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善良女巫

按忧埃幸桓鍪勘醴鄱嗄辏胃荷耍墒钦秸崾保跞炊运担闵砩系牡渡思颂嗔耍庋菀紫抛疟鹑耍憔偷揭醢档牡乩卫锶スぷ靼桑涝抖疾灰隼础=景恋氖勘醯米约菏艿讲还降拇觯痛踊使幼吡恕

可怜的士兵身无分文,根本不知道以后该靠什么度日。他拖着沉重的脚步往家走,傍晚时分来到了一片大森林。当他又困又累又饿的时候,他看见了一所房子。房子里透出一点儿灯光,里面住着一个巫婆。士兵恳求巫婆说,给我一个睡觉的地方,再给我一点儿吃的和喝的吧,我已经快不行了。”巫婆回答说,“谁肯无缘无故地给一个逃兵什么呢?不过,要是你听我的吩咐,我倒愿意对你发发慈悲,收留你住下。

士兵问道,你想叫我做什么呢?

巫婆说,明天给我松园子里的土。

士兵满口答应。第二天,他拼命干了一整天,可天黑时还是没干完。

巫婆就对士兵说,我看,今儿个你只能干这么多了,我呢,愿意再留你住一夜,可你得给我劈一大堆木柴。

士兵又干了一整天。可是,到了晚上,巫婆提出他应该再住一夜。

我叫你明天干的活儿很轻松。在我屋子后边,有一口干枯的老井,我有一盏灯掉下去了。这盏灯发蓝光,永远也不会熄灭,你帮我把它捡上来。

第二天,老巫婆领着士兵来到井边,用筐子把他放到了井里。在那口又深又黑的枯井里士兵找到了那盏发蓝光的灯,巫婆让士兵把灯先给她,她再拉他上来,士兵发现了巫婆的诡计,就冲她说,不,我不能把灯给你,我得先上到地面才行。”巫婆一听,火冒三丈,不再管枯井里的士兵,自己走了。

可怜的士兵躺在枯井里望着那盏蓝灯在闪闪发光,愁坏了,他感觉自己必死无疑,心里涌现出无限的哀伤,无意中把手神进口袋里摸到了他的烟斗,发现里边还装着半斗烟丝。“这是我最后的享受啦。”他心里想,于是就把烟斗从口袋里拿出来,就着蓝灯的火焰把它点燃,开始抽了起来。烟雾在井底冉冉升腾,在井中弥漫。

忽然间,一个皮肤黝黑的小人儿出现在他的面前,问他说,先生,您有何吩咐?

士兵吓坏了,战战兢兢地说道,我怎么能对你呼来唤去呢?

小人儿回答说,对您,我是有求必应的。

那好哇!士兵高兴得喊道,帮我从井里出去吧。

小人儿拉起士兵的手,提起蓝灯,领着他穿过一条地道。途中,小人儿还把巫婆聚敛隐藏起来的金银财宝指给了士兵看,士兵尽其所能,搬走了好多金子,从此过上了衣食无忧,自由自在的快乐生活。”

敖餐炅耍俊苯鐾耆幌姆贫嫔嫔慕彩鑫×恕

敖餐昀病!毕姆贫鸾鑫蘸煲兜氖郑罢馄煲毒褪悄愕哪钦道兜疲阒恍枰僖淮斡赂业孛娑粤ず椭傅荚保嫠咚悄慊岣械娜艘谎硐值煤茫煲毒突岚镏懔粝吕础!

罢庠趺纯赡苣亍!苯鏊嫡饩浠暗氖焙颍成弦延辛诵θ荨

澳闶允园。皇栽趺粗馈!

跋姆贫以趺淳醯媚阆褚桓雠装 !

昂牵憔桶盐业背梢桓雠装桑衷谂姿湍阋黄兜埔谎心ЯΦ暮煲叮慊嵊泻迷说摹!

昂牵姆贫恍荒悖还芑鼓懿荒芰粝拢叶寂φ〉摹!

澳闼凳裁矗〗鲇植患耍俊甭砝榷宰牌甙喟喑ふ欧己傲似鹄矗澳阏飧霭喑ぴ趺吹钡模俊

张芳苦着脸,“指导员,她跟我说就去趟厕所,我就让她去了,没想到……”

拔裁床徽腋鋈烁潘兀衷谑橇锏闹氐闳耍獾隳慊姑桓闱宄穑俊

一个新兵站了起来,“报告指导员,我知道姜丽在哪儿。”

霸谀模俊

案詹盼铱醇话嗟囊桓鲂卤诼サ揽谒祷袄醋拧!

马利娜和张芳正要出门找人,姜丽回来了。

张芳望着姜丽厉声问道:“你不是请假去厕所吗,跑到楼道口那里干什么去了?”

姜丽低着头,小心翼翼地回答:“我就在那儿坐了会儿。”

爸皇亲换岫穑空舛既チ恕

靶辛耍辛恕!甭砝戎棺×苏欧迹敖觯胰ヌ肆俊!

望着马利娜那张严肃的脸,姜丽不由把手里那片红叶抱在了胸前。

王学强丢给柳瑞一根烟,“抽吧。”

柳瑞把烟还了回去,“我不会。”

霸趺矗灿心懔鸩换岫餮剑拐媸窍∑媸履亍!

