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借酒买醉

夏菲儿出院回部队,没能参加到总站庆功大会,却赶上了贺桤的生日PARTY 。

贺桤的生日PARTY 安排在刘一凡家。

车红见了夏菲儿就喊开了,“呀,夏菲儿来了,又长漂亮了!这漂亮女孩儿就是越看越好看,听说被评上了战斗英雄,呵,还没见过这么好看的战斗英雄呢。”说着又向夏菲儿后面张望了一下,“哎,李雅呢?不是说也一块来的吗?”夏菲儿笑着回答:“她临时有点事,一会儿就过来了。”

罢獠慷庸ぷ餮剑褪钦庋桓鲎迹〔幌裎颐堑胤降ノ唬铝税嗑褪亲约菏奔洌憔退滴颐羌依狭醢桑M砩霞影嗟绞弧⒍悖叶疾恢浪且桓龃τ惺裁春妹Φ模獠唬岛昧宋宓慊乩窗锩Φ模憧矗伎炝懔耍共患擞啊!

八腔厥潜任颐腔忝σ恍还还叵担┳樱裉煳铱梢园锏忝Α!毕姆贫挥沙岛旆炙稻徒顺俊3坷镆咽且环Φ梅斓木跋螅淮苯范训迷钌弦话耄叵乱话耄辉嗖擞姓暮兔徽穆衣业厣⒘艘坏兀赴迳匣褂星辛艘话氲氖萑狻O姆贫袅艘豢谄醯米约喝肥涤刑崆袄吹谋匾

安恍校〔恍校∧憧墒谴笊顺跤耍趺茨苋媚愣帜亍!背岛旎琶棺×苏卸南姆贫

吧┳樱乙丫指戳耍庥植皇鞘裁粗鼗睿还叵档摹!毕姆贫底牛槔厥捌鸬厣系睦苯罚稚陨哉砹艘幌虑嗖耍缓竽闷鸢赴宓氖萑饩涂记衅鹄础

车红站在一旁咯咯笑开了,“看着挺娇气的小姑娘,想不到干起活来还一点都不含糊呢,好吧,你就帮我打打下手吧,我这儿还真需要个把人。”

夏菲儿边切菜边对车红说:“我在炊事班呆过。”

笆锹穑一挂晕秩缃瘢裎艺饷茨芨傻牟欢嗔四亍!

夏菲儿笑着说:“我算不上能干,充其量就能把饭做熟,但一点儿也不好吃。”

肮谧霾苏夥矫妫铱刹淮担阄饰颐羌依狭酰行┬》构莸姆缥恫嘶共灰欢鼙鹊蒙衔艺饧页2四亍!

靶¤绺缢担钕不冻缘木褪悄愠牟肆恕!

此时车红给夏菲儿的感觉有点像姐姐,既亲切又自然,一下子完全没有了来之前的拘束,大大方方地跟车红聊了起来。

不一会儿,门铃响了,夏菲儿跑过去开门。

门口站着一位可以用炫目来形容的女孩子,夏菲儿半天才看清楚来人,“李雅?!”

疤炖玻颐羌移匆晃幌膳桑 闭诔挪说某岛煲膊唤宰爬钛趴创袅恕

门口的李雅穿着一件粉红色的蓬松的棒针外套,大大的青果翻领把她衬托得是那样的优雅,碎花的雪纺短裙,短短的圆弧底摆,黑色的宽松短靴上系着两只的金色蝴蝶结,使她看起来犹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荷花,清新而不妖。

李雅大大方方地走了进来,等着其他人的赞美,一看柳瑞等人还没来,就直接走进了厨房,对着车红说道:“你们不要笑话我,老是被人叫做假小子,我决定从今天起,要改变所有人对我的成见。”

车红道:“这么俏的姑娘怎么可能被人认作假小子呢。”

