梨好不好?”   夏菲儿对着唐晓辉直摇头,“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就好了。”   柳瑞用最快的速度扎了块沙梨,“客气什么,这里又没有外人,吃吧,挺好吃 的。”说着把那块沙梨递到夏菲儿的嘴边。夏菲儿不由自主张开了嘴,在住院的那 段日子,柳瑞就是这么一口一口喂她吃饭的。柳瑞却来个180 度转弯,把那块沙梨 放到了李雅的嘴边。   柳瑞对李雅说:“李雅,张嘴呀。”李雅兴奋得眼睛都亮了。   顿时,夏菲儿一张脸红到了脖子根,那种又羞又痛的味道差点把她的眼泪呛出 来。   只是这样的细节,除了当事人和唐晓辉,谁也没注意到。   汤本奎拿过好友手里的话筒,“为了尽地主之谊,下面由我和小雨为大家奉献 一首美丽动听的情歌。”   Synelec 大屏幕上闪现出一首叫做《美丽神话》的歌名。   汤本奎拿起另一个话筒递给张雨。张雨蹦蹦跳跳跑到了汤本奎边上。   “梦中的人熟悉的脸孔   你是我守候的温柔   就算泪水淹没天地   我不会放手   每一刻孤独的承受   只因我曾许下承诺   你我之间熟悉的感动   爱就要苏醒   万世沧桑惟有爱是永远的神话   潮起潮落始终不悔真爱的相约   几番苦痛的纠缠多少黑夜挣扎   紧握双手让我和你再也不离分   ……”   汤本奎和张雨喝得很投入,一字一句都是情意绵绵。俩人喝毕,大家纷纷响应, 一群人都是成双成对而来,情歌对唱一首接一首,象是在进行一场情歌PK赛。不一 会儿话筒便传到了夏菲儿和唐晓辉的手中。   夏菲儿把话筒递给了李雅,“李雅你来吧,我喝不好。”唐晓辉很自然地把另 一支话筒递了柳瑞,无声地传递着一个并不真实的信息——在这里他和夏菲儿是理 所当然的一对。柳瑞望向夏菲儿,夏菲儿却移开了眼神,柳瑞负气般接过了话筒。 李雅问柳瑞,“我们唱相思风雨中好不好。”柳瑞道:“唱什么相思风雨中啊,唱 夫妻双双把家还多好。”李雅脸瞬间变红,半是兴奋半是羞涩,一时竟忘了接话。 柳瑞丢下话筒,“要不想唱就算了。”李雅忙把话筒塞回柳瑞手中,“唱就唱,谁 怕谁呀。”   当音乐声响起,众人掌声笑声一片。有人在夏菲儿的旁边问:“这俩人都是部 队的吗?”夏菲儿点头。问的人惊叹不已,“这俩人可真是绝配!”夏菲儿心里尽 管无比难过,面上仍硬撑着,是啊,没有比李雅跟配连长的女孩了,自信、聪明、 漂亮、家庭幸福美满,就像她自己所说的,她是一个真正的公主。   话筒又一次轮到了夏菲儿和唐晓辉的手中。唐晓辉问夏菲儿:“我们就喝这首 水晶之恋好不好?”夏菲儿摇头,“我不会。”“那相思风雨中呢?”夏菲儿仍摇 头,唐晓辉一连推荐了好几首情歌都被夏菲儿摇头否决。张雨看不下去了,过来救 夏菲儿,“唐晓辉,你就别为难夏菲儿了,我认识她这么长时间,除了听她唱过部 队教的那几首军歌,基本就没听她唱过别的了。”   “好吧,我就不为难菲儿了,但这个机会我可不能放过。”唐晓辉拿过话筒站 了起来,“各位,下面对唱改单唱,我想向一位好女孩表达我的多年来心声。”   唐晓辉唱的这首歌叫《着迷》   “今晚可不可以不要离开   让我用我最温柔对你告白   孤单多少让人有些无奈   思念就会无限蔓延开来   别再别再别再别再让我等待   听我听我听我把感情说出来   真心真意永远是为你而存在   多么希望你对我有些依赖   我愿意为你等候   失去自由直到永久   爱你的热情永远不会止休   我愿意给你自由   给你温柔付出所有   一辈子有你就已足够   全心全意为你着迷   因为我是真的爱你   ……”   众人都被唐晓辉的一腔深情感动。   “唱得不好,可我确实是用整颗心来唱的,菲儿,我知道如果我现在让你作女 朋友那是不现实的,我也知道在你心里已有另外一个人,但我还是希望你能一个追 你的机会。”   “你们不是……”张雨望着唐晓辉,有些不明白。   柳瑞沉着声音问李雅:“这是怎么回事?”   李雅心虚的争辩:“我怎么知道怎么回事,你也看见了,我跟张雨都不了解内 情。”   夏菲儿看出了李雅的紧迫,也看见了柳瑞的愤怒,她走过去挽住了唐晓辉, “你先送我回去好吗?”   夏菲儿跟汤本奎一脸的歉意,“对不起,汤大哥,连里还有事,我得先回去了, 改天再聚吧。”   汤本奎问:“那贺桤来了怎么办?”   “他来了,我们不都还在吗?”张雨悄悄扯了一下汤本奎,对唐晓辉说道: “你就送夏菲儿回去吧。没关系,下次过来玩好了。”   在唐晓辉的车上,夏菲儿有些内疚,“对不起,唐晓辉,刚才我是不得已,你 如果生我的气,我不怪你。你既然知道我有喜欢的人,还是把心思放到别的女孩子 身上吧,不要再在我这里浪费时间了。”   唐晓辉苦笑,“知道吗,今天我成全的不是我自己,而你补救的也不是别人。”   夏菲儿一脸不解,“你在说什么?”   唐晓辉说:“其实我早就看得出来了,那天他把你扛上车,我就看出他对你并 不是那么简单,可是那位副参谋长大人居然没看出你对他的心意,呵,你们俩可真 是要命。”   夏菲儿有些震惊:“唐晓辉,你……”   唐晓辉苦笑着:“我怎么啦,我唐晓辉是不怎么聪明,但并不是真的没脑子, 不仅有脑,而且还有心。夏菲儿,不要再把自己藏起来了,勇敢地站出来吧,如果 他柳瑞敢欺负你,我唐晓辉第一个不饶他!“   “唐晓辉……”唐晓辉的真诚让夏菲儿感动得眼泪又开始止不住了,她觉得欠 唐晓辉的实在太多,“对不起,真的对不起。”除了这句“对不起”夏菲儿不知道 她还能对唐晓辉说什么。   “别傻了,你有什么对不起我,全是我一个人心甘情愿的,好了,回去吧,明 天的太阳依旧灿烂。”唐晓辉尽管心在滴血,仍故作轻松地安慰夏菲儿,他想,也 许从这一刻起,他已永远地失去了夏菲儿,可如果夏菲儿从这一刻能找到她真正的 幸福,他唐晓辉就伟大这么一次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