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落花流水

柳瑞很想坚持自己的技术级,最终也只能选择服从命令。机关杂而吵的生活总让柳瑞无比怀念技术室的悠闲自在,他并非喜欢清静,大学时代他也曾是风光一时的人物,只是跟技术室那帮没事就想些新点子来做乐的小子想比,机关的人太沉稳,太沉闷,他们对那些小孩子或者新鲜人类才玩的东西总不太愿意接受。机关里最喜欢的娱乐活动就是聚堆聊天,谁谁又调位子了,谁谁又提前晋级了这样的话题能聊得感慨万千,骂声震天。每回柳瑞只会在一旁讪讪的笑,从不参与进去,他没有官瘾,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要当多大的官,那样的话题他自然不感兴趣,但这并不代表柳瑞就是一个清心寡欲,淡泊名利之人,柳瑞也有青年人的通病,他喜欢出风头,喜欢被人重视。机关工作往往是是能者多劳,柳瑞说不上出类拔萃,倒也干得得心应手,所以手头的工作经常是接二连三,忙得昏天暗地,对于这点,柳瑞并无怨言,人家都有家有口,他一单身汉无牵无挂,多加几次班也没什么大不了,最好是政治处少了他就无法正常运转。

就在每个人认为柳瑞升迁机会垂手可得的时候,柳瑞政决定去读研。

选择了一个机会,就等于放弃了其他所有的可能。就他目前的境遇来说,是让很多人羡慕的,年轻能干,领导重视,同事认可,前途光明一片。参谋长王学强很赞同柳瑞的决定,他认为柳瑞放弃已经获得的一切,是为了谋求更大的发展空间。其实只有柳瑞自己清楚,他什么都不为,只因为喜欢这样做,他一向都是这样,喜欢就是最好的理由。

这家名为“风信子”的咖啡屋是余璐特意挑选的。“风信子”是家情侣咖啡屋,每张桌子都只设计了两个人的位置,宽大的椅子配着圆形的木桌,木桌的桌面很小,很窄,很方便情侣之间切切私语。

柳瑞打量着周围,咖啡屋并不是很衬他的心意,光线太暗、音乐太沉,服务生不够靓。不过身下这张椅子还过得去,靠背的弧度刚刚好,柳瑞终于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疤狄ザ裂校俊庇噼唇涟枳趴Х壬祝崆嵛实馈

澳阆⒑芰橥ò。菔敝蛔龊昧丝嫉淖急浮!绷鹦牟辉谘傻卮鸬溃⒘丝诳Х龋挥芍迤鹆嗣纪罚蠢吹娇Х任莺瓤Х然故怯Ω煤劝伎Х取

余璐望着柳瑞,嫣然一笑,“只要是关于你的消息,没有我捕捉不到的。”

柳瑞放下手中的咖啡,靠在椅背上与余璐保持开来距离。“话可不说要得太满,会砸到自己脚的。”

澳阋幌嘈牛宜蹈闾!庇噼捶畔驴Х壬祝成陨韵蛴冶咦烁鼋嵌龋形幻姥Ъ宜倒死嘧蟊吡骋扔冶吡称粒傲穑校24岁,上海复旦大学信息科学与工程学院计算机与信息技术系毕业,曾经是学校社团吉他协会主要成员之一,自创校园歌曲现在仍在校园里盛行。”

柳瑞摇头:“余排长是干侦察的吧。”

余璐嘟起了嘴,“我才没有闲工夫去调查你呢,你的情况全是上次中秋晚会时参谋长跟我讲的,当时参谋长还把你夸了个遍,好像全站除了你柳瑞就没有再优秀的青年了似的。”

昂牵文背に档貌欢裕纠镉判闱嗄甏笥腥嗽冢皇窍窳鹫庋慕艹銮嗄瓯冉仙侔樟恕!

肮懔称ひ彩巧儆械暮衲亍!

澳翘焱砘岬某【安贾玫貌淮恚凳悄忝橇恍卤模恢遣皇钦娴模俊绷鸹涣烁龌疤猓噼粗洳焕吹纾幌肴糜噼次蠡崾裁础

昂牵淮恚且桓鼋邢姆贫男卤!

柳瑞听了想起贺桤跟他聊过的话:“原来夏菲儿在美术方面还真有天赋。”

余璐问:“你跟我们连夏菲儿很熟吗?”

柳瑞反问道:“你没有调查到01年女兵是我柳瑞带的吗?”

余璐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呵,也是,我都忘了这事了,这个夏菲儿在连里表现还不错,前几天还被选为业务尖子准备参加今年的综合军事比武呢。”

熬卤任洌烤退切√甯窕鼓懿渭邮裁淳卤任洹!

拔颐腔拔窳匀槐鹊氖腔拔褡ㄒ担甯裼惺裁垂叵怠!

柳瑞自然知道夏菲儿比的不是擒拿、格斗,只是想到一个夏菲儿独斗群雄的场景有些滑稽,不由自顾自地乐开了。

余璐用咖啡匙把碰了碰柳瑞放在桌面上的一只手:“喂,跟你商量件事情。”

笆裁矗俊

澳隳懿荒堋鹄吓懦づ懦さ慕邪。俊

懊晃侍猓噼赐尽!

笆怯噼矗挥型荆 庇噼瓷馗馈

昂茫噼矗亲佑械愣隽耍颐钦腋瞿芴疃亲拥牡胤饺グ伞!

昂冒。〉胤侥闾簦岛昧私裉焓怯晌仪肟偷摹!

罢飧鑫也换岣阏还飧隹鸵膊皇怯赡憷辞耄腥饲搿!绷鹜蝗徽酒鹄矗凇胺缧抛印泵趴诙盼魍囊桓鋈擞斯ァ

班耍仙常 

昂伲穑 鄙沉⒚魍帕鸷竺娴挠噼床恢Φ糜卸嗫摹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