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用心良苦   望着夏菲儿那双清彻的眼睛,柳瑞突然有了倾吐的欲望,“音乐对我来说既能 娱人,又能给人带来快乐。我热爱音乐,也非常喜欢各种各样的乐器,它们犹如我 肢体的延伸,通过音乐代我表达所有超越语言的思想和情感。我常常觉得我手中的 吉他是有生命的,你赋予它多少灵性,他会加倍回报于你。从你手指触弦拨动的一 刹那,你会感到极其轻微甚至根本觉察不到的振动,像血管中的血液一样流通扩张, 传遍整个琴身,通过拾音器、导线进入放大器,然后从音箱里表现出来。这只是一 瞬间的事情,但这一刻你的感觉就好像声音不是从琴发出的,是而从你的内心深处 发出的一样,可以达到你心里想表达但单靠语言和表情却无法达到的境界。在演奏 中,在音乐中,我可以畅所欲言,尽情表达我所想表达的东西……””   在沉闷的军营里,柳瑞终于找到了一个与他内心深处一样的声音,倾吐的欲望 顿时像岩浆一样喷吐而出。他开始向夏菲儿叙说他的童年和让他为之骄傲的母亲, 甚至说起了在人前从不谈及的尹云龙——他的父亲,那些深藏在他心底的爱与恨这 这么毫无掩饰地在夏菲儿面前铺开来。   这是夏菲儿头一回听柳瑞说这些跟军事无关,跟民族无关,跟任何人无关,只 属于内心的东西,她被那颗真诚的心感动得热泪盈眶,这颗心与自己的世界是相通 的。   说得激动处的柳瑞一不小心又撞上那对晶莹的月芽儿,一泻千里的话语来了个 急刹车。这是一个多么感性的小东西呀,不仅能读懂自己,而且还那么敏感、善良, 柳瑞在心里无声的感慨着。   良久,两个人同时发现彼此的对视,都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还是夏菲儿打破了尴尬,“哎,连长同志。我帮你画幅俏像画吧。”   “你能不能改一下对我称呼啊。”   “那好吧,柳大股长。”   “不喜欢听。”   “柳领导。”   “俗!”   “冷血格斯!”   “什么?”   夏菲儿笑了起来,“你不知道吧,这是你在我们新兵连当连长的时候,我们帮 你取的,很好听吧,好了,我决定了,就这么叫你。”   “喂,商量一下,你可以叫贺桤为小桤哥,可不可也叫我小瑞哥呀。”   “冷血格斯!”   “叫哥!”   “冷血格斯!”   “哥!”   “哎!”夏菲儿裂开嘴笑得很开心,像真的捡到了个大便宜。   能让夏菲儿这么开心,柳瑞也无所求了,“菲儿,你不是要找免费模特吗,开 始吧。”   “你答应了,太好了。”夏菲儿从新铺纸,调颜料。   柳瑞坐在夏菲儿跟前,无限温柔地望着夏菲儿。   “喂,冷血格斯,你能不能把脸侧过去一点点。”   “为什么,允许你欣赏,就不允许我欣赏呀。”   “说什么呢。”夏菲儿红了脸。   “你看我作画,我看着你谱曲,很公平,丫头,画吧。”   夏菲儿望着柳瑞,有了主意,她把刚才画的画从新展开来,铺在了画板上。   柳瑞望着夏菲儿时而举笔,时而抬眉,时而微笑,样子可爱极了。都说当写生 模特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情,柳瑞却觉得有时当模特也是一件享受。周围的美景此时 间也变得缠绵、暧昧起来。池塘里水草在里面荡漾着,好像天空的云,丝丝缕缕的 牵拉着,在这清水碧色里面,岸边的树叶时有飘零在水里面,变成一对对小小船儿, 在微风的动力下,缓缓滑动,两只蜻蜓抖动着青色的翅膀,从池塘的这边追逐到池 塘另一边,从草丛追逐到枝头……   时间在不知不觉悄悄过去。   “喂,好了!”夏菲儿把自己的作品拿给柳瑞。 mpanel(1);   “这是什么呀,彩色的天空?不对,天空中怎么会有鱼儿和睡莲呢,呵,我找 到我了!”在那片金色和宝蓝色之间柳瑞清晰地看到了自己的整张脸,是有那么几 份象。“原来把我变成大花脸会这么帅,这么清爽,这么……特别。”