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用心良苦

望着夏菲儿那双清彻的眼睛,柳瑞突然有了倾吐的欲望,“音乐对我来说既能娱人,又能给人带来快乐。我热爱音乐,也非常喜欢各种各样的乐器,它们犹如我肢体的延伸,通过音乐代我表达所有超越语言的思想和情感。我常常觉得我手中的吉他是有生命的,你赋予它多少灵性,他会加倍回报于你。从你手指触弦拨动的一刹那,你会感到极其轻微甚至根本觉察不到的振动,像血管中的血液一样流通扩张,传遍整个琴身,通过拾音器、导线进入放大器,然后从音箱里表现出来。这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但这一刻你的感觉就好像声音不是从琴发出的,是而从你的内心深处发出的一样,可以达到你心里想表达但单靠语言和表情却无法达到的境界。在演奏中,在音乐中,我可以畅所欲言,尽情表达我所想表达的东西……””

在沉闷的军营里,柳瑞终于找到了一个与他内心深处一样的声音,倾吐的欲望顿时像岩浆一样喷吐而出。他开始向夏菲儿叙说他的童年和让他为之骄傲的母亲,甚至说起了在人前从不谈及的尹云龙——他的父亲,那些深藏在他心底的爱与恨这这么毫无掩饰地在夏菲儿面前铺开来。

这是夏菲儿头一回听柳瑞说这些跟军事无关,跟民族无关,跟任何人无关,只属于内心的东西,她被那颗真诚的心感动得热泪盈眶,这颗心与自己的世界是相通的。

说得激动处的柳瑞一不小心又撞上那对晶莹的月芽儿,一泻千里的话语来了个急刹车。这是一个多么感性的小东西呀,不仅能读懂自己,而且还那么敏感、善良,柳瑞在心里无声的感慨着。

良久,两个人同时发现彼此的对视,都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还是夏菲儿打破了尴尬,“哎,连长同志。我帮你画幅俏像画吧。”

澳隳懿荒芨囊幌露晕页坪舭 !

澳呛冒桑蠊沙ぁ!

安幌不短!

傲斓肌!

八祝 

袄溲袼梗 

笆裁矗俊

夏菲儿笑了起来,“你不知道吧,这是你在我们新兵连当连长的时候,我们帮你取的,很好听吧,好了,我决定了,就这么叫你。”

拔梗塘恳幌拢憧梢越泻罔缥¤绺纾刹豢梢步形倚∪鸶缪健!

袄溲袼梗 

敖懈纾 

袄溲袼梗 

案纾 

鞍ィ 毕姆贫芽煨Φ煤芸模裾娴募竦搅烁龃蟊阋恕

能让夏菲儿这么开心,柳瑞也无所求了,“菲儿,你不是要找免费模特吗,开始吧。”

澳愦鹩α耍昧恕!毕姆贫有缕讨剑餮樟稀

柳瑞坐在夏菲儿跟前,无限温柔地望着夏菲儿。

拔梗溲袼梗隳懿荒馨蚜巢喙ヒ坏愕恪!

拔裁矗市砟阈郎停筒辉市砦倚郎脱健!

八凳裁茨亍!毕姆贫炝肆场

澳憧次易骰铱醋拍闫浊芄剑就罚伞!

夏菲儿望着柳瑞,有了主意,她把刚才画的画从新展开来,铺在了画板上。

柳瑞望着夏菲儿时而举笔,时而抬眉,时而微笑,样子可爱极了。都说当写生模特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情,柳瑞却觉得有时当模特也是一件享受。周围的美景此时间也变得缠绵、暧昧起来。池塘里水草在里面荡漾着,好像天空的云,丝丝缕缕的牵拉着,在这清水碧色里面,岸边的树叶时有飘零在水里面,变成一对对小小船儿,在微风的动力下,缓缓滑动,两只蜻蜓抖动着青色的翅膀,从池塘的这边追逐到池塘另一边,从草丛追逐到枝头……

时间在不知不觉悄悄过去。

拔梗昧耍 毕姆贫炎约旱淖髌纺酶稹

罢馐鞘裁囱剑噬奶炜眨坎欢裕炜罩性趺椿嵊杏愣退兀牵艺业轿伊耍 痹谀瞧鹕捅渡淞鹎逦乜吹搅俗约旱恼帕常怯心敲醇阜菹蟆!霸窗盐冶涑纱蠡郴嵴饷此В饷辞逅饷础乇稹!迸踝拍欠鸲疾恢烙檬裁创世葱稳莺昧恕

罢饣忻置挥校俊

班拧!毕姆贫肓讼耄澳文蟹苡忻幕小度粘鲇∠蟆罚夥徒小冻靥劣∠蟆钒桑貌缓茫俊

啊冻靥劣∠蟆罚牵饷淮怼!绷鹜蝗皇兆×诵α常班耍贫罱幸患苤匾拇笫虑椋阋欢惶怠!

