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乱点鸳鸯   夏菲儿见到贺桤是在第二天下午。她刚从邮局出来,就看看贺桤跟一个少校迎 面朝自己走了过来。   “小桤哥!”突逢亲人的惊喜让夏菲儿一下飞奔了过去。   贺桤站定,脸着挂着他自称为贺桤式特有的微笑,等着夏菲儿靠近。   已经两个月没见到贺桤了,夏菲儿感觉像是过了整整两年,贺桤黑了不少,可 能是在海边晒了几天太阳的原因,这样反而显得更成熟,更有魅力一些了,那份自 信,那幅闲闲散散的样子让夏菲儿怎么看也看不够。   贺桤朝夏菲儿眨了眨眼,“打电话到你们连里,说你去了邮局,远远看着一个 靓丽的女兵一时还没敢认,这么长时间不见,想不到我们菲儿越来越不一样了。”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这么久了才来看我?”见到贺桤夏菲儿心里早乐开 了花,想装着生气都装不出来。   旁边少校打趣贺桤:“挨批评了吧。”   贺桤嘿嘿笑着给夏菲儿介绍:“这也是你哥在政治部的一个哥,部里的‘铁笔 杆’,你就叫他刘大哥好了。”   “刘…刘干事好!”夏菲儿一声“哥”到底还是没好意思叫出口。   “好好!呵呵,看来这一声哥还很难讨到啊。”   “这丫头从小就腼腆。”   “没关系,只要夏菲儿高兴,叫什么都行,呵呵,我们走吧。”   “去哪呀?”夏菲儿问道。   “去吃饭呀!我告诉你,刘干事的家属,我们尊敬的车大姐做的家乡菜可不是 一流水平可以形容的,那叫超特极水平!吃了一回,包你梦里都会想着吃第二回, 光那味……嗯!”贺桤夸张地咽一下口水,“想着都流口水,夏菲儿,我跟你说, 这还是看你的面子呢,一般人想尝这手艺,还得排着队走后门!”   刘一凡瞪着眼,“你就贫吧,你摸摸良心,哪次你说要改善伙食,你嫂子哪次 没给你面子?”   贺桤笑嘻嘻地说:“呵呵,我是说一般人嘛,我贺桤能是一般人吗?”   夏菲儿仍有些犹豫,贺桤习惯性地过来揽夏菲儿,突然觉得有些不合适,滑到 半空的手变成了一个邀求的姿势,“请吧,大小姐,你还真担心刘干事家有老虎呀。”   刘一凡的家属车红是一个情格爽朗热情的人,她一见夏菲儿就咯咯笑开了, “贺桤啊,嫂子总算明白了!”   贺桤笑着问,“嫂子,又发现什么真理了。”   “明白了为啥给你介绍的好几位漂亮姑娘都被你拒绝了呀,原来是有这么个可 人儿在这里呢,叫什么?”   “姓夏,名菲儿。”贺桤象是存心让车红误会。   夏菲儿有些发窘,转过脸去望贺桤,她不明白贺桤为什么不跟人家解释。贺桤 对夏菲儿做了个鬼脸,拉着她进了屋。   车红跟在俩人身后又咯咯地笑开了,“贺桤你嘴还真严呢,这事儿嫂子可没听 你露一点儿风声。你瞧小夏这俊模样,家里要是有个兄弟,保准也是小帅哥。”   贺桤已拉着夏菲儿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回过头去接车红的话,“哈,她们家 要多个兄弟,小时候就犯不着黏着我了,一天到晚跟个小跟屁虫似的。”   车红本来要进厨房,一听贺桤的话,忙搬了个櫈子在贺桤旁边坐了下来,“哟, 你们俩还真青梅竹马呀,我还以为老刘哄我呢,那还真是一桩美事,在大院这么多 年,我还真没见过这么般配的一对呢,老刘,你说是不是?”   “哈哈……”贺桤望着刘一凡乐开了,似乎对这样的点评乐不可滋。   夏菲儿在一旁急了:“嫂子,你……你说笑了,小桤哥就跟我的亲哥哥一样, 怎么会呢。”   “哈哈,嫂子,今天你这鸳鸯谱可就点错了,我贺桤要找也不会找这个黄毛丫 头呀。”   夏菲儿拿起身边的靠枕要去丢贺桤,门玲响了。   刘一凡去开门。   “什么事这么开心呀。”柳瑞站在门口问刘一凡。   “开心的事多了,快进来吧。”听到柳瑞的声音,车红也迎了出去。 mpanel(1);   柳瑞放下手里的两个大西瓜,跟车红打招呼:“嫂子,不好意思,又到你们来 噌饭了。”   刘一凡拍了柳瑞一下,“啥话嘛,你嫂子呀就喜欢个热闹,我们家小家伙放到 他姥姥去了,家里正冷清着呢,你们来了,正好衬她意了,还客气什么。”   车红乐呵呵地系上了手里的围裙,“你们先坐着,马上就可以开吃了, 刘一凡 同志,过来帮我打下手。”   “厨房阵地那是你们女人留守的,叫我这大老爷们去凑什么热闹。”刘一凡嘴 里这么说,还是屁颠屁颠跟着老婆进了厨房。回过头交待柳瑞“都是自己人,不要 客气哦,喝什么吃什么自己到冰箱里拿。”   从昨天到现在为止,夏菲儿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柳瑞,可偏偏这个人跟影子一 样,无处不在。   夏菲儿想躲,却没处躲,只得硬着头皮叫了声,“连长。”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