捧着那幅画, 柳瑞都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好了。   “这画有名字没有?”   “嗯。”夏菲儿想了想,“奈莫有幅很有名的画叫《日出印象》,这幅画就叫 《池塘印象》吧,好不好?”   “《池塘印象》,呵,这名儿不错。”柳瑞突然收住了笑脸,“嗨,菲儿,最 近有一件很重要的大事情,你一定没听说。”   夏菲儿不知道柳瑞突然变得这么严肃要对她说什么,不由紧张了一下。   “最近美国一本权威美术史,从古代一路数过来,近百年列出专节评述的,只 有梵高、毕加索、夏加尔、亨利·摩尔寥寥数人,使雷诺阿、蒙克、康定斯基什么 的,都只在综述里提一下,可是最后一位列专节评述的你知道是何方神圣吗?”   夏菲儿一脸认真地摇了摇头。   “她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她的芳名叫夏菲儿。”   “哦,冷血格斯你真是太过分了,怎么可以这样捉弄我呢。”夏菲儿生气地拿 着手里的画笔朝柳瑞扔了过去,没想却用过了力,顿时痛得她吸了一大口凉气。   柳瑞忙走过扶住了夏菲儿,柔声道:“看,伤口痛了吧,谁让你淘气的,来, 还是我扶你回病房吧。”   “还是我自己走吧。”柳瑞挨得太近,夏菲儿有些紧张。   柳瑞不由夏菲儿,干脆拦腰把夏菲儿抱了起来,他想,反正这也不是第一次抱 夏菲儿,小丫头实在是太轻了。明天就该回部队了,日子怎么就过得这么快呢,这 一离开又不知得过多久才能见到菲儿。柳瑞不由把夏菲儿抱得更紧了。   躺在柳瑞的怀抱里,夏菲儿根本无力挣脱。冷血格斯的怀抱好宽厚啊!夏菲儿 发现自己居然很享受这样的感觉,刹时,面红如桃李,一颗心如鹿撞。   李雅睁开眼睛从床上爬起来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糟糕!李雅飞奔到洗漱室, 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问题。自从到机关,李雅就恢复了以往在星期天变懒觉的习惯。 可今天她不能睡懒觉,因为柳瑞答应今天教她练吉他。余璐离开乐队后,李雅就成 了乐队的主要成员,巧的是她和余璐学的乐器还都是电子琴。站在衣柜前,李雅发 起愁来,穿哪件好呢?她清楚地知道自己最美的部分应该是腿,长且直。天气已经 转凉了,如果穿短裤显然不合时宜。李雅微微一笑,选中了一条发白的牛仔裤和一 件白色的大毛衣,她了解柳瑞的喜好,柳瑞喜欢那种清清爽爽纯情女孩儿。李雅在 镜前拢了拢自己的一头短发,摆了一个很摩登的POSS,她对自己形象非常满意。   李雅拿着新买来的吉他练了一遍,上回柳瑞教她的曲目,尽管不是很熟练,但 听起来也像那么回事了,毕竟她也是个音乐入门者,改学别的乐器并是不一件难事。 李雅对自己说,一定要好好努力,这样就可以与柳瑞双双登台了,那样的情形该让 人多么艳羡啊,那是绝对的俊男靓女。   李雅带着美好的幻想,连蹦带跳地来到了军需仓库。军需仓库里已有人在练乐 器,李雅问胡骋,有没有见到柳股长。胡骋指了指门外,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李雅 看到了一个修长而挺拔身影,那不是柳瑞,又是谁呢。李雅朝柳瑞慢慢地走了过去, 想吓柳瑞一跳,当然她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柳瑞的敏锐能力她不是没见识过。李雅 放弃了捉弄柳瑞的想法,在柳瑞身后轻轻地“喂”了一声,柳瑞的反应有些出乎她 意料,像是在梦中突然被惊醒。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演习的硝烟还没散去吗?你都回去休了大半个月了。” 柳瑞居然被吓着,李雅实在感到太奇怪了。   “哪来那么费话,你迟到了二十分钟,还有十分钟。”柳瑞绕开了李雅。   