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别有用心

李雅在走廊里经过,马利娜对着走廊的尽头在喊:“张洁然!”

暗剑 蔽氖檎沤嗳淮幽掣霭啻芰顺隼础

马莉娜递过去一个文件袋,“把这个送到训练股去。”

芭叮 闭沤嗳唤庸募趴谧摺

李雅在门口很自然地拦住了张洁然,“我帮你去送吧,正好我要去机关办有点事。”

疤昧耍恍焕钆懦ぁ!闭沤嗳煌蚍指行坏匕巡牧辖桓死钛拧

刚走下楼梯,李雅又折了回去,对着梳妆镜整理了半天,直到实在挑不了什么毛病了,这才信心十足地走了出去。

李雅边走边想,见到柳瑞我该怎样跟他打招呼呢,柳股长,你好!不行,不行,这样显得多生疏,不管怎么说,也在起合练了一个星期台词呀。嗨,柳兄,给你送照片来了!也不行,太轻浮了。连长同志,给你送照片来了!不行,人家都是股长,还连长连长的,不是把人家降了一级吗。

李雅想了半天也没想到一个既让柳瑞感到自然又亲近的方式。刚走到训练股门口,遇上了正出来的王奇松,王奇松跟李雅开玩笑,“找师傅来了?”王奇松的问话让李雅茅塞顿开,她响亮地回答道,“是啊。”王奇松对着身后的办公室里面喊了一嗓子:“柳瑞,你徒弟来看你了。”

李雅跟王奇松道了声谢,走进办公室一眼就看见了柳瑞。

柳瑞正斜坐在办公桌一角,长长的腿斜撑着地面,正在跟一个参谋说着什么,听到王奇松的声音,抬起脸来望向门口,脸上的笑容还没退去。

迎着柳瑞的目光,李雅像是沐浴在冬天的阳光里,就连柳瑞嘴角那块淤青她也觉得是那么的顺眼。淤青?!李雅觉得有些不对,柳瑞脸上怎么会有淤青呢?

笆抢钛虐。椅沂裁词拢俊

懊皇戮筒荒苷夷懵穑俊

李雅把手里的文件袋递到柳瑞面前,“我们连长让我把这个给你。”

霸趺蠢湍愦蠹菟凸戳恕!

芭叮靡椿匕斓闶拢退潮愦戳恕!

柳瑞接过文件袋,从里面掏出一叠照片,开始一张张仔细辨认。

李雅有些好奇,“喂,股长同志,你们要这些照片干什么?”

鞍才鸥鲅盗芳苹ィ坎牧夏兀俊绷鸬棺盼募锩娉苏掌裁匆裁挥辛恕

李雅问:“什么材料?”

芭叮皇拢乙眉保忝橇た赡芑姑恍春茫换岫慊厝ジ忝橇に狄簧梦氖樗凸淳秃昧恕!

芭丁!崩钛藕芟朐俑鹚档闶裁矗绞笨诔萘胬乃耸毕窀鲅瓢停驹诹鸶罢也怀鲆桓龌疤饫础

柳瑞抬起头,“不是要去办事吗?”

鞍。牵前。沙ぴ偌崩钛庞行┎磺樵福梢膊坏貌焕肟

柳瑞盯着手里的照片,朝李雅挥了下手。

走出训练股,李雅说不出来的失落。

昂伲宜嫡馐撬剑俊

一张青春痘脸出现在李雅念的面前。

澳愎媚棠蹋 崩钛耪罨鹈淮Ψ⒛兀沃午髯哺稣拧

鞍ィ宜担阏夂犯镜母鲂阅懿荒苁樟惨坏憷玻砩暇透眉奕肆耍乙惆 !

懊蝗艘猜植坏侥悖 

昂伲绻嬗心敲匆惶欤悴环揽悸强悸俏摇!

