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武官文官   贺桤觉得柳瑞的想法毫无道理,“什么本行不本行,你不是想在部队干一辈子 的技师吧,那这可与你的初衷大相径庭了,你来这里的目的,还不是想混出个人样 来,而出人头地最直接的办法就是——当官,你一直干技师的话有个屁混头啊,以 你的小子的能力,改了行,然后到基层当个主官什么的,其他的都是水到渠成,再 说了你这专业应用广,干军事,干政工,那还不是领导一句话,干行政绝对比你干 技术有前途。”   柳瑞说:“搞行政那是你的专长,不是我的专长,你是学文的,我是学理的, 我还觉得我适合技术室的工作。”   贺桤说:“你这家伙怎么就一根筋呢,要知道干行政其实跟干技师从本质上来 说是没有两样的,关键是看你有没有具备马克斯. 韦伯所说的三种禀赋。”   柳瑞问:“哪三种禀赋?”   机桤说:“认定自己的价值目标以及对此的生命关切和献身精神,由价值关切 所产生的现实使命感和责任伦理,对现实超越感情的冷静判断和洞察能力。”   柳瑞笑:“哥们,我只是改个行当而已,又不是去当政治家,这扯得上吗。”   机桤指了指柳瑞:“典型的行业歧视!我可告诉你,如果下一步你选择了干政 工那就得跟政治家看齐了,我们的政治工作不仅单纯保证战斗力,而且还能直接作 战产生战斗力。”   柳瑞说:“真受不了,你们干政工的就喜欢言过其实,就凭你们那些政治工作 指示、宣传教育提纲什么的,还直接作战?我的专业知识告诉我,以远程发现和摧 毁目标计,海湾战争前要以天计算的,阿富汗战争仅需19分钟,而伊拉克战争时间 更短,等你开完你的政治工作动员大会,人家仗早打完了。”   机桤说:“浅了吧,还专业知识呢,我问你,知道美英对伊位克发起正式火力 打击的‘斩首行动’前干了些啥吗?心理战、舆论战、法律战早他妈打响了,而一 个萨哈夫的作用也远远超过了伊共和国卫队的作用,就凭这一场战争就这足可证明 我们政治工作在现代化战争中的巨大威力和作用。”   柳瑞连连求饶:“好好,我甘拜下风,我一个搞技术的跟搞宣传的斗什么嘴皮 子呢,这不是厕所里打灯笼吗。”   机桤问:“怎么讲?”   柳瑞笑:“找屎(死)呀。”   贺桤笑得很得意:“知道政工干部的厉害了吧,赶紧加入我的队伍吧,过了这 个村就没了这个店了,我跟你说,到了机关你再争取上个连长班,正好接上警卫连 连长的位置,下面连队最好带的就是警卫连,兄弟,离你实现自我价值又进一步了。”   “好吧,从今往后跟你混了,我也要握起笔杆当枪杆。”   “呵呵,那你还是去跟鲁迅他老人家混吧。”   柳瑞笑着给了贺桤一拳:“好吧,改就改吧,反正路都是人走出来的,我走走 看吧。”   贺桤突然问道:“你带出来的那个小新兵是不是到现在还不知道你这个老故人 哪?”   “你是说夏菲儿呀,没那个必要,五岁的小孩子能记得什么,我唾沫横飞地跟 她聊半天,结果她却一句都没听懂,我还不得窘死过去,算了,这事就不提了,反 正都已经重新认识了。”柳瑞想起夏菲儿在服务社在他面前战战兢兢的样子直摇头。   贺桤笑道:“好,不提就不提,反正她就在你这片地盘上,多看着点。”   “知道了,这还用得着你交待?”   门口传来几声轻轻地敲门声。   柳瑞和贺桤同时扭过头去,只见余璐着一身红黑相间的运动服,俏生生地立在 门口。   “嗨,柳瑞,有战友过来了?”没等柳瑞开口,余璐已经主动打上了招呼。   柳瑞不由拧起了眉头,背过脸去用一秒的时间调整了一下脸部表情。“呵,是 余排长啊,今天怎么有空到技术室来了?”   余璐笑盈盈地走了进来,“我过来取点资料,顺道过来看你在不在。”   贺桤听了笑道:“原来是来查岗的呀,你放心,我们柳瑞一向作风正派严谨, 从不乱跑、乱动、乱来。”   余璐捂着嘴“扑哧”乐了一声,“你这个战友可真幽默。”   “那是!”柳瑞忙拉过贺桤给余璐介绍,“他叫贺桤,政治部数一数二的青年 才俊,人不仅风趣幽默,见多识广,而且能力超群,前途无量……”   贺桤打断了柳瑞,“干什么?给我打广告呢。” mpanel(1);   “你贺桤还用得着打广告吗,往哪儿一站都是招牌,余排长,你说是不是。”   余璐用手背微挡着嘴,笑得既文雅又妩媚,望着柳瑞不说是也不说不是。   柳瑞被余璐的眼神盯得有些发毛,干嗽了一声,问道:“余排长,想喝点什么? 这里有可乐和白开水。”   “在家里喝多没意思,走,我请你们去一个喝东西的好地方。”余璐说着就去 拉柳瑞的胳膊。   “这么好?”柳瑞一脸的不相信,“连队的电脑是不是又出现什么状况了?”   余璐撅了撅嘴,“只有电脑坏了才能请得动你啊?”   贺桤见状,知道自己此时已属多余,忙说道:“那个什么,我还有点事要办, 就不参加了你们的活动了。”   柳瑞拼命地给贺桤使眼色,贺桤装作没看见的样子,飞快地闪出了门。   臭小子,太不够哥们了,柳瑞心里暗骂着,挤着笑容对余璐说道:“我现在不 能出去,主任交给我的工作今天必须得赶出来,下回吧。”   余璐也不好强求,“那好吧,每次麻烦你到我们连修电脑,本想好好谢你一次。”   “不用!革命同志之间言什么谢呀?”   “要的!最怎么也是我私人请你去的呀,你说下次就下次吧,下次再约你可不 能再拒绝哦。”   “不——会!拒绝女孩子本来就是一种很不礼貌的行为,更何况是拒绝一位这 么漂亮的少尉女军官。”   余璐美滋滋地被柳瑞打发走了。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