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至人无梦

贺桤来找柳瑞,看见柳瑞正在打点行装。

贺桤问:“打算探家?”

笆前。丶铱纯蠢下瑁潮慊匮U业阊白柿稀!

暗郊液蟠椅屎虻ひ獭!

盎岬模衣柚牢腋阌只斓搅艘黄鸷螅看未虻缁岸嘉势鹉恪!

昂呛牵形液罔绱蛐【驼腥讼不赌兀闼潮阋舶镂椅屎蛞桓鲆3ぐ伞!

柳瑞收住了脸上的笑容,“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少在我面前提这个人。”

澳愀墒裁矗趺此刀际悄愕!

柳瑞把手里的一本书“啪”地一声扔到了桌上。

贺桤朝柳瑞忙摆手,“好好,不说就不说,有你后悔的那一天,我倒不是指你爹的那些产业,我是说你们之间的浓浓血亲。”

柳瑞把门打开推贺桤,“你可以走了。”

贺桤笑着拍了拍柳瑞,找了把椅子坐了下去,“唉,我要是像你一样无牵无挂地考个研,上个学多好。”

霸趺矗;ú恢С职。俊

澳腥说氖乱翟趺茨苋门死吹靼谀兀已绞且蛭愫托苷撇荒芗娴谩!

笆锹穑采鲜裁春檬铝恕!

耙膊患檬呛檬拢Τと梦胰ド细龉ふづ嘌蛋啵阒牢夷歉鲎ㄒ当暇垢ふ飧鲂械庇械闫睿细雠嘌狄舱馑闶枪龆劝桑鹚滴伊耍隳兀急副ㄊ裁醋ㄒ担俊

白髡健!

白髡剑磕阈∽踊拐媸遣坏交坪有牟凰腊。俊

柳瑞笑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来部队干什么来了,我不喜欢当官,可我喜欢打仗。”

盎勾蛘棠兀夂推侥甏挠惺裁凑檀虻摹!

柳瑞托着腮梆回忆着:“记得当时在广水时,某个人动不动就说什么‘寄意寒星荃不察,我以我血荐轩辕’‘闲居非吾志,甘心赴国忧’,‘捐躯赴国难,誓死忽如归’……”

鞍ィ辛耍愦切卤氖焙蚓兔凰倒妇浯蠡鞍。的切┮仓皇撬邓担慊拐嫒ゼ邪。俊

澳悴恢牢一匙乓豢虐煨哪模俊

芭唬 焙罔缑ψ髋煌伦础

氨鹜铝耍植皇切∠备尽!绷鹣肫鹨桓鍪拢鞍ィ姆贫渭泳卤任涞氖履阒缆穑俊

跋姆贫渭泳卤任洌磕闾档模俊

八橇桓雠懦ぁ!

罢夂⒆釉趺淳筒恢狼嶂啬兀晕腋隹佳钊菀籽剑缓煤酶聪肮危ゲ渭邮裁淳卤任洌染卤任浣崾乖俨渭邮裁淳迹俊焙罔缭较朐缴

安渭泳几渭泳卤任渫耆铰胧侣铮渭油昃卤任溆植皇遣荒懿渭泳剂恕!

跋姆贫姨私馑耍庋就钒∽ㄗ⒁患虑榈氖焙蚓换嵩偃ス刈⒘硗庖患虑椋渭油昃卤任渌切┪幕稳涑缮牧恕;箍几銎ㄑ健!

澳窃趺窗欤俊绷鹨膊挥傻P钠鹄础

霸趺窗欤拱瑁“ィ 焙罔缤蝗灰话炎プ×穑澳悴皇歉橇歉雎砝蚰群苁炻穑闳フ艺宜孟姆贫顺鼍卤任洹!

罢饽苄新穑思伊锒家丫龆ǖ氖铝恕!

盎褂惺裁磁耸悄懔鸶悴欢ǖ模グ桑夹小!

澳闵倮凑庖惶祝腋嫠吣闩叮艺馐俏税锵姆贫皇俏税锬恪!

爸懒耍还茉趺囱姆贫步泄阋簧缏铩!

柳瑞没想到不愿退出军事比武的是夏菲儿本人,夏菲儿不愿退出军事比武的原因是由马利娜转告给柳瑞的。夏菲儿说:“考学是我个人的事情,军事比武是集体的事情,个人利益应无条件地服从集体利益,这是我在新兵连学到的,能接受军事比武这样的任务,是夏菲儿的光荣。当兵就这么短短的两年时间,我不想等脱了这身军装后再来后悔。”

尽管夏菲儿的话有些冒傻气,但柳瑞还是尊重了她的选择。有的时候,人是需要一份信念来坚持自己的,认真过,坚持过,经历过,人生就不会有后悔。

夏菲儿以为找马莉娜的人是贺桤,心里有几分幸福又有几分失落,她不知道自己坚持参加军事比武会不会让贺桤生气,马利娜在她面前为难的样子,让她实在说不出口“退出”这两个字,再说了,既然已经答应了的事情,怎么可以还悔呢。

很快,马莉娜就带着几个参加话务专业大比武的战士进入了业务强化训练期。“脑功活、耳功清、口功热、手功巧”,“话务四功”是首当其冲的训练项目之一,为了拿到好成绩,马利娜每天拿着秒表为几名参赛选手计时提高插塞拔塞速度;五十个陌生人的口音当天听不出来,就不能出训练教室;号码开始是一次背100 组,后来逐渐增加到一次背300 组,最多只能错3 个才算合格;为练出“最动听的声音”,马利娜给每个人发了好几大包“喉宝”。这样的强化训练,晚上“熬”到凌晨一两点是常有的事,等到夏菲儿抽出那一点点的复习时间,她早已累得筋疲力尽。

如果说夏菲儿一点儿也不为考学复习的事着急,那肯定是假的,可是每次在训练教室见到其他人全力以赴的样子,夏菲儿都会对自己的三心二意惭愧不已, 连里能让她参加这次比武肯定是凭借着对她的充分信任, 如果她不尽心去完成那实在是太不应该了。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