白瞿愕拇笸访稳グ桑 崩钛乓话淹瓶说苍谒暗亩沃午鳌

拔梗愠郧挂┏ご蟮难剑吭趺创用患阏K倒鞍。俊

李雅返回到段治琪跟前,“我从来都是对正常人才会正常说话,对你,用不着!”

澳恪

岸沃午鳎 绷鹫驹诿藕暗馈

鞍镎鸥墒掳颜饧刚偶苹1ㄌ叫咐锶ァ!

芭丁!倍沃午魅ソ雍1ā

罢鸥墒滦菁倭耍阏腋鋈税锬惆伞!绷鸶找荩醇俗呃壤锏睦钛牛鞍ィ姑蛔甙。俊

昂牵前 !备詹呕故谴雇飞テ睦钛乓幌伦颖涑鲆涣车男θ荩胺凑裁皇裁醇笔拢唬野锒胃墒绿伞!

耙埠茫恍荒懔耍钛拧!

安挥茫√刚胖接惺裁春眯坏摹!

柳瑞回了办公室。

段治琪把海报递到了李雅跟前,“你正常的样子比不正常的样子可爱多了。”

澳悴挪徽D兀惚鸬靡猓飧鋈饲槲沂锹舾沙さ模惆氲愎叵刀济挥小!

澳惴判模乙裁徽飧錾萃!

拔梗室幌拢沙は掳蜕系挠偾嗍窃趺椿厥掳。俊蔽硕啻蛱阌泄亓鸬那榭觯钛趴级远沃午骺加焉破鹄础

氨蝗舜虻摹!

氨蝗舜虻模克姓饷创蟮ㄗ友剑俊

疤葡裕梗透嫠吣阋桓鋈颂耍憧杀鹑税 !

澳悴湃四兀 崩钛诺闪硕沃午饕谎郏傲沙ぷ崽葡曰共畈欢啵裁词焙蚵值教葡源蛄沙ち恕!

鞍ィ一垢嫠吣懔耍葡圆恢勾蛄沙ち耍一菇峤崾凳荡蛄肆饺!

拔裁矗磕阍趺粗赖模俊

昂撸沂撬剑俊倍沃午骱貌坏靡狻

李雅想起来了,段治琪原本就跟唐晓辉混得不错。

肮沙ぐだ咸屏饺俏说狼福沙に邓桓貌环智嗪煸戆椎卮蚶咸啤!

罢饽阋仓溃俊

昂牵前。咸拼蛲炅斯沙ぞ退懔讲幌嗲妨恕!

霸趺床磺罚刻葡曰苟啻蚧乩匆蝗亍!

罢饨信饫瘢∧愣欢咸埔谴虼砉沙ぃ昭枚喟ひ蝗!

罢饩褪悄忝悄腥酥涞牡狼阜绞剑俊

澳悄忝桥酥涫歉鲈跹牡狼阜绞剑俊

爸苯拥狼妇屯晔吕病!

昂呛恰

凹虻グ桑俊

几张海报很快贴完。

告别段治琪,李雅想起了那篇柳瑞要的稿件,她怨自己,为什么不问问柳瑞要什么样的材料呢,这是一个多好的话题呀。

夏菲儿从工作间回来,看见李雅正趴在书桌前专心致致地写着什么,便放轻了脚步,走到李雅跟前突然问道:“写什么呢?”冷不丁一声把李雅吓得差点从凳子是摔下来。从惊恐中回过神来的李雅站起来就要报复夏菲儿。夏菲儿拿横在她与李雅之的桌子当挡箭牌,李雅往左她往右,李雅往右她就往左,俩人围着桌子玩起了转圈。

八懔耍艺饽粤投呔透阏馓辶投筒灰话慵读恕!崩钛糯税胩煲裁淮牛坏眯蛊刂匦伦氐首由稀

夏菲儿得寸进尺,趁李雅不备,呼地一下夺走李雅手下的纸稿。

李雅气得大叫,“你这个死丫头,今天是不是故意来给我捣乱的,那是我写的训练体会!”