李雅紧跟了上去,“知道了,大忙人,可是你也别忘了,你答应主任要好好开 一个庆功会的,你可是这次庆功会的主角,听说某人在演习中立了大功,要直提副 参谋长了。”   柳瑞摇头,没理李雅,提副参谋长的事,政委已找他谈过话了,虽无心作官, 可这毕竟是对他最好的肯定,只是占据心间的不是欣喜,而是那份责任,职务换了, 肩上的担子又加重一些,他需要更努力些才行。   “柳大股长,我们夏菲儿伤得不重吧?”李雅完全不管柳瑞那种扑克脸。   “不重,再过一个月就可以回连队了。”   “还要一个月啊,看来这个庆功会她是参加不了,真是可惜。”   “呵,是有点可惜。”柳瑞以为李雅是指夏菲儿因为战场英雄救人立二等功的 事。   李雅说的却是另外一件事,“她看不到咱俩同台演出了还真是遗憾。”   “同台演出?”   “主任没跟你说吗,嘻,我只是稍稍提议了一下,没想到主任居然满口答应了。”   “十分钟到了。”柳瑞转身要走。   李雅忙伸手拖住了柳瑞,“等一下,我还一件正经事要问你呢。”   “有事就说事,拉拉扯扯像什么样子。”柳瑞把自己胳膊毫不犹豫地从李雅手 中抽了出来。   李雅也不以为意,仍兴致勃勃地问,“你说,评上了二等功的战士是不是可以 直接提干呀?”   “你问这个干嘛?”   “我听说因为这次演习成功,站里来了两个战士提干的名额,夏菲儿不是成了 总站的英雄吗?你说她有没有提干的希望啊。”   柳瑞反问道:“站里分了两个提干名额?你听谁说的?”   “你别问是谁说的,反正消息可靠。”   柳瑞伸手拿过李雅手中的吉他。   李雅一脸惊喜,“你不走了?”   柳瑞道:“给你延后十分钟。”   军区空军办了一期通信骨干培训班,总站把柳瑞和李雅派了出去。   为方便统一管理,参训人员都必须住在通信处安排的招待所。李雅的房间紧挨 着柳瑞的房间。   培训班为期一周,上午上课,下午讨论。第一天课刚结束,李雅的宿舍就坐满 了男同胞们,一个说:“办这样的培训班就是应该彼此间多交流经验。”另一个说 :“坐在一块儿天南海北聊上一通,才有彼此积累一些实践经验嘛,坐在课堂里光 听一个人说,还不如回去看光盘呢。”又有一个说:“最主要的还是应该让我们的 李雅同志多发言,这可是我们通信系统新生力量啊。”面对这一张张热情的面孔, 李雅飘飘然中带着一丝遗憾,柳瑞从不加入他们的讨论。培训班的日子已过去两天, 柳瑞总共才跟她打了三次招呼。那些自以为都是才高八斗的骨干们把李雅围在中间, 争先恐后的演示着他们的口才,李雅被唾沫横飞的众骨干都快炸昏了脑袋,正想下 逐客令,看见柳瑞正经过门口,“喂,柳瑞!”柳瑞回头,“呵,还挺热闹的。” “柳瑞!”李雅叫得很亲热,“你这人真是的,不就一起参加个培训班吗,故意避 着我干什么,搞得好像我们之间多生疏似的,刘参谋,你是不是平日里也是这么待 你女朋友的啊?”李雅随意问了一声挨着她坐得最近一位中尉。众人突然恍然大悟 般,一个个很知趣地跟李雅告辞,那位刘参谋离开的时候还像一名大哥般拍拍柳瑞 的肩膀,“柳股长,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不仅李雅对你有意见,我都要对你有意见, 别一味地只顾工作,要多陪陪人家。”柳瑞哭笑不得,要解释,“你们误会了。” 大家一幅理解的样子,“部队谈个朋友不容易,圈子太小,你放心,我们都不会给 你们声张的。”等众人一走,柳瑞开始数落李雅,“你这个疯丫头,让这般青年才 俊全误会了,看以后谁敢要你。”李雅说:“那你就负责到底好了。”柳瑞道: “我可消受不起。”李雅笑着问:“是因为我李雅太漂亮了,还是因为你柳瑞怕竞 争不过对手啊?”“你还有心思胡闹,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这种玩笑怎么可以随变 乱开呢,幸亏今天是我,换了别人,这谣言非得满天飞不可。”李雅说:“就让谣 言满天飞好了,反正我没有什么好怕的。”“好了,被吵了这么长时间,你休息一 下吧,一会儿开饭我叫你。”