耙郧拔颐蔷褪钦饷纯此还蠢匆院蟛换崃恕!毕姆贫叩嚼钛鸥坝稚舷麓蛄苛艘环骸袄钛牛愦┡罢娴奶亮耍 

李雅得意地说:“我只是稍稍变了一下形象,就把你惊讶成这样,我要真认真打扮一回,你且不下巴都要掉了。”

夏菲儿说:“这可说不准。”

李雅笑着斜了夏菲儿一眼,对车红说道:“嫂子,还有什么活儿吗,我也来加入吧,人多力量大嘛。”李雅卷起袖子就要开干。

车红忙拦住了李雅,“别别,厨房太脏,你就到外面帮着摆摆桌子吧,这边我跟菲儿已经干得差不多了。”

李雅也没坚持,“好吧,一会儿罚我洗碗好了。”

车红对着李雅的背影愣起神来,一个连女人都会吸引住的女人,男人见了不都得发狂啊。

夏菲儿一声惊呼:“糊了!”

把剑彻耍 背岛炜际置怕业厍谰人摹奥煲仙鲜鳌薄

夏菲儿帮着车红又帮乎了一阵,终于大功告成。李雅帮着把菜端上了桌子,望着几盘香气扑鼻的家常菜,三个人的肚子早已饿得咕咕叫,抬头一看闹钟上的时钟已指在了七点上。

车红气体休地说道:“这帮人真是,什么事忙得连生日都不过了?夏菲儿,李雅,你们都饿了吧,先吃点垫垫底,他们还指定啥时候回来呢,我们边吃边等。”

夏菲儿道:“嫂子,没关系,我们再等等好了。”

李雅道:“是啊反正饿劲也过去了,再等等吧。”

澳忝遣欢瞿鞘羌俚模矗鄄还芩橇恕!背岛煺泻糇鸥找曜樱吞嗽砍卓诺纳簟

几乎是同时,李雅一下子窜到门边,趁对方还没把门打开前把门拉开了。几声夸张的惊呼同时在门口响起。

刘一凡从门里退了回去,疑惑地看了看门牌,“咦,没走错呀。”

贺桤说:“一凡兄,你家居然有大明星出入,怎么没听说起过呢,以后出门得防着点,狗仔队的鼻子可灵了。”

汤本奎望着李雅眼神都直了,贺桤对柳瑞使了使眼色,然后作眩晕状往汤本奎身上倒去,“发生什么事情了,我怎么浑身都无力呀。”

李雅瞪了贺桤一眼,“真是一帮无聊的家伙。”

汤本奎有些发窘,一反身把贺桤扭了个押解动作,“你小子!别以为今天是寿星就没人敢对你怎么样了。”

贺桤拉着汤本奎跟车红介绍,“北方日报的记者,汤本奎。”

汤本奎指了指夏菲儿,笑道:“我是借此机会好好业来谢我的救命恩人的。”

车红道:“这个谢,你可得大谢!”

汤本奎忙道:“当然、当然!”

李雅望着柳瑞,柳瑞对着她竖起了大拇指:“一个字,很靓!”

李雅喜笑颜开,她成功了。

车红埋怨着自己的丈夫:“你们再不回来,我跟菲儿、李雅非得饿趴不可。”

刘一凡解释道:“有两个文件要赶着下发到部队,一忙就忘了时间。”

夏菲儿笑盈盈地拿出一个小礼盒递到了贺桤跟前,“生日快乐!”

贺桤望着夏菲儿问道:“什么东西呀?”

车红把站在门口的人一个个往饭桌前推,“先吃饭,先吃饭,吃完饭有的是时间看礼物!”

汤本奎从外面扛进来一箱红葡萄酒,“为庆祝贺桤的生日,今天不管是先生还是女士都得端杯!”

李雅马上回应道:“好啊,这里女士们的酒量还不一定输给你们男士呢。”

贺桤道:“那就比试比试?”

