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借酒买醉   夏菲儿出院回部队,没能参加到总站庆功大会,却赶上了贺桤的生日PARTY 。   贺桤的生日PARTY 安排在刘一凡家。   车红见了夏菲儿就喊开了,“呀,夏菲儿来了,又长漂亮了!这漂亮女孩儿就 是越看越好看,听说被评上了战斗英雄,呵,还没见过这么好看的战斗英雄呢。” 说着又向夏菲儿后面张望了一下,“哎,李雅呢?不是说也一块来的吗?”夏菲儿 笑着回答:“她临时有点事,一会儿就过来了。”   “这部队工作呀,就是这样,没个准!不像我们地方单位,下了班就是自己时 间,你就说我们家老刘吧,经常晚上加班到十一、二点,我都不知道他们一个处有 什么好忙的,这不,说好了五点回来帮忙的,你看,都快六点了,还不见人影。”   “他们机关是比我们基层忙一些,不过没关系,嫂子,今天我可以帮点忙。” 夏菲儿不由车红分说就进了厨房。厨房里已是一幅忙得翻天的景象,一袋辣椒堆得 灶上一半,地下一半,一扎青菜有摘的和没摘的乱乱地散了一地,案板上还有切了 一半的瘦肉。夏菲儿呼了一口气,觉得自己确实有提前来的必要。   “不行!不行!你可是大伤初愈之人,怎么能让你动手呢。”车红慌忙拦住了 正要行动的夏菲儿。   “嫂子,我已经恢复了,这又不是什么重活,没关系的。”夏菲儿说着,麻利 地拾起地上的辣椒,又稍稍整理了一下青菜,然后拿起案板的瘦肉就开始切起来。   车红站在一旁咯咯笑开了,“看着挺娇气的小姑娘,想不到干起活来还一点都 不含糊呢,好吧,你就帮我打打下手吧,我这儿还真需要个把人。”   夏菲儿边切菜边对车红说:“我在炊事班呆过。”   “是吗,我还以为现如今,像我这么能干的不多了呢。”   夏菲儿笑着说:“我算不上能干,充其量就能把饭做熟,但一点儿也不好吃。”   “哈,在做菜这方面,我可不吹,你问我们家老刘,有些小饭馆的风味菜还不 一定能比得上我这家常菜呢。”   “小桤哥说,他最喜欢吃的就是你抄的菜了。”   此时车红给夏菲儿的感觉有点像姐姐,既亲切又自然,一下子完全没有了来之 前的拘束,大大方方地跟车红聊了起来。   不一会儿,门铃响了,夏菲儿跑过去开门。   门口站着一位可以用炫目来形容的女孩子,夏菲儿半天才看清楚来人,“李雅?!”   “天啦,我们家飘来一位仙女吧!”正在抄着菜的车红也不禁对着李雅看呆了。   门口的李雅穿着一件粉红色的蓬松的棒针外套,大大的青果翻领把她衬托得是 那样的优雅,碎花的雪纺短裙,短短的圆弧底摆,黑色的宽松短靴上系着两只的金 色蝴蝶结,使她看起来犹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荷花,清新而不妖。   李雅大大方方地走了进来,等着其他人的赞美,一看柳瑞等人还没来,就直接 走进了厨房,对着车红说道:“你们不要笑话我,老是被人叫做假小子,我决定从 今天起,要改变所有人对我的成见。”   车红道:“这么俏的姑娘怎么可能被人认作假小子呢。”   “以前我们就是这么看她,不过看来以后不会了。”夏菲儿走到李雅跟前又上 下打量了一翻:“李雅,你穿女儿装真的太漂亮了!”   李雅得意地说:“我只是稍稍变了一下形象,就把你惊讶成这样,我要真认真 打扮一回,你且不下巴都要掉了。”   夏菲儿说:“这可说不准。”   李雅笑着斜了夏菲儿一眼,对车红说道:“嫂子,还有什么活儿吗,我也来加 入吧,人多力量大嘛。”李雅卷起袖子就要开干。   车红忙拦住了李雅,“别别,厨房太脏,你就到外面帮着摆摆桌子吧,这边我 跟菲儿已经干得差不多了。”   李雅也没坚持,“好吧,一会儿罚我洗碗好了。”   车红对着李雅的背影愣起神来,一个连女人都会吸引住的女人,男人见了不都 得发狂啊。   夏菲儿一声惊呼:“糊了!”   “呀,全粘锅了!”车红开始手忙脚乱地抢救她的“蚂蚁上树”。   