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将错就错

临进门时,李雅佯装左顾右盼,趁段治琪不备狠狠踩了他一脚。在段治琪抱着脚痛得上下跳串时,夏菲儿并肩挨着柳瑞进了屋。

张雨望着李雅身边的柳瑞,眼睛瞪成了铜铃,“我没有看错吧,李大少尉旁边这位真是当年的冷血格斯—柳大连长吗?”

李雅指了指柳瑞,“他还是比较喜欢别人叫他柳副参谋长。”

张雨趴在李雅耳朵边,似是说悄悄话,声音却并没有压低,“李雅,你可真有本事呀,这么酷的帅哥都被你泡到手了。”

李雅得意间发现柳瑞的脸色已有些不好看,忙问张雨:“夏菲儿呢?”

八剑床涣死玻凳且凳裁垂硪拱唷!

李雅道:“这人怎么这么死老筋啊,换个班不就行了。”

澳慊共恢浪健!闭庞瓯獗庾欤鞍嗬锱⒆佣际枪髅ㄋ桓鲅净访!

这样的结果让柳瑞好不失望。

李雅说:“我有个办法,让她不来也得来。”

张雨问:“什么办法?”

李雅说:“我让唐晓辉去接她。”

张雨惊讶地问道:“唐晓辉?他跟夏菲儿有进展了?”

昂沃拱 !崩钛琶榱嗣楸呱系牧穑叭思蚁衷诤米拍亍!

张雨还是有些不想信,“不可能啊,夏菲儿喜欢的不是一直是她的小桤哥吗?”

李雅说:“人总是会变的嘛,现在唐晓辉混得可好了,有房,有车,有事业,还对夏菲儿那么痴情,贺桤呢,除了一张皮囊,他还有啥呀,要你你会选谁?”

夏菲儿与唐晓辉?柳瑞不由皱起了眉头,怎么可能?夏菲儿又不是什么拜金女郎。

段治琪一瘸一捌地走了进来,“就是,唐晓辉是谁呀,曾经在你们话务连可是所向披靡,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的主!哪有他追不上的女孩子。”

张雨想了想,“也是哦,这个唐晓辉都追了夏菲儿三四年了,我要是夏菲儿也会动心。哎?段治琪,你这是怎么啦?”

段治琪扫了李雅一眼,回道:“没什么,不小心被大象踩了一脚。”

李雅正要回嘴,汤本奎从厨房里端出了一盘水果沙拉,“来,来,大家伙尝尝我的手艺。”

李雅第一个窜了过去,拿着牙签扎了小块火龙果,美滋滋地品尝完,夸道:“汤本奎你可以呀,这火龙果被你这么一调,比冰龙果还好吃了。”

汤本奎对着李雅笑道:“是不是后悔了?”

李雅甩了汤本奎一眼,“切!”

汤本奎一把搂过张雨,“你后悔也来不及了,我就凑合着跟这个野蛮丫头混吧,好不容易装了两个月的淑女也不容易,小雨你说,你这辈子是不是就那两个月最斯文呀?”

张雨对着汤本奎一粉拳砸了过去,“你找打呀,哪壶不开提哪壶。”

鞍パ剑憧烧嬉奥亍!碧辣究吹猛弁劢校涣晨嘈Φ囟粤鹚担叭艘匀悍郑镆牙嗑郏遣皇怯型邪。俊

拔摇

不没等柳瑞说话,汤本奎拍了拍柳瑞的肩膀,“呵呵,你也不要觉得太委屈,李雅呢,我也不敢幻想了,高高在上的公主当然得配你这样的王子,我呢,还是小雨最合适。”

段治琪接过话,“就怕公主太野蛮,没这个福气。”

李雅为了装淑女,只能对段治琪干瞪眼。

柳瑞摇头,很是后悔此行。

汤本奎领着柳瑞和段治琪往客厅走,“来,我来给你介绍几个好哥们。”

客厅里坐着两对男女正对家庭影院唱着卡拉OK。一一打过招呼,段治琪很快加入其中,柳瑞因为糟糕的心情,悄悄坐到了一边,不经意间瞥见了侧墙上挂着的一把吉他。

汤本奎把吉他取了过来,“呵,对这个感兴趣吗?”