李雅道:“比就比,谁怕谁呀。”

柳瑞边开酒边说道:“你可以,夏菲儿不可以,她的伤还没恢复好。”

懊晃侍猓 崩钛磐讼姆贫谎郏砬橛行┕郑峁鹗种械木破浚诿扛鋈嗣媲暗母呓疟械谷肓巳种坏暮炀啤

红红的酒液衬着晶莹的酒杯,一下子把气氛烘托起来了。大家一起举杯为贺桤庆祝。

贺桤端着酒杯站了起来,“在人生的路上不知不觉我已走过二十八个春秋,让我最值得庆幸的是,遇到了在座的各位,是你们让我的人生变得更加丰富多彩,在这里,我敬各位一杯!”

贺桤挨个给大家碰杯。

轮到李雅的时候,李雅说:“贺桤,我觉得你这样明显缺乏真诚,大家好朋友一场,好不容易给了你一个述说衷肠的机会,最怎么着,你也得挨个点评一下吧。”

贺桤问李雅:“知道男人跟女人最根本的区别吗?”

李雅望着贺桤等答案。

贺桤一仰脖子把杯中酒全倒入了口中,然后拿着空酒杯很潇洒地摊开双手,对着李雅缓缓说道:“区别就是,表达感情,女人用语言,而男人用行动。”

汤本奎啪啪地鼓起了掌,“兄弟,就冲这句经典名言,我得再敬你一杯!”

贺桤把汤本奎的酒杯按了下去,“你的行动可不是表现在我这里的。”

柳瑞端着酒杯走到贺桤跟前,“一真想对你说一句话,可惜你一直没给我机会,今天我终于等到了。”

贺桤说:“不会是提醒我欠你的钱没还吧。”

柳瑞笑着轻轻嗑了嗑贺桤的酒杯,“你这人没啥优点,唯一值得提的就是有一个好妹妹,为这个骄傲的优点,我敬你一杯。”

暗纫幌拢 焙罔绲沧×艘咕频牧穑笆孪鹊蒙昝鳎颐呛丶揖土┬∽樱慌!

柳瑞拿开贺桤的手,“是不是妹妹,你说了不算,我得问问夏菲儿。”柳瑞含笑向夏菲儿望去。

夏菲儿红着脸坐在那里,为难地望着贺桤,她不知道应不应该回柳瑞的话。

贺桤拿酒杯撞了一下柳瑞,“喂,你到底是敬我,还是敬菲儿呀,你这个滑头不是想用一杯酒打发两个人吧,这个我可不依你。”

芭履懔耍D闵湛炖帧!绷鸲似鹁票桓啥 

靶恍弧!焙罔缫惨灰 

夏菲儿端起酒杯对贺桤说:“小桤哥,我也祝你生日快乐,做妹妹的谢谢你多年的关心和爱护。”

贺桤见柳瑞笑得很得意,问道:“我妹敬我酒,你乐什么?”

柳瑞道:“笑一笑都不可以啊。”

李雅端着自己的酒杯举到了贺桤面前,“祝你事业有成,官运通达,好事成堆!”

贺桤连声道谢,一口气干了杯中的酒。

柳瑞对贺桤道:“你可得小心了,喝酒就怕扎小辫的。”

李雅问柳瑞:“怎么,我让你胆怯吗?”

柳瑞道:“你一个小女孩,我有什么好怕的。”

李雅道:“要真不怕地话,咱俩就比试比试。”

柳瑞问:“你想比什么?”

李雅道:“当然是酒喽!”

懊饬恕!绷鸲岳钛虐谑郑拔乙桓龃竽腥嗽谀阈∨⒚媲氨雀鍪裁锤叩桶 !

李雅说:“柳副参谋长,如果怕了呢,乖乖认输就行了,你范不着找个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

这回倒是柳瑞有点骑虎难下了,他望了望众人,把杯子往桌上重重地一放,“好!比就比,总不能传出去说我柳瑞被一个扎小辫的吓住了吧,说,怎么个喝法?”

