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灵丹妙药

夏菲儿在后仓库干一会儿活,就把复习参考书拿出来看会儿,她觉得这种学习方法很不错,劳逸结合,事半功倍。有时李雅还会到后仓库来陪她一会儿,俩人不时相互抽背一下英语单词,攻几道数学、物理题。

这天夏菲儿和李雅正争论着一道数学题的解法,唐晓辉冒冒失失地跑了进来。

跋姆贫枇蟠校 !

唐晓辉调到航管连炊事班还是上个星期的事,他和刘道林是老乡,有事没事就到话务连的饭堂来窜门子,遇到夏菲儿总是没话找话,夏菲儿不想惹事,每次不管唐晓辉跟她说什么,她都不发表任何意见,就当唐晓辉没说一样。唐光辉也没有什么不自在,仍是这么不知疲倦地,一趟一趟地在两个饭堂之间这么来回跑着。

夏菲儿正想接话,李雅突然拉住夏菲儿,“你说这道题有两个答案?怎么可能呢,再算一遍我看看。”

自从知道唐晓辉调到了航管连炊事班,李雅就一直在想办法怎么帮夏菲儿出气,可惜最应该受到处罚的段治琪去年已考学走了。

唐晓辉站在两人面前搓着手,“真不好意思,是我们给养员又给忘买了,厨房得急用,没办法……”

唐晓辉可怜兮兮的样子让夏菲儿有些不忍,站起来抽出六根大葱递给唐晓辉。

唐晓辉接过葱仍没有走的意思,“也不知道我们那个给养员怎么当的,三天两天缺菜,哪天我一定跟我们司务长说说,摊上个这么个没责任心的给养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李雅朝唐晓辉说道:“你可真啰嗦,除了借葱还有别的什么事吗?”

唐晓辉慌忙摆手:“没有,没有,我只是……只是想说这六根怱是我见过的最大的,最水灵的,谢谢哦,下次我会还十二根,哦,不,二十四根,呵呵,我还是还你一大捆给你好了,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嘛,你们说是不是?”

鞍壮眨 崩钛鸥颂葡砸桓霭籽劾畔姆贫松砣ァ

唐晓辉对着俩人的背影有些不甘,却又无可奈何。

刘道林对着垂头丧气走出仓库的唐晓辉直摇头,“你们连的给养员摊上你这么个伙夫才一点办法都没有呢,我都替你们给养员冤死了。”

唐晓辉一把捂住了刘道林的嘴,“要不要高音喇叭呀,怕我死得不够快是不是?”

唐晓辉从兜里掏出两瓶营养胶囊递给刘道林,“替我交给夏菲儿,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行,只要她能收下。”

刘道林象接到烫手的山芋一样,很快把两瓶东西推了回去,“还是你自己搞定吧,别弄得我对夏菲儿有什么想法似的。”

唐晓辉恨恨地对刘道林说:“跟你这种人做兄弟真是没劲。”

刘道林并不吃这一套,“那就拉倒喽。”

唐晓辉见来不了硬的,就来软的,“好哥们,就算求你这一回不行吗,你就说是我唐晓辉给送的,为了让她好好考学,给补补脑的。”

刘道林笑着答应了,却没有接东西,对着仓库喊了一句,“夏菲儿,你出来一下!”

唐晓辉急得差点跳起来了,还没来得及溜走,夏菲儿已从菜库里出来了。

夏菲儿问:“有什么事吗?”

刘道林把唐晓辉往夏菲儿跟前推了一把。

唐晓辉只得脸红脖子粗地对夏菲儿说:“我妈妈我寄了点东西,我又用不着,扔了又可惜,刘道林说你打算考学,正需这东西,我就拿过来了。”

笆裁炊鳎俊

唐晓辉把两瓶胶囊递给夏菲儿,“听说这玩意儿补脑,你用了说不定还真派上用场了呢。”

夏菲儿望了望两瓶胶囊掩口笑道:“你还是自己留着吧,知儿莫过于母。”

夏菲儿的话让炊事班的人全笑开了。唐晓辉却一脸莫明其妙,他不明白大家为什么发笑。

等夏菲儿走了,唐晓辉问刘道林。

刘道林摸了摸唐晓辉的脑袋:“就你这脑子呀,是该补补了。”

唐晓辉望了望后仓库,对刘道林说:“早知如此,我他妈当年也拼了老命也去考一把了。”

刘林道一脸的不屑:“就你那水平?拉倒吧!”