夏菲儿不知道柳瑞突然变得这么严肃要对她说什么,不由紧张了一下。

白罱拦槐救ㄍ朗跏罚庸糯宦肥矗倌炅谐鲎ń谄朗龅模挥需蟾摺⒈霞铀鳌⑾募佣⒑嗬つΧ攘仁耍估着蛋ⅰ⒚煽恕⒖刀ㄋ够裁吹模贾辉谧凼隼锾嵋幌拢墒亲詈笠晃涣凶ń谄朗龅哪阒朗呛畏缴袷ヂ穑俊

夏菲儿一脸认真地摇了摇头。

八对谔毂呓谘矍埃姆济邢姆贫!

芭叮溲袼鼓阏媸翘至耍趺纯梢哉庋脚夷亍!毕姆贫啬米攀掷锏幕食鹑恿斯ィ幌肴从霉肆Γ偈蓖吹盟艘淮罂诹蛊

柳瑞忙走过扶住了夏菲儿,柔声道:“看,伤口痛了吧,谁让你淘气的,来,还是我扶你回病房吧。”

盎故俏易约鹤甙伞!绷鸢さ锰姆贫行┙粽拧

柳瑞不由夏菲儿,干脆拦腰把夏菲儿抱了起来,他想,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抱夏菲儿,小丫头实在是太轻了。明天就该回部队了,日子怎么就过得这么快呢,这一离开又不知得过多久才能见到菲儿。柳瑞不由把夏菲儿抱得更紧了。

躺在柳瑞的怀抱里,夏菲儿根本无力挣脱。冷血格斯的怀抱好宽厚啊!夏菲儿发现自己居然很享受这样的感觉,刹时,面红如桃李,一颗心如鹿撞。

李雅睁开眼睛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糟糕!李雅飞奔到洗漱室,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问题。自从到机关,李雅就恢复了以往在星期天变懒觉的习惯。可今天她不能睡懒觉,因为柳瑞答应今天教她练吉他。余璐离开乐队后,李雅就成了乐队的主要成员,巧的是她和余璐学的乐器还都是电子琴。站在衣柜前,李雅发起愁来,穿哪件好呢?她清楚地知道自己最美的部分应该是腿,长且直。天气已经转凉了,如果穿短裤显然不合时宜。李雅微微一笑,选中了一条发白的牛仔裤和一件白色的大毛衣,她了解柳瑞的喜好,柳瑞喜欢那种清清爽爽纯情女孩儿。李雅在镜前拢了拢自己的一头短发,摆了一个很摩登的POSS,她对自己形象非常满意。

李雅拿着新买来的吉他练了一遍,上回柳瑞教她的曲目,尽管不是很熟练,但听起来也像那么回事了,毕竟她也是个音乐入门者,改学别的乐器并是不一件难事。李雅对自己说,一定要好好努力,这样就可以与柳瑞双双登台了,那样的情形该让人多么艳羡啊,那是绝对的俊男靓女。

李雅带着美好的幻想,连蹦带跳地来到了军需仓库。军需仓库里已有人在练乐器,李雅问胡骋,有没有见到柳股长。胡骋指了指门外,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李雅看到了一个修长而挺拔身影,那不是柳瑞,又是谁呢。李雅朝柳瑞慢慢地走了过去,想吓柳瑞一跳,当然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柳瑞的敏锐能力她不是没见识过。李雅放弃了捉弄柳瑞的想法,在柳瑞身后轻轻地“喂”了一声,柳瑞的反应有些出乎她意料,像是在梦中突然被惊醒。

跋胧裁茨兀空饷慈肷瘢菹暗南跹袒姑簧⑷ヂ穑磕愣蓟厝バ萘舜蟀敫鲈铝恕!绷鹁尤槐幌抛牛钛攀翟诟械教婀至恕

澳睦茨敲捶鸦埃愠俚搅硕种樱褂惺种印!绷鹑瓶死钛拧

李雅紧跟了上去,“知道了,大忙人,可是你也别忘了,你答应主任要好好开一个庆功会的,你可是这次庆功会的主角,听说某人在演习中立了大功,要直提副参谋长了。”

柳瑞摇头,没理李雅,提副参谋长的事,政委已找他谈过话了,虽无心作官,可这毕竟是对他最好的肯定,只是占据心间的不是欣喜,而是那份责任,职务换了,肩上的担子又加重一些,他需要更努力些才行。

傲蠊沙ぃ颐窍姆贫说貌恢匕桑俊崩钛磐耆还芰鹉侵制丝肆场

安恢兀俟桓鲈戮涂梢曰亓恿恕!

