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亦假亦真

笆夷谕蒲堇氩豢允旧璞福胀ǖ难菔酒敛荒芡毕允径喔龀【埃喔銎聊挥治薹ê铣烧寤妫导试擞玫昧秸呒婀税。蠢丛勖腔沟孟敫龊玫惴ㄗ映隼础!笔亢钤诘缒郧爸迤鹆嗣纪贰

为了能这次演习有出色的表现,机关临时成立了一个“智囊团”,智囊团的成员全都是精通网络通信、信息技术等方面的精英,这次秋季野营演练,从演练课题设置、战场环境营造、作战决心确定到战场情况处置等,全由“智囊团”来共同决策,大家在面对面地研究探讨中,提高指挥员信息化条件下作战指挥能力。石芸侯和柳瑞都被挑进了智囊团。

坝谜馓壮绦蚴允浴!绷鸬莞亢钜徽殴馀獭

氨荒愕饭某隼戳耍俊笔亢钜涣车牟幌嘈拧

澳闶允圆痪椭懒恕!绷鹦Φ煤茏孕拧

石芸侯把光盘放进了光驱,不一会儿,智囊团全体人员一阵欢呼。

张子国拍着柳瑞的肩膀朝坐在一旁的边浩问道:“怎么样,我们部队还是有人才的吧。”

边浩笑得很憨厚:“用这个程序控制的电子屏幕,完全满足实际需要了。”

面对边浩,柳瑞半点也骄傲不起来。这位边浩正是柳瑞上次遇见的算命先生边老爷子身边的那位年青人,边老爷子的儿子,边浩比柳瑞大不了几岁,但他已是国内顶顶有名的通信专家。是张振华专门为这个演习智囊团请来的真正重量级的人物。

边浩在仿真平台上对一个新型军事通信网的技术进行检验。随着边浩手中鼠标器的移动,一个个根据不同方式组成的通信网络被模拟出来,各种战术背景下网络设备的运行状态、抗毁情况一一呈现在眼前。

柳瑞盯着宽大的屏幕,心想,他要学的东西还多着呢。

柳瑞捧着一大堆资料回到自己办公室,看见李雅正在津津有味地浏览着铺了一整桌的报纸。

李雅已经到总站机关报道了,司令部给她安排了一间单身宿舍,李雅很快从话务连搬了出来。从连队出来,李雅才发现外面的天地与基层连队有着天壤之别,不说别的,就冲那份轻闲自由李雅就要大喊三声“万岁”!如此说来,她真该好好感谢柳瑞,如果不是柳瑞,她怎么会下那么大的决心离开话务连呢。

柳瑞问:“李雅,股里没事做了吗?”

袄洗螅掳嗔恕!崩钛乓芽佳ё叛盗饭傻牟文苯辛鹄洗螅丫诎旃业攘鸢胩炝耍阕剂肆鸹峄匕旃遥且蛭豢赡馨涯切┗芪募厮奚帷

跋掳嗔嗽趺椿共蛔摺!绷鹛统鍪只戳艘幌率奔洹

李雅把手里的报纸往柳瑞跟前一伸,“你没看见我正如饥似渴地在吸取知识么?”

昂茫憧矗阊В荩 绷鹨寻盐募湃氡O展袼谩

李雅一下跳到了柳瑞身后,“哎,问你个事。”

柳瑞回过头望着李雅,等着她的问题。

李雅歪着脑袋,嘻嘻笑着,“听说——你今天有个重要的约会?”

柳瑞皱眉,“你又知道什么了?”

李雅道:“事情我是知道得不多,但是呢,我知道如果不喜欢一个人是可以明说的,总拖着对谁都不好,女孩子青春被耽误,兄弟感情被伤害,何苦呢。”

靶辛耍觳旃烧比私心兀涯愕鞴フ鲜省!绷鹱叩矫趴谟终咀。钛潘档妹淮恚噼炊运幸馑迹皇遣恢溃墒撬匀思颐灰馑佳健D芨噼此登宄比缓茫扇思乙丫鸦胺旁谀嵌耍鹨惶烀徽遗笥眩陀幸惶斓南M鸵蛭猓沉⒚鞫伎彀阉鸬背鹑肆恕

李雅朝柳瑞眨了眨眼:“其实我有个很好的主意。”

澳悖俊

笆前。愀喔墒轮苯铀的阌信笥蚜瞬痪托辛恕!

柳瑞苦笑,“我从哪儿去找这么个女朋友。”

李雅指着自己:“这不就是现成的一个。”

翱裁赐嫘Γ 绷鹨呷恕

李雅迅速挡在了柳瑞面前,“你紧张什么,又不真的,我这只是帮你部一个局,处理一下眼前的麻烦,我无所谓啊。”

安恍校 绷鹂谄峋觥

拔叶疾唤橐猓慊菇橐馐裁矗凑弦岛笪乙膊灰欢ɑ赝ㄐ抛苷荆美玻驼饷窗彀桑训滥阆肟醋派沉⒚饕淮未卫凑夷闼阏耍坎还茉趺囱彩悄愦隼吹谋锬悴凰憧骼病!

