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春心萌动

站里要搞一台庆十·一晚会,男主持选来选去,也没找到合试的人选,结果新来的政委把柳瑞选上了,他见过柳瑞主持过军事知识竞赛,新上任的政委徐成志觉得没有谁比柳瑞更合适来当男主持了,本来女主持安排余璐来当的,可余璐因为乐队分不了身。王奇松对柳瑞开玩笑说:“等着吧,这回绝对给你佩一个俏佳人来作你的搭档。”

结果,王奇松从话务连找来了李雅。

走在大礼堂巨大的舞台上,李雅感到既陌生又兴奋,就在前不久的晚会,她还在台下跟夏菲儿奚落着女主持人蹩脚,现在她也站在了这个让所有官兵品头论足的位置。

柳瑞问李雅:“在学校主持过吗?”

李雅坦白回答:“没有。”

安唤粽虐桑啃卤男卤湍愕ㄗ幼畲罅耍忝侵傅荚彼的阌兄鞒终夥矫娴奶旄常蚁胗Ω妹晃侍狻!

爸傅荚币舱媸牵 崩钛耪娌恢朗歉酶行恍扉笕焊怂淮纬龇缤返幕幔故歉寐裨剐扉笕航约罕评闯鲆淮昔堋

袄矗寐罂耍颐窍劝烟ù仕骋槐椋憧梢韵日艺腋芯酢!绷鸢岩桓鑫尴呗罂朔绲莞死钛拧@钛沤庸罂朔缈醋盘ù剩际宰拍睿拔颐窃诘厍蚨降奶炜眨鞑ッ览龅南脊猓美杳魈ぷ殴睦郑煨焐穑拢焐庠萌瞬诠纳剩秩梦颐侨绱思ざ切┎辉廊サ难海酉跹痰哪甏苛鹘颐堑难堋

巴# 绷鸫蚨狭死钛牛捌胀ɑ盎久晃侍猓降资腔拔裨背錾恚墒侨狈Ω星椋阈枰氖羌で椋腊桑且恢旨で椋侵侄宰拍隳信笥驯戆椎募で椤

拔颐荒信笥选!崩钛潘怠

鞍。俊绷鹩行┮馔猓獗碚饷闯鲋诘呐⒆釉趺疵荒信笥涯兀蠢凑馀⒆踊雇π母咂痢A鸪钛判α诵Γ懊还叵担颐强梢曰涣硗庖恢址绞剑热缒闱懊孀斯壑冢阋媚愕募で槿ゴ蚨愕墓壑冢度胍坏悖颐窃倮匆淮巍!

李雅试着去感受柳瑞说所说的激情,可是第二次比第一次更糟。

柳瑞对李雅说:“你要完全投入进去,而不是光想着怎样照我的话去做,只有你自己感动了,才会感动别人,比如说这句‘我们在地球东方的天空,洒播美丽的霞光,让——黎明踏着鼓乐,徐- 徐- 升起’,你要让你的朗诵带给人一种憧憬和希望,让人感觉你是真的在领着大家在感受黎明的到来。”

李雅觉得自己不是在为一场歌咏比赛的主持作准备,而是为一场舞台话剧作准备,她要在快乐和悲伤中迅速做去反应,难度太大了,刚开始的那点兴奋已慢慢地被消磨殆尽。面对李雅的沮丧,柳瑞唯唯一付的办法就是耐心。他一改平日的冷漠,开始变得不急不躁,温温尔雅用他那磁性的男中音,一遍一遍地给李雅分析台词中每一句台词的情感和意境。在柳瑞的谆谆教导下,李雅终于找到一些感觉,她的声音开始变得抑扬顿挫而富有感情。

歌咏比赛终于如期举行,部队的官兵们全体起立,合唱军歌,伴奏是“天籁”乐队。乐队的亮相引起了官兵们一阵骚动,为显示实力,在军歌伴奏完后,“天籁”在各单位比赛前,又单独演奏了两个曲目,其中一首就是《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吉他手是一个叫姜洋的列兵,听说当兵前就在酒吧挣过外快,技艺并不比柳瑞逊色,乐队的驾势让总站的官兵们震惊了,官兵们对在自己身边出现这么一支精湛的乐队兴奋不已,拼命鼓掌。

李雅却没想乐队的人那么轻松,她站在后台透过帷幕的空隙,看见黑压压的官兵几乎把大礼堂的观众席坐满,她从来没有象此刻这么强烈地感觉到,总站的人马会如此之多,排山倒海似的拉歌声和雷鸣般的掌声让李雅头一回生出胆怯来。乐队已开始演奏他们的第二支曲目,乐手们的洒脱和自如让李雅有些沮丧,她觉得只有他们才是真正属于今天这个舞台。

就要上台了,李雅拿着被她揉得皱巴巴的主持词问柳瑞:“我可不可以拿着稿子上啊?”

