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人情冷暖

夏菲儿回到班,看见李媛媛坐在门口的桌旁练字,“班长,我回来了。”“嗯。”李媛媛头也没抬。其实,从内心来讲,夏菲儿还是很想跟李媛媛搞好关系的,平日里见着李媛媛跟其他新兵有说有笑的,转脸对着她就变成了一幅阶级敌人般的面孔,夏菲儿的心里就很不是滋味,她不明白李媛媛到底讨厌她哪里。夏菲儿很羡慕别班的班长跟新兵的之间处得跟亲姐妹一样,她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她就做不到。

夏菲儿的心情沮丧到了极点,走到内务柜旁,想把粘满颜料的军装换下来。

高珊走过来,一把挡在了内务柜面前:“我刚把内务柜清好,你不要弄乱了。”

熬驼壹路隼椿灰幌拢一岚涯谖窆窕指丛摹!

奥砩暇图觳槟谖裎郎湍隳撬俣任铱此懔税伞!

夏菲儿望了望一身的颜料,想起指导员对自己刚才说的那翻话,心里很是郁闷,也不管高珊同不同意就把内务柜的挡板给折了下来。

没想高珊一把推开夏菲儿,从内务柜里掏出夏菲儿的衣物全扔了出来,“拿走,拿走,全拿走。”

地板刚拖完,上面还有未干的水泔,惊得夏菲儿忙手忙脚乱地去拾她的东西,那些贴身的线衣线裤都是临走的时候奶奶给她一件件添置的,这些衣服就算穿破穿烂夏菲儿也不会舍得丢掉,居然被高珊这么糟蹋,夏菲儿心疼得眼泪都要出来了:“高珊,你干什么,不就换件衣服吗,这内务柜又不是你一个人的?”

高珊一幅仍不减恨的样子:“亏你还知道这内务柜不是我一个人的,马上就要检查内务,你倒好手,轻轻一抬手就把我这一中午劳动成果全毁了,居然还有脸问我干什么。”

夏菲儿说:“那你也不应该把我的东西扔得到处都是呀,何况地板还没干呢。”

高珊说:“几件破衣服有什么可惜的,这种劣质的地摊货要我早扔了。”

夏菲儿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高珊,你……怎么可以这样。”

高珊冷笑:“我怎样啦,啊?我是到指导员那里买弄酸气去了,还是写情书勾搭男兵了,夏菲儿,你就别装了,别人不看不透你,我高珊可看穿了你,一到关键时刻就把狐狸的尾巴露出来了,你行了吧,假装清高,自命不凡,其实呢,到底什么样的货色谁都知道。”

夏菲儿被高珊一翻话说蒙了。

高珊望着一脸苍白的夏菲儿,毫不犹豫地从夏菲儿面前跨了过去。

夏菲儿一把拉住了高珊:“等一下,你把话说清楚,我装什么了,我露什么狐狸尾巴了。”

一直在一旁冷眼旁观的李媛媛说话了:“好了,别吵了,赶紧收拾吧,再过几分钟,连副就来检查内务了,夏菲儿,市话吧要是因为你那个内务柜丢了分,下星期你就什么都别干了,班的内务卫生你就包了吧。”

高珊甩开着夏菲儿的手,“自己干的好事自己收场吧。”

眼泪已在夏菲儿眼眶里打转,她似乎又回到了似曾熟悉的场景中,一群小孩子围着她扔沙子,她只会站在中间哭泣,是贺桤轰开了那帮小孩。贺桤对夏菲儿说:“你怎么就不知道跑开呢?”被人欺负的滋味不好受,可夏菲儿仍然不知道如何躲避,仍然只会一个人流眼泪,夏菲儿突然有些气自己,哭!有什么好哭的,为什么要拿别的过错来惩罚自己呢,你有什么什值得可怜的,你没做错任何事情,没犯任何错误,为什么要让自己觉得可怜,可怜应该是她们,黑白不分,自以为是,你应该直起腰板嘲笑她们才对。

有新兵想过去帮夏菲儿,被李媛媛媛从后面拽住了,“让她自己整!”

离检查内务的时间就要到了,夏菲儿咬咬牙,找了个袋子飞速装好已弄脏了的衣服后,开始急急忙忙地整理被高珊扯成一团糟的内务柜。

还好,马丽娜领着几个排长检查到市郊台时,夏菲儿内务柜正好整理完。

一伙人在市郊台挑转了圈并没发现什么问题。眼看就要过关,一个排长指着夏菲儿身后突然问:“那小孩后面的纸袋子怎么回事呀?”马丽娜看了一眼纸袋,“乱放杂物,扣一分。”

李媛媛望了望夏菲儿,脸上露出几分得意和幸灾乐祸,马上就要评选优秀士兵了,你夏菲儿再怎么努力也是白搭。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