柳瑞笑笑,“有时候也摸摸。”

汤本奎说:“几乎所有的男孩子都做过类似的吉他少年梦,我也不例外,只可惜现在早过了做梦的年龄,不过这把吉他倒是把好家伙,是我哥从国外带回来的。”

柳瑞试了试琴玄,回声果然不凡。

李雅见柳瑞与汤本奎一帮人聊得开心,便走到阳台开始打电话,她知道唐晓辉是不可能把夏菲儿请动的,她只有让徐轶群帮着做工作。徐轶群很爽快地答应了,她对李雅说道:“我就算推也会把她推到车上去的,这傻丫头,连队又不是法西斯集中营。”

张雨给李雅拿来一个新西兰大红果,“喂,老实交待,冷血格斯是怎么到手的。”

李雅忙挂了电话,咬了一口张雨递过来的红果,靠在阳台上故意不理张雨。

张雨气得去挠李雅的痒,李雅笑着躲到了一边。

芭履懔耍哪敲慈菀椎绞职。纷拍亍!

澳闫剑坏绞郑芘隳憷矗俊

罢獠皇且奥擞幸奥说氖侄蚊础!

霸谡夥矫嫖一拐娣懔耍憬涛矣心羌刚泄苡玫煤埽衷谔辣究也恢卸嗪谩!

澳憧杀鹛懔伺丁!崩钛沤淮庞辏疤辣究庵秩四模愀嗔撕昧成兔欢嗌俸昧成懔恕!

张雨一脸的冤枉,“我没有,我还不吸取前面的教训啊,我都快成他们家老妈子了,也没见到他有多感动。”

李雅说:“你知道就好,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千万别失了自我,没了特色。”

拔梗 闭庞晟旃源送吞锏牧礁鋈耍隽伺隼钛牛澳阏饷锤叩牡佬校妥妨苏饷匆桓觯刹豢上а剑俊

澳阏庑√阕樱φ饷椿的亍!崩钛挪焕碚庞辏吭谘籼ǖ幕だ干涎鹱靶郎推鹁吧矗芬换囟愿星檎饷慈险妫从龅搅艘桓鲆亚共蝗氲募一铮约赫娴谋炔还姆贫穑棵焕碛砂 

楼下停车坪,一辆刚停好的奥迪车内走出来两个人。

李雅指着那俩人对张雨说道:“看,他们来了。”

张雨问:“谁呀?”

李雅笑道:“还有谁,夏菲儿和唐晓辉呗。”

张雨趴在阳台前朝下看,“这唐晓辉还真有本事呢,我请了半天都没请动的人,他居然不费吹灰之力就给带过来了。不行,我一会儿非要好好审问一下菲儿,这家伙越来越不像话,这重色轻友也作得太明显了。”

李雅道:“省省吧,你还不知道夏菲儿呀,她面子那么溥,被你一说,还不得从汤本奎家的蚂蚁洞里钻进去。”

昂冒桑继愕摹!闭庞昃龆ú晃严姆贫耍按有卤寄憔鸵恢被ぷ畔姆贫叶级始伤懒耍闶裁词焙蛞舱饷椿ぷ盼揖秃昧恕!

李雅说:“我怎么不护着你了,汤本奎还不是我帮你追回来的呀。”

张雨说:“是是是!”

李雅说:“知道就好,去开门吧。”

张雨没有直接去开门,而是跑到了柳瑞一干人跟前准备宣布她的重大发现,“喂,问大家一个常识问题,知道达佛妮是谁吗?”

拔抑溃 碧辣究浜献耪庞辏安痪褪俏司芫羯癜⒉拮詈蟪晒鹬Φ哪歉雎稹!

