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怦然心动   “怎么样,好点了吧?”柳瑞望着夏菲儿问道。   昨天的事不提还好,这一提,夏菲儿连头都不敢抬头了,先前只是红了脸,现 在那抹红润从耳后根直接漫延到了脖胫。   俩人的异样让贺桤皱起了眉头,“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吗?”   “没有!”   夏菲儿和柳瑞同时摇头。   “配合还挺默契,一会儿我再来审问你们。”贺桤朝柳瑞身后张望了一下, “我让你带的人呢?”   柳瑞一屁股倒进了沙发,“你烦不烦哪,都说了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贺桤跟着坐在了柳瑞边上:“你她妈的也真是太狠心了,好好的一个姑娘让你 给生生耽误了。”   柳瑞用手指指夏菲儿,“注意用词,有女士在场呢。”   贺桤拍拍夏菲儿,“小孩子,听不懂什么。”   柳瑞望着夏菲儿笑道:“呵,没听出来吧,你哥这是在辱没你的智慧。”   夏菲儿只会红着脸站在那里发窘,根本不知道如何去接柳瑞的话。   这边车红跟刘一凡嘀咕开了,“你说人家爹妈怎么生的,小姑娘长得可真水灵, 要是个儿高点就更好了,我看哪,这柳瑞和小夏好像更般配,你说呢,老刘?”   “行了,老婆,你就别乱点鸳鸯谱了,小夏只是个一级士官,《军队贯彻实施 〈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规定》第5 条第1 款—士官原则上不得在部队驻地或本部队 内部找对象结婚。她呀,跟贺桤、柳瑞都不合试。”   “哦哟,你们这部队规定也太死了,女孩子青春就这么几年,不这个时候找对 象那得到什么时候啊。”   “没说不让找,是不让在本部队找,再说套改二级士官女兵也不多,等退了伍 不就什么都好说喽。”   “那你说,要是柳瑞真跟小夏谈上了,这柳瑞也算是违纪吗。”   “你这人怎么就一条筋呢,行了行了,我有点头昏,你自己忙吧。”   “哎!”车红嚷起来,“你这人,怎么一干活就说头昏啊?”   听了车红嚷嚷声,夏菲儿忙站了起来:“嫂子,我给你打个帮手吧。”   “不用不用,你们女孩儿家家的,这些粗活让老刘来干就行了。”   贺桤拍拍夏菲儿,“今天的主要客人是你,你的任务呢就是放开肚皮吃,至于 那些粗活呢,交给我和柳瑞就可以了,嫂子负责调配。”   车红眼睛眨巴了几点,笑了,“好,既然分给我了调配权,那我就不客气了, 贺桤到市场给买点辣椒跟大蒜,柳瑞的任务呢就是摘菜,老刘协助我抄菜,好了, 分工很明确了,大家分头行动吧。”   “没问题,这个任务我光荣地接受了。”贺桤说完就出了门。   “那我呢?”夏菲儿问。   “贺桤都说了,今天只有你才是客人,客人就都等着吃饭吧。”车红笑吟吟地 拉着刘一凡进了厨房。   突然单独一个人面对柳瑞,夏菲儿更加不自在了,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柳瑞指了指地上的青菜:“摘菜吧,算帮我忙。”   夏菲儿在柳瑞对面蹲了下来,摘青菜这种活她太熟悉了,在炊事呆了那么长时 间,每天都有摘菜的任务。   “你不用这么着急,大蒜没回来,就算你摘完了,车大姐这菜也炒不了,慢功 出细活不懂啊。”   夏菲儿只得放慢摘菜的速度。   “哎,捉虫子呢,照你这么个摘法,大家今天都不要吃菜了。”   夏菲儿知道柳瑞做事要求一向苛刻,只是没想到连摘菜这样的小事情他也会这 么较真。尽管这样,夏菲儿也没脾气,谁叫她是他带出的兵呢。   “哎,夏菲儿同志,要速度就不要质量了?百病从口入你知不知道,这摘菜虽 是小事,可也得认真。” mpanel(1);   柳瑞发现逗夏菲儿是件非常开心的事情,这女孩能把自己的话句句当真。   夏菲儿终于忍不住了,“连长!”   “不是连长,是股长。”柳瑞纠正道。   带“长”字儿的职务在夏菲儿这里是没有大小之分的,在她看来,连长和股长 都差不多,“你最好先做个示范,也好让我知道中国人掐菜的标准是什么样儿的。”   柳瑞偷笑:“你连看都不敢看我,我怎么给你做示范呢。”   “好,我看,你做。”   夏菲儿迅速抬起头来,柳瑞刚好蹲下,两张脸差点撞到一起。一张浓眉黑眼的 面孔突然如此清晰地展现在自己眼前,夏菲儿惊得差点坐到地上。一时,柳瑞也有 些措手不及,盯着那对离自己只有一英寸远,黑白分明的眸子,突然一颗心狂跳不 已。在夏菲儿面前这种搞不清自己状况的事情,柳瑞已不是第一次,为掩饰自己的 失常,柳瑞故意慢慢地直起身来伸了个懒腰,然后端起身边的凉茶一阵猛灌。   恍然间,柳瑞想起了边老爷子给他卜的那一卦,他锤一下自己脑袋,想什么呢, 是不是疯了。   夏菲儿刚回连里就被李雅一把抓住,“说,从昨天到现在,到底发生了多少我 不知道的事。”   “能有什么事,昨天……昨天的事你不是都知道了吗?唐晓辉找了个那么高级 的地方,我实在付不起饭钱,就……就跑了嘛。”   “就跑了?哦,让我去救你,你却跑了,你就这样做姐妹的呀?”   “这样做虽然是有些不道德,但我当时不是也办法吗,对不对?”夏菲儿讨好 地笑着。   “可是我怎么听唐晓辉说你是被人扛走的。”李雅一幅不依不饶的样子。   “扛走的!?不可能!我又不是一袋面,一袋米。”夏菲儿也想记起点什么, 可是昨天发生的事情好像出现一段空白带。   “那你昨天跑到哪里去了,我回连里了,你还没回来,我听班里人说,你昨天 回来得很晚,你说,这失踪的几个小时你到底去了哪里?”   “我……我去买礼物了。”   “买什么礼物?给谁的?礼物呢?”   “给我爸和赵阿姨买的,就是今天下午去寄的那个包裹啊。”   “真的?”李雅半信半疑。   “当然……是真的。”夏菲儿感觉后背都冒冷汗了,骗人真是件辛苦的事情, 可有什么办法呢,她总不能告诉李雅,她在柳瑞腿上睡了一下午吧。   一周总算平静地过去,李雅没有再追问夏菲儿失踪事件,贺桤也没有来考问夏 菲儿什么问题,柳瑞依然保持着他的神秘状态,轻易不到基层来转悠。夏菲儿以为 自己会松口气,却发现自己还是总觉得悬着点什么,一想起在那辆小车里醒来时的 情景就会让她双颊火烧火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我醉得有那么厉害吗?夏菲儿 无法从自己这里找到答案。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