把盗诽寤幔俊毕姆贫攘耍疤舸蛭鞅叱隼戳耍俊!

澳悴灰苁怯美涎酃饪慈撕貌缓茫俗苁窃诓欢媳浠斜浠穆铮痪褪切雌寤崧穑阒劣诼穑俊

安恢劣冢懵窗桑揖筒淮蛉拍懔恕!毕姆贫米抛约罕尤サ顾

李雅看着夏菲儿突然乐起来,“我干嘛在这里难产呢,眼前有个大文人不用,快,帮我看看,通不通顺,像不像篇体会。”

罢飧鑫乙膊皇呛茉谛心亍!

霸俨恍幸脖任仪浚憧炜纯绰铩!

案幕盗丝刹恍砝滴摇!

熬圆换帷!奔姆贫庸俗约菏掷锏母遄樱钛庞旨由弦痪洌按蟛涣四惆镂抑匦匆黄隆!

澳隳米撸 

昂冒桑冒桑幕盗司透幕盗耍灰愀模⊙〔痪陀腥伺阕趴戳舜位孤穑科⑵图ち恕!

澳腔共皇悄阕约悍牌嘶帷!

拔梗翘旄葡钥椿母芯踉趺囱俊

澳憷鄄焕垩剑奈侍饽愣嘉柿撕眉副榱恕!

澳翘炷阍谄飞下铮卮鹂隙ú恢锌稀!

拔宜刀滴鳎闼祷岣芯踉趺囱俊

傲鸫蛩且蝗氖焙颍隳敲唇粽鸥墒裁矗俊

拔夷懿唤粽怕穑つ敲唇崾担且蝗蚬ィ葡匀镒用环傻羲闶峭蛐伊恕!

翱墒俏姨盗鹨舶ち颂葡粤饺亍!

笆锹穑炕罡茫 

拔梗阏獠皇敲靼谧牌穆铮叮思姨葡园ひ蝗突岬羧镒樱鸢ど狭饺筒换岬羧镒恿耍俊

笆虑槊靼谧攀橇げ欢月铮臼裁从执蛴致钊恕!

傲鹱詈笠哺葡缘狼噶耍橇饺故撬蜕先サ哪兀裨蚪杼葡粤礁龅ㄒ膊桓摇!

澳阍趺粗赖摹!

拔姨沃午魉档摹!

岸沃午鳎俊

笆前。思蚁衷谑橇鹗窒乱徊文薄!

昂牵┘液秃昧耍俊

拔艺饨写笕瞬患菩∪斯欢俊

安欢阍趺此刀己谩!毕姆贫拖峦方幼趴蠢钛诺母遄樱捕痔鹜防矗澳闼盗じ葡缘狼噶耍俊

澳愫蠡壕。妓邓凸グち肆饺恕!

傲た烧媸牵鲂『⒆右谎!

拔业咕醯盟δ腥说模歉龌尤亩骺岽袅恕!

鞍萃校∷怯植皇羌逵挛橇枞醣┕眩 

拔也还埽峋褪强幔 崩钛叛劾锶橇鹪诰瓢傻绻馑纳涞难印

政治部要与通信总站举行一场篮球赛友谊,当然缺不了话务连的这支热闹的啦啦队,女孩们把球场一边哗啦啦占了一大半,比赛还没开始,马丽娜跟几个连队骨干就议论开了,“总站这场比赛还不一定赢,政治部宣传处处长是个蓝球迷,强将手下无弱兵,他们处里几个干事一个个都是灌蓝高手,听说刚战败司令部,就给总站下了挑战书。”

这边徐轶群说,“这可不一定,再厉害也都是些老家伙了,投球率高有什么用,四个小节打下来早散架了。”

一长途台排长说道:“不是还有一个叫贺桤的吗,我们当战士的时候看他在警卫连打过球,那个猛可不是一般人能挡的。”

李雅看了一眼夏菲儿:“有什么用,柳股长顶两个贺桤。”

夏菲儿回道:“尽胡说。”

安环剑茸趴春昧恕!崩钛懦桓龇较蛘磐艘幌拢酒鹕砝次氏姆贫耙穑俊

澳亩兴剑俊

白匀徽业玫健!

