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材雄德茂

夏菲儿忐忑不安地把板图拿了起来,全然没有了刚刚接受任务时的信心,在她看来,李媛媛设计的那个版面也是不错的,尽管她对于那个版面也有一些不同的意见,可热热闹闹地未尝不是一种风格,最起码没有柳瑞说的那么一无是处。夏菲儿想了想王奇松刚开始对大家说的意图,然后综合了柳瑞对李媛媛指出的不足,总算把版面的初步轮廓拿给了柳瑞。

柳瑞拿着看了一下,脸上的表情捉摸不定。夏菲儿有些紧张,已作好挨批的准备,柳瑞却指了指一旁的李媛媛转头对王奇松的说:“让她回去吧,留下这一个就行了。”

夏菲儿望着李媛媛沉着一张脸出了俱乐部的门,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好像让李媛媛走的不是柳瑞,而是自己。

版面的刊头和背景是柳瑞设计的,有些复杂,没有扎实的美术底子还真处理不了。柳瑞问夏菲儿:“能画出这效果吗?如果不行……”柳瑞没说完,拿眼睛瞟着夏菲儿,等夏菲儿接话。那样的画对夏菲儿来说当然毫无问题,可是夏菲儿不敢在挑剔地柳瑞面前轻易做出承诺,只是接过图纸轻轻地说了声:“我试试吧。”

有人把俱乐部放映室把音乐打开了,动感的音乐让夏菲儿她一下子找到了的感觉,手中的画笔瞬间变成了音乐中的舞魂,随着音乐翩翩起舞,夏菲儿的神情也因为那份专注而变得神采飞扬,柳瑞在一旁都看呆了,心想:“这小妮子还真不能小瞧呢。”

王奇松和其他几人战士在一旁帮着柳瑞打下手,把几个冷气罐作成颜料喷枪,在展板上喷底色,哪儿轻哪儿重,哪儿淡哪儿浓,动作熟练而到位,看得出几个的合作并不是第一次了。大家有说有笑,夏菲儿也渐渐轻松起来,可也只是跟大家有些表情交流,并无多话。

一个战士用一种不为作解的口气问柳瑞:“我都不知道柳参谋你是怎么想的,有那么好的技术,不去用它发财,跑到这穷部队来折腾什么?随变做个软件都不止这点儿钱。”

柳瑞回答:“关于这个钱的问题,我也不知道对我来说多少才算够,只是觉得对于一个人来说,机会远比金钱重要,事业远比金钱重要,将来远比金钱重要,我现在做事情的首要目标绝不是挣钱,而是挣未来。”

王奇松用一种赞赏的目光望着柳瑞,“去过西藏吗?”

柳瑞说:“很想去,一直没机会,那里有八廓街、大昭寺、纳木错……一个很不错的地方。”

拔宜档牟皇锹糜问さ兀宜档氖强ド健!

一战士问道:“那是生命的禁区吧?”

翱赡抢镉形颐堑牟慷樱婀拇笪鞅钡奈膊浚洌现厝毖醪凰担抢锘褂衅し舨 ⒏哐埂⑸窬苑缡咴运住

柳瑞说道:“你好像对那儿很了解。”

拔乙煌忠郧笆悄抢锏淖凹姿疚锊砍ぃ敲磕暌ê芏嗲O誓切┦澄锔切┥〉谋叻谰赵瞬黄穑鸵云滴鳌!

另一战士问:“大雪封山怎么办?”

王奇松道:“军区屯围标准是2 个月战备物资,不过只能吃兔子肉,还要经常准备牛黄素,一般紧急药品就用空投了,在那里,军人是一堵墙,一边是和平,另一边是死亡,知道康西瓦烈士陵园吗,那里有长眠着很多英雄,所以啊,在这里当兵,你们就知足吧。”

一战士听了,说道:“死亡不是军人的职责,保卫祖国才是!不能以牺牲精神为伟大。”

王奇松望着那位战士,“那你说什么叫伟大,一个人在关键时刻能用自己的未来和生命去换取别人的未来和生命,我认为这种牺牲精神就是伟大!”

柳瑞对着王奇松花笑道:“你让我我想起了可敬的鲁迅先生说过的一句话,泱泱大国缺少的不是物资和技术,而是民族精神。”

凹扑慊圆慷诱娴暮苤匾穑俊毕姆贫蝗徊遄旖矗实梦牟淮钐狻

柳瑞愣了一下,反问夏菲儿,“知道战场疆界吗?”

王奇松在一旁说:“小姑娘哪关心这些东西。”

夏菲儿的回话让王奇松很意外,“《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国际民用航空公约》,还有那些界碑,上面规定的领海、领空、领土范围不都是战场疆界吗,可这些又与计算机有什么关系呢?”

耙蛭扑慊婕暗轿扌蔚男畔⒈呓绫呓!绷鹉托牡馗姆贫馐停熬酥霸鸩痪褪潜N雷婀穑N雷婀偷煤次雷≌庑┍呓衷诿拦摹绫呓丫钊氲搅撕芏喙遥哉庑┕依此担缰魅ā褪艿搅撕艽蟮耐玻肫渌蹈鞴男畔⒏咚俟酚牍驶チ峁欤共蝗缢到肓恕拦S妹拦男畔⒊盗荆诿拦母咚俟飞稀寂堋2丛诿拦男畔⒄荆吹降穆繁辏际敲拦孛比换挂袷孛拦酥贫ǖ摹缃煌ü嬖颉6胝庋母咚俟罚剐枰蛎拦笄爰菰χ凑铡U庵智痹诘耐惨丫姑拦运拢枚氛谢质怠T谌彰榔得骋滋概械氖焙颍拦醒肭楸ň志屠没チ匀毡究沽送缜蕴疃T谕缡贝畔⒐灿校试垂蚕恚幌抻诠谛畔ⅲ切┕赜诠泼裆暮诵幕苁峭蛲虿荒苡肴斯蚕淼摹K孕∪毡局芯陀腥怂等毡驹缤淼贸晌拦男畔⒅趁竦亍O袢毡菊饷捶⒋锏墓叶加姓庵挚只牛透鹚滴颐钦庵址⒄怪械墓伊耍闼导扑慊杂谖颐遣慷永此抵夭恢兀俊

夏菲儿听得似懂非懂,可她被柳瑞和王奇松他们身上一种叫做“精神”的东西感染了。这个大千世界有很多东西是她一直漠不关心,比如军事,比如经济,比如民族精神。她突然觉得自己目光是如此的短浅,心怀是那么狭窄,在她的思想里除了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就是一些不着边际的小资浪漫,从来没想过什么国家利益和国家的安危,这对军人身份的她来说是多大的讽刺啊。

展板和多媒体的制作终于完工,王奇松边欣赏边感慨:“青山绿水,才子佳人,绝了。”一句不伦不类的话让夏天有些摸不着头脑,无意中抬头,发现柳瑞正目光炯炯地望着自己,一张小脸瞬间变成了红苹果。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