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收错玫瑰

张雨有些兴奋地找到了夏菲儿和李雅,她得意地扬了扬手的一封信件:“猜,今天我收到什么了。”

两双眼睛齐齐望向那封信,眼神里充满了好奇。那封信的寄信栏内清楚地填写着“内详”两个字。

夏菲儿无比惊讶,“你怎么过了指导员这一关的?”

张雨有些得意,“那还不简单,指导员让我当着她的面拆信时,我就说了一句话,就把信拿回来了。”

笆裁椿埃俊毕姆贫屠钛乓炜谕

张雨慢悠悠地答道:“我说,指导员,我有权维护自己的瘾私权,如果违反了部队纪律,我会来连部主动承认错误,指导员想了想就把信给我了,就这么简单。”

夏菲儿有些懊恼:“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

李雅和张雨对视着相互发出了一个问号。

李雅问:“难道你也收到情书了?”

夏菲儿就把昨天在连部的招遇跟两位好朋友一字不落地陈述了一遍。

听完,张雨问道:“给你写信的是四连的吧?”

夏菲儿点了点头:“一个叫唐晓辉的冒失鬼。”

张雨全然没有了刚才的得意,她从信封里抽出那封情书,翻到落款的位置,夏菲儿和李雅往上一看,“四连唐晓辉恭候佳音”几个字如出一则。

李雅带着一脸的鄙夷:“我以为你们真遇上了白马王子呢,原来只是一只苍蝇。”

张雨刮了李雅一眼:“不管怎么样,只少我跟夏菲儿在中国的情人节收到了礼物,你呢?”

李雅不屑地哼了一声:“这样的礼物不要也罢。”

正说着,连门口有人喊:“李雅,有人找!”

张雨和夏菲儿跟着李雅跑到了连门口,连门口站着一个面红耳赤的男兵。男兵见着李雅,便从怀里掏出一支鲜艳欲滴的玫瑰花,小心翼翼地递了过来,刚想说什么。李雅就已先发制人,“打住,先把家门报上来吧。”

鞍。俊蹦斜环从础

李雅有些不耐烦:“我是问你哪个连的。”

远处有几个男兵朝这边张望,男兵向后看了看,老老实实地回答:“四连的。”

澳憬惺裁矗俊

岸沃午鳌!

李雅带着动人的笑容接过了段治琪手中的玫瑰花。

段治琪迅速朝身后的人作了个胜利的手式。

没想到,李雅拿着那支玫瑰花三下五除二就把那鲜艳的花瓣拔得一干二净。

那支光秃秃的花茎被递到傻了眼的段治琪跟前,“请把这个转送给你们连的大情圣唐晓辉,就说我们话务连的全体女兵象爱戴苍蝇一样爱戴他。”

张雨对李雅竖起了大拇指,“好酷啊,不愧为我们话务连的女中豪杰……”

段治琪问李雅:“我还没说这支花的主人呢,你怎么就知道了?”

李雅愣住了:“这花不是你……”

笆裁床皇悄悴皇俏业摹叮 倍沃午魍蝗幌衩靼琢耸裁矗澳悴换崛衔俏宜透愕陌桑靠裁赐嫘Γ馐俏颐前喑と媚阕桓忝橇姆贫模陕锘挂鸦ɑ俚簦阌惺裁慈φ饷醋觥!

澳闼凳裁矗空饣ㄊ恰倍沃午鞯幕叭美钛疟绿嵊卸嗬潜妨耍员呦姆贫驼庞晏艘脖幌乓惶

李雅不愧是李雅,一不做二不休,“我就是夏菲儿,唐晓辉派你来给我送花的事,我早就知道了,我昨天还收到他的信了呢,刚才是故意逗你才问的你家门,你转告你们那个什么破班长唐晓辉,人家……我夏菲儿看不上他,叫她不要再来烦我。”

段治琪仍有些不相信,“你真是夏菲儿?”

李雅坚决地回答:“当然!”

段治琪望了李雅足足有半分钟:“我真为我们班长的眼光感到悲哀,他怎么看上你这么个悍妇啊。”

澳恪币痪浠安畹忝蝗美钛牌猛卵

还没等李雅反击,段治琪人早已闪远。

张雨安慰李雅:“你不要难过了,再怪只怪敌人太狡猾,太阴险,太熟悉咱们情况,就连夏菲儿身边有几个人,人家唐晓辉都掌握得一清二楚,你以为他没利用我呀,你们看!”张雨在两个好朋友面前展开了她那封所谓的情书,“四连唐晓辉恭候佳音”上面还有一排字,“夏菲儿的事就全拜托了。”

李雅对夏菲儿说:“夏菲儿你惨了。”

张雨唉了口气:“什么惨不惨的,我还直羡慕呢,怎么就没有人给我送花写情书呢。”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