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桃花论

沙立明有些不满,“搞这么神秘兮兮干啥,谁不知道是那个校花呀。”

柳瑞问道:“你见过吗?”

沙立明表情夸张,“见过,名副其实!”

柳瑞摇头,“呵,这小子,瞒得还挺紧。”

沙立明斜眼瞟着柳瑞,“妒忌啥,你小子的桃花劫还少么?我就不信没有女孩子在你这里挂上号。”

柳瑞笑了笑,“以前是有一个,大三的时候她随她妈去了澳大利亚,我们的关系从‘纸上谈兵’到最后‘音信全无’。”

沙立明凑到柳瑞跟前,“呵,臭小子,老实交待,‘实弹演练’过没。”

柳瑞只笑不说话。

沙立明坐了回去,“现在还经常想起她吧,初恋是最难忘的,我不比你,部队大学跟地方大学完全两码事,我们队连抓只老鼠都是公的,现在好了,纯属傻大兵一个,就算喜欢人家也不知道该怎么追,柳瑞同志,传授点恋爱经验吧。”

懊晃侍猓 绷鸫嫘南攵阂欢荷沉⒚鳎骸笆紫饶兀腋憬馐徒馐汀怠鞘裁矗怠褪前鞘裁矗且恢址牛ㄎ鞫担耸且恢址诺亩铩U庵侄鞑淮嬖诙欢肷憷础

贺桤已接完电话回来。

傲氖裁茨兀堪讯魉固氐摹度寺邸范及岢隼戳恕!

沙立明笑嘻嘻地望着贺桤,“你就甭管什么‘摁死的’还是‘掐死的’,现在在机关招待女朋友比在学校方便多了吧。”

贺桤听得出沙立明话里的意思,却故意装傻:“在学校里也方便得很,往那些周围的茶馆里一坐,聊到嘴角起泡都没人赶你。”

沙立明一幅看天外来客的样子:“聊天?有没有搞错,人家都送上门了,你不会连人家二垒都没攻到吧?”

罢庵质虑樽艿媚闱槲以赴伞!

澳惚鸶嫠呶沂悄悴辉敢狻!

鞍ィ慊拐嫠刀粤恕!

沙立明大笑:“去哄鬼吧,柳瑞你信不信?”

八趺床恍牛一ㄕ啥训娜耍闩⒆拥木椴槐茸放⒆泳樯佟!焙罔缗牧伺牧穑澳忝墙幼刨业米吡恕!

沙立明站了起来,“不就是去接弟妹吗,走吧,一起去!隆重点嘛。”

柳瑞也跟着站了起来,“你们等等,我给小车班打个电话。”

安挥茫乙丫兴约捍虻牡奖泵趴诹恕!

澳阈∽踊拐娌欢昧阆в瘛!

靶辛耍肟慈饶志筒灰俾蘖ò退簦苯痈盼易呔托辛恕!

说起这个校花,就要追溯到贺桤招飞那一年,那年贺桤被招飞,几乎引起了凌云县一场哄动,当时贺桤是凌云县惟一录取的一名飞行学员。一下子,贺桤几乎成了所有女同学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女同学排山倒海似的热情,男同学们对自己的艳羡和妒忌让贺桤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好在贺桤头脑清醒,知道这种热情只是暂时的,随着时间和空间的距离,就会消失得无隐无踪,尤其是有校花之称的左唯依,他觉得用脚趾头想,都能想到结果。谁想,得知贺桤停飞的消息后,左唯依不但没有失望,反而对贺桤追得更猛了。该不该接受左唯依贺桤一直很犹豫,放弃吧,这样的漂亮而又痴心的女孩子实在很难得,不放弃吧,现实问题又实在太多。就这样,贺桤与左唯依似男女朋友又非男女朋友的关系一直保持了好长时间。左唯依曾来过一次部队,让贺桤身边光棍们羡慕了好一阵,都说贺桤艳福不浅,找了这么个超漂亮的女朋友。与其说贺桤是被左唯依的执著感动,不如说是虚荣心让他接受了左唯依,有哪个男人不希望自己的女朋友貌美如花呢。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