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乱点鸳鸯

夏菲儿见到贺桤是在第二天下午。她刚从邮局出来,就看看贺桤跟一个少校迎面朝自己走了过来。

靶¤绺纾 蓖环昵兹说木踩孟姆贫幌路杀剂斯ァ

贺桤站定,脸着挂着他自称为贺桤式特有的微笑,等着夏菲儿靠近。

已经两个月没见到贺桤了,夏菲儿感觉像是过了整整两年,贺桤黑了不少,可能是在海边晒了几天太阳的原因,这样反而显得更成熟,更有魅力一些了,那份自信,那幅闲闲散散的样子让夏菲儿怎么看也看不够。

贺桤朝夏菲儿眨了眨眼,“打电话到你们连里,说你去了邮局,远远看着一个靓丽的女兵一时还没敢认,这么长时间不见,想不到我们菲儿越来越不一样了。”

澳闶裁词焙蚧乩吹模趺凑饷淳昧瞬爬纯次遥俊奔胶罔缦姆贫睦镌缋挚嘶ǎ胱白派甲安怀隼础

旁边少校打趣贺桤:“挨批评了吧。”

贺桤嘿嘿笑着给夏菲儿介绍:“这也是你哥在政治部的一个哥,部里的‘铁笔杆’,你就叫他刘大哥好了。”

傲酢醺墒潞茫 毕姆贫簧案纭钡降谆故敲缓靡馑冀谐隹凇

昂煤茫『呛牵蠢凑庖簧缁购苣烟值桨 !

罢庋就反有【碗锾蟆!

懊还叵担灰姆贫咝耍惺裁炊夹校呛牵颐亲甙伞!

叭ツ难剑俊毕姆贫实馈

叭コ苑寡剑∥腋嫠吣悖醺墒碌募沂簦颐亲鹁吹某荡蠼阕龅募蚁绮丝刹皇且涣魉娇梢孕稳莸模墙谐丶剑〕粤艘换兀忝卫锒蓟嵯胱懦缘诙兀饽俏丁牛 焙罔缈湔诺匮室幌驴谒跋胱哦剂骺谒姆贫腋闼担饣故强茨愕拿孀幽兀话闳讼氤⒄馐忠眨沟门抛哦幼吆竺牛 

刘一凡瞪着眼,“你就贫吧,你摸摸良心,哪次你说要改善伙食,你嫂子哪次没给你面子?”

贺桤笑嘻嘻地说:“呵呵,我是说一般人嘛,我贺桤能是一般人吗?”

夏菲儿仍有些犹豫,贺桤习惯性地过来揽夏菲儿,突然觉得有些不合适,滑到半空的手变成了一个邀求的姿势,“请吧,大小姐,你还真担心刘干事家有老虎呀。”

刘一凡的家属车红是一个情格爽朗热情的人,她一见夏菲儿就咯咯笑开了,“贺桤啊,嫂子总算明白了!”

贺桤笑着问,“嫂子,又发现什么真理了。”

懊靼琢宋陡憬樯艿暮眉肝黄凉媚锒急荒憔芫搜剑词怯姓饷锤隹扇硕谡饫锬兀惺裁矗俊

靶障模贫!焙罔缦笫谴嫘娜贸岛煳蠡帷

夏菲儿有些发窘,转过脸去望贺桤,她不明白贺桤为什么不跟人家解释。贺桤对夏菲儿做了个鬼脸,拉着她进了屋。

车红跟在俩人身后又咯咯地笑开了,“贺桤你嘴还真严呢,这事儿嫂子可没听你露一点儿风声。你瞧小夏这俊模样,家里要是有个兄弟,保准也是小帅哥。”

贺桤已拉着夏菲儿坐到了客厅的沙发上,回过头去接车红的话,“哈,她们家要多个兄弟,小时候就犯不着黏着我了,一天到晚跟个小跟屁虫似的。”

车红本来要进厨房,一听贺桤的话,忙搬了个櫈子在贺桤旁边坐了下来,“哟,你们俩还真青梅竹马呀,我还以为老刘哄我呢,那还真是一桩美事,在大院这么多年,我还真没见过这么般配的一对呢,老刘,你说是不是?”

肮焙罔缤帕跻环怖挚耍坪醵哉庋牡闫览植豢勺獭

夏菲儿在一旁急了:“嫂子,你……你说笑了,小桤哥就跟我的亲哥哥一样,怎么会呢。”

肮┳樱裉炷阏庠а炱卓删偷愦砹耍液罔缫乙膊换嵴艺飧龌泼就费健!

夏菲儿拿起身边的靠枕要去丢贺桤,门玲响了。

刘一凡去开门。

笆裁词抡饷纯难健!绷鹫驹诿趴谖柿跻环病

翱牡氖露嗔耍旖窗伞!碧搅鸬纳簦岛煲灿顺鋈ァ

柳瑞放下手里的两个大西瓜,跟车红打招呼:“嫂子,不好意思,又到你们来噌饭了。”

刘一凡拍了柳瑞一下,“啥话嘛,你嫂子呀就喜欢个热闹,我们家小家伙放到他姥姥去了,家里正冷清着呢,你们来了,正好衬她意了,还客气什么。”

车红乐呵呵地系上了手里的围裙,“你们先坐着,马上就可以开吃了, 刘一凡同志,过来帮我打下手。”

俺空蟮啬鞘悄忝桥肆羰氐模形艺獯罄弦侨ゴ帐裁慈饶帧!绷跻环沧炖镎饷此担故瞧ǖ咂ǖ吒爬掀沤顺俊;毓方淮稹岸际亲约喝耍灰推叮仁裁闯允裁醋约旱奖淅锬谩!

从昨天到现在为止,夏菲儿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柳瑞,可偏偏这个人跟影子一样,无处不在。

夏菲儿想躲,却没处躲,只得硬着头皮叫了声,“连长。”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