柳瑞没想到李雅会临时怯场,面露难色地说:“这可不行,领导们都坐在台下,主持人怎么可以拿着主持词上去念呢,比赛前,我们不是把台词对得滚瓜烂熟了吗?”

李雅都有点带哭腔了,“可那时台下没这么多人呀,你说我当着这么多人忘了词,且不更糟。”

柳瑞觉得这不是李雅记不记台词的问题,而是如何让她勇敢地面对台下观众的问题,他让乐队把曲子拖延一点时间,然后把李雅拉到舞台后面,他让李雅扔掉台词,然后让李雅直视自己双眼。李雅不知柳瑞要干什么,可还是照做了。柳瑞说:“我现在就代表下面的观众,你看着我的眼睛,然后把你的台词顺一便。”

李雅平视着这双眼睛,这双眼睛是深遂的,坚定的,坦然的,里面写着鼓励还有期望。她深吸一口气,对着这双的眼睛开始顺她的台词,居然热情澎湃,一字不落。

昂醚模钛牛驼庋 绷痂绺咝说厍崆崤牧伺睦钛诺暮蟊场@钛琶飨愿芯醯搅四侵皇终菩牡奈露韧腹约旱暮蟊常剿疋裉男姆俊

乐队的曲目已接近尾声,有人来崔柳瑞。

柳瑞对李雅说:“没什么好紧张的,有我在身边。”

李雅感觉柳瑞像是在对她说,他们就要参加一场战斗,战场上不管发生什么事,遇到什么情况,他柳瑞都会挺身而出保护好她,让她安然无恙。这让李雅的心间生出一丝感动,还有一些她自己也说不清楚的东西,想在走身后的柳瑞,她觉得无比的踏实,挺直腰杆款款走到舞台中间,女孩子的柔情头一回在她身上这么自然地流露。

拔颐窃诘厍蚨降奶炜铡本」芨湛祭钛诺纳粲行┓⒉珊芸炀突指戳苏#肫鹆肆鸲运倒募で椋侵侄阅信笥驯戆资钡哪侵旨で椋龅搅恕

比赛结束后,王奇松打趣柳瑞,“配合很到位嘛,真是琴瑟之合呀。”

柳瑞装傻,“这叫强将手下无兵,长江后浪推前浪,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后生可畏呀。”

张雨向两个好姐妹宣布, 她已开始了她的新恋情。宣布这个消息的时候,夏菲儿发现张雨确实比以前更妩媚动人了,爱情的力量果然是神奇的。

李雅却一脸的不屑,“不要高兴得太早了,人还是看清楚点比较好。”

夏菲儿笑着问李雅,“妒忌了?”

李雅表情夸张地说道:“是啊,我妒忌,我妒忌得快发疯了。”

张雨满脸含笑,并不计较李雅的话,“李雅,等你真正爱上一个人的时候,你会理解这种感觉的。”

该可怜的人倒可怜起她这个不该可怜的人来了,李雅望着张雨有些哭笑不得,她真后悔删除了汤本奎发给她的那些肉麻短信。

李雅对张雨提醒道:“知人知面不知心,你记着我这句话吧,你玩不过汤本奎的。”

李雅的话让张雨很不高兴,:“我不要求你理解我的感情,可是请是尊重我的感情。”

李雅见自己好心当了驴肝肺,气坏了,“OK!你和汤本奎之间的事我从此不再掺和,你幸福,我祝福你,如果……”

昂美玻 毕姆贫览钛诺钠⑵氖焙蜃炖锸峭虏怀龊没袄吹模昂貌蝗菀拙墼谝黄穑椭蓝纷欤忝抢舱媸且欢栽┘遥有卤返较衷冢姑欢饭谎剑撸裉煳仪肟停熳U庞晖菊业搅税拇禾臁!

三个人刚出营门。看见是一个熟悉的身影正跟门岗说着什么。

张雨念道:“那不是唐晓辉吗?”

李雅冲着唐晓辉喊了声:“唐晓辉!”

唐晓辉一脸惊喜地跑了过来。

李雅问:“找夏菲儿的?”

唐晓辉不好意思地挠了挠脑袋,“我来给夏菲儿送两张票。”

张雨问:“电影票呀?”

芭叮俏乙桓雠笥迅宋伊秸呕沟钠保胱畔姆贫茄д飧龅模湍昧斯础!碧葡运底糯佣道锾统隽秸牌钡莞讼姆贫

夏菲儿没接,上次画箱的事还欠着唐晓辉的人情呢。

李雅却顺手把票接了过来,看了看票面,“莫奈的画展?”