柳瑞分不清王学强是在真生气,还是在装生气,惟有老老实实地站在那里听王学强不冷不热地挖苦自己。

扒凹柑觳惶礨 单位有一新兵因为班长体罚想不开要自杀,幸亏发现得及时,唉,现在的新兵的心理承受能力越来越薄弱了,不好带呀,男兵尚且如此,女兵就更加了,况且这女兵的关系个个都复杂,一出事就是出大事,你不能掉已轻心啊。我也不是让你开幼儿园,而是要让你多上点儿心,这带兵并不是光完成几套标准队列动作这么简单的事。”王学强语重心长。

笆牵文背ぃ壹亲×恕!

爸览啡宋锖诺某砂苋【鲇谒穑俊

柳瑞的回答道:“萧何呗,当初是萧何向刘邦举荐韩信,月下追韩信,使刘邦得到成就霸业的英才。刘邦得天下后,忌惮韩信的兵权和用兵之术,将韩信由王贬到侯,结果韩信还是在淮阴侯的位置上习武练兵,放不下他的那身“本事”。在皇后吕雉的怂恿下,刘邦下决心杀韩信。但由又怕韩信得知后谋反。萧何此时献计,将韩信调到京城杀害。‘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这句话就是这么来的。”

昂牵慊怪赖谜嫒!

罢饷皇裁矗〉氖焙蚍钙芳牵锩娴挠⑿鄱嗦铩!

盎褂⑿勰兀鸢×穑憔褪怯⑿壑饕逄兀阒恢腊。褂心隳歉鼍笃⑵绻涯惚群牛阏飧鼍笃⑵褪悄歉鱿艉危蝗掀鹫胬淳透龃题谎幕岸继唤ィ心阏庋穆穑恳簿褪俏彝跹空饷慈斡勺拍悖慊桓霰鸬娜耸允裕磕阊剑獬羝⑵酶母牧耍。 

柳瑞挠了挠头,“那……参谋长,我不知道有没有理解您刚才话的意思,我的意思是说,你既然说我‘成’也是因为这个倔脾气,‘败’也是因为这个倔脾气,韩信是先‘成’后再‘败’的,我现在还没‘成’呢,我能不能‘成’了后再改这个臭脾气呀?”

望着一脸认真的柳瑞,王学强哭笑不得。

氨ǜ妫 

敖矗 

马利娜把姜丽带到了王学强跟前。

安文背ず茫 

王学强经常来新兵连,新兵们对他都熟了。

班牛茫憬惺裁疵郑俊蓖跹康暮诹吃谒布湟驯涑尚α场

敖觥!

敖鐾荆愕背跏亲栽咐吹北穆穑俊

笆堑摹

澳俏裁粗型痉牌苏飧鱿敕兀俊

拔颐挥蟹牌飧鱿敕ǎ抑皇且蛭蛭爰伊恕!

翱龋 甭砝燃绷耍澳阏夂⒆樱趺聪胍怀鍪且怀霭。衔缒慊共皇钦饷此档哪亍!

姜丽看看了手里的红叶,终于鼓起了勇气,“参谋长,指导员,连长,你能不能不遣送我回去呀?我一定会加倍努力跟其他战友做得一样好的。”

姜丽的话让柳瑞、马丽娜相视看了一眼,他们不明白这个上午还在咬着牙说要走的新兵,短短一个中午的功夫怎么就突然来了个一百八十的的转弯。

王学强笑着对马利娜说道:“看来你这个指导员的思想工作做得挺到位呀。”

柳瑞问姜丽:“你确定要留在部队继续接受严格而艰苦的军训吗?”

姜丽的头点得很坚决,“我确定!夏菲儿说这里虽苦点累点,但这里却是一个温暖的大家,一个有很多姐姐妹妹在一起同吃同住的大家,我想我也这个大家里的一份子,所以我希望你们还能让我留下来。”

跋姆贫俊蓖跹课剩骸跋姆贫撬俊

柳瑞回答道:“是一个新兵。”

罢飧鱿姆贫雇τ幸馑迹强檎さ牧稀!蓖跹颗呐慕龅募绨颍昂茫觯憔土粝吕窗桑煤帽硐郑忝橇ず椭傅荚辈⒉换嵋蛭阏獯蔚氖蠖阅阌惺裁纯捶ā!

罢娴穆穑俊苯鲆涣尘驳耐怕砝群土稹

马利娜和柳瑞同时点了点头。

激动不已的姜丽把片红叶递到王学强跟前:“参谋长,送给你。”

罢馐鞘裁矗俊

耙黄以说囊蹲樱姆贫透业模嫡馐俏着睦兜疲芨舜春迷耍幌氲焦涣檠榱耍衷诎阉透悖M芨文背ご春迷恕!

王学强并没有去接那片叶子,笑着道:“是吗?不过堂堂一参谋长怎么能受贿呢。”

澳蔷桶阉透野伞!绷鸾庸私鍪种械暮煲丁

望着那片红红的树叶,柳瑞脑子闪过一张挂着灿烂笑容的小脸,弯月般的眼睛里有两汪清泉亮闪闪。呵,也就小女孩才会了解彼此的心思,巫女的蓝灯,亏她想得出来。

--

流行小说

Search


Share