李雅想了想,“连喝三大杯,闭着眼睛转三圈,然后从各自的位子直线走到门口,谁走得直走得快,就算谁赢。”

众人听了李雅的规则都倒吸一口凉气,桌上的两只高脚杯子,一大杯就有三两,三大杯就差不多一斤呢。

贺桤把眼睛都瞪圆了,“什么叫帼国英雄,我总算开眼了,柳瑞,你今天就算输给李雅,也不是件丢人的事。”说完帮着齐刷刷地摆上来四个高脚杯,示意汤本奎,“给满上!”

汤本奎拿酒瓶有些犹豫,“还是算了吧,这红酒真喝过头了,会很难受的。”

澳忝钦獍锶苏媸牵 焙罔缍峁辣究种械木破浚圻奂赶戮桶蚜痪票狭恕

柳瑞让李雅挑酒杯。李雅端起自己近边的一杯酒就往自己嘴里送,柳瑞见李雅已开了头,也端起了一杯。放下第一只空酒杯,李雅一张俏脸五官挤到了一堆。

夏菲儿小声劝李雅:“喝多了真的会很难受的。”

李雅就当没听见似的,很快又端起了第二杯。在大家的惊叹声中,两个人把六杯酒一一灌进了肚里。

案米α耍鹜吮昭劬Γ 绷跻环蔡嵝蚜礁鋈耍幢怀岛旌莺菖×艘话选

柳瑞和李雅放下酒杯开始转圈,“一转,两转……”大家一起帮着数。李雅转完圈一个踉跄差点摔倒,还好汤本奎眼急手快,李雅把汤本奎一把撸开,摇摇摆摆走到了门口,一转身发现柳瑞还坐在自己的凳子上,顿时乐了,“哈,我赢了吧。”

柳瑞坐在凳子上直摇头摆手,“你赢了,我服输。”

李雅摇摇晃晃走到柳瑞跟前,“你输了,就得认罚。”

柳瑞问:“你想怎么罚。”

李雅道:“罚你做我男朋友。”

砰!一只酒瓶突然落在地上。众人转头,见汤本奎正在拾碎片。

汤本奎跟众人道歉,“对不起,手太滑了。”

李雅拉着柳瑞继续问:“你到底认不认罚呀。”

刘一凡推柳瑞,“小子,有这等好事还不快答应。”

柳瑞指了指身旁的贺桤,“这个我得找他商量商量。”

贺桤一脸的困惑,“这是你们两个的人,跟我有什么干系。”

李雅望着贺桤,再看看夏菲儿,突然大笑起来,好像突然听到了一句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她笑得站在门口捂肚子,连眼泪都笑出来。几个人都被李雅笑得都发毛。

李雅总算止住了笑,摇摇晃晃地走到柳瑞跟前,指了指贺桤问柳瑞:“你是该跟他好好商量商量,夏菲儿还是五六的时候,就嚷嚷着要做贺桤的新娘了,知道夏菲儿为什么来部队,那是因为贺桤在部队。”

袄钛牛 毕姆贫中哂旨比ダ钛牛澳愫茸砹恕!

李雅一把把夏菲儿推开,“我没醉,我清醒着呢,你这个胆小鬼,爱一个人就说给他听嘛,老是一个人犯单相思,你不累我还累呢,贺桤,你跟我听着,这辈子你要是不好好待夏菲儿,你到死都会后悔。”

贺桤有些尴尬,“这丫头真是喝多了,嫂子啊,麻烦你倒点白糖水来。”

芭叮丁!背岛煸谂员哂ψ牛赐屏送谱约旱恼煞颍刹幌氪砉饷淳实那楦芯纭

李雅对贺桤说:“你就当听的是醉话吧,就算醉话我也得说完,唐晓辉,以前是咱们通信总站的,现在是一个要什么有什么的地方老板,追了夏菲儿三四年,夏菲儿正眼都没瞧他一眼,为什么,因为她心里只你贺桤!怎么?你嫌夏菲儿是个士官啊,告诉你,我们夏菲儿马上就要提干了,她可是我们总站的救人英雄!”

