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向上一路

自从贺桤调到政治部就一直就没闲着,为巩固他在政治部的位置,为了有很大的拓展空间,他不仅在工作上尽心倾力,在交际方面也使出了浑身解数,他明白美好的前程不是一一蹴而就的,尤其是像他这样一个穷教书匠的儿子在想在官场混个一席之地更是不易,大的靠山他攀不上,但他可以积累人气,现官不如现管,有的时候小人物也能办大事。大院的同学、战友、老乡贺桤基本都联系上了,这些人有的在军务处、有的在干部处、有的在管理处……五花八门,都在自己的位置上管点事情,大家在一起喝酒聊天,关系处得还算融洽,与人方便就是给自己方便,谁都知道这样的理儿,所以在部队里才会存在着这样或那样的人际关系圈子,贺桤知道自己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俗人,他只能随大流走,他这样做没有别的目的,只是想某天要从部队转业回来他也能光宗耀祖一翻。

自从贺桤招飞到部队后,不仅父母对他期望很高,连左邻右舍也在眼巴巴地看着他。夏菲儿的爸爸夏建国都不知道托他父亲的口托了多少回了,让他在部队好好照看夏菲儿,到时能让她考个军校什么的。贺桤知道其实现在在部队考军校比在地方还难,因为在地方光凭分数线就行了,在部队有的时候还得看关系,女兵不比男兵,关系户历年都很多,对于夏建国拜托的事贺桤真是一点把握都没有,而且更可惜的是夏菲儿没能进成一号台,前几天他才打听到话务连一号台每年还有一个提干的名额,不过就算进了,也是个未知数的希望,谁晓得争这个名额的人有多少呢。

在政治部保卫处的那个办公室有几个文件柜,里面放着下级单位报来的情况,上级单位下发的文件,还有处里撰写的各种材料,这些东西包括了处里每天工作的日程计划和内容。贺桤不能让自己总这么打杂下去,政治部也不缺打杂的,他把变换角色的宝压在了这几个文件柜上,他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熟悉文件柜里的所有内容。

贺桤本想到了政治部后多去看看夏菲儿,没想到自己计划排出来后,根本就抽不出什么多的时间了。

小丫头在连队里冻不到饿不着,也没什么让人去操心的,每次贺桤想到夏菲儿时就这么宽慰自己。

就像那句话里所说,机遇总是为有准备的人准备的,贺桤很快遇到了他的第一个机遇。

贺桤正在认真地钉着下发文件,周大山突然对贺桤说叫:“上头要一个基层安全形势分析情况,你先起个草拿一个基本轮廓出来,然后让刘干事把把关。”

刘一凡一听,急了:“处长,主任那篇讲话稿还在我这儿压着呢,我哪有时间啊。”

周大山望了望办公室其他人,每个人都在全神贯注地忙着自己的事,那样的表情比任何一刻都投入。周大山了解大家的想法,谁也不愿接这样的差事,有时修改一篇糟糕的材料往往要比自己写一篇还难,贺桤到底是什么样的水准,大家心里谁也没谱,能写好新闻不一定能写好材料。

周大山没有为难大家,他看了看贺桤:“写完后你就直接交给我吧。”

贺桤第一篇材料一炮打响,处里每个人都没想到。

政治部主任刘庆宝拿着材料对周大山说:“看来这个贺桤从基层到机关一直没闲着呀,情况掌握得很透嘛,材料层次清晰,重点突出,把基层的工作总结得很到位啊。呵,他们还真没推荐错人,这小子照这水平发展,你们处还真不一定有人能超过他,这样的人才一定要好好培养。”

其实在人的一生中,不管多么小的一件事情,它都预示着一个机遇,只是有的人视而不见,有的人却把握住了。贺桤无疑是属于后者。

很快,贺桤从打杂的位置一下子提升到主力位置,周大山开始让贺桤接手大材料。三个月后,一纸命令让贺桤从了政治部一名正式干事。

在贺桤下命令不久,柳瑞从技术室抽调到了总站政治处。

与此同时,话务连的三个女孩也在庆祝一件事,张雨已被调到连里任文书。

张雨对文书这个职务很满意,在一个连队来说,这相当于三人之下百人之上的位置,除去连长、指导员和副连长,就属她最大了,班的排长还得商量着点。

张雨那幅得意的样子让李雅有些受不了,讥嘲道:“你以为这文书的位置有多了不起啊,说白了就是个伺候人的活,说得很清楚一点,这个位置是专门为你这种马屁精量身定作的。”

张雨习惯了李雅的冷嘲热讽,也不计较,“你最好还是巴结着点我,今后那些公差勤务才会多给你派美差,不然,你就等着受苦吧。”

澳闵倌谜飧隼匆遥也挪慌履亍!崩钛抛炖锼湔饷此担热疵飨员认惹坝焉贫嗔恕

夏菲儿递给张雨一个小本子,“听说文书的工作很杂,就用这个记点事吧,忘了就不好了。”

李雅见了说道:“搞什么,新官刚到任就送上贺礼了?”

张雨拿着那本小本子在李雅面前扬了扬,“你见过这么寒酸的贺礼吗?”

李雅看了看小本子,同意了张雨的观点,“也是哦。”

夏菲儿不乐意了,要从张雨手里拿走她的礼物,“不稀罕的话还给我。”

张雨忙把小本子藏到了身后,“呵呵,礼轻情意重嘛,我又没嫌弃,有的人还什么表示都没有呢。”

熬椭滥阏庵秩诵《羌ΤΓΓ艘院竽芾碳父雒啦睿缓没呗富呗改懔恕!崩钛糯右露道锾统鲆恢С紊模乓恢恍⌒苣源目ㄍㄔ仓楸省

把剑砂耍 闭庞暌幌伦哟永钛攀掷锒崃斯ァ

笆钦诤娴模∥野忠桓雠笥汛雍姨氐卮乩吹模易约憾忌岵坏糜谩!崩钛磐乓言谡庞晔掷锏哪侵Эㄍū剩劾锘褂忻飨缘牟簧帷

张雨用最快的速度把笔装进了衣兜里,“行了,中午到服务去,冰淇淋随你们挑,我请客!”

罢饪墒悄闼档泥福姆贫饣卦勖且郧钏 

夏菲儿笑着连连头点。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