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出师不利

尽管夏菲儿训练中没有丝毫懈怠,但毕竟个人力量太单薄,拿到了个人单科成绩第二名,也没能改变话务连的命运,话务连军事比武总成绩很不理想,得了个全军第四名。

从赛场回来的那一天,马利娜看都没看参加军事比武的人一眼,这么多天的艰辛和努力都付之于东流,不仅如此,话务连评先进单位的希望也因这次糟糕的军事比武给彻底泡汤。夏菲儿放长假复习的事也被搁到了一边。连里的战士对几个参加比武的人意见大得很,都在说一年兵不如一年兵这样的话,连李雅都对夏菲儿说,最怎么样也得争取个三名啊,都牺牲这么大了居然一点成绩都没有。夏菲儿心里当然难过, 可也不得不把心思放到复习上去,再过两个星期就要考试,她已经没有难过的时间了。

系统地看一遍书肯定是来不及了,惟有争取把李雅拿给她的试题从头做一遍。因为还要参加正常值班,夏菲儿只有偷偷地把试卷带到了饭堂,想忙里偷闲地做几道题。

当夏菲儿铺开试卷一道题还没看完,那些文字就变成了一组组阿拉伯数字,她甩了甩脑袋重新集中精神接着往下看,坚持不到一分钟,那些文字又开始慢慢变成数字。夏菲儿不得不从试题中抬起头来,她知道这都是这段时候强化训练的结果,她安慰自己,没关系,休息休息就好,她刚闭上眼睛,一堆阿拉伯数字像一张张密密麻麻的网朝她铺天盖来,夏菲儿抓着试卷都快急哭了。

唐晓辉找到了刘道林:“刘道林,你这家伙也做得出来,人家两个星期就考试了,还让人家干那么多活,炊事班少一个人干活你会死啊。”

拔乙丫盟傻煤苌倭耍易懿荒苋盟诹哟糇虐桑橇せ共坏寐钏牢摇!

澳腔菇猩侔。缟衔宓惆肫鹄凑袈罚挛缛惆氲谜聿挚猓砩匣沟们逑闯俊!

刘林道喊:“大哥,这些活都是大伙一起干的好不好,说得好像我跟虐待狂一样,你有这帮夏菲儿主持公道的闲功夫还不如帮她干点活呢,这样说不定还能让她感动感动。”

胺鸦埃以谀忝腔拔窳苫睿颐橇娜思嘶共坏盟邓牢摇!

郭华在一旁挖苦道:“顶多背个犯贱的名儿呗。”

唐晓辉望着郭华忍住了难听的话,“喂,有些过分了哦。”除了刘道林,话务连炊班的人唐晓辉一个也不敢得罪,他怕被人用扫帚赶出去。

刘道林说道:“过分什么,你以为你没到那份上啊?天天这么赖不叽叽的,人家正眼瞧过你没有?”

澳闼韫艘馄沂遣皇牵俊碧葡宰纷帕醯懒执颉

夏菲儿被吵得有些心烦,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声暴喝:“你们把饭堂当什么了,你是哪个连的,跑到话务连来干什么?”

唐晓辉结结巴巴回答:“我……我来借葱的。”

刘道林帮着解释:“是啊,他们连给养员今天忘买葱了。”

高红梅将信将疑地望着唐晓辉,“是吗?”

笆前∈前。 碧葡粤愕阃贰

跋禄卦僬庋氖氯媚忝橇疚癯じ颐歉绷ご虻缁埃鹨晕庵皇羌父械氖拢饣赝寺虼校禄鼐突嵬似渌模问嗔司筒缓昧恕!

拔抑懒耍傅荚保闹甘疚乙欢ɑ厝ジ颐撬疚癯ず透贝铮傅荚泵皇挛揖拖茸吡恕!碧葡运低昃拖г诹朔固妹趴凇

高红梅望刘道林问道:“不是借葱吗?怎么没拿葱就走了?”

鞍。坎恢溃飧鋈恕牵烧媸恰!绷醯懒肿ザ帜尤摹

回到连里高工梅说起了唐晓辉借葱的事,李媛媛正好在。

澳歉龊焦芰奶葡裕颐前锍氖焙蛩T冢氖墙枋裁创邪 !

疤葡裕俊备吆烀肪醯妹钟行┦臁

李媛媛提醒道:“就是打电话到机台找夏菲儿那个男兵。”

高红梅听了这话,自以为明白了什么,咂着嘴,“还考学呢,三心二意的考什么考,考得上才怪。”

马利娜在一旁叹了口气:“我看这几天就别让夏菲儿去饭堂了,留在家里好好复习吧。”把李雅换下而换上了夏菲儿,马利娜一直有些过意不去,虽然这次比武有些不尽人意,但夏菲儿在训练中的刻苦她还是看在眼里的。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