坐汤本奎旁边的一女孩感慨道:“这达佛妮可真傻,阿波罗可是希腊众神中最多才多艺、最英俊的男神呢,为了自己的纯洁居然情愿变成一棵月桂树。”

张雨嘿嘿笑着,“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纯情的达佛妮仙女已改变她的初衷了,她虽然拒绝了俊美的太阳神,却接受了凡间的一位护花使者。”

按锓鹉菹膳脖谎氲搅寺穑俊庇腥宋省

门铃响起。

扒胫钗恍郎途娲锓鹉菹膳牖せㄊ拐摺!闭庞昱艿矫疟撸婕鞍衙糯蚩

望着出现在门口的夏菲儿与唐晓辉,柳瑞的脸变了颜色。

夏菲儿没想到迎接她的场面会是如此的热闹,齐刷刷的眼睛对着她忽闪闪地亮成一片,其中一双还加快了她的心跳,为了掩饰自己的不安,夏菲儿把注意力转到了张雨身上,“你这个家伙,真是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又是恐吓,又是绑架,又是讹诈,早知道你有这么多花样,我还不如干干脆脆地答应了呢。”

尽管没听懂夏菲儿说的话,张雨还是一脸高兴地把夏菲儿拉到了进来,“什么恐吓、绑架、讹诈的,我都成什么了,就算我最阴险,也没有唐晓辉一句话管用啊。”张雨笑着跟夏菲身后的唐晓辉打招呼,“唐晓辉,我佩服的人没几个,你算一个。”

汤本奎走了过来打招呼,“呵,我的恩人到了啊,欢迎,欢迎,热烈欢迎!唐晓辉你还真不是盖的,原来骑白马的除了王子和唐僧,还有你唐晓辉呀。”

唐晓辉笑着给了汤本奎一拳:“不愧是记者,夸人夸得和跟骂人一样。”

拔艺饽氖锹钅隳兀姆贫刹皇且话愕呐⒆樱茏返蒙险庋呐⒆幼雠笥咽悄愕母F!

夏菲儿忙摆手,“不是,不是,汤本奎,你误会了。”

李雅站在柳瑞边上,像是自言自语道:“这菲儿害什么臊啊,男朋友就男朋友呗,还说是误会,这让唐晓辉多难做啊。”

唐晓辉笑着朝柳瑞点了下头,打趣李雅,“我说李雅,你也看得太紧了吧,连好姐妹过来了都不舍得离开男朋友身边。”

柳瑞回道:“她可能怕我飞了。”

唐晓辉听了羡慕不已,“柳副参谋长,你可真幸福。”

氨舜吮舜恕!

李雅对柳瑞突然地改变惊喜万分,那份瞬间的陶醉已经让她失去了真假的辨别能力。

夏菲儿迎着那道射来的让她心跳加速的目光,无端地打了个寒颤,温暖的眼神也会结冰吗?

唐晓辉说:“老汤,你行啊,把张雨所有好姐妹网罗到了,过关的时候心里就有底了。”

昂牵慊拐嫠刀粤耍裉煅揭桓鲆膊荒苈湎隆!碧辣究底牛九炯赶戮桶训缁安Φ搅撕罔缡只希昂牵粜∽樱窗桑嫉狡肓耍筒钅忝橇礁隽恕苁悄牧礁鲅剑闼道床焕窗伞!碧辣究诘缁袄锔罔缍妨嘶岫炱ぷ庸Γ桶训缁肮伊恕

夏菲儿问:“我哥说来吗?”

汤本奎道:“你哥就算不看我面子,看他妹妹的面子也会来呀。”

柳瑞望着夏菲儿,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菲儿啊菲儿,你那小脑袋瓜里到底在想什么呀?身边已有了一个了,心里还用惦着另一个么?