李雅苦口婆心的样子让柳瑞有些哭笑不得。

澳惚鸱匣傲耍宜挡恍芯褪遣恍校 绷鸲吕钛乓桓鋈顺隽税旃摇

仍是这家“风信子”咖啡厅,余璐清楚地记得,约柳瑞在这里喝咖啡总共有四次,三次中都有沙立明参加,还有一次是沙立明在外面等,也就是说,她从来都没有跟柳瑞两个人一起好好地喝过一次咖啡。

等人的时间是过得最慢的,余璐并不着急,她已经等了柳瑞三年,已不在乎再多等这么一会儿。一个女人爱一个男人的方式有很多种,默默等待也是其中一种,以她对柳瑞的了解,她清楚柳瑞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儿。这三年来,余璐不知道自己的表现是否能让柳瑞感动,或者说满意,但起码她能看得出柳瑞并不讨厌她。她见过柳瑞怎样对待一个让他讨厌的女孩子,其实那个女孩子只是好心帮柳瑞拿了一下外套,柳瑞让那女孩把外套放在地上,而不去捡,只是说了一句,不要了,脏了。柳瑞对她一直是很友善,甚至有时还可以开开玩笑,余璐小心翼翼地与柳瑞保持着距离,却不敢表白,她怕,怕柳瑞当场给她难堪,怕柳瑞突然视她为陌路,这样的事情柳瑞是做得出来的。

柳瑞站在“风信子”门口犹豫着,约他来这儿的是沙立明。

沙立明说:“柳瑞,我他妈决定放弃了,你也不用劝我什么,其实我对余璐的感情远远不如她对你的感情,小子,你就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了,我们穷当兵的,遇上个死心塌地的女孩子也不容易。我帮你把她约出来了,你看着办吧,要么,让她跟了你,要么,让她彻底断了念头,再让她这么伤心难过下去,我第一个不饶你!”

其实,刚才李雅的一番话倒是让柳瑞想起了一个小小的人儿,那个小人儿拿着一张蓝色玻璃糖纸对他说,“瑞哥哥,你见过蓝色的太阳吗?我见过的,真的。”小人儿黑亮的眼眸瞬间变成了一对弯月儿的眼眸,让他感觉总个世界的鲜花在同一时间全部开放。

疯了,真的是疯了!柳瑞拍了一下自己脑袋,猛地推开了咖咖馆的门。

袄戳恕!本」艿交睾蠹搅鸬幕岵⒉簧伲饷吹ザ烂娑裕噼椿故歉芯踝约河行┙粽拧

昂牵攘撕艹な奔淞税伞!绷鹩沧磐菲ぴ谟噼炊悦孀讼吕础

懊挥校乙哺绽础!庇噼幢3肿乓还岬氖缗蜗瘛

两个人谁也不知道该找什么样的话题开场。

咖啡馆里一首熟悉的音乐如溪流般缓缓流淌,优美的旋律带着淡淡的伤感迷漫在空气中。

半响,余璐开了口:“知道为什么每次约你都选在风信子吗?”

柳瑞摇头:“不知道。”

耙蛭斗缧抛印氛馐赘琛!

熬褪钦馐譙eals 和Crofts唱的《Windflowers 》?”柳瑞笑了一下。

癢indflowers ,myfathertoldmenottogonearthem ,hesaidhefearedthemalways……”余璐跟着旋律轻轻哼唱起来,眼泪不知不觉从面颊慢慢滑落。

罢馐赘琛庹媸鞘淄ι烁械母琛!绷鹑缱胝保娴牟恢栏糜惺裁囱姆绞嚼窗参垦矍罢飧錾诵牡呐⒆印

安唬馐鞘淄γ赖母琛!庇噼吹拖峦酚檬秩ナ酶闪成系睦帷

柳瑞把自己的手绢递了过去。

安缓靡馑迹媚憧葱傲恕!庇噼唇庸耸志睢

坝噼础!绷鹁龆ㄋ凳祷啊

班拧!庇噼刺鹜防矗凵窭锍渎似诖

柳瑞指着自己心脏的位置,“有一个女孩子已经在这里,我意思是说,我的心……”

昂牵装模坏榷嗑冒桑俊蓖蝗挥腥舜雍竺姘蚜鸨Я烁鼋崾怠

柳瑞一回头,发现是李雅,忙推开来,“李雅……这是干什么?”