夏菲儿帮着车红又帮乎了一阵,终于大功告成。李雅帮着把菜端上了桌子,望 着几盘香气扑鼻的家常菜,三个人的肚子早已饿得咕咕叫,抬头一看闹钟上的时钟 已指在了七点上。 mpanel(1);   车红气体休地说道:“这帮人真是,什么事忙得连生日都不过了?夏菲儿,李 雅,你们都饿了吧,先吃点垫垫底,他们还指定啥时候回来呢,我们边吃边等。”   夏菲儿道:“嫂子,没关系,我们再等等好了。”   李雅道:“是啊反正饿劲也过去了,再等等吧。”   “你们不饿那是假的,来,咱不管他们了。”车红招呼着刚要动筷子,就听见 了钥匙开门的声音。   几乎是同时,李雅一下子窜到门边,趁对方还没把门打开前把门拉开了。几声 夸张的惊呼同时在门口响起。   刘一凡从门里退了回去,疑惑地看了看门牌,“咦,没走错呀。”   贺桤说:“一凡兄,你家居然有大明星出入,怎么没听说起过呢,以后出门得 防着点,狗仔队的鼻子可灵了。”   汤本奎望着李雅眼神都直了,贺桤对柳瑞使了使眼色,然后作眩晕状往汤本奎 身上倒去,“发生什么事情了,我怎么浑身都无力呀。”   李雅瞪了贺桤一眼,“真是一帮无聊的家伙。”   汤本奎有些发窘,一反身把贺桤扭了个押解动作,“你小子!别以为今天是寿 星就没人敢对你怎么样了。”   贺桤拉着汤本奎跟车红介绍,“北方日报的记者,汤本奎。”   汤本奎指了指夏菲儿,笑道:“我是借此机会好好业来谢我的救命恩人的。”   车红道:“这个谢,你可得大谢!”   汤本奎忙道:“当然、当然!”   李雅望着柳瑞,柳瑞对着她竖起了大拇指:“一个字,很靓!”   李雅喜笑颜开,她成功了。   车红埋怨着自己的丈夫:“你们再不回来,我跟菲儿、李雅非得饿趴不可。”   刘一凡解释道:“有两个文件要赶着下发到部队,一忙就忘了时间。”   夏菲儿笑盈盈地拿出一个小礼盒递到了贺桤跟前,“生日快乐!”   贺桤望着夏菲儿问道:“什么东西呀?”   车红把站在门口的人一个个往饭桌前推,“先吃饭,先吃饭,吃完饭有的是时 间看礼物!”   汤本奎从外面扛进来一箱红葡萄酒,“为庆祝贺桤的生日,今天不管是先生还 是女士都得端杯!”   李雅马上回应道:“好啊,这里女士们的酒量还不一定输给你们男士呢。”   贺桤道:“那就比试比试?”   李雅道:“比就比,谁怕谁呀。”   柳瑞边开酒边说道:“你可以,夏菲儿不可以,她的伤还没恢复好。”   “没问题!”李雅望了夏菲儿一眼,表情有些怪,夺过柳瑞手中的酒瓶,在每 个人面前的高脚杯中倒入了三分之一的红酒。   红红的酒液衬着晶莹的酒杯,一下子把气氛烘托起来了。大家一起举杯为贺桤 庆祝。   贺桤端着酒杯站了起来,“在人生的路上不知不觉我已走过二十八个春秋,让 我最值得庆幸的是,遇到了在座的各位,是你们让我的人生变得更加丰富多彩,在 这里,我敬各位一杯!”   贺桤挨个给大家碰杯。   轮到李雅的时候,李雅说:“贺桤,我觉得你这样明显缺乏真诚,大家好朋友 一场,好不容易给了你一个述说衷肠的机会,最怎么着,你也得挨个点评一下吧。”   贺桤问李雅:“知道男人跟女人最根本的区别吗?”   李雅望着贺桤等答案。   贺桤一仰脖子把杯中酒全倒入了口中,然后拿着空酒杯很潇洒地摊开双手,对 着李雅缓缓说道:“区别就是,表达感情,女人用语言,而男人用行动。”   汤本奎啪啪地鼓起了掌,“兄弟,就冲这句经典名言,我得再敬你一杯!”   贺桤把汤本奎的酒杯按了下去,“你的行动可不是表现在我这里的。”   柳瑞端着酒杯走到贺桤跟前,“一真想对你说一句话,可惜你一直没给我机会, 今天我终于等到了。”   贺桤说:“不会是提醒我欠你的钱没还吧。”   柳瑞笑着轻轻嗑了嗑贺桤的酒杯,“你这人没啥优点,唯一值得提的就是有一 个好妹妹,为这个骄傲的优点,我敬你一杯。”   “等一下!”贺桤挡住了要倒酒的柳瑞,“事先得申明,我们贺家就俩小子, 没女儿。”   