夏菲儿一听,忍不住把视线移了过去。

跋肟淳湍米虐桑凑蚨悸蚶戳恕!崩钛虐哑庇踩讼姆贫掷铩

安恍校∥也荒芤!毕姆贫弊磐苹厝ァ

唐晓辉忙道:“一朋友给我的嘉宾票,我一画盲,拿着也是浪费。”

李雅把唐晓辉推得老远:“好了,票已经送到了,你没事了就走吧。”

唐晓辉边撤退边回身挥手告别。

疤葡裕 毕姆贫故桥芰斯ァ

唐小浑有些紧张,看来这票是送不出去了。

拔摇窍胛室幌隆!毕姆贫烟葡岳嚼肜钛藕驼庞暧幸欢ň嗬氲奈恢茫苄∩匚实溃骸澳翘煳沂遣皇呛茸砹耍俊

懊挥邪 !

罢娴拿挥新穑俊

班牛梦以傧胂搿!碧葡院芟硎苷庵钟胂姆贫嗬胨祷暗母芯酢

夏菲儿急切地望着唐晓辉,她真的很想知道生平第一次失忆的那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她会从柳瑞的腿上醒来。

坝Ω妹挥校笔蹦惚荒忝悄歉鍪裁垂砹た缸叩氖焙蚝孟窕孤逍训摹!

夏菲儿惊道:“扛走?!”

李雅和张雨已走了过来。

跋姆贫闵裆衩孛氐馗葡运凳裁茨亍!

懊凰凳裁窗。抑皇窍胛是宄歉觥毕姆贫敝猩牵澳歉龌乖谑裁吹胤剑园桑葡浴!

唐晓辉连连点头,“对,我告诉夏菲儿,如果你们不知道去,到时我可以送你们。”

安挥昧恕!毕姆贫溃骸拔蚁胛颐怯Ω媚苷业降胤健!

案陕锊挥茫 崩钛乓话牙∠姆贫疤葡裕岛昧伺叮绞币欢ㄒ臀颐窍姆贫ァ!

暗比幻晃侍猓歉鍪裁矗姆贫隳懿荒馨涯闶只鸥嫠呶乙幌隆!

拔颐挥惺只!

霸趺纯赡苣兀衷谑歉鋈硕加惺只牵姆贫巧裣陕铮皇只舱!!

李雅朝唐晓辉挥了挥自己的手机,“你要找她就找我好了,反正你有我的手机号。”

耙埠茫牵幻琅偌恕!

霸偌!

唐晓辉刚离开,张雨就迫不及待地追问道:“喂,你们什么时候跟唐晓辉联系上的?他不是退伍了吗?他是不是还在追夏菲儿呀?你们不是一向挺讨厌这个人吗?”

李雅耸耸肩,“毛主席教导我们,不要总用老眼光评价事物,那样就会处处挨打,如今的唐晓辉已今非昔比,给夏菲儿作一个参考对象也不错啊。”

奥诤蛋说馈!毕姆贫闪艘谎劾钛牛僮帕秸牌蔽剩骸澳忝撬敢馀阄胰ィ俊

氨鹫椅遥矣性蓟帷!闭庞晁怠

夏菲儿望着李雅。

李雅的头摆得像波浪鼓,“你也别找我,那些什么印象派啊写意派啊,我见了就头痛。由其是那个毕加索,我都搞不懂那些奇奇怪怪的几何体加在一个三只睛两个鼻子的人脸上怎么就成一幅旷世佳作了,你还是去找你的小桤哥吧。”

正合心意,夏菲儿转身就进了连队值班室。

夏菲儿拿着电话问贺桤:“小桤哥,星期天你有没有空啊?”

笆裁词掳。俊

澳阒滥温穑俊

澳危磕母龅ノ坏模俊

安皇鞘裁茨母龅ノ坏模怯∠笈芍浮ü铱死偷隆つ巍!

案惆胩焓歉鐾夤四模趺蠢玻俊

拔夷玫搅肆秸潘沟钠蹦兀闩阄胰タ春貌缓茫乃妹兰恕!

澳慊故钦依钛排隳闳グ桑瞧谔旄缁挂细霾牧稀!焙罔缍韵姆贫隽嘶眩瞧谔焖嚼钏卣昙页晕绶梗罔绮恢孤髯畔姆贫钏卣甑墓叵担土鸷痛锏娜撕罔缍济桓嫠撸罔缧男椋氯思宜邓嗜俑焦蟆

挂了电话,夏菲儿好不失望。

李雅对夏菲儿说:“我看你还是找唐晓辉陪你去好了。”

拔也挪灰亍!毕姆贫蝗幌耄恰袄溲袼埂蹦芘闼ヒ膊淮恚比唬庋南敕ㄏ姆贫朗蔷圆豢赡苁迪值模鹗撬盗饭傻墓沙ご笕耍姆贫撬拔窳囊恍”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