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乐以忘忧

刘道林领着一帮女兵在地窖搬白菜,星期天的晚餐是吃白菜鸡蛋馅蒸饺,所以白菜要得比往日的要多得多。郭华站在地窖口对刘道林喊:“夏菲儿说搬过去的那些白菜有一半心儿坏了,你再掏点出来吧。”刘道林从地窖里伸出半个脑袋对郭华道:“那就让夏菲儿多洗点黄瓜吧,这里面的白菜也不多了,还不知道坏没坏呢,这天越来越暖和了,地窑也开始伸温了。”正带着新兵在接白菜的李雅马上接过话:“我去跟夏菲儿说去。”

李雅跑进厨房看见张雨正在帮夏菲儿和面。文书星期天要跟战士们到饭堂帮厨,这也是马丽娜的最新规定,因为有夏菲儿在炊事班,张雨也乐得来。

李雅对着俩人一顿大呼小叫,“哎呀,你们两个就先别管面了,刘班长有吩咐,让洗一盆黄瓜,晚上吃黄瓜鸡蛋饺子。”

夏菲儿让张雨帮着自己从后苍库抬出一大盆黄瓜,刚清洗好第一根就被李雅毫不客气抢了过去。

澳阏飧霾雒ā!毕姆贫β钭牛蚕戳艘桓莞苏庞辍

李雅咬了一口黄瓜对夏菲儿说:“你到了这么个有油水的部门,我们沾沾你的光太正常了。”

张雨问:“我们在这里吃白食,那个‘黑脸’见到了不会说你吧?”

夏菲儿说:“你就放心地吃吧,他没有你想像的那么抠门,你们只要不拿到外面当着新兵的面吃就好了。”

张雨说:“看来这个刘道林要比李媛媛强点,听说李媛媛还想直接提干呢。”

李雅把吃剩的黄瓜蒂死劲往垃圾篓里一砸:“就她那素质还想当干部,真是笑死人了人,我说王文坏,她比王文还坏,阴着坏,在新兵连她把整得我可惨了,没想到老高还什么都相信她。”

夏菲儿擦干手站起来,“好了,事情都过去了,你跟我又没什么损失,新兵连早结束了,我也不在市话台呆了,眼不见心不烦,就当什么都没发生好了,我们一块去外面包饺子吧,这些黄瓜让新兵来洗好了,这活她们喜欢干。”

在炊事班呆了一段时间的夏菲儿已经学会把面皮擀得很圆很圆了,李雅和张雨惊讶地望着夏菲儿擀杖下出来的一块块面皮,都争着要学。夏菲儿开始耐心地给两个好朋友讲擀面皮的技巧。

张雨一边笨手笨脚地擀着手里的面皮,一边对夏菲儿和李雅说:“我爸又来电话了,说给我打通关系找了个名额,非要我考学,你们有什么打算呀?”

李雅说:“那就一起考吧,听马副说考学名额好像已经下来了。”

袄纯佳盍耍俊毕姆贫行┙粽诺匚世钛牛骸爸览戳思父雒盥穑俊

李雅回答说:“我也不晓得有几个名额,这事你得问张雨。”

张雨对夏菲儿说:“你紧张什么,每年都要经过预考筛选的,不管几个名额,就你那成绩,就不用担心啦。”

李雅对张雨说:“你懂什么,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都是连部的人,想考就直接拿名额就去考啊,有几个名额就有几个人竞争呀,没关系的考也是白搭。”

张雨委屈地说:“是我爸非找的关系,又不是我的主意。”

夏菲儿问李雅:“每年的考学名额都这么紧张吗?”

李雅说:“那还用说,比如连里五个名额,如果有三个关系占名额,剩下的两个名额才是我们竞争的。”

张雨在一旁嘟嘟囔囔地说道:“部队有什么好,这也不让干,那也不让去,一点自由都没有,每天就这么点儿破事,在班尽受排长、班长的气,到了连里又当丫环,又当老妈子,我可是受够了。”

李雅拿擀面杖敲了一记张雨的手背:“部队有什么不好,部队是个大熔炉,它能让我们炼成一块好钢,像你这种类型的,就是缺磨练,你就在部队好好炼着吧。”

张雨摸着被敲痛的手背对李雅说:“我看你也没炼成一块什么像样的好钢嘛,动不动就动粗。”

李雅说:“我这是实行再教育,让你及时回到正道上来,知道我们余排长怎么说我吗,她说我天生就有组织和领导能力,我这种人材如果不呆在部队就有些可惜了,我觉得我确实也挺适应部队这种生活的,管是管得严了些,可等我考上了学,当了连干部,我也可以管人了。”说完把手放后一背,学着连长的样子对夏菲儿和张雨说:“你俩怎么回事啊,这点小事都干不好,看你们包得饺子,哪像饺子,简单就是烂布口袋!”

夏菲儿被李雅的样子逗笑了:“还别说,你真有三分像呢。”

袄矗每纯次颐钦馕晃蠢吹牧刹俊!闭庞瓿美钛挪蛔⒁猓谜陈娣鄣氖衷谒成虾莺莸啬艘话眩钛乓幌伦颖涑闪税琢巢懿佟I睦钛耪氡ǜ凑庞辏抟饧漕┘私吹母吆烀罚Φ妥磐纷雒β底础M芬换卦诶钛琶媲疤至吮阋耍庞瓯绿嵊卸嗟靡饬恕

高红梅直接走到了夏菲儿这一桌,一幅平易近人的样子问大家:“怎么样,技术都还能过关吧。”

李雅说:“指导员是不是要来亲自教大家几招呀。”

高红梅望了望夏菲儿:“这不是有现成的师傅吗。”

夏菲儿低头微笑,没有说话。

高红梅拿胳膊碰了碰夏菲儿,“你过来一下。”

夏菲儿一下子把心提到了嗓子眼,她不知道自己又无意中犯了什么错误。夏菲儿的表情让李雅和张雨也有些紧张,这个可怜的家伙,倒霉的事情怎么总是找上她呢。

夏菲儿忐忑不安地跟在高红梅身后,出了饭堂的门。

高红梅看起来心情好像很不错,“刚才有人打电话到连里找你,就替你自作主装了,我已帮你跟你们班长请好假,你就去吧,记得在点名前的时候归队就行了。”

高红梅见夏菲儿一脸茫然,就拍着自己额头笑了起来:“看我,说话不着要点的,是政治部贺干事打电话来让你到第二餐厅吃顿晚饭,我就替你答应了。夏菲儿,这贺干事跟你什么关系呀?”

拔夜芩懈纭!

高红梅对夏菲儿的回答说不上满意也说不上不满意。她一把拿过了夏菲儿手里的围裙很亲切地帮着夏菲儿拍了拍身上的灰,“你现在就去吧,别误了时间。”高红梅根本不由夏菲儿分说,就把夏菲儿推到了路中央。

在门口听到了俩人对话的郭华问道:“指导员,夏菲儿原来还有个哥在政治部呀?”

高红梅望了郭华一眼:“关心这么多干什么?多事!”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