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万丈光芒

赵雅兰收到夏菲儿的礼物,给夏菲儿寄来一大堆家乡土特产,里面有夏菲儿最爱吃的酸枣皮,夏菲儿记得以前在家,每年这个时候,张云芝,贺桤的亲娘,夏菲儿的干妈都会给她做上如门板那么大一张酸枣皮,然后切成好多小块,分给几个馋嘴的小鬼。那个时候,贺家整个屋子都弥漫着酸酸的,甜甜的,辣辣的味道,连空气都是美味的。

张云芝对夏菲儿说,其实最喜欢吃她做枣皮的应该小瑞子,每回送给他的酸枣皮他都会藏到一个谁也找不到的地方。“菲儿,小瑞子只对你一个人大方,他可以把他舍不得吃的酸枣皮一整袋都送给你。”张云芝总是这么对夏菲儿说。

夏菲儿问张云芝:“小瑞子是谁呀,我跟他很熟吗?”“你不记得喽,你这个没良心的小东西,枉小瑞子待你好了。”张云芝充满爱怜地调侃着夏菲儿。听了张云芝的话,夏菲儿就会拼命去回忆那个小瑞子,有个模糊的小男孩子影子在她脑海里晃啊晃,不一会儿小男孩的影子就变得无比清晰了,是贺桤的样子。唯一不同的是小男孩有一头卷发,贺桤是直发。

案陕瑁¤绺绲耐贩⑿∈焙蚓砉穑俊

坝植皇桥⒆泳硗贩⒏墒裁础!

澳歉鲂∪鹱尤ツ睦锪恕!

鞍岬缴虾D歉龃蟪鞘腥チ耍∪鹱拥陌职质歉鍪蹈杉遥柙迫莶幌履翘趿!

澳切∪鹱踊乩垂穑俊

盎够乩锤墒裁矗⒛棠獭⑼馄拧⑼夤际巧虾H耍獗咚敲挥星兹恕!

澳悴皇撬敌∪鹱佣晕液芎寐穑梢曰乩纯次野 !

澳愣疾患堑盟撬耍趺纯赡芑辜堑媚悖⊥尥薜募切陌。褚宦范宦贰!

澳歉陕璋岵话嶙甙。俊

案陕枘馨岬侥睦锶ィ扛陕栌置挥猩虾B杪琛!

夏菲儿很高兴张云芝能这么说,这样小桤哥就永远不会离开她了,也不会把她忘记了。从此,夏菲儿再不提小瑞子,再也无缘见的人,夏菲儿从不提,她把他们放在心里,一个人的时候,她就去猜他们现在在干什么,是跟一些什么人一起,这样的猜想很有意思,就像那些人还经常和她见面。夏菲儿特别想妈妈的时候就会告诉自己,妈妈一定还有某个地方快乐的生活着,身边还有一个跟夏菲儿一样的孩子陪着她,跟她讲笑话,帮她干活。

夏菲儿决定也给贺桤拿些酸枣皮过去,让他也感受感受家乡那份浓浓的亲情。

贺桤住的地方离总站有一段距离,夏菲儿借了辆自行车,穿过服务中心,再经过几栋家属区和办公楼,最后转过一个大操场,在大礼堂前有一幢单身宿舍楼,那儿便是贺桤的宿舍。

贺桤的宿舍,夏菲儿从来没来过,也就听贺桤说过一回,好在大院的路好认,每幢楼,第个房间都是编了号的,只要顺着号找,准保找到。贺桤的门的半掩着,里面传出一阵动听的吉他弹奏声。夏菲儿边鼓掌边走了进去,“不错呀,小桤哥,好长时间没见你有沾吉他的边了,想不到技艺倒见长了不少”

靶恍荒愕目浣薄!彼祷暗娜耸橇穑抢凑液罔绲牧奶斓模幌牖盎姑凰盗椒种樱罔缇捅灰环萆霞兜牡绫ǜ凶吡耍鹨皇蔽蘖模退媸帜闷鸷罔绲募似鹄础

傲ぃ一挂晕切¤绺纭!毕姆贫行┓⒕健

柳瑞笑着问,“怎么,不是你小桤哥就得不到这样的表扬了吗?”

安皇牵也徽飧鲆馑肌!

澳蔷透鲋锌系钠兰郯伞!

笆裁矗俊

拔业煤茫故悄阈¤绺绲煤茫俊

从几年前的那个中秋晚会夏菲儿就知道,对于吉他柳瑞要比贺桤专业得多,可是夏菲儿不想让柳瑞太骄傲,他已经够骄傲的了。

班牛揖醯媚闵匣氐哪鞘拙褚セ共淮怼!

夏菲儿明显答非所问,只是柳瑞并不介意,夏菲儿能在他面前正常说话就好。

澳鞘俏腋盏讲慷拥氖焙蜃源吹摹!

夏菲儿惊讶得睁大了双眼,“你自己作的词作的曲吗?”

柳瑞微笑着点头。

耙灰易罱男伦鳌!

昂冒 !毕姆贫钠诖

柳瑞撩拨琴弦开始轻唱:“我相信 爱的本质一如生命的单纯与温柔我相信 所有的光与影的反射和相投我相信 满树的花朵只源于冰雪中的一粒种子我相信 三百篇诗反复述说着的 也就只是年少时没能说出的那一个字我相信 上苍一切的安排我也相信 如果你愿与我一起去追溯在那遥远而谦卑的源头之上我们终于会互相明白。”

柳瑞望着夏菲儿,夏菲儿望着柳瑞。

柳瑞先开口,“要笑就笑吧,这样不难受吗。”

夏菲儿终于扑哧笑出声,问:“这是你自创的吗?”