李雅扎了一块沙拉递给柳瑞,柳瑞没抬手,用嘴接了过去。

汤本奎对着张雨抗议,“小雨,你看看人家,啊?你怎么就不学着点呢。”

澳悄阍趺床谎У隳兀牛俊闭庞暾抛抛斓却拧

汤本奎乖乖扎起一块沙拉递到了张雨嘴边。

李雅望着张雨直咂嘴,这小蹄子,学得还真是快,都成狐狸精了。

张雨朝唐晓辉喊:“唐晓辉,轮到你了。”

唐晓辉一脸不自,问夏菲儿,“给你挑块沙梨好不好?”

夏菲儿对着唐晓辉直摇头,“不用,不用,我自己来就好了。”

柳瑞用最快的速度扎了块沙梨,“客气什么,这里又没有外人,吃吧,挺好吃的。”说着把那块沙梨递到夏菲儿的嘴边。夏菲儿不由自主张开了嘴,在住院的那段日子,柳瑞就是这么一口一口喂她吃饭的。柳瑞却来个180 度转弯,把那块沙梨放到了李雅的嘴边。

柳瑞对李雅说:“李雅,张嘴呀。”李雅兴奋得眼睛都亮了。

顿时,夏菲儿一张脸红到了脖子根,那种又羞又痛的味道差点把她的眼泪呛出来。

只是这样的细节,除了当事人和唐晓辉,谁也没注意到。

汤本奎拿过好友手里的话筒,“为了尽地主之谊,下面由我和小雨为大家奉献一首美丽动听的情歌。”

Synelec 大屏幕上闪现出一首叫做《美丽神话》的歌名。

汤本奎拿起另一个话筒递给张雨。张雨蹦蹦跳跳跑到了汤本奎边上。

懊沃械娜耸煜さ牧晨

你是我守候的温柔

就算泪水淹没天地

我不会放手

每一刻孤独的承受

只因我曾许下承诺

你我之间熟悉的感动

爱就要苏醒

万世沧桑惟有爱是永远的神话

潮起潮落始终不悔真爱的相约

几番苦痛的纠缠多少黑夜挣扎

紧握双手让我和你再也不离分



汤本奎和张雨喝得很投入,一字一句都是情意绵绵。俩人喝毕,大家纷纷响应,一群人都是成双成对而来,情歌对唱一首接一首,象是在进行一场情歌PK赛。不一会儿话筒便传到了夏菲儿和唐晓辉的手中。

夏菲儿把话筒递给了李雅,“李雅你来吧,我喝不好。”唐晓辉很自然地把另一支话筒递了柳瑞,无声地传递着一个并不真实的信息——在这里他和夏菲儿是理所当然的一对。柳瑞望向夏菲儿,夏菲儿却移开了眼神,柳瑞负气般接过了话筒。李雅问柳瑞,“我们唱相思风雨中好不好。”柳瑞道:“唱什么相思风雨中啊,唱夫妻双双把家还多好。”李雅脸瞬间变红,半是兴奋半是羞涩,一时竟忘了接话。柳瑞丢下话筒,“要不想唱就算了。”李雅忙把话筒塞回柳瑞手中,“唱就唱,谁怕谁呀。”

当音乐声响起,众人掌声笑声一片。有人在夏菲儿的旁边问:“这俩人都是部队的吗?”夏菲儿点头。问的人惊叹不已,“这俩人可真是绝配!”夏菲儿心里尽管无比难过,面上仍硬撑着,是啊,没有比李雅跟配连长的女孩了,自信、聪明、漂亮、家庭幸福美满,就像她自己所说的,她是一个真正的公主。

话筒又一次轮到了夏菲儿和唐晓辉的手中。唐晓辉问夏菲儿:“我们就喝这首水晶之恋好不好?”夏菲儿摇头,“我不会。”“那相思风雨中呢?”夏菲儿仍摇头,唐晓辉一连推荐了好几首情歌都被夏菲儿摇头否决。张雨看不下去了,过来救夏菲儿,“唐晓辉,你就别为难夏菲儿了,我认识她这么长时间,除了听她唱过部队教的那几首军歌,基本就没听她唱过别的了。”

昂冒桑揖筒晃逊贫耍飧龌嵛铱刹荒芊殴!碧葡阅霉巴舱玖似鹄矗案魑唬旅娑猿牡コ蚁胂蛞晃缓门⒈泶镂业亩嗄昀葱纳!