靶∏莆伊税桑还茉趺此狄彩钦司母咧斜弦瞪亍!碧葡蕴玖丝谄叭绻背跷蚁裣姆贫饷磁Γ挡欢ㄎ艺婊箍忌狭四亍!

刘道林有些不想信地看着唐晓辉:“你不是来真的吧?依你唐晓辉的口味应该不是夏菲儿这种青菜型的呀。”

鞍パ剑笥愦笕獬怨吡俗苡心宓氖焙蚵铮狭酰腋嫠吣悖鹂次蚁衷诨彝坊伊常鸬奈姨葡圆桓掖担庾放⒆游铱墒歉鲂屑遥绕涫钦庵智甯叩呐⒆樱鹂床悴惆咽兀懿煌阜纾坏┍晃艺业饺醯悖徽斜闫疲阈挪恍牛俊

拔倚牛倚诺煤埽俟父鲈拢姆贫涂佳ё吡耍隳卦俟父鲈戮屯宋榛乩霞伊耍忝悄模卤沧釉偎蛋伞!

昂呛牵慊共恢腊桑依系阶さ乩纯辏姨葡砸撸彩窃靥げ教ぁ!

八窃诰L干狭四兀咳缓笠槐弦稻徒峄槟兀俊

岸匝剑宜柙趺淳兔幌氲秸獾隳兀俊

看着唐晓辉沮丧的样子,刘道林好心劝道:“我看还是算了吧,你们不是一条道上的人,你就别自讨苦吃了。”

唐晓辉对着刘道林直翻白眼:“你说算了就算啦,我他妈又不一台机器,说关就关,说开就开,本来没事了,没想到竟他妈都分到了炊事班,你说不是缘分是什么,我告诉你,刘道林,只要她没嫁人一天,我就有一天的希望,你就等着祝福我吧。”

刘道林望着唐晓辉直摇头,“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你是不撞南墙不死心哪,唐晓辉啊唐晓辉,我刘道林今天不是气你,你要真把夏菲儿追到手了,我刘字倒着写。”

澳蔷妥咦徘瓢伞!

下班时贺桤拉住了刚分到处里的郑志勇。郑志勇的姐夫转业前是干部处的处长,也许通过这个渠道能帮夏菲儿要个考学名额来。

郑志勇面露出些许难色,“兄弟,我姐夫那人你也多少知道点,是个典型的死老筋……”

郑志勇话没讲完,贺桤就把两条高档香烟塞到了他手里,“我明白你的难处,你就别找你姐夫了,找找你姐夫处里的干事吧,看你姐夫的面子,他们也许好说话点,这两条你先拿着,要不够,就再言语一声,总不能叫你破费吧。”

澳阏馐歉墒裁囱健敝V居履米帕教跹谈罔缤迫亮思父隼椿兀春罔绲奶群芗峋觯臀训厥障铝耍昂冒桑桶茨愕闹甘景彀桑还岛昧耍且遣灰庋桃舶咽虑榘炝耍庋涛一沟酶隳没乩础!

贺桤笑着训道,“你他妈有病呀,叫你拿着就拿着了,怎么处理,那是你的事,就是别给我再拿来。”

郑志勇拍着胸脯对贺桤保证说,“既然是你妹,那还用说吗,还不是跟帮我自己妹一样当尽全力。”

没过两天,贺桤交给郑志勇的两条烟原封不动地放在了贺桤的桌上。

郑志勇苦着脸告诉贺桤:“今年跟往年不一样,想考学的太多了,女兵的关系一个比一个硬,本来给话务的考学指标就招标了,如果还向连里下指标的话,领导就要亲自过问了。”

贺桤只好另想办法。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