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有朋自远方来

鞍ィ四兀坎皇撬档搅寺稹!焙罔缯居罕泵抛蠊擞遗巍

柳瑞道:“不着急,女孩子总是有很多让人等待的原因,比如准备守护符什么的。”

笆鼗し俊

贺桤和沙立明都没听明白。

柳瑞笑:“也是听一个女孩子说的,她说女孩子在见自己的男朋友前会准备一张粉红色的真丝手帕,然后包两片玫瑰花的花瓣、六颗赤豆、一颗她旧衣服上的纽扣,红线扎好,然后把这个所谓的约会幸运符带在身上。等回去,这个守护符就会帮她守护住爱情了。”

昂叮 焙罔玎椭员恰

疤一ㄕ嗟娜司褪遣灰谎。灯鹋⒆永匆惶滓惶椎摹!鄙沉⒚魍帕鹩镏匦某ぃ骸坝惺旅皇律俚较旅嫒ハ棺疲绕涫腔拔窳茄樱阏庵窒∮衅分秩ザ嗔巳菀兹腔錾仙恚一ㄕ疑沉⒚魉涿槐彻仓滥峭嬉舛扯嗔艘怖邸!

贺桤听了沙立明的话,笑道:“你这家伙最大的本事就是夸大事实,半活的都能被你说得起飞,那么些些小孩子,她们能懂什么。”

靶『⒆樱俊鄙沉⒚鞔蠼校澳阋郧澳歉瞿癫焕旱那钌焦道锩挥信晕以履愕奈拗劣谀切┬∨降子卸啻蟮哪苣停阒恍枭陨缘鞑橐幌挛颐橇父雒媾谈删坏闵诟诰涂芍欢!

贺桤道:“行了,也不用去调查你们连的什么岗哨,我又不是没去过话务连,人家连队管得严着呢,看个人跟地下党接头一样,能跟你们连战士怎么着啊。”

沙立明问贺桤:“看人?你到话务连看谁呀?”

贺桤轻描淡写:“我妈认的一个干女儿,一个从小看着长大的小丫头。”

沙立明道:“你妈认的一个干女儿,一从小看着长大的小丫头?这年头还兴童养媳吗?你行啊,外面摆着一个,家里还养着一个。”

贺桤瞪沙立明:“说什么呢。”

沙立明对贺桤直摇头:“现在这世道,唉,越是看着像好人的人越不是东西,你看你们一个个长得人模狗样的,内心世界还真不如我这个外表粗犷的…”

贺桤打断了沙立明的话:“你行了吧!驻地的姑娘你都相了好几个了,还有脸在这里装。”

罢饽芄治衣穑铱吹蒙系模思铱床簧衔遥思铱吹蒙衔业模矣挚床簧先思遥乙さ孟衲阏饷瓷咸妫以缢枞钙林醒×耍梗翔纾凑阋丫;ㄓ幸煌攘耍纱喟涯忝媒樯芨业昧耍蠹倚值苤椎模阋膊挥枚嗖偈裁葱牧恕!

柳瑞自然知道贺桤所说的干妹妹就是夏菲儿,忍不住在一旁提醒沙立明:“你还是先等他妹妹长大了再提这门亲吧。”

沙立明皱眉:“长大?你在说哪国笑话,我们大院里有一支童子军吗?”

柳瑞反问道:“人家征兵条文上明明写着应届毕业生,你从哪里看到哪条哪款成年人才能当兵了?”

沙立明不理柳瑞,对着贺桤说道:“喂,是驴子是马哪天你把她领来溜溜,大伙认识认识总可以吧,又都在一个院子里,多一个人在眼前照顾总是放心些嘛。”

柳瑞对沙立明的话有些不满:“你才是驴呢。”

贺桤笑着回答沙立明:“其实你也认识,就是去年你和柳瑞带的兵,现在话务连对她们管得也没那么严了,过几天找个时间我带她出来跟大家聚聚,不过沙立明可得先给你说好了,千万要关好你那张臭嘴,别吓着小孩子。”

沙立明大叫救命:“我带着兵?不会吧,叫什么,啊?喂,你小子也太不够意思了,怎么不早说呢,柳瑞是个另类,另当别说,我沙立明做人还是很讲良心的,让你那个干妹妹得到点特殊关照还不是小KISS吗, 再说了,去年的新兵里我没见着哪个象幼稚园的,你们这是哪门子兄妹呀,叔侄还差不多。”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