柳瑞逃也似地走出了李雅的房间。   培训班依旧进行,可每节课都让柳瑞如坐针毡,军区空军直属单位就这么几个, 大家彼此间都有着工作上的往来,柳瑞名气大,培训班几乎没有不认识他的人,大 家对着柳瑞挤眉弄眼,时不时还取笑、打闹几句。柳瑞费尽口舌跟人解释,结果反 而越描越黑,他索性不理睬这回事了,当有人再对他开与李雅的玩笑,一律作笑脸 状,不否认也不承认。   柳瑞象坐监狱一样,总算熬到了培训班结束。   坐在回单位的猎豹车里,李雅笑嘻嘻望着柳瑞,“看把你苦恼得,还真怕我赖 上你呀。”   “大小姐呀,我这是为你好,到时你要嫁给地方的还好,可万一你哪天要真跟 部队的哪位谈上了,人家一打听,说你还做过我的女朋友,你说你冤不冤哪,部队 是个什么地方,整个一个后期封建社会呀,那些糟粕传统思想严重着呢。”   “这有什么冤的,你柳瑞是谁呀,那是我的荣幸,说不定到时候我还为此提升 了个档次呢。”   司机于连海乐了,“要我说呀,这部队的女孩就是可爱,直!干脆!敢爱敢恨, 我跟我老婆是当战士的时候偷偷谈的,后来她退伍了,我还以为我们之间完了呢, 可你们看,她居然嫁给了我。呵呵,柳股长啊,你走桃花运喽!”   柳瑞笑了起来,“你说我跟这个假小子呀,这怎么可能呢。”   李雅瞪了柳瑞一眼,“怎么不可能,我就是要你作我的男朋友,你不承认也没 关系,我可以追你,又没有哪条法律不允许女孩子追男孩子,柳瑞,你听好了,从 今天起我要追你。”   柳瑞长这么大还真没碰到过这样的女孩子,这女孩要么就是胆大过人,要么就 是过分轻佻。   柳瑞走到办公室把文件袋掏了出来,拿着工作记录本要去主任办公室汇报情况, 出门撞上了王奇松。   “可以嘛,小俩口幸幸福福地把家还了?”   “胡说什么呢?”   “男未婚,女未嫁,朝夕相处,日久生情,正常,正常得很,我怎么是胡说呢。”   “你……”柳瑞拿记录本指了指王奇松,终究还是无力地放了下来,“我懒得 理你。”   “我还没闲工夫搭理你呢。”   王奇松进了打字室,正好看见李雅,便笑道:“小李啊,有眼光,小伙子不错。”   李雅看了看周围,就李媛媛一个人在,便轻松回道:“可我还不一定追得上人 家呢。”   面对李媛媛,李雅已不同往日,她现在已是干部,可以大大方方谈恋爱,李媛 媛却不能,因为她是士官。李雅有意要刺激刺激李媛媛。   王奇松一幅不相信的样子,“这怎么可能。”   李雅道:“我还能骗您不成,”   王奇松望着李雅笑道:“那你得加把油了,柳瑞这小子傲着呢。”   李雅道:“不傲我还不追呢。”   李雅头问王奇松:“王副主任,直接提干的战士是不是还要考核呀?”   王奇松道:“你又不提干,问这个干什么。”   李雅道:“哦,我是替我一好朋友问的,夏菲儿,总站救人英雄,呵,她有没 有提干的希望呀?”   王奇松笑道:“这个我可回答不了你,这得让组织来决定。”   王奇松拿着他打好的文件出了打字室。   李雅把手里的文件草稿递给了李媛媛,“把这个方案打出来,复印二十份,要 下去到基层连队的。”   李媛媛问:“属总站印发,还是司令部印发?”   “司令部。”李雅短促回答了李媛媛,坐在一旁不再说话,她没什么好跟李媛 媛说的。   “喂。”李媛媛叫李雅,“有件事情说给你听肯定感兴趣。”   李雅道:“不一定。”   李媛媛道:“你知道夏菲儿住院的头两个星期一直是谁陪在她身边吗?”   “这还能有谁,话务边连的战士受伤了自然是话务连的战士陪着。   “哼,你错了,是你们柳大股长。”   “不可能!”   “可能还是不可能,你问问不就知道了,你那么贴心贴肺地帮你那个好朋友, 可是人家呢?人家可未必也对你贴心贴肺。”   “你挑拨离间什么,你把我李雅当什么人了,柳瑞照顾夏菲儿……很正常啊, 他们都是演习人员,都是一块儿去战地的,何况夏菲儿还是他带过的兵。”   其实这么反驳李媛媛,李雅自己都觉得牵强。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