盎舅惆伞!

澳悄愀饺乩鲜ι塘抗穑俊

吧塘抗病!绷鹨槐菊跋鲜λ先思叶晕宜担×。憔推构萌ツ模桶寻嫒ㄈ梦腋野伞N宜担阋吹蒙暇湍萌グ伞>驼庋蠹叶家晕馄缎叛觥肥撬淖髌妨耍涫的鞘俏业摹!

奥诘牡暮蛋恕毕肫鸲苑降纳矸荩姆贫采匕选暗馈弊质樟嘶厝ァ

罢庠趺茨芩愫蛋说滥兀闼担鲜δ芟裎乙谎选缎叛觥烦隼绰穑俊

澳隳芎瘸隼淳褪悄愕哪兀恳滥阏庋切└枋置窃绺刹幌氯ァ!

拔裁矗俊

白鞔首髑说亩计芰诉隆!

罢庋。俏揖筒桓鲜φ飧霭嫒ㄎ侍猓腋磺檎饷春茫膊幌肴撬飧鲎髑ㄗ艿盟阄业陌伞!

罢飧雎铮沟么疾欤绞蹦悴换崴蹈ぐ睢秃栈褂械闶裁唇磺榘伞!

澳慊拐嫣Ь傥遥驼馇踊鼓艹渡闲ぐ睢秃铡L炷模叶伎炖炙懒恕!

夏菲儿望着柳瑞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她从来没想过“冷血格斯”有时也会像个孩子,只是,这样笑容她似曾熟悉。

门口传来贺桤的声音,“我说怎么门口好几只小喜鹊在叫呢,原来真来了贵客呀。”

夏菲儿跳到门口,“来看你的,不行么?喽,给你,家里寄来的”

其实贺桤除了香烟对任何零食都不怎么感兴趣,可他还是很夸张地对夏菲儿说道:“真是雪中送炭啦,多少年都没尝过这些玩意儿了。”

鞍Γ媸瞧哪模舛牧税胩煲裁凰凳撬统缘睦戳恕!

罢庵峙⒆又影男×阕炷闶遣换岣行巳さ摹!

八嵩嫫ぃ 绷鸷傲似鹄矗岸嗌倌昝患舛髁耍 

贺桤笑,“早晓得这玩意儿还有你们这么一批忠贞不离的拥护者,我就应该让我老妈开一条商道出来。”

柳瑞问:“这是芝姨做的?”

安皇牵源酉姆贫搅瞬慷樱衣瓒己眉改昝蛔鐾嬉舛恕!

夏菲儿说道:“这是赵姨做的。”

澳闶撬嫡匝爬迹俊焙罔绫呶时呷タ戳穑鹨蚜旎嵴飧稣砸淌呛涡砣恕

柳瑞捻起一块丢进嘴里,“比起芝姨做的还是差那么点,好像也没有掺南桔沫。”

真是神了,夏菲儿惊讶地问道:“你怎么知道干妈喜欢往酸枣皮里掺南桔沫?”

熬3缘亩髟趺椿岵恢滥亍!

也是,柳瑞也在凌云呆过的,那个时候的柳瑞是个什么样子呢,夏菲儿突然对幼年时的柳瑞好奇起来。

贺桤问:“菲儿,还记得我妈跟你说的小瑞子吗?”

凹堑冒 !毕姆贫送穑案陕杷邓攀亲钕不冻运龅乃嵩嫫さ娜恕!

拔衣杷档貌欢裕∪鹱酉不冻运嵩嫫な且蛭贫不冻裕衣枳苁枪降囟源父隼鲜Φ男『⒆樱换岣嘁环荩膊换岣僖环荩∪鹱幽且环菔前锬隳玫摹!

笆锹穑俊毕姆贫秩タ戳稹

柳瑞的居然红了脸,“小时候的事谁还记得那么多啊,别瞎编了,知道吗,刚才夏菲儿还在夸你的琴技呢!”

贺桤打量着柳瑞,这小子今天好像有些反常呢。

夏菲儿的思维已跳到了柳瑞的话题上,“刚才连长在弹吉他,我还以为是你呢,当时还在想,几天没见,当刮目相看了?进来一看,原来是搞错人了。”

贺桤佯装生气,“什么意思嘛?不相信你哥的技术是不是,想当年我还是乐队成员之一呢。”

夏菲儿笑道:“别动不动就当年当年的,好汉不提当年勇嘛。”

昂茫惶峋筒惶幔绱闳ヒ桓龅胤健!焙罔缋畔姆贫屯庾摺

夏菲儿忙问:“这是要去哪儿呀?”

澳愀缫闳ゼ都端哪苣汀!绷鸺绦崆岬夭ε攀掷锏募

拔梗魅艘帕耍 焙罔缣嵝蚜稹

澳忝侨ズ昧耍揖筒蝗チ恕!

贺桤知道柳瑞不去的原因,不再勉强柳瑞。

夏菲儿却在一旁说道:“去吧,连长,我还想真想看看你和小桤哥之间的PK呢。”

柳瑞望了望贺桤,像是下了很大决心,“那好吧,走后门吧,近一点!”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