盎挂桓鲈掳。蠢凑飧銮旃崴遣渭硬涣耍媸强上А!

昂牵怯械憧上А!绷鹨晕钛攀侵赶姆贫蛭匠∮⑿劬热肆⒍裙Φ氖隆

李雅说的却是另外一件事,“她看不到咱俩同台演出了还真是遗憾。”

巴ㄑ莩觯俊

爸魅蚊桓闼德穑抑皇巧陨蕴嵋榱艘幌拢幌氲街魅尉尤宦诖鹩α恕!

笆种拥搅恕!绷鹱硪摺

李雅忙伸手拖住了柳瑞,“等一下,我还一件正经事要问你呢。”

坝惺戮退凳拢冻断袷裁囱印!绷鸢炎约焊觳埠敛挥淘サ卮永钛攀种谐榱顺隼础

李雅也不以为意,仍兴致勃勃地问,“你说,评上了二等功的战士是不是可以直接提干呀?”

澳阄收飧龈陕铮俊

拔姨狄蛭獯窝菹俺晒Γ纠锢戳肆礁稣绞刻岣傻拿睿姆贫皇浅闪俗苷镜挠⑿勐穑磕闼邓忻挥刑岣傻南M !

柳瑞反问道:“站里分了两个提干名额?你听谁说的?”

澳惚鹞适撬档模凑⒖煽俊!

柳瑞伸手拿过李雅手中的吉他。

李雅一脸惊喜,“你不走了?”

柳瑞道:“给你延后十分钟。”

军区空军办了一期通信骨干培训班,总站把柳瑞和李雅派了出去。

为方便统一管理,参训人员都必须住在通信处安排的招待所。李雅的房间紧挨着柳瑞的房间。

培训班为期一周,上午上课,下午讨论。第一天课刚结束,李雅的宿舍就坐满了男同胞们,一个说:“办这样的培训班就是应该彼此间多交流经验。”另一个说:“坐在一块儿天南海北聊上一通,才有彼此积累一些实践经验嘛,坐在课堂里光听一个人说,还不如回去看光盘呢。”又有一个说:“最主要的还是应该让我们的李雅同志多发言,这可是我们通信系统新生力量啊。”面对这一张张热情的面孔,李雅飘飘然中带着一丝遗憾,柳瑞从不加入他们的讨论。培训班的日子已过去两天,柳瑞总共才跟她打了三次招呼。那些自以为都是才高八斗的骨干们把李雅围在中间,争先恐后的演示着他们的口才,李雅被唾沫横飞的众骨干都快炸昏了脑袋,正想下逐客令,看见柳瑞正经过门口,“喂,柳瑞!”柳瑞回头,“呵,还挺热闹的。”“柳瑞!”李雅叫得很亲热,“你这人真是的,不就一起参加个培训班吗,故意避着我干什么,搞得好像我们之间多生疏似的,刘参谋,你是不是平日里也是这么待你女朋友的啊?”李雅随意问了一声挨着她坐得最近一位中尉。众人突然恍然大悟般,一个个很知趣地跟李雅告辞,那位刘参谋离开的时候还像一名大哥般拍拍柳瑞的肩膀,“柳股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不仅李雅对你有意见,我都要对你有意见,别一味地只顾工作,要多陪陪人家。”柳瑞哭笑不得,要解释,“你们误会了。”大家一幅理解的样子,“部队谈个朋友不容易,圈子太小,你放心,我们都不会给你们声张的。”等众人一走,柳瑞开始数落李雅,“你这个疯丫头,让这般青年才俊全误会了,看以后谁敢要你。”李雅说:“那你就负责到底好了。”柳瑞道:“我可消受不起。”李雅笑着问:“是因为我李雅太漂亮了,还是因为你柳瑞怕竞争不过对手啊?”“你还有心思胡闹,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这种玩笑怎么可以随变乱开呢,幸亏今天是我,换了别人,这谣言非得满天飞不可。”李雅说:“就让谣言满天飞好了,反正我没有什么好怕的。”“好了,被吵了这么长时间,你休息一下吧,一会儿开饭我叫你。”柳瑞逃也似地走出了李雅的房间。

培训班依旧进行,可每节课都让柳瑞如坐针毡,军区空军直属单位就这么几个,大家彼此间都有着工作上的往来,柳瑞名气大,培训班几乎没有不认识他的人,大家对着柳瑞挤眉弄眼,时不时还取笑、打闹几句。柳瑞费尽口舌跟人解释,结果反而越描越黑,他索性不理睬这回事了,当有人再对他开与李雅的玩笑,一律作笑脸状,不否认也不承认。