柳瑞拿开贺桤的手,“是不是妹妹,你说了不算,我得问问夏菲儿。”柳瑞含 笑向夏菲儿望去。   夏菲儿红着脸坐在那里,为难地望着贺桤,她不知道应不应该回柳瑞的话。   贺桤拿酒杯撞了一下柳瑞,“喂,你到底是敬我,还是敬菲儿呀,你这个滑头 不是想用一杯酒打发两个人吧,这个我可不依你。”   “怕你了,祝你生日快乐。”柳瑞端起酒杯一干而尽。   “谢谢。”贺桤也一饮而尽。   夏菲儿端起酒杯对贺桤说:“小桤哥,我也祝你生日快乐,做妹妹的谢谢你多 年的关心和爱护。”   贺桤见柳瑞笑得很得意,问道:“我妹敬我酒,你乐什么?”   柳瑞道:“笑一笑都不可以啊。”   李雅端着自己的酒杯举到了贺桤面前,“祝你事业有成,官运通达,好事成堆!”   贺桤连声道谢,一口气干了杯中的酒。   柳瑞对贺桤道:“你可得小心了,喝酒就怕扎小辫的。”   李雅问柳瑞:“怎么,我让你胆怯吗?”   柳瑞道:“你一个小女孩,我有什么好怕的。”   李雅道:“要真不怕地话,咱俩就比试比试。”   柳瑞问:“你想比什么?”   李雅道:“当然是酒喽!”   “免了。”柳瑞对李雅摆手,“我一个大男人在你小女孩面前比个什么高低啊。”   李雅说:“柳副参谋长,如果怕了呢,乖乖认输就行了,你范不着找个这么冠 冕堂皇的理由。”   这回倒是柳瑞有点骑虎难下了,他望了望众人,把杯子往桌上重重地一放, “好!比就比,总不能传出去说我柳瑞被一个扎小辫的吓住了吧,说,怎么个喝法?”   李雅想了想,“连喝三大杯,闭着眼睛转三圈,然后从各自的位子直线走到门 口,谁走得直走得快,就算谁赢。”   众人听了李雅的规则都倒吸一口凉气,桌上的两只高脚杯子,一大杯就有三两, 三大杯就差不多一斤呢。   贺桤把眼睛都瞪圆了,“什么叫帼国英雄,我总算开眼了,柳瑞,你今天就算 输给李雅,也不是件丢人的事。”说完帮着齐刷刷地摆上来四个高脚杯,示意汤本 奎,“给满上!”   汤本奎拿酒瓶有些犹豫,“还是算了吧,这红酒真喝过头了,会很难受的。”   “你们这帮人真是!”贺桤夺过汤本奎手中的酒瓶,咣咣几下就把六只酒杯满 上了。   柳瑞让李雅挑酒杯。李雅端起自己近边的一杯酒就往自己嘴里送,柳瑞见李雅 已开了头,也端起了一杯。放下第一只空酒杯,李雅一张俏脸五官挤到了一堆。   夏菲儿小声劝李雅:“喝多了真的会很难受的。”   李雅就当没听见似的,很快又端起了第二杯。在大家的惊叹声中,两个人把六 杯酒一一灌进了肚里。   “该转圈了,别忘了闭眼睛!”刘一凡提醒两个人,却被车红狠狠拧了一把。   柳瑞和李雅放下酒杯开始转圈,“一转,两转……”大家一起帮着数。李雅转 完圈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还好汤本奎眼急手快,李雅把汤本奎一把撸开,摇摇摆摆 走到了门口,一转身发现柳瑞还坐在自己的凳子上,顿时乐了,“哈,我赢了吧。”   柳瑞坐在凳子上直摇头摆手,“你赢了,我服输。”   李雅摇摇晃晃走到柳瑞跟前,“你输了,就得认罚。”   柳瑞问:“你想怎么罚。”   李雅道:“罚你做我男朋友。”   砰!一只酒瓶突然落在地上。众人转头,见汤本奎正在拾碎片。   汤本奎跟众人道歉,“对不起,手太滑了。”   李雅拉着柳瑞继续问:“你到底认不认罚呀。”   刘一凡推柳瑞,“小子,有这等好事还不快答应。”   柳瑞指了指身旁的贺桤,“这个我得找他商量商量。”   贺桤一脸的困惑,“这是你们两个的人,跟我有什么干系。”   李雅望着贺桤,再看看夏菲儿,突然大笑起来,好像突然听到了一句世界上最 好笑的笑话,她笑得站在门口捂肚子,连眼泪都笑出来。几个人都被李雅笑得都发 毛。   李雅总算止住了笑,摇摇晃晃地走到柳瑞跟前,指了指贺桤问柳瑞:“你是该 跟他好好商量商量,夏菲儿还是五六的时候,就嚷嚷着要做贺桤的新娘了,知道夏 菲儿为什么来部队,那是因为贺桤在部队。”   “李雅!”