安灰盗耍钛牛愣剂怂敌┦裁囱健!毕姆贫伎旒笨蘖恕

刘一凡出来打圆场,“今天就喝到这里吧,天也不早了,明天还得上班,大家都早点休息吧。”

昂茫龀。 焙罔缯玖似鹄磁牧伺牧跻环玻猿岛焖档溃骸吧┳樱缓靡馑迹裉煨量嗄懔恕!

车红笑道:“还可以嘛,脑子居然没乱,要我呀,早昏了。”

夏菲儿走到李雅边上去扶李雅。李雅把夏菲儿推开了,“我可没喝醉。”

汤本奎对夏菲儿道:“我来吧。”

李雅把汤本奎也推开了,指着柳瑞:“我要你扶我。”

柳瑞面无表情,架着李雅出了门。

几个人下楼,柳瑞突然放开李雅,蹲在楼前花坛边狂吐起来。

汤本奎望着东倒西歪的几个人对贺桤说道:“我看还是找个人来救驾吧。”

贺桤道:“处里司机早休息了。”

汤本奎笑道:“有位司机还等着呢。”

正说着贺桤的手机响了。

昂牵撬卣辏阍趺粗赖模裁矗恳恢痹诘龋课摇父龈缑牵惹霸缭己玫模诹跻环布摇液攘说悖颐缓榷啵ィ挥昧耍阏娴牟挥霉矗以趺床话涯愕薄迸笥涯兀饷赐砹耍阋桓雠⒆涌挡话踩啊阍趺础焙罔缒米殴伊说牡缁坝行┪弈巍

汤本奎望着贺桤笑道:“我说还有司机在等吧。”

贺桤瞪了汤本奎一眼,他还不想让太多人知道李素贞的存在。

贺桤望着一眼扶着李雅的夏菲儿,心情有些复杂。

夏菲儿却对贺桤笑了笑,“哥,李雅的话你不要放在心上,她喝醉了,都是乱说胡说的。”

靠在夏菲儿身上的李雅瞪着一双眼睛问贺桤:“素贞?素贞是谁呀?”

贺桤对着李雅叹了口,也不知道这个丫头真清醒还是假清醒。

一辆白色的鸟蓝在贺桤跟前停了下来,从驾驶室里走出一个二十六七岁左右的女孩子,女孩子穿着一身得体套装,漂成粟色的头发一丝不乱地在脑后盘了个时尚的马尾。女孩子一晃一晃地走到了贺桤跟前,头发光泽而有动感。“贺桤,你没事吧。”贺桤回答女孩:“我没事,可我的朋友有点麻烦。”女孩望了望贺桤掺着柳瑞,再望了望夏菲儿和李雅。夏菲儿对着女孩儿笑了笑,上次在咖啡厅她们已见过面。

澳忝窃趺锤愕模趺茨苋门⒆雍日饷炊嗑颇亍!崩钏卣旯窗锵姆贫隼钛牛

靶∨⒓颐缓裙疲秃饶敲匆坏悖妥沓烧庋耍叮馐抢钛牛姆贫暮门笥眩飧鍪俏业暮眯值埽稹!焙罔缫灰桓⒔樯堋

袄矗贫涯愕呐笥逊龅匠道铩!崩钏卣臧镒畔姆贫牙钛欧鼋顺担秩フ泻艉罔纾昂罔纾惆选辛裁础!

傲稹!

岸裕穑闳盟诟奔菔蛔希岛冒踩唬憷纯桑牵茨阊颖任夷埽獬滴也鸥昭Щ峥亍!崩钏卣暌涣车南突荨

夏菲儿在一边默黙地打量着李素贞,她觉得李素贞一点儿也不像左唯依所说的那样,李素贞的五官也许说不上漂亮,但端庄、舒服,很有亲和力,对贺桤热情、体贴,却毫不做作。这是个好女孩子,与小桤哥很配。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