炊事班拉着几箱为球员准备的矿泉正往评委台走,李雅及时赶过去拦住了。

有人在后面拍了拍夏菲儿,夏菲儿扭过头去,顺着拍夏菲儿的女兵指的方向望去,柳瑞在不远处正朝她招手。

柳瑞跟走近自己的夏菲儿招呼:“看球呢?”

班拧!毕姆贫肫鹗裁矗澳判模淙灰彩谴筇阒谥拢饣厥遣渭佑凶橹募寤疃!

肮换辜亲懦鹉亍!绷鹦ζ鹄矗爸滥阈⌒难郏蕴氐馗愕栏銮浮!

夏菲儿听了,好不诧异,难道李雅说的真的,霸道的连长不会是学会道歉后,就道歉成瘾了吧?

凹亲。院笸砩喜灰俚ザ劳獬觯吐墒欠矫妫踩埠苤匾阆衷谝巡皇切『⒆恿恕!

夏菲儿顿悟,原来道歉是假,说教才是真。

盎褂小绷鹜6倭艘幌拢安灰俑歉鼋刑葡缘睦赐恕!

拔裁矗俊毕姆贫唤狻

柳瑞盯着支在自己的食指上转动的篮球,“不为什么,记住就行了。”

案郧暗恼接阉邓祷岸疾恍新穑俊

安恍小!

熬鸵蛭苑绞悄斜沂桥穑俊

岸浴!

傲ぃ隳宰犹丛恿恕!

跋姆贫悄愕哪宰犹虻チ耍〖亲。恍砟歉黾一镌倮赐裨颍⑾忠淮危硪淮危烧纠镏苯臃⑼ūǖ搅铮幌敫幽ê诘幕埃捅硐值霉砸坏恪!

澳恪毕姆贫涣鸷廖蘩逋返陌缘榔盗耍痪浞床档幕耙菜挡怀隼础

见夏菲儿脸都气白,柳瑞反而乐了,“原来咬牙切齿是这个样子,以前没见还见不知道呢。”

夏菲儿怒视着柳瑞,却也只能用表情无声抗议。

柳瑞朝夏菲儿身后的球场扬了扬下巴,“看球去吧。”

球员们已全部入场,大家拿着篮球在做一些赛前热身。穿红色球服的是政治部的球员,穿白色球服的是总站的球员。捧着篮球的柳瑞从话务队啦啦队前跑过去,经过夏菲儿她们身边的时候,回身给了姑娘们一个帅气的美式军礼。惹得一帮女孩们齐声尖叫起来,“哇,太帅了!”而李雅的眼神,早已迷乱。

一声哨响,比赛正式开始,贺桤轻轻一跃就把抛在空中的篮球操在了手中,然后迅速传给已跑在前面的队友,在对方挡球的过程中,他已冲向蓝板,队友把球传给他,贺桤接球,转身,投球,篮球漂亮沿着蓝框打了个圈顺利从蓝网中落下。“三分球!贺桤好样的!”政治部的啦啦队暴发出一阵兴奋的呼喊。一个三分球鼓舞了政治部所有球员的气势,大家越战越勇,第一节还没结束,总站就落后了十八分,总站上场的队员全是些未婚小伙,力气有的是,却不会使,看着对方一次次进球,有些乱了方阵,打得又急又燥,球刚到自己手里就想着投球,结果屡投屡不进,这急坏了场外的王学强,忙喊了暂停,招集自己的队员改变战法。他把两名年轻的参谋换上自己和王奇松,他要先稳住大家的阵脚,把总站的势气打出来,对方的优势在投篮准,自己这方的体力占优势,大家势力相均,不能就这么让对方轻易把自己拿下。王学强派柳瑞看住贺桤,自己负责后位,其他三个人负责突围,这样一安排,局势果然有了明显的改变,柳瑞经常跟贺桤打篮球,贺桤那些套路,他是最熟悉不过的,贺桤基本被柳瑞挡在了篮板外,政治部明显感到失去了一个主力。两组分数慢慢地接近平衡,这回轮到政治部的人着急了,他们也改变了战法,暂时把贺桤换下,调上一个柳瑞不熟悉打法的干事,两组人的分数再次拉开。