夏菲儿又羞又急去拉李雅,“你喝醉了。”   李雅一把把夏菲儿推开,“我没醉,我清醒着呢,你这个胆小鬼,爱一个人就 说给他听嘛,老是一个人犯单相思,你不累我还累呢,贺桤,你跟我听着,这辈子 你要是不好好待夏菲儿,你到死都会后悔。”   贺桤有些尴尬,“这丫头真是喝多了,嫂子啊,麻烦你倒点白糖水来。”   “哦,哦。”车红在旁边应着,却推了推自己的丈夫,她可不想错过这么精彩 的情感剧。   李雅对贺桤说:“你就当听的是醉话吧,就算醉话我也得说完,唐晓辉,以前 是咱们通信总站的,现在是一个要什么有什么的地方老板,追了夏菲儿三四年,夏 菲儿正眼都没瞧他一眼,为什么,因为她心里只你贺桤!怎么?你嫌夏菲儿是个士 官啊,告诉你,我们夏菲儿马上就要提干了,她可是我们总站的救人英雄!”   “不要说了,李雅,你都了说些什么呀。”夏菲儿都快急哭了。   刘一凡出来打圆场,“今天就喝到这里吧,天也不早了,明天还得上班,大家 都早点休息吧。”   “好,撒场!”贺桤站了起来拍了拍刘一凡,对车红说道:“嫂子,不好意思, 今天辛苦你了。”   车红笑道:“还可以嘛,脑子居然没乱,要我呀,早昏了。”   夏菲儿走到李雅边上去扶李雅。李雅把夏菲儿推开了,“我可没喝醉。”   汤本奎对夏菲儿道:“我来吧。”   李雅把汤本奎也推开了,指着柳瑞:“我要你扶我。”   柳瑞面无表情,架着李雅出了门。   几个人下楼,柳瑞突然放开李雅,蹲在楼前花坛边狂吐起来。   汤本奎望着东倒西歪的几个人对贺桤说道:“我看还是找个人来救驾吧。”   贺桤道:“处里司机早休息了。”   汤本奎笑道:“有位司机还等着呢。”   正说着贺桤的手机响了。   “呵,是素贞,你怎么知道的,……什么?一直在等?我……几个哥们,先前 早约好的,在刘一凡家……我喝了点,………我没喝多,……哎,不用了,你真的 不用过来,……我怎么不把你当…当女朋友呢,这么晚了,你一个女孩子开车不安 全,听话……你怎么……”贺桤拿着挂了的电话有些无奈。   汤本奎望着贺桤笑道:“我说还有司机在等吧。”   贺桤瞪了汤本奎一眼,他还不想让太多人知道李素贞的存在。   贺桤望着一眼扶着李雅的夏菲儿,心情有些复杂。   夏菲儿却对贺桤笑了笑,“哥,李雅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她喝醉了,都是乱 说胡说的。”   靠在夏菲儿身上的李雅瞪着一双眼睛问贺桤:“素贞?素贞是谁呀?”   贺桤对着李雅叹了口,也不知道这个丫头真清醒还是假清醒。   一辆白色的鸟蓝在贺桤跟前停了下来,从驾驶室里走出一个二十六七岁左右的 女孩子,女孩子穿着一身得体套装,漂成粟色的头发一丝不乱地在脑后盘了个时尚 的马尾。女孩子一晃一晃地走到了贺桤跟前,头发光泽而有动感。“贺桤,你没事 吧。”贺桤回答女孩:“我没事,可我的朋友有点麻烦。”女孩望了望贺桤掺着柳 瑞,再望了望夏菲儿和李雅。夏菲儿对着女孩儿笑了笑,上次在咖啡厅她们已见过 面。   “你们怎么搞的,怎么能让女孩子喝这么多酒呢。”李素贞过来帮夏菲儿扶李 雅,   “小女孩家没喝过酒,就喝那么一点,就醉成这样了,哦,这是李雅,夏菲儿 的好朋友,这个是我的好兄弟,柳瑞。”贺桤一一给女孩介绍。   “来,菲儿,把你的朋友扶到车里。”李素贞帮着夏菲儿把李雅扶进了车,又 去招呼贺桤,“贺桤,你把……他叫柳什么。”   “柳瑞。”   “对,柳瑞,你让他坐在副驾驶坐上,系好安全带,要不,你来开吧,呵,看 你样子比我能,这车我才刚学会开呢。”李素贞一脸的贤惠。   夏菲儿在一边默黙地打量着李素贞,她觉得李素贞一点儿也不像左唯依所说的 那样,李素贞的五官也许说不上漂亮,但端庄、舒服,很有亲和力,对贺桤热情、 体贴,却毫不做作。这是个好女孩子,与小桤哥很配。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