柳瑞象坐监狱一样,总算熬到了培训班结束。

坐在回单位的猎豹车里,李雅笑嘻嘻望着柳瑞,“看把你苦恼得,还真怕我赖上你呀。”

按笮〗阊剑艺馐俏愫茫绞蹦阋薷胤降幕购茫赏蛞荒隳奶煲娓慷拥哪奈惶干狭耍思乙淮蛱的慊棺龉业呐笥眩闼的阍┎辉┠模慷邮歉鍪裁吹胤剑鲆桓龊笃诜饨ㄉ缁嵫剑切┰闫纱乘枷胙现刈拍亍!

罢庥惺裁丛┑模懔鹗撬剑鞘俏业娜傩遥挡欢ǖ绞焙蛭一刮颂嵘烁龅荡文亍!

司机于连海乐了,“要我说呀,这部队的女孩就是可爱,直!干脆!敢爱敢恨,我跟我老婆是当战士的时候偷偷谈的,后来她退伍了,我还以为我们之间完了呢,可你们看,她居然嫁给了我。呵呵,柳股长啊,你走桃花运喽!”

柳瑞笑了起来,“你说我跟这个假小子呀,这怎么可能呢。”

李雅瞪了柳瑞一眼,“怎么不可能,我就是要你作我的男朋友,你不承认也没关系,我可以追你,又没有哪条法律不允许女孩子追男孩子,柳瑞,你听好了,从今天起我要追你。”

柳瑞长这么大还真没碰到过这样的女孩子,这女孩要么就是胆大过人,要么就是过分轻佻。

柳瑞走到办公室把文件袋掏了出来,拿着工作记录本要去主任办公室汇报情况,出门撞上了王奇松。

翱梢月铮×┛谛倚腋85匕鸭一沽耍俊

昂凳裁茨兀俊

澳形椿椋醇蓿ο啻Γ站蒙椋#5煤埽以趺词呛的亍!

澳恪绷鹉眉锹急局噶酥竿跗嫠桑站炕故俏蘖Φ胤帕讼吕矗拔依恋美砟恪!

拔一姑幌泄し虼罾砟隳亍!

王奇松进了打字室,正好看见李雅,便笑道:“小李啊,有眼光,小伙子不错。”

李雅看了看周围,就李媛媛一个人在,便轻松回道:“可我还不一定追得上人家呢。”

面对李媛媛,李雅已不同往日,她现在已是干部,可以大大方方谈恋爱,李媛媛却不能,因为她是士官。李雅有意要刺激刺激李媛媛。

王奇松一幅不相信的样子,“这怎么可能。”

李雅道:“我还能骗您不成,”

王奇松望着李雅笑道:“那你得加把油了,柳瑞这小子傲着呢。”

李雅道:“不傲我还不追呢。”

李雅头问王奇松:“王副主任,直接提干的战士是不是还要考核呀?”

王奇松道:“你又不提干,问这个干什么。”

李雅道:“哦,我是替我一好朋友问的,夏菲儿,总站救人英雄,呵,她有没有提干的希望呀?”

王奇松笑道:“这个我可回答不了你,这得让组织来决定。”

王奇松拿着他打好的文件出了打字室。

李雅把手里的文件草稿递给了李媛媛,“把这个方案打出来,复印二十份,要下去到基层连队的。”

李媛媛问:“属总站印发,还是司令部印发?”

八玖畈俊!崩钛哦檀倩卮鹆死铈骆拢谝慌圆辉偎祷埃皇裁春酶铈骆滤档摹

拔埂!崩铈骆陆欣钛牛坝屑虑樗蹈闾隙ǜ行巳ぁ!

李雅道:“不一定。”

李媛媛道:“你知道夏菲儿住院的头两个星期一直是谁陪在她身边吗?”

罢饣鼓苡兴拔癖吡恼绞渴苌肆俗匀皇腔拔窳恼绞颗阕拧

昂撸愦砹耍悄忝橇蠊沙ぁ!

安豢赡埽 

翱赡芑故遣豢赡埽阄饰什痪椭懒耍隳敲刺奶蔚匕锬隳歉龊门笥眩墒侨思夷兀咳思铱晌幢匾捕阅闾奶巍!

澳闾舨爰涫裁矗惆盐依钛诺笔裁慈肆耍鹫展讼姆贫苷0。嵌际茄菹叭嗽保际且豢槎フ降氐模慰鱿姆贫故撬谋!

其实这么反驳李媛媛,李雅自己都觉得牵强。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