赛况相当激励,两组啦啦队也没闲着。女兵们把嗓门都几乎喊破,手板心也拍得生疼,夏菲儿更是忙坏了,柳瑞捧着球时,她希望能他顺利到达目的地,轮到贺桤投篮时,她又希望那个球稳稳当当地落入篮框里,两边她都加油,两边的分数都牵动着她的神经。

李雅问夏菲儿,“夏菲儿,你希望哪队赢呀?”

夏菲儿毫不犹豫,“当然是总站。”

李雅阴阳怪气,“真是奇怪了,贺桤可是政治部的呢。”

夏菲儿知道李雅又在捉弄她,“这有什么奇怪的,我又不是政治部的人。”

李雅继续着,“现在不是,也许某一天就会成政治部的家属啊。”

澳阋耄酶愫昧恕!毕姆贫焕砝钛牛幼趴幢热

拔也挪灰亍!崩钛磐徘虺∩夏歉隼椿嘏芏纳碛懊伎坌Γ拔梗崆巴嘎陡鱿⒏悖柑煳铱赡芑崛セ亍!

夏菲儿有些惊讶,“机关?”

靶辏 崩钛琶τ檬质绞疽庀姆贫盎共灰欢ǖ氖履兀惚鹉敲创笊!

夏菲儿压低嗓门问道:“话务连不好吗,为什么要去机关呢?”

李雅道:“机关轻松啊。”

夏菲儿道:“那你以前还说当排长威风呢。”

李雅道:“实习嘛,多换几个地方总有好处。”

人群中一阵欢呼,政治部又有人进了一个三分球。

马丽娜对着李雅喊:“快领着大家喊加油啊,咱们要灭灭政治部的威风!”

坝惺奔湓俑憬馐汀!崩钛怕砩险酒鹄纯贾富永怖捕印!白苷镜模 

众女兵,“加油!”

李雅,“加油!”

众女兵,“总站的!”

比赛最后,还是政治部赢得胜利。周大山喜笑颜开地握着王学强的手,“承让,承让。”王学强拍着周大山的光膀子,也是笑呵呵的,“没有,没有,我们只是把友谊放在了第一位。”贺桤给了柳瑞一拳,“怎么样,服了吧?”柳瑞回了贺桤一球,“没听我们头儿说吗,友谊第一。”“这小子!”王学强一巴掌拍在了柳瑞的屁股上。柳瑞跳得老高。“还不好意思呢。”“呵呵!”两个队的队员一同跟着乐起来。

两个球队在分手的时候,周大山对王学强来了一句,“马上就要上战场了,战场上可没有友谊噢。”王学强回道:“首长请放心,强将手下无弱兵,你就等着听捷报吧。”

回机关的路上,王学强对柳瑞交待,“下个月那个演习任务你好好准备准备,让马利娜在连里作个动员,挑几个业务尖子出来,电话保障班可不能出什么篓子。”

柳瑞答道,“首长放心,话务连挑出来的几个业务尖子我都了解过了,应该没问题。”

王学强点了点头,又接着交待,“还有,星期一,话务连有个叫李雅的实习生会到司令部报到,你们训练股不是要人吗,正好。”

柳瑞有些不满,“主任,我们要的是能人而不是闲人。”

王学强道:“听清了,她是‘新人’而不是‘闲人’,‘能人’的前身都叫‘新人’。”

爸懒恕!

柳瑞叹了口气,但愿这个李雅真能从“新人”变成“能人”。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