笆悄闼档脑凇缧抛印任业难剑剑∈怯喔墒掳。 崩钛畔袷峭蝗环⑾至擞噼矗罢媸翘灰馑剂耍液土稹颐恰愣伎醇耍俊

余璐望着李雅如木雕泥塑般,“你说的是她?”

柳瑞摆手,“不,不是。”

罢馀磷佣嘣喟。叶己眉柑烀话锼戳耍矗艺舛兄浇怼!崩钛诺莨ヒ徽挪椭剑呈侄峁噼词掷锏氖志罘沤俗约憾道铩

余璐失声问道:“你帮柳瑞洗手绢?”

熟悉柳瑞的人都知道,柳瑞从来不用餐巾纸,他只用手绢,好几次柳瑞因为手绢的事被同事偿取笑,说柳瑞太矫情, 大男人用什么手绢,唯有余璐一直认定柳瑞是因为强烈的环保意识。记得有次王奇松跟柳瑞开玩笑,“你这手帕天天洗得这么干净,是不是等着去送给哪个林妹妹呀?要准备就得准备两条啊。”因为王奇松这句话,柳瑞的手绢对余璐来说意义非凡,李雅怎么能为柳瑞洗手绢呢。

捌涫狄裁皇裁矗凑缤硪惨么蠹抑赖模穑馑凳遣皇牵俊崩钛乓环π叩匮涌吭诹肆鸬募缤贰

袄钛牛谩!绷鸫优员咄瞎匆话岩巫印

澳憔捅鹩渤帕耍喔墒略缈疵靼琢恕!崩钛沤艨孔帕鹱拢胫匦驴炕亓鸬募缤贰

余璐望着李雅,“还是你说吧,我什么都没看明白。”

昂冒伞!崩钛蓬┝艘谎哿穑π叩难涌雌鹄春苷媸担捌涫担腋稹颐且丫泻艹な奔淞耍咛宓氖奔溆Ω猛扑愕侥谴胃栌奖热桑信渚腿绲绻饣鹗褪悄敲匆凰布涞氖隆

袄钛牛 绷鸷白±钛拧

澳愫κ裁葱呗铮喔墒掠植皇峭馊恕7凑僭绱蠹叶家赖氖虑椋懵鞯昧艘皇保沟寐饕皇腊 !崩钛湃险娴谋砬椋约憾家约俾艺媪恕

熬偷秸饫锇伞!庇噼凑酒鹕砝矗∫∮埂

坝噼矗恪皇掳桑俊绷鹜庞噼吹难佑行┑P摹

余璐朝柳瑞挤出一丝笑容,“其实刚才我是想告诉你,能遇到沙立明这么真心待我的人,我余璐已经感到很知足了。”

笆锹穑磕钦媸翘茫 绷鹩志窒玻缡椭馗骸

余璐被深深刺痛,她不想,也不能再说什么,唯有踩着伤感着音符离开了桌位。

澳恪宜怠绷鹱砝粗缸爬钛哦疾恢凳裁春昧耍澳阋蔡鼙嗔税桑饩绫敬虿莞迕挥校俊

澳愎芪遥苤野锬憬饩鑫侍饫玻闼担趺葱晃遥俊崩钛哦斯鹆丝Х龋敛唤橐獾暮攘艘豢凇

拔埂 绷鹛嵝训溃骸罢獗液裙恕!

李雅嘻皮笑脸地凑到柳瑞跟前:“有什么关系嘛,我俩还用分这么清楚吗?”

柳瑞道:“我是乙肝病患者。”

李雅道:“没关系,我接种过乙肝疫苗,有抗体。”

柳瑞道:“我还有肺结核、麻风病、炭疽。”

李雅笑得更开心了,“没关系,我是不会歧视你的。”

罢媸歉龇柩就贰!绷鹄恋酶钛旁偌平希耄庖埠茫簧倏梢栽诶仙衬抢锝徊盍恕

一声蜂鸣声响起,柳瑞掏出了兜中的手机。是一条短信:有事,速回。

李雅问:“谁呀?”

柳瑞站起身来,“我得赶回去。”

氨鸬P牧耍噼床换嵊惺碌模吹氖焙蛭腋沉⒚鞔虻缁傲恕!

柳瑞没回李雅的话,匆匆走到前台结了帐。

李雅追了过去,“你这样赶过去,刚才……我们且不是全部前功尽弃了吗?”

柳瑞迈着大步往外走,“李雅,不管怎么着,还是得谢谢你,训练股有事,我得先赶回去了,回头再请你吧。”

原来不是余璐的短信,李雅暗自欢呼,朝柳瑞连连点头,“好啊,好啊,记着,你可是欠我一顿。”

昂谩!绷鹄竺牛炎叱鋈ァ

李雅痴痴地站在门内,喃喃自语,“你何止欠我一顿呀,你欠我一辈子。”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