唐晓辉唱的这首歌叫《着迷》

敖裢砜刹豢梢圆灰肟

让我用我最温柔对你告白

孤单多少让人有些无奈

思念就会无限蔓延开来

别再别再别再别再让我等待

听我听我听我把感情说出来

真心真意永远是为你而存在

多么希望你对我有些依赖

我愿意为你等候

失去自由直到永久

爱你的热情永远不会止休

我愿意给你自由

给你温柔付出所有

一辈子有你就已足够

全心全意为你着迷

因为我是真的爱你



众人都被唐晓辉的一腔深情感动。

俺貌缓茫晌胰肥凳怯谜判睦闯模贫抑廊绻蚁衷谌媚阕髋笥涯鞘遣幌质档模乙仓涝谀阈睦镆延辛硗庖桓鋈耍一故窍M隳芤桓鲎纺愕幕帷!

澳忝遣皇恰闭庞晖盘葡裕行┎幻靼住

柳瑞沉着声音问李雅:“这是怎么回事?”

李雅心虚的争辩:“我怎么知道怎么回事,你也看见了,我跟张雨都不了解内情。”

夏菲儿看出了李雅的紧迫,也看见了柳瑞的愤怒,她走过去挽住了唐晓辉,“你先送我回去好吗?”

夏菲儿跟汤本奎一脸的歉意,“对不起,汤大哥,连里还有事,我得先回去了,改天再聚吧。”

汤本奎问:“那贺桤来了怎么办?”

八戳耍颐遣欢蓟乖诼穑俊闭庞昵那某读艘幌绿辣究蕴葡运档溃骸澳憔退拖姆贫厝グ伞C还叵担麓喂赐婧昧恕!

在唐晓辉的车上,夏菲儿有些内疚,“对不起,唐晓辉,刚才我是不得已,你如果生我的气,我不怪你。你既然知道我有喜欢的人,还是把心思放到别的女孩子身上吧,不要再在我这里浪费时间了。”

唐晓辉苦笑,“知道吗,今天我成全的不是我自己,而你补救的也不是别人。”

夏菲儿一脸不解,“你在说什么?”

唐晓辉说:“其实我早就看得出来了,那天他把你扛上车,我就看出他对你并不是那么简单,可是那位副参谋长大人居然没看出你对他的心意,呵,你们俩可真是要命。”

夏菲儿有些震惊:“唐晓辉,你……”

唐晓辉苦笑着:“我怎么啦,我唐晓辉是不怎么聪明,但并不是真的没脑子,不仅有脑,而且还有心。夏菲儿,不要再把自己藏起来了,勇敢地站出来吧,如果他柳瑞敢欺负你,我唐晓辉第一个不饶他!“

疤葡浴碧葡缘恼娉先孟姆贫卸醚劾嵊挚贾共蛔×耍醯们诽葡缘氖翟谔啵岸圆黄穑娴亩圆黄稹!背苏饩洹岸圆黄稹毕姆贫恢浪鼓芏蕴葡运凳裁础

氨鹕盗耍阌惺裁炊圆黄鹞遥俏乙桓鋈诵母是樵傅模昧耍厝グ桑魈斓奶粢谰刹永谩!碧葡跃」苄脑诘窝怨首髑崴傻匕参肯姆贫耄残泶诱庖豢唐穑延涝兜厥チ讼姆贫扇绻姆贫诱庖豢棠苷业剿嬲男腋#葡跃臀按笳饷匆淮伟伞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